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七十二章 围困

  憩园的这个管家,是当年燕怀石母亲陪嫁跟过来的,算是燕氏家族里,燕怀石不多的几个亲信之一,他来时神色仓皇,一脸汗水,身上还有不少泥土,急声告诉凤知微,就在凤知微离开后,燕家开祠堂要逐燕怀石母子出宗门,殿下知道后前去阻止,但是按照南海惯例,宗族祠堂神圣不可侵犯,一旦关闭,任何外人不得开启,一旦触犯,不仅当事家族要与之为敌,整个南海都会愤怒,殿下在燕家宗祠门前被生生堵住,虽然没有强行进入,但下令以一千护卫包围祠堂,扬言只要里面的燕怀石母子受到伤害,那么祠堂里的人也不妨等着饿死,双方僵持在那里,而周围燕家佃户雇工及远近支子弟也闻讯赶来,牵丝绊藤的也有数千人,又将一千护卫和宁弈围在里面,至今已将三个时辰。

  凤知微怔在那里,未曾想到自己离开不过数个时辰,燕家便翻出了偌大风浪,她知道南海对宗族承嗣极其看重,这种绵延千百年的地方宗族规矩,确实向来触犯不得,便是朝廷也必须尊重,否则一旦犯了众怒,极有可能造成群情愤激事端扩大,闹到不可收拾。

  天盛三年,南海就曾发生过一起宗祠事变,当时的南海布政使因为追索一个要犯,追入某家祠堂,误推倒对方祖宗牌位,当事家主为此血溅祠堂,南海百姓怒而围攻,半日之内纠结数万人,生生将那布政使围困十八日,南海将军前去解救,但南海边军也是当地人居多,拒绝对父老动手,导致那布政使,最后是被活活饿死的。

  百姓对其血统和宗祠的维护,有其一份愚昧和坚执在,越是民智未开的边远省份越是如此,宗祠被侵犯,视为最大侮辱,所有人会同仇敌忾,连平日恩怨都可以抛到一边,朝廷吸取教训,从此后,边远省份宗族事务视为禁区,从不干涉。

  换句话说,今日之事一个处理不好,别说燕怀石母子,便是宁弈,都可能遭灾!

  人越聚越多,万一闹起来,混乱之中给宁弈造成了什么伤害,到时候人群一哄而散,连凶手都找不到。

  凤知微捏着掌心,一时间出不了汗,反觉得掌心腾腾的燥热起来,她闭了闭眼睛定了定神,道:“赫连铮,麻烦你拿我关防,立即带学生们回转丰州,亮明身份,请周大人务必立即拨府兵来救,然后你们留在丰州,不必再跟过来。”

  “让姚扬宇去!”赫连铮一口拒绝,“我就在这边。”

  “让王怀去!”姚扬宇毫不犹豫,“我们一直要你保护着,累赘似的,现在又想把我们打发离开险地,不干!”

  “让余粱去!”那个叫王怀的拒绝。

  “黄宝梓去!”余粱也拒绝。

  ……

  一个推一个,学生们一个都不肯回去,凤知微霍然喝叱,怒道:“都滚回去!”

  “姚扬宇,你和我跟着,其余人都回去!”赫连铮横眉竖目,嗓子暴雷似的。

  八彪及时用虎虎生风的鞭花,表达了对主子意见的不可违抗。

  学生们不再说话,拨马回转,王怀眼泪涟涟,“司业大人你保重……”

  “两个时辰内我没看到丰州府兵出现,谁也别想保重!”凤知微不回应人家煽情,答得无情无义。

  学生们狂奔而去,凤知微目光在那管家身上一瞥,道:“你来得很快,似乎不是走的大路,有近路吗?”

