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三十七章 割舍

  吕瑞的声音消失在铁壁后,头顶的利刃轧轧下沉,速度很慢,看得出半个时辰之内是不会扎到头顶的,吕瑞的目的,本就不是为了要他们性命。

  凤知微叹息了一声,沉默半晌,转头笑谓顾南衣,“想不到吧?咱们家知晓,竟然是皇……”

  她的话还没说完,顾少爷突然大步过来,二话不说,双臂一伸,便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凤知微剩下的几个字顿时被这一抱**的抱断了。

  她怔在那里,感觉到顾南衣的双臂很紧很用力,用一种恨不得将她全盘拥抱全部揉入怀中的姿态,密密的笼罩住她,他将脸紧紧贴在她头顶,也是一种恨不得把自己也揉给她的姿态,独属于他的干净而青涩的气息袭来,熟悉而陌生,熟悉的是气息和那个人,陌生的是此刻少爷给她的感觉,那样的力度和热度,不再是始终带点习惯性的疏离,而是第一次,完完全全将自己的心和灵魂都交了给她,希望和她融合无间。

  凤知微因这种全然的放开和投入,心潮也微微起了澎湃,想起帝京初见时那个玉雕冰块般的少年,恍如隔世,她突然很想抬起手,去抚抚他的发和眉眼,只是双臂被少爷紧紧勒着,他用了那么大力气,像是生怕手一松,她就会从他怀抱里飞走。

  随即便觉头顶又重了重,顾少爷轻轻的用脸摩擦着她的发,一贯没有起伏的声调,此刻也似乎有了柔软和波度,低低道:“你真好……”

  凤知微唇角掠起一抹笑意,想着这简单的一句话,这一生很多人都会听见无数次,但是对于他,对于自己,似乎都是第一次,你真好、你真好,最简单而最诚挚,不是身在其中的人,永远不能明白三个字所蕴含的分量。

  这是他的表达,他的开启,他对于心意的理解和最直白的反应。

  少爷还在慢慢摩擦着她的发,似乎觉得那绸缎般的触感十分光滑舒服,恋恋不肯放开,随即又咕哝道:“……我也要对你好……”

  “你对我已经足够好。”凤知微叹息一声,轻轻道,“南衣,我希望你懂得人世间的所有真实和美好,却不希望你因此背上负担,你做你自己就好。”

  顾南衣却似乎没有在听她的话,只执着的,又低声重复了一遍:“……对你好……”

  凤知微听着这语气有些怪异,刚想问,顾南衣的头已经低了下来,顺着她发丝一滑,便滑到了她的颊边,两人微凉而滑润的肌肤贴在一起,明明刚才都有点凉,转瞬便起了微微的热,温暖得惊心,隐约间不知谁偏了偏头,唇与唇之间,有温润柔软的触感,相触而过。

  像惊电掠了苍穹,劈了那沉凝深黑;又或者玉石投入波心,散开无限涟漪,恍惚间心房一颤鸿蒙开辟,不知哪里拨弦共鸣,发颤颤之音。

  凤知微红了脸,偏头伸手去推,顾少爷已经放开了她,怔怔用手抚着唇,他面纱因此撩起一角,玉色的修长手指搁在一线薄红的唇侧,让人想起玉盘盛起的红玛瑙,因极致的鲜妍颜色,而对比得鲜明诱惑。

  凤知微看着他那回味的动作,脸色爆红,赶紧向后退了一步,忽听得头顶声响,她以为利刃已到,赶紧抬头,却发现利刃还没完全降落,倒是屋顶某一角,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没看清楚是什么。

  那边顾南衣醒过神来,拔出腰间玉剑,先是一挑门口那个叉形双刀,他这边一出手,那边双刀果然开始移动,铿然一声火花四溅,顾南衣那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的短剑,也没能劈断那刀。

  “不用费心。”凤知微看看快到头顶的刀,拉着顾南衣钻进下方书案,“我们等着人家给开门就成。”

  忽听外面有人“哈哈”一笑,道:“你们大司马人呢?大半夜的急急叫我过来,说是送我个礼物。自己却不出面,哪有这样的主人?”

