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七章 佛也有火

  “下官礼部五品员外郎季江,前日夜礼部值夜带班,当晚戌时三刻许,下官带领内廷派遣护卫六人,自礼部正堂外自西向东巡夜,在经过暗库外侧三丈拐角处,遭人先点哑穴,后以麻袋罩顶,随后裹挟至礼部南厨地窖内丢弃,掳人者武功高强,行走无声,熟悉礼部道路,并擅长点穴之术。”

  “内廷御林军奋扬营三分队一小队队正刘羽金,队员陈真宜、孔睿、孔海、奚涵博、昌宏,于该日轮班值戍礼部,负责礼部暗库保卫,与礼部员外郎季江一同落入敌手,谨证员外郎诸般情状,句句属实。”

  “下官礼部三品侍郎尤辰涛,近日告假养病在家,前日,下官好友、五军都督府驻山北指挥使蒋欣永来京述职,当晚下官在宴春后院‘山月阁’设宴,其间听闻主官魏尚书在‘雪声阁’饮宴,曾过去敬酒,当晚下官一直和蒋指挥使以及诸好友同年在一起,不曾离开,下官也不知道钥匙如何失窃,下官愿领失察之罪。”

  “下官五军都督府驻山北指挥使蒋欣永,谨证尤辰涛当晚和下官抵足而眠,未曾离开。”

  “下官礼部三品侍郎张青俊,当晚不轮值,因吏部文选司郎中祁中冬孙儿满月,设宴宴春前去庆贺,祁郎中听闻魏尚书也在宴春与诸青溟学子饮宴,便拉下官过去敬酒,当晚下官大醉,祁郎中不知下官府邸在何处,便将下官安排在他府中客房,下官的钥匙……也不知道何时失窃。”

  “下官吏部文选司郎中祁中冬,谨证张侍郎句句属实。”

  “草民是……西城街九二胡同的锁匠李阿锁……在九二胡同口开了个制锁铺子,也配制锁钥等物……前日夜戌时前后,有个黑衣男子,白纱蒙面,敲开草民铺子,拿了两把钥匙泥模,让草民给配了两把钥匙……对,就是这两把。”

  “下官隶属刑部证验司司员许寒,尤、张二位侍郎所交上的两枚钥匙,齿缝内含少量红色碎泥,系曾被泥拓所致,其碎泥经与锁匠李阿锁所持泥模印证,泥质相同。”

  一连串证词下来,严密齐全,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全部隐隐指向魏知,堂上大员们听着,神色都很凛然。

  凤知微沉静的听着,心里也有些佩服对方,事发后没有任何拖延,几乎立即开审,这么紧迫的时间,刑部将证据证人准备得这么齐全,这种超越往日的高效率,证明对方真的是筹备有了日子,是真的来势汹汹,决心要整倒自己了。

  彭沛冷冷看着一脸沉思的她,眼神中闪动着得色,悄悄转眸看了本主一眼,却见他依然有不安之色。

  又一个证人上堂来,远远的,看见凤知微素衣戴铐的背影便抖了抖,畏畏缩缩在她脚边跪了。

  凤知微眼波一闪——很好,很好,终于有了个出乎她意料之外的证人。

  “学生……青溟书院政史院倪文昱……当日晚……与一众同窗在……在宴春宴请魏司业……其间……其间……”

  和前面一众口齿清楚语言干脆的证人相比,堂下现在跪着的这位,头垂得很低,目光闪烁身子颤抖,断续犹豫不成句。

  因为魏司业正跪在他身边,偏头望着他。

  不怒、不悲、不愤、不惊、不曾怒不可遏爬起来痛斥,也不曾惊愕无伦扑上来挠他,魏司业安安静静跪在他身侧,跪得很近很亲热,还偏着头,目光浅淡平静,唇角竟然还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

  古怪的,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笑意。

  仿佛……带点好笑、带点怜悯、带点轻蔑、带点……看傀儡戏扮演欢快,却从不入戏的了然。

  那样的笑意下,谁都会觉得自己是他掌下操控的傀儡。

  倪文昱的身子颤抖起来。

  魏司业这种笑容,他在青溟书院时就见过,每逢遇上不安分的人或者不安分的刁难,魏司业便会这么一笑,然后,刁难灰飞烟灭,刁难的人多半还得下场凄惨。

  魏司业是青溟书院学生心中的神,于他也是,然而今日,他当面背叛了他的神。

  他头埋得更低,一句话吭哧吭哧出不了口。

  “倪文昱。”堂上却有人说话了,刑部尚书彭沛,森然的道,“你尽管放心大胆如实讲来,放心,这是朗朗乾坤昭昭刑部,一切有本尚书为你做主!”

