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十四章 这个可以

  “该他负责。”

  顾南衣一句话惊得跪在地上的凤知微险些跳起来。

  她霍然抬头看顾南衣,掩在面纱后的脸自然是看不出表情的,但是无风自动的纱幕却可以感觉出顾南衣很不高兴。

  而地下那男子,衣衫有点凌乱,脸色发青,竟然像是被冻僵了,凤知微借着灯光仔细辨认了下,认出赫然竟是当日三法司堂上做伪证,被革去功名的倪文昱!

  这个绝对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此刻出现在这里,衣着凌乱,神情惊惶,手指间金光闪耀,仔细看却是一个精致的,御用的,未嫁公主才能用的金丝碧玺脚链。

  不用说,也能明白刚才他做了什么。

  凤知微从牙缝里“嘶”的一声,一抬眼看见天盛帝脸色,老皇帝八风不动的面皮还是八风不动,但只在刹那间便令人觉得,那些纵横的皱纹更深了些,而隐在灯光背面的一双深潭似的凹陷的眼睛,幽幽的闪着鬼火似的光,一跳,一跳。

  对天盛帝有一定了解的凤知微知道,老家伙已经暴怒了。

  心爱女儿竟然被骗jian,这换哪个父亲都不可忍受,何况尊贵骄傲的帝王?天盛帝此刻一定动了杀心!

  被激怒的帝王,会迁怒,会灭口,会为皇家颜面,不惜血流飘杵!

  “陛下!”她飞快膝行抢上一步,一把抓过那个冻僵的家伙,恶狠狠道,“原来这就是那个扰宫刺客,胆大妄为竟欲刺驾——如此凶顽禽兽,当立刻乱棍打死!”

  她的话声有点空凉的响在夜色里,明明意愤激昂,却因为天盛帝诡异的神情,而显得轻飘飘的没个着落,四周,除了昏迷的韶宁公主和始终默然站立的顾南衣,所有人控背躬身,恨不得将自己缩进地底。

  凤知微背心里生出隐隐的汗,紧紧的抿着唇。

  天盛帝默然不语,鬼火似的眼神盯着她,又越过她的背脊看向殿内,那里,韶宁公主昏迷未醒,睡容宁静,唇角甚至有一丝心愿得偿的甜甜笑意,全然不知道自己今夜一番放纵,牵连动了整个皇朝局势,暗地里伤筋动骨涟漪不休,影响深远至无可估量。

  不知道就在自己的沉睡之中,已经明枪暗箭波谲云诡,反反复复几个回合,无声无息不知要落多少人头,夺多少官职,死多少无辜人命,说不定马上连情郎都得被她害死。

  天盛帝的阴沉恼恨的目光,在女儿身上游移了一圈,最终落在了那抹带笑的唇角,久久不动的定在了那里。

  四面无人敢出大气,静到听见远处御花园碧池水珠溅起的声音。

  仿佛很久之后,凤知微才听见天盛帝的声音,沉沉缓缓,也带着几分空凉的传来。

  “闯宫刺驾,罪大恶极,自然不能轻饶。”他道,“老六,这事就交给你,给我办利索点。”

  宁弈躬身应是。

  凤知微提着的一口气猛然一泄,暗自庆幸,天盛帝如此凉薄之主,对这个女儿宠爱之盛,却已算是皇朝异数,按说以他的心性,这种情形下最有可能的是杀了所有能杀的人灭口,然后将这个女儿远远打发出去才对。

  把韶宁赐给倪文昱是绝对不可能的,杀了倪文昱什么都不说然后远嫁韶宁,不知内情的韶宁也必然不依,现在凤知微自愿承担,天盛帝为了女儿的终身幸福,最终还是承认了凤知微的说法,一床大被捂下来,把所有事都盖了。

  “魏知,”天盛帝高踞辇上,沉沉的看着他,“试题一案,你受累了,回朝之后勤谨办事,只要你忠心事君,朕自不会亏负你。”

  说的是试题一案,其实指的是今夜之事,天盛帝自己吃了个哑巴亏,也总算知道了魏知吃了个更大的哑巴亏,怒气过去,这是来安抚表态了。

  是安抚,也是警告,凤知微谦恭的低头,“臣愿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天盛帝又凝视她半晌,目中闪过一道满意的光,却又几不可闻的叹息一声,摆摆手。

