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九章 生死由我不由天

  族长们想着那信上的话,听着这犀利的诛心之言,都相顾失色。

  如果这位活佛预言中的带着血火而来的母狼真的是朝廷奸细,来的目的就为夺取草原的话,那么她确实有杀死大王的动机。

  如今一切看来,都和活佛的预言很吻合啊。

  “不是这样的吧?”凤知微没说话,反倒是刘牡丹开了口,怔怔的道,“知微和我说过这事,她只是说草原今冬可能有暴雪,目前咱们存粮够了,不如先将粮食寄存在禹州,没说那后面的话啊。”

  “大妃您被骗了吧。”有人冷笑着将信扔给她,“这才春天,谁能预计到冬天就有暴雪?再说目前存粮谁说够了?这女人心机深沉,大妃您是厚道人,可千万别听她的。”

  刘牡丹张了张嘴,当着这许多人面又不好说暴雪只是扣粮的借口,不好说存粮够了是不算加德不肯交出的两万王军才够,这是她和凤知微要夺回原族长手中军权的私下决策,没办法在这个场合说清楚。

  她将信翻了一翻,也皱起了眉头。

  凤知微眼角瞥过那封信,眼神微微一闪,信确实是她的信,人也确实是她的人,帝京护卫的口音和草原人氏有很大区别,装也装不来。

  然而那封信,却被人巧妙的改动过了。

  不知道克烈从哪找的高手,对信笺做了揭层添字减字处理,只添减了寥寥几字,便将整个意思引入了另一个方向。

  她的沉默看在众人眼里,就是心虚,越发证实了众人的猜测,刘牡丹坐在赫连铮身边,仰头伸手去拉她衣袖,“知微,你——”

  她伸手一拉,凤知微身后不知道谁突然一歪身子,撞得她身子一斜,刘牡丹拉住凤知微的袖子的方向便没把握住,嗤啦一声撕开了她的腰带。

  一点淡淡的雾气腾了出来,克烈脸色大变,大喝:“退后!”闪电般掠过来,一把将凤知微身边几人拉开,那雾气落在地面微草上,草尖顿时微黄。

  “有毒!”

  “难怪在她住的地方搜不着,原来毒大王的毒药藏在她的腰带里!”

  “来人——”青鸟白鹿两族族长一声断喝,直指凤知微。

  王军如铁甲洪流涌上,将凤知微团团围住,刀出鞘箭在弦,铮然声响里人们围挤过来,被刀锋向外的王军远远拦住。

  “处置奸细,各家人等散开——”克烈悠长的呼喝声传得整个草原都听得清楚。

  一名王军小队长冲上前来,抖开手中牛皮绳索。

  克烈负手看着,看见凤知微身后顾南衣手指动了动,唇角掠过一丝笑意。

  今日只要有一人死于顾南衣之手,乱局必将不可收拾。

  绳索生风,向凤知微套下。

  凤知微突然向前一步。

  她不退反进,那不知底细的小队长倒愣了愣,一愣间凤知微道:“处置奸细,无关人等散开。”

  随即她衣袖一拂,那小队长立即踉跄退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人群里忽然又起骚动,看见又有几人走来。

  当先的是华琼,挺着大肚子,面带微笑的牵着另一个大肚子——娜塔。

  之后还有宗宸,拽着梅朵。

  看着这么一群人过来,众人都有些惊异,娜塔张大眼睛看着克烈,面色发白,克烈衣袖一动,细长流媚的眼眸一眯,笑道:“大妃,中原有句话,叫狗急乱咬人,您现在也急了吗?”

