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五章 生死之交

  长街马蹄声疾,一阵风的卷过去,凤知微正要上轿,转头看了看,笑道:“咦,好像是向着我府里那方向去的,看御林军那杀气腾腾样子,不知道谁家又要倒霉了。”

  二皇子干笑一声,目光闪动,两人各自上了轿往朝中去,一路上气氛却有些怪异,一大早帝京府和九城兵马司的兵丁就在街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往日早早开业的茶楼,此时应该已经坐满了士子,今天虽然照常开业,里面坐的却是很多目中精光闪烁的精悍汉子,看似悠闲的喝茶,其实却将每个进来的人仔细打量着。

  凤知微放下轿帘,嘴角掠过一丝森然的笑意。

  一路到了承阳门前,也是站了一列的御林军,官员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听说昨晚礼部失窃!”

  “不是失窃!是春闱试题出了事!”

  “我怎么听九城兵马司说,没损失?”

  “原先是说没损失,就是一个员外郎被麻袋装了扔在礼部地窖里,后来礼部一位侍郎不放心,又去看了一遍暗库,觉得不对劲,正要禀告上司,帝京府却查获了一个小贩,这人黎明时分和几个士子相约于城南僻角巷,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拿来一问,竟然在卖春闱试题!”

  “啊!”

  “假的吧!”

  “帝京府也以为一定是假的,但历来涉及春秋闱试题这样的事,一向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按照惯例须得立即上报内阁,昨夜是吴大学士当值,当即报给陛下,题目拿来一看,陛下当场就砸了茶盏!”

  一片倒抽气声,抽得却很有些欢快——世人对于他人灾祸,一向都是既有事不关己的庆幸,又有幸灾乐祸的窃喜的。

  尤其当那个人,飞黄腾达锋芒毕露得早已惹人嫉恨的时候。

  凤知微在轿中听着,心想帝京的官儿果然厉害,这消息灵通的速度真是令人发指,自己这个礼部主官若不是有人先通了风,此时可真就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她在轿中深刻反省了一下自己对于帝京官场还是过于低估,信息网准备不足的缺陷,然后掀帘,下轿。

  她是坐二皇子府的轿子过来的,这轿帘一掀,刚才还菜市场一般的官儿们,唰一下全部成了锯嘴葫芦。

  一片诡异的寂静里,凤知微浑然不觉笑吟吟打招呼:“各位大人好……啊!”

  “铿!”

  两柄精光雪亮的长刀在她面前一架,刀光映射出御林军向来铁青僵硬的面孔,语气比刀光更冷,“魏尚书,陛下有旨,请您去刑部一趟。”

  去刑部一趟,说得客气,但是对于天盛朝野来说,这是最可怕的一句话,当朝大员,连圣面都不能见,当庭自辩的机会都不给,便直接下了刑部大狱,那只能是掉脑袋的重罪。

  官儿们幸灾乐祸中有了几分震惊,原以为以魏知之赫赫大功圣眷恩隆,陛下好歹要给他一个御前折辩的机会,说不定凭那人巧舌如簧,虽说泄漏考题难辞其咎,但好歹也有翻身的机会,如今竟然直接下了刑部,陛下对于此事,当真是天颜震怒!

  大学士姚英皱眉站在一侧,对胡圣山使了个眼色,姚大学士自从儿子被魏知救过一命,对这小子的观感倒好上许多,这是在问老胡,要不要再和陛下说说?

  干巴老头胡圣山却缓缓摇了摇头——陛下是凉薄之主,此时谁去劝谏谁倒霉,倒不如冷一冷再说。

  老头子私心里还有个打算,魏知入仕以来太过一帆风顺,对年轻人不是好事,不如趁机也让他吃点苦头,将来王爷在他最危急时刻雪中送炭,说不定还是拉拢他的机会。

  一众人各自打着算盘,心思涌动,鸦雀无声。

  那边凤知微缓缓抬眼,看着面前寒光涌动的刀锋。

  她永远云遮雾罩的眼神,此刻却突然精芒一闪,亮如闪电,刺得正森然看着她的几个御林军护卫目光一跳,对望一眼,将刀往下压了压,语气却和缓了一点:“魏大人,请。”

  众人屏息看着,猜测着这从未受过挫折,礼部尚书板凳还没坐热的少年一品大员会怎么动作?闯殿?诉冤?哭求?伤心帝王薄凉?让他那举世无双的护卫直接动手?

