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二章 对酌

  桌子底下两个人,他的手却准确的伸在一人面前。

  那人抬头,有点乱的长发下,一双眸子秋水濛濛,属于凤知微的眼睛。

  她身旁先前笑得抽风的那个,有一双刀锋般的眼睛,自然是来京述职的华琼。

  两人提前一天到了帝京,因为礼部通知,明日文武百官将代天子亲迎魏知,没奈何只好在驿站先等,百无聊赖的两个人,趁宗宸在炼药顾南衣在给顾知晓洗澡,溜进城喝酒,不想在酒楼听见这么一场精彩的说书,还险些挨了一场揍。

  有人解围总是好的,只是解围的那个人……

  华琼垂着眼,心想考证宗宸医术的时辰到来了。

  凤知微缓缓抬起头,目光在那莹白如玉的指尖上掠过,一直看到绣青竹暗纹的月白色衣袖,她那神情平静带笑,略带疏离,宛然便是当初南海,当着他人面和宁弈相对之时的情状,毫无异样,就连近在咫尺的华琼,也没能找到任何特别之处。

  片刻后,她笑笑,伸手,将自己的指尖搁在了宁弈的掌心。

  宁弈立即伸手一握,轻轻用力,凤知微从桌底爬出。

  两人目光相遇,凤知微当先向宁弈展开很官场的笑容。

  “殿下也抵达帝京了?呵呵。”

  “只比你早一日。”宁弈莞尔。

  两人相视而笑,都笑得月朗风清,相隔一年的时间和空间,帝京七日的惊心仇恨,两条人命的血迹淋漓,这一刻似从未存在过。

  华琼松一口气,自嘲的笑道:“哎,没人管的可怜人,只好自己爬出来咯。”

  三双手同时递给了她。

  宁弈,凤知微,还有一双手。

  那双手出现得很突然,像是从空气中凭空生出,手指还有些颤抖。

  华琼盯着那双手。

  没有养尊处优的皇家富贵,不算白,也不算纤长,拥有年轻的紧绷的肌肤,手心里有一道浅浅的半圆形疤,那是小时候给他娘送烘炉,被烘炉铁环不小心烫伤的,中指指节上有一道切痕,那是带他爬树见老娘时被树枝割破的。

  那双手太熟悉,熟悉到她曾亲眼见证那手从七岁稚嫩小手长成如今男儿稳定的手掌,熟悉到她夜夜梦中都曾执着那手,和手的主人互诉衷肠,却在醒来后泪盈眼眶。

  那双手如今从梦中走出,走过千里南海,走到她眼前。

  华琼吸吸鼻子,眼珠一转,突然笑了。

  她伸手,将手搁在燕怀石掌心,燕怀石立即用力一握便要拉她出来,华琼却突然拉住他的手将他狠狠一拉,燕怀石哎哟一声反而被华琼拉入桌底。

  桌子外面宁弈和凤知微目瞪口呆……

  “干嘛要出去给你们看?”桌子底下华琼的声音传出来,有点闷闷的,似乎被揉进了谁的怀里,“我们久别重逢,激动难耐,不耐烦回驿站,拜托两位,给清个场。”

  然后桌子底下伸出华琼的手,坦然随意的挥了挥。让王爷殿下和侯爷大人去给她清场了。

  燕怀石似乎根本没空说话,或者不好意思说什么?反正桌子有点晃啊晃。

  凤知微忍着笑,叫来酒楼老板,一锭金子下去,别说酒楼关门,跑堂的都远远避了开去。

  “真是个聪明人。”她一边付钱一边咕哝,“知道回驿站要被围观,干脆就地解决了。”

  很自觉的关上门,把摇晃的桌子丢在身后,凤知微假笑着向宁弈告辞,“殿下,下官还要赶回驿站,以备明日郊迎礼,就此告辞。”

  说罢转身就走。

  “知微。”

