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十五章 合谋

  牢狱里辛子砚的恸呼震动整个卫所,撞在铁壁之上回旋激射,射到哪里都是带血的钢刀,那样的万刀攒射里凤知微闭上眼,一瞬间眼角莹光一闪。

  冤冤相报,冤冤相报……

  胖阿花的尸体就横陈在她眼前,五年前,她的夫君做出了一个对凤知微影响深远的决定,五年后,仿若命运轮回,那个决定携来的深黑的死亡阴影,照射在了她的身上。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凤知微的手指,在暗处紧紧绞扭,冰凉至毫无温度……她一生杀人无数,却从未因此亏心,然而此刻她终究不能睁眼,去面对那样绝然的无辜。

  “砰嗵。”一声,痛极攻心的辛子砚晕过去了。“

  七朵金花多年来在姐姐姐夫照拂下不问世事,此刻大变之下反而突然成熟了许多,看见辛子砚晕倒也没张嘴傻哭,大花当即就对那头领跪下了,呜咽道:”……拜托大人,照顾我们姐夫,我们要回去……收殓姐姐了……“

  那头领扶起她,瞟一眼凤知微,点头不语,金花们默默将胖阿花尸体抬起,没有直接出门,却绕到了凤知微牢前。

  她们什么也没说,带泪而平静的,抬着姐姐尸体,一个个走过牢门前。

  ”呸!“大花突然一偏头,一口唾沫凶狠的吐在了凤知微袍角。

  ”呸!“二花跟上,浓痰落在凤知微袖口。

  ”呸!“三花劲大,呸到了凤知微脸前。

  ……

  等到七花都走过,凤知微已经浑身狼藉。

  她始终没有动。

  事情发生便得面对,她永不惧为自己造成的后果承担任何罪责。

  包括这些痛失长姐的乡女们,用她们最直接的方式所表达的憎与恶。

  杂沓的脚步声远去,金羽卫们在默默收拾地上的血迹,地面被冲干净,淡淡的血腥气却还在鼻端存留,更多的是内心里永裂的伤痕,无法愈合,直等着再次扩大,直达死亡。

  辛子砚晕着,似乎不想再醒来面对那样的噩梦,金羽卫们对视一眼,没有试图去救醒他,却里里外外留下了很多人看守。

  今日之事,两大学士已成死仇,他们害怕之后还会出什么事,不敢再掉以轻心。

  刚才还凄清的牢狱里,现在钉子般站满了卫士,在暗处雕像般沉默无声,那些纷沓的呼吸声里,凤知微缓缓睁开眼来。

  她的牢狱斜对面的小窗,在不为人所察觉的角度,突然有光芒一闪。

  那是潜伏在暗处的她的护卫的暗号,等待着她的下一步指示。

  凤知微久久沉默着,慢慢擦干净身上脸上的痰迹,最终缓缓竖起手掌。

  她的手掌影子被油灯照射在墙上,一个直直的竖立的符号,属于她和她的暗卫的密语。

  ”停止。“

  随即她慢慢的躺了下去,小窗上那点光芒不见,暗卫已经撤走。

  她却不知道。

  有一个人,在黑暗而又四处警卫的卫所内自在穿行,在几处不起眼的拐角里,他都停了停,似乎发现了什么东西,随即他一路向外走,一直到离卫所不远的稀疏的树林间,俯身背手看着地面,又跃上树梢,四面看了看方向,在树梢奔走了一阵,在某棵树上停了下来。

  他在树梢的树桠里找了找,找到了点细微的布丝,又在树身上看了看,看见了一些熟悉的痕迹。

  然后他站在树梢顶上,转了转身子,从怀里掏出个小镜子,对着某个方向,慢慢的做了个手势。

  经过巧妙反复折射的光芒射出。

  远处暗牢里凤知微斜对面的那扇小窗,光芒一闪。

  此人打出的暗号,和先前暗卫对凤知微打的暗号,一模一样。

  只是凤知微因为暗卫已经撤走,没有再抬头看小窗,她闭着眼睛,不知沉思还是熟睡。

  远处,那人却已经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抬起脸来,白月光照在半边脸上,眉目并不出奇,但目光偶一掠过,像风过了稻田青光一闪,锋芒慑人,却又瞬间隐藏。

