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十一章 春色

  暴起压人撕面巾,凤知微一气呵成手势如惊风。

  手指刚刚触及面巾边缘,底下人却低低笑了一声,横臂一格,暗劲涌出,瞬间将她的手指格了出去。

  手指荡开,凤知微却连一点转折都没有,另一只手已经闪电般扼向对方咽喉。

  那人横开的手臂霍地收回,砰一声肘尖撞在肘尖,**交击的沉闷声响里,两人都闷哼一声。

  闷哼声里烟尘腾起,刹那间男子腰部一挺暴翻而起,将凤知微翻天覆地压倒,凤知微抬膝狠狠一顶正对他某重要部位,男子一让,面罩后眼睛幽光一闪,凤知微已经一挺腰,身子侧翻,砰一声重新压上他身子,横肘就压上他咽喉。

  压在地下的男子低咳一声双腿一绞,凤知微悬空的腿立即给绞得一转,在地上骨碌碌一滚,反应过来时他又压了回来。

  凤知微抬腿前踢,倒踢他后心,他垂膝一沉,啪一声又是一声闷响,又是同时一声闷哼。

  刹那间你压我我压你,闷不吭声在地上翻滚了几个来回,方寸距离里两人纠缠在一起贴身肉搏,以快打快,肘撞、膝顶、指截拳击,啪啪啪啪一连串爆竹般的脆响里,刹那间已经对攻了十多招。

  凤知微只觉得手肘膝盖所有曾经相撞过的关节部位都震得发麻,使出去的都似乎不是自己的肢体,她毕竟是女性,自己知道力量上无法和男性相比,只是一心要将顾南衣那玉剑拿回来,一边抬肘顶膝扼喉,一边伸手去他身上摸顾南衣那玉剑。

  这一摸,底下那人正好在让她的顶膝攻击,身子一滑,她原本去腰部摸索的手,不知怎的便摸着了另外一处部位。

  灼热的、似软似硬的、微微隆起的,并且随着她一摸,越发的蠢蠢欲动的。

  凤知微一呆,一霎间脸上爆红。

  她就是个猪,现在也知道自己狼爪一抓,抓到了什么要紧部位,赶紧像抓到火炭似的唰的缩手。

  她缩手,底下人却也不反抗了,突然将身子一摊,春水般的摊下来,柔声低笑道:“原来你要这个……摸吧。”

  他的笑声突然也似带了刚才那女子的**蚀骨意味,悠悠荡荡在这寂静花香的春夜里,远处的夜虫突然不甘寂寞的唧唧鸣叫,叫出这夜令人内心骚动的灼热。

  摸吧摸吧摸吧摸吧……

  凤知微僵在那里,压着某人,肩顶着肩,膝顶着膝,手还在半空做狼爪之形,像月夜穿行闺房之间专门采花的风流大盗。

  那朵原本十分难搞的花现在十分合作的躺在她身下,摊手摊脚浅笑吟吟,摆出任卿采撷予取予求的姿态。

  ……

  凤知微半晌磨着牙低头,思考着要不要一拳打昏这个刚才还烈女现在变dang妇的家伙,冷不防底下人一声轻笑,道:“不好意思?那换我——”

  一把揽住她的腰身子一翻,天旋地转间他已经压了上来。

  压上来立刻双腿绞住她的腿,双手抱住她的臂,八爪鱼似的将她缠住,再不给她一分挣脱的机会。

  凤知微还想挣扎,猛然觉得身上那人身子滚热,而两人腰下靠得紧紧的某处,更是硬而热,她虽是处子,但素来女扮男装,在官场军中这种全是男人的地方,什么春宫荤故事也没少见少听,顿时知道此刻万万不可以再撩拨一分,不然是个男人只怕都会擦枪走火,走火了,爽的是别人,亏的可是她。

  一动不敢动,身上却渐渐出了汗,她从小到大,强势深沉,秉温柔之风行彪悍之事,就算有时婉转委屈,内心里其实俯视众生,哪里适应这种被压的姿势,身上那人熟悉的气息迤逦而来,因这近得不能再近的距离而越发令人心跳,她怔在那里,竟然脑中一片空白。

  一片空白里只想说些煞风景的话打消某人的绮念,于是干笑道:“大家都是男人,男人何必为难男人呢?”

  上方那人先是一怔,似是没想到她这个时候居然会说出这么蠢的一句话,反应过来忍不住扑哧一笑,笑了之后似乎越想越好笑,竟笑得浑身颤抖控制不住,慢慢将头搁在她肩上。

  凤知微只觉得他沉重的头搁在她肩上,顺滑的发丝都泻在自己脸上,簌簌的痒,又渐渐觉得他不动了,脸埋在她的肩,压得肩膀发沉,也不知道他是还在回味着笑,或者干脆打算在自己肩上睡一觉?

