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四十四章 离(第三卷完)

  辰时三刻,大仪宝殿的山呼声里,那个孩子轻轻唤出了心底唯一的那个称呼。

  除了凤知微,再没有人听见。

  而在这声呼唤之前一刻钟,不知道哪里传来一声鸟鸣,在花神庙上方树上那么一响,正搂着摄政王夸夸其谈的赫连铮,突然将手一松,笑道:“王爷,你看就是这样,如何?很可行吧?啊,刚才你说你要去参加贵国陛下寿诞?啊怎么不早说?不敢耽误,请,请。”

  殷志恕看着笑得明朗毫无心机的草原大王,心想不是早就告诉你了?你现在才想起来?不过碰上这种地位尊贵的无赖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也不敢说任何客气话,赶紧和赫连铮告别,匆匆上轿。

  辰时三刻,他进了永康门,在永康门前,他问身侧护卫,“龙烈营那三万士兵现在何处?”

  “已经进驻昌平宫。”

  “拨一万五千人过来。”殷志恕遥遥望着如入云霄的玉阶,“就等在这永康门外,以本王旗花为号,旗花一出,立即给我包围大仪殿。”

  护卫首领怔了怔,包围大仪正殿等同谋逆,但是也不敢多问一句,躬身道:“是!”

  殷志恕目光在四面转了转,又问了一句,“今日宫中可有什么动静?值戍侍卫换防是在哪一个门?”

  护卫首领道:“下旬双日,应该是在德安门,至于宫中动静……请容属下前去问询。”

  “你去太后的建熹宫看看。”殷志恕出了一会神,将自己的腰牌递过去。

  护卫领命而去,殷志恕想了想,又道:“丙火,洛离,你们跟我上去。”

  两名男子应声而出,一人短小精悍,行路咚咚有声,一人高而瘦,走起路来飘飘忽忽,两人面容都平常,只是眼珠子转动间精芒连闪,十分慑人。

  众人又是愣了愣,按照规矩,四品以上大员才可以进永康门,而朝会这样的场合,更不允许带入随从,从永康门广场入,上玉阶进大仪殿,这大约数十丈的路途,向来是摄政王唯一独自一人行过的路程,每日如此,不过这段路也从来不会出事——视野开阔,广场和阶梯一片洁白,爬只蚂蚁都看得清楚,根本无处掩藏,而每隔三步便是侍卫岗哨,都是摄政王的亲军,要想在那里刺杀,比在万军中夺人首级还难。

  但今日摄政王竟然违背规矩要带人进去,众人都有些惊异,殷志恕立在高大的永康门下,眯着眼睛,淡淡道:“总觉得今儿事情有点不对劲……另外,你们看。”

  他指指地面,地上有一些落叶,被人踩得粉碎,按说这里时刻有太监打扫,不该有落叶,但是时值深秋,万木开始凋零,远处的树木树叶被风卷了来,扫也扫不尽,那些发黄枯脆的叶子,被人的脚踩碎,不起眼的落在牌楼下。

  殷志恕指着那点碎叶,道:“太监的鞋子是软底,就算踩碎枯叶,也不容易踩到这么碎,何况太监如果看见碎叶,直接就会扫掉,不会留下来,看这些叶子碎的模样,倒像是被比较重的皮靴给踩碎,叶子四周还有些碾压痕迹——只有侍卫士兵,喜欢在触及脚下物体后,用脚跟将之碾碎,看这碎叶,永康门内外都有,说明侍卫人数不少,但是今天侍卫换班又不在永康门,那么,怎么会有大量侍卫出现在这里?”

  他身后一众亲信随从仔细看了看,都心悦诚服的赞叹:“王爷心细如发!”

