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三章 此情深处

  “爷爷你个屁啊!”赫连铮人还没看清楚先一个巴掌煽了过去,“你的孩子你爹那是外祖!”

  骂完了又觉不对劲,唰的一撩袍子向后便退,“什么爷爷外公!娜塔我什么时候睡过你了?滚你蛋的!”

  水红影子站定,张开双臂,护在弘吉勒身前,尖声道:“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就是你的!”

  “在哪睡的!”

  “甘州!”

  “……甘州哪里?”

  “万花楼!”

  “……哪天?”

  “八个月前,那天下着雨,你说热,进门就叫我脱了衣服……”

  “……放屁……我那是对歌女说的……”

  “我就是那个歌女,我改装跟了去的!”

  “……”

  凤知微斜睨着赫连铮——从那句甘州开始,大王真是越问越心虚越问声音越低啊……

  再看看那个娜塔,长得不错啊,就是鼻子上雀斑多了点,挺俏皮的。

  “札因阑,我娘是汉女,你娘也是汉女,”娜塔把赫连铮问哑,立即便改了先前气势汹汹,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硕大的肚皮,含情脉脉的道,“我们正是天生一对。”

  “鬼才和你天生一对,”遇上女人赫连铮什么霸气狡猾都没了,大骂,“老子娶汉女才叫天生一对,鬼知道你从哪搞了个种算在我头上!”

  “你可以杀我,可以不要我和孩子,但你不能辱我!”娜塔勃然变色,满面深情一扫而光,“中原人有句话,士可杀不可辱,众位叔叔你们看见了,是札因阑逼我的!”

  她嘿呀一声跳起来,一头撞向桌案,力道之大竟然丝毫没留余地,她身后弘吉勒惊呼“我的女儿!”,伸手要拉她,忽然踩着了地上一块肉,狼狈跌倒,娜塔便以雷同万钧之势轰隆隆奔向桌角而去。

  “哗啦。”

  桌案突然向后一退数尺,娜塔寻死目标物失去,收势不住,一头撞在一人怀里。

  那人一伸手将她揽住,温和的笑道:“莫激动,小心动了胎气。”

  娜塔一抬头,便看见凤知微迷蒙而又深沉的特别眼眸,一瞬间有些不自在,随即嘴角一撇,挣脱她的搀扶,并不谢她的救命之恩,冷冷道:“离我远点!我娘说了,中原女人,最会争宠使坏害别人!”

  “她用不着和你争宠!”赫连铮呸的一声,“你没资格去我的王庭争宠!”

  “札因阑我以死明志你都不要我?”娜塔尖叫,转向帐中各人,“叔叔们,咱们草原女人是不算什么,但是孩子是骨是血是宝,谁也不能践踏,札因阑做了王,便要坏了咱们草原规矩么?”

  众人脸上露出赞同神色,对于人丁一直不旺的草原各族来说,孩子确实相当重要,抛妻可以,弃子却是不可能的。

  “王。”扈特加皱眉道,“娜塔既然怀了你的孩子,看在她为你因吉尔氏承续血脉的份上,就对弘吉勒网开一面吧,当初你父王杀了弘吉勒的亲人,他也算是报仇,咱们草原男子,年年互相争夺,不是砍死别人就是被别人砍死,没那么多计较,真要报起仇来早死绝了。”

  “是啊。”也页也道,“王,做哥哥的托大劝你一句,既然娜塔有了你的孩子,你也不希望将来你的儿子为他外公报仇吧?你放心,今日这决议,是咱们的共同意思,弘吉勒敢不遵守,不用你动手,我们替你动手!”

  “我看这样好了,弘吉勒犯下的罪,用他的领地和金钱来赎。”胡恩道,“每年供奉王庭羊万头,金钱若干,并退出青卓山脉以东的草场,迁到……昌河之北吧。”

  昌河以北,正是已经被灭族的貔貅部原先的领地,最贫瘠的一块。

  族长们纷纷点头,都觉得这个主意最好,保存实力又得了实惠,何必一定要和金鹏部闹个鱼死网破两败俱伤?都七嘴八舌劝赫连铮。

  赫连铮立在当地,负手默然不语,脸色森冷,一瞬间王者威仪天生,令聒噪的族长们不由自主渐渐消了声,互相看看有些尴尬,几个刚才开口的大族长,脸色都有点不好看起来。

  凤知微看着,心中叹了口气,现在这个情势,想要杀弘吉勒已经不可能,赫连铮虽然在金盟大会反败为胜,但是王庭那边情势还没稳定,又刚刚才获得族长们的支持,此刻如果他坚决不采纳族长们的意见,坚持不顾族长们反对当面杀弘吉勒,只怕难免事情会又有变化。