  她又等了一会,不知怎的他竟然就那么不动了,隐约间有点奇异的气味散发出来,她突然有点不安,试探着伸手去推他,轻轻道:“喂——”

  这一推他动了,将脸从她肩上抬起,她闻见那味道越发清晰,侧头要去看自己的肩,他却单手按住了她的肩,一伸手撕了她的面罩和面具,顺手也扯了自己面巾。

  两人对望一眼,都笑了。

  一个笑得不甘,一个笑得无奈。

  半明半暗的月色里宁弈的眸子似漾着星光的海,满满都是起伏的情绪,一边轻轻摇头一边道,“你啊你……从来都不肯让我省心。”

  凤知微眨眨眼,一脸懵然不知,“殿下这话就不对了,这里是景深殿,我好好在殿里养伤,倒是殿下你,不在皓昀轩值夜戍卫宫禁,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宁弈望着她,眼神里渐渐泛上一丝柔和,正色道,“本王奉陛下之命,前来探望魏大人,谁知道魏大人床空衿冷,人不知道跑哪去了,本王只有一间间的找,好容易在侧殿这间静室找到,不想大人不知好歹,竟然因此对本王骤施辣手,意图摧花……唔……”

  凤知微笑眯眯将自己的拳头从宁弈嘴里拔出来,在他衣上擦了擦,道:“好大一朵花,喇叭似的……唔……”

  有人用唇塞住了她的嘴。

  人家比她温柔,她用拳头堵人家的调侃,人家用唇来纳了她的调笑,人家比她霸道,她把拳头塞进人家的嘴也便立即拔出了,人家却不肯轻轻放过,唇压在她唇上,不管不顾便是一吮,火辣辣一痛里她惊怖的想,明儿怕得顶个猪拱嘴见人,正要挣扎,他含笑的低低顶上来,还不怀好意的蹭了蹭,火热而坚硬的横在那里,她一向滑头,立即偃旗息鼓……两害相权取其轻,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得……亲吧……

  她放弃抵抗,他倒不急了,软软的贴着她的脸,从额头到眉心到鼻子到下巴,一寸寸的亲过去,唇温暖柔软,像是江淮道的丝缎,被暖炉烘过,温存的贴在肌肤上,他的气息拂在她脸上,往昔的清凉里有点微微的甜,深邃幽魅,她突然想起午夜里开在黄泉彼岸的染血的曼陀罗花,妖而凄艳,在天涯的尽头无声招展,却也不知自己怎会有这般的联想,他却似乎发现了她的闪神,有点恼怒带点惩罚的一低头,重重吻上她的眼帘,她眼前一黑惊呼一声,惊呼声被他的唇堵住,不像惊呼倒像喘息,倒引得他低低的笑,笑声在紧贴的胸膛间微微震动,他的唇游移下去,带点贪婪的细细膜拜她肌肤的细腻和清爽,没有浓腻的脂粉味,明月一般的光洁,气息尊贵冷香,让人想起月下暗香浮动无声妖娆的雪兰花,被春风吹破,寂寞芬芳千里,他对着这样一朵花,想膜拜更想掠夺,忍不住低喘一声,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十指深深插在她鬓发里,用舌尖灵巧的挑开她细密的牙齿,轻轻一溜便溜进了她的月光之海,他在那极窄又极广阔的天地里遨游,四海徜徉,喜乐无边。

  他喘息声响在她耳边,低而沉,他的唇齿间有种奇异的甜,和她的冷香混杂在一起,她一直沉默不语,试图装成僵尸状,就像当初对晋思羽一样,据说那最能扫男人兴,然而他却出奇的熟悉她的一切,熟悉到明白她的一切小心思和身体反应,他并不急迫,一边恣意温柔的品尝她的甜美,一边轻柔的抚着她的腰,轻轻一抚她便颤了颤,身子一阵比一阵软,流水般迤逦开去,僵尸再也装不成,他低低的近乎得意的笑,越发将指掌间的活计玩得技巧高超,那些微微颤动,那些分寸间的挪移,像在琴弦上不惊声的拈起落花,珍重而挑逗,她毕竟是怀春年纪十八处子,那般强大的心志,也不能抑了低低轻喘,他听了那旖旎低声,心上便如真的着了火,只觉得指掌间纤腰一抹玲珑,细到惊心,细到令人心底生出想要折断的狂想,却又柔韧到惊心,柔韧到令人觉得便是万钧之力也不能折,这般极度矛盾的感受,直欲叫人发狂,他渐渐觉得,自己那一泊沉冷不急不躁的心,刹那间便沸腾了起来,蒸了这肌骨,蒸了这天地,蒸得这心的五湖四海,都将在一霎那干涸,沧海桑田。

