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四章 这么近,那么远

  凤知微遥遥望着他,看着他带笑唇角和不带笑意的眼神,忽觉几个时辰前的井口吃葡萄的甜美调笑,遥远似在百年前。

  这般对峙模样,倒更像那年静斋自己无意中救了韶宁,落花楼头一坠,他策马而来仰头冷冷相看的一幕。

  她的目光缓缓落在他伸来的手上,他固执的保持着那个姿势——像是明明知道她未必肯递出那孩子,却一心想要知道,她肯不肯为他让步一回。

  半晌她叹了口气。

  “殿下,”她道,“我相信你看见了井口的字。”

  宁弈缓缓收回手,有点失神的注视着自己掌心,笑了笑,道:“还没谢你提醒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凤知微平静的道,“我的意思是,既然当初我下决心提醒你,我自然明白,对你来说,这孩子不能留。”

  宁弈目光闪了闪,并没有露出喜色,他的神情,明明是在等她说下一句话。

  凤知微暗暗叹息——普天之下,最了解她的,确实还是宁弈。

  “但有些事,计划中和真正面临的时候,感觉是不一样的。”她诚恳的看着宁弈,“比如这个孩子,当我没有见过他,当他还只是庆妃腹中一个陌生而虚幻的存在的时候,我可以犹豫再三后决定提醒你,给你机会除去他,但是当这孩子真正抱在我手中,弱小无依的靠在我怀里时,我便不得不想起他的无辜,不得不想起对我有恩的茵儿临终托付时的眼神……殿下,我再狠再辣,那是对敌人,而我,毕竟是个女人。”

  她不再继续说下去——除非天性恶毒,否则所有女子,都无法亲手杀害一个无辜婴儿,何况说到底,她和庆妃并无仇恨,这样扼杀别人的新生儿,她做不到。

  她也曾做过母亲——她曾把小小的顾知晓抱在怀里,看她长大到三岁。

  她也曾满怀温柔和喜悦,细细嗅她的**,而当她如今失去她,她也曾无数次在那些凄清的夜里寂寥而落寞。

  知晓不过是她的养女,而庆妃是怀胎十月的亲生子。

  她知道那种感觉。

  宁弈在巷头暗影里静静沉默。

  “我要提醒你一句。”她柔和的道,“事情做太绝也是不成的,你知道庆妃那人,不是简单角色,一旦活下来,知道失去了这个孩子,她会疯狂的对付你,你倒不如将这孩子钳制在手,只要她知道他还活着,便永远不会和你为敌。”

  “我和她经此一事,已经注定为敌。”宁弈淡淡答。

  “既然注定为敌,不如在手中多个可以制衡她的砝码。”凤知微打量着他的神情,突然道,“刚才在底下,没有找到庆妃?”

  宁弈默然,不否认就是承认。

  半晌他道:“你决定不交给我?”

  凤知微默然不语。

  深巷里恢复了寂静,那是一种沉重而萧瑟的寂静,仿若实质的墙,厚厚的横亘于两人之间。

  半晌宁弈深深吸了口气。

  凤知微还从未见过他有这种举动,印象中宁弈看似散漫疏离,其实杀伐决断,她和他相处这么久,就没见他真为什么事犹豫过。

  随即她听见宁弈道:“你交给我,我答应你,不伤他性命。”

  凤知微静静的看着他,她的眼神里并没有表现出不信任,却有几分审视的意味,半晌她道,“为什么就不放心我?”

  “你是想把他送到草原吧?”宁弈道,“就如你不放心把他交给我一样,我也不放心草原,太远,变数太多,赫连铮为人又疏旷,一旦被庆妃知道什么,以她狠辣细密的手腕,赫连铮未必防得住,实话说,普天之下,能够始终不为人所趁的,除了你我,我谁也不相信。”

  凤知微默然,她不得不承认宁弈的顾虑有道理,草原天高皇帝远,真要出了什么事,连她也无法顾及。

  “那你打算如何处置?”