  凤知微不回头,挥挥手道,“啊不劳相送不劳相送,殿下请千万留步千万留步。”步子越发快了。

  她也不去理会身后人有没有跟上来,快步出城,驿站离城不过三里,以她脚程,很快就到。

  原可以更快些,不过她不想锋芒太露——当初在浦城,她的真气其实并没有失去,只是因了那毒,散开在了经脉里,等到眉心那块红淤散尽,丹田里的真气也就慢慢聚拢了来,晋思羽早期日日把脉,确认她失去武功,等到完全相信这事不再查探时,她的武功已经回来,还更上一层。

  凤知微自己觉得,她练的武功很有些奇怪,她的体质也很有些奇怪,体内那些灼热的气流,随着武功的修炼慢慢平复,却又没有化去,而是日日增长,并且每次经历生死之劫后,那热流便更涨几分,但也没有伤损着她的身体,反而促进内功再上一层,感觉像是这与生俱来的冲脉热流,和宗宸交给她的武功,竟像是相辅相成的。

  不然当初她也不能在浦城城头提前做了手脚,用暗劲事先将蹀垛内部粉碎,才能最后顺利的落城。

  凤知微脚步轻快的走近驿站,还没到便看见驿站门口停了几顶小轿,远远的似乎还有尖利女声传来。

  “魏知怎么会不在!”

  “让我进去!”

  隐约顾南衣抱着顾知晓站在门口,父女俩不理不睬看天,门神似的堵着。

  凤知微正在惊讶怎么会有女客堵在驿站门口,又直呼自己名字,一听这声音脑中轰然一声,心想一年不见这位姑奶奶怎么还没嫁啊,怎么一日比一日生猛火辣啊。

  凤知微混到如今,上至天子下至草民,没有摆不平的人和事,唯独对这位避之唯恐不及,无它,盖因这位一心错点鸳鸯谱,她凤知微却无意乱结风月债。

  她唰的一下调转脚跟,准备再次回城,宁可去喝花酒,也不要被韶宁公主堵个正着。

  刚转过身,便见身边过来个人,扬起衣袖,笑吟吟道:“哎呀那不是我小皇妹么?好久不见甚是思念,不如一起叙叙旧。”一边便要开口相唤。

  凤知微扑过去,毫无形象规矩的一把捂住该人的口,谄笑道:“别……别……殿下,男女授受不亲,人多了叙旧也没情调,咱们换个地方单独叙旧,单独!”

  最后两个字着重加感叹,殿下目光灼灼,立即表示了对这个提议的大力赞成,抬起的手落下来,很方便的便牵起了她的手,笑道,“有个地方你一定愿意去的。”

  凤知微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看那被握得紧紧的手,手指用力,尖尖一戳。

  那人掌心就像是铁石铸的,毫无感觉,谈笑风生。

  一直牵着她到了一匹马前,凤知微认出这是他的那匹全黑的越马,曾经被自己暗害过的,好在那马没有人有记性,看见她来没有给她一蹄子。

  身后宁弈轻轻一提,她便上了马。随即身后一沉,宁弈坐了上来。

  凤知微皱起眉,有点后悔今日没有骑马出来。

  身后那人轻轻靠在她的肩,下巴搁在她肩头,手指一抖,那马便平稳的跑起来,似乎知道马上主人需要情调,并不追求速度,跑得悠哉悠哉。

  平稳的步调里,清朗的男子气息透肤而来,微热的呼吸拂动耳边碎发,微微的痒,凤知微僵着背,不自在的挪了挪,勉强笑道:“下官不宜和殿下共骑,还是殿下骑马,下官跟在后面跑吧。”

  宁弈不说话,半晌才懒懒笑道:“第一,我舍不得,第二,我怕你会跑掉。”

  不待凤知微回答,他又道:“知微,我们什么时候生分成这样?上次我送你的信盒子,你怎么不回信给我?”