  那人声音年轻,语气睥睨而放纵,随即便有一人,大概是吕瑞留下的亲信,笑答:“大司马说要给您个惊喜,还得烦劳您亲自移步,小的们就不陪了。”

  “卖什么关子呢老吕。”那人大步过来,凤知微听着他声音,不出所料的笑了笑,掏出怀中一张纸,就着顾南衣膝头,写了几个字。

  那人到了门前,先对着双刀机关啧啧赞叹,随即在那缝隙里探头探脑,凤知微从书案下探出头来,对他笑吟吟的打招呼:“阿四,你好啊。”

  长宁藩小王爷路之彦,看见冒出来的居然是凤知微,顿时眼前一亮,眉飞色舞的道:“竟然是你!果然是大好礼物!哎哟,魏大人魏侯爷,你怎么也会落到这种狼狈境地?”

  “狼狈吗?”凤知微笑眯眯看看自己,“不觉得呀,我这不正安然高卧,等候大驾莅临嘛。”

  “身前刀门,头顶利刃,魏侯人在其中而安然高卧,果然有上古侠士之风啊哈哈。”路之彦眯着一只眼睛看着凤知微,眼神里掠过微微的无奈和遗憾之色,突然叹口气,一伸手道:“得了,我知道你要拿那三个条件要我放了你,拿来吧,还剩两个。”

  “唉……真是大意失荆州……可惜……可惜……”凤知微慢吞吞叹口气,掏出那张有长宁藩钤记的纸,便递过去,“第一个要求,把我俩放出去。”

  路之彦突然手往回一收,双手抱胸,眯着一双桃花眼,偏头看着凤知微,慢吞吞道:“我突然觉得,为什么要一张一张的收回,被你钳制呢?为什么就不能将这三张,一次性收回呢?”

  “哦?”凤知微笑眯眯的看着他,“怎么一次性收回呢?”

  “比如。”路之彦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刚才像一只桃花眼的狐狸,现在就像一头桃花眼的狼,“把那刀放快一点,咔嚓掉你们,当你们成为尸体,东西不就收回了?”

  他狡黠的挤挤眼,道:“我答应给你三个要求,可没说不能这样收回你说是不?”

  “你还真想杀了我?”凤知微有趣的瞧着他,“可想过如何善后?”

  路之彦转头四面望望,手指弹了弹墙壁,在清越的生铁回声里闲闲的道:“这个屋子是一个可以拆卸的活动屋子吧?等你们死了,这屋子大概可以搞成一个铁棺材,盛放了天盛使臣的尸体,出现在锦城随便哪处荒郊野岭,剩下的事情,便让我们的摄政王去操心吧,最好天盛大怒,挥兵来犯,呵呵,把二十年前旧怨,彻底了结,多痛快?”

  “多痛快!于是你长宁藩或浑水摸鱼,或另起炉灶,总之,天盛和西凉,不结盟最好,越乱越好,乱,有人才能渔翁得利。”凤知微鼓掌,“如意算盘啊如意算盘。”

  “夸奖。”路之彦优雅躬身,一派贵族范。

  “那就这么着吧。”凤知微蹲在书案下,长刀已经到了书案之上,刀尖将书案扎了无数个洞,再不久也许就会扎破她头顶,她看也不看一眼,很诚恳的道,“不过奉劝阁下一句,给咱们准备铁棺材的时候,也记得给自己准备个。”

  “你什么意思?”路之彦斜睨着她。

  “妄自尊大的人,活得过今朝,活不过明夕。”凤知微淡淡的道,“你小瞧了别人,自然要付出代价。”

  路之彦不说话,唇角撇了撇,神色却多了几分凝重,这位也是聪明人,知道凤知微指的是谁。

  “摄政王野心勃勃,和谁都维持着交好关系,天盛,长宁藩,乃至大越,如今齐聚锦城,摄政王试图在其中寻找最可靠的盟友,这是大胆尝试,也是冒险之举,”凤知微笑道,“既然他敢这么做,怎么可能不防备三方之间出现互斗贻害西凉?我看,你今儿假如真的在这里对我们动手,天盛一旦兴问罪之师,明儿摄政王便有办法把你给交出去——你如今可人在西凉,不在长宁。”

  路之彦冷笑一声,虽然还是不屑,但神情已经不是先前那般随意。

  “何况吕瑞也未必就愿意担上这个麻烦,作为摄政王的亲信,他今儿通知你来,可未必怀什么好意,”凤知微笑一笑,漫不经心的道,“好了,阿四小王爷,别在这里浪费时辰了,便是你自己也知道,今儿是杀不得我们的,想看我狼狈求饶?你算了吧。”

  路之彦摸着下巴,饶有兴致的望着她,突然道:“有没有人说过其实你挺霸气?”