  “这孩子绝不能接触所有拥有权势和地位的地方。”宁弈断然道,“草原王庭也不能,你放心,我既答应你留他性命,必然不会反悔。”

  凤知微扬起眸子,看着宁弈眼睛,他坦坦荡荡看着她,乌黑如墨玉的眸瞳里,找不着阴谋的光。

  凤知微又低头看看手中的孩子,他睡得香甜,轻轻的吧嗒着嘴,散发出清甜的**,凤知微伸手轻轻逗了一下他粉嫩的脸颊,感觉到婴儿饱满而有弹性的肌肤,滑润柔软,心底也不禁泛起一丝温柔。

  这种感觉刚刚泛起,她心中突然掠过一丝模糊的念头,像电光一闪,来去刹那,等她凝眉想去思索到底刚才一瞬间想到什么的时候,已经无论如何捕捉不着了。

  她只好将那念头放在一边,仔仔细细看那孩子,轻软的一小包,份量却重逾千钧,她眼中触及那包裹里明黄的一角,心中一震,忽然想起那年大雪,在宁安宫读娘的遗书,那遗书最终焚毁在火中,其中字字句句却深刻在她心底。

  如果娘在,定然会让她保住这个孩子,以此钳制庆妃和宁弈……

  这是天盛帝最后的子嗣,有这么一个皇子存在,天家的皇权承继才会有更大变数,只要稍微头脑清醒的人,都应该明白,如果是宁弈这样一个城府深沉翻云覆雨的成年皇子得登大位,对于她将来要做的事,阻力会增加很多。

  她从来都明白。

  否则不会有井口思索一夜之后,才悄然勒刻下的浅浅皇庙两字。

  立过的誓言,千般的纠缠,人生里无数犹豫为难。

  她一生的决断心狠,在这人面前,终究不得不悄然辗转。

  凤知微闭上眼,在心中发出一声叹息。

  娘,原谅我。

  我答应你,会努力实践那年在你坟前血写的誓言,但是请允许我,保留一点心的自由。

  让我放弃这一次机会。

  让我可以,再次尝试信他一回。

  再度睁开眼睛时,她的眼神里已经什么都没有,注视着宁弈,浅浅一笑,她什么都没说,便将怀里的孩子交了过来。

  宁弈接过孩子时姿态平稳,但眼神里也有了淡淡震动。

  只有他知道,这个简单动作对于凤知微的不简单。

  只有他知道,那不是普通的女子,她一生没有单纯的信任,她的过往和抉择,让她无法信任。

  将那小小婴儿抱在怀里的瞬间,他的手颤了颤,扬起的笑意,却是如常宁静的,和她一样。

  他想,也许她不知道他此刻的明白。

  正如她想,也许他不知道她此刻的放手。

  对他们来说。

  此刻才是一生里,心最近的距离。

  却都以为,对方不知。

  ==

  将那孩子交给宁弈后,凤知微看着宁弈用自己披风小心的包裹住他,上马离开。

  那队黑衣人已经将韶宁手下全歼,现在正动作利落的收拾尸体,两个一组,将尸体扔上一辆不知何时驶来的漆黑的马车,再悄无声息的驶走。

  到了明日,韶宁那些手下,就会无声的消失于这个世间,无人知道他们的来历,亦无人知道他们的去处。

  这是凤知微第一次亲眼看见皇家兄妹的暗处博弈,凶猛而决断,真刀子出入的杀戮。

  既有朝堂上潜伏暗藏的谋算,也有真刀真枪的鲜血飞溅。

  人命不过是皇家牺牲品,毫无顾惜。

  每个皇子手下都有一批豢养的死士,每个皇子成长至今,都经历过无数次暗杀。

  凤知微心中有微微的凛然,觉得这初夏夜的风也很冷。

  她在巷子里凝立不动,看宁弈背影远去,心中模模糊糊想着庆妃去了哪里,而先前那在皇庙墙头逼走自己,让自己“误打误撞”撞上这一场杀机的人,到底是谁?和这事有什么关系?