  赫连铮并不适合在此刻和金鹏部摆开架势拼死一战,那是肯定的。

  只是他之前在王军面前慷慨激昂,势必要报仇,如今弘吉勒没杀,还收了弘吉勒女儿,这实在有些无法交代。

  看样子……她老人家又得出面担当了。

  眼光投过去,赫连铮正悄悄看过来,那眼神,鬼鬼祟祟的。

  又叹了口气,凤知微心想这个大妃真是不好做啊……

  不过她心中还是有几分疑惑,先留下弘吉勒父女的命,也无所谓。

  “各位大人说的是。”她微笑开口,“你们放心,大王不过是顾忌对我的尊重而已,金鹏部如何赔偿我管不着,不过娜塔小姐的归宿,我却是可以做主的。”

  族长们眼睛一亮,觉得这女子虽然丑了点,但是有胆有识,又知情识趣,确实,收谁不收谁,大妃就可以做主。

  “知微。”赫连铮“着急不忿”的插话,“怎么能要你受这个委屈!”

  装,叫你装!凤知微恨不得瞪他一眼,脸上却只好继续和蔼微笑,“嫁到草原就要遵守草原规矩,不委屈,不委屈的。”

  “就是,哪有什么委屈嘛。”顿时有人不以为然,“咱们哪家帐篷不是三妻四妾,王你还当真只要大妃一个?她吃得消你天天要吗?”

  “本王怎么能收杀父仇人之女!”赫连铮怒气铮铮,横眉竖目。

  “父亲有罪,无关儿女,更无关王嗣。”凤知微勤勤恳恳扮演“来自中原通情达理深明大义大妃”角色,“王,您受委屈了。”

  “本王曾对王军发誓要取仇人头颅!”赫连王爷“寸步不让”,弹剑作鸣。

  “大王可以将金鹏部的赔偿拿来抚恤将士。”凤大妃“婉言相劝”,“事关王嗣,因尔吉勇士们会理解的。”

  “是啊是啊,大妃深明大义,王还是退上一步吧,毕竟子民安定才是草原兴旺之道啊……”族长们充满对大妃的赞赏,频频点头。

  “王。”凤知微深情款款的握住赫连铮的手,“金鹏之罪可以稍后再议,事关您的后代,请允许妾身必须要擅自做主了。”

  赫连铮垂下眼睛,望着那双雪色柔荑,这是凤知微第一次主动握他的手,还是因为必须做戏的众目睽睽的场合,虽然明知是做戏,可一霎间心中热潮一涌,险些一反手握住她的手,把握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在这最接近她的心的距离里,将许多压在心底的话都说给她听。

  他的手一紧,凤知微立即察觉,淡淡笑着,不动声色将手抽了出去,赫连铮望着那双一触即离的手,隐约间有个挽留的动作,随即恋恋不舍的放手,他用手指摩挲着自己的掌心,神情一瞬间有点远有点迷茫,似乎还在慢慢回味着刚才那一刻细腻温柔的触感,回味着属于看似温柔实则冷淡的凤知微,难得的主动接近。

  凤知微却已经走了开去,扶住娜塔,笑道:“欢迎你来到王庭。”

  娜塔望着她,眼神里没有欢喜,倒有些奇怪的意味,弘吉勒冷着脸站在一边,目光闪动。

  赫连铮没有看见这父女表情,他讪讪搓着手,给凤知微递眼色,眼色中写满了“小姨姑奶奶谢谢你委屈你帮我递了个台阶以后你要什么我爬也要给你送来”的意思。

  凤知微瞟他一眼,露出“大侄子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反正我当便宜老妈也不是第一次”的神情。

  族长们不知道这两人眼色机锋,都松了一口气皆大欢喜,金鹏财力雄厚,这番退出草场送上赔偿,今日在场各家部族都会沾到点好处,比起杀了弘吉勒引发草原混战,对他们要上算得多。

  大王肯退步,都是大妃做主的功劳,扈特加首先笑道:“恭贺大王,大妃真是贤明聪敏,草原有福!”