  然而,等着看好戏的官儿们失望了。

  谁也没想到,长刀相架之下,凤知微抬眼看了看殿上一眼,突然退后一步,跪下,对着金殿之上龙座方向,拜了三拜。

  她伏在地下,将官帽取下,端端正正放在一边,肃然道:“刚才臣在轿中隐约听闻礼部昨夜之事,臣忝为礼部主官,竟然对如此大事全然无知,这便是臣的罪,臣愿领受万死之罪,千错万错,错在臣一身,只是陛下春秋已高,若因此逆火上涌伤及龙体,臣百死莫赎,但求陛下暂摄怒气,珍重龙体,那便是臣和万民之福了。”

  四面默然无声,官儿们凝神听着她娓娓而言,一瞬间都在心中暗叫:佩服!

  几个大学士对望一眼,眼神凛然。

  当朝一品,忽遭遇临头大祸,宫门前当着百官被御林军拦下,当即解入刑部大牢,突如其来而又不留丝毫情面,骤然从天上落入地下,换成他人谁受得了?以往那些人,当场瘫软有之,小便失禁有之,涕泪横流有之,最好的,不过抖着手咬着牙不失颜面硬撑着离开罢了。

  谁还能像这少年一样,无故加之而不怒,骤然临之而不惊,短短一段话,堂皇光明,既辩白了自己对此事完全无辜,又谆谆切切毫无怨言的表示了对陛下的关怀,自己身陷囹圄,还在担忧陛下莫要气伤——陛下年事已高,老年人是最在意这些的,再大的火,听着这一场娓娓又深情,不为自己开脱却又巧妙表白心迹的进言,只怕也要被浇灭一些。

  这种沉稳和定力,智慧无双的应变,便是浮沉宦海几十年,几起几落的大学士们都未必能做到。

  魏知少年得志,从未受过任何挫折,最该意气风发锋芒逼人,是哪里学来的这天生城府和惊人的自控力?

  “魏大人有心了。”胡圣山当先道,“你的话,我等定当转告陛下。”

  “那便多谢了。”凤知微一笑,转头对顾南衣道:“你别跟去了。”

  “不行。”御林军前来押解的头领道,“昨夜闯入礼部的人中,有一人武功高强,擅长点穴,这等高深武功,顾大人据说也是会的,所以也请一并去刑部说清楚。”

  凤知微也没说什么,只歉然对顾南衣一笑,“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顾少爷淡定的解下剑,交给御林军那位队长,回身对跟来的小厮道,“去拿大氅来,你家主子腰不好,睡觉用。”

  小厮抖着腿应了,官儿们面面相觑——敢情这位以为是去度假的?

  “告诉小姐,他爹度假,两次陪睡欠着。”

  “……”

  官儿们咬着嘴,想笑不敢笑——还真度假了。

  有些思想不纯洁的却在推敲那句话——难道如果这爹不度假,就要陪女儿睡觉?陪?女儿?睡?

  啊啊啊啊啊……伤风败俗啊……

  “中午送乳鸽汤,晚上素点。”顾少爷依旧淡定的在安排假期食谱,“她晚上吃荤多了会睡不好。”

  官儿们开始吸鼻子……啊啊啊啊这对断袖多么的情深意重啊……

  一座金顶绿呢王轿悠悠的抬了来,轿中人正要掀帘下轿,听见这一句,手顿住了。

  那边凤知微似也想起了什么,关照道:“昨晚东西烧了不少,重新买被褥来送进去,要江淮出产的那种羽云丝绵,品质最好一团云似的那种。”

  官儿们眼冒绿光——啊啊啊啊一团云啊,啊啊啊啊在牢里也要被翻红浪啊。

  “再带……八斤小胡桃。”

  “魏大人。”御林军那位队长早已听呆了,此时反应过来赶紧拦,“别的也罢了,胡桃不可以,听说顾大人武功极高,善使胡桃飞镖。”

  “把壳剥了,只送桃仁进来。”凤知微立即吩咐,转头很温和的对御林军队长道,“桃仁太轻,当不了飞镖,放心。”

  “……”

  两个去“度假”的人安排完,施施然跟着御林军向外走,顾忌着魏知身份,没有五花大绑穿枷戴铐,却足足动用了一千人押送。

  路边停着一座王轿,轿子半掩帘,掀帘的手修长洁白,帘后人目光变幻如深海。

  凤知微对轿中人笑笑,躬躬身:“王爷。”

  “魏大人好自珍重。”宁弈看着她,缓缓道,“刑部彭尚书,是你们礼部出身,最是刚正不阿的君子,你放心,至于你的案子,现在诸事不明,倒也不必忧心,稍后陛下自有旨意,三法司和我们几兄弟,难免都要过问的。”

  凤知微目光一闪,又是一躬,道:“多谢王爷关爱。”

