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三十八章 夜谈

  顾南衣说了第一个字以后,似乎也就终于平静下来,神情语气,都顺畅了许多。

  他本就是个极坚执的人,幼时为练武突破关隘可以把自己埋在雪堆里三天三夜险些致死,应诺终生保护凤知微便永不更移,只要下定一个决心,他便从无做不到。

  今天的这番话,他觉得其艰难程度和幼时那次练武险死也差不多。

  “晓晓,”他像对大人一样,按着女儿的肩头,按照凤知微教的,谈话应该看着对方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顾知晓,“爹爹需要你有很大的自由。”

  顾知晓也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眼神清亮,“自由,爹爹给。”

  “不,”顾南衣经过凤知微的言传身教,如今对于交谈这个事儿,已经有了一来一往的水准,“爹爹给不了。”

  顾知晓偏头看他,眼神疑问。

  顾南衣却在认真的思考“劝说”这个事儿应该怎么开展,他身边有个天下最能言善辩心思机巧的凤知微,他却始终没能学会人间机诈,想了半天干脆放弃,很直接的道:“爹爹需要你能够掌握很多人的生死,掌握更大的权力,别人没法再留住你,你却可以留住任何人,这才叫自由。”

  “不。”顾知晓立即摇头,“没有别人,没有别人。”

  她偏头抱住顾南衣的脖子,把小小的脸贴在他颈项上,眯着眼睛道:“爹爹带我回去。”

  顾南衣想要拉开她好好说话,顾知晓却不依,小手缠得死紧,顾南衣拉她的手在半空中顿了顿,缓缓沉在了她的背上,轻轻抚着女儿顺滑乌黑的头发,想了一会儿,也偏头过去,凑在她耳边。

  他今天的动作都很温柔,小心翼翼像对着瓷器,附耳过去的姿态近乎亲昵,说出的话却近乎绝情,“你不要掌控别人,爹爹便,不要你。”

  顾知晓霍然把头一抬,盯着她爹,呆了。

  顾南衣却已经扭开脸,不看她,难得把话说那么快,“你答应过我,或者用命去护你姨,或者离开我,现在我不要你的命,我要你答应我,留下来,以后听我的一切决定。”

  顾知晓怔怔的看着他,似乎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段话的意思,然而她毕竟是个极其聪明的孩子,半晌低低的问:“留下来,掌握别人?”

  “对。”

  “可我只想要爹爹。”顾知晓眼底泛上泪光,一晃一晃,坠在眼角。

  “你做到,爹爹才是爹爹。”顾南衣看着女儿,用目光一遍遍摩挲着她脸上近乎茫然的神情,似乎想用那样的目光,把那小脸上第一次因为人生疼痛而泛起的皱褶抚平。

  他却不知道,自己的目光,也是泛着疼痛的,叠加上去,不过是两个人的疼痛而已。

  眼前的小小女孩,不是他的骨血,却胜似骨血,是从婴儿时便由他亲手抱在怀里,亲手抚养长至三岁的女儿,他比天下所有父亲都不像父亲,因为那孩子的吃喝拉撒睡,一切繁琐事务都由他自己亲手打理,他比天下所有父亲都更配做父亲,没有任何一位父亲,能这样毫无巨细的参与了孩子成长的全过程。

  他一生的坚执温暖,只给了两个女人,谁都是他的血他的命,谁都让他觉得割舍便是天崩地裂便是永不完满便是失去一切,便是想起便觉得痛到彻骨,他不曾想,也不愿想,以为这一生可以在这两个人身边长长久久的呆下去,然而事到临头,他不得不做选择。

  他选择亲手撕裂。

  将那依存他长大,须臾不曾离开他身边的孩子,放逐至遥远的他国。

  推她于四面不靠龙椅,孤家寡人。

  只是这么一想,心便立即空了一块,细细密密的疼痛泛上来,痛至蚀骨,他在此刻,终于明白了那年大雪,凤知微扶棺自宫门出,看见宫门前等候着的他的时候,眼底那悲凉彻骨的神情。

