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二十一章 出GUI

  天气渐渐的冷起来,费尽心思遍栽名花的浦园也谢了容华,显出几分冬的萧瑟。

  浦园最近渐渐显出几分安稳,王爷好转的心情连带得浦园所有人心绪也松快了几分,松快的结果就是刘三虎侍卫的鞭子技术越发精彩了,阮郎中和他的小呆药童也不再被紧紧看守了,书房里的裘舒养好伤又回来侍应了,因了裘舒和刘三虎同批进府的情谊,又因为阮郎中曾经得芍药姑娘吩咐给裘舒送过药,彼此之间也都有点在合理范围内的公开往来,次数多了,渐渐的也没人注意。

  刘三虎侍卫拜托侍卫副队长给找寻个婆娘,人家原本也只是说说而已,耐不得实心眼的老刘当了真,整天追着人家哭爹喊娘的要给牵线,那个副队长给老刘缠得没办法,就随便找了个内院的侍女——这个倒不是芍药姑娘的丫头,这丫头细看姿色很好,人却有点神神怪怪的,据说有个说古怪梦话的习惯,经常把同屋的丫头吓个半死,渐渐的便没人和她来往,也不敢让她在体面地方应差,安排在针线房了事,这丫头年纪渐渐大了,却也没人想得起来要放出去,侍卫副队长有次进内院禀报事情,无意中看见了她,心中一动,觉得反正老刘那个粗人,睡觉一定死沉死沉,说个梦话他也听不着,不如就介绍给他。

  悄悄和老刘说了,关照刘三虎壮士千万不要告诉侍卫队长刘大人,老刘黑着脸慎重点头——自然不能告诉,他家被虐狂会吃醋的。

  找机会和那丫头偷偷见过几次,老刘牙缝里“嘶嘶”响——谁告诉他人家长得不错的?这不错是怎么看得出来的?这谁的眼神能在这脸上看出不错来啊?那得多超群绝伦的目力啊……好吧他承认,五官仔细看来是绝美的,但是掩藏在一堆很久没洗的超级厚重的头发间,衬着下巴处一道长疤和脖子上积年的黄垢,那美貌便真的是令人发指振聋发聩啊。

  刘壮士哀伤了,刘壮士哀伤的想,他这么爱清洁常洗脚的大王却不得不和一个污糟婆娘打交道,这小姨要是知道了该得多心疼啊。

  又奇怪这样的奇葩怎么能在浦园这富贵地方留下来,大户人家选侍女不是很讲究吗,何况王爷驻驾在此,怎么也没把人给驱赶出去?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女子不是浦城人,是大越和天盛边境大山人氏,浦园管家早年有次进山遇险,被这女子救了,看她独自一人十分孤苦,便带进来,也算是个照应,只平常到不得贵人面前去罢了。

  刘三虎侍卫听着这一段经历,心中一动,隐约想起了什么,一时却又想不清楚,因了这莫名其妙的心中一动,便没有拒绝这个女子,偷偷找机会见过几次,这女子却对他甚有好感,每次看见他都含情脉脉,那眼光和刘兔子一样,让刘壮士每次撞上都起一身鸡皮疙瘩。

  这天内院针线房给外院侍卫发冬衣,内院这种跑腿活都是那叫佳容的丫头来做,侍卫副队长便安排老刘去领冬衣,也算给个机会见面。

  容貌不佳的佳容看见刘三虎就两眼放光,按捺着将冬衣交给小厮送回去,便含羞带怯邀老刘在这内外院交界处的“碧漪池”散个步,老刘翻着白眼答应了——大冬天冷飕飕的湖边散什么步啊,再说园子里允许人散步吗?那不叫散步,那叫偷情。

  这浦园真是葬他一世英名的地方儿啊,兔子也遇上了,天天甩鞭子的活计也摊上了,还得陪个丑女散步啊散步。

  两人抖抖的绕着不大的“碧漪池”转啊转啊转,三四圈了,一直羞答答扭着手绢的佳容都不说话,却不住想把老刘往僻静地方引。

  老刘抵死不从——您脖子给洗干净再说!

