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十章 活佛

  王庭后殿里,很明显没有即将出世的婴儿,那么第十七代活佛传人,就是灵魂附体那一种。

  呼卓教义里的活佛灵魂附体转世,多半发生在幼儿身上,众人一边忙着收拾达玛法体,一边去呼音庙报讯,请来护法大喇嘛准备举办法事并为达玛进行火葬。

  呼音庙离王庭并不算远,快马半日来回,其间众人一边焦灼不安等候,一边频频张望王庭后殿方向。

  “去找找顾兄。”凤知微示意淳于猛,有点担忧的望着顾南衣失踪的方向,又道,“那克烈有点邪门,多带点人小心点。”

  淳于猛点点头离开,赫连铮坐在凤知微身侧,对她左看一眼右看一眼,凤知微含笑偏头看他,“怎么?”

  赫连铮半晌不语,睫毛垂落,盖住七彩流光眼神。

  有一肚子疑问想问的,比如达玛怎么死的,比如达玛最后那个有点别扭的手势……然而话到口边,却又咽了下去。

  有什么必要问呢?她总是为他好的,他相信。

  她眼神云遮雾罩,谁也看不清她真实心绪,然而那云雾背后,他知道那里有一处属于他的草原。

  就算她血雨腥风翻覆手,摆布这天下棋局无双谋,他却只愿做个痴愚男子,不去探及那些机谋背后令人心寒的真相。

  喜欢她,成全她,天地广大,由她。

  前方传来骚动,呼音庙四大护法喇嘛到了,四人在路上想必已经听说了今日发生的事,脸色都不大好看。

  “活佛圆寂前指向哪里?”为首的大喇嘛一到便问。

  众人全部无声指向王庭。

  四人都愣了愣,面面相觑。

  达玛活佛在离开呼音庙前,曾经说过自己也许会一去不回,并留下遗言,要求护法喇嘛将来按照他的临终姿势去寻找下代活佛,如今这话,竟然应验在王庭。

  活佛转世,转在了这么近的地方,还真是多年来头一次。

  然而达玛的手指,那么牢牢的指向那个方向,众目睽睽之下,谁也改动不得。

  四大护法喇嘛带着弟子们,捧着达玛生前法器奔向王庭后殿。

  后殿那个方向,正是赫连铮和凤知微居住的地方,一个宽阔的大院子,零零总总住着所有他们亲近的人。

  幼儿也只有两个,察木图和顾知晓。

  刘牡丹一直跟到后殿,眼中闪动着喜色——如果活佛转世灵魂附身于察木图,那么一直困扰于她的赫连铮命硬的问题,也便解决了。

  门打开,奶娘怀里,一岁多的顾知晓和半岁的察木图正睡得香甜,蓦然被人声吵醒,睁眼看到这么多神情严肃的陌生大人,察木图立即受到惊吓,大哭起来。

  顾知晓倒没哭,乌溜溜的眼睛转啊转,小鼻子一嗅一嗅,那么点大年纪,竟然露出了点像是思索的表情。

  首席护法喇嘛神情凝重的跪在了门口,将达玛活佛生前最常用的一串沉香佛珠,和先前那个包铜乌金法器轻轻放在身前。

  毡毯卷起,呼音庙喇嘛们和族长们跪在阶下,人人屏息凝神,四面静无人声。

  奶娘被这庄严气氛所惊,放下了两个孩子,长长的地毡尽头,察木图哭了一阵,见无人理睬,只得自己在地毡上慢慢爬起。

  察木图自小便长得健壮,才半岁就腿脚有力,这么慢慢爬,竟然直向着达玛遗物而来。

  众人露出喜色。

  凤知微远远站在院子门口,负手而立,看也没看这边一眼,只皱眉想着小呆怎么还没回来,这么重要的时刻——

  察木图爬到两件遗物前,一把抓起那佛珠。

  护法大喇嘛颤抖着嘴唇,欢喜的张开双臂来接。

  察木图小拳头一松,佛珠掉落,砸痛了他的脚趾,他哇的一声再次大哭起来,抬脚就要对佛珠踩。

  大喇嘛赶紧将佛珠从他脚下抢出来,脸上露出失望神色。