  “这么多年步步惊心的日子过下来。”殷志恕一笑,“便得出一个道理,小心驶得万年船,本王带人进去,陛下如果怪责下来,本王自会领罪。总比遇袭无措要来得好。”

  他招招手,那两个高手沉默的跟了过来,穿永康门而过。

  此时大殿内吕瑞也已经得了密报,听见说摄政王竟然带了高手入永康门,又调动了龙烈大营,心中不由一紧——哪里出了岔子?王爷的细密警惕,竟至如此!

  他并不知道董太后已死,心中原本的计划是令众臣当殿认主,先把顾知晓的身份敲定,自己假做无奈,劝摄政王牺牲董太后,将当年换皇子的罪行推在董太后身上,继续总揽大权,然后自己再在魏知等人帮助下,等殷志恕麻痹之后再寻找机会动手,这着虽险,但他自认为对摄政王很了解,以殷志恕的性子,只要能维持住他的权位,牺牲一个董太后应该可以接受,后宫没了董氏,以密妃的皇帝之母身份便可以上位,到那时,便又可以找到转机。

  然而如今,看殷志恕的动静,竟然已经觉察了什么,先动了龙烈大营!

  只要那一万五的军队开进永康门,只要殷志恕不管不顾将大仪殿包围,只要他真的狠得下心杀一批人,今日就算认了顾知晓,他也可以一手遮天!

  吕瑞心底越想越不安,连戏也顾不得做了,悄悄的给凤知微打了个手势,尾指指向后宫,意思是问董太后现在如何,怎么没有跟过来。

  凤知微俯视着他,心想这位大司马毕竟还是文人出身,弯弯绕的复杂心思是有,但是喜欢将事情想得太温和太美好,总不敢孤注一掷做绝到底,想着还有转圆余地继续做他的两面派,却不知道,政治夺权这些事,温情面纱是迟早都会被撕下的,到最后,就是比谁的嘴脸更狰狞罢了。

  她温和的笑笑,对着吕瑞,竖起手掌,做了个刀劈的姿势。

  吕瑞怔了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这手势的意思,顿觉脑中轰然一声,冷汗刹那间便湿了背心。

  她竟然杀了董太后!

  吕瑞瞬间脑中一片空白——劝说摄政王牺牲董太后和先杀了董太后,其性质和后果是截然不同的,前者还有回旋余地,后者等于直接杀气腾腾的和西凉第一人叫板,殷志恕只要头脑还清醒,便会认为对方来势不善,必然会倾巢以灭之!

  吕瑞身子一直,正想着是不是赶紧保护顾知晓和密妃退入后宫,然后发令去调驻扎在京郊西山的健锐营,健锐营主将是刚刚从边军换防,是自己的故旧之交,早就联络好了万一有事,便可以大军进驻京城,只要能赶在那一万五龙烈营之前到达宫中,那还来得及。

  他腰刚一直,便接到了殿口侍卫的一个眼色——摄政王进入广场了!

  大仪殿前阶下广场明亮开阔,日光照上去浩大如水面,汉白玉反射出一片茫茫的白光,从遥远的视角看每个人脚底,都似乎氤氲如云端。

  殷志恕带着两名高手,一路看似自然实则审慎的行来。

  大仪殿地势偏高,他看不见殿上情景,一路仔细观察两侧的侍卫岗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最近的侍卫离他也有三丈之远,而这个距离,他身后这两位,便足够应付天下一切变故。

  他对他们很有信心。

  广场安然行过,长长的玉阶矗立眼前,每级阶梯都相向而立一对侍卫,这回侍卫的距离和他短了点,但是他也没怎么担心,这是大内亲军,属吕瑞直管,对这位小舅子的细心沉稳,他一直很满意,前不久还暗示了,要是西凉联合长宁对天盛开战,便派他为主帅,挣了军功便可以封他一个公侯爵位,朝中那些老酸儒也不好再说什么。