  “呵呵最近府里挺太平的……”老刘胡乱拉呱着,思考着话题怎么往芍药姑娘那边引。

  “过阵子就过年了,到时候又要忙。”佳容偷偷的去碰他的手。

  抖抖颤颤的手还没碰着,老刘突然抬手整理头发,左顾右盼看风景,“啊,你们针线房想必要忙得没觉睡了吧?王爷的……衣服都是你们打理吧?”

  “我还没资格做王爷的衣服,是我们绣房的大姑姑做。”佳容不气馁,有意无意转到他另一边。

  老刘唰一下换了个方向,“那你们大姑姑很轻松,只做一个人的衣服。”

  佳容磨磨蹭蹭又转过来,红着脸偷偷瞟着他挺翘的臀,心不在焉的道:“哪有啊,王爷的衣服最费工夫,而且还要做芍药姑娘的衣服,听说最近还接了个活儿,要给芍药姑娘做礼服……”

  老刘一怔,不动了,佳容姑娘顺利的摸到了老刘的手,唰的一下挠了下掌心,可惜学来的**方式不到位,指甲忘记修剪,一挠就是一条红印子,险些把老刘掌心给刮破。

  老刘现在却没空计较这不到位的**,“啊”的一声道:“礼服?”

  “是呀,年后王爷要纳妾,那芍药姑娘,一个战俘,这下可是飞上枝头了,要是生下个一男半女,保不准还是个侧妃。”佳容撇撇嘴,忽然扭头盯着刘三虎,“你好像对这位芍药姑娘特别关心?”

  语气酸溜溜的。

  “哪有。”老刘立即牵起她的手,轻轻搓她的掌心,“什么芍药牡丹喇叭花的,都及不上我家佳容万分之一,你是我的心我的肝我的心尖肉肉儿,你对我看一眼我心尖儿都要抖三抖。”

  说完老刘真的抖了抖。

  “死相!”佳容娇嗔的一跺脚,那么厚的头发间居然也能看出脸上起了红晕,眼珠子晶晶亮的拍老刘,“这么恶心的话你也说得出来!”

  是呀,这么恶心的话自己怎么说出来的?老刘望天……

  “恶心吗?我那是情之所至嘛。”老刘牵着佳容的手,揽着她的腰往树荫后走,“佳容啊,我们都老大不小的了,我看终身大事也该办办了,王爷那边年后要纳妾,具体是什么日子啊?咱们等那大事忙完,也好和管家说说,把你给放出来。”

  佳容娇羞的被他揽着走,心跳身软魂飞魄散,迷迷糊糊里答:“年初八吧,芍药姑娘身子渐渐好了些,王爷才敢操办纳妾事宜,不然怕累着她,前两天我听荷香姐姐说,王爷把芍药姑娘挪出淬雪斋了,说那里布置太硬,芍药姑娘夜里会做噩梦,本来是要住在王爷隔壁的绿琦居的,不过芍药姑娘好静,指了内院西南角,带独个花园的听风轩,原有的几个丫鬟婆子,捡好的带过去几个,又说再重新添几个……”

  她絮絮叨叨将自己知道的事儿都说给刘三虎听,刘三虎一边漫不经心听着一边笑嘻嘻的摸,摸得她浑身发软,哪里还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刘三虎又道:“你和芍药身边荷香走得近,我看以后也不妨和人家多拉拉交情,万一在芍药姑娘面前得了脸儿,你放出来她说不定还会赏点嫁妆,也是你我的体面。”

  佳容却撇了撇嘴,道:“什么稀罕人物儿?不过是个战俘,运气好罢了,我听我奶娘说,我才是……”

  她突然住了嘴,显出茫然的神色,刘三虎却没在意这句话,满脑子都是刚才听见的内容,想着想着便将手从她怀里抽了出去,佳容若有所失,嗯嗯啊啊的腻过去,老刘却已经不耐烦,看看天色,唰的起身,道:“我走了。”

  佳容愕然坐起,她本就是正当怀春的年纪,被老刘三五下撩拨得情动,不妨这家伙说抽身就抽身,好像做梦里万丈悬崖突然失足,又或是内急却找不到茅厕,那种既空荡荡又憋了一半的感觉实在让人猫爪挠心似的难受,呆呆望着老刘,突然一抬手抓住他裤脚,眼眶里已经含了一泡泪。

  老刘最讨厌别人抓他裤脚了!

  天天被抓腻了!