  “小的熟悉周围路径,直接穿鸿山而过。”那管家道,“山腹里有个小村,有小路穿山,出来不远便是九节村燕家祠堂,可节省一半路程。”

  “那还啰嗦什么,走吧。”宁澄早已上前抓起他奔了出去。

  凤知微下了轿,和顾南衣共乘一匹马,八彪和三百护卫尾随其后进山,走了一阵子,山路崎岖,便弃马步行,过了一阵子,那管家道:“快到任集村了,咦,好大的烟气。”

  凤知微隐约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不知在哪听过,前方突然响起宁澄怒喝。

  凤知微心中一紧,快步过去,却见前方村口已经用一道横木拦了起来,横木后村落里冒出很多黑烟,一些衙役在横木前走来走去,架着柴禾,脸色紧张,还有几个官服男子,远远站在一边。

  管家愕然道:“我先前过来时,还没有这横木啊。”

  此时那些衙役已经迎了上来,大声嚷道:“此地封锁,任何人不得进入,回去,回去!”

  话音未落便被赫连铮的鞭子甩了个跟头,“让开!”

  “反了你!”那衙役捂住脸,“爷是为你好——”

  “你是谁的爷!”赫连铮又是一鞭子将他甩到横木上。

  “阁下何方人士,为何随意打人!”那几个官服男子过来,一眼看见赫连铮,怔了怔。

  凤知微已经淡淡道:“刘知州。”

  “钦差大人!”那人正是丰州知州刘瑞,看见凤知微急忙施礼,“您怎么会到了这里?”

  凤知微想起先前去拜访他扑了个空,正是说到什么任集村去了,正要问话,却听刘瑞紧接着问道:“大人是听说这村子发生瘟疫,才赶来察看的吗?”

  瘟疫?

  凤知微眉毛一挑,这才知道为什么横木拦村不给人过去。

  “我不是为这事来的。”只是一瞬间她已经平静下来,将事情简单说了,“放开横木,我要过去。”

  “大人不可!”刘知州急忙来拦,“这村里发的是恶疫,一夜之间七户人家几乎死绝,我们正要烧村,里面已经点火了,您过去不得!”

  “灭火。”凤知微还是那副不容拒绝语气,抬步就走。

  刘知州还要再说,凤知微霍然转身凝视他。

  她面容平静,眼神却如铁,阴沉的天色下看来闪耀着深青的光,凛然至不可逼视,刘知州一句话顿时咽在了咽喉。

  “你再拦一句,我便请你和我一起穿村而过。”

  刘知州呛在了那里,宁澄早已一脚踢开横木闯了进去,凤知微头也不回前行,一边道:“前方有险,我和宁澄过去就行,其他人都留下。”

  没有回应,所有人都不理她,照样跟着。

  凤知微也没说什么,顾南衣不会丢下她,赫连铮姚扬宇也是犟驴子脾气,护卫们有护卫之责,临阵畏缩也是死罪。

  既然如此,瘟病恶疫,一起闯吧!

  “大人!”有人追了上来,“草民是山下九节村的里正,反正也要下山,草民给您带路!草民还认得几种防疫的药草,也可以指给大人。”

  凤知微点点头,一行人毫不犹豫推开横栏,踩灭柴堆,长驱直入。

  刘知州怔怔望着所有人绝然的背影,只觉得心神摇动,半晌一跺脚,道:“快回丰州报信!”

  ==

  死村。

  山腹里这个小村,看起来已经没有活人,四面散落着各种用具,到处点燃着星星点点的火头,散发着焦臭的黑烟,所有的草棚屋子都一片死寂,连尸体都看不见,但是可以料想得到,所有冒着火头的棚子里,都一定有暴毙的人。

  那九节村里正急急在路上行着,绕开所有的物体,眼神却像在寻找什么,直奔着某个方向。

  他突然在一块菜地前停住脚步,二话不说便去扒土。

  凤知微眼神一凝,看见那块菜地土质松动潮湿,显见是刚刚挖过的,土面上,一只瘦弱的孩子的手,无力的屈伸在那里,手指呈抓挠的姿势直直向天,像是欲向这漠然苍穹,索要一个公平。

  有个孩子被活埋在了这里!