  宁弈这话里透露了很多信息,他说彭尚书“刚正不阿”,便暗示了此人有可能因为太“嫉恶如仇”,会对凤知微下手,他说三法司和几兄弟都要过问,便是说这是重案,他会想办法三法司会审,以免刑部一家做手脚,但陛下对他这个三法司主管皇子也没有全部放心,二皇子七皇子都可能会参与进来,而现在的三法司因为年前天盛帝的一番更动,已经不全是宁弈亲信,所以要她自己小心。

  两人目光一触,凤知微突然轻轻一笑。

  她这一笑不如平时疏远淡漠,雾里看花一般的似近实远,反而温存柔和,眼波如水,带几分淡淡欣慰和欣喜,宁弈看得心中一颤,恍惚间想起这样的眼神睽违已久,上次看见似乎还是在一年多之前的南海,那是她重病卧床,自己亲伺汤药,每次喂完药给她擦嘴,她便这么轻轻一笑。

  那一笑,笑软了夕阳笑漾了星月,笑得人心也腾进了浮云里,荡漾包裹着,便是夜了梦了,也是甜美的。

  到得后来,那笑便成了回忆,长夜风凉里一遍遍回想,想到最后竟然开始怀疑,那笑是不是从未真的存在过,只是自己的臆想而已。

  如今,终于重见。

  虽然那一笑在重重围困间,短暂如刹那星火,他唇角却忍不住微微一弯,轻轻放下轿帘,在黑暗里,微微笑起。

  ==

  凤知微和顾南衣分别进了刑部特制的铁马车,向刑部驶去,一千侍卫一路押解,马车只留了一条缝隙透气,走到一半的时候,凤知微听见头顶上有轻微的夺夺三声。

  她伸指在铁皮马车顶扣了扣,做了回应,头顶上有风声掠过。

  宗宸带了人在一路保护她,但是刑部大牢一时却进不去,宗宸询问是否现在想办法从侍卫中混进去,凤知微表示拒绝。

  过了会儿又传来鸟鸣,车子又走了一截,在拐过一个弯的时候,突然一歪。

  御林军们急忙将两辆车先护得紧紧,然后才聚拢来看到底怎么回事,发现马车侧轮一个铁榫子有点松动,急忙用刀将之敲紧。

  一群人撅着屁股看马车底,就没注意到头顶有人如落叶般,借着路边大树的枝条悠悠坠下,弹簧般一起一落,两个小瓶已经从车顶缝隙里落了下去。

  凤知微将小瓶藏在袖中。

  马车很快便到了刑部,没有下车,直接向内走,再向下,听这声音,竟然进的是刑部设在地下的最重的死牢。

  凤知微唇角露出一丝冷笑。

  按说以她这种身份,和刑部尚书也是平级,往常的说法都是——请来喝茶,虽然不是真喝茶,但是给间独屋,用具齐全都是应该的,顶多就是不得自由,开审了,客客气气请出来,谁也不会给脸子看——都是大员,身后势力盘根错节,谁知道会不会哪天东山再起三十年后算总账?谁知道会不会还有什么强横势力撑腰?哪怕就是马上上刑场,也好吃好喝送你最后一程,这是三法司京官混迹官场的例行之道。

  但是到了自己,就例外了。

  魏知是个独夫,四面不靠,却又声势惊人,说到底仗恃着天盛帝的爱重,一旦天盛帝露出丝毫不待见的端倪,当然是墙倒众人推。

  天盛帝未必下旨为难自己,但是官场上阴逢阳违的事太多,只要有心人多拖上几日,落到刑部还不是任人鱼肉?

  何况这位刑部尚书,不正就是前任礼部尚书?自己回来得太巧,误了他的事,这位只怕也迁怒上了她。

  一路向下,马车终于停住,凤知微下车时,御林军侍卫在门口等着,客气却冷漠的道:“大人,刑部规矩,您担待点。”说着将手中一个黑布条晃了晃。

  凤知微毫无意见的任他蒙上自己眼睛,顾南衣拒绝人靠近,自己夺过带子缚上。

  众人越走越下,感觉到带入一间牢房里,凤知微突然顿住脚步,道:“顾兄关在哪里。”

  “大人,您该知道规矩,同案犯必须分开关押。”一人**的答。

  “什么同案犯?”凤知微突然一反一路上的好说话,冷笑道,“三法司尚未开审,我还未夺职,陛下还未下旨定我的罪,哪来的案?哪来的犯?”