  本来还有几分不忍,突然就忍不住要爆发,老刘邪恶的一笑,慢条斯理对着佳容摊开手。

  手上有些淡淡的长条状灰迹,仔细看,似乎是搓出来的泥垢……

  刚才他搓那姑娘手腕和胸脯,搓出来的……

  佳容愣了愣才看清那是什么,轰的一声脸就烧起来了,一瞬间浑身颤抖羞愤欲死,老刘已经嘿嘿一笑,二话不说抬腿就走。

  “噗通。”

  身后落水声惊得老刘头发一炸,哎呀不好,这妮子要是刺激太过跳了水,这事情就麻烦大了,害了一条人命不说,还可能坏了大家的计划!

  老刘唰的转身,一个起跑助跳,就准备勇投河中英雄救美,一转身突然一愣。

  那妮子在河中凫水呢!

  这是在干嘛?刘三虎壮士愣在河边傻了眼,大冬天的,下水游泳么?要游也不用在他面前游啊,还是被气傻了,传说中的古怪毛病发作了?

  然而看河中那女子抖抖索索脸色青白的样子,却又不像。

  老刘还没反应过来,佳容在河中,突然将脑袋往水里一扎!

  哎哟,这是要在河里将自己憋死?用得着这么费劲?

  老刘愣愣的看着河水里佳容姑娘那个脑袋扎水下的造型,心想这是在示威呢还是在展示她的憋气工夫呢?还没思考出个结果,忽听见“哗啦”一声。

  水面矗起水晶墙,水晶墙里艳光一展。

  刘三虎壮士愣住了。

  厚发不见了,下巴的疤不见了,满脸发黄的泥垢不见了,披着水光的那个女子,肌肤如雪,秀眉拢烟,一双细长流逸的飞凤眼,水光流溢,皎皎若明月,灼灼如芙蕖。

  她瑟瑟立在水中,抖着嘴唇看着老刘,薄袄湿透紧贴在身上,衬出日常被特别宽大袄子遮掩住的玲珑身线,曼妙得像一支亭亭的莲叶,摇曳在冬日的碧波里。

  老刘“嘶”的倒吸一口冷气——认了半天,好歹认出来了,佳容佳容,还真的是上佳之容啊。

  在冬日湖水里颤抖的脱胎换骨的美人,颤抖的看着老刘,颤抖的问:“我我我……我这下可干净了……”

  刘三虎壮士揉了揉鼻子,对自己刚才那无良举动终于忏悔了一下,讪讪道:“干净了,干净了,其实我说你洗就洗嘛,用得着这么用力的洗?你赶紧出来,这大冷天的冻着了可不是玩的……”

  “我……可干净了……”佳容抖抖的搓着手腕,“……没泥……没泥了……”

  老刘一个头两个大,这内陆的女子就是这么脆弱的,一点点伤害都寻死觅活的,这要换成凤知微,谁说她脏她保证送谁去泥坑,绝不会自己跳水坑。

  老刘萧瑟的叹息着,去拉佳容,一边安慰性的在她手腕上搓搓,“……干净,可干净了……”

  佳容呜咽着扑进他怀里,立即也把他搞个浑身上下水湿,哭得抽抽噎噎,“人家……人家积攒了十几年的泥垢……都为你……洗了……”

  老刘“呃”的一声,心想这句式多么像那句“人家保留了十几年的清白,都给你了”,但是内容又是多么的令人悲伤……

  他扶着佳容的肩,将她推开一些,肃然道:“你放心,我会对你好不容易积攒的这十几年的泥垢……呃负责的。”

  佳容得了这句承诺,在他臂上哭得更加梨花带雨,老刘看着她脖子后斑驳的黄印子,不敢提醒说姑娘其实你还没洗干净……

  寒风飕飕,老刘半湿身搂着个全湿身的美人,咬牙切齿的想小姨啊小姨为你我真是亏大发了,这世上没有比干看着不能吃更悲惨的事儿了。

  “你为什么要弄得自己这么脏兮兮的?”佳容哭个不住,老刘只好转移话题。

  “我也……不知道。”佳容抽噎,“奶娘叫的,她死前说,孤女在这世上活下去,不能有好容貌,否则会带来灾祸,要我发毒誓掩藏容貌,所以这些年我头发一直没修剪,贴了个假疤,又尽量把自己弄得脏兮兮,本来也想就这么过一辈子……可是……可是……”