  他拾阶而上,前面是丙火后面是洛离,丙火低头看地面,洛离眼光收四方,这是顶级的杀手也是顶级的保护者,懂得在任何环境下维护住主人的人身安全。

  高天的风从殿顶掠下来,舒爽沁凉,殷志恕眯起眼,有点享受的抬起头。

  然后他就看见前方三丈外突然多了一个人。

  那人一身侍卫装扮,站在三丈外的阶梯上,挤眉弄眼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虽然这人看起来像个疯子,但是殷志恕宁可把他当作一个刺客,在看见那人出现的那一瞬间,他霍然暴退。

  一矮一瘦的丙火和洛离,已经行云流水般身形一错,各自将殷志恕护在中间,与此同时殷志恕探手入怀。

  台阶上那人突然一侧身,露出身后一个血迹斑斑的麻袋,他一把抓起那麻袋,抬手就对殷志恕三人掷了过来。

  “小心火药暗器!”丙火洛离反应极快的一声低喝,一人飞快护着殷志恕后退,另一人手指轻轻一点,偌大的麻袋便被远远的推了出去。

  麻袋在半空中一个旋转,突然脱落。

  落下的是一个人!

  或者说那是一具尸体——衣饰华贵,珠翠满头,下落时看不清脸,隐约间满脸的血洞一闪,十分可怖。

  那种下落的垂手垂脚姿态,像殷志恕这些会武的人都知道必然不是活人,心中一紧,洛离手掌伸出,五指奇长,快速一拂已经从尸体身上全部拂过,确定没有火药暗器,而丙火配合默契抢上一步,手掌立即凶猛的劈了上去,不想让这尸体挡住自己对敌的视线。

  台阶上那人哈哈一笑,单掌一劈,半空里涌起一股气流,将那尸体翻了个个儿,直冲殷志恕。

  “滚开!”洛离一声怒喝,手中黑光一闪掣出一对黑色的钩子,便要将那尸体一钩两段。

  “别——”蓦然一声喊撕心裂肺,竟然是殷志恕发出的。

  洛离一惊回首,便见殷志恕脸色惨白,直勾勾盯着半空中落向他的女子尸体,嘴角蠕动着,隐约间一个字,“阿……”

  丙火伸手去拨那尸体,殷志恕手一甩将他甩开,接着砰然一声,那尸体撞入殷志恕怀中。

  高处落下加上重力,殷志恕被撞得向后一栽,蹬蹬连退数步,他一低头,便看见怀中面目几乎完全不可辨的女子,一双唯一完好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

  殷志恕刹那间脸色不似人色,忽然手一推,要将那尸体推开。

  然而已经迟了。

  他被那尸体慑住心神,撞入怀中撞下阶梯,洛离丙火的注意力全部在前面那个抛尸刺客,已经没有人替他总控后方状况。

  他在这一瞬间乍逢绝大震惊,心神浮动,也失了方寸。

  只是这短短一霎。

  他退。

  脚跟触及最底下一级阶梯。

  “砰。”

  脚下的汉白玉石板突然爆裂翻开,一人裹一道华光如练冲地而起,半空中光眩如虹,一层淡青一层微白,无边无垠的铺展于天际,虹影里隐约有血色宝塔惊鸿一瞥,随即湮没。

  血色宝塔出现的那一瞬间,裹在光影里的那人,手中华光璨然一亮,如极光渡越刹那劈裂蒙昧空间,四面的风声忽紧,凶猛呼啸,呼啸声里,一溜深红血珠无声无息抹过,在那层淡青微白的底色中,鲜艳夺目,而那凤凰尾羽般的剑光竖劈之后,便是惊虹一般的横渡一抹,光芒乍亮又收,像苍穹刚刚睁眼厉光四射慑四海魂魄,一瞬之后安然阖目。

