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六章 鞭刑

  那一声浑厚悠长,扩散在整个王庭里,大半夜的像是生怕人听不见似的。

  赫连铮和顾南衣都同时去看凤知微,凤知微半偏着脸,看着窗外那簇花,看不清她脸上神情。

  室内的气氛突然便有些尴尬,只有不知究竟的牡丹花儿瞪眼皱眉,十分疑问,“哪个楚王?朝中目前最权势滔天的那个?王公贺礼不是在京中已经随赠了吗,怎么又巴巴的老远送了来?还是给……”

  她突然住口,看了看赫连铮脸上表情,赫连铮转开脸,简单的说了句:“知微你看顾好察木图。”一边大步跨了出去,老远听见他大声吩咐:“来人,送达玛活佛去休息。”又喝道:“贺礼直接送到后殿大妃那里。”

  牡丹花儿听着,用凤知微能听见的小声“自言自语”,“我家吉狗儿,度量当真不错……”

  凤知微笑了笑,道:“察木图我抱走了,牡丹花儿,不是我说你,既然你信达玛活佛,就不要生这么多嘛。”

  “你以为我想啊。”牡丹花儿注意力被转移,脖子一梗道,“我嫁给他二十五年,加起来也不过生了八个!呼卓部喜欢多子多孙,库库想要很多孩子,达玛活佛的话我又不敢和他说,自己在中原偷偷找了避孕的药汤来喝,他以为我不想生,隔段时间便偷偷倒掉,或者换掉我的药,就这么防啊漏啊的,药汤本身也不是很灵光,得,隔三差五便冒出一个。”

  “老王不知道孩子是你……”

  “我只和他说了达玛活佛预言的前半部分,他以为是札答阑克死的。”刘牡丹声音低了下去,“我不想让他迁怒札答阑,却也不想让他伤心……”

  所以就这么一直瞒他到死,自己承担着那个预言所带来的全部苦痛?

  凤知微望着刘牡丹,有点迷惑这世上怎么有这样宠惯丈夫的女子?这么想着突然便有些怔怔,觉得库库老王实在有福气的很。

  “你可以走了,不要在这里东拉西扯。”牡丹花儿反倒催她,“我不和心神不定的人说话。”

  凤知微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出了门去,将察木图交给王庭里的奶婆子,又催顾南衣去睡,顾南衣认真的看了她半晌,道:“莫哭。”

  凤知微默然,勉强笑道:“好端端的哭什么?”

  “你心里。”顾南衣指指她的心。

  凤知微沉默立在黑暗里,草原冷硬的风吹过来,花香却依旧柔软,混杂着对面男子青荇般洁净的气息,有种温暖的熨贴。

  半晌她轻轻笑了下。

  顾南衣突然伸手,抚了抚她的发,动作有点生硬的将她揽了过来,在背上拍了两下。

  那手势,和哄顾知晓睡觉一模一样……

  凤知微在他怀里,想笑,却突然觉得鼻子发酸,这是他和她第一次相拥,无关风月,只有关怀,关怀……他终于懂得,真好。

  空气中有什么在静谧的流动,婉转温柔如一首小夜曲。

  半晌凤知微轻轻推开顾南衣,仰首对着他线条精致的下巴,轻声道:“南衣,你别担心,哭没有关系,谁都会有要哭的时候,只要在哭过后记得下次还会笑,便不要紧。”

  顾南衣定定的看着她,突然道:“我若有一日为谁哭,必永不再笑。”