  凤知微沉默了一阵,身后宁弈轻轻吹她耳垂,她偏头让了让,半晌笑了笑,道:“那信盒子啊……沉河了。”

  “哦?”宁弈的声音没什么波动,只是有点凉。

  “殿下。”凤知微半回身,将手抵在他胸前避免震动中的贴近,淡淡道,“我想过了,你和我之间,实在没有再近一步的可能,我仅有的亲人,全部葬送于你父皇的皇家金羽卫,我也不适合你们皇家的波谲云诡步步惊心,如我从前说过的,我想做简单的人,嫁简单的男人,过简单的生活。”

  “凤夫人和凤皓,牵涉大成皇脉遗孤案,这是放在哪朝都必须追究的重罪。”宁弈淡淡道,“无论如何,你已摘清嫌疑,陛下也没有祸延于你凤知微,甚至因此还对你有一份歉疚看顾之意,这已经算异数,你迁怒朝廷我管不着,你迁怒于我,为此不给我机会,我却不甘。”

  “我明白彼此的各有立场。”凤知微一笑,“但就是因为各有立场,所以万不能勉强在一起,否则你不敢信我,我也不敢信你,这样的日子,如何过得下去?”

  “我敢信你。”宁弈语气平静,却自有坚执之意。

  “你就不怕我心怀异念,以魏知之名供职朝廷,其实只为报母弟之仇,杀了你父皇?”凤知微哈哈一笑,完全开玩笑的语气。

  “你但有这个本事,尽管去做。”宁弈淡淡道,“我敢拿这天下与你博弈,只求你不要拒我千里之外。”

  “我的生死,其实随时掌握在殿下手中。”凤知微眯起眼缓缓道,“只要殿下进宫,陛下驾前说一句,魏知便是凤知微,明日午门外,便会滚落魏知人头。”

  “真要说,何必等到现在?”宁弈一笑,“知微,我知道你在提醒我,你也掌握了我不少把柄,我们可不可以现在不要谈这么煞风景的话题?”

  “那什么不煞风景?”

  “这个。”

  骏马停下,凤知微抬头一看,竟然是大成第一桥望都桥。

  她和宁弈初遇虽然是在秋府,但是真正交谈却是在望都桥。

  那年望都桥薄雪寒霜,桥上两人分喝一瓶劣酒。

  这一年春光将至,望都桥斑驳依旧,桥底生着深深浅浅的青苔,无声的将河水守望。

  一切如前,似乎又不如前。

  宁弈下了马,伸手给她,凤知微目光放空的掠过,自己跳了下来。

  宁弈也不尴尬,收回手,从怀中坦然取出一壶酒,笑道:“当初你小气,请我喝三文钱一壶的酸酒,我请你喝江淮名酿梨花白。”

  “梨花白入口味甘清淡,回味却醇厚,是好酒。”凤知微当先往桥上走,手扶桥栏遥望玉带般的河水,“只是我依旧觉得,当年那三文一壶的酒,才最得人间真味。”

  “何味?”宁弈跟上来,站在她身侧,高桥上的风将两人长发卷起,纠缠在一起,如两匹猎猎的旗。

  “苦、辣、酸、薄。”凤知微轻轻道,“别离之苦,遗恨之辣,碎心之酸……情义之薄。”

  宁弈沉默了下去,桥上的风越发猛烈,一支早桃颤颤的探过桥栏,被无情的风咔嚓一声吹裂。

  “那年我和你在这桥上说起大成之亡,说起当年三皇子事变。”半晌他开口,指了指凤知微脚下,“他就倒在这里,我的三哥,来自御林军的风羽劲弩,将他万箭穿心。”

  凤知微一动不动,连低头看一眼都不曾。

  “他是我最好的兄长,冰冷宫廷里唯一爱护过的我人,幼时我被其他兄弟们欺负,都是他拦着护着,童年和少年时期,我的大多时光在他书房里渡过,那是我一生里呆过的最安稳的地方,在那里,我可以睡得比在自己寝殿还沉。”

  “他是稳重温和的人,清心寡欲不争不求,我至今不相信他会谋逆篡位,然而那天,也是我,被太子大哥逼着领兵堵截他……那天他在桥上看着我,眼神里太多太多……那天我在桥下看着他,然后缓缓向着御林军挥下了手。”