  那叫绝望,永堕深水。

  这般滋味,比永夜还寒冷深长。

  正如他此刻看着顾知晓的眼睛,小小孩子,眼底泛上的居然也是那样的疼痛,为一贯宠溺她的父亲,第一次的威胁和绝情。

  顾南衣掉开目光,痴痴看池水里半残的荷叶。

  他疼痛,却不悔,只要能对凤知微有利,没什么值得后悔。

  在凤知微身边久了,他渐渐觉得,自己对她的帮助,其实并不是她最需要的,组织再强大,终究只能保护她的人身安全,对于她内心深处宏大而磅礴的愿望,组织的力量还不够,而他自己,不如宗宸医术治人,不如知微智绝天下,一身强绝武功,不过在她遇上刀枪之时帮她拨开,而她遇见的更多的险,却是来自于天下朝局里那些波谲云诡的阴谋和陷害,他看着那些欲来的山雨沉潜的雷云,却完全的无能为力,那种无力感,很久以前便深植在心,只是在偶一想起时,便不住安慰自己——她还需要我,我能保护她。

  然而到得如今,当凤知微自身武功也足以自保,当她强绝智慧足够她应付一切险厄,当她地位日高出入护卫三千,已经无需担忧自身安危的时候,他便觉得,自己的存在和力量,如此单薄。

  他甘于一生只做她一个单纯的护卫,却不甘于自己不能帮助她更多。

  如今,当他终于能为她做些什么,却还要她因为他而自愿放弃,他不能接受。

  知微。

  我曾以为分离便是崩毁,然而事到临头,才发觉有时候分离也是成全。

  就此割舍我的骨血,我的亲人,成全你当初那日,最广大最艰难的那个誓言。

  他微微抿紧唇,将女儿抱回膝头,脸贴着顾知晓的后脑勺,细细嗅她带着奶香的发。

  一直处于茫然状态的顾知晓,被这一抱终于回神,霍然扭头,一滴眼泪飞洒在他脸上,她也不擦,直着眼睛瞪着顾南衣,尖声道:“你不要我了!你留我一个人!”

  两行泪水从眼角无声无息泻落,反射着粼粼微光。

  “不。”顾南衣用手指给她拭去泪水,“爹爹陪着你。”

  “真的?”顾知晓一眨眼,眼泪便啪啪的掉,但眼睛里已经冒出喜色,“不走?”

  顾南衣犹豫了一下,道:“你太小,爹爹要陪你。”

  “那我们是要留在西凉吗?”顾知晓神情急切,“多久?一个月?一年?”她瞪着眼睛,掰着指头,说到一年的时候,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也不知道多久。”顾南衣抱着她,轻轻的晃着她小小的身子,“晓晓,爹爹是你姨的,爹爹要先在这里陪着你,等你姨。”

  “姨要丢下你了吗?”顾知晓给他晃得有点困,口齿开始不清楚,“你跟着啊,带我一起跟着。”

  “是爹爹要丢下你姨了。”顾南衣淡淡的道,“爹爹要陪你。”

  顾知晓狐疑的抬头看他,眼里有种“难道我终于比姨要紧了?”的惊异和惊喜神情。

  “你姨给了我们很多,你是她救的,也是她养大的。”顾南衣将她被泪水浸湿的一缕乱发拨开,“爹爹要为她做点事,你要帮爹爹。”

  顾知晓沉默了一阵子,点点头。

  “你陪着我,我们就在这里。”

  顾南衣抚着她的脸,慢慢的道:

  “好。”

  最后两句短暂的对话之后,父女俩不再说话,顾知晓困倦的闭上眼睛,眼角里沁出一点未流尽的泪,顾南衣久久的凝视着女儿的脸,半晌,俯下身,将自己的脸,缓缓贴在她泪痕未干的颊上。