  “是啊,”赫连铮立即十分感叹的接上,“但望我这福气永恒绵长!”

  凤知微笑笑,转移话题:“王,金盟这事已罢,还是商量下下步事务吧。”

  “既如此,”赫连铮笑道,“弘吉勒大人和禄赞大人请留在丙谷,出手令安排贵部迁移事务,诸位大人还是顺路和我同行去王庭吧,正好出席我的即位仪式,顺便商议下金鹏部迁地之后的草场赔偿分配。”

  族长们喜动颜色,赫连铮这话,明摆着金鹏部吐出的东西会有他们一部分了,弘吉勒和禄赞脸色死灰,一言不发,双拳难敌四手,今日在札答阑手下一败涂地,族长们利益当前纷纷倒戈,想要挣扎,也不是时候。

  两人对望一眼,眼神阴鸷。

  “怎么走?”禄赞突然冷笑,“你不是已经炸了山道,将咱们都堵在了谷里?”

  众人一愣,这才想起赫连铮先声夺人的炸山出场,脸色都变了变。

  “嘎嘎嘎嘎”,一流女龙套刘牡丹太后再次准时冒出来,伸手一引笑道,“苍狼就是个傻子,长着个眼睛也不晓得看清楚,炸炸炸炸个啥啊。”

  众人先前一直都紧张对峙,没注意到山口,此时被她一指引看过去,都呆了呆。

  那个狭窄的出口,确实垒了挺高的石头,但是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堵得死死,完全可以爬过去,而且原以为定然被炸毁的山梁,似乎也并没有想象中炸得那么凄惨。

  “炸个啥啊嘎嘎。”刘牡丹笑得满脸脂粉簌簌往下掉,“哄你们咧。”

  先前那声炸响得惊天动地,其实只不过是搁在崖边的空炮,只炸落了一部分山石,却故意弄出好大的声响和动静,又由赫连铮的护卫和淳于猛手下在浓烟中,搬了石块往下掷,刘牡丹撩开帐帘那刻,正是掷得最凶猛的时候,看起来吓人,其实是骗人。

  族长们哭笑不得,却也松了口气,胡恩脸上泛出淡淡笑意,道:“王有勇有谋,胡恩佩服!”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说“王”,桀骜的铁豹部终于正式表态,赫连铮望他一眼,含笑点头。

  九家族长留下自己的护卫看守弘吉勒和禄赞,随赫连铮步出帐外,赫连铮目光一转,要找克烈,牡丹花儿凑过来悄悄道:“别找,人跑了。”

  赫连铮眉一皱,牡丹花儿捏捏他的手,“你别在这闹起来,克烈这人表面工夫做的好,族长们很喜欢他,他是奸细只是我的怀疑,那晚昌水边我怕自己活不了,才那样通知了你,现在说这个不是时候,等回了王庭,整死他!”

  凤知微一旁听见,这才明白为什么牡丹花儿一开始就把克烈给哄了出去,原来就是不想赫连铮打草惊蛇。

  “父亲……”娜塔顶着个大肚子和弘吉勒告别,并没有流泪,只是将父亲的手握了握,便毅然转身而去,凤知微负手一边看着,唇角一抹淡淡笑意。

  众人出帐,行到山口,看着堆得危危险险的石头堆有点皱眉,顾少爷早已抱着孩子飘了上去,谁过来,他就轻轻巧巧把人给拎过去,族长们只觉得风声一响眼前一花,已经过了高高的山口。

  “这位兄弟好功夫!”土獾部族长也页忍不住夸赞,“不知道是否有空去我们那里教教儿郎们?”

  众人都将目光灼灼投过来,草原汉子好武,看见高手个个心动。

  凤知微原以为顾少爷定然是不理的,打圆场的词都想好了,谁知道顾少爷低头看了看怀中顾知晓,很认真的思考了下,问:“你有奶么?”