  四面沉默了一阵,隐约似乎有什么响动,随即还是刚才那声音,略微和缓了些,道:“下官失言,大人见谅,但是顾大人武功高强,陛下亲自关照过不得和您同牢关押,请不要为难我们。”

  “那行。”凤知微道,“关在我对面,我要随时能看见他。”

  顾南衣突然道:“不答应,立即杀。”

  那人惊了一惊,看看顾南衣神情,便知道这种人是不会撒谎或让步的,似乎有点犹疑的转过头去请示什么,半晌答道:“那么便得请顾大人戴上重镣,否则此事下官们万难应承。”

  凤知微一皱眉,她担心狱卒在镣铐上下机关伤害顾南衣,正想说算了,顾南衣却立刻道:“拿来。”

  过了阵子有几个狱卒过来,身后镣铐拖地声响,听那呼呼喘气声音,便知道这是刑部最重的玄铁铐,千年玄铁,几个人抬都抬不动,这种镣铐一旦上身,等闲人一夜就会被累死,高手也必将任人宰割。

  凤知微可不愿顾南衣被这群小人揉捏,当即道:“罢了,随便关顾大人在哪里。”

  她想着只要不上这铐,以顾南衣武功,在不在自己视线范围内应当都不至于被人所害。

  顾南衣却立即道:“不,对面。”

  随即凤知微手一暖,顾南衣已经握住了她,天知道这么多人,他又围着黑布,怎么这么准确的就找到了她的手,顾南衣紧紧攥着她手指,用了点力气,热力透肤而来,凤知微听见一线低低的声音,逼入自己耳中。

  “上次我没能在,这次我要陪你。”

  凤知微怔了怔,随即明白他是指浦城暗牢里自己被审问的那次,那次不在她身边,想必让他深恨并自责,如今听着他这语气,竟有点庆幸欢喜的样子。

  欢喜这次她有危险他在,可以陪她一起坐牢。

  凤知微抿了抿嘴,心里透出微微的温软,也将他温暖的手指捏了捏,悄悄道:“要小心——”

  顾南衣没有回答,放开了她的手,黑布下唇角微微弯起。

  凤知微听着那镣铐沉重的声响,有些心惊,顾南衣却始终一言不发,押解他们过来的御林军小队长随即将凤知微解开布带,推入牢中,一重重锁链绕上精铁牢门,看那样子恨不得把所有铁栅栏都缠上门锁。

  凤知微睁开眼,先看看对面的顾南衣,光线差,四面黑黝黝一片,隐约看见这人重铐从颈项垂下,束住手,长长的锁链足有手臂粗,却仍旧笔直的坐着,面对着她,目光一眨不眨,似乎只要没人打扰,他可以这么一辈子守下去。

  戴着那重镣再笔直坐着是很累的,凤知微知道是顾南衣怕她担心,赶忙道:“顾兄,坐那么直挡着我的光了,你趴下去一点。”

  她知道劝他不要那样没用,只有这样说顾南衣才会听话,他一向以她利益为至高重要,从不打折扣。

  果然顾南衣眨眨眼睛,有点疑惑的四面望望,一面想着哪来的光怎么就挡住她了,一面乖乖的趴了下去。

  凤知微笑嘻嘻的看着,心想我家小呆真乖。

  突然看见顾南衣爬起来,将手下镣铐的长长锁链挂在了牢正面的铁栅栏上,这样就有一点份量由精铁牢栏给他承担了,这也必得是他才能做到这个动作,别人挂上这一身,早动弹不得。

  凤知微微微一笑,心想我家小呆真聪明,便听对面顾南衣道:“你看,不累了。”

  凤知微“嗯”了一声,柔声道:“是,不累了,我放心。”

  顾南衣点点头,很满意的样子,凤知微看着那挂在牢栏上老是要掉,还得顾南衣偷偷用手托着的锁链,心想你这样哪里是不累?只怕更累,玄铁的重量都在颈上和手上,那锁链分去的重量有限,你还得怕这链子掉落,不敢闭眼不敢休息动不动顶着浑身重量去托链子。

  还不是因为怕自己担心?

  凤知微闭上眼,轻轻的叹息一声,觉得那渐渐走出自己天地的少年,进步得让她欣喜,却也心酸。

  以前他何曾会想过这么多?何曾会为了谁去掩饰伪装什么?他无所顾忌只做自己,在一尺三寸地里阔步前行,天地之间,大自在。

  如今的他,破了自己的天地,从十几年的混沌里强硬走出,所有的出蛹成蝶,都需要血肉模糊的挣扎蜕变,凤知微不相信他从未茫然和痛苦,然而那少年,不言,不诉,在她身侧默默的,逼着自己用现实的刀,一刀刀生生削裂那层隔膜了他的天地。

  她不相信落刀不带血,然而那血只流在了他一个人的心底。

  对面那镣铐沉沉,仿若压在她心上——她知道对于他这样的人,对所有禁锢比常人更敏感更难接受,但是她什么都不能说出口——他为她所承受的所有,哪样不是常人看来简单,对他却登天之难?