  可是心上人一嫌弃,她便撑不住了。

  女人的软肋,永远都是爱情。

  “既然发过毒誓,还是不要违背了吧。”刘三虎壮士想着这么个美人突然冒出来,只怕还真是麻烦,“你头发等下干了不要理,还是挡在脸上,疤再贴上去,哎呀这皮肤……”

  佳容瞅着他,哀怨的道:“攒了很久的泥都洗没了……”

  那口气就好像在说我攒了几十年的私房都倒贴给你这小白脸了。

  “白就白点吧。”老刘叹气,拍拍她的肩,“要是有人奇怪,你就说你本来就这样,大惊小怪做什么,是她们眼神不好。”

  佳容是个没心眼的,心上人这个不怎么样的理由也欣然接受,点点头,突然打个喷嚏,老刘赶紧推她,“回去吧回去吧,赶紧洗个热水澡换衣服!”

  “你……”佳容依依不舍。

  “我永远是你的……”老刘张张嘴,那些顺溜的情话突然就说不出来了,原先他逢场作戏,以为这姑娘也不过是急于出嫁而已,到时候大不了看机会带出去给她配个好草原儿郎就是,如今她为了他一句嫌弃便破了毒誓,显见情根深种,这下还怎么好再闭着眼睛满嘴情话糊弄人?

  女人的情意是伤不得的,伤着伤着会成孽,经过梅朵事件,某人痛定思痛,是绝对不敢再招惹女人心了。

  叹口气,他摸摸佳容头发,温言道:“回去吧,放心,我记着你。”

  佳容红着脸,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老刘叹着气,抖着湿棉袍也走了,晚上遇见洒扫小厮宁某某,两人这段时间互通有无,不住斗嘴中倒也形成了古怪的友谊,忍不住便将这事和他说了。

  宁澄眼底闪着奇异的光,却没说什么,支吾几句又走了,刘三虎壮士也没在意,继续和佳容谈谈情说说爱,偶尔被她揩揩小油,得到一些鸡零狗碎的信息,拼拼凑凑,和大家伙儿共享共享,没事儿勤快的跑腿,把外院来来回回跑遍,别说侍卫换班的时间顺序,里外岗的变动规律,能够找出的大大小小的暗哨,就是连每道墙根下他都撒过一泡尿,表示他来过。

  当然其余几人也没闲着,做的事大同小异,一边等着芍药姑娘身体足够支撑远奔和追杀,一边等着他们商定的时辰到来。

  这天老刘又去和佳容约会,顺便给佳容送了点胭脂香粉,佳容一看那胭脂就是上好成色,顿时十分欢喜,老刘摸着头很诚恳的表示,那是他半个月的工钱,立即被佳容用青春勃发的胸顶到了角落里,狠狠的用厚毛假疤下的樱桃小嘴表达了对他的三块胸肌的膜拜。

  胭脂有两份,被肆意揩完油的老刘表示,他不懂哪种好,所以两种都买了,两种自然都是好的,其中一种差一些,这是阮郎中的主意——如果两种都是绝好的,女人一般都会把两种都占为己有,但如果有一个差一些,就比较容易把差点的那个送出去做人情。

  老刘当时表示了对阮郎中的由衷佩服,并正色问他是不是女人堆里长大的,他本是随口问一句,不防一向温和随意的阮郎中听见这句,当场就赏了他一身痒痒粉,害他无辜的挠了很多天。

  果然佳容高高兴兴说,要送一份给荷香,随即便要回内院,老刘正好要送文书,便顺便送她一路过去,在内院门口,见着了等在那里的裘舒。

  那人静静站在内院门口,气质沉稳,青衣小帽穿在他身上,也丝毫不觉得局促,看见老刘佳容一道过来,眼神一掠。

  老刘觉得,那眼神似乎是看着自己,其实也许,未必。

  “小裘啊。”老刘把匣子递过去,笑呵呵打招呼,“臀安否?”

  裘舒瞟他一眼,接过匣子,语气客气有礼,“托福,刘侍卫左拥右抱,艳福不浅,真是令兄弟羡煞。”

  老刘唰的青了脸,佳容含羞带喜的垂下头去,心中迷迷糊糊的想,艳福不浅是对的,左拥右抱哪来的呢?