  他的面纱沉沉落下,遮住了两人的脸,没人知道贴近的这一刻,他脸上是什么神情。

  月色冷冷的照过来,相拥的父女沉静如雕塑,衣色在月色下一片浅浅的白,倒影却合二为一成黑色的石,在泛着冷光的鹅卵石路上,绵绵长长的拉开去。

  风在此刻吹起,如此旷凉。

  ==

  旷凉的风,吹散那对相依至今的父女,一生里最重要最契合命运的一次谈话。

  旷凉的风,吹过重重假山,吹不散眼角无声的汹涌的泪。

  凤知微肩抵着假山,微微的低着头,她抵住假山的力道如此之重,让人担心她是不是会把假山挤倒或者把自己的肩膀挤碎,以至于肩头重重染了一层青苔的淡绿色,洇染在青色锦袍上,似较浓的一块泪痕。

  她微微低着头,脸半偏在一丛灌木后,没有谁能第一眼看见她的脸,唯有此刻的月色知道,那一角脸颊上,泪水无声恣肆的流,像汹涌的泉水,倒映了这一刻冷月天光。

  自那年宁安宫后,凤知微第一次如此流泪。

  历草原之乱,战争之险,被俘之惊,朝局之陷,她自长熙十三年的雪后走到如今,遇见多少该落泪的事,却从未流泪,曾几何时她以为,想必这一生的泪,都在那年宁安宫母亲榻前,当着天盛帝的面,那般虚假而又真实的,流尽了。

  然而今天,她才知道,有另一种疼痛,如小刀,刻入骨髓,将这身凝了冰的血与髓,都化作滔滔泪水,不绝。

  这一生这一次别人的谈话,字字平淡而字字惊心,字字听在耳里,像谁的手指狠狠掏挖了颤动不休的心,在那样翻涌的疼痛里满身灼热而又冰凉,以至于她僵在假山后,那般历经风浪满身机关的人,也失去了一切语言和行动的能力。

  她只能流泪,在假山后,冷月中,不敢将一声哽咽惊破这一刻沉重而决然的撕裂。

  真正的撼动并非来自危险与磨折,而是他人给予的不可抵挡的拳拳心意。

  十八年有多寒苦艰难,此刻便有多疼痛温暖,曾以为这一生凝了冰结了雪永不可化冻,到了今日她却感激自己还是来过这一遭。

  月色不分疆域,照在假山两侧,此处是抵肩默默流泪的她,彼处是相拥安静如沉睡的父女。

  一处心思,两处孤凉。

  良久之后,一片寂静中凤知微听见池边有点动静,慢慢探头,看见顾南衣将睡着的顾知晓抱起,离开池水,交给了远处一直等候的宫女。

  凉亭边等候的宫女很多,看来吕瑞早已对顾知晓的身份有了确定,在宫中不动声色的给她加派了保护力量。

  顾南衣将女儿交给宫女,宫女来接的时候,他的手顿了顿,却依旧决然的交了过去,凤知微转过头,闭上眼睛。

  等她再睁开眼时,眼睛里已经没有泪水,对着池水匆匆洗了脸,用了点脂粉遮去微微红肿的眼角,当她若无其事转出假山迎上去时,脸上看来一切如常。

  她带着笑迎上顾南衣的目光,第一次感谢他那永不取下的面纱——如果此刻她看见他的眼睛,她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当面落泪。

  “去哪转悠了?”她的语气平静如常。

  顾南衣似乎仔细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半偏开脸,也还是那个没有起伏的声调:“陪知晓玩了一会。”

  他什么时候也会说这么半真半假最不可分辨的谎言了?凤知微想笑,却更想哭,微微扬起脸,“嗯”了一声道:“她可好?”