  语气沉凝而压迫,倪文昱又是一颤。

  他的手指抠在了砖缝里。

  他和姚扬宇钱彦那些官家子弟不同,他是贫寒出身,不能像他们朝中无人不愁做官,他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才能获得别人一半的成果,他不甘像书院其他贫寒学生一样,埋头读书,一步步苦熬,他羡慕贵介子弟的一帆风顺,并努力向他们靠拢,可是和他们在一起,是需要钱的,就像宴春合资请客,别人都是官家子弟,份子钱抬手就得,他却当掉了今冬过冬的棉衣……家中老母三月不知肉味,他却得在宴席上看着整盘未动的菜被随意泼掉……

  那晚之后,他正愁明日米钱,却有人找到了他。

  白银千两,并保他春闱得中,就算殿试过不了,也保他以地方官推优荐举,最起码一个吏部主事职,前程似锦,诱惑展开。

  夜色蒙昧,蒙掉了一个野心勃勃的贫穷学子最后的良心。

  ……堂上彭沛的话还似在耳边回荡,倪文昱狠了狠心,事已至此,银子都已经拿到了手,再想反悔也来不及,大丈夫立身世间,不狠不成人!

  眼一闭,一挺胸,别人教好的话滔滔而出。

  “其间学生因为不胜酒力,没有参与拼酒,在一侧假寐,无意中看见顾大人在尤、张二位侍郎敬酒时,两次靠近,借他人身体掩护,拓印了钥匙泥模!”

  “放你屁!”华琼作为“逼供人证”,拦在栅栏外听审,听见这一句忍不住爆了粗口,“顾南衣真要动手,凭你能看得见?无耻下作,陷人清白,亏你还是读书士子,你丢尽读书人的脸,丢尽青溟的脸!”

  倪文昱被骂得脸色惨白,闪烁的目光四处乱飞,彭沛看他东张西望的怕他飞出什么不妥的眼神来,赶紧怒喝道:“华琼!允你外堂听审已经是破例,你再干扰审案,立刻逐你出去!”

  华琼头一甩,一口强劲有力的唾沫呸在倪文昱侧脸,“我等着你被青溟的唾沫淹死!丧家犬!”

  彭沛怕她还骂出什么来,立即长声传唤,“传顾南衣!”

  “传顾南衣——”

  凤知微立即在地上转了转身子,侧头向来处望去,一扭头间眼神关切,堂上慢悠悠饮茶的宁弈突然开始咳嗽。

  也不知怎的越咳越急,胸臆震动,嗓子一甜,宁弈赶紧用杯子一遮。

  一团淤红的血色,在碧绿的清茶里无声洇开。

  宁弈出神的看着渐渐发红的茶,淡红水面倒映晦暗眼神,恍惚间想起刚才凤知微那个眼神,那种关心的急切,记忆中从未对他有过。

  她将最真的情绪毫无遮掩的给顾南衣,却将最深沉的心思云遮雾罩的给他。

  宁弈笑了笑,淡红水面里眼神也是静的。

  这世间情爱,谁先动心,谁便先伤心。

  他倒是想做个独夫,一生里无有挂碍随心所欲操刀天下,偏偏遇上另一个更狠的独夫。

  说不得,自饮心血罢了。

  身侧七皇子凑过身来,关心的看他,道:“六哥茶冷了吗?我叫人去换。”说着便来接。

  他一让,将茶泼在了身后盆景里,茶水迅速在树根处消失。

  随即一笑,道:

  “这茶真苦。”

  ==

  重镣声声,远远拖在地面上的声音沉重,像巨人一步步行来,曾经在刑部任过员外郎的章永,突然怔了怔,喃喃道:“怎么用了这个?”

  他声音虽低,淹没在特别沉重的镣铐声响里,但凤知微还是清晰的听见了,眉头一皱,心想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门口处出现顾南衣的身影,重镣在身,一步步行来,随即华琼一声惊呼,凤知微低眼一看,顾南衣所经之处,地面坚硬的青石全碎。

  仅仅是本身分量便压碎整块青石,这镣铐何等沉重,令人难以想象。

  而顾南衣这一路行来,又将如何艰难?