  “……”

  也页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石堆上。

  凤知微也险些被震倒,然而她听得出顾少爷语气里的认真,他并不是开玩笑,也并不会开玩笑,很明显,他是最近被牡丹花儿搞怕了,现在只有牡丹花儿有奶,偏偏花儿好奇心特重,对顾少爷兴趣非常之大,整天思考着如何玩弄少爷及掀开他的面纱,并不断以奶威胁之,少爷烦不胜烦,生平第一次对人产生畏惧,这是想另找一个奶娘摆脱牡丹花儿魔爪了。

  只要能摆脱牡丹花儿蹂躏,叫他教武功也成。

  “他是说,需要一个奶娘。”凤知微赶紧给族长们解释,指指顾少爷怀中的顾知晓。

  族长们“哦——”了一声,对顾少爷奶爸造型实在有点适应不良,再没人敢对他表示兴趣,齐齐狼奔而下。

  谷外,三万族长护卫正和一万王军对峙,山口崩塌早已惊动众人,但是金盟神圣,没有大人们的命令,谁家也不敢进入,此时见族长们出来,都松了口气。

  王军看见赫连铮安然无恙出来,还和蓝熊铁豹族长手挽着手,顿时明白金盟之危已去,轰然一声齐齐拔刀下马,嚓声一响间刀光如日光飞溅开去,齐齐高呼:“王!”

  声音震得石山上碎石簌簌而下,族长们相顾失色,都没想到年轻的王,竟然也已收服了桀骜的王军。

  “我的勇士们!”赫连铮爬上山石,振臂高呼,“暴风雷雨阻不了高飞的苍鹰,弘吉勒的阴谋注定湮灭灰飞!你们的王还是你们的王,从今天开始,金鹏收起利爪,退出青卓山脉以东的肥美草场,黄金狮子荣光永存!”

  “黄金狮子荣光永存!”王军听见那句“退出草场”,顿时目光发亮热血沸腾,以铁刀猛击地面,地面砰然震抖。

  “金鹏部的那些土地,那些牛羊,那些在边境买卖得来的银钱!”赫连铮手臂用力在半空一抓一撒,一个悍然而有煽动性的手势,“大家分!”

  欢呼声更响,震得凤知微耳膜都在发痛。

  “让弘吉勒多活几天,好给我们老实操办迁居赔偿事务,”赫连铮恶狠狠的道,“阵亡的将士,孤寡的遗孀,多拿一份!”

  “我王万岁!”

  “老子说过要操弘吉勒的娘!”赫连铮仰头,线条英朗的下颌在日光灿烂流金,镀在日光里的身形颀长雄健,天神般英武耀目的气概,“他娘太老,老子决定,操他女儿!”

  “操他女儿!”欢呼声掀翻了巍巍石山,欢呼声里众族长面面相觑,又笑又佩服,欢呼声里娜塔脸色惨白。

  欢呼声里,凤知微一个踉跄扶住顾少爷……这说的是啥话啊……

  不过不得不承认,赫连铮这家伙确实厉害,先抛出实惠吸引王军,随即轻描淡写一句带过不杀弘吉勒的原因,解释成需要操办赔偿,从最让人接受的角度安抚了王军,最后呼应那句操他老娘,转折得漂亮干净,从头到尾不堕声威,不减热血,明明是他违背誓言被迫不杀老丈人还娶一带一,最后却变成了他收服了金鹏部要到了赔偿还睡了人家囡。

  正用欣赏的眼光打量着赫连铮,那家伙从石头上跳下来,大步行到她身侧,在她耳边悄悄低笑:“其实我绝不真的操……”

  凤知微唰的一下转身走开,留下表白被梗在肚子里的新任草原王……

  那边传来牡丹太后兴奋的嘎嘎笑:“也页!来给老娘摸摸,看你的江苏蒜苗长成山东大葱没!”

  ……

  快马驱驰三日,将到王庭。

  此次赫连铮回王庭,已经不是最初从帝京回来带三百护卫的规模,一万王军前引,八大族长簇拥——最起码表面看来是如此。

  赫连铮以瓜分战利品为名,邀请族长们同赴王庭的提议,此时便见了效果,在王军事先派出先期护卫回王庭通知后,青鸟白鹿火狐三族族长立即带三千护卫迎出十里,一路上旌旗招展,铁骑如流,汇合起来的数万大军,将一些人蠢蠢欲动的心思,镇得不敢发作。

  长熙十六年二月十六,顺义王偕大妃抵达王庭,因为老王暴毙人心惶惶的因尔吉部,不仅迎来了他们的新王,还迎来了金鹏部被镇服即将迁居的消息,草原一路因此载歌载舞欢声笑语。