  “急的是你吧?”凤知微唇角笑意讥诮,不再看他,转向族长们,道,“各位大人想必还记得,当初娜塔以腹中胎儿为名求得弘吉勒一命时,曾对大王说,她这胎是在甘州怀的。”

  众人点头,娜塔张开嘴,退后一步,护住自己的腹部,

  “大王去年五月左右逗留甘州,六月底接到老王王令赶往帝京,如果娜塔是在这之后怀孕,如今孩子应该八个月,还有一个多月临盆,然而事实上,娜塔临盆,应该就在这个月,众位族长如果不信,让自己的巫医来把脉便知。”

  “你胡说!”娜塔抚着肚子,白着脸尖叫,“我确确实实是在甘州之后怀的孕!你是想陷害我,就算是我这个月临盆,也有可能是早产,或者你下手催产我!”她扑向蓝熊几位族长,“叔叔们,你们看着我长大,不能让那母狼这样当着你们面害我!”

  凤知微看也不看她一眼,手一伸,华琼递上一个黄黑相间的方形锦囊。

  “你叔叔们不能让你当着他们面被害,你却可以当着他们面撒谎。”凤知微轻笑,将手中锦囊晃了晃。

  娜塔撇撇嘴,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笑容,“你晃这个干嘛,我不认识。”

  “你以为,你已经在神龛下换了护身符吗?”凤知微一句话,成功的将她的得意安稳之色打去,“很抱歉,忘记告诉你,华姑娘根本没有把那个护身符放在神龛下,你换走的,是另外一件看起来一模一样,其实却不相干的东西。”

  娜塔退后一步,抬手就下意识去摸怀中,却被旁侧一个目光狠狠盯住,顿时手僵在那里不敢动了。

  “不用去摸了,我没有诈谁。”凤知微不疾不徐的从黄黑相间的封套里抽出一张纸笺。

  “大妃,这是怎么回事?”族长们看得一头雾水,愕然发问。

  凤知微从锦囊里抽出一张纸条,递给青鸟族长,“大人们请看,这是娜塔为自己孩子写的护身符,有孩子出生的大概日期和名字,从这个日期上推断,娜塔在五月初就已经怀孕,而五月初,大王还没到甘州,也没去过金鹏部的领地。”

  华琼上前一步,用她特别清楚的口齿,简单说了诈出娜塔孩子真实出生月份的经过,娜塔却尖叫起来,“你撒谎!你撒谎!没有这样的事!这不是我写的!不是!”

  “搜她!”

  一声令下,宗宸出手如闪电,抬手就从娜塔腰间摸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黄黑相间的封套,笑道:“这是你从神龛下偷换的护身符吧?你以为你换回的是达玛活佛加持过的护身符?你换的是大妃的钤记!”

  他将那里的纸条抽出,取出一个极薄的小夹子,将纸条一抽,夹出一个小小更薄的纸片,上面有一个阳文红缨印记,正是独属于凤知微的钤记。

  “这事要是我们编造的,你的身上,怎么会有圣缨郡主的东西呢?”

  “娜塔!你竟然将不知名的野种,冒充王裔!”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出口怒喝的是克烈。

  娜塔怔在那里,直直望着克烈,忽然身子晃了晃,向后便倒。

  她身边有人扶住她,伸手一触她鼻下,立即惊呼:“怎么回事?气绝了!”

  人群哄然一声,都没想到娜塔怎么好端端就会死,克烈快步上前,把了把她的脉,又再三试了试她的呼吸,他微垂头面向娜塔,长长发丝落下,遮掩了脸上神情,半晌一甩手,冷笑道:“畏罪自裁?也好!”

  凤知微望着他悠悠笑道:“克烈族长也太忍心了,好歹听说你和娜塔自小一起长大,怎么就没有一点香火之情呢?”

  “罪是罪,情分是情分,只有你们女人才会混为一谈吧?”克烈微微眯着眼睛,“何况大妃,东拉西扯也是你们女人的专长,你说娜塔冒充王裔,那也就是王帐私事,和先前我问的出卖呼卓部的事,似乎不相干吧?”

  “相干么?相干。”凤知微笑吟吟看着他,“事端多由内鬼起,家宅之事,保不准就是天下大事……我说克烈族长,我有一事不解,可否请教?”