  “这位姑娘是……”裘舒看着佳容,一脸等老刘介绍的样子。

  老刘翻翻白眼,不情不愿介绍:“绣房的佳容姑娘。”

  佳容认为这是自己男人的好友,没什么避忌的,含羞答答的向裘舒施礼,裘舒半侧身,客客气气还礼,佳容道:“裘兄弟要是有什么衣服需要缝缝补补,也不妨带个信让小厮捎来,我给裘兄弟照管一下。”

  这事说起来简单,在规矩森严的内院来说操作起来很有难度,也不过是句客气话,裘舒却笑应了,又说了几句才告辞。

  老刘盯着他的背影,再看看从另一条路走了的佳容,摸着下巴,眼神若有所思。

  ==

  过了几天,内院管家突然传出话来,说院子里一批丫鬟小厮年纪大了,趁着春节喜气,年前要放出去,名单出来,就有佳容,配给二门侍卫刘三虎。

  刘三虎壮士领着佳容谢了恩,心中却有些奇怪,之前一直没有要放人出来的消息,怎么突然就放出来了,他原本还打算等事情完全结束时再把佳容带出来,现在提早了些,好在该知道的也知道了不少,也无妨。

  问起佳容,佳容含羞道:“我是自己去和管家提的……我也……年纪不小了……”

  老刘听着这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这丫头不是那么有主意的人,谁给她出了主意?

  他将佳容带出府,住在浦城西城大柿子胡同里,他既然编造的来历是本地人,自然在浦城有自己的破房子,连假娘假奶奶都有,他的人马也驻扎在那附近,只是为了避免露出破绽,很少回来而已。

  当晚一群侍卫去他“家”闹酒,当场哄哄的按着要拜堂,老刘哪里肯,那群粗汉子当即把老刘和佳容给推到屋子里反锁上。

  老刘一回头,便见佳容羞答答的坐在床边,对侍卫们的哄闹完全是默许的样子,看样子真的打算今晚就把自己交给他了,灯光下仔细一看,又发觉那女子因为出府,修了厚发去了假疤洗了澡,又薄薄的上了脂粉,晕黄烛光里越发美艳不可方物,心中顿时一紧,觉得自己这个血气方刚的美少年,虽然定力是很好的,但红粉陷阱向来是强大的,虽然别人愿意相信他,他自己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于是老刘“蹭”一声,从窗户里溜了。

  从窗户里溜了,却被守株待兔的侍卫朋友们逮住,当即推了去酒楼罚酒,老刘呵呵笑了,觉得今晚反正没地方可去,喝酒就喝酒,爽快的去了太白居,一直闹到三更才回来。

  三更回来,醉醺醺的老刘正要去开门,忽然眼角黑影一闪。

  一惊之下酒意全无,老刘一扭身就追了出去,原以为人家那惊人速度,追也未必追得着,不想那人掠出一段,竟然还停下来等了等他,老刘跑近点,那人又跑开些,逗猫似的。

  老刘的犟脾气被激发出来,卯足劲追下去,接连追了几个圈子,突然恍然大悟——这不是绕着城在转圈吗?

  这分明是调虎离山!

  再一看前面那人身形,怎么看怎么熟悉,怎么看怎么猥琐。

  老刘一跺脚,不追了,拔腿就往大柿子胡同跑,急冲冲回去,到了门口却不发出声音,一阵风般的掠过屋檐,直奔自己的卧房。

  “砰。”

  他一脚踢开自己厢房的门。

  随即他呆了。

  室内没点灯,月光淡淡洒进来,足可看清一切景物,看见佳容香甜的睡在床上,看见一个人,不急不慢从她身边坐起。

  那人一扭脸,月色下衣衫不整却神情从容,人皮面具也掩盖不了天生的沉凉华艳气质。

  裘舒,宁弈。

  老刘怔在那里,虽然先前终于认出把他引得在城内乱转的是宁澄,知道这事一定和宁弈有关,可也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个造型出现在他这里。