  凤知微骑马伴在赫连铮身边,看着路边跳着舞的彩裙女子们,不断有人冲过护卫的拦截,将自己的荷包腰带扔到赫连铮的怀里,笑道:“咱们的王爷真受欢迎。”

  “我也受欢迎啊。”牡丹花儿立即不甘示弱的对着人群挥手,大声嚷,“因尔吉部的美男子们,你们大妃我——终——于——自——由——啦——快来追我啊——”

  呼啦啦四面扔下来一堆臭靴子烂袜子,一部分是美男子自己扔的,一部分是美男子们的老婆们扔的。

  凤知微同情的望着牡丹太后,那神情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牡丹太后毫不脸红,表示:“男人脸皮薄嘛,心里还是很想的,我懂的。”

  是啊,跟你老比起来,全天下人脸皮都薄。

  奶爸造型顾少爷竟然也收了不少荷包腰带,盖因为衣袂飘飘白纱微拂的汉人男子,自有一份不同于草原粗犷男子的精致雅美,那种玉雕般的光润气质是十分吸引人的。

  顾少爷对着那一堆香喷喷的东西望了半晌,理解为是送给他家顾知晓的,全部挂在顾知晓的小被子上,把娃娃熏得直打喷嚏,还是华琼赶上来赶紧全部解了,结果被草原美人们怒目而视。

  赫连铮心情正好,正要俯身和凤知微说什么,忽有宛转带笑的一声。

  “阿札!”

  平地起了一道紫金色的旋风,团团飞旋奔近,那紫金色身影轻俏如百灵,灵便如麋鹿,半空里唰的一个倒仰,倒翻上了赫连铮的马,衣裙展开如一朵绚丽的大花,转眼已经轻轻巧巧坐到了赫连铮的背后,抬手自自然然抱住了他的腰。

  她脸贴着赫连铮的背,娇笑道:“你可回来了!”

  四周卫队对这突然闯进来,倒翻上王爷坐骑的女子毫无敌意,都笑看着她,四面百姓对她精妙的身法轰然道声好,连女子看她的眼光,都毫无妒意充满佩服。

  赫连铮在马上惊喜的转身,道:“梅朵姨,你在王庭!”

  “什么姨不姨,难听!”梅朵一笑,捧着赫连铮的脸细细端详,“我看看我的阿札,瘦了!”

  “什么阿札不阿札,难听!”赫连铮大笑,“我不是瘦,是精神好。”

  “就是我的阿札,我的。”梅朵眉毛一扬,英气四溢,“从你三岁起,我就这么叫着了,你今天叫我改?”

  “好好,依你。”赫连铮看见这女子,似乎一直都很欢喜,神采飞扬,神情容让。

  两人谈得欢快,看得出极其熟悉自如,凤知微被冷落一旁,她倒没什么感觉,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两人,并隐隐感觉到,这个被赫连铮称做姨的女子,对自己,似乎有点隐隐排斥,从她一出现就紧盯着赫连铮说话,却看也不看她一眼便知道了。

  赫连铮却不会忘记她,突然牵了梅朵的衣袖,得意洋洋的转向凤知微,道:“梅朵,这是我的大妃,中原的圣缨郡主,你见见。”

  梅朵转过脸来。

  她有一张秀丽而英气的脸,眉宇间的神情乍一看和华琼有些相似,细看来相差却远,华琼与生俱来的朗阔大气如海蕴藏,她却是一种锋利逼人的嶙峋凌厉,一照面便试图用目光逼人。

  她灼灼盯着凤知微的脸,丝毫不掩饰眼神里的敌意和审视,她沉默盯视的时间太长,导致赫连铮也已发觉,脸色一沉正要发话,梅朵却已转开眼,坐在赫连铮马后,带几分傲然的微笑,淡淡道:“是大妃吗?真是失礼。”

  也不知道是说她自己失礼还是凤知微失礼。

  “嗯。”凤知微浅浅颔首,一笑,“你是失礼了点,应该下马见我的,不过看在你是赫连铮姨妈的份上,本大妃尊重长辈,就罢了吧。”

  “你……”梅朵气得俏脸煞白,赫连铮一看风头不对,含笑揽住她的腰,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她往地下一放,大声道,“梅朵姨,改日好好和你说话,我们先走了。”

  二话不说一拍马便跑,凤知微望着恨恨站在原地吃着马屁股灰的梅朵,似笑非笑,“你真是太不怜香惜玉了。”

  “错,我那是救她一命。”赫连铮嗤之以鼻,“和你斗才是找死。”

  “你姨嘛……”凤知微漫不经心,“不是亲姨妈吧?”