  凤知微只知道彭沛拿出来约束顾南衣的东西,肯定不是好东西,看章永震惊神色,心中却又一沉,隐约觉得,自己还是太轻忽了。

  眉毛一挑,凤知微怒色终起。

  顾南衣站定,却不走近她身侧,凤知微有点疑惑的回头,示意他走近些,也好看看这锁链到底怎样,然而顾南衣就是不动。

  凤知微只好自己往那方向跪跪,突然觉得似有一股寒意逼人而来,她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却听堂上彭沛已经发难。

  “顾南衣。”彭沛森然道,“礼部员外郎季江前夜被人近身点穴掳入麻袋弃于礼部地窖,点穴功夫高深,非寻常人可为,有人曾经眼见你出手点穴,而你也熟悉礼部,对于此事,你有何解释?”

  季江上前来,将那黑衣人如何落下墙头,如何欺近他身侧,如何伸手点在他哑穴上,指手画脚示意了一番,动作很标准,形容得很精彩,看得出那黑衣人为了欺近季江点他哑穴,很费心思。

  彭沛阴阴的看着顾南衣,顾南衣漠然的看着他,像是没理解他的话,面纱后眼神清亮纯澈,在那样的眼神里,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有点脏。

  彭沛吞了吞口水,他是知道顾南衣的怪异的,只好再重复了一遍,“礼部员外郎季江——”

  顾南衣突然手一抬。

  彭沛的声音,卡的一声顿住了。

  他还是张着嘴,一个开口音在那里,却发不出来,挣红了脸,也只在喉管里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很明显,被隔空点了哑穴。

  “啊,神功!”十皇子惊呼,“隔空点穴!”

  胡大学士笑眯眯捋着他的山羊胡子,慢条斯理的道:“我说季大人,会点穴的人虽然不多,但是整个帝京也未必就是顾大人一个吧?你确定你看见的那位高手,真的是顾大人?照老夫看,顾大人根本不需要和你近身相博点穴,他在墙头上抬抬手,你就倒了。”

  季江涨红了脸,朝上一躬,“老大人说的是,下官只知道当晚被人点穴,并没有指证顾大人。”

  他站得离顾南衣近了点,顾南衣立即向旁边退了退,一副你很脏不要污了我的样子。

  有人吃吃的笑起来,彭沛脸色难看得无法形容,瞪了季江一眼,却也无可奈何,此时他穴道未解,张着嘴僵在当地,十分尴尬难堪,偏偏顾南衣好像忘记了,淡定的站在那里,望天。

  凤知微微笑,望天。

  宁弈喝茶,十皇子一直精神勃勃,此刻开始睡觉。

  华琼好奇的探头探脑,打量着彭沛正对着她大张的嘴,忽地一拍手,笑道:“大人,你左边第三颗槽牙似乎蛀坏了,我给你介绍个看牙大夫,就住在南门外狼心大街狗肺胡同狗牙沟,姓苟,名叫嘴臭,看牙是世代祖传的绝艺,包管你去了,和他一见投缘,再见拔牙,一拔永不蛀!”

  说完哈哈大笑,顾南衣顶着死死卡住颈项的镣铐艰难转头,认真看了她一眼。

  这也是顾少爷的最高奖赏了,华琼越发乐不可支,全然不将堂上那几个脸色难看的人看在眼里。

  二皇子眼看不是个事,双手撑案冷声道:“顾大人,你既然用这种方式证明了此事你的清白,这便不提,你当堂将彭尚书禁制在当地,却也是挟制大员的重罪!”

  他说得口沫横飞,顾南衣照样在认真欣赏彭大人的蛀牙。

  凤知微回首,对顾南衣笑笑,传递过一个“且松了他,看他倒霉”的眼神。

  顾南衣立即抬手,彭沛“啊——”的一声,揉揉咽喉,怨毒的看了顾南衣一眼,又看了华琼一眼。

  华琼笑眯眯的对他做了个“别忘了狗牙沟”的口型。

  彭沛也算有定力,铁青着脸,却不纠缠华琼的羞辱,立即命人将季江等人带下去,还指望着倪文昱指证,谁知倪文昱看见顾南衣隔空点穴那一手,吓得早已软趴在地,此时外面刚补好的登闻鼓又一阵急响,隐约有喧哗声响起,仔细听却是“让那背叛司业的无耻之徒滚出来!”似是很多人齐呼,隔了那么远都清清楚楚,可以想见,此刻刑部门口,一定聚集了很多青溟书院的学生,要不是今日刑部严阵以待,只怕这些二世祖们就冲进来拔刀了。

  倪文昱听了清楚,脸色发白,翻翻白眼便晕了过去。

  彭沛一看不好,没的证作不成还惹出祸事,更审不下去,今日自开审以来步步不顺,但是如果不能在今日这一审打下魏知的气焰,只怕便给了他翻身的机会,无奈之下只得冷哼一声,道:“倪文昱急病晕厥,先带下去休息,押后再问!”