  克烈望着她,目光闪动并不答话,其余人却也感觉出了一些不对,人群喧嚣的声音,渐渐低了些。

  凤知微根本也没打算等到克烈答话,笑道:“我就是不明白,草原向来人丁不旺,你的第一个儿子,怎么就忍心认了别人做父亲呢?”

  凝神聆听的人群又是哄然一声出现骚动,克烈冷笑道:“什么叫死无对证任意污蔑,这就是!娜塔已经自裁,你想把那孩子栽在谁头上,自然由得你。”

  “克烈!”

  一声尖呼,已经“断气”的娜塔突然从地上爬起来,直扑向克烈,“你这头杀妻灭子的狼!”

  她顶着个大肚子扑出去,尖尖的十指奋力在半空抓挠,看那力度,恨不得将克烈撕成碎片,克烈眼神中掠过一抹震惊,眉尖一皱并不答话,飞身便向后退去。

  青鸟白鹿两族族长互视一眼,对台下王军做了个手势,王军纷纷来截,克烈身影翻飞,一转眼便掠过人群。

  却有天水之青人影一闪,快得像一抹青色的风,刚刚生起,便越了千山万水,后发先至,玉雕般堵在克烈面前。

  克烈左掠,他向左,克烈右奔,他向右,身法似乎看起来不急不忙,却始终在克烈前三步距离,将他所有的去路,堵得死死。

  克烈眼中光芒闪动,看了一眼前方,又恨恨回头看了娜塔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困惑之色。

  “不明白娜塔怎么死又怎么生的,是吧?”凤知微悠悠笑道,“金盟大会那日,你看情势不对,便授意娜塔把自己的便宜儿子栽给赫连铮,你怕娜塔露陷,当时就在娜塔身上种了草原巫医的黑骨死咒,必要的时候,你动动手指,她就会死,可惜这东西,一早便被我一个精擅各类医术巫蛊符咒的朋友察觉,换去了符咒,娜塔刚才的‘断气’,只是中原一种闭穴手法而已,你的武功大概出身草原雪山游巫门派,自然不懂中原医学博大精深。”

  她对宗宸笑了笑,一直站在娜塔身后的宗宸,轻轻一笑。

  “你大概一直有点奇怪,你看见娜塔出现已经知道不妙,在袖子里捏死咒的时候娜塔没死,却在骗局被拆穿后才死,现在可明白了?娜塔的生死,不操纵在你手中,只在我手里。”

  “也许她整个人的意志,都操纵在你手里,也未可知。”克烈犹自平静,居然还笑了笑,“你说一千道一万,却始终无法解释那封信,不是吗?”

  “大妃。此事既然另有隐情,还请一并说个明白,娜塔和克烈冒充王裔的事情,我们会另外处置。”青鹿族长沉声询问。

  言下之意,就算冒充王裔事真,也只是王嗣案,还是不够洗清先前克烈的指控。

  凤知微淡淡负手,看着前方,那里,渐渐出现一骑快马,她释然一笑。

  “关于那封信,我现在可以说了,克烈拿出的那信确实是我的,那信使也是我的。”

  面对众人震惊疑问的眼色,凤知微手一招,众人目顺她手势看去,风尘仆仆的淳于猛越奔越近。

  “克烈截获的信使,虽然是我的手下,但其实我派出了两个信使,除了克烈截获的这个,另一个是我的送嫁队长淳于猛,他带来了禹州粮道的回信,请大家看看。”

  信笺递上,族长们再次传看,眉头渐渐皱起。

  禹州粮道信中答复,拨放呼卓部粮食已备妥,既然呼卓部要求存粮禹州,那就等到秋粮下来后再拨运等等,信是禹州官府正式公文用件,信笺印鉴都是齐备的,青鸟族长往日就专司和内陆各级官府打交道,自然认得。