  御辇无声的沉入黑暗里,浮游的红灯像诡秘的鬼眼,在黑暗中眨了又闭,凤知微久久伏在地下,半晌冷汗飕飕的爬起。

  一双手轻轻将她搀起,宁弈淡淡的笑容绽放在她的视野里。

  凤知微笑笑,借着他的衣袖阻挡,轻声问:“他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先前闹刺客,父皇担心韶宁,打发了人去玉明殿。”宁弈悄悄道,“韶宁不在,他立刻便想到了你这里——听说前几天,韶宁就已经缠着他要来探望你,他没同意。”

  凤知微叹息一声,咕哝道:“今夜冷汗一身身……”

  宁弈声音低沉,带着一丝调笑,“本王也是,不如我们一起去浴房共浴一番?本王擦背技艺很好。”

  “微臣汗已经干了,不敢劳动殿下。”凤知微假笑,一把推开他,先到顾南衣面前,仔细看看他,道:“没事了吧?”伸手要去把他脉。

  顾南衣衣袖一滑让开,凤知微愕然看他,以为他还在生气,柔声一笑,道:“顾兄,咱们现在在宫里,势力单薄不方便,有些事必须从权……”

  顾南衣默然听着,听得很认真,半晌摇摇头,慢吞吞道:“不喜欢你吃亏。”

  凤知微又一怔,想了一会才明白他的意思,原来不是生气,只是不甘心她吃闷亏,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展眉笑道:“放心,世上没什么亏是能让我一直吃到底的。”

  顾南衣默默看着她,突然凑了近来,悄悄问:“你是要娶她么?”

  凤知微心想难为小呆最近进步了许多,要换以前他哪里理得清楚今夜这复杂的情势啊,一边点点头,也悄悄道,“走一步看一步,小命要紧。”

  顾南衣在她耳侧沉思,青荇般洁净而又微涩的香气传来,让人想起秋日高朗的天空,只是那般接近,便觉得心神舒爽。

  凤知微有点不自在的动了动,觉得两人太近了些,黑暗中侧面似有目光灼灼的看过来,射在背后一阵发痒。

  顾少爷却向来是个心无旁骛的人,不去管外界什么动静,只关心着凤知微一人,凤知微动了动,他也跟着动了动,专心的和她商量,“嗯……要么我来娶?”

  “……”

  凤知微开始大声咳嗽,咳得滔滔不绝一发而不可收,弯着腰扶着膝脸色涨红,在风中瑟瑟颤抖,顾南衣瞪着她,不明白这女人激动什么。

  半晌凤知微咳嗽着问:“你……你喜欢她?”

  顾南衣抖了抖。

  “那你干嘛要娶她?”

  顾南衣像看个呆子似的看着凤知微,理所当然的道,“娶她对你不好。”

  凤知微呆了呆,顺嘴溜出个傻问题,“对你好?”

  顾南衣瞟她一眼——对你不好我自然要想法子解决,跟对我好不好有什么关系?

  他觉得这女人今晚蠢得很,不值得理,于是撇过头去。

  凤知微却已经轻轻笑了起来。

  今夜以来满肚子的不甘愤恨刹那间烟消云散——这世上还是有人,愿意为她不计任何利益不计个人得失的奉献一切啊。

  如此珍贵,珍贵得让人无法再对这世间不公与践踏发出任何不满。

  “没有不好。”她叹息着在顾南衣耳边道,“我做了驸马,官还没丢,已经很幸运了,你又逮着了真正的凶手,皇帝知道我冤枉,心里也没了芥蒂,将来看在我是他女婿,又为他女儿做了冤大头的份上,会对我更好些……我的好日子,快来了。”

  顾南衣想了想,如释重负的出了口长气。

  娶老婆是要和老婆睡一床的,他想到要和韶宁睡一床便觉得天崩地裂。

  其实他想到和谁睡一床都觉得天崩地裂。

  不过……

  “睡觉,不可以。”他沉思着,强调。

  “嗯?”凤知微正要去审问倪文昱,疑问的转过头。

  “和你睡。”顾少爷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正色道,“这个可以。”

  “……”

  凤知微一个踉跄,栽倒在院子边的花坛里……

  ==

  被强大的顾少爷打败的凤知微,几乎逃一般的奔到了倪文昱的身侧,宁弈已经将他弄醒。

  他刚才一直背对着凤知微和顾南衣,并不看两人窃窃私语,凤知微神色有点不自然的过去,薄薄人皮面具下可以看见刚才因为那句强大的话泛出的红晕,宁弈瞟了一眼,轻轻一笑。

  凤知微看着那笑容不顺眼,不想理他,却听他低低道:“知微,你看,这世上只有我才最适合你——心思、步调、筹谋、决断,你,和我。”

