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四章 设陷

  宁弈含笑瞟了老胡一眼,再含笑看向凤知微。

  凤知微苦笑着,老老实实道:“实在折杀小子我了。”

  宁弈哈哈一笑,正要牵起她的手入席,不防青影一闪,一只手狠狠打掉了他的手,随即一阵风卷过,次席上已经坐了人。

  顾南衣和他家顾知晓。

  顾少爷淡定的坐在那里,淡定的道:“我和她一起。”

  众人面面相觑——断袖断成这样,也只有这位一向惊世骇俗的顾少爷做得出来了。

  宁弈的脚步停住,目光深深看了顾少爷一眼,突然笑道:“成,你和她一起。”

  说着一拉凤知微,去了第三席。

  “……”

  顾少爷还要强大的起身追到第三席,他家顾知晓不乐意了,死赖在原地不动,大叫:“爹爹和知晓一起。”

  对面宁弈笑吟吟把玩着酒杯,悠悠道,“一席最多两人,非得咱们四人挤在一起么?”

  凤知微苦笑着,对着顾少爷做了个“没事”的手势。

  顾少爷是没再动,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想要做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人,他已渐渐懂得让步和忍耐,不过凤知微总觉得,他担心的似乎不是她的安全,而是些别的……

  重新开席,其余雅座里的各级官员也都闻声而来,川流不息的敬成一片,人太多,仓猝间凤知微也不记得那许多,只知道六部的都有,还有九城兵马司五军都督府属官等等,她酒量虽好,渐渐也有些不堪重负,七皇子偏要旧事重提,把那三个巨大的藤酒杯抱了来,拽住凤知微道:“不要以为换了席就可以逃酒,先喝了再说。”

  他牵了凤知微衣袖,凤知微笑着一让,七皇子无意中手指一滑,倒觉得手底皮肤滑腻,心中不由一怔,一个念头还未及闪出,一方月白衣袖突然横了过来,随即听见宁弈笑道,“老七你这是欺负人,既称要敬酒,岂有自己不先干的道理?”

  凤知微赶紧站起来,笑道:“怎么敢让殿下给下官敬酒,我先干为敬。”

  她很痛快的去端杯,打算一气喝个干净,顺势吐在宁弈身上,然后光荣醉倒,最后各回各家,痛快。

  一只手再次横空出世,在她面前稳稳一架,硬生生将那杯酒夺了去,宁弈在她耳边笑道,“魏大人今日喝酒实在痛快,小王却有些担心自己的衣服……这杯酒,还是我给代了吧。”

  凤知微抬头,心想你逞什么能?你这个一杯倒的喝完这一杯,倒霉的就是我的衣服了。

  突然想起这人其实在她府中也喝过酒,并没有真的一杯倒,是不是每次在外喝酒,都会先吃解酒丸之类的药?

  一思考间,宁弈已经将她的酒杯取了过去,七皇子却不肯依,抬手就去夺杯子,宁弈身子一让一饮而尽,举杯照照,笑道:“老七,再不给我面子,那本《神仙囊》,可不给你了。”

  七皇子无奈一笑,道:“六哥就是会要挟人。”

  另一边二皇子似笑非笑,“老七这是你没眼色,天下谁不知六王和魏大人交好?南海北疆搏命出来的交情,你看,我都不去凑这热闹。”

  宁弈以手撑额,懒懒笑道:“二哥你明明是怕了这缸似的酒杯,怕掉进去淹着。”

  众人哄堂大笑里,宁弈突然仿佛不胜酒力般将身子一歪,半歪在了凤知微肩上。

  凤知微立即想快速的也往旁边一倒,谁知桌案下那人突然紧紧掐住了她的腰,手指一挠她这个怕痒的险些笑出来,哪里还顾得上躲。

  正在想这人疯了,占便宜也不是这么大庭广众法,忽听见宁弈声音细细一线逼近耳中,“今晚万不可回你自己府邸。”

  凤知微一怔,一边赶紧翘起手指示意对面顾少爷不要轻举妄动,面上不动声色嘻嘻笑着斟酒,酒杯遮在嘴边问,“为什么?”

  “不要以为今儿是巧合。也不要以为巧合是因为你。”宁弈接过她的酒杯,在唇边把玩,“想要给你塞条子找关系也不会在这场合……你听我的,等下和我一起走。”

  凤知微沉吟着,心想这人的立场说到底可不是自己人,当真就这么跟着走?