  别人给她的心意,是一份心意,别人做出的牺牲,是一份牺牲,只有顾南衣给出的,无可估量多少倍。

  凤知微收回眼光,不敢让自己的目光再逗留下去,她怕自己眼神里流露了太多怜惜,让那人敏感自责,顾南衣,已经不是当年完全漠然的他了。

  她回头打量自己的牢房,便看见腐臭的稻草满地的老鼠,远处油灯昏惨惨,近处刑具寒森森,不由叹了口气,喃喃道:“天下的牢房,都是这么没特色。”

  “我们刑部还有水牢,也就放了些水蛭和水蛇。”有人冷笑道,“或者魏大人愿意去尝尝滋味?”

  那人站在阶梯上,高颧骨,颧骨上一个硕大的鲜活的黑痣,痣上生着黑毛,在油灯光芒映照下痣色变幻,他一脸阴狠冷笑,身后靠近门口处,还有一个影子,站在入口处,脸在外面,只看得见蓝色宝相花的袍角和黑色官靴。

  凤知微轻描淡写瞄了那黑痣人一眼,她知道刑部大牢里有些品级很低的狱官,长年呆在阴暗地下面对各式人间罪恶,渐渐养出阴戾狠毒心性,以前就听说过一个叫桂见周的狱官,人称“鬼见愁”来着,什么样的江洋大盗四海好汉,到了他手里必然折腾成一团烂泥,要招啥就招啥,只留一口气上刑场,是刑部的镇部之宝,想来便是这位了。

  很好脾气的冲那镇部之宝一笑,凤知微道:“这位是桂大人?你们刑部的水牢,我这把身子骨只怕经不起,还是免了吧。”

  “你想免,就免?”桂见周森然一笑。

  “我想免,自然免。”凤知微淡淡道,“我不用你大刑侍候,你问什么,我招什么,大刑是给嘴硬的人准备的,我骨头软,嘴更软,不劳你费心。”说着自己理理稻草,找出干净点的铺好,舒舒服服躺了下去。

  “你——”桂见周见惯到了大牢或破口大骂或哀求求生的,就没见过这么直接懒散的,一口气噎在那里,正思索着哪件刑具没伤痕却能痛死人,比较适合这位,身后隐在暗影里的人,低低的说了几句。

  桂见周半转身,恭敬的听了,随即阴阴的笑一声,招呼了两个狱卒下来,坐到了牢房前的桌子上,敲着秃毛笔道:“魏大人看来是痛快人,按说下官也没资格审你,只是咱们刑部的规矩,进来不管是谁,必得要过一次堂,也好叫犯人明白自己的罪行,上了刑部大堂不至于胡言乱语,如今说不得,就请魏大人谈谈了。”

  “哦?”凤知微微笑,“谈什么呢?”

  “也没什么。”桂见周狡黠一笑,“无罪不入牢,入了牢最好老实认罪,这是你的罪状,魏大人还是极早画押吧。”

  一张罪供递了进来,不用凤知微开口,罪状写得清清楚楚,还是用的她的口气,说如何收受贿赂,答应出卖考题,如何在昨夜借宴春酒楼饮宴之机,将两位侍郎的钥匙都弄到手,又如何指使顾南衣趁夜入礼部,掳走礼部值夜官员扔入地窖,然后潜入暗库密柜,偷出考题,将考题交给某某,某某为了生利,又将考题意图卖给几位富家士子,被帝京府当场抓获云云。

  该供状条理清楚,供词严密,其中曲折情节,比凤知微这个“当事人”知道得还详细。

  到了此时,凤知微还不知道对方怎么设计对付她,就是她笨了,对方知道她昨夜在宴春喝酒,特意以各种理由将六部官员都派了去,一方面是将来多点人证,另一方面,礼部两个侍郎出现在那里便很自然,而昨夜很多人来向凤知微敬酒,那样热闹的场合,两位侍郎说自己的钥匙无意中被谁谁谁给拓印了,也是有可能的,然后对方找了高手,模仿了顾南衣的出手风格,故意掳了礼部员外郎,乱转一圈扔到礼部地窖,故意给他听出动静留他活命,然后用钥匙开锁进门将试题偷出去,再出来锁上门,看起来暗库未动,试题却已失窃,什么人最有可能在没有撬锁痕迹下不动声色盗题?什么人最了解礼部的内部设置和诸般警卫?自然是监守自盗的礼部尚书大人。

  至于没有凤知微的那把钥匙,对方是怎么能开了三道锁的——天盛帝那里可还有一把呢,别人接近不了,有些人却是可以的。

  凤知微一目十行看完罪状,笑眯眯点点头,道:“佩服,佩服。”

  “下官也很佩服大人。”桂见周指指末尾道,“如果没什么错谬,还是请大人早点认了的好,也好免了些皮肉之苦,不然按照规矩,少不得要用点手段,帮大人想想清楚。”

  两个狱卒递上印泥,就等凤知微捺印。

  “有错。”凤知微弹弹罪状,肃然答。

  不出所料的阴阴一笑,桂见周脸上的黑痣一阵兴奋的抖动,“哦?”