  “过于相似,各自锋芒。”凤知微淡淡道,“碰撞的可能性更大。”

  “我期待你狠狠撞上我或被我狠狠撞上,想必那一刻火花定然美妙。”宁弈笑得可恶,一语双关。

  凤知微抽抽嘴角,不准备在这不合适的地方打嘴战,一巴掌拍了拍眼神迷茫的倪文昱,发觉触手冰冷,忍不住看了看顾南衣。

  顾少爷内功并不是冰寒内功,这寒气哪来的?是他逼出寒气时倪文昱沾染上的?

  “他撞在了我屋子的外墙。”顾少爷淡淡解释。

  顾南衣外放的寒气,在墙外就直接冻着了欲待逃跑的倪文昱?

  这么厉害的阴寒之气,若在内腑留存一点都会留下后患,顾南衣到底驱除干净了没?

  倪文昱被凤知微一个巴掌打醒,抖着身子抱肩缩成一团,牙齿格格打颤,眼神惊惶,半天才认出凤知微和宁弈,更是惊慌失措。

  “饶我……饶我……”他嘶声道,“我只是不想被流放……”

  凤知微问了半天才清楚,这人因为做伪证陷害当朝大员,在青溟书院门口枷号后又关回刑部大牢,准备秋后流配闽南,昨夜却有人前往大牢,和他做了一笔交易。

  ——在某处和某人睡一觉,可以免发配,发回原籍。

  至于某处是哪里,倪文昱是不知道的,被睡的人会是谁,他也是被警告过不能问的,如果他知道是谁,想必宁可被流配,也不敢来睡上这一遭。

  “谁来和你谈这件事?”这是个关键问题。

  倪文昱摇摇头,“戴着面罩,又站在黑处,看不出来,当时刑部衙役,一个也不在。”

  刑部尚书彭沛待罪,目前由侍郎兼尚书职,这个前来谈交易的人,既然能令其余人回避,想必身份不低,刑部内部,也一定有问题。

  “阁下的三法司,应该清洗了。”凤知微对宁弈一笑。

  宁弈笑得温柔而阴狠,“自然,要利索点。”

  两人当着倪文昱的面毫无顾忌的谈话,倪文昱惊恐的听着,他不是笨蛋,心里隐隐已经知道不对,再看四面宫墙高耸,殿堂建制,侍卫衣装,宫灯高挂,脸色越来越白。

  “这是……什么地方……”他抖着嘴唇问,“我……什么都不知道……”

  凤知微用冰冷而嫌恶的眼光看着他,就是因为这人的私心一念,误入歧途越走越深,害了他自己,也害了很多人,还险些害死她。

  她微笑起来,拍了拍瑟缩的倪文昱肩头,用温柔的语气,答:

  “这是,你的地狱。”

  ==

  惊魂一夜终究过去,天未明的时候,韶宁被送回宫,凤知微和顾南衣出宫,宁弈留在宫内,对昨夜后续事宜进行处理,是夜,天盛皇宫里无声流出的鲜血,浸润在深黑的土地里,染了那一夜苍青的月色,无人得知。

  当夜轮值天盛帝护卫的一批御林军,被立即升职外派山南道去剿匪,进山剿匪途中遇见埋伏,全部死绝,陛下令楚王犒赏阵亡将士,大加抚恤。

  玉明殿被封殿,宫人除陈嬷嬷随公主出宫修行外,其余都发到浣衣局冷宫之类的苦熬之地,相信没过多久,她们都会因暴病或犯错,一个个消失在血色殷然的宫禁里。

  这世上,只有森冷的灵牌,才会永久沉默。

  凤知微同时也加强了对自己和顾南衣的安全防卫——她很担心老皇帝嘴上一套背后一套,或者越想越窝囊恶向胆边生,一个不得劲,派出金羽卫灭了自己,于是很惶惶不安的过了阵日子。

  更惶惶的是,顾南衣的伤果然有问题,那天他出现,看起来一切如常,出宫后步子却越来越慢,在快到御赐的宅子时,砰一声倒在凤知微身上。

  凤知微当时便觉得,好大一座冰山当头砸下。

  他的身子像冰山样冷,他砸下来的样子令她心头如被冰山砸碎。

  凤知微抱着冰凉的顾南衣奔入自己的新宅,陌生加慌急之下竟然迷了路,还险些一头撞在了照壁上,怀中那人彻骨的冷,像具尸体,她迎风抱着他在院子里团团乱转的奔,一腔恐慌和焦急里干脆奔上屋顶,在屋脊上奔跑,顶着黎明浅淡的月色和夜风大喊宗宸,自己都没发觉那喊声带了哭腔,而眼泪不知何时落下来,砸到他身上便成了冰珠。