  当着这么多人没法问,她呵呵笑着提壶站起,东歪西斜的四面抱了抱拳,道:“……兄弟……方便……则个……”抓着酒壶便走。

  二皇子在她身后哈哈大笑,道:“魏大人,去方便还拎着酒,也不怕臭气熏着……错了错了……方向错了!”

  宁弈笑着站起身,道:“得了,瞧魏大人醉成这样,可不要把厨房当了茅厕,本王……顺便一起好了。”

  他步伐也有点歪斜的过去,一把抓住凤知微的手,两个醉鬼相扶着,在二皇子等人的哄笑声中歪歪扭扭出去,身后一屋子的人正热闹着,猜拳的猜拳,拼酒的拼酒,喧嚣的声浪,冲出老远。

  在门口挥退了要跟来侍候的随从小厮,宁弈紧紧拽着凤知微,两人勾肩搭背,踉踉跄跄往茅厕走,宁弈的半个身子几乎都倚在凤知微身上,长长的发丝撩在她侧脸,凤知微只觉得肩膀一阵阵发酸,咬牙忍了,那人却还不安分,趴在她肩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吹着她耳侧的碎发,吹着她耳垂,热力一层层的逼了来,她本就酥软的身子更少了几分力气,本来装出来的打晃的步子,如今可真有几分晃了。

  身侧宁弈低低笑着,笑声低沉而魅惑,似乎心情很愉悦,凤知微斜过眼,举起酒壶,醉醺醺道:“……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殿下……再饮一杯!”

  仿佛手一软,酒壶倾倒,哗啦啦酒液倾出,对着宁弈的脸就浇。

  一声轻笑,宁弈仿佛早有预料,突然一偏头一捏凤知微肩井,热力透入凤知微啊一声手一抖,酒是倒下去了,全倒在自己肩上。

  凤知微抽抽嘴角,一瞬间很有将手中壶砸下去的冲动,宁弈却已经低低笑着凑上来,一边伸手胡乱指着方向,道:“……魏大人……这边……这边……”,一边浅浅在她耳边笑着,语声近乎呢喃,舌尖却已缠绵的卷上她耳垂上的酒汁,轻轻一吮,笑道:“好醇……好香!”

  凤知微轰一声烧着了。

  一年没怎么见,这人无耻升级!

  以前好歹还要顾忌下场合,现在是什么时辰什么地点?这宴春后院今晚人头济济,和闹市也差不多,来来往往全是人,两人身份特别,这样一路拉扯过去,已经是人人侧目,他还敢公然**!

  虽然他一直半举着衣袖,虽然自己一直用酒壶遮掩,但是只要有人胆子大点走近点,那什么都看清楚了,然后明日帝京大街小巷,魏知又要被嚼得渣渣都不剩。

  凤知微将酒壶捏得格格响——他最好是真的有要紧消息通知,不然……呵呵!

  那人在耳侧一句一呢喃一句一舔,一舔凤知微就是心头一撞身子发软,耳垂本就是她的敏感带,淡淡酒香润润微湿里他的华艳清凉气息透骨而来,心深处生出腾腾的燥热的风,吹到哪里哪里便成了灰,凤知微知道如果不是戴着人皮面具,自己现在的脸一定可以烤着红薯。

  她恼恨的偏头,酒壶掩着嘴,低低道:“宁弈,你真敢!这宴春里美人多了是,不要拿我来凑数!”

  宁弈停了停,将下巴搁在她肩上,鼓腮一吹,吹动她鬓发,虽然在笑语声却冷,淡淡道,“凤知微,我倒觉得我是你凑数的,你不肯拿正眼看我,那好,我便让你看看,我能敢到什么程度。”

  凤知微默然,随即一笑,“趁势欺负,这算本事?”

  “这是欺负?”宁弈针锋相对,“凤知微,拜托你不要戴惯面具就当自己是个假人,你摸摸你自己的心,它因为谁跳得最厉害?”