  他心知凤知微必然不认,不认最好——

  “哪有这么简单的事!”凤知微愤然将案卷一掷,怒不可遏,“什么卖试题?什么贪贿赂?不是我说你们,你们太善良了!你们的侦缉机构太脓包了!你们太瞧不起我雄心勃勃的魏知了,这明明是一起居心叵测、用心险恶、寓意深远、志在毁灭天盛王朝的卖国大案!”

  “啊?”桂见周的嘴巴张开,嘶嘶漏风,话都扯不圆了。

  台阶上那个蓝色宝相花袍角,不安的动了动,似乎也被某人惊世骇俗的“自首”给震着了。

  凤知微看也不看这些傻成泥塑木雕的人们一眼,指着案卷滔滔不绝,“大致是合理的,情节是稳妥的,人物是安排得当的,动机是差得远的!”

  她站起身,挥舞着案卷,一把拍在牢栅栏上,“将军难免阵上亡,我既接了那事,便知道有牺牲的那一日,大业欲成,何惧牺牲?如今既已进了刑部,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们,我本就是大越暗探,直属大越安王殿下千机卫第三分队第四小队小队长,代号‘越爬越高’,我当初所谓被俘浦城千辛万苦逃回都是苦肉计,目的就是取信你天盛皇帝,窃取重臣大位,然后搅乱你天盛三年一度的国家抡才大典,以试题被泄案煽动学潮,冲击天盛各级衙门,串联反动,扰乱你国治安民生,待你皇焦头烂额以京军镇压之际,再联合天盛边军将领,对方以清君侧为名直下帝京,我大越出兵百万北疆以为呼应……到时大业可成,天下尽在我安王殿下之手!”

  凤知微握拳,含泪,北望,无比扼腕一拳砸在牢门,“惜乎功亏一篑,大业难成,殿下,魏知一腔丹心化碧血,但望你得知!”

  不好意思,晋殿下,再借你一用……

  远在大越的晋思羽,突然打了一连串喷嚏……

  “就是这样。”凤知微将案卷啪的甩在桂见周脸上,唰一下从刚才无比激昂的情绪中平静下来,拍拍手,轻描淡写的道,“赶紧记录吧。”

  “……”

  桂见周直接就被凤知微一番话给砸晕了,见过百般抵赖的,没见过自寻死路的,好好的泄漏试题案竟被这人三言两语七绕八绕,绕成了意图撬动皇朝根基的大逆间谍案,这这这这这个魏知,到底是要干嘛?

  他这微末小吏不懂,有些官场老油子却懂了。

  蓝色宝相花袍角,一直沉在阴影里的,正是原礼部尚书,现在的新任刑部尚书彭沛,他原先也被凤知微这番话给震得懵然,心中砰砰一阵直跳,直觉的欢喜,然而思考了一阵终于反应了过来——魏知这是以进为退,故意要把事情闹大,闹到他这刑部无法处理,只能将案卷上递!

  一旦上升到卖国间谍案,以他的身份和案情的严重性,三法司都不够资格主审,更别说刑部,这是必须天盛帝自己亲审的!

  到时候他刑部连一夜都别想让魏知多留,立刻便得黄绫裹枷送进宫!

  魏知怕自己在这刑部大牢被杀人如草不闻声,干脆釜底抽薪,生生将试题泄露案翻成卖国谋逆案,逼到所有人对他的案子都无权干涉,他自然便能保住自己,等到到了天盛帝面前,以他如簧之舌,只怕轻轻巧巧,便能翻过案来!

  此人心机智慧,应变筹谋,当真令人骇然,无双国士,名不虚传!

  彭沛心中泛起凛然之意,凛然之后又是一阵愤怒——不是这小子横空出世,明明死了的人,突然从大越回来,又坚持原地升职礼部尚书,他现在何至于被逼到下这狠手?

  春闱在即,各方的条子早已塞过,他为了既维护本主,又不伤各方势力,还不被陛下看出来,其中安排可谓煞费苦心,礼部上上下下,早上一年就开始下功夫,其间心血和牵扯,难以尽述,如今这小子突然回归,一切便都付诸流水!

  这还罢了,其间却还有件事,牵扯太深,逼得他和他的主子,不得不冒险对付这出名难对付,圣眷最隆的魏知。

  原先他也是魏知上司,只是魏知供职本部时间其实并不多,一任侍郎便出使南海,南海回来便失踪,突然又跑去了战场,再回来便打乱了他的计划,他以前几乎没和魏知朝夕共事,听说厉害,却也不认为十八岁少年能厉害到哪去,左右不过运气好,不想今日这一番,才见了真颜色!