  她看着宁弈手下极其熟练的填平地道,连那破缸都小心放回原处,想了一会儿,决定回去睡觉。

  她沿着老路回去,其实她和宁弈府邸是在一个方向,不过她估计宁弈此刻应该去安排那个孩子的去向,所以特意没有和宁弈一起走,让他自己安排,也有避嫌的意思。

  她越过重重墙头屋脊,飞掠得风声虎虎,心中总有轻微的阴霾郁闷难散,她奔得近乎发泄。

  然后她突然看见前方有黑影一闪。

  那种飞掠的身姿,远远看来有几分熟悉,凤知微皱了皱眉,下意识的跟了过去。

  那人轻功极好,她远远的跟着,眼看着前方一棵树遮挡着,也是一个隐蔽的巷角,随即那人突然不见了。

  凤知微刚怔了怔,便听见一声轻微的“哧。”

  这声音太熟悉了,平均每阵子她都会听上十七八遍,已经完全养成了敏感,一听见这声音就知道会死人。

  不知怎的,听见这声音她的心便沉了沉,像是某种内心隐秘的希冀和美好,突然被利刃割断沉落。

  这种莫名的预感让她停了下来,停在墙头,一瞬间不想再上前。

  似乎只要一上前,有什么就会在眼前刹那崩毁,再也收拾不来。

  她在墙头犹豫了那么一霎,随即她想转身。

  远远的前方巷角,却已经转过一个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是宁弈。

  凤知微的目光,第一眼就落在了他怀中的包袱上。

  随即她晃了晃。

  月光阴冷的落下来,惨惨的青色,那层千年土埋过的青玉般的色泽底,是一片殷殷的血色。

  血色里明光一闪,属于金属利器的寒光。

  一柄短刀,插在那婴儿的当胸。

  那孩子微微的张着嘴,似乎前一瞬间还在啼哭,睁得大大的眼睛里,光泽已散,像是僵木的算盘珠子,泛着死死的黑色。

  他脸颊还是那般薄嫩柔软,却已失了先前的红润,只剩一片凄凄的白,在月色里,白纸般的一晃。

  小小的生命,结束在初生后不久的一刻。

  不死于母腹,不死于催产婆子的手,死于那人的狠心。

  死于她刚刚的放手。

  月光下凤知微的脸色,和那死去的孩子一般的惨白。

  她紧紧的盯着那小尸体,再将目光缓缓转向宁弈,眼神里满是不可置信。

  不可置信的不是这决然的杀戮,而是某种明知的欺骗。

  宁弈也在低着头,看不清他的神情,他似乎也在打量那小小尸体,半晌长叹一声,将那血迹殷然的一团,交给了身后属下。

  随即他似乎吩咐了一句话。

  凤知微紧紧盯着他的嘴型。

  他在说:

  “别让她知道……”

  凤知微闭上眼睛。

  这一瞬间她凝定如木雕,当真失去了所有的呼吸和动作,寂然如死,以至于宁弈明明从她不远处墙角下走过,也没能发现她。

  那三人的脚步声轻缓从深巷里走过,身后落下一滴淡红的血。

  良久之后凤知微睁开眼,眼睛也鲜红如血。

  她独立墙头月下,衣袂微凉的扬起,遮住了她的眼,她神容苍白如雪,眼神崩毁。

  崩毁的不是死亡本身,崩毁的是人生里最后一次鼓足勇气付出的信任。

  一次冒险的信任,她期盼并相信不曾托付错,然而现实那般森凉的告诉她,她再次错了,愚蠢的错了。

  天知道经历过那年大雪,她这一次的选择,何其艰难。

  那是决然的放弃,那是倾覆的抉择,那意味着她要付出更多的艰辛来能完成自己的血写的誓言,甚至意味着她内心深处的矛盾和犹豫,意味着终有一日,也许她真的会为心深处那块渐渐被打动的柔软,而中途撒手。

  然而天意或是命运的黑手,容不得她退缩哪怕小小的一步。

  现实如此严苛,总在她最沉溺温情的那一刻,给她狠狠一击,要让带着血色的醍醐灌顶,教会她,心软便是灭顶,退让如此讽刺。

  凤知微在墙头,慢慢的坐了下来。

  她以手抱膝,将脸深深埋在膝头,故意拨乱的发倾泻下来,在月光里泛出黑而冷的光。

  她要好好想想这一场死亡。

  她要好好想想前路的走向。

  这个孩子的死,她不意外,却苍凉,苍凉的是那样的欺瞒,她宁可宁弈那般直接的告诉她,这个皇子必须要杀,她也许会无奈,但也会理解。

  没有谁比她更懂皇家的倾轧和你死我活,懂得宁弈这一路的苦。

  她选择将那孩子交给他,有信任,也有试探,想看这个曾口口声声对她说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男人,是否在事到临头,愿意给她一点真诚。