  他呆滞的从酣睡的佳容望到她身边的宁弈,再从宁弈望到佳容,这明摆着就是一出新郎偷天换柱新娘错付清白的老套戏码,只是男女主角实在太令人意想不到。

  迎着他迷惑震惊的目光,宁弈竟然还对他颔首一笑。

  这一笑,火种般蹭的点着了刘壮士。

  他一个箭步奔过去,抬手就是一拳,恶狠狠打向宁弈下巴。

  宁弈一偏头让过,行云流水般掠起,一飘便飘了出去,老刘这一拳便直奔床上佳容而去,他赶紧硬生生扭了个方向,“砰”一声打在床柱上,生生将床柱打断。

  便是这么大动静,佳容也没醒。

  此时隐伏在院子里的八彪们纷纷赶来,在门外慌声询问,老刘喝道:“都滚下去。”

  四面安静了下来,老刘赫连铮恶狠狠瞪着宁弈,眼神就像噬人的狮子,半晌从牙缝里森然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宁弈笑笑,“如你所见。”

  “我所见?”赫连铮转头,看看佳容,眼神里青光一闪,“我看见的就是你跑来,爬了我的床,睡了这个无辜的女人。”

  “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宁弈不以为然整理衣襟,“我得走了,还得回府点卯。”

  赫连铮一飘身拦在他面前。

  “说清楚再走!”

  “说清楚啊……”宁弈望着赫连铮,突然又笑了笑,这回的笑意不再是先前的随意淡漠,而是森然沉凉的,叱咤天盛的第一亲王,刹那重回,“喏,你拐了我的女人,让她做了你的大妃,我便也来拐一次你的女人,你要愿意,让给我,可以做个妾。”

  赫连铮瞪着他,宁弈目光丝毫不让,两人对望一刻,赫连铮突然笑了。

  “哈哈!”

  他一开口就是大笑,笑得乐不可支,笑得东倒西歪,捧着肚子差点笑得滚到地上,“哎哟,我是该庆幸还是得意?堂堂楚王殿下竟然说出这么幼稚的话?你在吃醋吗?吃醋吗吃醋吗吃醋吗,这醋吃得可真有意思……哎哟我的妈呀……”

  宁弈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

  赫连铮收了笑声,抹一把笑出来的眼泪,瞬间脸色一整,道:“你这话我知道其实也不全是假,最起码你介意那个大妃称号是真的,但是宁弈,你别当我是傻子,什么抢女人?你在侮辱你自己还是在侮辱我还是在侮辱她?”

  宁弈默然不语,在桌边坐下,自己给自己斟了杯茶。

  “别喝。”赫连铮立即冷笑,“有毒。”

  宁弈听而不闻,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平静的道:“赫连,虽然你这个人粗了点,本王还是很欣赏你的,最起码,你能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我就很感谢你。”

  “我用得着你感谢?”赫连铮立即反唇相讥,“你别自以为是的用丈夫的口吻说话,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说到底,这话应该我对你来说——你能为我的大妃做到这个地步,我很感谢你。”

  不等宁弈回答,他立即又冷笑了一声,“不过从今晚开始,我又不感谢你了,我原以为你以金尊玉贵皇子之尊,为她潜敌国,操贱役,受烙刑,挨板子,以你个性身份,做到这一步实在也算难能,结果我今天才发现,原来你果然是天下第一自私人,你的人生里果然没有深情厚意这种东西,你做的一切,根本不是为她,从来都只是为了你自己,为了找——她!”

  他霍然转身,指着床上佳容。

  宁弈看着他,乌黑深凉的眸瞳里没有表情,既没有用意被拆穿的尴尬,也没有心意被误会的悲愤。

  看着那样的眸子,只令人觉得,他如果关起心门,永无人可以走近。

  半晌他笑了笑,低头轻轻喝一口茶,摇了摇头,道,“我为什么要向你解释?”

  “你当然不需要向我解释。”赫连铮气极反笑,“你自有该向她解释的人,就怕你死了,也解释不清你造的孽!”

  “如果我有孽罪,我等她来讨。”宁弈淡淡道,“在此之前,没有谁有资格向我讨要什么。”

  赫连铮冷笑,“我和你多说一句都恶心!”他快步走到佳容身边,试探她呼吸脉搏,觉得只是进入了一种深度睡眠,身体并没有伤害,看不出宁弈对她做了什么,赫连铮呆了半晌,实在也没法去掀开被褥看看这女人被占有了没,到了这个地步,说什么似乎都迟了。

  他现在认定宁弈进府就是为了这个女人,而自己被利用了一把,从佳容遮掩容貌看来,这个女子身世定然也有不寻常处,宁弈这人,当真无耻!