  说完不待凤知微回答,转身进门,门咔嗒一声掩上,声响细微,却震得凤知微一惊。

  不知不觉间,顾南衣似乎真的在渐渐开启了他的世界,这是她第一次听见他说出这么完整清楚,而又充分表达自己想法的言语。

  其中的意味,却令她心惊。

  她默默退后两步,凝视着顾南衣紧闭的房门,半晌一声叹息,散在草原宁静的春夜里。

  ==

  从前廊到门前是七步,从门前到前廊是七步。

  凤知微用自己的步子,把自己门前的那点距离丈量了十几遍。

  四面很安静,不像中原大族,时刻都有人在你附近等着侍候你,这份安静平时看来很好,此刻却有点不是那么习惯。

  月光升到中庭,凤知微仰头看看天色,无奈的叹口气,推开门。

  一个样式很特别的礼篮,静静放在屋中央,礼篮月白色,编着淡金和黑色的边,这种风格恍惚间一眼看去,令人想起一个人。

  凤知微立在门边,默然良久,终于缓步过去,并没有去开启,而是先抱起篮子。

  一抱并没有抱动,她愕然下望,才发现篮子居然被人粘在了地上。

  她挑了眉——竟然叫淳于猛把篮子粘在地上?粘在地上我便不能扔?

  用了点力气,篮子离地而起,却“啪嗒”一声落下一封信。

  也不能说是信,是搁在篮子底部的一张硬纸笺,只简单的写了几个字。

  “凤皓生辰八字在内,欲知隐情,请启。”

  凤知微盯着那纸笺,眉头皱起,隐有无奈之色。

  宁弈那个人,心思确实细密得常人难及,总能找到你的七寸,一把掐住了不让你逃。

  算准了她可能根本不愿开启礼物便会丢弃,于是粘住篮子,算准她会用力拔篮子,于是设置了这个机关,更算准她看见这句话,无论如何也得开篮。

  凤知微将纸笺揉碎,去解篮子的外封,顶端有个小结扣,按照帝京惯例这里会栓一些小玩意,比如金铃玉扣之类的,不过眼前这个小玩意,却造型奇特得让凤知微眼角一跳。

  一个小小的金扫帚。

  扫帚做得精致玲珑惟妙惟肖,是那种用来扫雪的长柄扫帚,连柄端的竹节和帚部的竹丝都做得根根分明。

  扫帚。

  秋府冰湖初见,她拖着个大扫帚扫雪,并用这只扫帚,把和他私下联络的五姨娘送去了鬼门关。

  凤知微手指轻轻抚摸过那只扫帚……如果当初不起杀心,不杀五姨娘,是不是就不会遇见他?不会遇见他,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之后的种种般般?

  不……命中注定如此对立,兜兜转转还会遇见。

  手指用力,揪下那金扫帚,丢在一边。

  篮子分很多层,东西似乎不少,一层层的放着。

  第一层,一壶酒。

  酒壶粗陶制成,很粗劣,连标记都没有,帝京各大酒楼都有自己的酿酒坊,酒壶上会刻上自家的印记,只有小酒馆才没有。

  宁弈千里迢迢,送这样一壶劣质酒?