  然后她输了。

  人不能在同一处错上两次。

  她凤知微不能那么蠢。

  因为她已经不是单纯的她自己,她此刻身后有更多的人,将命运系于她身,她一个心软,一个抉择的错误,倾毁的将是无数生命。

  到了此刻,她理解了宁弈当初对她说过的话——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再容不得退后,为上位者,自有他的身不由己。

  这是生死博弈场,她心软,他却决然,那最终换来的,就是全盘的输。

  月下墙头,晚香玉幽然芬芳,她在氤氲的香气里,默默将自己凝成化石,再在很久很久之后,悄然站起,一步步,行向和他相反的方向。

  月光拉长背影,各自占领一处悠长的黑暗。

  这是一生里最远的距离。

  只可惜。

  这一次。

  他们都不知道。

  ==

  长熙十六年十一月,朝廷下发明旨,原礼部尚书魏知,调任江淮道布政使。

  圣旨一下,满朝恭贺,布政使固然是封疆大吏,但任哪个地方的布政使那区别也很大,江淮作为天盛第一道,地位举足轻重,天下十三道,只有江淮的布政使,是当朝一品,魏知第一次出任地方大员,便落在江淮道,这等荣宠,羡煞了满朝文武。

  凤知微接了旨,速度很快的便准备出京,江淮离帝京很近,她却好像山高水远路途难及一样,把府邸里所有能带的都整理打包准备带了去,东西箱笼浩浩荡荡,让人以为她这么一去便不会再回来了。

  临行前她去皇庙向公主辞行,韶宁开庙相迎,凤知微看她气色似乎不太好,有些枯瘦憔悴,脸侧竟然生着淡淡的斑,凤知微和宗宸久了,也通医理,虽然不方便把脉,但看她姿态气色,便觉得似乎韶宁有病在身,而且有点像是妇人疾病。

  凤知微心底疑惑,以前韶宁十分光艳,又养尊处优的,按说再不可能有这类病症,莫非寺内苦寒,她补养不够所以得病?又想她无辜破身,心气郁结,是不是故意糟践了自己?但感觉韶宁也不是这种人,好端端的,怎么会这样?

  现在她对韶宁,也有点摸不透了,现在的韶宁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娇蛮霸道任性的小公主,她恍惚而淡漠,似乎安于皇庙生涯,竟然也不吵着要嫁她了,倒是前不久她去见天盛帝,老皇帝还曾暗示,等修行满两年,就找个理由还俗,把韶宁赐给她,并警告了她,不可在江淮布政使任上另娶他人。

  凤知微不过苦笑而已——这幸亏她是女子,万一是男子,韶宁又改变主意不肯嫁了,是不是就要独身一辈子?

  韶宁在皇庙后院招待了她,挥退了所有下人,一方白石桌几样小菜两壶清酒,凤知微看着那小菜又苦笑——全是荤的。

  这个发现倒让她放了点心,最起码韶宁个性中的放纵恣肆还在,没有完全变成一个陌生到底的人。

  两人没说什么话,一直默默喝酒,凤知微觉得,大概那夜接庆妃却功败垂成让韶宁意气消沉,韶宁一向心高气傲,又对那个皇弟抱了极大希望,小心翼翼费尽心思等了十个月等到最后,在以为大功告成时却被宁弈横戈一击,也难怪这骄傲的皇家公主受不了。

  凤知微心里还有一份不安,来自于庆妃——这个女人明明当晚地下密室产子,却能在宁弈眼皮子底下莫名失踪,然后,她居然又回了宫!还是天盛帝的宠妃,失去的孩子,对外说是意外流产,也不知皇帝知道几分真相,之后也没见庆妃对宁弈做出什么事来,是因为宁弈势力过于雄厚庆妃撼动不得,还是有别的原因,连凤知微也猜不透。

  她在那就着酒慢慢想心事,对面韶宁也心神不属一杯接着一杯干喝酒,等到凤知微回过神来劝阻,韶宁已经喝多了,凤知微过来扶她,韶宁红晕上脸,软软依在她身上,很听话的任她扶回房,凤知微蹲下身给她除鞋袜,韶宁却突然扯住她的手,就势一倾身,便倒在了凤知微怀里。