  “很好。”

  两人都不提将知晓接回去的话,并肩慢慢走着,鹅卵石小径上拉开长长的影子,他的影子,沉厚的覆盖住她的。

  半卷的残荷叶上有露珠悄然泻下,声音细微却惊心。

  半晌顾南衣突然道:“我有本秘笈,等下给你,你练练。”

  凤知微沉默了一下。

  顾南衣有点疑惑的偏头看她。

  “好。”

  最后两句短暂的对话之后,两人也不再说话,一路沉默的走下去,花园里小径弯弯曲曲,似乎要无边无垠的周折不尽,而彼此的影子,却已经抵达路的尽头。

  ==

  陛见赐宴之后,似乎很安静了一段日子,这段空闲时间果然被顾南衣拿来督促凤知微练功,他一反往日点拨她练武时的散漫和随意,显得严厉而心急,很多时候近乎逼迫式的教,三日能练成的一招他要求必须半日,半日还嫌长,手里居然还抓个小鞭子似乎很想随时抽凤知微一顿,凤知微其实是没有那么多时间练武的,她身居高位百事缠身,哪能这样从早到晚的练,可她也一句反对都没有,推掉所有应酬,除了每日写几封信召见几个人,有点神秘的安排了一些事务,其余时间都专心和顾南衣泡在内院,鸡鸣既起,三更方歇,很多时候精疲力尽,恨不得爬了回去,在顾南衣面前勉强支撑着走回自己的屋子,门一关她就是真的爬上床的。

  饶是如此她也不曾说过一句苦,少爷教什么她学什么,唯一反对的就是顾南衣要灌输自己内力给她或者想打通她全身经脉,逢着他有这种想法她便毅然以罢学相威胁,顾南衣只得作罢,凤知微又命跟来的暗中护卫把守好自己的门户,别人靠近问题不大,坚决不给顾南衣靠近,以免自己晚上睡觉困倦太过,被顾南衣爬进来耗费自己真力给她打通经脉。

  到了第七天头上,顾南衣终于没有拿出新东西来教凤知微,好歹囫囵吞枣的学完了他的课程,余下的不过是自己练习提高,凤知微松了口气,刚想找人给自己松松筋骨或者上床睡上一天,又接到吕瑞请柬,邀她南苑皇家园林狩猎。

  这已经是最近几天来的第三次邀请了,凤知微没法再推辞下去,只得乘车赴约,顾南衣却没有跟过去,只安排了手下暗卫好好保护,凤知微也没有对此表示异议,两人自那夜之后,都显得平静而安然。

  西凉御苑在锦城西侧,出城七里的一处偌大的林场,凤知微到的时候,吕瑞已经在等候,看见她笑道:“魏侯可真难请,竟然三邀而不至,今儿帖子上要不是署了摄政王的名,只怕还是请不动魏侯大驾。”

  凤知微怔了怔,她倒没注意帖子上到底是署的谁的名,只是认得吕瑞的管事,还以为是吕瑞相邀,连忙道歉几句,又问:“王爷呢?”

  “王爷寿辰在即,正忙得厉害。”吕瑞笑道,“却不敢怠慢远客,着我在御苑好好陪陪魏侯。”

  凤知微心想寿辰这事也未必需要摄政王事事忙碌,忙着和晋思羽路之彦接触才对吧,以目前晋思羽路之彦势力范围,加上西凉,正好将天盛闽南包围其中,而闽南前不久刚经历了一场内乱,元气未复,确实是个趁火打劫的好对象,完事了便可瓜分闽南各取所需,当然摄政王也有可能想和天盛结盟,却至今没有动静,就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打算了。

  那边吕瑞已经着人牵了马来,笑指比较偏僻的西边道:“那边听说有不少异兽,咱们不妨打了些玩玩。”

  凤知微一笑应诺,一踢马腹,两人胯下都是好马,射箭似飙了出去,护卫们追之不及,被远远拉开距离。

  进了林子,吕瑞才一勒马,斜眼睨着凤知微笑道:“魏侯上次不告而别,可真是有失风度。”

  “大司马以刀阵对佳客,我看倒是有失风范在先。”