  这里一泊春色无边的沉默,沉默里跑开狂野驰骋的惊马,她渐渐便觉出了他的异常——两人贴得实在太紧了,衣服穿得又不多,有一点变化都感觉清晰,她越发紧张,手指悄悄蜷起,正想着他如果真的控制不住,该用什么方式来中途叫停,他却低低哼了一声,咬了唇,将手松了松,脸偏了偏,一时间两个人都似逃难一般,各自叹息一声。

  叹息声齐齐出口,齐齐一怔,又齐齐对视一眼,月色下各自看见对方鬓发微乱满眼迷乱的模样,月色下各自在对方眸子里看见同样鬓发微乱满眼迷乱的自己,他笑笑,满不在乎而又得意,她却脸色爆红,慌不迭将眼睛转了开去。

  眼睛转了开去,却不能遮掩红晕一丝丝从鬓角蔓延到眉心,像春风里的涟漪,一层层晕开,想收也收不住,额前渐渐泛出微微的晶莹,在月色下闪着微光,他俯下身,她惊得一颤,他的手按在她肩井穴不让她逃,却没有再次触及她的唇,只珍重的一一吻去那细汗,又含着笑贴住了她的脸,将自己的脸紧紧靠着她,轻轻道:“知微……歇一歇……”

  凤知微没有说话,听着他的心跳,觉得那一阵大跳之后便转迟缓微细,竟然有些虚弱症状,心中一软,便想去把他的脉,偏偏他身子压着她手臂不让,只好不动。

  两人原本都偏凉的肌肤此刻都灼灼的热起来,触着了便觉得烫得惊心,却又令人清晰的感觉到那滚热底下的无穷温软。

  两人就这么静默的依偎着,在一怀惊涛骇浪里终于拥有了这一刻难得的宁和,时隔一年多,诸般翻覆别离生死磨折,她始终在人间波浪中浮沉,他始终操舟隐在风急浪高的波涛背后追寻着她,有时候近一步,眼看着要挽手一起,瞬间便被一个浪头冲散,等到下次机会再来,却已前情不复,你仿似再不是你,我也不再是我,顶着个皮囊和面具,恍惚迷离里看不清对方和自己。

  不想却在此刻,静夜僻宫深处,终有了不曾勾心斗角你疑我疑的平静一刻。

  在这宁静温馨的一刻……

  凤知微的肚子,突然煞风景的叫了一声。

  宁弈怔了怔,忍不住一笑,凤知微也不脸红,悻悻道:“养伤呢,你们皇家惜福养生,不提倡伤者食荤,每日送来的吃食清淡得和尚看了也会哭。”

  “你是说我家饿着了你?”宁弈一笑,让开身子,拉她起来,道,“我也饿了,我们去偷吃的。”

  凤知微眼睛亮亮的站起来,却拒绝,道:“不了,我还要……”话说到一半止住。

  宁弈却一向是个水晶心肝,眼神微微一掠已经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的脸隐在暗处看不清表情,语气却没什么变化,道:“你挂念顾南衣是吧?他不用太医的药是对的,那群庸医见他是寒症,就知道开温补之药,却不知道堵不如疏,大寒之后再以大热相冲,冷热一激如何了得,倒不如让他安静运功驱寒,我已经让人去护卫了,不会再让谁惊扰了他。”

  凤知微默然不语,心知他说的对,顾南衣此刻确实不能打扰,但是……

  宁弈偏头看看她,冷笑一声道:“我知你疑我,今晚你本以为是我安排人对顾南衣下手,是不是?”

  凤知微沉吟一下,并不掩饰的笑了笑,道:“殿下和那人私会花圃在前,静室密谋在后,非常时机,非常地点,非常人物,叫人不疑也难。”

  “是你从未信任过我罢了。”宁弈淡淡道,“我不会对你信誓旦旦,想来你也不信,将来如何,你且看着吧。”

  “说起来,”凤知微一笑,“我一不小心,又偷听了殿下一桩秘密,打搅了殿下一桩好事,实在歉甚。”

  她说着抱歉,语气一点歉意都没有,宁弈的脸从月光后的暗影里露出来,灼灼如白莲,眼睛却突然亮了亮,语气也有了变化,“知微……你是在吃醋吗?”