  最后是宗宸快速奔出,将没头苍蝇似的凤知微一把兜住,接下了顾南衣,顾南衣交出去,凤知微还僵着双手直直伸着——她的手被冻麻了。

  宗宸将她拽了下来,好久以后她才嘘出一口长气瘫下来,直着眼望着人,那么岿然不动的一个人,眼神里难得的竟有了凄楚。

  畏惧离别的凄楚。

  相识两年他一直在她身侧三尺之地,一转头便是那不言不动的纱笠青衣,以至于她习惯了他那样存在,安心而妥帖的前行,突有一天那沉默的人倾倒在前,她才惊觉一霎间恍似天地也只剩了那逼仄的三尺。

  她以为自己一生心志强大不动如山,然而直到那少年倒在她怀中,她才明白原来自己心深处有块地方脆弱如镜一砸便碎,而那些一直陪伴着她的人,才是真正支撑她勇敢前行不惧没有退路的山。

  失去一生所有亲人的她,唯一的软肋就是再次面临死别。

  宗宸接过了医治顾南衣的重任,宫中御医不善治这种武器所致的寒症,顾南衣本可以运功驱寒,却在要紧关头出手抓住倪文昱打乱了冲关,导致寒毒入腑,宗宸一直宽慰凤知微,说问题不大,只要好好调理,日后少去寒湿之地便可,凤知微听着总不是滋味——这岂不是留下了终身的病根?

  一时对二皇子那一伙恨得牙痒,整日里关在屋子里琢磨着要整死他们,又庆幸还多亏韶宁来闹了这一遭,虽然害得自己要娶她,但是因此也及时出了宫,不然顾南衣再被庸医耽搁下去,难保不出问题。

  隔了几日,天盛帝的旨意下来了,春闱点了凤知微主考,虽然没有加官晋爵,但赏赐着实不少,又传旨朝中说了韶宁修行一事,皇庙由魏尚书主持修建,官儿们都精明得很,旨意一下,立即就有一堆人来“恭喜魏侯爷贺喜魏侯爷”,问他们何喜之有,一个个挤眉弄眼,满口又羡又妒的说魏侯爷真是皇朝异数,陛下恩宠之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从此后仙福永享既有洞房花烛夜又有金榜题名时云云,凤知微似笑非笑的听,满腹里火气一拱一拱——好盛的恩宠,宠掉了多少无辜性命。

  魏府门庭若市车马如龙,凤知微烦不胜烦,最后称病谢客,每日里在后院侍候她家顾少爷。

  说是侍候,其实顾少爷疗伤不许他人进入,每日宗宸重帘深垂,门窗都闭得紧紧,用大量的水和药物,为此特地在屋后开了小水沟连到池塘里,大量乌黑的药水源源不断流出。

  顾知晓几天不见她爹,好容易她爹回来了又那个样子,当即吓得小脸煞白,凤知微以为这小煞星肯定要闹个天翻地覆,她没有,直着眼睛整日呆痴状,凤知微又担心这孩子是不是给吓傻了,她也没有,精神十分专注,意志非常坚强,她爹门不给进,她就扒门缝扒窗缝死守,顾南衣回来第二天晚上,她扒在顾南衣卧室门口听声音,突然喜笑颜开,凤知微当时也在扒着,一转头看见一片昏暗里这哭丧脸几天的娃突兀的冒出这种笑容,吓了一跳,还以为她失心疯了,结果顾知晓手指竖在唇边,对她“嘘”的一声,神秘兮兮蹑手蹑脚拽着她到一边,鬼兮兮的对莫名其妙的凤知微讲:“衣衣爹好啦!”