  金羽卫指挥使。

  ==

  长熙十八年震惊天下、牵动两位大学士的”河内书案“,因了一场意外的死亡,最终的结局却是戏剧化的。

  辛大学士夫人得知夫君被押,误闯卫所大牢而身死,这事传到天盛帝耳中,老皇帝也怔了半晌。

  宁弈等人趁势在驾前说了许多辛氏夫妻恩深义重的情形,言语唏嘘,辛氏夫妻本就是帝京最奇特最有争议的一对,天盛帝以前也对这对夫妻的轶事有所耳闻,还曾开玩笑问过辛子砚,要不要帮他把他家那河东母狮给休了,另赐良配,结果原本哭着喊着要休妻的辛子砚立即脸都白了,一个劲的谢恩请辞,天盛帝当时还引为笑料,好好取笑过他一阵。

  虽然取笑,但是众人心里都还是有几分佩服的,功成名就易变心,糟糠之妻不下堂几个男人能做到?何况还是这么不相配的一对夫妻。

  老皇抚膝沉默良久,最后叹道,”由来夫妻琴瑟相谐容易,生死相随却难,子砚不幸,却也大幸,这等夫妻情义,我辈不如。“

  皇帝如此评价,可谓难得,众人唏嘘落泪,气氛感伤。

  据说当时楚王殿下便有一句话”辛先生能对令其颜面扫地的糟糠之妻犹不离不弃,何况恩情深厚的陛下?“当即令天盛帝动容。

  随即便有恩旨,着”河内书案“押后再审,辛大学士暂且还家操办丧事,当然金羽卫全程跟随,虽说押后再审,但天盛帝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态度已经显露了出来,因为在辛子砚丧事即将操办完毕的时候,一道旨意释放了凤知微,以”行文妄诞,但系无心之失,着降一级留任,罚俸一年“,作为了对宁弈指控魏知”心怀谋逆,眷念前朝“的终结处理。

  凤知微出狱那天,正逢辛夫人下葬,半城纸钱飘洒,一路哀哭凄凉,辛子砚麻衣戴孝,神情麻木,被众人扶在前头,他不过短短几天,便瘦了许多,半鬓白发怵目惊心,送葬队伍一路过去,百姓无不动容。