  凤知微盯着那酒壶,觉得似乎有点眼熟,将酒壶打开,仔细嗅了嗅那酒味。

  味道冲鼻,绝不醇厚,可以想见很烈,是那种卖力气的苦哈哈在冬天最爱喝来暖身的廉价酒。

  凤知微抓着酒壶的手,抖了抖。

  那夜把酒孤桥上,共饮一壶小酒馆的劣酒,听大成遗事,他语气淡淡满怀心事,她心不在焉只在思考着前路。

  当时以为不过随口言语,如今想来他每句都有深意,连上那桥,都也许是有意为之。

  那年冬夜桥上薄雪,不知不觉,便已落了前路厚厚一程。

  真难为他,居然能找到卖那酒的小酒馆。

  凤知微淡淡笑了笑,抓起那壶酒,一口饮尽。

  酒下咽喉,刀子一般的烈而热,一线火龙般窜入肺腑,蓬的一声五脏六腑都似瞬间烧着。

  她猛呛起来,咳得满面通红,愕然看着那空壶,想不明白当初自己怎么就喝得若无其事。

  这么差的酒,记得当时金尊玉贵的他喝得也眉头都不皱一分,这人……永远不想活出真实。

  凤知微抹抹唇,将指尖上一点酒也抿进唇中,在那份灼痛般的烈里,将以往的滋味慢慢回想。

  这一年喝过很多好酒,原来只有这一壶,才是人生真味。

  第二层,一柄奇形精巧小弩。

  小弩不似中原所制,两边蛇形垂红缨,其上弩箭长短不一,光泽微红。

  凤知微第一眼没认出来,把玩了半天,才恍惚觉得那弩箭有些眼熟。

  ……书院大考前夜,酒醉的她无意闯入后院,正撞上准备对太子动手,从地道出来的宁弈。

  彼时他深黑色披风被夜风卷起,倒飞眼前,淡金色花朵一闪间,深红弩箭对准她的后心。

  她狼狈翻滚而逃,百忙间看见那弩箭微红如鹰隼之眼……

  那一箭如果当时射入她后心,母亲和弟弟,也许就未必会死。

  凤知微轻轻抚摸着那小弩,手指在流线的弩身和淡红的短箭上一遍遍流连而过。

  “咔,咔咔。”

  静夜里低而干脆的数声。

  地毡上,无声撒落了几枚微红的短箭,从中折断。

  第三层,一包金沙海棠果。

  青溟书院大考那日,刺客用特制软剑叠成碟子,装了这金沙海棠献上御前。

  剑光突起时,朱红的海棠果伴随着激射的血花,将地面染了一色泼辣辣的艳红。

  一场苦肉计,一场局中局,他费尽心思不惜己身势必要将太子拉下马,自容不得她这新进国士窥探他的秘密。

  屏风后他带血的手指搁在她颈间,她在他眼底看见腾腾的杀意。

  却最终放手。

  凤知微震了震。

  “今日你放过我,终有一日,我也会放你一次。”

  有些话说的时候漫不在意,事到临头才发觉那是命运的谶言。

  金沙海棠果慢慢含在齿间,这举世闻名的贡品甜果,吃到嘴里,竟然是苦的。

  如这人生里,回旋往复不敢回忆的旧事。

  第四层,一枚青色药丸。

  魏府酒醉,韶宁公主交给她,要她趁给酒醉的宁弈把脉时,涂在宁弈腕脉上,来日金殿赫连铮叩阍状告宁弈,势必要他失爱于父皇不得翻身。

  脉把了,醒酒汤做了,药丸却没有涂。

  她不相信步步为营的宁弈会贸然醉倒在她府中,正如她不相信宁弈会完全信任她。

  果然她的抉择是正确的。

  一切都在他算计之中,连韶宁手中那能将血液变金的青色药丸,他都有。

  宁弈。

  你是要感谢我当初没有下手。

  还是要告诉我,我永远不能逃出你的掌心?

  第五层,是一块透明的水晶,边缘不规则,显然是某物碎裂的一部分。

  天盛皇宫地道出口处的水晶美人迎面而来,眉目婉转,姿态媚人。

  而那人剑光突起,一剑碎了这稀世珍宝,只因为那是一个人对他最爱女子的永久亵渎。

  暴雨废宫里一番心事倾诉,她抚过他胸前的伤疤,也抚过他心底的伤疤。

  凤知微将那块水晶握在掌心,触手冰凉,像是此刻的心情。

  心中微痛,手指不自禁微微用力,然而却没有想象中的刺痛和流血,她抬起手,才发觉那水晶原本尖利的边缘,竟然都已经被小心的磨平。

  是谁在静夜里无声将锋利边缘细细琢磨,落下的细碎水晶散在案上如晶莹泪光。

  是谁心思细密如发悄悄将棱角磨圆,只因为害怕那一刻伊人心潮翻涌或将自伤。

  打磨得了水晶却打磨不了心的裂痕,那夜如此苍凉。

  第六层,金柄鼓锤。

  赫连世子手中鼓槌击鼓声声,荣妃寿宴众家贵女争斗纷纷。

  一场簪花宴,数首状元诗,她掷杯泼酒于殿上,看似劝告华宫眉,眼神望着的却是他。

  “求十全完美,忘九死一生,看似八面威风,实在七窍不通,浑忘得六亲不认,搓揉得五脏不生,缠磨得四肢无力,颠倒得三餐不食,终落得二地相望,不如抛——一片痴心!”