  宁弈看见赫连铮眼底熊熊怒火,若无其事坐在一边喝茶,很多事确实是巧合,但别人愿意将事情扭曲成怎样,他也没兴趣解释,他真正在意的,想和她解释的那个人,早已没有了解释的可能。

  如此,说什么也便没了意义。

  如果爱已不可能,多恨一点也不坏。

  “我走了。”他淡淡起身,指指佳容,“麻烦帮我把这姑娘照顾好。”

  赫连铮瞪着他,气得几乎不会说话,也气得没法说话——以他的性子,肯定会因此照顾好无辜的佳容,绝对不会拿她出气,无耻的宁弈,就是完全拿捏住了他的性子,才这么有恃无恐。

  “除夕那天有庆典,她会出席。”宁弈走到门边,半回身又关照一句,“宗宸说,如果那个机会错过了,怕就得等开春,夜长梦多,尽量就在那天,你再气我,有些事希望你注意分寸。”

  赫连铮一言不发,背对着他,听得宁弈脚步不急不慢远去,眼前突然浮现苍白冷漠的魏知,月光下驻马高岗,黑发飘扬,唇线抿得平直。

  那个森凉决然的女子,一生欢乐,永葬帝京长熙十三年的深雪——拜他所赐。

  原以为他终于知道痛悔,终于懂得为她牺牲,虽然不忘嘲笑挖苦他几句,私心里却为她欢喜,心想她若没有失忆,如若知道这些,那长久森凉的心,想必会因此得到些温暖和慰籍吧,却原来……却原来……

  赫连铮只觉得五脏六腑都似涌起腾腾怒火,无边无垠的烧灼,瞬间吞没了心的万里原野。

  “嘿!”

  长空惊电,悍然劈裂。

  扭身错步剑光闪过,一个盆架齐刷刷裂成两半摔落。

  哗啦啦的巨响终于惊醒了床上的佳容,她愕然坐起,揉揉眼睛,先是低头看看自己只剩内衣的身子,又看看背对她的赫连铮,脸上泛起微微的红晕,扭捏了半晌,才对着赫连铮展开温婉而羞涩的笑容,低低问:“夫君……怎么了?”

  那个称呼,让赫连铮僵着背,怔了半晌。

  良久后他缓缓转身,对满眼爱恋信任望着他的佳容,露出一个此刻能扯出来的最和蔼的笑容。

  “……练剑,练剑,呵呵!”

  ==

  从腊月初八的时候,浦城开始下雪,纷纷扬扬很多日,地面积雪盈尺,城内外很多贫民的棚子被压倒,驻驾浦城的晋思羽自然要安排救灾抚恤事宜,虽然公事繁忙,他也不忘记陪伴芍药,没事就把文书抱进芍药的暖阁内,两人对着火炉,抱着热茶,说说笑笑,也就把公事办完了。

  晋思羽在芍药身边办公还有个原因,就是这女子十分聪慧,虽然她不对朝政公务发表直接看法和建议,但眼光精准思路奇特,往往在晋思羽走入死胡同的时候,能轻描淡写一句话便令他豁然开朗,但是却又并不表现出凌驾于他人之上的惊世才华——她很多点子很天真,很可笑,并不精通朝政时事,只是能从触类旁通的角度,给人启发罢了。

  因为如此,晋思羽近来对公务的处理,屡屡得到大越皇帝的赞赏,短短一段时间已经嘉奖两次,越发令他心情极好,而芍药那种天真未凿的聪明,也让他大为赞赏,这分明是未经朝政打磨过的局外人,才能有的思路和视角。

  一大早,听风轩开始有人扫雪,以免芍药姑娘出来时滑了脚,其实芍药姑娘从来不出来,要出来也必然在晋思羽的怀中,后面一大堆侍卫,想滑都不可能。

  扫雪的人中,有阮郎中的小药童,他扫得极其认真,每条青石缝里的碎雪都用手抠了去,手指因此冻得通红。

  一点点扫到阶下,他似乎有点累了,靠着扫帚,站在檐下休息。

  “小呆。”窗户忽然拉开,探出芍药的笑脸,嘴一动一动的,手里还抓着几个热腾腾的小包子,“冷吗?吃点热的,暖暖身体。”