  辛氏夫妻以滑稽搞怪闻名帝京,最后却给帝京留下了最为凄凉和动人的恩义传说。

  送葬队伍和迎接凤知微出狱的大学士仪仗,在南市街头迎面相遇。

  盛夏清晨阴霾欲雨,云层压得很低,檐角下黑色蝴蝶和苍白纸钱一同飞舞,扇起的气流也是窒息灼热的。

  长街尽头麻衣如雪,长街路口黑马上凤知微一身黑衣,白与黑,同样肃杀。

  马上的凤知微,和队伍前步行的辛子砚,几乎无可避免的第一眼看见对方。

  她在他眼底看见无尽的空洞和荒漠,不是什么都不存在,而是因为太满,干脆一起丢了出去,和命一起,等命来换。

  他在她眼底看见无尽的黑和深邃,因为留存了太多东西而成了空寂,那样的黑无惧却又哀凉,像在等着宿命最后的绝唱。

  默默对视,于长街的两端。

  中间是飞舞的雪般的纸钱。

  凤知微的视线,最终缓缓落在迎面而来的棺材上,脸色白而平静,勒缰,下马,避到道旁,躬身。

  四面百姓啧啧赞叹魏大学士的风度,赞叹着魏大学士对辛大学士的恩义。

  民间传说里,魏大学士是自愿陪恩师一同下狱的。

  所幸好人平安。

  金花们听着那样的赞叹,苍白脸色转红,浑身发抖。

  辛子砚却还是那个模样,痴痴立在八月的风中。

  然后他一脸空洞的继续向前。

  他伴着棺材,在万众目光下,在七位姨妹屏紧的呼吸里,在金羽卫紧张的按刀注视下,一步步向凤知微走过去。

  走至凤知微身前。

  凤知微默然伫立。

  辛子砚空茫漠然的抬头。

  然后。

  擦肩。

  而过。

  ==

  四面的风悠悠的荡,搅动着黑蝴蝶和白纸钱,辛家人就那么直直的过去了,擦着她的肩,仿若那一角躬身的人,从不存在。

  最大的恨,不是戟指当街口沫横飞的怒骂,能骂出来的恨,都还不够深刻,

  最大的恨,是来自内心深处强大而勃然的力量,唯有用力度压抑的沉默来表达。

  言语杀不了人,无需浪费。

  但有一分力气,都留着报仇。

  凤知微默然于街角,那些人再也一言不发,她却仿佛听见,那些走动的人们,连骨骼都在拼命挤压,发出格格的欲待碎裂的声响。

  等到队伍全部过去,她直起腰,上马,前行,面容宁静如初。

  他们见到仇人,用全身力气来挤压恨意。

  她当年见到仇人,用全身力气,对他下跪,流泪,谢恩。

  没有谁比谁更苦,苦的只有这天道循环不休。

  她在马上有些出神,没有注意到跟随在她身后的宗宸看着辛家人的背影,微微皱起了眉头。

  凤知微看似恒静,其实心神终究有些恍惚,宗宸却感觉到了辛子砚对凤知微强大的杀气。

  他皱着眉,心想凤知微再三关照帝京里发生的一应事务不得给草原和西凉知道也就罢了,有些事却不能放任。

  血浮屠忠于本主,但并不是唯命是从,在大成密档的血浮屠铁规里,大成开国帝后曾经有令,只要对本主有利,或有血浮屠所认为危及本主性命之事,血浮屠有自决之权。

  她不能做,不想做的事,他来便是。

  宗宸仰头,思考了一下,做了个手势,立即有几个面目普通的护卫,很自然的落后了几步,随即无声无息消失在街角。

  ==

  出城十里落蕉山,风景幽美,地势也好,京城很多达官贵人都圈了地作为家族葬地。

  辛子砚买下了一座山头,把胖阿花高高的葬在峰顶上,那里居高临下,可以看得很远,辛子砚觉得阿花会喜欢那里,她喜欢爬高,总说爬得高点,说不定可以看见河内乡下的旧宅子。

  河内乡下旧宅子其实早已残破,去年辛子砚悄悄派人回去修葺了屋子,准备过上几年,等殿下登基后便带阿花告老还乡,给她一个惊喜,他还在山后找了块风水宝地,打算着将来和阿花合葬在那里。