  凤知微怔了怔,心里突然一乱,这才发觉刚才自己那句话语气用词都有点不妥,听起来还真有几分醋味,脸上一红,心想此时绝不能着急解释,怎么解释都会越描越黑,怎么解释宁弈都有本事解释成他自己要的那个答案,当下笑而不语,做出“你的问题十分无聊因此我很淡定无稽”状。

  也因此,原本想问清楚他和那女子关系的,此刻也觉得无法出口,其实问或不问也无此必要,那女子最初出手时,十指上的珐琅宝石便让她基本猜出了她的身份——除了后宫妃位以上的主子,谁能金尊玉贵的用那样的甲套?而那扶风蹈月般的身姿,天生冶艳而又端庄的步态,除了那位出身西凉,以舞娘之身得天盛帝宠爱的庆妃娘娘,还能有谁?

  当初常贵妃寿宴,这个舞娘献舞,明面上是二皇子安排的,不想背后却和宁弈暗通款曲,宁弈这人,行事阴微不显,真是不到局中,永远也猜不出他曾经做了什么。

  想起那枚药,凤知微眯了眯眼睛,朝中一直传这位娘娘盛宠,等着皇家再添十一皇子,偏偏她肚皮一直没动静,是老皇不行了,还是这药的功劳?

  想起那散落到自己脸上的粉末,凤知微也淡淡的笑了笑——看来这位庆妃娘娘,也未必那么听话呢。

  就是不知宁弈和她,究竟做的是什么交易了,以后若有机会,倒不妨和这位娘娘打打交道。

  她心思转来转去,一肚皮的疑问,却知道问宁弈也不会有答案,暂且都揣进怀里,那药丸成粉的事,却也没提。

  宁弈眯着眼睛看着她,眼神像月下一只觅食的狐,半晌眼底渐渐浮起一丝笑意,却已经转了话题,再次伸手来拉她,笑道:“越谈越饿,这景深殿外不远就有一个大厨房,咱们去找吃的。”

  凤知微还是想拒绝,觉得饿一饿也就过去了,突然闻见自己肩上有种奇异熟悉的味道,下意识偏头要去看。

  此时宁弈的手也到了,本来是来拉她的手的,不知怎的看见她偏头,那手突然改了方向,手指一抬,按向了她的肩。

  凤知微习武之人,下意识一让,嗤啦一声,也不知道是谁用力控制不住,肩上的衣服被抓掉了一片,露出了一片肌骨晶莹的雪白肩膀,连带小半片胸前肌肤都微微显现,那里的肤色更为细腻,玉色底透着淡红,月色下幽美难言。

  凤知微怔了怔,眼中显出怒色,宁弈呆了呆,苦笑道:“你挣扎什么?”就手将手中碎布扔掉,脱下外袍给她披上,凤知微要拒绝,一动间却春光大泄,肌肤白光耀眼,宁弈也不勉强,笑吟吟抓着袍子看着,眼神专往那些露出来的缝隙里掠啊掠,凤知微无奈,只得由他将袍子帮自己披上。

  宽大的外袍悠悠罩落,带着独属于他的华艳清凉气息,凤知微拢着衣襟,沉默不语,眼角往墙角被撕掉的那块布料一瞥,心中微微叹息一声。

  宁弈脱了宽大外袍,里面仍然是自己的长袍,一笑牵了她的手,不由分说拉了她在月夜深宫里奔行,他是今夜值戍大臣,宫内禁卫安排十分了解,拉着她左一拐右一窜,十分潇洒的越过重重暗哨明哨。

  此时月上中天,春夜花香浓郁如酒,两人携手迎风而行,长发衣袂在风中招展成旗,再猎猎纠缠在一起,漫天的星光自苍穹迎面扑来,扑入胸臆,再化为彼此闪亮的目光。

  奔行中宁弈微微偏头看着身侧的女子,眼神里波光荡漾,此刻伴她在身侧,载了满袖的明月光伊人香,任风涤荡过微微疼痛的心口,不觉伤只觉得痛快而恍惚,痛快这拘束皇宫也有让他牵着她的手极速奔行的一刻,哪怕只是极短一段路途,恍惚这极短路途来得何其艰难,而她即使在掌中,也如此抓握不住,像这风。

  然而他转瞬便转过脸去,目光遥遥看向山海之外……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只消我握了这天下疆土,你便是风,也只能是在我的河山之上飞扬的风。

  他微微笑起来,身形一闪,轻声道:“到了。”

  这是外廷的大厨房之一,专供侍卫夜宵,夜宵刚送完,已经关了门熄了火,两人进去,毫不客气直奔食柜,一个翻上面一个翻下面,过了一会宁弈抛了一个纸包下来,笑道:“玫瑰松子糕!”