  到了这一步,基本也就可以确定不是察木图了,大喇嘛犹自不死心,将那法器向察木图递过去,察木图却已经扑向赶来的奶娘怀中,大哭着推开法器,小脸全部皱在一起。

  所有人都失望的叹了口气。

  首席喇嘛犹豫的看着手中的法器,目光和身边三名护法对视一眼,迅速取得了一致意见,随即垂下眼皮,将法器和佛珠,快速收起。

  几位族长目光都一闪,却也都没说话。

  很明显,呼音庙的喇嘛不想让顾知晓接触达玛遗物,这孩子虽然来历不明,但却是大妃收养的,一旦被认定为活佛,以后草原上,这位令人捉摸不透的大妃,将再无掣肘。

  历代男活佛转世或附身女活佛的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没有人敢冒这个险。

  遗物即将收起。

  奶娘得到授意过来,将顾知晓抱起,试图将她抱走。

  凤知微远远负手看着,眼神里一丝笑意。

  一直盯着那两样东西,小鼻子一嗅一嗅的顾知晓,突然格格的笑起来。

  随即她在奶娘怀里挣扎的扭起身子,身子前倾,探向大喇嘛的方向,示意奶娘带她过去,奶娘犹豫着,顾知晓立即抬手去拉她头发。

  众目睽睽之下,这种愿意接近活佛遗物的举动,立时引起一阵骚动,大喇嘛再也无法装聋作哑,僵着脸,将两件遗物缓缓放在地下。

  顾知晓蹬着奶娘,逼着她把自己抱到遗物前,格格笑着,将自己肌肤细致的小脸,贴上那光泽沉润的法器。

  她闭着眼,神情沉醉,身后香炉里烟气袅袅,淡白烟气里她巴掌大的小脸看来竟突然多了几分庄严静谧之气,如一朵圣洁莲花,开在云端之上,九霄之中。

  首席大喇嘛高宣一声佛号。

  梵唱声起。

  所有人无声伏下身去。

  顾知晓格格笑着,因为那佛珠上的气息而陶然沉醉,浑然不知就在此刻,她一个动作,决定了草原未来数十年的气运。

  远处凤知微于暗影里露出一抹沉静了然的笑容,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来都有点不怀好意。

  昨晚去了达玛那里,趁挑油灯的时刻,无声无息换掉了达玛的法器,那法器内部,布了一种宗宸自己研制出来的香粉,气味有点胡桃味,这是顾知晓最熟悉的,属于顾南衣的味道之一,凤知微看顾知晓太粘顾南衣,有意识安排宗宸弄出来,好在将来万一顾南衣不在,拿出来哄顾知晓,这小丫头从小鼻子就灵,对朝夕相处的顾南衣的味道,特别敏感,今日法器一捧出来,她便嗅见了那若有若无的胡桃香。

  达玛日日拿在手里的佛珠自然做不得手脚,但是不常使用、常由小喇嘛捧在手中的沉重法器却可以。

  顾知晓抱着那法器,嘻嘻笑着,被颤抖着手的首席大喇嘛抱起,院子里的喇嘛偃伏如草,齐齐喃喃诵经,低沉而急速的音浪,如一阵风,传掠过千里草原。

  该来的要来,该走的要走,陈旧的被扫荡,新鲜的被捧出。

  第十八世呼克图活佛,出世。

  ==

  等到顾南衣追逐克烈回来,他家顾知晓已经换了个身份。

  顾南衣听凤知微解释了半天关于活佛的问题,始终不置可否,在凤知微终于解释完毕的那一刻,一针见血的答:“被卖了。”

  凤知微默然,心想谁说少爷呆的?这才叫犀利。

  顾知晓懵然无知缩在顾南衣怀里,把那个神圣法器当玩具嗅来嗅去,达玛的佛珠被她抓在手里揉来揉去毫不顾惜,首席护法大喇嘛如果看见这一幕,八成这“灵童”也就被拆穿了。

  本来顾知晓应该立刻被送往呼音庙,但是顾知晓在大喇嘛试图抱走她时大哭不止,最后赫连铮出面挽留,表示灵童还小,不妨在王庭寄养,而且真正坐床册封还要等朝廷派出使节参与办理,到时候再决定是否去呼音庙也不迟,喇嘛们只好放手,先去主持操办达玛的葬礼,并由赫连铮快马将灵童上报朝廷批准。