  “哦?”凤知微斜举酒壶,眼神飘摇也如这酒液倾洒,“我以为我已没有心。”

  “让我帮你找回来。”

  三月春风穿堂入户,过回廊九曲,一对装醉相扶从东头撞到西头的男女,突然齐齐停下。

  一瞬间后,始终没有回答这句话的凤知微,推开一扇门,道:“到了。”

  随即她闭上眼睛,向前一冲,对着某个坑就开始大吐特吐,蒸腾的酒气扑开去,原本在茅厕里解手的男人们赶紧束好裤子离开。

  等人走完,宁弈重重向后一倒,将门抵住。

  凤知微擦擦嘴回头,眼神清醒,“殿下,我们不能占茅厕太久,请长话短说。”

  “今年的春闱,略迟了些,原本定的是上任礼部尚书,”宁弈清晰的道,“按说他就是内定的主考,所以已经收了不少条子,应承了许多关照,厚礼重金自然也得了不少,但是你突然回来,立刻就接任了礼部尚书,那些关照自然打了水漂,有些礼是可以退回的,有些却是不能的,既得利益不能被触动,否则有些人无法交代。”

  “所以要动我?”

  “你少年成名,锋芒毕露,却又始终辨不明朝中流派,谁都想拉拢你,谁对你却又有几分忌惮,但是太子和五皇子先后栽在你手中,有人想动你是自然的。”

  “怎么动?”

  “查不到这么详细。”宁弈道,“所以我要你不要回府,干脆装醉跟我回王府,大概就是今晚会动手脚,你不能在家,不然出事时没人给你证明,也不能在礼部,因为上任在那里经营多年,大部分人都不可靠,你只有和我在一起,或者干脆滞留宴春彻夜不归,但是在宴春彻夜饮酒作乐也难免被御史弹劾,还会误了这群青溟学子的前途,你还是和我走的好。”

  凤知微沉吟着,问:“你看会是谁的手笔?”

  “不是老二就是老七。”宁弈道,“别人不够这份量,往年春闱,都是各家往朝廷里塞人的时候,一为扩充势力,二为抚慰属下,以前太子占了大半,然后各家利益均分,今年谁也摸不准你的立场,再加上你从政以来,所有皇子都没因你讨到好过,反而各有伤损,很多人疑心你只是陛下的人,你又升得这么快,叫有些人怎么放心?”

  “哦?”凤知微似笑非笑,“最不放心的怕是阁下。”

  “我只不放心你什么时候跑了。”宁弈淡淡道,“宁可你在我眼前翻云覆雨。”

  正说着,突然有人砰砰砰的敲门,随即便听见七皇子的笑声,“这两人解手也能解上半天,存心要憋死咱们么?”

  宁弈开了门,笑道:“小魏醉得厉害,在吐呢。”

  “既如此。”二皇子也跟了过来,道,“散了吧散了吧,明儿还要早朝呢。”

  宁弈凤知微对视一眼,凤知微一眼看见二皇子身后跟过来的顾南衣,眼睛一亮,大喜着奔过去,一把抓住顾南衣袖子,乱七八糟的嚷:“顾兄,再来一杯!”

  众人都笑,顾南衣面纱后眼睛似乎也一亮,凤知微难得这么主动的靠近人,随即却感觉到凤知微抓着他掌心,悄悄写了几个字。

  他怔了怔,却立即反应过来,有点留恋的看看凤知微抓着他双臂的手,再有点勉强的一把挥开她,抱着顾知晓大步往茅厕走去,砰一声把门关上。

  众人面面相觑,都知道这位顾护卫性子古怪武功高强,最是招惹不得,也没人敢和他用同一个茅厕,只好还是回雪声阁,此时酒席已残,众人都喝得差不多了,二皇子和七皇子便说要散。

  宁弈一瞟凤知微,正要想办法将她带回自己府中,凤知微却抱着酒壶直奔二皇子,嚷道,“不成,听说殿下酒令无双,今儿个怎么不让下官见识见识?”

  几位皇子都一怔,宁弈皱起眉,有点不明白凤知微的打算——无论如何她不可能将几位皇子一直拖在宴春拖过今夜,真要能一直拖住,人家第二日再动手也不是不可以,这么做有什么意思?