  “原来如此。”青鸟族长第一个改了脸色,将回信递还,歉然道:“险些误会大妃,请大妃恕罪。”

  “误会我没关系,别放过有心陷害的人便成。”凤知微意态轻闲,似笑非笑看着克烈。

  克烈挑挑眉,此时才露出一丝遗憾之色,看了眼娜塔,摇头轻轻叹息,“女人……为什么有的那么聪明,有的那么蠢……”

  神情间一副可惜她没死成的样子。

  “克烈——你狼心狗肺——你不得好死——”娜塔披头散发,两眼充血,在宗宸手中挣扎着要扑向克烈,尖嚷声极具穿透力,刺得整个草原都似要被掀开。

  “我也这么认为。”凤知微轻轻笑着,“不仅他,还有你——”

  她霍然转身,指向达玛活佛!

  “你疯了,大妃!”

  “不得对达玛阿拉无礼!”

  叱喝声立刻爆发,这回众人反应很快,刚刚舒展开脸色的众位族长,神情都瞬间铁青,纷纷怒喝:“大妃,休得胡言乱语!”

  冷笑一声,凤知微一改先前意态悠闲神情,抬起的手指始终没有放下,直指达玛,“相信诸位今儿也看出来了,有人设了一个局,要先杀大王,再陷害驱逐我,然后把持王权,夺取王位,将还未完全安定的草原,再次陷入纷争血火之中。”

  “那与达玛活佛有何关系?”

  “如果不是有人为克烈撑腰,弄出那个针对我的预言,大家何至于这么容易便相信了我会有害于大王?”凤知微冷笑,“你们那在云端的神,享尽你们香火的膜拜,却不肯将光芒普照全族子民,只加持于你们火狐族长的头顶呢!”

  不待众人反应,她快步上前,突然一把拽过了达玛身后为他捧着铜法器的小喇嘛,将那法器夺过,拔起身侧烤羊上插着的匕首,将那黄铜的颜色一刮,立时露出黑色的内里。

  那颜色乌沉璀璨,不同于一般铁胎,众人都惊“咦”一声,眼光不禁转到先前克烈献上的那块乌金,很明显,那是同样的东西。

  乌金矿极为少见,只有火狐族领地有,能拿出这么一大块乌金做法器,除了族长克烈,还能有谁?

  而呼卓部都知道,达玛活佛力行俭朴,从不收受族人私下供奉,更不要说使用这么贵重的乌金法器,何况就算用乌金,也应该光明正大的用,却偷偷摸摸上了一层铜漆遮掩,其间鬼祟之处,众人想着,便已经呆了。

  达玛霍然抬头,注视着那法器,浑浊的眼底神色震惊,蠕动着嘴唇正要开口,凤知微已经风般走过,走到那装着酥酪的金盆之前,用那把烤羊上的银刀挑起洁白的酥酪,对着众人一扬。

  日光下,挑着酥酪的银刀,慢慢变成黑色!

  人们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一瞬间极度的震惊失语反而造成了极度安静,凤知微斜睨着达玛活佛,缓缓道:“达玛阿拉,如果赫连铮刚才没有中毒,也必然逃不过你的酥酪点额的杀手吧?你们为了弄死他,还真是煞费心机。”

  “你……你……”达玛蠕动着嘴唇,拼命的想说什么,然而身子抖得厉害,整个人看起来越发干瘪,似要缩进了法衣里去。

  “你收了火狐的贿赂,为他污蔑大妃,拦阻大妃参与庆典,好方便他们谋杀大王——达玛,你也算持戒弟子?也算出家之人?你对得起百万呼卓儿女多年来的供奉膜拜?对得起这抬头朗朗青天俯首浩浩草原?”

  “你……”达玛似乎想用手支撑起身子辩驳凤知微,他的枯瘦苍老如树根的手指无力的在地面抓挠,长长的指甲刮得泥屑纷飞,却始终无法挪动一丝一毫。

  “你号称今世苦修,青灯小庙,清素简朴,并以此得草原百万臣民爱戴,可惜却是个惺惺作态佛门败类,沽名钓誉欺骗世人之徒!”