  惊艳一剑。

  阶梯上丙火洛离骇然回首。

  阶梯上满殿大臣闻声抢出,然后在殿端僵成木偶。

  阶梯上被围攻并负责吸引敌手的宁澄,眼底掠过淡淡佩服和妒意。

  阶梯上自宁澄抛尸开始就没反应过来的大内亲军侍卫,呆呆看着那剑光,无一例外眯起了眼睛。

  阶梯下摄政王怔怔的站在那里。

  阶梯下那尸体落在他脚下。

  阶梯下天水之青的少年,背对他淡定收剑。

  他从容随意的站在那里,不住的掸身上的灰——藏身阶梯之下足足一天,他耐得住,却讨厌那不断落下的灰。

  他终于将灰掸干净,慢吞吞走了过来,他经过一直站着的摄政王面前,大概嫌他挡路,很随意的推了推。

  只那么轻轻一推。

  一股血箭刹那冲上苍穹。

  自殷志恕咽喉喷出,向高天朗日射去,半空里血光笔直,一线跃天!

  那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口,却伤在人身最要紧的要害,薄薄窄窄一道豁口,便带走人所有的血液和生机。

  也带走了殿上群臣脸上所有的血色。

  所有人都失去呼吸,脑中一片空白的怔怔望着底下,不敢相信这样一幕竟然发生在自己眼前,甚至连这一幕到底代表什么,都反应不过来。

  血光激射里,殷志恕竟然还保持清醒,他微微睁开眼,在一片桃花扇般铺开的血色里,隔着如在云端的玉阶金殿,看见殿顶上神色漠然,抱着小小女孩的少年。

  看见他秋水濛濛的眸子,不被血色遮掩的平静而森凉。

  看见他身侧吕瑞,眼底震惊之后的喜悦。

  死亡之前人若有慧眼,看得见一切平日被蒙昧世事遮掩的真相,换得瞬间了悟。

  他微微眯了眯眼睛,在心底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总以为坐拥天下,却原来四面楚歌。

  随即他慢慢垂下眼,看着脚底那具尸体,她静静平躺,眸子里空无一物。

  这多年苦心筹谋,翻云覆雨,原来到头来什么都不曾落下。

  忽然想起很多年前,那时她还不是皇兄的妃子,在太尉府的花墙边,站在墙边的她仰脸对坐在墙上的他道:“明日我要进宫。”

  他坐在墙上,折断了一支杏花,用断裂的茬口指着她,一字字的道:“你可以和他睡在一起,但必须最后死在我身边。”

  当年激愤之下无心之言,到头来才知不过是命运早已画押的谶语。

  他嘴角,撇出一抹似讥嘲似冷淡的笑意。

  轻轻的。

  在一生的最后。

  说完了刚才未能说完的那个字。

  “……阮。”

  ==

  风从殿顶过,旋舞至底阶,沾染一身淡淡血腥气,再飘过寂静无声的广场。

  阶梯下,一代权倾天下的摄政王,静静的躺在同样权倾后宫的女子身边。

  正如凤知微所说,大人物那也是一条命,只要你敢杀,真正死起来也很容易。

  这唯一的,他不能带上千军万马的一小段路,是凤知微算计已久的死亡之路。

  因为大仪殿前每隔六个时辰便要换防,由摄政王的亲卫和大内亲军交替守卫,每日换防前每个角落都会被仔细搜索过,每块石板都会被敲过,而摄政王但凡这种需要他单身上殿的情形,必然会先令自己的亲卫搜索布防,所以要想埋伏殿下,必须在昨日换防之后,今日换防之前,一旦藏身阶下,便不能有任何动作,毕竟摄政王党羽众多,一旦有人发现,计划便全无作用。

  而长达六个时辰维持着缩骨藏身,普天之下能做到的,寥寥无几,顾南衣自然是其中之一。

  他本就有天下第一的耐性,当年把自己埋在雪堆里练功能把自己快憋死,六个时辰当然不在话下。

  吕瑞向凤知微询问顾南衣下落时,他早已趁昨夜换防搜索过后潜入阶下,凤知微怕吕瑞知道后控制不住情绪,会在经过那阶梯前神色有异被人发现,所以干脆连他也瞒着。

  这一场袭杀,看似容易,出动的却全是天下顶级人物,无论实力武力都到了巅峰,数方强横势力介入其中,任什么人,在这般群起围杀里应外合明枪暗箭的算计下,想要不死,都不太容易。