  吕瑞一笑如闺秀般姣好,淡淡道:“佳客?只怕此刻佳客,下一刻便是阶下囚呢。”

  “哦?”凤知微挑起一边眉毛。

  “大越和长宁来使都在锦城,想必魏侯也知道。”吕瑞唇角一抹讥诮笑意,“也不知是魏侯人缘太差还是怎的,据说如今大越和长宁方面,都和摄政王有所接触,各自提出结盟要求,诸般条款,对我西凉十分有利,唯一的要求,就是留下魏侯你的命。”

  他微笑扬鞭看着凤知微,啧啧赞叹道:“一命可倾一国之利,魏侯真乃能人也。”

  “真是在下的荣幸。”凤知微笑道,“摄政王下定决心了么?”

  “我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你?”吕瑞打了个呵欠,小白脸泛上一股憔悴的暗青,看起来好像几天没睡,“就凭你对我的拒绝?”

  “大司马心胸忒小。”凤知微马鞭敲着笼头,扬眉笑道,“你我都算政客,最应该明白,这世上的事,万万没有一问即应的道理,不是么?”

  “那现在魏侯打算如何应呢?”吕瑞眼睛一亮,立刻道,“在下万事俱备,可一直等着魏侯的东风呢!”

  “哦?”

  “在下身为先帝最重视的辅政大臣,当初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多年势力也岂是殷志恕可以小觑?”吕瑞笑得嘲讽,“当初三大辅政之臣,如今虽只剩下我一个,但正因为我厚颜活着,先朝老臣多得保全,这些年苦心经营,别的不说,在这皇城之内,出其不意困住殷志恕取其性命,想来不是难事,但出师必须有名,我手中没有皇权正统的凭证,便不能得到朝中诸多老臣的相助,而这凭证,望魏侯有以赐我。”

  “大司马说了那许多,在下却听出把握其实不大。”凤知微望着远处皇城一角,悠悠笑道,“要倒摄政王,还得出其不意,又得在皇城之内,很明显,一旦给他出了皇城,便是你扶持的是皇权正统,也必不能顺利登位,不是么?”

  吕瑞默然,半晌才道:“摄政王掌控大部分军权是事实,但是他最大的缺陷在于,他明我暗,他的势力我了如指掌甚至可以部分调动,我的心思他却始终不知,他做梦也想不到,倚为臂助的大司马另怀心思,仅凭这一点,殷志恕必败。”

  “摄政王能登如此高位,也算一代雄才,王者多疑,顾盼左右多不可信,大司马何以认定,摄政王当真对你的心思毫无察觉?”

  吕瑞又沉默了一下,凤知微也不再问,一笑挽弓试射前方一头急窜而过的鹿,弦满将射那一霎,忽听吕瑞道:“我自幼相依为命的唯一亲姊,是王爷的正妃。”

  凤知微手一颤,箭射出便失了准头,夺的一声射在那鹿尾上,惊得那鹿滴血逃窜而去,凤知微叹一声“可惜”,收了弓,回头注视着吕瑞。

  大司马还是摄政王唯一小舅子的事,她还确实不知道,似乎所有人都淡化了这一层关系,更愿意将摄政王和大司马的情谊,归为惺惺相惜的主臣之交,如今吕瑞说出来,她终于难免那一霎震惊——既然还有这么不可分割的亲属关系,吕瑞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看着吕瑞姣好如女子的清秀容颜,她终于没有问出心中那句话,半晌道:“在下作为他国来使,不方便涉入贵国政务,但今日在下可以搁给大司马一句话——只要大司马最后能将事情做成,知晓的身世,我自有办法给你证明。”

  “有这一句便成!”吕瑞喜动颜色,“事成之后,魏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开放口岸,通商互市,以及将来万一长宁藩谋逆,我国也可出兵予以钳制。”

  “那是将来的事了。”凤知微笑得意味深长,“大司马准备何时动手?”