  此时堂中只留下了那个锁匠李阿锁。

  “李阿锁!”彭沛转身面对李阿锁,温和却隐隐压迫的道,“你看看眼前这个人,是不是那晚让你配制钥匙的蒙面人?”

  李阿锁眯着眼睛看了会,眼神里掠过狡黠的光,随即点点头,道:“大人,虽然没看见脸,衣服也不一样,但是面纱和身形,却是很像。”

  “你说的属实?”彭沛冷冷道。

  “草民不敢撒谎。”

  彭沛阴冷的笑了笑,转脸面向顾南衣,道:“顾南衣,点穴事你虽有解释,但现有锁匠李阿锁指证曾于前夜戌时前后,见过一个类似于你的男子,拿过两个钥匙泥模寻他打制钥匙,对此,你如何解释?”

  他忌讳顾南衣武功,开始没有强迫他跪见,现在语气倒也算客气,却在问话里并没有点明案由来源,避重就轻,刑名出身的都察院指挥使葛元翔皱皱眉,想说什么,最终却没有开口。

  顾南衣站在那里不动,不说话,全天盛朝廷都知道这位顾护卫,太子的手他也敢打,皇帝的问话他也不高兴答,很多人就没见过他对外人开过口,彭沛也并不打算要他回答,如果这人真的还是始终不开口,那正好,干脆算成默认。

  一片沉默里,彭沛眼底掠过一丝得意之色,缓缓道:“顾南衣,你的为人,陛下和百官都有所了解,断不会任性妄为此人神共愤之大罪,想必碍于情面受人所托,或受人蒙蔽无意为之,所谓不知者不罪,从逆者论轻,只要将苦衷说清楚,我等自会禀报陛下,陛下定有恩旨于你,你且放心便是。”说到这里一顿,语音提高,已是声色俱厉,“但你若冥顽不化,负隅顽抗,自有国家昭明法制,高悬尔首!”

  这番话他自认为说得软硬兼施,十分出色,说完眼底忍不住泛出得色。

  这番话二皇子等人频频点头,一脸语重心长,都察院指挥使再次觉得彭沛这段话有指供诱供之嫌,依旧不是刑名问案所应为,但他还是没有开口——今天水深,且看着吧!

  凤知微也没有开口——堂官问案,无关者不得插言,彭沛可以枉顾问案规矩指供套供诱供,却不会给魏知一点行差踏错的机会,她相信,只要自己一开口,彭沛便会以扰乱公堂罪下令掌嘴,说不定还加她个当众串供的罪,她虽然不惧,但是以顾南衣对她的维护和华琼的火爆性子,到时候难免闹得不可收拾,还不如静观其变。

  看她家顾少爷那淡定的样子,凤知微莫名的就是有信心,觉得还没到自己大展风采的时候。

  彭沛说了一大堆,顾南衣却好像根本没听见,上头杵着那些人,在他看来个个都是猪猡,快要上屠宰场,所以拼死的叫的那种。

  他的脸,突然缓缓转了过去,面向李阿锁。

  李阿锁一抬头,就迎上顾少爷面纱飘拂的脸,明明隔着面纱,却依旧令人觉得,面纱后的目光宛如实质,冷木生铁一般的碾过来,毫无感情,却又因其漠然而无限压迫,压得他的心怦怦的跳起来,他有点惊慌的向后退了退,腰上随时系着的一大串钥匙突然落地。

  顾南衣手一伸,那串钥匙便到了他手中,别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怕他突然出手,看守他的衙役紧张的涌上前来。

  顾南衣手指一划,钥匙串上一个最大的钥匙落地,钥匙串上还有一些未经打磨的铜片,顾南衣取了两个,将那个大钥匙拿在手中,仔仔细细的摸了一遍,随即仰起头闭上眼,又摸了一遍。