  吕瑞看着阶下摄政王尸体,半晌抖着手,抹了一把冷汗。

  身后有人惶然的问:“大司马……这……这……”

  是摄政王手下九城兵马司指挥使。

  吕瑞缓缓回首,看着他,突然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对方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他这笑容的意思,吕瑞的手,突然在半空重重的落了下去。

  “啊!”

  刀出刀收,血光迸射,几声惨呼炸响寂静的大殿。

  众臣惶然回首,便看见原先被刀剑顶着的摄政王党羽,除了吕瑞和几个文官,所有掌握一定兵权的武官,刹那间全部尸横就地。

  百官震慑无声,凤知微唇角一抹淡淡笑意——杀了摄政王,老吕的决断和胆气,终于来了。

  她扬起头,抱紧手中的顾知晓,两人什么都不看,只专注的看着阶下。

  那里,顾南衣慢条斯理经过打得正欢的宁澄身边,顺手撕下他一截衣襟,一边擦着自己的剑,一边向她们走来。

  ==

  西凉皇裔之争,来得突然,结束得也雷厉风行。

  当然这也得归功于吕瑞长久的准备,不得不说他潜伏得很好——兄弟卖你,永远比敌人卖你更容易。

  如果没有他长久的势力经营,没有他隐忍伪装获得了殷志恕的信任,没有他掌控了一部分宫禁,事变当日,凤知微不能那么容易在宫中出入,宁澄也不能在大仪殿前砸尸而不被数千大内亲军围攻。

  擒贼擒王,摄政王一倒,党羽当殿除去大半,一万五龙烈营士兵本已到了永康门外,当即打道回府。

  吕瑞既然动念要杀摄政王,自然对善后的事情做了完足的准备,他忙忙碌碌整顿朝务搜索摄政王党羽收归兵权官员分类甄别清洗……一大堆的事儿,凤知微也不去管,让他去折腾,她只要保护好知晓就够了。

  在她看来,知晓这个西凉女皇要想安稳坐上,绝不是往龙座上一坐就能行的,首先她是女孩,已经有一部分循规蹈矩的老臣提出异议,指出西凉没有女子继承皇位的先例,但知晓作为西凉唯一皇裔,皇位她不坐却也没人有资格坐,那就必须修改西凉皇族关于继承这一章的礼法——作为天盛礼部尚书,凤知微清楚,修改关乎皇族承继的重大例法向来是一件最磨时间的事情,一堆快要成老古董的老头子开会,商讨,辩论,无果,再开会,商讨,辩论……不开上半年,是不会有结果的。

  在知晓正式登基之前,她可不敢就这么把她撒手给吕瑞和密妃。

  凤知微左思右想,干脆留了下来,先是传信给等在边境的姚扬宇淳于猛等人,表示自己曾被大越杀手掳走,受了点伤,不宜长途奔波,请求让其余使节先归国,自己原地养伤待伤愈后再回国云云,她特意将自己被掳后回来的时辰向后挪了挪,错开到摄政王被杀之后,姚扬宇将信传回去,天盛帝果然同意她暂缓归国,她便悠哉悠哉的呆了下来。

  关于她的义女最后成为西凉皇裔一事,凤知微知道这事必然瞒不过天盛帝,干脆自己仔细斟酌了,将这来龙去脉,拣能说的说了,写了密折递上朝廷,没多久天盛帝批复,语气倒是很慈和,并无不满之意,对这个戏剧性的结果表示了乐见其成,并表示可以借助这一层关系督促两国修好,老皇帝对她诸多嘉奖之词,也赏了不少灵药珍品,却没有给她升官进爵,凤知微猜测,一方面是皇帝对她和顾知晓的关系多了一层担忧,不想再提高她的地位,另一方面皇帝还想用她——天盛惯例,一旦升为国公,便不可以在朝再领实职,得回家养老去。