  宁弈语气平静,连痛苦都听不出,多年前那一夜隔桥相望,多年前那一生最后一眼,多年前那在桥下,向深爱的兄长发出绝杀命令的少年,那一颗曾经被温暖过的心,死在望都桥比常人高阔的风里,任风吹雨打蚀出无数的空洞,穿过午夜长吟的风。

  “……那天他的血流过了整座桥,让人惊讶一个人的体内怎么会有那么多鲜血。”宁弈轻抚着桥栏,语声也冷如这桥石,“可惜再多的血都会被洗去,如同那些别离之苦,遗恨之辣,碎心之酸,情义之薄,人世里最摧心伤肝的那一切,终将被时光湮灭无痕。”

  “凉薄的人,选择忘记。”凤知微讥诮的笑笑。

  “你可以说我凉薄。”宁弈平静的看着她,“我还凉薄的杀了太子,因为是他陷害了三哥,三哥稳重聪慧,朝野求立他为太子的呼声很高,我恨太子,他要杀三哥,我阻不了,为什么却让我去杀?”

  凤知微无意识的拿起酒瓶,一喝便喝掉了半瓶,心想那年在桥上谈起三皇子兵变,便觉得他语气异常,想来那时,杀太子计划已经在他心中,今天他又来和自己在桥上谈心,这回打算杀谁呢?

  “知微,和你说这个,不仅是想要让你一点一点的更懂我,更是要告诉你。”宁弈突然握住了她的手,“我们一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却不能因此完全抛却了当初的一份心。”

  凤知微沉默着,垂下长长眼睫,试图将手从他手中抽出,宁弈却不放,反而将手一拉,将她拉入怀里,在她耳边轻轻道:“知微……知微……你可还有心……”

  他语气微微颤抖,灼热的气息拂在她耳侧,不知哪里瞬间也微湿,蒸腾得心上仿佛也起了一阵冰清的露珠,那唇慢而坚定的移过来,轻轻吮去她唇角残留的酒液,蒸腾的气息里便多了梨花白的香气,甘醇而清淡,一朵梨花般盈盈着。

  夜风携着早落的桃花,簌簌的落下来。

  凤知微始终沉默,梨花白的酒劲上来,出奇的凶猛,她微有些晕眩,手脚也似微微酸软,那人的气息熟悉而至惊心,似这三月春风盘旋迤逦,梨花香气,桃花温存,一点点触过去,积了冻的心情便似要响起碎冰的音。

  却最终在那唇要更近一分时,突然一抬手,将手中一直拿着的酒壶,塞进了宁手中。

  宁弈正当情热,冰凉的酒壶塞过来,冰得他一怔,凤知微已经拉开了身子,她垂着眼,弥漫的暮色里看不清神情,唇角泛着润泽的光泽,看得宁弈心中又是微微一颤。

  忽听见极清甜很软糯的语声,充满好奇的问:

  “衣衣爹,他们在做什么?”

  宁弈和凤知微霍然回首,便看见桥底下立着一大一小两条人影,小的搀在大的手中,正用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好奇的对两人望着。

  凤知微抚额,申吟——拜托,顾少爷,这种场景你不知道让小孩回避吗?

  随即听见顾少爷干巴巴的答:“酒不够,那男的抢女的酒喝。”

  “……”

  凤知微干笑着,赶紧从桥栏上滑下来,讨好的牵起顾知晓,再讨好的对顾少爷笑,“你们怎么找来了?”

  顾少爷瞟她一眼,不理她。

  凤知微表情有那么点尴尬——自从浦城回来后,少爷越来越有自己的个人情绪了,时常展现点独特的精神风貌,比如现在这个姿态,是不是传说中的……吃醋?

  顾知晓两岁半多一点,正是最聒噪的年纪,要么不开口,要开口就要命的流利,大声道:“衣衣爹看见你来了又跑了,说你躲女人去了。”

  凤知微刚“哦”了一声,紧接着听见她又道:“衣衣爹说,躲女人,不躲男人,讨厌!”

  凤知微“呃”的一声,呛住了。

  半晌不可置信的抬头望顾南衣——大爷,这句话真的是你说的?