  惊喜此生再不会有,他也没有扶棺归葬河内,一方面他还不得自由,另一方面,他在帝京还有事要做,等到做完,也许他这条命也就送了,到时候让金花们一起送回去合葬便是。

  这话他淡淡和金花们说了,小姨子们哭成一团,他听着烦,将她们赶走了。

  坟头上最后一捧土落下,他仔仔细细用手培好,一摊身子在坟前躺了下来,挥挥手,让送葬队伍都回去。

  辛家那些下人不敢不从老爷之命,何况还有金羽卫的卫士在场。

  一队卫士远远的站在三丈外,不想去打搅大学士,辛子砚靠着坟头,呆呆的想了半晌,掏出一壶酒,仰头咕咕的喝起来。

  他酒量并不太好,又心气郁结,泼泼洒洒大半壶下去便醉了,手一抬,酒壶旋转着落下,落入半山云雾间。

  山间潮湿,丝丝缕缕白色雾气缭绕上来,辛子砚痴痴伸出手,傻笑道:”阿花,你来了?咦,你怎么穿白衣服?我记得你最讨厌白衣服的。“

  他跌跌撞撞伸手要去搂,搂了个空,噗通一声栽在坟头上,干脆抱住坟头蹭了蹭,咕哝道:”别打脸,明儿不好见人……“

  忽又醉眼惺忪的道:”你脸好凉……哭了么?……我叫你把那糠馍馍给老大吃……别给我……我不饿……“

  四面雾气越来越重,远处金羽卫看他那醉态有些不放心,怕他失足落崖,想走近看看,刚刚走到那团雾气边缘,便都无声无息倒了下去。

  辛子砚浑然不觉,抱着那坟头唧唧哝哝说些旧事。

  白雾里突然走来一个人。

  那人也是一身白衣,颀长清俊,腰间一杆紫玉箫,翠绿的缨子在风中悠悠的荡着。

  他平平静静走过来,低头看了看辛子砚,眼神里也闪过一丝犹豫,最终缓缓叹息一声。

  ”我答应过他,拿命来护,不管是谁的命。“

  随即他伸出手去。

  辛子砚紧紧抱着坟头,闭着眼,专注的和胖阿花在一起。

  雾气突然一阵波动。

  一片浓郁的白色里突然人影一闪,现出一方黑色的袍角,隐约还有深红衣领火焰般一亮,四面立刻噼啪一声空气起了爆音,集山风如攥拳,劈头盖脸向宗宸罩下。

  宗宸霍然收手向后一退,雾气一散,黑色长袍红色深衣的男子,容貌僵木的出现在他对面。

  赫然是当年常伴于辛子砚身侧出入于青溟书院的黑袍男子。

  宗宸怔了怔,目光从他全身上下扫过,皱了皱眉,想起凤知微提过的辛子砚身边的那个护卫,道:”是你?“

  那人不答,衣袍与山风同舞。

  辛子砚被这声响动惊醒,懒懒翻了个身,看见那男子,眯眼认了半天,突然傻笑道:”是老许啊……你不是说要游历天下的嘛?游历回来了啊?“

  那黑袍人看他一眼,过去便要将他拎离崖边,宗宸手一抬,玉箫一横。

  黑袍人看也不看,五指一蜷如鹰喙,反手便敲玉箫。

  宗宸玉箫在手中滴溜溜一转,光影一晃里奇异一倾,反敲对方虎口。

  那人袍袖一甩身子一转,及腰之处忽起破空之声,满地落叶簌簌惊飞,一枚黑色短刀鬼魅般从落叶中闪现,电射宗宸双目。

  宗宸身子一仰脚尖一踢,半空中踢飞那刀,身子已经借着那刀势跟着转了一圈,那刀直冲长空,却突然一个转折刺向宗宸背心,这一着来势突然,宗宸却像早有准备一样,很自然的腰背往前一倾,唰一声刀锋贴着他背掠过,落入黑袍人手中。

  这几招兔起鹘落,方寸距离之间虽手段小巧却各自凶险,但看起来总有那么几分怪异,两人的动作都太熟练自然,像是不经考虑便知道下一步来路,像是在很久以前,便已经喂过招。

  宗宸站定,神色已经一变,注视着对方缓缓出了口长气,道:”是你!“

  明明一模一样两个字,出口语气截然不同,黑袍人冷冷看了他一眼,还是一言不发,再次伸手去拎辛子砚。

  宗宸神色变幻,却立即再次阻拦,口中冷笑道:”以前的事,我不管,但是这人,你带不走!“

  黑袍人冷哼一声,突然将辛子砚扔到一边,手一抬便对着宗宸劈了过去。

  宗宸眉间凝霜,似乎也动了真怒,冷笑一声迎上,两人瞬间战在一起,山间上气流涌动,人影闪烁如穿花,大团大团白色的雾气被搅动再散开,不住聚了散散了又聚,远远望去便如一锅将要沸腾的汤。