  “当然不是。”赫连铮笑道,“我两岁时大越来犯,我父王领兵出征,牡丹花儿当时正在坐月子,梅朵是她的婢子,我堂叔叔勾结人潜进草原想把我给掳出去卖到中原,是梅朵无意中发现,拼死追出去救下了我,她把我藏在草堆里,自己跳了冬天里的冰湖,我那堂叔叔以为我们都死了只好罢手,那冰湖很冷,梅朵留下了病根,牡丹花儿为了感谢她,认了她做妹妹,对她一直都不错。”

  是很不错,一个婢子已经把自己惯成太后了。

  “牡丹花儿。”凤知微落后一个马身,问她家婆婆,“你得罪人了你知不知道?”

  “你才得罪人了。”刘牡丹就在他们身边,自然看得清楚,翻了个白眼。

  凤知微笑而不语,牡丹花儿半晌悻悻叹口气,给凤知微咬耳朵,“你这滑头孩子……是,我是故意认她做妹妹的,我知道她想要的不是这个,但是不能……梅朵在湖里留了病,以后再不能生孩子了!”

  凤知微默然,想着那女子刚才的骄傲凌厉,心里隐隐有点不安,半晌道:“她多大了?”

  “比吉狗儿大六岁。”

  “中原有些家产富裕,已经儿女成群,需要续弦的人家。”凤知微把玩着缰绳,悠悠道,“牡丹花儿你不妨考虑一下。”

  “我也知道女子留来留去留成仇,我这些年不知道给她找了多少人家,”牡丹花儿皱着眉,“可是你也发现了,梅朵心高气傲,这么多年王庭像对公主一样对待她,她哪里看得上那种人家。”

  “哪来的公主?”凤知微淡淡道,“这个年纪留在这里,等的是什么想必你清楚,做不到,就不要给人任何希望,否则将来只怕为祸深远,女子的青春,是耽误不起的。”

  牡丹花儿咬着牙,怔怔不语,半晌一拍手,决然道:“好!嫁!”

  “嫁什么?”前方赫连铮没听清楚,回头来问。

  牡丹太后一马鞭抽在他马屁股上,把他远远的送了出去,“驾!”

  ==

  远远的望见呼卓王庭时,凤知微倒怔了怔,原以为草原王庭,不过就是分外华丽庞大的帐篷群,而前方地平线上,竟赫然是一座巨大的白色建筑。

  碧草高坡之上,方正宽阔的白石王宫巍然矗立,绵延数里,王宫深处的塔楼刺向分外高蓝的天空,像一柄洁白的玉剑。

  “多么巍峨的建筑啊……”牡丹花儿难得文绉绉的发思古之幽情,“集合了故宫白宫白金汉宫罗浮宫布达拉宫所有的建筑优势,精美、大气、华贵、仪态万方、展现了古今中外人类艺术的高智慧结晶……”

  “是不错,有名字吗?”凤知微仔细的思索着那一堆宫殿名字,心想怎么自己一个都没见识过,在海外吗?

  “布达拉第二宫。”牡丹花儿正色道。

  这什么古怪名字?

  一瞬间凤知微听出刘牡丹语气里的异常,偏头看见那女子正仰首望着远处的宫殿群,眼神里光芒闪烁,流动着一种奇异的情绪。

  追忆、怅惘、怀念、忧伤、寂寞、满足……复杂至不可尽叙。

  “以前我们住的是帐篷。”牡丹花儿悠悠道,“后来我和库库说,我的家乡和这里很像,也有天一般广阔的草原和云朵般洁白的羊群,还有所有族民心目中的圣地布达拉宫,库库问我去过没有,我说我再没有机会去了,库库就说,在这里为我造一座,我住的地方,以后世世代代就是呼卓部的布达拉圣地,我说不能亵渎圣地,就叫布达拉第二宫好了……”