  顾少爷低头看着顾知晓——女儿,最后两个字你加得真好。

  他满意的抱起小丫头,放在肩头上,回身,一只手招了招。

  凤知微立即很老实的把自己给填充到那个位置——顾少爷召唤了你如果不理,你会死得很惨,比如会被他扛到另一边的肩上。

  顾知晓笑眯眯的坐在她爹肩头上,遥望帝京夜景,凤知微被顾南衣紧紧牵着袖子,头也不回离开,月色如霜,镀着一行三人被拉得长长的身影,越拉越长,渐渐汇聚成一体。

  望都桥上宁弈执着酒壶,望着月色里渐渐淡去的三人影,眼神里,浮现落花般的孤凉与寂寞。

  半晌他仰首,将酒一饮而尽,就手一抛,精瓷酒壶噗通一声沉落水中。

  酒壶落水声远远的传开去,他坐着没动,半晌,有轻微的脚步声接近。

  “那位是名动天下的魏大人吗……”身后是女子声音,轻细甜美,带几分习惯性的娇媚,带着笑,似乎还往凤知微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殿下对他真是爱重……啊——”

  最后那半声取笑,被凶狠的扼在了咽喉间。

  女子睁大眼睛,惶然的望着刚才还翩翩清雅,此刻却满面狞狠,单手扼着自己咽喉的楚王,刚才她随意一句玩笑,不想背对她的宁弈霍然回身,风一般的卷过来,她眼前一黑,下一瞬便已被捏住了喉咙。

  月光照上她的脸,清秀眉目,眼角有点上挑,很浓艳庸俗的脂粉,赫然竟是当初兰香院曾收留过凤知微的茵儿。

  “殿……殿……”茵儿惊恐的瞪大眼,感觉扼住咽喉的手丝毫没有松开的迹象,想起这位主子的狠辣无情,心中又悔又怕,眨眨眼,眼泪已经滚滚流出来,沾着脸上的胭脂,落到宁弈手背上。

  宁弈霍然松开手,和他出手一般令人猝不及防,茵儿踉跄后退,捂住咽喉不住咳嗽,却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宁弈负手转过身,月色下一抹黑影斜而长。

  “你虽然不是我手下,但也应该懂得我的规矩。”半晌宁弈冷冷道,“我的事,岂是你可以探问的?”

  “是……”茵儿颤颤伏在尘埃。

  “明日我给你买下兰香院,你不用再行那营生。”

  以为自己要受到惩罚的茵儿,惊喜的抬起头,以为自己听错了。

  “本王赏罚分明,”宁弈语气已经恢复了平静,“你在兰香院两年,一直做得不错,当初老五想动陛下的遗诏,到处找绝顶绣娘的消息,还是你通过青楼姐妹得来的,我还一直没赏你,如今便一起赏吧。”

  茵儿脸上泪痕未干,眼底已绽出喜色,嗫嚅道:“主子那边……”

  “你主子那边,我会去说,她不会说什么的,你并没有离开兰香院,以后院子是你的,还得你多费心。”

  “是!谢殿下!”茵儿含泪磕下头去。

  宁弈不说话,茵儿也不敢动,这位城府深沉的亲王,比她那位正牌主子还让她畏惧。

  “今天你没有遇见本王,也没有看见任何人……是吗?”半晌宁弈淡淡道。

  茵儿浑身颤了颤,知道此时如果一个字答错,刚才扼上咽喉又松开的手,会再次毫不犹豫的扼上去。

  “奴婢今晚在兰香院侍候客人,未曾出来过。”她立即答道,“殿下回京奴婢都不知道。”

  “那魏大人呢?”宁弈又是轻飘飘的问。

  “奴婢从未见过魏大人,只是在市井上听过他的传说,以后魏大人如果来院子,奴婢一定好好侍候。”

  “嗯。”宁弈转过身,唇角一弯,“你没记错?”