  “殷志恕平日除上朝理事,一向深居简出,身边随时有三千铁卫,等闲人不能靠近十丈之内,他甚至在自己府内就寝,都不定居所以免为人所趁,”吕瑞道,“只有几个有限的日子,他会有单独出现的机会,元旦除夕以及他自己和陛下寿辰。”

  “七日后便是摄政王寿辰,大半个月后便是贵国陛下寿辰,短则数天长则大半月。”凤知微笑道,“在下静候大司马佳音。”

  “在下也静候魏侯佳音。”吕瑞下巴往北方挑了挑,道,“有些人心思蠢蠢欲动,魏侯还是早作打算的好。”

  凤知微一笑,突然道:“咦,我刚才射的那只鹿又窜过去了!这次可饶不得它!”说着一拍马便追了过去。

  她利落的背影消失在莽莽绿林中,吕瑞望着她消失的方向,眼底露出微微困惑之色,随即转向另一个方向。

  有人无声的从四周闪出来,恭谨的等他的命令。

  吕瑞驻马不前,沉默不语,遥遥望着皇城的方向。

  四面属下寂静无声,无人催促或惊扰。

  良久吕瑞一扬鞭,马鞭在半空中漾开淡淡的黑色光影,清脆的响鞭声里,他道:“杀王计划——开始。”

  ==

  凤知微一旦策马出了吕瑞视野,立即放弃追逐那只鹿,手指一错打了个暗号,不多时有灰衣人出现在她身侧。

  “从现在开始,调集在闽南的所有人手,”凤知微匆匆道,“给我想办法拦截封查所有过境文书,锦城这边八百里加急发出去的要查一遍,闽南边境那边再查一遍,注意文书内容,有任何可疑处随时报我!”

  “是!”

  “我要你们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摄政王幼子被保护得很好,我们很难让大越使节和摄政王府的人碰上,不过我们已经有人在摄政王妃常去的珈蓝寺做了工夫,王妃明日会去珈蓝寺烧香,我们有办法会让他们冲突上。”

  “和我同时出发,前往大越的那批人,现在如何?”

  “已经遵照命令潜入大越,随时可以听您指令行事。”

  “那就让他们干吧。”

  “是!”

  灰衣人领命匆匆而去,凤知微马鞭敲着手心闭目思索,摄政王的心思,其实她心中一直清楚,什么要和天盛结盟,都是假的,两国宿仇在那里,天盛帝又不是度量宽宏之主,大越那边战事一毕,老皇的下一个目标便是西凉,不然为何同意华琼组建火凤军?只是刚刚历经和大越的战役,又顾忌着长宁藩,还想休养生息一阵子,所以派自己来,先和西凉虚以委蛇而已,摄政王自然也看出了这层深意,就势热情接纳,做出要结盟的模样,引得大越和长宁不安,先后来使,西凉趁机从中捞好处,而长宁,本就希望浑水越乱越好,乐得参合,就连大越晋思羽,那心思也不单纯——他的驻军和西凉一水之隔,西凉这边和他结盟最好,不结盟,挑拨三方关系出点乱子也行,那样他的大军就可以以西凉不安定,他需要带兵镇守大越南疆为名一直盘踞不动,不被撤军——四方乱局,可谓人人一怀不可告人的心思,牵一发而动全身,最终会是个什么结局,竟是不到最后,谁也看不透。

  目前看来,摄政王必定是和大越长宁结三方之盟——以大越钳制天盛西北一线,长宁和西凉同时出兵,夺取天盛目前军力最薄的东南,异族多民心散的闽南和最为富庶的南海一旦落入西凉长宁之手,必将如虎添翼,到那时,长宁或可和天盛划地自治,或可兵锋直下向帝京,而大越,虽然插不进疆域之分,却可以大量索要金银钱财,以做晋思羽手下数十万大军的军费,助他挥兵北上夺了大越皇位,至此皆大欢喜。