  终落得二地相望,不如抛,一片痴心。

  凤知微轻轻笑起来。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自己远见卓识。

  于此刻繁荣里望见彼岸苍茫,早早窥见命运的凄凉。

  她轻轻拿起鼓槌,抬手,黄金柄在黑暗中划过鲜艳流光。

  “咚。”

  击不破夜的厚重,沉闷一声。

  第七层,海棠酱大饼。

  垫在怀里的海棠酱大饼,挡住了心怀诡诈的五皇子的暗刀。

  “你救谁?”

  有些问题其实是不必问的,答案清清楚楚摆在那里,江山美人,孰轻孰重,宁弈不是前朝为妃子倾了皇朝的厉帝,她凤知微也不是传说里妄图以一己容颜便夺了天下的世宗妖妃。

  那一次第一次听说金羽卫,他用那样淡然的语气提醒她。

  “咱们做臣子的,都要小心些。”

  “人要活下去,本就要加倍小心。”

  凤知微,你其实还是很愚钝,很愚钝。

  看得见横亘彼此的楚河汉界,看不见近在身侧的苦心绸缪。

  凤知微缓缓拿起那海棠酱大饼,帝京北疆路途遥远,大饼已经僵硬,硬硬的咯牙,她慢慢的啃着,仿佛还是当初,在御书房前靠着回廊栏杆吃饼。

  那时大饼很香软,笑容很轻松,一瞬,恍如隔世。

  那样一口口吃完。

  没有滋味。

  第八层,松子。

  “咱们和楼上邻居商量下,匀点东西来吃。”

  那棵松树上的主人,在她的如簧之舌下节节败退,被恶客掏光它的老窝。

  “人之恶胜于畜。牲畜很少会无缘无故挑衅你,背叛你,践踏你,伤害你,但是,人会。”

  正如她饿了便掏空松鼠一冬的存粮,自然也会逢上因为自己需要便掏空她一切的人。

  世道循环,道理从来都如此。

  第九层,鱼干。

  南海初至,下马威便如浪头打来,百姓砸上船头的鱼干,却被他和她很有默契的拿去分食。

  “殿下将亲自布筷,魏大人将亲自下厨,并邀请周大人上船烧火。”

  这一生你布筷来我下厨,不过是寻常人家平平常常家务事,换了不同身份不同立场的人们,便似乎要唱成奢侈的绝响。

  第十层,松瓤酥和薄荷糕。

  两道很平常的点心,她爱吃的,和前面这许多有特别意义的礼物比起来,似乎不具有什么代表性。

  她皱着眉凝思良久,也许,宁弈只是捎带点她爱吃的南食来?

  脑海中突有画面一闪,是相依偎的男女,他的手紧紧按在她不着寸缕的肩头,她的脸牢牢贴在他敞露的胸膛。

  在依偎的两人背后的桌上,却放着为她准备的点心。

  有些事当时未必注意,很久之后将记忆回溯,才会才画面闪回里,发现一些当初的忽略。

  他为她准备点心,等着海鲜宴后注定没吃饱的她,等来的却是险险一场误会。

  “我终有一日会做简单的女子,可简单的女子只适合简单的男子和简单的生活来配,到那时,我希望有一间小屋,几亩良田,还有一个合适的简单的人,在我被羞辱的时候站出来替我挡下,在我被背叛时操刀砍人,在我失望时和我共向炉火慢慢哄我,在我受伤哭泣时不耐烦的骂我,然后抱住我任我哭。”

  呵……宁弈,说这番话的时候,你我都知道,别说你不是那个简单的男子,连我也不能是那个简单的女子。

  我们一生笑得虚假,我们没有哭的权利。

  谁能丢开了红尘牵念,忘做了凡人百年?