  王位继承仪式最终没有完成,酥酪有毒,活佛圆寂,灵童幼小,无法主持,赫连铮自登高台,朗朗一笑,道:“札答阑王位受命于天,心中自有大光明,醍醐灌顶,自在成人。”随即自己给自己加了王冠,跳下台便去指挥王军包围加德的叛军去了。

  他转身前深深看了凤知微一眼,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凤知微回想着赫连铮的眼光,心中叹息这也是个聪明人,却由得她在草原翻云覆雨,给了她常人难以给予的无上信任。

  这是心怀比天地朗阔的男子,你弱,他以全心爱护你,你强,他以一切成全你。

  “克烈跑了?”沉思半晌后,凤知微收回思绪,问顾南衣。

  顾少爷不说话,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宗宸推门进来,道:“克烈果然出身邪门,我以前听说过格达木雪山有一个呼摩教,据说最远可以推溯到数百年前的某神权教派,这是其中的一个分支,渐渐入了邪道,武功诡异驳杂,犹擅幻影迷阵之术,今天那黑雾就是他们的障眼法,克烈出身低下,幼时曾被放逐到雪山,大概就在那时拜入了这教下。”

  “连顾兄都没跟上?”凤知微十分惊异,宗宸道,“是我赶去半路拉回了他,边境诡异教派,有些伎俩,非中原江湖人士所能掌握,何况……所以我不能让他孤身涉险。”

  凤知微点点头,道:“娜塔是不是和克烈一起走了?”

  “不是。”宗宸道,“我当时急着去追回南衣,只觉得有人从我身侧掠向娜塔,应该是弘吉勒一直派人混在人群中,趁那一阵雾起,趁机救走了他女儿。”

  “救走也好。”凤知微笑笑,“娜塔现在对克烈恨之入骨,弘吉勒应该也转过弯来了,想必当初克烈和他商量好这假冒王裔之事,许诺过事后和他平分草原,然而克烈狠毒心性,将来哪有他的好结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让金鹏部和火狐部去狗咬狗好了。”

  两人在那里讨论,那边顾知晓讨好的啊啊扑向顾南衣,把那佛珠往她爹手里塞,顾少爷哪里肯要别人的脏东西,一撒手就扔了他家顾知晓的心意,顾知晓立刻含了一泡眼泪,雾气蒙蒙的瞅着她爹。

  她爹不为所动,自顾自吃胡桃,顾知晓对于胡桃这种神秘的食物垂涎已久,再次啊啊的和她爹要,她爹递了个壳给她……

  顾家娃娃锲而不舍,想了半晌,抓过那佛珠塞给凤知微,把她的手推向顾南衣,凤知微忍住笑,不用力气的让顾知晓推过去,顾南衣偏过头,犹豫了一下,用手指将佛珠拈起,一副“其实我真的很嫌弃只是我给你面子拿一下而已”的模样。

  宗宸一直笑看着,乌木面具后目光闪动,半晌道:“南衣对你,与众不同,连知晓都感觉出来了。”

  凤知微僵了僵,缩回手指,笑道:“许是我看起来比较温和。”

  宗宸一笑,摇摇头,淡淡道,“我几乎算是看着他长大,就算是相处十多年的人,他也未必愿意接近。”

  凤知微默然不语,岔开话题,“知晓也有一岁多的年纪,怎么还不开口说话?”

  “一个人的一生如果始终懵然不知,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最怕被开启后,却又遭遇拒绝。”宗宸却不让她回避,固执的拉回话题。

  凤知微垂下眼,注视着自己的手指,这双手,如果坚持要拉开那人沉静封闭的天地,会否最终为他拉开的不是五彩斑斓新人生,而是另一种苦痛和磨难?