  “奴婢在主子面前,也是这么答,自然不会错。”

  点点头,宁弈笑笑,道,“好生准备做你的兰香院主吧,恭喜你了。”

  他行云流水般的步开去,走出十丈,路边树下十数条黑影闪出,接了他上马去了。

  茵儿久久伏在地上,听河水滔滔,看孤桥寂寂,背后,汗湿重衣。

  ==

  凤知微不知道她离开后的这段插曲,她此时在驿站里热气腾腾吃晚饭。

  韶宁在驿站门口等了半个下午,终于还是耐不过,怕宫门下钥,气鼓鼓的回去了,临走时扬言,一日找不着,两日,两日找不着,三日,就不信魏知你缩进了老鼠洞出不来!

  凤知微闻言不过苦笑而已,宗宸联络了当初留在帝京的属下,才知道原来韶宁订的那门亲,那家少年郎竟然在过门前一个月暴毙了,公主竟成了望门寡,之后她哭着闹着要为人家守孝,天盛帝自然不许,又闹着要出家,天盛帝严词拒绝,闹来闹去,老皇对这唯一女儿的婚事竟然不敢再提——一提她便发疯般的哭诉说自己是苦命人,要去皇庵修行一辈子。

  韶宁如愿以偿的将自己留在了皇宫,并且将长时间的留下去,凤知微听见这个消息便只有摇头了,心中瞬间掠过一个念头——那家暴毙的未婚夫,是真的有病暴毙,还是只是因了这门婚事而暴毙?

  以韶宁当初御前杀人的狠辣决断,她是做得出这种事来的,他们宁家血统,狠得很。

  凤知微猜度着自己回京必然要交卸兵权,顶多封个武职荣衔,当初的副职礼部侍郎大抵要换成正的,但是就算坐正了,以后韶宁的婚事也必然插手不得,这是韶宁对她的警告——你安排一个,我便杀一个。

  吃饭时宗宸还告诉她一个消息,宫中当初常贵妃寿宴上献舞的那位舞娘,进宫后风生水起,数月间连升三级,最近已经封了妃,封号庆妃,这位娘娘极有手腕,后宫现在给她整肃得大气不敢出,也极得天盛帝宠爱,几乎夜夜宿在她处,天盛朝廷现在都传言,看样子这位庆妃娘娘,大概迟早要给天盛帝添上一位十一皇子了。

  “难怪以宁弈如今这一呼百应的态势,皇帝却迟迟没有立他为太子。”凤知微失笑,“敢情在等着那位未来的十一皇子?”

  “我看楚王殿下倒不怎么操心。”宗宸笑笑,“立了所谓的十一皇子又如何?老皇还能活多少年?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能和势力庞大的楚王斗?”

  “当朝文武,一半皆楚王门下矣。”凤知微点着筷子,“我在等我被拉拢的那一日。”

  宗宸和华琼同时看她一眼,凤知微目光明澈,没有任何异样。

  燕怀石不知究竟,兴致勃勃凑过来道:“那敢情好,当初你和殿下在南海,何等的合作默契?如今正好主臣携手,再谱一段佳话……哎哟。”

  美好的憧憬被毫不客气的一捏打断,燕怀石愕然回头,便见华琼毫不客气的将咿咿唔唔啃拳头的华长天塞在了他怀里,“你儿子要睡了,去哄。”

  燕怀石低头,看看怀里的便宜儿子,小家伙正含着拳头对他笑,一双酷肖华琼前夫书生的细长眼睛,已经初见雏形。

  众人都抬头看过去。

  有点屏住了呼吸。

  华琼和燕怀石之间最大的隔阂,就是门阀世家的等级观念,皇族血脉的南海第一尊贵家族,和私塾先生女,落第秀才妻之间巨大的不可跨越的鸿沟。

  虽然如今华琼用精彩的她自己,另写了一段皇朝女将的传奇,燕怀石也已坐稳燕家家主之位,不再是饱受倾轧的燕家不入流子弟,然而正因为如此,在极重家族传统风俗的南海,燕家未来的这个家主夫人,仍将饱受世人非议。