  第十一层。

  凤知微以为会是那种凤尾木做的盒子,不想居然是一截树枝,有些枯了,上面斑斑驳驳有些指痕。

  她认了半天没有认出来,只得掀开最后一层。

  第十二层,静静躺着一封信。

  凤知微凝视着那封信,她读过他很多信,那时,在南海的舒爽的海风里,满怀喜悦的读过。

  之后在海上清剿海寇时,亦无数次重温过。

  千里来书,须得温软期盼的心情开启,才能读出人生里绵延悠长的牵记。

  时景变换,物是人非,如今,信在,读信时的心绪已不在。

  “殿下对你,不可谓用情不深,只是再深,深不过这社稷天下,你得想清楚。”

  聪慧敏锐的华琼,在她最不能自控最轻狂时刻,一语道破。

  “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因此想要尝试努力更好的活一场,想要学会珍惜人生里一些难得的心意,想要偶尔放肆一下遵从自己的心。”

  信马由缰的后果,便是踏破了方寸山河。

  如今,宁弈,你还要说什么呢?

  解释?也许;哀求?不可能;公事公办如对陌路——八成。

  凤知微在月色光影里,淡淡笑了一下,最终缓缓拿起信,一字字读了。

  一开始露出“果然如我所料”的神情,渐渐便敛了眉。

  “偏殿外矮树上有零落的指痕,可是你留下?你可是当时将那树当成了我?当成我也无妨,为何不等到我到来,用你的手指亲手掐紧我的咽喉?”

  一偏头,看见枯枝上斑斑指痕。

  那日大雪,偏殿外她茫然徘徊良久,记得曾在树下逗留,当时神魂飞散不知所以,到底对那树做了什么,她已不记得。

  真难为他居然能找到那树,能看出那些根本说不清是什么的印痕,还能联想到他自己的脖子。

  凤知微笑了笑,那笑,不在眼神里。

  那天真正留下的关于他的印记,写在茫茫雪地里,被大雪一层层覆去,再被脚印一点点带走,他便是大罗金仙,也永不能得知。

  真正的心事,永不开启。

  化雪无痕。

  礼篮已空,精精巧巧十二层,十二件平凡之物,一路历程。

  他在告诉她不曾忘记,换得她午夜草原风中默然不语。

  我的心情,收藏在了哪里?

  你问我,我却给不得答案,或者就在那日娘太阳穴侧狰狞的血洞里,或者就在安平宫偏殿凤皓大睁着的眼睛里,或者就在京郊松山脚下那寂寞的孤林里,或者早已化作那日飘飞的纸钱,与雪同殉。

  月光渐渐的亮起来,淡淡的红,她席地而坐,倚着窗,偶一偏头,看见天边晨曦初露,已换了明亮的日光。

  十一件礼物,一封信,不知不觉,便尽了一夜。

  地毡上散落着那些东西,她一一收拾起,除了已经吃掉的,都按原样放好。

  忍不住笑一下——宁弈又骗她一次,说是有凤皓生辰八字的,在哪里?