  她倒下来时还不忘记扯住她衣襟,双手攥得死紧。

  凤知微一僵,心中暗暗叫苦,这位可别借酒装疯想要吃了自己,赶紧伸手去抹她的手,韶宁却不让,她不知何时已经乌发散开,满头青丝倾泻于枕上,原本有些憔悴的脸色因为酒气上涌,晕红如桃花,一双眼睛盈盈流波,往昔煞气都不见,只剩了此刻十分春情。

  凤知微看着那样一张脸神情荡漾的晃在自己面前,心里就觉得崩溃,上次谨身殿里那一幕刺激已经够大了,再来这么一回,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控制不住甩手而去,只好加了几分力气,一边捋韶宁的手一边低声道:“公主……您喝多了,这是在清修之地……”

  她这么一说,韶宁突然激愤起来,狠狠一偏头,呸了一声道:“什么清修之地,什么玉阙金宫……不过这个牢笼到另一个牢笼,不过一个理由套着另一个理由!还是当年大哥说得对……永无自由皇家金玩偶!”

  她将火热的脸靠着凤知微手臂,整个人柔若无骨的缠在了凤知微臂上,嘴里轻声低喃着什么,她说得太模糊,凤知微不敢倾下身子去听,以免她误会自己是要俯身相就,只顾着抽自己的手臂,韶宁却紧紧的抓住她,像溺水的人抓住可供攀援的浮木,凤知微给她拉得身子往下一歪,隐约听见一句“你给我一个……”

  给她一个什么?凤知微皱起眉,这话有点奇怪,她小心的双手撑着膝盖,拉开点距离去听,韶宁却始终没有说清楚,只是反反复复在说:“你给我一个……给我一个……”

  这句话有个现成的答案可以填空,比如给她一个**旖旎之夜,但凤知微直觉不是这样的,以韶宁的身份,这样的话她不可能说出口。

  眼看着韶宁脸颊带赤,酒醉之下拉扯得没个分寸,凤知微害怕路之彦袭胸之事重演,叹了口气,伸手在韶宁后颈一拍,韶宁应声软倒,凤知微将她放好,给她盖上被子,负手看了阵子,叹了口气离开。

  她迈步出皇庙,看看天边阴霾的天色,要下雨了。

  魏府后门边一排箱笼正在装车,她不打算大张旗鼓的出京赴任,按说应该明日出京,届时一定有大批人来相送,劳师动众的又惹人注意,还不如提前一天悄悄走的好。

  当然她也有一份不可言说的心思——她怕宁弈相送,宁弈最近在江淮和帝京之间往来奔波,一直忙于京淮运河疏浚事宜,两人各有各的忙碌,相见的场合多半都在朝堂等公开场合,相见一笑并一揖,一切如常,这样的如常看在别人眼里最合适不过的事,每次却似乎沙砾一般磨着她的心,事到如今,当她已经下了某种决心,这种相见便成了折磨和不安。

  省点心吧,别再沉溺于不该有的温情了,她在十一月初冬的蒙蒙细雨里扬起脸,只觉得触面的雨如此的凉。

  一辆乌蓬青绸帘马车轻快的赶了来,车帘一掀,现出宗宸笑吟吟的脸,道:“咱们可以走了。”

  凤知微“嗯”了一声,悄无声息上了车,一路出京,自京郊神风渡口弃车乘船,一路沿江下江淮。

  外面不知何时飘起细雨,十一月的帝京已经有了冬的寒意,她披着油衣,看着箱笼上船,突然指了指不远处一叶自在漂流的小舟,道:“其实雨中乘这样的船,才叫有韵致。”

  宗宸在她身后笑道:“那成,你去和那舟子商量下坐那船,我们的大船慢慢开着等你便是,反正你出来得早,不怕误了上任时期。”

  “有这么无聊么?”凤知微笑了笑,上了船,她嫌船舱里闷气,一直呆在船头,看江水横波辽阔,在夕阳下闪烁粼粼金光。

  行了一阵子,便注意到那一叶扁舟,一直都在自己大船附近,看那模样,似乎走的是一条道。

  她心中存了一份警惕,便多注意了几分,那船看来普通,只是船头上栓着一截红布,仔细看却是一方手织的汗巾,绣着肥大的鱼儿,大红大绿,很有些渔家的拙朴味道,被风灌得鼓鼓的,很鲜亮显眼。

  那披着蓑衣的舟子感觉十分灵敏,突然倾身回头对她看了看,拎起一串柳条鱼道:“下江淮么?这是本地有名的白条鱼,肉细味美,公子可要尝一尝?”