  身侧顾南衣安详的坐着,顾知晓扑在他膝上,白色面纱后似乎可以看见那人眼眸如星子,而唇角有淡淡月色一弯。

  这般静谧美好,连淡漠的宗宸,都忍不住试图维护。

  凤知微坐直了腰,试探着微微向后挪了点距离,身侧顾南衣立即察觉,抬头看她,很自然的坐近了些。

  凤知微腰背有点僵硬,不动了,隐约听得宗宸叹息一声,悄无声息出去。

  门被拉开的声音有点尖锐,刺得人心口有点发紧……

  有点尴尬的沉静中,忽然听见门外尖利的吵叫声。

  “我不走——我不走——我死也要死在这里——”

  梅朵的声音。

  凤知微舒了一口气,快速站起身走出去,果然看见梅朵衣衫凌乱,披头散发从前殿跑过来,身后跟着一群满头大汗的护卫。

  看得出来,梅朵多年来在王庭地位太后似的,余威犹在,护卫们束手束脚,给她一路在王庭横冲直撞,竟然撞到目的地。

  “我为了救大王,什么都没有了,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梅朵疯子一样跑过来,直扑凤知微这里,“凤知微,你这贱人,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搞的鬼把戏?你不如杀了我,杀了我——”

  “那成!”凤知微负手立在台阶上,看也不看她,断然一喝,“想死,容易!”

  她一摆手,华琼冷笑着冒出来,啪的扔下三样东西。

  匕首,白绫,药瓶。

  “我们中原,要人死,就这么三件东西。”凤知微笑眯眯的道,“一个叫死得快,一个叫死得紧,一个叫死得烂肝肠,同时这也是给有身份的人才准备的东西,保留你尊贵的全尸,我想这也对得起你为大王所做的牺牲了,你自己选吧。”

  梅朵呆呆盯着地面上三件东西,一时似乎反应不过来凤知微竟然真的准备好了自杀的东西,僵在那里不动了。

  “请,请。”华琼冷笑着将三件东西往她面前踢了踢,梅朵浑身一颤,下意识向后退了退。

  “你当初救下大王那功劳,”凤知微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眼眸淡漠,“这许多年王庭用最尊荣的待遇早已还了你,就算你觉得没还完,昨日你对我下毒也已经抹杀得干净,别人眷顾你,你再不知分寸,就是自寻死路——要知道你对我可没有救命之恩,却有下毒之仇,我要杀你,谁能拦我?”

  梅朵看看地上三件东西,又仰头看看她,台阶上女子眼眸深沉,冷漠如斯,令人相信,她没有不敢做,也没有不能做。

  “阿札——”发愣片刻后她撕心裂肺的叫起来,“你来救救我,你来救救我,我带大了你这么多年,你不能让我就这么被这头母狼给胡乱嫁到关内,嫁给那些脑满肠肥的老头子!”

  “关内德州马场场主,年方四十,有三子一女,为人老实,家产丰厚。”凤知微淡淡挽着袖子,“这位并不脑满肠肥的场主,是我在十多人的名单中挑选而出,并经大王亲口同意。”

  听见最后一句的梅朵,如被雷击,傻在当地。

  “大王顾念你当年恩义,给你一个机会。你若不要,很好,大妃我其实更喜欢你不要。”凤知微伸手一引,“三选一,快点。”

  梅朵瘫在匕首之前,半晌抖抖索索伸出手够向匕首,凤知微冷眼瞧着,眼神不曾波动一丝。

  磨蹭半天后梅朵猛一咬牙,恶狠狠抓住匕首,紧紧抓住,随即抬眼直视凤知微,凤知微还是一动不动,面带微笑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两人用目光较着劲,四面屏息无声。

  半晌,“呛啷”一声。

  匕首跌落尘埃,同时跌落的还有梅朵,她捂着脸,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凤知微一挥手。

  立即有人抬了一顶红色轿子过来,三下五除二给梅朵换上一身红袍,两个五大三粗的喜婆揣着麻绳,将她给塞了进去,自己也跟进去门神一般一左一右坐着,轿夫立即飞快抬起轿子转身,一个汉子赶过来,抬手“砰”的放了一炮。

  “恭贺梅姨出门之喜。”凤知微一挥手,“去一千人送嫁!”

  送嫁队伍,自布达拉第二宫迤逦而出,载着哭得天昏地暗的梅朵,行往遥远的中原。

  与此同时,近在咫尺的天盛和大越战场,也传来战局再变的消息。

  ------题外话------

  唉,总算是更了,很累,眼睛也不行,写文状态有点没恢复,亲们包涵,明儿起争取慢慢恢复原状,另外,草原也差不多了,近期也该把小宁同学拖出来遛遛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