  淡淡的日光里,她的笑意再不复一贯的温柔而远,而是实在的,微凉的,覆上积雪,镀上秋霜。

  随即她慢慢掩起了脸,将头埋在臂弯,将身子缩成一团——一个保护自己,拒绝外界的姿势。

  她不知道。

  门廊外有人睡在栏杆上,双手枕头,大大睁着一双七彩宝石般的眼眸,将月色从东头看到西头。

  隔壁有人盘膝而坐,手心紧紧贴着墙壁,向着,她背靠的方向。

  ==

  天亮的时候,除了三个一夜未眠的人,其余人都精神饱满得很。

  最饱满的是昨晚赶到的达玛活佛,说赶到是假的,老得骨头都酥了的活佛,是被赫连铮派人用布袋子一包,快马扛过来的。

  老家伙昨晚一到,便想昭告他的存在,却被担心他累着的赫连铮赶到房间去睡觉,并且不许任何人吵扰活佛,今天一大早就起来了,指名传叫赫连铮。

  遥遥听见前殿方向的声音,似乎有点沸腾,凤知微打开门,一眼看见睡在走廊上的赫连铮,不由怔了一怔。

  赫连铮一翻身爬起来,向她伸出手,“走吧,我们去见达玛阿拉。”

  他笑容坦荡,伸手的姿态充满包容,眼睛里却有一夜未眠导致的细细血丝。

  凤知微看着他,缓缓将手伸进他的臂弯。

  还没走到前殿,便见牡丹花儿精神百倍的指挥着奴婢安排客人,一间宽敞的大殿前席地放了很多地毡,已经坐了百来号人,把个前院吵嚷得沸反盈天。

  “哪来这么多人?”

  “都是你爷爷奶奶叔叔婶婶伯伯伯母舅舅舅妈大伯子大嫂子小叔子弟媳妇……”牡丹花儿凑过来滔滔不绝。

  “哪来这么多亲戚。”赫连铮不以为然,“从现在开始,那都是我的属下、子民。”

  “札答阑!”有人捋着袖子高喝,“那是你的汉女吗,天啊,长得比草根下的土疙瘩还黄!”

  四面哄笑声起,那些不管势力大小都觊觎着王位的兄弟们,笑得拍打着地面就差没四脚朝天。

  “那是你们的大妃!”赫连铮暴烈的一喝,声音震得满院子的喧嚣都静了一静,“不懂规矩的,立刻给我滚出去!”

  淳于猛带着他的护卫轰然往人群中央一站,哗啦啦长刀和铁甲交击声清脆,眼神比那些长刀刀锋还要寒芒四射。

  四面的声音安静了些,有些人面露敌意。

  “札答阑你要在达玛阿拉面前动武么?”那男子斜着眼睛盯着赫连铮。

  赫连铮冷笑一声,立即开始捋袖子,却有人将他一拉。

  “札答阑是草原人,不能在活佛面前动手。”凤知微笑吟吟踱了过来。

  那男子冷哼一声,看也不屑看她一眼。

  “大妃我和我的属下们却是汉人,未必需要遵守某些规矩。”凤知微慢条斯理整着衣袖,对淳于猛一偏头。

  淳于猛高兴的“嘿!”一声,上前一脚踢翻了那人的桌案。

  “正看你不顺眼!有种就干一架!”

  “呸!”那人悍然立起身来。

  两人混战在一起,武将世家出身,又久经出名武师教导的淳于猛,自然不是草原这些出手没章法的汉子可比,没一会就把人强势压倒,按在身下猛揍。

  四面的人面有怒色蠢蠢欲动,凤知微淡淡道:“谁要群殴,我们奉陪。”

  群殴,谁也殴不过她三千护卫,何况淳于猛也是一对一打得对方无法招架,众人只好眼睁睁看着,那男子闷声痛哼,淳于猛抓起一把草根下的黄泥,塞在他嘴里,“奶奶的,看清楚,黄吗?黄吗?”

  牡丹花儿目光灼灼的盯着淳于猛的背,口水流到了脚背上,“我怎么以前没发觉这孩子这么英武壮健呢?瞧那话问的,黄吗?黄吗?黄!”

  凤知微瞟她一眼,心想神婆你怎么听见个“黄”字就这么兴奋呢?