  华琼不会在意他人非议,但是却要先知道,自己的夫君,有没有勇气承受那样的非议,有没有勇气完全而不带任何心结的接纳自己的一切。

  婚姻不惧一时的激流冲刷,却往往毁于长期的心结摩擦。

  不是所有人都能从热恋的美梦中看见现实的冷酷,所幸,华琼从来都能。

  她和燕怀石之间的关卡,还是要燕怀石自己跨过。

  华琼这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塞,其实就是对夫君的最大考验,过不了这一关,以华琼的骄傲,绝不会带燕长天嫁入燕家门。

  燕怀石注视着那孩子,再看着对面的妻,别离一年,一年里他的华琼被风霜磨砺得更加明亮,南海渔村女的一点乡土气息荡然无存,鲜美得像枝头灼灼的花。

  一年里,他无数次后悔,当初华琼问那句“难道我们之间,只有恩情吗”的时候,为什么没能立即回答?

  他一直认为,只是那一犹豫,华琼才因此远走高飞。

  她在的时候,他习惯她的存在,习惯到仿佛那是清晨起来便要穿衣一般自然,然而等到她一飞走,他才发现少掉的绝不是一件衣服,而是一颗心。

  有些事以为是习惯不去思考其存在的由来,却不知爱的新芽早已花开不败。

  那一年的前半年,他发疯般的派人四处找寻她的下落,自己也走遍了整个南海,很多难眠的夜里,想着她一个孕妇飘零在外,会不会吃不好睡不好被人欺凌流落江湖,很多夜里为此冷汗涔涔的醒来,下半夜再也睡不着。

  后来终于灵机一动,想到了魏知的存在,试探着发了一封信,终于得到了消息。

  那一晚他带着笑容入睡。

  华琼在魏知身边,他便放心,他是隐约知道魏知的女子身份的,毕竟当初一起入青溟书院,很多细节,怎么瞒得过精明的他,只是魏知不说,他也不会去探问,这是属于世家子弟的修养,不会越过自己的界。

  那些日子知道她战功赫赫,忍不住便为她骄傲,兴冲冲告诉母亲,母亲皱着眉,说女儿家舞刀弄剑,和男人们混在一起血战沙场成何体统,他从此便不说,心里却是兴奋的,他的华琼,从来便是这么与众不同。

  他爱着那份与众不同,和她相比,那些大家闺秀都索然无味。

  再后来,便得了白头崖之战,华琼阵亡的消息。

  有如晴天霹雳,劈裂了满心的期盼和欢喜。

  那是颠倒酒乡的三个月,那是醉生梦死的三个月,那三个月不知道如何过来,也不知道要如何过去,再如何捱过这漫漫人生永夜。

  好在……如今她终于站在了他面前,不矫饰,不退缩,不犹豫,他的华琼。

  失而复得,他心中溢满感激和欢喜,世间一切都不算磨难,只要能这样和她一生笑对灯前。

  他那样满怀感激的看着他的妻,觉得她能把自己和儿子好好的带到他面前,就是恩。

  良久,他笑了。

  他微笑着捏了捏怀里孩子那柔软的小鼻子,道:“看这鼻子,和我家琼儿一模一样。”

  所有的人都笑起来。

  华琼的微笑,从眼角漾开,连眼波都是荡漾的,她掠掠鬓,并不认为那句“我家琼儿”肉麻,大言不惭的道:“当然,我儿子嘛。”

  燕怀石呵呵笑着,抱着儿子离席,一边走拉着老婆,笑嘻嘻的道,“我不会哄的,你来教我,你来教我——”

  夫妻俩黏黏缠缠的走了,灯下两个头渐渐凑成一个。

  凤知微欢喜的看着他们的背影,轻轻道:“真为华琼高兴。”

  她笑容温存,眼神里却有很怆然的东西。

  顾少爷突然盛了一碗玉米羹给她,热腾腾的递到手边,道:“你爱喝的。”

  凤知微接了,忽然一怔,心想万事不管的顾少爷怎么记得她爱喝这个?

  顾知晓立即扑过来,大声道:“我要!”

  顾少爷敷衍的塞给她一只鸡腿。

  顾知晓用鸡腿去敲她爹的头,“要玉米汤!”