  二皇子神色有点不安,被“发酒疯”的凤知微拦住,死缠活磨的要见识天下第一酒令,没奈何的也只好玩了几把,却有些心神不定的样子。

  其间顾南衣如厕回来,坐回原位,凤知微一眼都没看他,专心玩,宁弈借故走近了一点,隐约嗅见了他身上有点淡淡焦糊的气息。

  室内点了灯,青花粉彩海棠形状的瓷灯,内置导烟管,一丝烟气也无,灯光微黄,氤氲如雾,笼罩着不胜酒力撑腮半倚的凤知微,虽是少年颜容,却风姿宛宛气韵深深,一双饮了酒越发水光荡漾的眼睛,在夜色华灯之下含笑睇过来的神情,让人想起“任是无情也动人”之类的美妙诗句。

  二皇子原本是不耐的,想走,然而看着对面少年绝俗姿容,不知怎的心上也漾了漾,他并没有断袖之好,但人对于美的东西,天生具有欣赏并沉溺的本能,于是便又多呆了一刻。

  但也不过就是半刻钟,二皇子便决然站起,笑道:“突然想起今夜我那舅子要来见我,报春季田庄收成,说不得,下次再陪各位行酒令。”

  他身份尊贵,在诸皇子中年纪最长,便是宁弈也要让上三分,谁也不能一再阻拦,凤知微呵呵笑着站起,摇摇晃晃要去送,二皇子却顺手携了她的手,道:“我看你酒也深了,还是早些回去的好,眼下你就要钦点主考,今夜可不宜留在这宴春饮酒玩乐通宵,说起来不好看,等春闱事了,我亲自请你,王府里你玩三天!”

  “……那……敢情好……”凤知微也没挣扎,被他一路牵着出去,顾南衣盯着那交握的手,那眼光如果是剑,大抵二皇子的手早就被砍成万断,然而不知为何,他一直没动。

  忽有人在他身侧低低笑道:“顾兄如今可算温和了许多,本王还以为顾兄定要上去一剑斩落呢。”

  顾南衣没回身,面上轻纱微微拂动,半晌道:“我要留在她身边,便不能随心所欲的做我自己,这个道理,我自到了浦城,终于明白。”

  宁弈微微一震,默然不语,终于第一次转头认真打量顾南衣。

  顾南衣根本不接触他的目光,他的目光,现在越过了身前一尺三寸,但也仅仅只到凤知微的背影而已。

  “她一生注定行钢丝之险,走江海之阔,过云烟诡谲布翻覆风雨,她走的路行的事,寻常人都无法追及,何况……你,”半晌宁弈淡淡道,“顾兄,你觉得你可以?”

  顾南衣默然不语,抱着他的顾知晓,紧紧跟随着前面的凤知微,直到眼看快到门口,在宁弈以为他不会回答这句话时,他突然停下,扭头,看着宁弈眼睛,清晰的道:

  “以前的我,不能,然而现在,所有改变,只要她需要,我都可以。”

  都可以。

  可以为她放远目光,可以为她打开天地,可以为她放弃坚持,可以为她做到以前从来不懂的那些隐忍、委屈、让步和妥协。

  在强悍而深入人心的情感面前,一切坚执的凝冰都可以被打破。

  宁弈沉默下去。

  他靠着树的姿态,也像一株孤独的树,寂寞在三月的春风里。

  远处,出了门的凤知微和二皇子终于分开,随即她回身,眼光在人群中寻找。

  落在最后的顾南衣大步过去。

  他在走开之前,突然回身,看了宁弈一眼。

  “顾南衣为了她,可以不是顾南衣。”他平平静静的道,“宁弈,可以不是宁弈吗?”

  宁弈手一抖。

  顾南衣似是根本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力如巨石,足可砸碎千军,他漠然转身,追上凤知微,将宁弈的影子远远抛在身后。

  月上柳梢,花影里宴春门前人潮涌动,相送与话别的人们一堆堆一簇簇,人人满面酒气蒸腾着热闹和欢喜,无人发觉那微笑风流的人,虽在人群中央,但影子孤凉。

  他在苍白的月色里苍白着,因那一句话似是微有疼痛的,按上心口。

  纯真之人的最纯真疑问,因其未经打磨,而越发光刃锋芒。

  宁弈……可以不是宁弈吗?