  众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望着他,彭沛想呵斥,但慑于顾南衣武功,不敢老虎头上拔毛,凤知微皱眉看着顾南衣,心中想起宗宸说过,南衣的记忆很是特别,常见的,一般人能记住的东西,他记不住,比如道路,在他眼里看来就是一模一样的,但是有些特别精密的,机械的,常人根本不可能全部掌握,需要借助仪器的东西,他却能一丝不差的照搬,就像他自己就是个精密的仪器,可以完美复制,但是不知原理,所以他学武,最先练成的是固定经脉流向的内功,其次是门派中最为复杂、一招有数万个变化的无人练成的剑法,数万个变化,他一天之内,记得一丝不苟,才成就了这一身无人超越的武功。

  难道……

  此时顾南衣已经放下了手中的钥匙,取过那两个铜片,转头,平淡的吩咐身边押解的衙役:“黑布。”

  衙役愣愣的递过用来蒙眼的黑布。

  顾南衣低头,伸手入面纱,将黑布蒙上,他虽然低了头,但手指一撩间,晶莹光洁肌肤和如玉铸成的精致下颌惊鸿一现,看见的人都不由自主窒了窒呼吸。

  随即他放下面纱,将铁片放在指间,手指一削,指尖如剑将铜片削尖,成了一柄小小的匕首,随即用这柄贯注了内力的“匕首”,在另一块铜片上开始划动。

  他蒙着眼睛,关闭了天地,回到自己心无旁骛的世界,动作极快,转眼间指掌间铜屑纷飞,锁链玎玲细碎声响和铜片打磨沙沙声响里,一样东西已经渐渐显出雏形。

  满堂的人此时已经猜出他要做什么,都面带震惊之色的站了起来。

  彭沛先是惊讶,随即便露出喜色——这个顾南衣,胆大疯了,竟然要用这种法子证明清白,可这天下,就没有能瞬间手制钥匙的人!何况还闭着眼睛!真是天庭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自来——

  李阿锁却瞪大眼睛看着顾南衣掌心那渐渐成型的铁片,呼吸急促,枯黄的脸上连皱纹都写满震惊,他是锁匠,当然知道对方在做什么,这也是他每日的工作,但是他做这个,需要借助很多锁匠专用物件,需要亮光,需要最起码半天以上时间,还未必能一次成功。

  钥匙在任何时代,都是相对那个时代比较精密的东西,据说早先的钥匙比较简单,后来大成开国后,皇后对当时的锁和钥匙很有意见,说这样烂的锁和钥匙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难怪无论上了什么锁的墓门都一搞便开,大成皇宫里经过她改良的锁和钥匙越发精致,经过数百年,那些精密的东西也渐渐传向民间,李阿锁自认为技艺了得,世代家传,帝京第一锁匠,没想到今日竟然看见人闭目手工复制钥匙,而且那指掌间渐渐成型的钥匙,每一齿每一痕,都和他做出来的一模一样,一瞬间几乎不敢置信,半生赖以生存和为之骄傲的技艺观念,都被强大的顾少爷瞬间推翻。

  “当!”

  一片窒息般的静默里,顾南衣手一翻,一枚亮晃晃的铜钥匙,连同先前的那枚做样板的钥匙,一起扔在了李阿锁的脚下。

  钥匙在半空中发出碰撞声响,玎玲清脆,声声如冷笑。

  顾南衣这时才干巴巴的说了一句。

  “扯——淡——”

  他自上公堂,对于连番指控,至今只说了两个字,还是因为彭沛诱导他指控凤知微才说了这一句。

  话少,却和凤知微一样,不需言语而尽得风流。

  李阿锁僵在那里,木雕似的没了动作,他是老手,眼睛一扫便知道,两枚钥匙是一样的。

  彭沛一看李阿锁直着眼睛的表情,便知道事情不好,但犹自不肯相信,不敢开口问,用眼神询问他。

  李阿锁脸色蜡黄,不住擦汗,避让着他的目光。

  彭沛心中一凉,万万没想到顾南衣有这一手,僵在那里,眼看葛元翔开口要问李阿锁,一急之下恶向胆边生,大步下座来,恶狠狠笑道:“公堂之上,岂是玩把戏的地方?这什么烂东西?”抬脚便要将两枚钥匙踢出去。