  凤知微上前一步,一把扯下达玛一截衣袖,手指用力将布撕开,露出同样烁烁闪金的乌金之丝,将那半幅衣袖在空中一展,大声道:“我的草原兄弟姐妹们,你们是否因为达玛活佛这件穿了三十年都没换的法衣,而感动过他的俭朴节约?今天且让你们看清楚,三十年没换,是因为,没有什么衣服,抵得上这件真正的价值!”

  乌金细丝织就的法衣,在日光下光芒熠熠,所有人一瞬间都闭上眼,不知是被那乌金之光刺着了眼睛,还是被这样令人无法接受的现实给刺着了心。

  像看见巍然于草原云端多年的神轰然崩塌,又像是内心深处的信仰堡垒突然出现裂痕,人们心中都生出一点茫然,不敢信,不愿信,便都将希冀的目光投向达玛活佛——只要他为自己辩解,他们都相信!

  然而没有。

  达玛活佛始终在颤抖,咽喉里发出低低的呜咽,浑浊的眼睛无力的翻动,无法对凤知微步步紧逼的责问做出任何应答。

  克烈目光闪动,张嘴要说话,顾南衣在他对面摸出自己的小胡桃,不动声色的吃,不时的将小胡桃对着克烈的嘴瞄瞄,克烈相信,如果自己真的发出一个字,咽喉里一定会被立即塞进一颗胡桃。

  他微微向后看看,神情间有些焦虑,然而面前堵着这么个瘟神,便是想动上一步都不可能。

  “达玛阿拉。”凤知微远远的站着,居高临下俯视着他,“你是神圣的长生天之子,预知天命,护佑草原,长生天的光明,不容任何魑魅魍魉,也没有任何人,能够瞒过你智慧的眼睛,将污水泼在你的头上,所以,是与非,对与错,凤知微站在这里,等着我们的父亲回答。”

  她神情琅琅,义正词严,眉宇间正大光明,执着乌金衣袖的手指雪白,立在风中像一尊雪山寒石雕像,坚毅而刚强。

  草原汉子仰头看着她,突然觉得这个自己一直瞧不起的汉女,此刻看来高贵而有凛凛之威。

  一日之间,见她被指证,被围攻,被折辱,却始终不疾不徐,淡定从容,抬手间翻覆不利局势,锋芒毕露却又不咄咄逼人,敢作敢为却又留有余地,即使在此刻,面对着一直针对她的达玛活佛,依旧光明坦荡的要给对方自辩机会。

  草原男儿最欣赏的就是正直坦荡的人们,相比之下,素来神一般的达玛活佛,缩在地毡上无言以对的姿态,就太让人失望了。

  信念的摧毁虽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只要埋下种子,就有发芽的可能。

  草原汉子们沉默了,虽然眼神依旧半信半疑,但很明显,在凤知微如此激烈的指控之下,居然没有一个人像先前一样辱骂指控,其间意味,不言自喻。

  达玛抬起满是血丝的浑浊老眼,看着凤知微,那眼神里映出的不是黑裙肃然的女子,而是披着血衣走向草原的母狼。

  他已经不再试图蠕动嘴唇——从刚才凤知微站出来开始,他全身的血液便似突然被什么东西给捆住,粘滞而厚重,束缚住了他所有的语言和动作。

  恍惚间想起昨夜凤知微的拜访……她去挑油灯……她坐在他对面暗影里……立在门口上风处的两名男子……隐隐约约,似心中惊雷一闪,訇然劈开混沌的意志。

  她果然有备而来,虽然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但很明显,昨夜她吸引了他全部注意力,派人换走了他的铜法器和法衣,顺手还对他下了毒。

  最关键的问题是,她身边定有绝顶用毒高手,竟能完全控制他毒性发作的时辰,令他只在此刻做声不得,而在场那么多人,看他之前一切如常,此刻却“无言以对”,等于默认指控。

  这一手连消带打,她不仅解了自己之危,顺手还将他推落神权王座,这只母狼,早就开始怀疑克烈,怀疑娜塔的孩子,故布疑阵,诱敌深入还不罢休,还要拉扯上他,一举将所有不利于她的敌人,全部一网打尽。

  活佛收受贿赂,勾结火狐族长,陷害大妃谋刺大王……果然令人难以想象的狠!