  也不待她回答,随手便抛了上来,凤知微接了,道了谢,宗宸习惯性用银针去试,凤知微赶紧挡住,那舟子却很散漫的样子,把赤脚在江水里拍打,激荡起一簇一簇波浪,似乎心情愉悦,张开嘴便要唱,凤知微以为这人必然要唱什么“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足”之类的歌儿,不想那人开口唱道:“过大江,翻白浪,浪里浪出个花姑娘……”

  凤知微“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觉得这人天真拙朴,洒脱不羁,很有意思,她一路混迹官场,谨言慎行城府深藏,内心深处对奔放恣肆的人,却自有一份向往,含笑倚了船头听他唱歌。

  那人唱得起劲,身子一仰一合,忽然江面上一阵大风,大船微微晃了晃,带动水面一阵动荡,那小舟此时离大船极近,水面一起波浪,小舟顿时不稳,而那唱得起劲的家伙正好一个幅度稍大的后仰身,只听“哎呀”一声,小舟头上顿时不见了人影。

  凤知微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这乐极忘形的家伙唱到水里去了。

  她忍不住又是一笑,却也不担心,哪有舟子落水淹死的道理,凝目在水面上看了看,却没找到人影,又等了一会,还是没有人浮上来。

  这下她有点发怔了,怎么回事?这人下水的时候抽筋了?

  宗宸也一直在船头看着,本来和凤知微一样不急不忙,这下也有点愣,随即挥挥手,立即有精熟水性的属下跃入水中,过了阵子却都游上来,报说四面寻不着。

  凤知微“啊”的一声道:“难不成真的抽筋了?玩水者死于水的事情也是有的,说到底这人落水还是咱们害的,我下去看看。”

  “别去了。”宗宸阻止,“小心有诈。”

  两人在船头又等了一阵,水下搜索的人却始终没有找到船夫,这下凤知微也有些心急了,忽然听见一阵呼喊,转头一看,远远的岸上似乎有个牵着孩子的妇人,对着那船挥手,似乎在叫那船快些回来,细雨蒙蒙里那妇人看不清容貌也听不清声音,只有头上一方红巾显眼,看来和那船头绑着的很像。

  “糟了。”凤知微道,“这是人家的夫人吧?可不要真出了什么事。”

  宗宸看她一眼,半晌苦笑道:“我不会水……不过我可以陪你下船看看。”

  他并不担心凤知微安全,此时属下还在周围水域,船头很多护卫,那舟子很明显不会武功,那小船结构简单也不能有什么机关,以凤知微的武功和审慎,绝不可能在这种情形下被人所趁。

  凤知微一笑,道:“今儿才知道你不会水,你不用下去了,在船头帮我看着,我下去看看。”说着身子一纵,白鸟一般掠下船身,横波渡越,落在了那船的船头。

  她刚刚在船头站稳,俯身去看那船下水面,思考着要不要下水。

  原本空荡荡的船舱里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将她拽进了船舱!

  ------题外话------

  来唠叨几句,亲们都知道,最后一卷,按照事先的招呼,是要开始虐的,难免要有些波折,估计有的亲要暴走要挠墙要对某些不合意的情节不满意神马的,在此我强调一下,我是个非淡定纠结狂,从来都很重视读者评论,很容易情绪受影响,所以在全文没结束真相没出全之前,请亲们不要急着砸,收尾阶段本就千头万绪繁杂纠结,再被读者影响情绪,我很难保证凰权能顺利进行,你们可以批评我不够淡定,但我就是这德行,从第一本书燕倾开始,我就是这个请求——结局阶段,轻拿轻放,否则我不敢保证是否会出现烂尾,结束了如果还有什么不满,那爱咋说咋说,谢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