  他的脚尖刚刚抬起,顾南衣的手臂一抬。

  沉重的锁链声响震得彭沛大惊失色身子一僵,生怕顾南衣再来点上什么死穴,脚尖顿时停在半空,身子失衡向后便栽,身后正是凤知微。

  凤知微身子一直,眼疾手快的托住他后腰,笑道:“大人小心些。”随即将他轻轻扶直。

  此刻彭沛背对着所有人,只有靠着公堂门口栅栏的华琼,才看见他脸上在凤知微扶过来的瞬间,有潮红一涌,瞬间消失。

  华琼目光一闪,露出一丝森然笑意。

  彭沛自己却毫无感觉,站直后立即挥袖拂开凤知微,冷哼一声也不道谢,转身就走,凤知微也不介意,笑嘻嘻的跪回去。

  她跪回去的瞬间,手一抄,将两枚钥匙抄在了手里,向葛元翔章永方向一托,道:“两位大人请看,殿下们和贾公公请看。”

  二皇子招招手,示意身边护卫上去接,宁弈身边的护卫突然大步上去,后出发,却比人家快,肩膀一撞便将人家撞开,抢先接了过去。

  钥匙拿在手中,一一传看,在座的眼力都不错,看得出果然一模一样,何况还有李阿锁死灰般的脸色证明。

  十皇子今天特别的活跃,把钥匙捧在手里,“哗哗”的赞叹着给贾公公看,“公公,你瞧瞧,真的一样!”

  贾公公颤巍巍戴上老花镜,眯眼看了半晌,笑道:“老奴年纪大了,看不分明了,不过就这样子,倒确实看不出什么不同来。”

  这句话一出,彭沛抖了抖。

  宁弈将钥匙接在手里,微笑着看了又看,突然一抬手,将钥匙掷在李阿锁脸上。

  “狗胆包天的贱民!”他怒喝,“顾大人既然有如此妙技,何须寻你配钥匙?你一介下九流麻衣草民,竟敢攀诬当朝大员,株连九族当众凌迟,也轻了你!”

  黄灿灿的钥匙在半空飞过一道金色弧线,劈头盖脸砸在李阿锁脸上,啪的一下便砸了他满脸血,李阿锁却早已被当朝亲王声色俱厉的怒责吓得魂不附体,哪里还知道痛,满脸的鲜血也不敢抹,跪在地下磕头如捣蒜,颤声道:“草民……草民是糊涂了……草民是糊涂了……”

  他口口声声说自己糊涂,却始终没有承认自己攀诬,更没有喊冤枉,宁弈冷冷望着他,森然道:“李阿锁,你和顾大人素不相识可是?”

  李阿锁抬起涕泪横流的脸,犹豫的点头。

  宁弈淡淡道:“你既然不认识顾大人,无缘无故,断不会任性妄为此人神共愤之大罪,想必碍于情面受人所托,或受人蒙蔽无意为之,所谓不知者不罪,从逆者论轻,只要将苦衷说清楚,本王自会从轻处置,你且放心便是。”说到这里一顿,语音提高,声色俱厉,“但你若冥顽不化,负隅顽抗,自有国家昭明法制,高悬尔首!”

  这番话,几乎完全照搬彭沛先前诱供顾南衣的话,听得彭沛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尴尬得无地自容。

  但这人也是个厉害角色,气色虽然尴尬,却立即趁势上前一步,抬脚对着李阿锁就踢,“你这贱民,受何人指使,攀诬顾大人,还不从实招来!”

  李阿锁被踢得翻了个跟头,额头有血流出,他怯懦的看了彭沛一眼,咬了咬牙,砰砰磕头,“没有……没有!是草民……是草民有次被顾大人踢翻了钥匙摊子,怀恨在心……所以……所以狗胆包天……攀诬大人!”

  “你这只因些许小事便胡乱举证的贱民!”彭沛立即接口大骂。

  葛元翔和章永对视一眼,咳嗽一声,道:“李阿锁,以民诬官,是杀头重罪,你想清楚了。”

  李阿锁浑身一颤,张嘴欲言,然而一抬眼,看见彭沛海水江牙的深蓝色官服袍角,那种明朗的颜色此刻看在眼底却是一片深沉,令他想起暗夜里自家小院里妻儿的惊恐的脸……他蓦然抖了抖,再次伏下身去,“……草民……有罪……”

  宁弈突然道:“李阿锁,顾大人于何时何地因何事踢翻过你的摊子,你且说来。”

  李阿锁张了张嘴,没想到竟然会问这个问题,犹豫了半晌,支支吾吾道:“……草民也记不清楚了,好像是去年……也好像是前年……”

  顾南衣突然平平板板的道:“我前年才到帝京。”

  “那是去年!去年……春!”李阿锁眼睛一亮,大声道:“去年春,他说草民的摊子挡了他的路,他一脚踢翻了草民的摊子,将草民辛苦制作的很多锁都踏坏,坏了草民半个月的生意!”