  所以这个结果倒让她松了口气,看样子皇帝暂时还想继续用她,也不知道这其中,宁弈有做什么动作没有。

  她便在西凉暂时做起了客卿,趁着还没登基,经常把未来的女皇卷出去,打打猎划划船,赫连大王亲手做了一柄小猎弓,没事陪着他家活佛射兔子,按照魏知家的惯例,这弓必然也是淬毒的。

  一个月后,修改礼法刚刚进入第一轮投票环节的时候,赫连铮接到牡丹大妃的信,勒令吉狗儿必须立刻现在马上速度给她滚回去,冬天快要到了,草原需要他这个大王回归安排一系列储粮及备冬事宜,赫连大王天不怕地不怕,只怕两个女人,他妈和他大妃,当即就给他妈拽着他大妃踢着,挥泪回草原了。

  走的那天天气正好转寒,龙江驿一片萧瑟,顾少爷抱着顾知晓来送,后面一长串的护卫,赫连铮不管顾知晓的抗拒和顾少爷的不满,抱住她狠狠啃了一口,完了抹抹嘴长叹道:“得抓紧机会了啊,抱一次少一次咯。”

  顾知晓小脚踢在他肚子上,缩回她爹怀里去了,赫连铮哈哈一笑,拽了凤知微道:“你送我。”

  两人在树林里慢慢行走,四面没有人,别说七彪避了出去,连顾南衣都没有跟来,似乎知道赫连铮远居草原,来一趟不容易,便成全这相送的独处和清静。

  树林地上铺了厚厚一层落叶,人踩上去簌簌有声,西下的夕阳斜斜挂在树梢,照得赫连铮眉目朗烈,凤知微踮起脚,亲手替赫连铮束好披风束带,笑道:“巴巴的跑了大老远的,就这么回去了,你也不怕麻烦。”

  赫连铮看着她,原本一句“只要能见到你便一点也不麻烦”到了嘴边又缩了回去,总觉得那是调笑,玩笑着说,她玩笑着回,而他突然不想就这么玩笑着到底,每说着一句真心话,却因为那些故作笑意的包裹,都落得戏谑的结局。

  他突然伸出手,轻轻包住了凤知微的手。

  一瞬间他感觉到指掌间的手似乎僵了僵,随即柔软下来,像一只受惊后又平静下来的鸽子,在他的掌心里无声温柔。

  他心底也泛上一层淡淡的温柔,看着那女子云遮雾罩的眼神,轻轻道:“知微……”

  凤知微没有动,抬眼看他。

  “你累不累?”赫连铮真的要说什么,从来也不会犹豫,“我总觉得你很累……跟我回草原,让我一生保护你,可好?”

  四面突然沉静了下来,听得见远处顾知晓的猫头鹰小七咕咕的低叫声。

  半晌凤知微深吸一口气,抬眼正视着赫连铮,轻轻道:“赫连,这话我真欢喜……可是,不能。”

  她也是第一次这么直接的应对赫连铮,赫连铮望着她,并没有失望之色,他努力过,在努力着,结果如何,并不重要。

  只要她好。

  “那你答应我,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你需要,就召唤我。”赫连铮始终没有放开她的手,“不要像西凉这次一样,怕连累草原而撇开我。”

  “那你也答应我,王帐里的十位美人,早日凑满。”凤知微很自然的抽出自己的手,将刚才没系好的披风系带给他系紧。

  她微微垂着头,雪白的手指轻巧的穿过紫金色的系带,从赫连铮的角度,看得见她浓密的睫毛,在风中微微颤着。

  他定定凝视着,嘴角弯起一抹笑容,开阔明朗,而又隐藏几分凄凉。

  他说:

  “好。”