  宴春的红灯在风中滴溜溜旋转,红光漫越,照在那店门前扶柳前,那里,空落落已无人。

  却有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散在午夜春风中。

  “……可以。”

  ==

  夜已深。

  因为春闱在即,主持此次会试的礼部门禁特别森严,特地从帝京府调了衙役来分班值夜,尤其是往存放考题的礼部暗库密室的路上,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春闱的试题,是天下一等绝密,回回都会动用一级防卫,但从来也没出过事——因为暗库密室的钥匙有三把,尚书大人和两位侍郎各持一把,存放试题的密柜也是这样,只有春闱开始那日,三人到齐才能开柜,之前就算通过重重防卫,也不容易将三把钥匙取齐。

  今夜带班值夜的是一位员外郎,尚书大人还在假中,两位侍郎一位有病告假,一位不轮值,重任虽说落在这员外郎肩上,他也没当回事,三更过后,带了几个人,例行的打了灯笼绕库一圈。

  灯光悠悠在小道上漂移。

  纸灯突然旋转起来,灯中的蜡烛颤颤欲熄,员外郎伸手去护灯笼,忽觉头顶上掠过一阵风。

  他抬头一看,便见墙头黑影一闪不见。

  员外郎大惊,急忙带人赶过去,忽然眼前一黑,有什么东西呼一声当头罩落,似乎是个麻袋,隐约听得身后一阵挣扎声响,似乎自己带的人也被人用麻袋罩住,员外郎想要呼救,对方却隔着麻袋极其准确的截了他的哑穴。

  员外郎发不出声音,心中凉了几分,心想这莫不就是传说中的点穴?这么高深的武功,就算宫中几个供奉高手都不会的,来者是谁?

  随即感觉到自己被人背上肩头,走了一阵,随即向下又走了一阵,将他重重一扔,撞到地上凸凹不平,险些将屁股咯破。

  员外郎昏头昏脑里隔了麻袋摸了摸,又回想了一路路线,隐约觉得并没有走出礼部的范围,这里似乎是礼部后院里后厨的一个地窖,挖了存放过冬蔬菜之类的,他屁股下不就压了个萝卜?

  这人掳了他,不杀他,扔了到地窖来?

  随即员外郎又想起,礼部早先是大成一个贵族的大院,这地窖原先是储冰窖,挖得极其隐秘,不是对礼部比较熟悉的人,外部的人,是根本不知道的。

  这么一想,员外郎的心突然跳了两跳,隐约间觉得似有危险迫近,沉沉的压了过来——一穷二白的清水衙门,有什么好让人惦记的?

  除了春闱试题。

  想到这一层,员外郎就出了一身汗,春闱试题如果出了岔子,那是掉脑袋的事,急忙在地上拼命挣扎,就着萝卜蹭啊蹭,麻袋却不甚紧,滚了几圈也就散开,穴道也自动解开了,他爬出来,看见几个护卫都困在麻袋里呜呜着,赶紧把人放开,直奔存放试题的暗库。

  他一路急奔而去,想象里那里定然门户洞开,一片狼藉,不想到了面前,竟然风平浪静,门上大铁锁安然如初,一切和刚才被掳前一模一样。

  他狐疑的凑上去看,实在没发现什么问题,难道那几个人跑来礼部一趟,就是为了把他们几个麻袋罩上扔地窖里,然后什么都不做的走开?

  心中狐疑难解,但是实在找不出什么不对,春闱未开始之前,任何人也不得靠近存放试题的暗库,他也不敢去找尚书侍郎们去打开查证,想了半天只好放弃。

  但这人也是个谨慎人,喊了一个护卫,去帝京府和九城兵马司那里报了个案底,帝京府那边来了人,问了几句,做了个记录,四面查看一下,也没看出什么端倪,也便回去了。

  九城兵马司却不耐烦的打发走了报案的。

  “没损失?没损失跑来干什么?我们正忙!”

  “你们尚书大人家,失火了!”

  ==

  魏尚书家,失火了。

  火头从院子的各处纵起,蔓延得极为快速,几乎是瞬间,便包围了整个院子。

  这宅子还是凤知微刚刚踏入仕途的时候燕怀石给置办的,依燕怀石的意思,自然要置个大宅子,但当时凤知微一是不想张扬,二是为了方便要住到秋府对面,只买下了原先一个右中允的宅子,也就三进院落带个小花园,不大,烧起来很容易。

  火起得突然而猛烈,好在魏大人回来得迟,又因为酒醉闹腾了很久,火起的时候大家都还没睡熟,一时都被惊醒,乱哄哄的一阵救火抢东西,然后又发现醉鬼还没抢出来,又惊惶的回去找魏大人,顾南衣早已一边夹一个飞了出来。