  她说着说着,渐渐羞涩起来,红晕透过厚厚的脂粉,像一抹娇艳的晚霞,眼神清亮,阳光下笑容如少女,葳蕤绽放。

  凤知微心中一动,心想那位库库老王和牡丹花儿的爱情,是怎样的与众不同而又绵远悠长。

  他和她战场相遇,他和她草原定情,他和她一起走过三十年风风雨雨,他也许没对她说过爱字,却为她建造了心目中的圣地第二;她也许每日都骂他杀千刀,但当他真的中刀而亡,她不落泪,却悍然挑起一个部落的未来。

  有一种爱情,无需说出口,日月见证,草原见证,布达拉第二见证。

  而此时,就在他和她的王宫前,人潮如钢铁之龙,蜿蜒无际散布于无涯草原,日光反射着钢铁兵刃的寒光,泛出一片海洋般的厚重乌金之色。

  高原春色,苍翠如洗,猎猎塞上风中,新一代草原王和他的母亲妻子,沐浴在四射的金光下,以万丈霞彩为披风,以光耀烈日为冠冕,飞驰渡越,停缰勒马于高岗之上。万众屏息,仰首怔怔看着他们英姿勃发的王。

  一片寂静里赫连铮俯首看着下方人群,长眉飞扬,泛着紫光的琥珀色眼眸,浓郁如塞外美酒。

  他突然大笑。

  “知微!知微!此刻有你在身边,我好快活!”

  他伸手,一把抱过了凤知微!

  凤知微来不及惊呼,便已经落入了赫连铮的怀抱,百忙中只来得及用手抵在他胸膛,并故作“羞涩”,乖顺的伏下脸去。

  赫连铮已经大笑着,抱着她飞驰而下。

  一骑腾云,飞马而落,如一柄黑色神剑飒然霹雳穿越长草,直奔向他的子民,他的银色大氅和她的黑色狐裘互相拍击狂猛飞舞,在炫目的阳光下划出一道流丽的弧影。

  数万人轰然跪下,高呼汇聚成强而有力惊动天地的飓风。

  “王!”

  在那样的激昂和旷远的欢呼里,凤知微清晰的听见赫连铮心跳奔腾激越,听见草原的风声无边无际传过山海去,听见身后跟随的牡丹花儿,仰首向天,微笑呼唤。

  “库库!”

  ==

  草原上意气风发的新王携着自己的大妃,同享万众中央的荣光,帝京内尊严华贵的楚王府,却陷在沉凝而肃杀的气氛里。

  府中下人来去匆匆,却无人敢于发出任何声音,更无人敢于打扰房门紧闭的书房——殿下每日下朝后,便将自己关在书房里,那两扇紧闭的黑色大门内毫无声音,经常让人觉得里面没有人。

  虽然什么事都没发生,但是每个人都觉得气氛压抑,只是却也不明白那压抑何来——自从殿下征南大胜,闽南常家势力已经基本拔除,携征南大胜之威,一直难以插手军中的楚王府,正好借这个机会在军中安插了好些亲信,连同青溟书院那批随着当初楚王和魏知历练的二世祖学生,都先后在各部各司安排了职务,陛下在对魏知失踪表达了一番唏嘘惋惜之后,也对殿下多加褒奖,最近他的本子,保一本奏一本,朝中上下,更是众口赞誉,谁都能看出,目前殿下是皇上驾前第一人。

  苦熬这么多年,终于一步步熬到这一日,殿下却没有任何欢喜之色,这是怎么了?

  书房里垂着厚厚的臧蓝金丝帐幕,几乎挡住了外间所有的日光,自从宁弈从闽南回来,眼睛似乎就有些不太好,怕光怕风,原本浅绿色的帘幕,现在都换成了深色调的。

  书房里有轻微的纸张翻动之声,淡淡的烟气是珍贵的龙涎香味道。

  “工部那个乌侍郎,是早先太子的奶哥哥,”座上宁弈无声翻看一本厚厚的案档,语气淡漠而干脆,“换掉。”

  “是。”座下是辛子砚,眼观鼻鼻观心,并无嬉笑之态,“从何入手?”

  “他不是爱好收集金石和绝版古书么?”宁弈淡淡道,“你掌管着《天盛志》编纂,要想给他安个罪名,还不容易?”