  宁弈笑了起来。

  堂上几个人,有的笑,有的苦笑。

  “去年春。”宁弈笑意阴狠凛冽,近乎轻柔的道,“因为魏大人在南海回京路上遭遇山崩而失踪,顾大人沿路寻找了大半年,整整一年,他都没有回过帝京。”

  李阿锁张大了嘴。

  华琼在吃吃的笑。

  从来不骗人的人,偶尔指供诱供,才叫真正的有效果……

  “我我我……”李阿锁结巴着,此刻真的是再扯不出什么来,惶急之下对彭沛望去。

  凤知微此刻却趁着一阵纷乱,蹭到了顾南衣附近。

  堂下就这么点地方,顾南衣让不到哪里去,此刻她靠近,才发觉先前那一阵寒意,果然自他身上的锁链散发,越靠近越觉得寒意刺骨,这还是她在身边,戴在身上的顾南衣,是什么感觉?

  此时仔细一看,才发觉昨日地牢昏暗没看清楚,那不是玄铁,那是寒铁,产于深海之底的重铁,重于普通铁十倍以上,且长年埋于极北之地冰海之下,千万年吸收地底寒气,阴寒无伦,也不知道刑部从哪搞来这么一副要命东西,难怪章永语气惊讶,想来这东西因为太过伤人,非穷凶极恶必死重犯,刑部轻易绝不动用。

  却用在了顾南衣身上!

  昨夜一夜至今,他怎么过来的?

  凤知微眼角一瞟,看见顾南衣因为刻钥匙未及掩藏的手指,指节青白,指甲底呈微蓝之色,这正是寒毒侵体的征兆,按说此刻,他的手指已经僵木了。

  他竟是用这样的手,顶着这样的酷刑,来刻那副钥匙!

  顾南衣发觉她的异常,立即将手指缩进衣袖里,凤知微盯着那一收之间的蓝光微闪,只觉得满腔的冰冷,冰冷底又生出腾腾的怒焰,毒火一般烧灼着全身的血液经脉,轰然一声体内热流喷薄而出,翻卷滚掠,将她平日压在平静冰面下的狠烈狂流,一瞬间都掀了出来!

  随即她大力扭头,扭得过于用力,自己都听到颈骨吱嘎作响。

  她一直在等,一直在忍,等着对方掀出全部底牌,等着在最合适的时机给对方一击,她用蔑视的心态,看着那群人群魔乱舞作茧自缚,心态悠然不急不躁,还自以为这是雍容和淡定,却不知道每一分每一秒的等待,都是对南衣的戕害和折磨,每一分每一秒她的悠然,是靠南衣咬牙苦忍一声不出换来,他避着她,躲着她,瞒着她,甚至不愿让她靠近知道这重铐的狠毒,她还在懵然不知,盘算着怎样才是最有利时机——

  凤知微浑身颤抖。

  她一生里沉静冷淡,将所有的恨和毒都习惯性压抑,然而今日她终于发现,佛也有火!

  “铿。”

  锁链交击声响起,还在对李阿锁目光威胁的彭沛愕然回首,便看见一直老老实实跪在那里凤知微,突然缓缓站了起来。

  她脸色平静,眼神却极黑,像是极北之地没有天日的苍穹,反射不出一丝星光,只有一点妖异而灼热的红,在眼神深处腾腾燃烧。

  彭沛触着那样的眼神,只觉得心中一凉如堕深水,比刚才顾南衣点穴还让人惊怖,瞬间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竟然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惊惶的退后一步。

  堂上人都惊讶的看过来,宁弈脸色一变,轻咳着坐直了身体。

  凤知微走到彭沛面前,盯着他,森然一笑。

  “彭沛,你扯完了没?”

  彭沛白着脸,又退一步。

  凤知微再进一步。

  “我忍你们很久了,现在。”

  她露齿一笑,白牙森森。

  “也该轮到我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