  好?什么好?也扒在窗边但什么声音都没听着的凤知微,瞪着那个满脸笑容的孩子,思考着要不要请宗宸给她看看,随即便听门响,宗宸擦着手带着笑意出来,看见她俩在那鬼鬼祟祟,笑道:“刚逼出了大部分凝毒的血,没事了,你俩也不用整夜的在这偷听了。”

  凤知微闻言十分欢喜,欢喜之余,看着那满脸放光的小小孩子,心里又生出辛酸,想着知晓真真正正是顾南衣养大的,怀抱肩扛,亲手洗浴,尿布都是顾南衣亲自换,睡觉都是一对熊似的抱着,虽无血缘关系,缘系却远远胜过亲生父女,不然知晓也不能有这份心灵相通,想了想,抱她到一边,拍拍她的脑袋,问她:“想不想换个地方睡觉,嗯,吹吹风,看看星,特别开阔特别舒爽什么的。”

  顾知晓果然机灵得很,立即伸手一指顾南衣的屋顶,“那里!”

  凤知微盯了她半晌,一伸手将她抱起来,咕哝:“你怎么就不像你爹那么实心眼呢……”

  三窜两窜上了屋顶,一大一小在不那么舒服的瓦上舒舒服服躺下来,凤知微脱了外袍给顾知晓垫着,也不介意那外袍薄起不了多少作用——女孩子虽然要娇养,但她家的女孩子用不着娇养,娇养了会死人的。

  何况跟着宗宸,小丫头身体素质好得很。

  顾知晓双手枕头,大人似的躺在她身边,她一向只粘顾南衣,对其他人都淡漠得很,那种淡漠甚至是带着俯视味道的,肯碰你一下都像是在施恩,凤知微经常想这孩子从哪来的这做派呢?她家顾小呆可平易近人得很,娘胎里带的?

  “唉。”顾家小小姐仰望星空,发出悠长的叹息。

  凤知微不理她,眯着眼听着底下的动静。

  半个时辰后。

  “唉……”顾家小小姐发出了第一百声悠长的叹息。

  凤知微忍无可忍,翻了个身,在她耳边悄悄道:“我说知晓,咱女人做事不要婆婆妈妈,你想偷看就偷看,我会当没看见的。”

  顾知晓默然半晌,抽了抽小鼻子,拍了拍凤知微,深沉的道:“姨,你不错。”

  “多谢夸奖。”凤知微深沉的回答。

  顾知晓不叹气了,精神百倍的爬起来,一把扔开袍子,小心翼翼的搬屋瓦,凤知微睡在一边,不帮忙,无论是杀人还是偷窥,凤知微都认为需要亲身实践,顶多半闭着眼睛给她指导,“手要轻,身子后退些,别不小心搬了自己脚下的瓦……”

  顾知晓埋头搬,凤知微半睡不睡的道:“我说你搬一块瓦看看也就是了,你以为你爹听不见?还是你真想拆了你爹的房顶?”

  没有回答。

  凤知微一偏头,便看见顾知晓趴在好大一个洞旁,像只土拨鼠一般撅着个小屁股,不动了。

  咦,看什么这么入神?

  凤知微刚想把头凑过去看看,顾知晓飞快的一转身子,屁股堵到她脸前,凤知微连忙让开,拍拍那小圆屁股,笑道:“给你爹发现了?”

  顾知晓不回答,扒着洞口,嘶嘶的倒吸气,突然喃喃道:“咱女人做事不要婆婆妈妈。”

  “啊?”凤知微满面愕然的看过来。

  便见顾家小小姐,头发倒竖,满面红光,小鼻子兴奋翕动,大眼睛灼灼狼光,霍然仰身而起,狼嚎一声:

  “爹啊——我——来——了——”

  唰一下。

  她大头朝下,一蹦。

  决然从屋顶洞口消失了。

  “噗通。”

  似乎是落水的声音。

  凤知微头发也竖起来了,目瞪口呆的望着空空如也的洞口,完全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

  好像是、顾知晓、跳下去了?

  发生了什么事儿,让偷窥狂决然投身而下?

  猛然想起顾知晓跳下去时大头朝下的凶猛姿势,凤知微心中一慌,连忙叫:“知晓!知晓!你没事吧?”一边也凶猛的跳了下去。

  屋子里没点灯。

  开了个大洞的屋顶却漏进无数明亮的星月之光。

  星月之光里凤知微直落而下,一瞬而过的视野里,模糊看见正对着自己的底下黑暗中,热气氤氲,水波哗啦一声竖起水晶墙,有人自水中**站起,洁白的手臂划过一道流畅的弧线,带起朦胧的流星碎月般的纱光,一片玉色里,他微微仰起头,姿态无辜的、懵然的、光溜溜滑润润的、抬头向她看来。

  ------题外话------

  推荐雪藏玄琴《邪玲珑》,玄琴文笔不错,链接简介上有。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