  “看清楚了是吧?看清楚了可以滚了!”淳于猛手一扬,将那家伙偌大的身躯砸出了几丈远,砸在地下轰然有声。

  这下百多号人终于安静了。

  “这男人到底是谁?”凤知微望着那个还在坑里挣扎着要爬起来的男子,问。

  “库尔查的长子加德。”牡丹花儿附在凤知微耳边,“赖着不肯交那两万军权呢。”

  “呼卓部的王军和其余部族的散民为军不同。”凤知微道,“鉴于呼卓部对朝廷的支持,王军是单独建制,并由禹州粮道负责一部分的辎重粮草,不肯交?很简单,我这就去信一封,让淳于猛交给禹州粮道,就说目前草原存粮足够,倒是今年冬天预计可能有暴雪,草原这边没有可供储存的大型粮仓,不如先寄存一半在禹州粮库,然后……你知道该怎么做。”

  牡丹花喜动颜色,却又犹豫,“我知道,扣下他那两万人的粮食嘛,但是这两万军拿回来后我们不够吃怎么办?”

  “再去要嘛。”凤知微轻描淡写一笑,“淳于猛是要带一部分送嫁护卫赴榆州大营的,到时候因尔吉部随便出点人,算是襄赞朝廷大军,禹州那边不会扣粮的。”

  “微微心肝儿。”牡丹花儿动情的抓住她的手,“娶到你真是我家吉狗儿的福气……”

  凤知微笑笑,眼角忽然觑见远处白影一闪,却是宗宸在召唤她。

  她敷衍了刘牡丹几句,随宗宸走到一个角落,宗宸道:“查过克烈了,从丙谷河出来后他直奔呼音庙达玛活佛那里,然后提前你们一步赶回来的,你们回来后,他在四周转啊转的,看我们戒备森严便没有试图走近,这人确实可疑,你小心些。”

  “他和弘吉勒必然有关系。”凤知微道,“先把布达拉第二宫守好,我还得去对付那个老家伙和一堆亲戚呢。”

  穿过人群,第二进院子里聚集了族长们,都看见了刚才的一幕,都当作没看见。

  自从金盟大会之后,族长们都知道这女子不好惹,因尔吉部这些窥视着王位的小子,一场梦快要做到头了。

  族长们一大早便过来了,为的是拜见很少出庙的达玛,老家伙今年一百一十三岁,是草原上最长寿的人,并以他的智慧和指引,多次带领族人走出困境,德高望重,备受尊崇。

  赫连铮的即位仪式,是必须要达玛主持的。

  “阿拉!”族长们伏在门外,恭敬的对着屋内拜见。

  “札答阑呢!札答阑!”屋内传来气喘咻咻的声音,直唤赫连铮。

  赫连铮携了凤知微的手,进门去。

  达玛活佛坐在迎门的地毡上,不算太冷的天烘着三个火盆,身躯已经缩成了孩子大小,用一只不知道谁给他的千里眼,对着门边张望。

  凤知微一进门就看见硕大的千里眼顶在自己面前,吓了一跳。

  “这个女人——”达玛已经从千里眼里看见巨大的凤知微,蓦然暴吼,“滚出去——”

  赫连铮呆了。

  族长们脸上的笑容凝固。

  正准备进来的牡丹花儿一脚踏在门槛上一脚在外,忘记下一个动作。

  一片寂静里只有凤知微神情如常,负手而立,带一丝微微冷笑,她问:“为什么?”

  “你是潜伏草原的母狼,每一根毛尖都带着无解的毒药,”干瘪得一把柴似的达玛嘶哑的道,“你的身后拖曳着血和战火,并最终将蔓延到呼卓丰饶的草原,你是札答阑的劫数和陷阱,他挽着你,就像挽着行走的骷髅。”

  庭院里一片倒抽气的声音,达玛活佛平静了一生,为无数人卜算预言,却从未用过如此寒悚的语句。

  “哦?”凤知微还是那个语气,笑眯眯道,“我记得我是刚刚才见到你,你怎么就算得这么清楚?”