  姚扬宇“啊”的一声便要上前扒土,凤知微手一拦。

  被埋在这里的,八成是疫病之人,谁也不能碰,她还要穿山,还要去祠堂,她不能带了这恶病走。

  无谓的怜悯,只会害更多人。

  “你若要带这人走,那你自己走吧。”那孩子被挖了出来,满脸泥土,幸亏埋得草率,时间也不长,似乎还有气。

  “大人!这是我侄儿,他没有病!”那里正抱着孩子就给她跪下了,“我这侄儿从小就奇怪,从不生病,盛夏蚊虫不咬,万山毒物躲避,他没有感染恶瘟!刘大人不相信我说的,坚持要埋了他,我我……我才要跟着您,想救出他!”

  他将孩子递过来,果然那脸上没有瘟病者特有的青黑之气。

  凤知微听见那句“万山毒物躲避”,心中一动,想起南海闽南大山深处,总有些神异传说,这孩子的血脉,可能有些奇特,留着未必是坏处。

  “走吧。”她向来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决定了就不再浪费时间,摆摆手,一行人继续快步前行,走在最后的顾南衣,弹出一抹火星,落在一处屋檐的干草上,腾一声熊熊燃烧起来,整个村子,渐渐淹没在寂静而扭曲的火光里。

  凤知微的背影,在火光里头也不回决然远去。

  ==

  在山中吃了些那里正找来的药草,没多时,已经穿山而过。

  还没到燕家祠堂,远远的,就见路上无数人奔向某个方向,像蚁群自各个方向汇合,流入某个终点。

  “这是附近的燕家氏族中人。”里正道,“燕家这种发展了数百年的大家族,人数极为可观,整个丰州,和燕家沾亲带故的人细算下来足有数万,再算上他们的亲戚和亲戚的亲戚,可以说整个丰州四成的人都和燕家能扯上点关系,当然这种关系平时并不怎么样,燕家不可能照顾这么多人,这些人平日在燕家很多也就是个雇工,但是遇上宗族这种事情,南海规矩,宗祠被冲,祸延九代,任何人责无旁贷,所以人人都会去。”

  凤知微跟着人群走了一阵,已经看见前方人群,真正的人山人海,无数人喧扰着,举着手中的渔叉木棍,吵嚷声半里外就能听炸了人耳朵,根本无法望见里面的祠堂,自然也望不见宁弈和他的三千护卫。

  “滚!”

  “冲撞宗祠者,死!”

  “把里面的人拉出来!”

  叫声沸反盈天,蜂拥的人群堵得水泄不通,他们这个样子绝对挤不进去,除非杀人。

  一旦杀人,事情也就真的不可收拾了。

  “我去接他!”宁澄二话不说越打算从人头上穿越。

  凤知微一把拉住他,“慢!”

  她注视人群,神色凝重。

  让武功超卓的顾南衣和宁澄硬抢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她担心这庞大人群里像上次一样混杂了常家的细作,一个趁乱动手,就算伤不了身在半空的顾南衣和宁澄,随便杀几个人,这事就再也无法解决,到时候别说掌握南海,能不能走出南海都是问题。

  看得出来,宁弈也考虑到了这点,所以他始终没有令护卫和外围包围人群进行冲突。

  “不能轻举妄动,人太多,一不小心就控制不住。”她想了想,对宁澄道:“通知一下殿下,我们到了。”

  宁澄翻翻白眼,有些不愿意,凤知微冷冷道:“你信不信,你要是今天不听我的,明天你就得滚回帝京。”

  宁澄无奈,放出旗花,几乎是立刻,远远的人群中央也射出一道金色旗花,那旗花与众不同,飞扬直上,半空一顿,弹出一样东西,斜斜的射出人群。

  “顾兄!”

  凤知微一喝,顾南衣已经飘身而起,流电一射,将那东西接在手中。

  外围百姓只觉得头顶一花,根本没看清人影,顾南衣已经回到凤知微身边。

  金色的圆筒内一个纸卷,上面用炭棒写了几个字,“以利散之。”

  凤知微眼前一亮。

  正和她的想法吻合。

  “里正。”她问那个九节村里正,“离这里最近的‘常平仓’,在哪里?”