  小呆抬头看着她,老老实实答:“冷。”

  她一笑,用袋子装了包子递出来,小呆去接的时候,她抓过他手指搓了搓,道:“雪冻着了要活血。”

  小呆用嘴叼着包子袋,毫不客气的把两只手都递过去给她搓。

  院子里的人都笑看着,没人觉得有什么异常,这个叫小呆的少年,虽然有点傻傻的,但人很勤快,举止很可爱,院子里上上下下都喜欢,小呆每天都会去给她熬药扫院子,每次扫到廊檐下,她都会开窗和他说句话,给点吃的,最近一直在下雪,她就会每次给他搓搓冻僵的手指,小呆也从来不知道拒绝,两人的动作都坦然从容,让人想不到什么邪处,连晋思羽几次看见,都没觉得什么,反笑着说这两人姐弟似的,挺好。

  手指搓在她掌中,她的肌肤细腻温暖,手掌上的伤已经好了,稍微有点变形,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他垂着眼,看着那手温柔的包裹着自己手指,一动不动。

  每天,这是最接近她的距离。

  为此他抢着做事,承担院子里所有的杂务,因为宗宸说,如果平日不做事,突然要做某件事,会很可疑。

  所以院子里的活他几乎都包下了,所以他要做什么大家都乐意成全。

  以前他是不做事的,为了不至于一出手就让人看出不善杂务,不像个出身平常的药童,他半夜偷偷跟着宗宸学着做那些杂务,不睡觉,一遍一遍做,做到熟练了,不让人看出生疏为止。

  他以前扫雪还会不自觉的运功,不让自己受寒,后来发现她会特别体谅那些受冻的人,于是再也不运功,天天把萝卜手晾给她看。

  她的手指摩挲着他的手指,他将指尖悄悄的对上去。

  宗宸说了,手指,最靠近心的距离。

  她覆住他的手,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掠过一丝笑意。

  他突然觉得掌心里塞进了一样东西。

  有一瞬间的愕然——他知道大家一直在准备,要在万全情况下救走她,但是这些事都是他们在操持,他只要做好药童小呆就行,然而今天很特别的,她竟然选择了他传信。

  她……放心他不会出状况了?

  他张着嘴,啪嗒一下,包子袋落下,他快速接住,包子袋盖住了那个小东西。

  她趴在窗台上,笑意盈盈的看他。

  他突然就涌起极大的欢喜——这世上只有一人能如此信他放心他,不将他当作异类疏远或丢开他,不因为他的特别只一味保护他,而是用自己全部的耐心,来打开他。

  他捧着包子,夹着扫帚,离开院子,出门时和晋思羽迎面相遇,他坦然向他施礼,和晋思羽擦肩而过。

  晋思羽没有多看他一眼,大步匆匆进来,在廊檐下抖落身上的雪,一进门就笑道:“今天可觉得好些?”

  “很好。”她示意荷香上茶,晋思羽穿过门楣上悬挂的药包,笑道:“再过阵子,这药包也该取下了,天天嗅着,我都觉得自己身上有药味。”

  “这可是好东西,王爷不觉得最近身轻体健精神特别健旺吗?”她笑道,“阮大夫说,这东西就是该这么慢慢渗透的,长期散发才有效果。”

  “依你依你,确实是好东西。”他亲昵的一捏她脸颊。

  荷香上茶来,因是新年,穿得十分齐整,头发抿得一丝不乱,他喝了一口茶,突然笑道:“这丫头今天打扮得用心,身上这香气也比平日好闻。”

  “是吗?我倒没注意。”她凑过去闻,害得那丫头红了脸,赶紧匆匆告退。

  “晚上除夕,我给你想了个乐子,我看你也好了许多,可以好好玩一玩,”晋思羽将她揽在怀里,悠悠道,“算起来,这是咱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以后带你回京都,过下一个年,下下个……三十年……四十年……八十年……”

  她笑起来,声音娇脆,“哪活得到那么久?鸡皮鹤发的也不好玩啊。”

  “大过年的,不要说不吉利的。”晋思羽轻轻捂住她的唇,“只要你愿意,咱们就能长长久久。”

  “我自然是愿意的。”她轻轻倚入他怀中,嫣然一笑。

  “我很期待,这个除夕。”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