  达玛掀起眼皮看她一眼,不吭气。

  凤知微不让,平静的站在他面前,盯视着这把老骨头。

  “你不能做这个大妃。”半晌达玛活佛平静了一点,“我允许你呆在札答阑身边做他的女人,这是我给你的最大恩赐,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不!”

  说话的不是凤知微,反而是刚刚清醒的赫连铮。

  “她是我的大妃!”他上前一步,不看任何人,语气斩钉截铁,“不会有别人!”

  “札答阑你疯了!”达玛霍然坐直,干瘪的身体里似乎鼓满了怒气,“你想找死吗?”

  “那又怎样?什么母狼?什么骷髅?什么劫数和陷阱?知微是怎样的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盼着她做我的大妃,像鹰盼着飞在高天——达玛阿拉,这件事你不要再说!谁知道你是不是卜错了?”

  “王!”这回怒喝的是族长们,达玛是草原之神,札答阑竟然敢于质疑?

  “不过是不做大妃,”有人以为赫连铮是因为接了圣旨而不敢违背,苦口婆心劝他,“以前朝廷赐下的汉女,也有最终没有立大妃的,草原有草原的规矩,朝廷一向不干涉这些事,大王你不要顾忌这个。”

  “我不是畏惧朝廷怪罪!”赫连铮一甩手,“我就是那句话,没有别人,就是她!”

  “王!无故忤逆达玛活佛,是要当众受荆条鞭刑的!”

  此时争吵声已经传到外面,百多号草原贵族挤在门边,听见这句话顿时哄然,有人大叫:“让这个汉女滚!”

  “让她滚!”

  “草原不会养心怀恶意的母狼!”

  “滚!”

  “滚你奶奶的!”淳于猛在人群外跳脚大骂,指挥着护卫便要揍人,凤知微平静转头,按了按手示意淳于猛稍安勿躁,她的目光扫视过人群,所有人接触到她迷蒙水色却又森凉清冷的目光,都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到嘴的辱骂便再也说不出来,只是那眼神还是充满敌视憎恶,堵在门口不肯离开。

  赫连铮冷笑起来。

  他突然大步向达玛活佛走去,族长们以为他要对活佛不利,大惊窜起。

  “王,不能——”

  赫连铮却一手拉过达玛身后一个捧着荆条的小喇嘛,那荆条是长年累月捧在活佛身后的,却从来没有人尝过它的滋味,神圣的活佛,草原子民顶礼膜拜,从没有人想过要去忤逆。

  赫连铮将荆条抓在手里,一瞬间眼神有些迷茫,他也是活佛座下虔诚的子民,他在今天之前也从未想过要去忤逆祖父一般的活佛,他甚至期盼着达玛像对他的阿妈一样,垂爱于凤知微,让新一代草原大妃,真正被草原接纳,然后爱上草原。

  可是世事终究不如人愿。

  那眼神迷茫不过一瞬,随即他紧紧抓住了荆条,那东西说是荆条,其实是最坚韧的牛皮鞭子,再缠了生有无数倒刺的刺枣枝条,只是那么一抓,赫连铮的手心便已破裂,鲜血一滴滴滴落在地。

  他恍若未觉,一把拉起蓝熊族长扈特加便向外走,扈特加莫名其妙的跟着,围着的人傻傻的让开。

  身影一闪,凤知微挡在他面前,淡淡道:“回去吧,不必为虚名受皮肉之苦,大妃不大妃,没那么重要。”

  赫连铮一把推开她,笑道:“我没为你做过什么,你总得给我个机会。”

  凤知微一愕,赫连铮已经大步走了出去,掌心鲜血一路迤逦开去,一直行到外面一进院子,在一百多号草原贵族众目睽睽下,登上原本给他安排的高台座位,一脚踢翻那案几,将荆条交给扈特加,脱了上衣,露出一身淡蜜色晶莹结实的肌肤,翻身背对众人跪下,大声道:

  “来吧!”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