  达玛垂下眼,粗重的喘了口气……草原的未来,当真就这么注定要被这女人摆布了么……不……不……

  “大妃,火狐族长并没有王位继承权,就算娜塔孩子是他孩子,以后继承王位,可我草原王位承继变数很多,不容易等到孩子长大,他犯不着这么冒险。”白鹿族长突然提出异议,“活佛就更没有必要为火狐族长这么做了。”

  “是啊……等不到孩子长大,那么现在,该是谁呢?”凤知微笑得意味深长,突然道,“咦,加德哪里去了?”

  众人一愣,这才想起,先前最早出现发现大王中毒,又提醒牡丹大妃查问凶手的加德,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青鸟族长脸色变了变,赶紧挥手命属下去查看,半晌那属下匆匆奔来,在青鸟族长耳边说了几句,青鸟族长脸色立即变了。

  “不用担心。”凤知微看着他的表情,微笑着道,“我的护卫已经封锁在外围一线,另外调动了部分王军随时注意着加德的动向,他点了他的两万人刚一出营,我们便带着大王令箭给迎上了。”

  随着她的话音,远处隐约有纷扰喧嚣之声,青鸟族长眉头一紧,和白鹿族长匆匆奔下高台,去指挥王军镇压加德去了。

  “大家现在应该很清楚了。”凤知微示意高台下的护卫让开,缓缓在台上走了一圈,道,“原库尔查族长之子加德,图谋大王位,和火狐族长勾结,并以重金求得达玛活佛庇护,先由活佛捏造预言,陷我于不利境地,再陷害我出卖草原,试图驱逐我,避免朝廷介入草原事务,再谋刺大王,一旦大王身亡,加德立即点齐麾下两万因尔吉王军,武力围困会场,以近支兄弟身份夺取顺义王位,再给予克烈封赏——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连加德只怕也不知道,克烈的野心,绝不仅止于新王的小小封赏,他要的是王位——当娜塔的孩子在他保护下生下,他便可以和自己的老丈人弘吉勒一起,再杀掉加德,扶札答阑大王‘唯一子嗣’即位,名正言顺,天经地义,朝廷草原,无人可阻,从此千秋万代,克烈大人一统草原。”

  一番令人眼花缭乱阴谋,给她说得清晰明白,四周数千人,都露出恍然却又不可置信神色,草原汉子直心肠,这些弯弯绕绕听着都觉得费劲,真难为这个大妃人在局中,居然看得这么清楚。

  “我说克烈这小子不是好东西,出身雪山邪门的人,就是和我们不一样,为个王位都能搞出这许多花招。”有人事后诸葛,低声嘀咕。

  “哎,再多花招也瞒不过中原人啊,你看中原女子,真是厉害。”有人却在想着大妃实在是令人惊讶,克烈号称草原第一狐,到她手里竟然也不够看的。

  “那大妃腰带里的毒是怎么回事……”土獾族长发出新的疑问。

  “怎么回事?陷害呗。”

  声音从地上发出,听来有几分熟悉,众人回头一看,先前还奄奄一息快被毒死的赫连铮,不知何时已经坐起,懒洋洋搭手于膝,笑嘻嘻看着凤知微。

  “大王!”