  常平仓是朝廷在各地设立的县级粮库,非经朝廷批准不可动用,一般用来做救灾贮备,以及用来平抑粮价。

  “在相隔三十里的平野县,有两个。”里正答,有点疑惑的问,“您问这个做什么?常平仓直管于布政使衙门督粮道,但是非经周大人手令不得开仓,尤其最近,管得尤其严格。”

  当然严格,最近这段时间,为船舶司的事情,世家和官府正在斗,南海米价上涨,周希中当然要把常平仓牢牢抓在手里,以备将来平抑物价,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凤知微冷冷一笑,一伸手招呼赫连铮姚扬宇,“世子爷,公子爷!”

  赫连铮听完凤知微的嘱托,眨眨眼睛问:“如果坚持不肯,可以杀不?”

  凤知微冷笑一声,声音从齿缝里出来,“这个可以杀。”

  赫连铮姚扬宇带着他的八彪和二百护卫,再次听从他小姨的意见去“可以杀”了,他和姚扬宇将在到了平野县之后分道扬镳,一人去一个粮库,两人约定了,看谁要的粮食多,谁少了,就屁股后插根草装狗在地上爬三圈。

  “管家。”凤知微又招呼来憩园管家,“立即回憩园,召集所有人,动用账上所有你们能动用的钱,用快马,给我全部搬到平野县城去,要快,越快越好。”

  管家知道事关重大,一句质疑都没有,施礼立即匆匆离开。

  “里正,你去召集村里可用的人,搜集所有的锣鼓,给我沿路敲锣过去,就说上峰发下告示,鉴于前数日丰州海潮及物价上涨影响丰州民生事,朝廷现在平野县城开仓放粮赈灾,丰州及郊县六十岁以上老人可领米十升,银五两,丰州郊县受灾渔民可领米十升银三两,各大船舶工厂雇工凭号牌领米十升银一两,此赈灾三日内有效,需本人亲至画押,过时不候。”凤知微啪的拍出一大叠银票给那个里正,“不管什么东西,能敲得响的都拿出来,务必要让每个人都听见,这银子是给你们的辛苦费,等人群驱散,再给你们同样的数目!”

  那里正抓了银票在手里,激动得手都在发抖,却还有些犹疑,“哪来的粮呢,上峰没有批文下来啊……”

  “我的话就是批文。”凤知微森然一笑,“你只管派人这么说便是了!”

  “你们。”凤知微指着宁澄和剩下的一百护卫,“脱去外面衣服,给我挤进去,什么都不要做,等下人群散开,你们只要注意那些不肯走的,表情不对的人,给我围过去!”

  “是!”

  所有人领命而去,凤知微负手向天,想着赈灾放在平野县,等人们匆匆跑过去,那边应该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堵不如疏,劝不如直接利诱。与其苦口婆心在外围费唾沫或者硬闯惹事,还不如用一堆银子在远处招手,让他们自己滚。

  至于开仓放粮,必将被粮库官员所阻,让赫连铮这个地位特殊的世子和姚扬宇这个首辅之子出面,最合适不过了。

  随即她拉着顾南衣,找了两个村民换了布衣。

  “顾兄。”她想到一事,对顾南衣道,“等下人群一旦开始疏散,你帮我在高处注意着,有什么不对的,指示一下。”

  顾南衣淡定的吃着胡桃,永远站在她身边三步手一伸能够得着的地方。

  不多时,里正的大锣敲起,带着数十个不属于燕家分支的青壮小伙子,顺着道路一路卖力吆喝过来,锣鼓不够,有人敲着铁锅有人拍着盆,杂乱而嘹亮的声音立时将喧嚣的人声压了下去。

  外围的人最先听见告示内容,都面带惊喜的转过头来,随即仿佛一阵风掠过人群,由外向内逐渐扩散,所经之处都起了波动。

  这些人,大多在凤知微概括的那个赈灾人群里,凤知微知道其中很多燕家雇工,特意加上了雇工这一条,再加上南海百姓长寿者多,很多人家都有六十以上老人,老人赏物尤其丰厚,那么全家都会护卫着老人出行去领取赈灾米粮银钱,没多久,这附近的人就会走空。

  又限定时间,又限定地点,等这些人慢吞吞到邻县走个来回,事情都完结了。

  好消息总是传播得特别快,等里正走完一圈,所有人都知道了,面面相觑露出惊喜神情。

  这个里正是九节村老里正,村民都认识,再说这种事情也没有人敢撒谎,当即有人大喝一声:“领米粮去咯!”