  辛子砚眉毛挑了挑,从这句话语气里听出浅浅讽刺。

  “殿下。”他抬头直视宁弈,“那件事我——”

  “我累了。”宁弈抬起头来,依旧是清雅无双眉目,神情间却有些憔悴,他微闭眼睛,轻轻揉着眉心,并不给辛子砚把话说完的机会,“就这样吧。”

  随即他闭上眼,向后一靠,做出完全拒绝交谈的姿态。

  辛子砚却不打算接受他的拒绝,从回帝京到现在,他就被这阴阳怪气的宁弈给折腾够了,这人像是有点不正常,日夜不分拼命做事,费尽心机暗动朝局,几乎不给自己休息的机会,整天歇在书房,也完全拒绝和他们交流一分关于朝务以外的事情,他今天这个话头,已经是第十次被打断。

  他记得宁弈初回帝京,在金殿之上,陛下说起可惜他和顺义王一行擦肩而过,不然倒可以相送一程,当陛下说清楚顺义王和大妃是谁之后,当时宁弈晃了一晃,一瞬间脸色惨白。

  他记得下朝后宁弈在太和门外随手抢了一匹马便狂奔而去,却在城门前黯然住马,伫立久久,最终无声无息拨转马头。

  再之后,他便没有了任何异常,只有他们几个近臣才知道,没有异常才是最大的异常。

  辛子砚目光复杂,想着回闽南后,宁弈宁澄都在某件事情上躲着他,宁弈回来后立刻将他代管的金羽卫拿了回来,不用说,就是为了凤家,可是无论如何,他没有做错,陛下将金羽卫交给宁弈,唯一的任务就是找到大成遗孤,这本就带有几分考察的意思,已经有了明确线索,却还在这件事中犹豫迟疑,其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谁也没想到,遗孤竟然不是凤知微?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辛子砚闭上眼,暗叹:阴错阳差,阴错阳差啊……

  看着对面宁弈疲倦神色,辛子砚的心火不由腾腾升起。

  “你累了你可以闭着眼睛听我说话!”他突然向前一冲,双手支在宁弈书案前,目光灼灼盯着他,“你今天必须听完我的话!”

  “不用听。”宁弈还是不睁眼看他,“你是天盛第一才子,你是陛下最为爱重的能臣,多年前你在众皇子中挑中我辅佐,从此一心一意呕心沥血,你所做的,你要做的,从来就没有错,你没什么必须要和我解释的,我也没什么要挑剔你的,就这样。”

  “那我要挑剔你。”辛子砚冷笑,“你赶走宁澄做什么?他整天爬墙打瓦的围着王府转你看着不难受?你不难受我被他天天拦轿子哭我难受,让他回来。”

  宁弈睁开眼,眼神冷酷。

  “你不是我的手下,是我的师友,我不动你,不干涉你要做的事。”他淡淡道,“宁澄是我手下,我有权动他,请你也别干涉我。”

  “如果我是你手下,你是不是也打算赶走我?”辛子砚冷笑。

  宁弈默然不语。

  辛子砚定定注视他半晌,眼神失望,良久道:“你如果打算为了一个女人整垮自己,让这十多年苦心绸缪功亏一篑,那也由得你,只算我瞎了眼。”

  “怎么会?”宁弈微微抬起长睫,笑了笑,那笑容沉在淡金色的烟气里,看起来不像笑,倒有点令人森然,“世间事很奇怪,在其位,或者不在其位,都会有很多事迫不得已,既然如此,我更想试试那唯一的一个位置,是不是就能让我活得,随心所欲些。”

  他说得清淡,辛子砚却听出了其中的苍凉,默然半晌,轻叹道:“我倒想劝你收收心……有些人注定是敌,到得如今这个地步,你看不开,只会害了你自己。”

  “我怎么会看不开?”宁弈一笑,微微上挑的眼角飞出流逸的弧度,美如眩梦,却也是令人沉溺森凉的梦,“你没见我正准备着给顺义王的礼物?”他指了指桌上一个精致的礼篮。

  篮子很精致,裹得很细密,看不出里面装了些什么。

  “我还准备亲手致信顺义王及大妃作贺,以全亲王礼数。”宁弈笑笑,铺纸濡墨,提笔要写,却又停下,淡笑注视辛子砚不语。

  辛子砚叹口气,只得退下,带上门。

  最后一点光影也被合起的门扇拒之门外,帘幕重重,不见微光,那人沉在淡金烟气里,举着笔,对着雪白的熟罗压金纸,以一个恒定的姿势。

  沉默,久久。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