  凤知微温柔的回答:“人人夸我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哈哈。”路之彦干巴巴的笑一声,突然道:“……先前昌平宫饮宴时,你有没有去过昌平宫正殿水榭的露台?”

  “那里有个露台么?”凤知微讶然,“早知道有个露台,我就过去休息会了,正殿里吵得不堪,到现在还脑子里嗡嗡的。”

  路之彦狐疑的瞟她一眼,想想从这个人脸上神情是从来不能得到可靠答案的,只好叹口气,手一摊。

  凤知微掏出一张盖了长宁钤记的纸卷,递过去。

  路之彦有点不甘也有点庆幸的,隔着刀门伸手来接。

  他指尖将要触及纸卷的那刻。

  凤知微手指突然闪电一递,一把抓住路之彦手指,往里一拽!

  路之彦注意力都在那纸卷上,哪里防着这个人一番谈判后这个时候还会突然下手,被这一拽,手臂顿时被拽进了刀门!

  刀门受到触动,立即开始交错下沉!

  眼看路之彦的膀子就要被齐肘分家!

  “咔。”

  一声机簧暗响,交错的双刀在离路之彦肘部只有毫厘之差时,突然停住!

  “啪。”

  地上一霎间突然落了一滴水——路之彦额头滚落的豆大冷汗。

  “哈哈。”

  短促的笑声来自凤知微,她毫无使诈害人应有的惶愧不安,盯着刀门的侧边,笑道:“果然有人控制。”手指一弹,一颗碎石弹射而出,正卡在先前那声“咔”声发出之处,刀门晃了晃,随即不动。

  刀门那一晃,路之彦惊得又是一身冷汗,凤知微却已经微笑着把纸卷从他僵木的手指间抽了回去,温温柔柔的道:“这么宝贵的东西,浪费在这么一件小事上,我舍不得。”一边坦然的把东西塞回自己怀里,一边平静的推开路之彦的手,拉着她家顾少爷悠悠然跨过刀门而去,临走前还记得拍拍愣在那里的路之彦,凑在他耳边,笑道:“哦,小王爷,其实那露台清静凉爽,确实不错。”

  她施施然扬长而去,留下怔在那里的路之彦。

  半晌之后,一片寂静里突然爆出一声怒喝:

  “魏知!”

  ==

  大司马府里长宁小王爷再再次倒霉的折戟于凤知微手下,凤知微潇洒而去,吕瑞却也没什么动作,似乎放弃了,又似乎对自己很有信心,三日后正式陛见,两人朝外先遇见了,也不过拱手一揖呵呵一笑,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各自走开。

  大人物之间的纠葛,是不会像市井小民一样把每件事都算得清楚然后一刀一枪的还回去的,要不要马上还,怎么还,或者干脆不还,都自然有自己的一定章程,凤知微望着吕瑞弱不禁风的背影,笑得很有些意味深长。

  陛见之前,凤知微和西凉礼部以及内使监,就陛见时行不行跪拜礼扯了整整三天嘴皮子,对方要求拜,凤知微只答应躬身,对方说我国帝皇至高无上,凤知微说在下并非贵国之臣,对方说那我国使臣是否也可见天盛帝而不拜?凤知微说你家先皇当年都曾执鞭安蹬于我帝马侧,进出皆跪拜之礼,你家先皇都拜,你敢不拜?三天嘴皮子仗打下来,礼部内使监轮番上阵齐齐败北,最后还是摄政王做了让步,表示来使可不拜,这看似无聊口舌之争,其实却是两国之间邦交定仪礼的头等大事,关乎国体,消息传回天盛,皇帝当即龙心大悦,以维护国体之名,当即八百里加急,给凤知微升了一等侯。