  彭沛咬着牙,腮帮肌肉扭曲,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得罪到底,再瞻前顾后不是丈夫所为!

  狠狠心,他下来一步,召出桂见周,在他耳边低低说了几句。

  桂见周愣了愣,随即眼底绽放兴奋的光芒,快步下来,厉声道:“胡言乱语,一派厥词!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却不知三木之下,何供不可求?来人——万蛇桶搬上来!”

  凤知微负手冷然不语,半晌缓缓道:“彭沛——你想清楚了。”

  她不看桂见周,却直指彭沛,彭沛在上面再也隐不住,探头下来,冷冷道:“还是魏大人自己想清楚吧!本官不过照章办事而已。”

  “你照的是哪门子的章?办的是谁交代的事?”凤知微森然一笑,“你要拿我,我被拿了,你关我,我进牢了,你要我交代,我交代了,交代得比你更清楚更详尽,你还有什么理由,来对我动刑?”

  “你那叫什么交代?”彭沛反唇相讥,“胡言乱语!”

  “是不是胡言乱语,你无权评判!”凤知微冷笑,“陛下说是,才是!”

  “陛下……”彭沛阴恻恻一笑,“你想见是吗?行,过了这万蛇,再见吧。”

  “这些小乖乖。”桂见周在旁嘻嘻一笑,大黑痣鲜活跃动,“等下都放在你的裤裆里,两边裤脚缚紧,底下用火一烤,蛇们怕热,在你裤子里横冲直撞……嘻嘻,滋味甚好!”

  两个衙役般过一个桶来,里面足足几十条蛇,又有人搬了火炉来,几个全副武装的卫士站到牢侧,上头人影闪动,不知道有多少人。

  彭沛负手冷笑。

  魏知上过战场,身边又有顾南衣那样的护卫,想必多少会点武功,他不怕魏知会武功,没给他任何禁制,就是为了让他动手的。

  只要他在牢中动手,伤了任何一个衙役,他便立即可以入他以罪,什么卖国谋逆先放一边,杀人罪就可以要他命!

  如今逼他到这等地步,年轻气盛的魏知,怎么可能任人鱼肉?

  牢门打开,两个重甲卫士上前来,按住凤知微臂膀,一旁衙役抬着的蛇桶群蛇攒动,滑腻腻的身躯在灯下发出阴惨惨的光,渗出青色粘液,令人见之欲呕。

  这东西看一看都觉得是噩梦,若要放进身体里令万蛇噬咬……

  凤知微脸色似乎白了白。

  桂见周兴奋的鼻翼翕张,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一品大员动刑,热爱鲜血和惨叫的变态狱官,全身血液此刻都沸腾欲舞。

  “铿!”

  “哎哟!”

  蓦然一声惨叫,一个衙役抱着手跳了开来,险些将抬着的蛇桶打翻。

  他嗷嗷的叫着,举着手,油灯照射下,那手指软软垂下,也跟蛇似的。显见已经断了。

  地下有块小石头,沾着些血迹。

  彭沛霍然回身,指着对面已经起身的顾南衣,大吼,“穿了他琵琶骨!”

  “是!”

  衙役们抓着巨大的穿骨弯钩过去,钩尖寒芒烁烁,这东西一旦穿过琵琶骨,绝世高手也成废人。

  顾南衣自牢后缓缓站起,一身重镣发出沉重玎玲声响,那些重铁的暗光在黑暗深处,如无数双森然的眼睛,凛然盯着对方。

  凤知微皱了眉,眼神里掠过森然之色。

  彭沛竟然胆大如此!

  彭沛眼底露出得意之色——凤知微也许能忍,这个护卫却一定不能忍,他一定会动手,他动手,也一样!

  深深吸一口气,凤知微眼神里掠过决然之色,抬起手指——

  “穿你个头!”

  声到人到,上头入口腾腾的窜下一道黑旋风,一对双刀舞得雪亮,雪花般翻滚着下来,二话不说当头一刀,对着那拿穿骨钩的衙役就砍!

  刀光杀气腾腾,毫无犹豫,那衙役一抬头便见刀光已到头顶,心胆俱裂之下撒手就跑,沉重的钩子掉下来砸扁了另一个的脚趾,嗷嗷的跳脚。

  那人唰的一声收刀而立,长眉下眸色乌亮,暗色中一身黑衣竟也鲜明,凛然站在顾南衣牢门口,大声道:“光天化日,滥用私刑,彭沛你无耻!”

  华琼。

  双刀黑寡妇最先赶到了。

  “你是谁!竟然擅闯刑部大牢!”桂见周大步过去,手中锁链一挥,“滚出去!”