  族长们声音几多惊喜,不过凤知微还是从中听出了几分复杂的味道——十部族长,难免还是人心不齐啊,不过经过今日,想必定可安分。

  将腰带轻轻解下,凤知微抬手一抛,抛在了一人脚下。

  那是脸色铁青的梅朵。

  “今天早晨,我们那高傲尊贵的梅朵姨。”凤知微浅笑,“很难得的曾抓住本大妃的腰带乞求,当时我们身边很多人在,都可以作证。”

  “那又怎样?”梅朵梗着脖子,脸色虽然难看,嘴上却一句不让,“我碰你一下就是我下了毒?我曾经拼死救护大王,我救他时你还不知道在哪里!我怎么会和克烈勾结,去害你害大王?”

  “你对大王的救命之恩,可不可以少说两次?”凤知微懒洋洋的唇角一勾,“拜托,我来才没几天,已经听你说了十几次,都快能背下来了,我们中原有句话,叫施恩不望报,如今到了草原我才明白,原来这里,施恩是必须要加倍报还的。”

  台下有人吃吃的笑,梅朵仗着当年对世子救命之恩,在草原盛气凌人,众人多有些厌烦,只是刘牡丹和赫连铮没说什么,别人自然更不敢讽刺,如今凤知微说得丝毫不留情面,很多人听得极其痛快。

  “你少讥讽人!”梅朵又羞又恼,“我没有就是我没有!”

  “你说你不可能害大王,可我也没说你害大王。”凤知微淡淡道,“你想害的,不过是我而已。我不死,梅朵姨妈怎么能做上梅朵大妃?”

  “你……”

  “还是问问你新结交的朋友吧!”凤知微冷笑,一指被宗宸抓住,始终目光充血瞪着克烈的娜塔,“问问她给你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梅朵霍然扭头,盯着娜塔,娜塔根本不理她,嘴一撇道,“看我干嘛?你有你想要的,我也有我想要的,事情一起做,后果一起担,没说的!”

  一扭头又对凤知微道:“你说的那些,她不认我认,梅朵那天因为换屋子的事恨你,我便教了她给你下毒,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赫连铮的,什么甘州的事情,是克烈告诉我的,你们要杀要剐我随便,我就一个要求——让那混账也得死!”

  她一指克烈,眼神凶狠如狼,当真是恨毒了他,不惜拖着这无情无义的负心郎一起下地狱。

  “所有人都会在他的位置,所有人都该有一个宣判。”凤知微一笑。

  “那也要你能宣判得了。”远远的,一直仰望天色的克烈突然也一笑。

  随即天色突然暗了下来。

  这一阵沉黯来得极其浓重,像是一口铁锅突然扣在了草原,黑暗降临的时刻,原本空气中流动的肉香和草木香突然都消失无踪,只剩下一股奇怪的腥气,若有若无冲在鼻端。

  黑暗中一阵骚动,有人惊叫:“大地狱神通!”

  凤知微没听懂这是什么意思,却忽然想到刚才有人说的克烈出身雪山邪教的话,何况他们一直盯着克烈,对这人一身诡奇的武功来源何处一直无解,难道这是克烈的保命手段?

  不过听底下的惊叫声此起彼伏,似乎草原中人对这个邪教很有些畏惧,有人似乎已经趁乱逃离,高台上的族长们也十分惊惶,有人跃下高台。

  赫连铮追了过来,直奔凤知微的方向,凤知微盯着那片黑暗,眼光一闪,觉得这倒是个好机会,一边扬声招呼顾少爷,“顾兄小心,穷寇莫追——”一边衣袖挥了挥。

  一片混沌中有人无声无息掠上高台,掠过懵然不觉的族长们身侧,直奔委顿在地的达玛活佛。

  片刻之后黑暗突然散去,像是呼啦啦落下的幕布被抽走,连那铁腥气都荡然无存,草木香和酒肉香里,台上只剩下寥寥数人。

  娜塔不见了,宗宸也不见了,梅朵扣在赫连铮手里,赫连铮另一只手还紧紧抓着凤知微。

  在场的八位族长只剩下五个,另外几个有点狼狈的落在台下王军中央。

  更远一点,顾南衣堵住克烈的地方,两人都不见了。

  “达玛阿拉!”