  陛见那日,小皇帝倒规矩了许多,不过是龙座上一个摆设,倒是垂帘的董太后挺让凤知微注意——这个权倾后宫,传说里手段厉害的女子,并不像她想象的那样威严高贵,傲气凌厉,相反,从珠帘后传出的声音温和慈祥,有种邻家妇人般的亲近温软,小皇帝对她看起来也很依恋,更难得的是,董太后和摄政王之间,似乎也很有默契,竟然有点互相尊重的味道,凤知微左看右看,觉得这西凉皇朝最高统治者之间种种,都有点脱离她的认识常规,算是异数。

  更神奇的是,小皇帝上朝,居然把顾知晓也带着,让她象征性捧个盒子站在执扇宫女身边,小小女娃粉妆玉琢的,倒吸引了西凉群臣注意,顾知晓全无怯场,乌溜溜眼睛东张西望,看见凤知微望她,皱皱鼻子,在盒子里做了个挥拳头的姿势。

  凤知微愕然,心想不是吧?不会小皇帝真的给她打服气了?这西凉的男人,从小到老,真是大多品质神奇。

  陛见后便是例行赐宴,龙衍殿席开数十,凤知微对于这种到哪都要喝酒的生活早已厌倦,皇帝出场敬酒三杯之后,她便想拖着少爷在四周逛逛,结果看见顾少爷给了顾知晓一个手势,本来跟在皇帝后面磨磨蹭蹭的顾知晓立即雀跃着掉头就走,小皇帝要拉,顾知晓唰的抬起手指,做了一个插你眼睛的姿势,那孩子唰一下把手缩回去了,四面的宫女嬷嬷都捂嘴笑,没人把孩子的玩笑动作当真,只有凤知微看见了,悄悄汗了一下——不会顾知晓真的半夜压上那孩子,威胁要插他眼睛,恶狠狠把他给吓乖了吧?

  一时倒是对那对父女的动作起了好奇,顾少爷很少有什么主动指示给谁的,竟然还想瞒着她的样子,想要做什么?

  她道了声方便,顺着来去人潮有意无意的跟了出去,眼看着那一大一小两人拐进了花圃,坐到一座假山面前,顾知晓坐在顾南衣膝头上,两人似乎在看水看鱼。

  凤知微借着头顶一声烟花炸响,走近几步,掩在那一片假山群后。

  那父女俩却没有说话,夜风里一大一小背影沉默叠加,有种岿然的安稳,各自静静听着池水里鲤鱼翻跃的声音,听那水波时而温柔的一响。

  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似乎连顾知晓都喜欢安静更多一些,她坐在顾南衣膝盖上,小脸板得很严肃的看鱼,半晌指了那鱼,深沉的道:“这鱼比我自由。”

  顾南衣也一脸严肃的看鱼,看的是鱼,心里却一直在翻自己想了三天的想法,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对女儿开口,此刻似乎终于找到了契机,立刻接道:“你可以比鱼自由。”

  顾知晓转头看他,眼睛笑得眯成一线,“你来接我回去啦?”说着便要跳下他膝头拉着他便走,却被顾南衣捺住。

  顾南衣按住女儿,仔仔细细看她眼睛,用手指轻轻抚了抚她娇嫩的小脸。

  他向来平静如一的眼神里,有种难得的温柔和不舍,像是看见自己一生里极为心爱的东西,在一瞬间要被自己亲手割舍。

  他说:“晓晓。”

  这是顾南衣第一次这样呼唤女儿,却说得流利而自然,像是在心底唤过了很多次,沉淀而坚执。

  假山后偷听的凤知微,心突然震了震。

  顾知晓盯着面纱后的那双熠熠眸瞳,突然也安静下来。

  ------题外话------

  说几件事,第一,很累,字数少,西凉的事进入后期,西凉结束后全文也进入后期,不过还有几十万字,不着急。

  第二,关于更新,再解释下我的习惯,一般不确定更新的时候,比如今天,如果不能更,那么正常更新时间我还是会出公告说明,如果没出公告,那就是一定更,亲们睡前来看,不必时时刷新。

  第三,上次号召大家给帝凰投票,是投十年经典的会员票,不是月票,我看见有的亲把月票扔给帝凰了,可惜一个。

  第四,签售会和电台访谈,我微博上会有照片,各种感动各种感谢,不一赘述,任何成功都来自于读者支持,请相信我拙于言而敏于行,爱你们。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