  ==

  赫连铮走时的背影,踏碎了初冬的一地落叶,没多久,落叶上便积了一层薄雪——这一年的西凉,神奇的落了一场雪。

  地处南疆的西凉是很难下雪的,朝野上下一片喜庆,说圣主降临天降祥瑞云云,连草席子都盖不住的一点薄雪,居然也煞有介事的举办了隆重的赏雪宴踏雪会等等,那雪一赏就化一踏就没,难得那些文人骚客还能对着那摊泥浆水大发诗兴,席间做赏雪诗一百八十首,统统给顾少爷拿去点了火炉。

  顾少爷并没有住在宫里,他在皇宫附近买了宅子每天进宫,密妃最初似乎表示过一定的不满,但在凤知微某夜命人将她宫室里所有凳子都插满刀之后,她就没有再表示过对此事的不赞成态度。

  凤知微很了解密妃这种人,她活下来不容易,所以以后会活得更精心,谁的命也不会有她自己的重要,凤知微便用那种江湖泼皮一般的手段告诉她——你尽管使手段作梗,但是我这边有一点闪失,我都和你不死不休。

  相信密妃想清楚之后,不会再为难顾少爷,毕竟她们要维护的对象,是同一个人。

  那年大年夜,宗宸风尘仆仆赶到,看见凤知微想埋怨,但是看看巍巍皇城,又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当晚年夜饭,原本凤知微想成全那对母女,让她们第一次一起过个年的,谁知到了晚上顾知晓派人接她和顾少爷宗宸进宫,宫门开启,顾知晓披着个长及脚背的小披风,裹成一团在寒风中等她们。

  巨大的宫门拉开一片苍白的空旷,那孩子的影子立在当中,缩成小小的一团,凤知微遥遥看着,忽觉心中一酸。

  顾少爷已经快步过去,将她揽在了怀里。

  他抱住女儿,在宫门前回身,遥遥看着凤知微,凤知微扶住宫门,抿抿唇,对他露出一个了解的笑容。

  顾少爷垂下眼,一言不发的抱着顾知晓慢慢往宫内走。

  三人的身影在白石地面上拉开长长的倒影,四面的宫墙,无声的巍巍罩下来。

  那一夜四人围坐过年,密妃竟然知趣的没有打扰,因为顾知晓还没正式登基,也没有什么庆典,投票已经到了最后一轮环节,吕瑞已经在筹措正月登基。

  顾知晓早已困了,却坚持要守岁,四人围着炉火默默的吃年夜饭,子时正的时候,困意朦胧的顾知晓一把抱住了顾少爷,低低道:“你答应陪着我。”

  顾南衣轻轻拍着她,却在看凤知微,凤知微掉开眼光,抿着唇,半晌才勉强笑道:“爹爹会陪着你。”

  顾南衣突然伸手,抓住了默立一边的宗宸,道:“保护好她。”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拿命。”

  再想了想,觉得这话似乎有点过分,又补充了一句:“我会补给你。”

  他这话的意思是说,既然要求宗宸拿命来护凤知微,假如有一日真的害宗宸丢了性命,他也会以命补偿。

  凤知微咳嗽一声,勉强笑道:“大过年的,这是在说什么呢,咱们都要好好的。”

  她逃也似的站起来,拉着宗宸进了房,道:“就等你来给我拔毒呢。”

  晋思羽下的蛊毒,每年除夕必须要有解药,但是经过赫连铮找到蛊源,宗宸研究了大半年,又根据凤知微体内那股遇强越强的奇特内力,找到了不需要晋思羽解药的好办法,就是在每年蛊毒将发之时,利用毒发那一刻,金针渡穴,可以一层层拔去那毒,并助凤知微真力更上层楼,之前宗宸一直用药物替凤知微打底,为的就是这一天可以替凤知微拔毒,一次是拔不尽的,按计划,大约三年可除清。