  一声喊而千人应,再说僵持了这么久,里面也没动静,也看不出暴力冲击祠堂的模样,众人围困攻击了那么久,里面的人一直没动气,众人都有些不耐烦,听见这一声,撒下手中木棍石块,掉头就走。

  呼啦啦就散了千把号人,一些赶来的人半路犹疑的停住,听见这个消息扭头就走。

  说到底再重要的事也没有自己的肚子重要,再说宗祠不是还没被冲嘛。

  凤知微在树上看着,松了一口气,从听见那个消息便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微微放下来点。

  这一松懈,便觉得头一晕,险些从树上栽下去,顾南衣一手捞住她,面纱后一双明光熠熠的眼睛不解的看着她。

  凤知微笑了笑道:“树真高。”

  她悄悄把了把自己的脉,随即垂下眼睫。

  顾南衣转过头,忽然一弹指,射出一把胡桃。

  胡桃如雨般飞出去,向着散开的人群后方。

  一个汉子,挤在人群中央,看着渐渐散开的人们,眼中露出急色,衣袖一翻,掌心一柄匕首熠熠闪光。

  他一刀便向一个急着去领米粮的男子背心捅去!

  刀还没入肉,他已经张嘴准备大叫“杀人啦——”

  然而忽然一道黄色的影子飞过来,砰一下击中他的匕首,匕首一折两半,那黄色东西落地,却是一个小胡桃。

  与此同时四面乱七八糟声音响起,“抓小偷啦!”几乎和他的喊声同时发出,硬生生将那句“杀人啦”给遮没了。

  几个人突然挤到他身边,当先一人眼底闪过不怀好意的目光,抓住他的手往背后狠狠一拗,咔嚓一声他顿时晕了过去。

  这事情发生在须臾之间,连发五起,五起都被瞬间扑灭,百姓们还真以为是抓小偷,一边摸着自己的荷包一边更快的离开。

  数千人渐渐散尽。

  属于世家或者常家的细作,被擒下。

  凤知微舒出一口长气,露出一丝疲乏的笑意。

  她一直担心人太多,细作在里面一煽动,只要和宁弈的护军有一点接触,都可能被无限度扩大直至闹得不可收拾,就算宁弈安全无虞,但牵一发而动全身,被人家利用这个由头煽风点火,后果都难以想象。

  最起码她承诺周希中的事情就再也做不到,无法建立船舶司也就无法将世家整合控制,更别提整合南海不为常家侵入。

  她本来有些奇怪,为何几个时辰内细作都没能挑唆成功,此时人群散尽,终于看见前方情况。

  气势恢宏的燕家祠堂外,现在堆着几株大树,将祠堂各个方向堵死,楚王护军中的盾牌军将盾牌架在树身,牢牢挡住里面的情景。

  宁弈一发现百姓被煽动而来,立即下令砍掉祠堂门口那几株百年巨树,做成屏障,牢牢隔住了和外围百姓的接触。

  这种情况下,有心人想利用肢体不经意的接触制造事端都不可能——隔着丈宽的树呢!

  若非他当机立断,只怕今日也等不到凤知微便会生乱。

  其实宁弈在发现百姓围拢来的时候便可以及时退走,他却选择留在险地,固然有相信凤知微能够解决的原因,更多的是,他不打算对燕家退让。

  凤知微作出的保燕怀石的决定,他什么也没说过,却已用自己的行动完全证明了他的态度。

  凤知微下了树,觉得自己更昏眩了,并一阵发热一阵发冷,她勉强笑笑,和顾南衣拉开了几步。

  巨树之前,护军看见她,嚓一下拉开了盾牌。

  顾南衣来拉她的衣袖,想带她飞过大树,凤知微身子一斜让开,笑道:“我自己来。”