  如果真的谈到了这一步,那么自己这个天盛来使,必然不能活着回天盛。

  凤知微扬起下巴,淡淡看着云卷云飞的天际。

  那就来吧。

  你们固然筹谋已久。

  却不知道,有个人。

  她也并不是现在才出手。

  ==

  从御苑回来后,第二日是西凉的秋祈节,皇帝这一天会到天地坛祈求五谷丰登风调雨顺,公卿贵妇也会在这一天祈求来年万事如秋谷葳蕤,各大寺庙香火鼎盛川流不息,往年这样热闹的日子,难免有一些摩擦纷争,今年似乎闹得尤其大些——一群外地客商在珈蓝寺看热闹,无意中冲撞了摄政王妃的车驾,当时虽然似乎没出什么事,但很快摄政王府便传出求名医的消息,还得是治小儿惊风的,因为摄政王寿辰在即,突然出了这事,眼看着锦城的气氛便有些紧张。

  凤知微在当晚和摄政王例行会晤了下,并没有避讳这个问题,表示了对世子健康的问候,并送上了治理小儿惊风的清心散,摄政王道谢收了,凤知微告辞的时候淡淡的道:“王爷只得世子一个独子,想必平日太过着紧,不是在下说句僭越的话——小孩子有时不能太过矜贵的养着,不然老天也惦记着。”

  摄政王怔了怔,呵呵一笑,道:“魏侯这个说法倒是新鲜。”将她亲自送出门去,凤知微走出老远掀开车帘看时,犹自见他立于门前气死风灯下,神色在灯光下显得阴晴不定。

  第二日锦城也没什么太大变化,只是街上的来往兵马更多了些,摄政王寿辰在即,城内外加强关防,这也没什么特别。

  当晚凤知微收到一封信,淡淡看完,在蜡烛上烧尽。

  却突然听见有敲门声,亲自去应门,却是副使王棠,这位老成持重的内阁中书,因为是闽南人,所以被派遣为副使,一路上熟知南方风俗的王棠,确实曾给众人带来不少便利。

  他进门来,寒暄了几句,也没避着在一边的顾南衣,很直接的对凤知微道:“下官刚才到外廷和西凉礼部商量寿辰仪礼,路遇顾小姐,不知怎的她脸上有红印子,问她又不肯说,倒令人有些担心。”

  凤知微神色一紧,她之前已经把宁澄那家伙打发去保护顾知晓了,宁澄前段时间一直兴致勃勃的,后来不知怎的,便和只斗败的公鸡一般怏怏的,竟然连她这个指派都没提异议也就去了,难道这家伙在哪里受了打击,偷懒怠工?害知晓受了欺负?

  她立即对顾南衣道:“你悄悄去一趟吧。不然大家都不放心。”

  这段日子来顾南衣不再和她形影不离,似乎在有意培养着让自己习惯离开她,有事没事都会偷偷潜入宫中看看顾知晓,听见这句,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无声无息飘了出去。

  王棠看着他的背影一闪不见,赞道:“顾大人功夫越发精进。”,又从袖中取出一封信,笑道:“刚才路过前厅,刚好到了一封八百里加急,却是楚王殿下的信,指明要给魏侯的,下官便顺带捎来了。”

  凤知微正在喝茶,听见这句手顿了顿,这次西凉之行,宁弈大反常态,除了把他家那活宝侍卫派出来偷窥保护她之外,竟然一封信都没过来,倒是她自己前不久有点过意不去,写过一封公事公办的信,把西凉的局势捡自己认为可以说的,和宁弈简单的说了说,算算时间,回信也确实该来了。

  她笑了笑,眼神里一瞬间有种很奇特的神情,伸出手去。

  ------题外话------

  月票榜有史以来的最差成绩啊,果然更新不给力是不成滴……算鸟,顺其自然吧,我也确实累得要不动票,甚至快写不动文了,还是留点力气走向后期结局比较重要。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