  黑袍人掌势沉雄飞刀如电,宗宸身形轻灵玉箫流丽,一团团逐对成毬的羽毛般的雾气里,白光紫光穿插如匹练,夹杂着宗宸不时的低声喝问。

  ”你什么时候转用飞刀了?“

  ”你这些年去了哪里?“

  ”当年的事,到底怎么回事?“

  但从头到尾,对方都只出招,不出声。

  这边正斗得起劲,蓦然山崖下一声长笑,一人兴致勃勃窜上来,目光发亮的嚷:”咋了咋了?打架了打架了?哎呀加我一个。“不由分说便挤进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对黑袍人踢出一脚,随即又对宗宸拍出一掌。

  这人打架全没章法,出手却快得惊人,唯恐天下不乱的宁大护卫到了。

  黑袍人和宗宸都认识他,一看他就大为头痛,有这人搅合,什么事都办不成,两人对望一眼,齐齐撤手,后退三丈。

  宁澄孤零零站在当中,左看看右看看,十分委屈的撇撇嘴,骂:”小家子气!“

  随即他才想起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一边拍袍子上的灰一边骂:”这见鬼的山岔路真多!跑错了山头!哎呀老辛你没事吧,我来接你了。“

  宗宸叹了口气,看来宁澄是得了宁弈的嘱咐,前来护卫辛子砚,结果粗心跑错了路,无论如何,宁澄和那人在,他今天是没法将辛子砚给处理了。

  看了一眼沉默的黑衣人,他意兴索然准备赶紧离开,目光一转忽然一怔。

  于此同时宁澄也嚷了出来:”老辛呢?“

  黑袍人霍然回首,这才看见刚刚自己扔出辛子砚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

  三人同时怔在那里,在崖顶寂寂空风中面面相觑。

  ==

  辛子砚却觉得此时甚舒服。

  身下温软,四面香风,一双温柔细腻的手,正用散发着同样香气的绸巾,慢慢拭净他脸上的泥土。

  辛子砚眯着眼睛,一把抓住了那手腕,喃喃道:”阿花是你么?“

  那人轻轻一笑,笑声柔腻婉转。

  辛子砚如被火烫,赶紧放开那手,嫌弃的一拍,道:”我是昏了,阿花有这么温柔,你是谁?“

  他勉力睁开眼,发现这里似乎是个山洞,只是不知怎的自己视线似乎有点问题,怎么都看不清眼前人,只隐约感觉到一个黑衣女子从自己身前走开,衣袍明明很宽大,却神奇的令人感觉到她近乎妖艳的腰线,那般袅袅的行过去,风姿尤物。

  换成以前,他会立即两眼放光的欣赏,此时却毫无兴趣,只听见那女子一路向洞里走,一路笑道:”看不出这风流浪荡大学士,骨子里竟然是个情种,哎,今儿要代众家往日瞧不起他的姐妹们,给他赔罪了。“

  洞里唧唧哝哝一阵笑,却也有唏嘘之声,洞深处一人缓缓转过身来,摆了摆手,那些女子立即不再说笑,躬身隐入黑暗中。

  辛子砚有点茫然的坐起身来,喃喃道:”我这是入了鬼狐窟了么……“

  ”你这么说也未为不可。“洞深处那人浅浅一笑,她声音并不清脆,略有沙哑,每个字尾音似乎还有点不准,带点微微上挑,但却因此令人更觉风情诱惑,仅凭声音,便让人觉得,这是个能把自己缺点都化为魅惑的绝顶尤物。

  辛子砚却只觉这声音熟悉。

  ”辛大人受苦了。“黑暗里那人眼波凝注,语气柔柔。

  辛子砚默然不语,半晌道:”有什么事,说吧。“

  ”大人不想报仇么?“那女子也很直接,一笑道,”今日长街之上,大人可有五内俱摧?无耻奸贼害你家破人亡,却还要欺瞒天下坐享百姓尊崇,何其不公?纲常颠倒是非混淆,悲愤凄惨莫过于此,因了那奸贼,青溟书院不再属于你,因了那奸贼,相濡以沫的爱妻惨死万箭之下,他害你身夺你势倾你家杀你妻,你,