  凤知微从浑浑噩噩中惊醒,在大门外望着自己陷入火海的宅子目瞪口呆,一张雪白的脸上乌漆抹黑看不清五官,只看见一双眼睛愕然连连眨动,可笑得很。

  魏尚书府邸着火,自然是大事,几乎第一时间帝京府和九城兵马司的人便赶来,来了便看见魏大人只穿着中衣披着个袍子坐在抢出来的小凳子上,一边支着头一边指挥灭火,赶紧命人去扛了火龙来。

  取火龙又惊动了工部,然后主管工部的二皇子听说此事,自然要表示对重臣的关怀,连夜赶来,七皇子的山月书房就在这附近,自然也得了消息赶来。

  皇子们过来,看见大火都顿足叹息,再三探问怎么会着火,凤知微眯着眼睛,酒意未醒的模样,一问三不知。

  二皇子望着大火,脸色在火光中变幻不定,过了一会便道:“魏大人这宅子看样子是救不来了,不过也没什么,明儿父皇知道,定要再拨一套宅子下来,他早说要赏你的。”

  凤知微拢拢满是烟灰的袍子,萧瑟的长叹道:“眼下就无家可归了啊……”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七皇子想了想,笑道:“魏大人不如和顾大人一起到小王府中暂住,咱们也可以秉烛夜谈,魏大人当朝国士,正好容小王当面请教。”

  二皇子也道:“本王那里更近些,或者魏大人可以到本王府中暂歇。”他只说了这一句便闭嘴,并没有七皇子热情。

  凤知微搓着手,呵呵笑道:“七殿下和王妃是帝京第一恩爱夫妻,据说一刻也离不开的,我这恶客,怎么好意思去叨扰。”

  她这么一说,二皇子脸上便僵住,因为他前不久王妃刚刚薨逝,还没有续娶,现在府中就他和家人,最是清静不受拘束,如今魏知说老七不方便,岂不就是说他方便,要住他那里去?

  心里灼灼焦急起来,面上却一点也不好露出声色,勉强笑道:“正是,老七你那里又远又不方便的,不如暂住我那里,只是太简陋了的,外院住了一批武夫的……”

  “不简陋,不简陋。”凤知微眉开眼笑,一口截断他的话,笑吟吟站起来,抱起顾知晓,亲了亲她的脸,道:“晓晓,咱们今晚有地方睡喽,还不谢谢王爷叔叔。”

  顾知晓眼睛笑眯起来,看起来和凤知微神情竟然有几分像,“王爷叔叔真好!给你抱!”

  说着便扑过去,二皇子没奈何只好接了,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点尴尬。

  凤知微心中大赞,心想小鬼头贼精,虽然还不明白什么,竟然就懂察言观色了,也难得这丫头平时都不肯给别人碰的。

  再一看顾知晓趴在二皇子肩头,笑眯眯对着她家依依爹,伸出两个手指头。

  凤知微不明白什么意思,顾南衣等二皇子先走开,才淡定的道:“陪她睡两次。”

  “……”

  凤知微沉痛的拍拍做出巨大牺牲的顾少爷的肩,然后丢下他便跑了。

  撵着二皇子紧紧跟到王府,二皇子给凤知微等人安排住处便已经快四更了,刚说要睡会儿,八爪鱼似的扒在他身上的顾知晓,好像突然把二殿下看顺眼了,死活要和他睡,二皇子没奈何,又不好和一个小孩子生气,只好带她去了自己卧房,在外间安排了小床,可顾少爷也跟了过来,说顾知晓他不放心,会梦游踩人,得守着,但是不方便进王爷卧房,就在门外守着好了,二皇子再三苦劝,顾南衣慢慢的吃着胡桃,仰望着月亮,道:“或者王爷我们可以谈谈心?”

  二皇子落荒而逃……

  这一夜,有顾少爷守在二皇子卧室门口,别说什么踩碎瓦的野猫钻错洞的野狗,连虫子都没能有机会叫一次……

  天快亮的时候,精神焕发的凤知微来提醒萎靡不振的王爷要上朝了。

  两人穿戴整齐刚要出门上轿,忽闻长街声马蹄声飞卷而过,一队御林军兵甲鲜明,长戟耀光,马蹄声惊天动地,正向着犹自冒着腾腾黑烟的凤知微宅子驰去。

  “奉圣命,缉拿私泄春闱考题之礼部尚书魏知!”

  ------题外话------

  谢谢大家支持和安慰,我想说很多话,想想还是不说了,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便做到什么程度,不敢求十全完美,但求无愧于心。而已。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