  顾少爷揪起女儿,扔出,稳稳着陆于盆架的脸盆里。

  顾知晓坐在大瓷盆里,悍然用鸡腿敲打盆边,梆梆的像在唱戏,“玉米!”

  顾家的这个丫头,从小被她爹拎着甩着扔着习惯了,她爹有时候背她去打架,随手把她和布袋似的往肩头一扔,然后纵起跳落从来不管她的存在,顾知晓还没完全会说话便知道任何时候都得抱紧她爹的脖子,不然她爹说跳就跳便把她给翻出去了。

  也因此这娃越大越凶猛,人家姑娘被碰一下也许要哭三天,她被扔到屋梁上也能稳稳躺下来睡觉。

  鸡腿敲盆边,肉汁四溅,再配上顾知晓的魔音穿脑,宗宸当即就跑了,凤知微无奈,把自己的玉米羹端过去。

  顾知晓用下巴点了点玉米羹,示意凤知微放下,坐在盆架上,女王似的招手唤她爹,“喂我!”

  凤知微哭笑不得看着,心想这孩子在哪学的这做派?

  顾少爷过去,平静的端开那玉米羹,还是塞在凤知微手里,然后……

  他突然反手把盆掉了个个儿。

  哐一声顾家小小姐被盖到盆底下去了……

  顾家爹淡定的用一本厚书压住盆,留了一条缝隙,一手揽过目瞪口呆的凤知微,淡定的拖着她继续喝汤去了。

  盆底下顾家小小姐用鸡腿梆梆的敲了半天,发现无人理睬,无趣的躺下来,把鸡腿啃完,瞪着眼睛想了半天,没想出区别对待的原因,只好闭上眼睛。

  无趣的睡着了。

  ==

  日光还没射上长窗,凤知微便被拖起来收拾自己。

  戴上魏知的脸——面具当初她藏在白头崖下的山洞里,用石头压住,果然没被发现,从浦城回来的时候便找了回来。

  换上黑丝长袍,青色软甲,披深青色重锦披风,披风上绣着亮蓝夔纹,翻卷间明光闪动,乌发高高束起,着白玉冠,以形制古雅的长簪簪住,披在肩后的长发顺滑如流水。

  少年腰细细,人笔挺,玉树一般卓朗的风姿,华琼也是一身戎装,亲自给她整衣,笑道:“今儿可要迷昏了帝京少女。”

  凤知微一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心想不要迷昏帝京第一少女就成。

  整束完毕掀帘而出,院子里抬头看来的人齐齐眼前一亮,赫连铮送给她的三百顺义最精锐的护卫啪的一礼,马弁和长靴交击,嚓的一声清脆袅袅。

  “谨奉御命,迎忠义侯、武威将军、礼部侍郎、青溟书院司业,魏大人——”

  悠长的传报声伴随御礼监庄严华贵礼乐声起,金鼓三响,凤知微策马迎上。

  日光自天际射落,淡淡金光里青衣少年策马而来,轻衣薄甲衣袂飘飞,深青披风在三月春风里翻卷,翻出五色迷离的明蓝暗光。

  马上少年眉目飞扬而容颜皎皎,清越超卓中自有历沙场血战风霜镌刻的高华沉敛,不若从前锋芒逼人,却更令人沉溺心折,如一段沉了深海久经风浪打磨的光润龙涎香。

  被日光里的无双少年炫得微怔的满朝文武,终于在他含笑走近时,由大学士胡圣山,含笑迎上前来。

  凤知微在三月春风里勒马。

  她的眼神越过身前衣朱腰紫的权贵,越过两侧沸腾欢呼的人群,越过帝京高高城门,越过四通八达的天衢大道。

  落在迎来的诸皇子车驾,落在曾和亲人相依为命的秋府小院,落在覆满那年深雪的宁安殿,落在更远的,沉默着两座孤坟的京郊树林。

  一年时光,翻覆沧海。

  长熙十五年。

  帝京。

  我终于回来。

  ------题外话------

  新卷开张,没有大纲的某人思路还没理清楚,请亲们允我想一想缓一缓,这两章便算先平和的铺垫交代吧。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