  “与你何干?”辛子砚还是那个冷漠模样。

  “这等欺世盗名之徒,人人得而诛之。”女子微笑道,“先生难道不知,您如今已是天下女子倾心之人了么?倾的不是您的风采地位,而是您对糟糠之妻的义重恩深,天下女子,皆盼能得夫君如此,天下女子,皆敬先生。”

  “那也不是你。”辛子砚酒醉,心底却依旧清明,没来由的对这女子的语调厌恶,淡淡道,“报仇,自然,我自己去做,不劳费心。”

  女子并不动气,妙目凝注着他,悠然道:“先生只怕有心无力吧,先生是要仗匹夫之勇,持剑刺杀奸贼于闹市呢,还是于朝堂之上,再用三寸之舌内阁地位打击政敌?论前者,先生手无缚鸡之力,对方却有护卫千军,何况对方本人就是武学高手,先生只怕未近人三尺之地,便已血肉成泥,论后者,先生难道以为经历河内书案,还能在内阁占据一席之地?魏知既然降级留任,陛下又怎么会再留下你和他作对?陛下已经有了旨意,先生大概马上就会赴山南,做一个逍遥知府了。”

  “你怎么知道——”辛子砚话说了一半突然倒抽一口气,恍然道,“原来是你——”

  对方笑而不语。

  “原来你也和他有过节?”辛子砚怔怔半晌,冷笑一声,“既如此,我更不愿和你合作,你们宫闱妇人的浑水,谁能掺和得?”

  “那先生以为你能和谁合作呢?”女子浅笑,“胡大人只听从楚王之命,而楚王……他是不会帮你报仇的。”

  “别在那挑拨离间。”辛子砚挥挥手,“殿下不是那样的人。”

  “我倒觉得先生一厢情愿。”女子笑道,“实话告诉你罢,你原本是可以不入狱的,殿下其实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助你脱罪整倒魏知,他却没有出手,导致你夫人因此惨死,他既然当初没舍得对魏知出手,以后自然也不会。”

  “你怎么知道?”辛子砚身子颤了颤,抬眼看她。

  “别问我怎么知道,我只告诉你,千真万确。”

  辛子砚又安静了下来,怔了一会,摇摇头道:“那我自己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你势微,他势大,怕就怕你想十年蛰伏以报仇,他会给你活十年?”女子悠然笑,“先生不知道么,今天要不是我及时救走你,刚才他身边那个姓宗的,已经要了你的命。”

  她看着神情动摇的辛子砚,又加了一句,“你看看,你陷身危险无人理会,最后救你的却是我,你仔细想想,我说得有错?”

  辛子砚别过脸去,半晌吸了吸鼻子,道:“……我是有个办法,可以动到魏知……但我不确定有没有用……”

  “先生之智,加上我的人力。”女子和婉一笑,“定能马到功成。”

  辛子砚转头,痴痴的望着不远处,那里隐约就是葬了他的胖阿花的崖端,从此后她在山风间永久沉睡,留他在世间行走孤独。

  “好吧。”很久以后,他轻轻道,“我跟你说……”

  ------题外话------

  结局部分,十分艰难,再次请求某些读者,请不要只顾着自己一抒胸臆,做人自然要先为自己想的,你不说你难受,你说了管别人难不难受。我明白。但我再次对人性做个美好的期待——可不可以偶尔也考虑一下别人?请暂时给我安静的写作环境,之后随便你们怎么表达。

  另外,不必警告我要摆正心态,担心我所谓功成名就之后会被冲昏头脑,我没有功成名就,我的态度从来都在这里,我对得起读者和我自己,够了,别争了,很累。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