  与此同时凤知微也笑着抛了个纸包上去,道:“艾草青团!”

  两个纸包在空中交错而过,各自接住,相视一笑。

  两人身份尊贵的家伙,肩并肩坐在厨房地上悉悉索索吃糕点,一对大老鼠似的,凤知微塞了满嘴的糕点,鼓鼓囊囊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玫瑰……唔……糕……”

  宁弈伸手用手指替她揩去唇角一枚松子,笑而不语,心想你喜欢吃什么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看她吃得香,唇角漾起明亮笑涡,笑涡里一点糕点屑油晃晃,突然一笑,凑过去舌尖一舔。

  凤知微“啊”一声,随即开始咳嗽,脸涨得通红——噎住了。

  宁弈赶紧给她拍背,笑道:“可不要成为松子糕噎死第一人。”

  凤知微白他一眼,坐远了点,却听他悠悠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艾草青团?”

  凤知微手顿住。

  她……不知道他喜欢艾草青团。

  艾草青团也是她喜欢的,而已。

  转目一瞥,看见那人一贯淡而远的笑意里多了点明亮而喜悦的东西,突然想起当初废宫暴雨里那个长跪桥头的寂寞的人,他如今声势煊赫坐享尊荣,然而这一生有谁真正记得他的喜好,有谁真正将他的喜怒忧憎放在心头?也许有过,却早已湮没在寂寂的深宫里,等他知道时,已太迟。

  而他这一生,时刻隐藏着自己,连喜好,都不敢轻易让人知。

  而她一直亦避着他躲着他甚至顾忌着他,也从未真正有心去打听过他的喜好。

  心底突然泛上一丝酸楚,她垂下眼睛。

  宁弈等了一刻不见她回答,他何等玲珑的人,立即明白,自嘲的一笑,道:“其实也不算很喜欢。”

  凤知微慢慢将糕点吃完,笑了笑,道:“前年有次路遇宁澄,看见他去西街德记糕点铺子买新出炉的青团,他说那家做的最好。”

  她答得含糊,他的眼睛却亮了起来。

  良久之后,他轻轻抚了抚她的发,笑道:“不。”

  凤知微疑问的看他。

  宁弈深深看进她的眼睛。

  “今夜吃的艾草青团,一生最好。”

  ==

  从大厨房回去,宁弈没有再跟随着她,却将顾南衣的玉剑还了她,又将那柜子里的玫瑰松子糕和艾草青团全部找出来,包了起来给她带了回去,凤知微看着他将青团也包在包裹里,心知自己的善意谎言终究没有骗过他,难得有点愧疚的默然不语。

  她揣着糕点回了景深殿,先去了顾南衣那里,扒着窗户仔细看了看,看出他行功正在紧要关头,不敢打扰,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守在门口,这毕竟是在宫里。还是回了自己那里,一边想着明儿无论如何得想办法让天盛帝把自己和顾南衣打发出宫,一边思考着眼看着春闱主考肯定要点自己,如何借这事把以前的帐结一结。

  她的殿室在最里一进,她心事重重的一路进去,四面侍卫都给宁弈调开,没什么人巡游,凤知微走到殿门前,正要推门,忽然停住手。

  她盯着殿门,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殿门微微虚掩着,门缝里一点丝线随风飘动。

  她走的时候,关上了殿门,在底部放了一条红线,只要有人进出,便会被看出来,如今很明显,有人进来过了。

  凤知微立在门口,想了半晌,身子让到一侧,伸手缓缓推门。

  沉重的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推开一地淡白的月光。

  没有袭击没有杀气没有风声,什么都没有,室内的一切影影绰绰,在黑暗中如群兽蹲伏。

  隐约有华贵浓郁的香气飘来,凤知微小心的嗅了嗅,认出是高等宫眷常用的脂粉香。

  她眼底掠过一丝讶色——难道庆妃当真胆子大到无边,跑到她这里来搜查了?她一个内宫宫妃,这样妄为,不怕惹出祸事?

  然而仔细一嗅,又觉得这香气和庆妃带有几分媚惑的香气不同,稍微要清淡点。

  她小心的步入,室内始终没有动静,越过明光闪动的珠帘,隐约却可以看见自己的榻上,有人。

  身线起伏玲珑,似是女子,正海棠春睡,婉转鼻息。

  凤知微眉头一凝。

  榻上人似乎也听见了她的动静,软软的半撑起身子,娇弱不胜的伸出一只雪白的手臂,笑道:“死人……说是出去小解,怎么半天才回来。”

  月光照上她的脸。

  照上屏风后她不着寸缕的身子。

  凤知微刹那间心中轰然一声。

  糟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