  一声惊呼惊醒了还有点懵然的众人,转回头来才看见达玛活佛的头,不知何时已经软软搭在一边。

  “阿拉!”

  天边金光一闪,掠过云层之上,众人仰头去看,只看见苍鹰高远的飞过。

  四面隐约泛起一阵异香,达玛活佛突然偏了偏身子,挪了个方向,随即一只手缓缓抬起,向那个方向指去。

  所有人都白着脸色砰然跪下,都知道,活佛要圆寂了。

  历代活佛圆寂前,都有异像,并会在临终前以法体或预言,预示下代活佛所在。

  按照呼卓供奉的长生天教义,代代活佛传承分为两种,一种是前代活佛死后转世,一种是前代活佛魂灵托付新主,无论是哪种,都需要活佛死前给予喻示。

  空气中的异香越发浓重,高台上的族长们也齐齐跪倒,历代活佛都在呼音庙圆寂,达玛将成为第一个在万众目光下圆寂的活佛,众人此刻心中却已经没有了荣幸和膜拜之感,大多数人甚至在暗暗庆幸——活佛在此刻圆寂,倒免了大家对刚才大妃指控活佛之罪的处置为难,挺合适。

  至于为什么在此刻圆寂,倒没有人多想,达玛本来就是风中残烛,谁都预计他活不到下个春天,如今这事一出,心志一摧,就此圆寂完全正常。

  异香浓郁,四面屏息,偌大的草原寂然无声,等待一个老人的时代就此逝去。

  人们伏跪达玛身前,以额触地,小喇嘛们诵起经文,有人燃起梵香,浓密的淡白烟气里,凤知微似笑非笑注视达玛,像一尊诡异的像。

  ……你一生凭借着神的名义,遥遥在这草原云端,我今日便要叫你知道,控人者终将被人控,生死由我,不由你的天。

  淡白烟气里,达玛最后一次努力抬起眼皮,在一片朦胧摇晃的视野里,盯视着凤知微。

  一生平静的长生天之子,长生天教义的领路人,在生命的最后,终于闪现愤恨的眸光。

  无法控制的愤恨……

  他努力的动着手指,想将自己的手指和身子转个方向……这不是他想要指向的方向,他的转世或附身……不在那里……

  对面,所有人都深深伏面于地,不敢亵渎这草原上最神圣的逝去,只有那女子昂着头,唇角微弯,那么有趣的瞧着他。

  像瞧着笼子里的猴戏,抓耳挠腮费尽心思,不过是别人手中的玩物。

  竟然连别人的死,她都想拿来利用……

  达玛蜷缩着手指,一点点想将指向王庭某个方向的手指,缩回来。

  然而他便听见了轻微的“咔”一声。

  极轻细的一声,像是谁在长天之上,玩笑的掷了一把骰子,掷出他人最后的命数。

  又或是他的神祗,无声拨断了命运的终弦——

  有什么在崩塌,有什么在断裂,有什么在沉没,有什么,在不甘中,永久化灰。

  达玛的手指,定在了原地。

  头颅,无声无息俯到胸前。

  四面的香气,腾腾的漫开来。

  “阿拉!”

  恸哭和呼喊,瞬间潮水般淹没午后的草原,一片灿烂金光里,无数人跪转身子,惊愕的看着达玛活佛临死前身子朝向,手指指向的方向。

  王庭,后殿。

  ------题外话------

  嗯,原计划26号恢复正常更新的,不过朋友们还没走,我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全恢复正常,不过亲们你们也看见了,奴家对于更新还是很上心的,能不断都不会断,时间是刘牡丹的奶,挤挤也就出来了,总之请相信俺会尽力。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