  这也是凤知微没有要晋思羽解药的原因,她的身体已经为这种拔毒方式做好准备,要了晋思羽的解药,反而打乱了宗宸的安排,她宁可在宗宸手底冒险,也不要终生做他人傀儡。

  这一夜顾少爷守在房门前寸步不离,他知道这种拔毒一定痛苦而危险,随时等着为凤知微护法,然而那间房内却静悄悄毫无声息,天快亮的时候,他踩听见一句低低的对话,是宗宸发问:“……为什么要选这个方式,拿晋思羽的解药,你会好受很多。”

  室内一片寂静,顾南衣将脸贴在门板上,安安静静的等,很久之后,才听见凤知微疲倦的声音。

  “因为这样我可以更强,他便不必再为我挂心。”

  一句对话后,室内恢复静默,隐约听见凤知微低低咳嗽,顾南衣的脸,一直轻轻贴着门板,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一样,只有掠过他面纱的风,才能看见,他长长的眼睫底,笼着一层淡淡的雾气。

  ==

  延祚四年正月初十,西凉朝廷在大司马主持下,修改皇室承继律法,确定女性可以继承皇位,正月十五,西凉女皇殷知晓继位,改元光朔,是年,为光朔元年。

  正月二十五,天盛使臣魏知回国,女皇携满朝文武亲自相送,十里长亭人潮簇簇,潇洒倜傥的天盛魏侯揖让自如含笑若春风,然而她的眼神,一直都在人群里搜索,直至放空。

  和她朝夕相处近四年,一朝离别的那个人,没有来。

  将一丝落寞掩在眼底,凤知微拨马而行,龙江驿的春风如此柔软,心却在瞬间荒凉。

  身后熙熙攘攘相送的人群渐渐远去,前路悠长而无垠的铺开眼前,凤知微抖起缰绳欲待放马,将西凉锦城快速抛至身后,却突然若有灵犀,侧回首看向远处树林。

  那里,遥遥林端,日光之底,有人在细细枝头默然伫立,身姿轻盈似可随风卷入云霄,天水之青的衣袂,在风中悠悠如清澈流水。

  凤知微一阵恍惚,仿佛突然看见那年青溟书院门口,默然伫立的少年。

  一眨眼沧海桑田,昔年玉雕,终于鲜活圆润,活在了属于他的天地。

  凤知微轻轻笑了起来,笑出了眼角一丝朦胧的水汽。

  在那样的晶莹里,她看不清遥遥树端一瞬不瞬凝视她的男子,却依稀看见日光下,他掀起一角面纱,慢慢开口。

  一个短暂而坚定的口型。

  他说:

  “等你。”

  ==

  过西凉五郡,自天凤寨再过,半个月后,凤知微的队伍,终于到了西凉和天盛交界的天水关渭河。

  河对面隐隐有军队来往,铁甲闪着凛冽的寒光,看起来分外森严,凤知微浅浅一笑,心想八成华琼等自己等急了。

  她刚刚在渭河边站下,正准备登上西凉那边为自己准备的舟船,对面一艘不大不小的船,已经悠悠的驶近。

  船极精致,船舱四面垂淡色锦幄,她正在想华琼什么时候走这种低调而又奢华的路线了,突有一人,含笑掀帘而出。

  凤知微一抬头,怔住了。

  那人不急不慢的行来,姿态从容,浓丽的春光,都似因这从容而亮了亮,他在船头微微俯下身,先是仔仔细细看她一眼,随即一声叹息,伸出手,温存的去牵她。

  “我明明去信说要接你,你怎么就忍心让我等这么久?”

  凤知微半仰着脸,认真凝视着他,半晌,笑了。

  ==

  (第三卷完)

  ------题外话------

  好歹某人露脸了是不?看见希望了是不?下卷是凰权最后一卷,男女主主场,当然南衣的戏份也没完,有些等着某些情节的亲们,你们可以开始准备骚动鸟。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