  华琼看着他,目光在牢中凤知微身上掠过,再看看那些蛇和火炉,眼神里怒色一闪。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桂见周,见他一身狱官装扮,顿时知道了他的身份,忽然将双刀一收,笑道:“是狱官大人?我不是擅闯大牢,我是前来探望好友而已。”

  “不是擅闯,那就放下刀退回去——”桂见周见她颜色和缓,放心走近她身边,正要呵斥她滚出去,喝声未落,华琼突然一把拽住他,唰一下拽到自己身前,将自己的双刀往他手中一递,桂见周下意识抓住,还没反应过来,华琼抓着他握刀的手,突然往自己臂上一抹!

  鲜血溅出!

  桂见周喷了一脸血,震惊得呆在了那里,四面人全部张大嘴,不明白华琼抓了桂见周去伤自己是为什么,华琼已经一声大喝:

  “大胆!你一个六品狱官,竟敢无故袭杀四品有功参将!”

  喝声里她一把勒住呆如木鸡的桂见周,横脖子刀光一抹!

  血花喷射!

  比刚才那血更多更急,喷泉状飞起半人高,再扑簌簌落下,满地里下了一阵血雨。

  血雨里所有人面无人色,彭沛蹬蹬蹬后退几步,扶着墙才没软倒下来,袍子下端,却似乎隐隐湿了。

  血雨里华琼满不在乎一抹脸,把好端端一张清秀的脸抹得更加狰狞可怖,手一摊,桂见周至死充满惊骇的尸体麻袋一般跌落在地,发出一声空洞瘆人的回响。

  “诸位都看见了。”华琼格格一笑,一摊手,“这刑部狱官丧心病狂,上刑成瘾,竟然对我这前来探望好友的无辜人士骤然动手,在下无奈之下,为自卫误杀此人,实在抱歉,抱歉。”

  她满面桂见周的鲜血,脚下踩着桂见周的尸体,臂上鲜血涔涔面不改色,在昏惨惨油灯下,恶鬼一般的说着抱歉,别说那些衙役了,就是专门看守重牢,见惯鲜血和生死的几个狱官,也给震得两股战战,牙齿发响。

  华琼转头,对彭沛一笑。

  文官出身的彭沛,两眼一翻,吓昏了……

  “彭大人怎么晕了?我的伤没事的。”华琼笑嘻嘻的站那里,指挥衙役,“来,把那蛇还有那火炉给我搬出来,看着便恶心的。”

  现在看起来最恶心的其实是她自己,但是谁还敢再多说一句?杀人没什么,但是这种手段太狠太震慑,满牢衙役都被震住,主官又晕倒,没人发号施令,生怕不听令,这位出名的女勇将一把把人拽过来,再给自己一刀然后“自卫杀人”,她流一杯血,别人要流一脑腔。

  蛇桶搬出来,火炉搬出来,华琼抓起地上案卷看看,轻蔑的笑一笑,顺手扔在了火炉里。

  随即她大声道:“我被你们的狱官刺伤,叫人来给我看伤!”

  “华将军……”闻讯而来的一位刑部侍郎,急急奔过来,先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桂见周,脸色变了变,忍了忍道:“将军既然要看伤,还是随本官先上去吧。”

  “哎哟我不行,我头晕。”华琼立即一伸手,扶住牢门,“摇摇欲坠”,“我走不动了,就在这吧。”

  她刚才还悍然杀人,中气十足指挥衙役撤出刑具,嗓门大精神足,这一眨眼,弱柳扶风了。

  刑部侍郎瞪着眼睛,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华琼不是目前待罪的魏知,这位华将军是白头崖大战的功臣,天朝目前最炙手可热的唯一女将,听说马上也要派去南疆镇守一方,据说夫家也是富可敌国的南海燕氏,这样的人物不可轻易得罪,何况看她行事之狠,真要惹急了,什么做不出?

  “我头晕。”华琼背靠着凤知微的牢门,面对着顾南衣的牢,一把拖过衙役们喝酒吃饭的两个方桌拼一起,自己从休息室里找了被褥,铺铺垫垫,旁若无人的爬上去。

  大声宣告:

  “我被你刑部的人刺伤,头晕,走不动,从现在开始,在你这里养伤。”

  她舒舒服服躺下去,睡在两牢之间。

  满大牢的人目瞪口呆。

  华琼闭眼躺着,不管臂上鲜血流淌,她的手,从身后缓缓伸过去,触到身后牢门铁栅栏凤知微伸出的手。

  紧紧一握。

  黑暗里,生死相交的女子,眼底闪出晶亮的光。

  ------题外话------

  累得很,也不知道状态这玩意,回来找我了没……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