  她爬上大树,步伐轻快,一边走一边挥手,两边的盾牌护卫看见她今日迥然不同平日的决断和严肃,都不敢上来惊扰,远远避开。

  她爬上树身,盾牌如扇面展开。

  她看见了树后,祠堂前那个人。

  护卫层层中,那人斜靠着一株树身,身下铺着金红色的楚王护军披风,大概出来得匆忙,只穿了月白色镶金边便袍,披金色绣黑团花曼陀罗的薄氅,淡金色的腰间丝绦垂落,和身下的红色披风交织成华贵的艳。

  他在下棋。

  这万人中央、凶危之地、他逼着人人逼着他的互围场合、一不小心便星火燎原的险境里,他在自己和自己下棋。

  他靠着树,姿态轻闲,面前一个临时削就的木棋盘,用两种树叶做的棋子,一边绿一边黄,各自为战,他抿着唇,专注的“看”着棋盘,看那模样,大概在思考着如何用自己的绿方的将吃掉自己黄方的帅。

  凤知微居高临下,遥遥望着宁弈,黄昏的日光透过斑驳的树叶,打在他眉梢,他眉宇间雍容沉凝,长睫在眼下划出一圈优美的弧,有种难得的温暖的静谧。

  看着那样的神情,凤知微突然觉得心中一酸。

  她也抿起唇,将那点突然翻涌的心绪压成薄薄一线,压回肺腑里。

  下方的宁弈听见动静,回头笑看她,对她招招手,道:“你来啦。”

  “嗯。”

  问的随意,答得简单,似乎只是她办完公事回来在憩园遇见,那么云淡风轻的打个招呼。

  而诸般凶险,都远在天涯,刚刚才散去的敌意汹汹的数千人,似乎从未存在。

  “过来。”宁弈又唤她。

  凤知微慢慢的走下去,在他身前丈许远远停住。

  宁弈听着她的脚步,皱眉笑道:“今儿怎么扭扭捏捏的,被吓着了?”

  凤知微笑笑,还是不走近前,道:“里面怎样了?”

  “还是那样。”宁弈起身,拂乱树叶棋盘,过来拉她,“有没有吃的?我一天没吃东西,快饿死了。”

  凤知微一闪身,躲得远远的,答:“没有。”

  “你今天怎么了?”宁弈皱起眉,停下脚步,“你怪我没硬抢人是吗?宗族祠堂太事关重大,闹出事来对你将来在南海也不利,所以我选择等……”

  “不,不是。”凤知微立即道,“不能硬抢,换成我也只能这样做。”

  “也难说。”宁弈森然一笑,“本王的耐性是有限的,燕家当真敢不给朝廷面子,本王自然也敢不给他们退路。”

  他走到凤知微身前,凤知微又退几步,在他即将牵到她衣袖时和他擦身而过,她淡淡的香气从鼻端拂过,隐约间有些别的气息,宁弈怔了怔,下意识又嗅了嗅,她却已走开。

  他静静站在那里,脸色渐渐的淡了下来,却没有再说话,冷冷道:“既然你来了,这事本就该你处理,不该我越俎代庖,你便自己决定吧。”

  说完他便转身,凤知微默然不语,看着楚王护军快速的集结成队准备离开。

  忽有急促的脚步声奔来,凤知微回头一看,见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子,布裙荆钗,奔到树前,看见大树,将布裙往腰间一束便往上爬,盾牌军长枪一拦,喝道:“谁!”

  “南海丰州千水村人氏,华琼求见殿下。”那女子昂起头,一张微黑的脸,眉目秀丽,口齿特别的清晰。

  宁弈转过身去。

  那女子在树身上磕头,道:“殿下,民女来给您开门!”

  凤知微和宁弈都霍然回首,眼中喜色一闪——宗祠只有本族燕氏才能进入,其他人进入都是全族之敌,现在燕家这个情况,哪个燕家人都不会给他们开门,只好僵持着,如果能有燕家人开门,那什么问题都不存在了。

  “你是何人?”宁弈十分冷静,“你姓华,不姓燕,不是燕家人叫开门是死罪,你不要自寻死路。”

  “殿下。”华琼磕个头,朗朗道,“这祠堂内,是民女婆母和丈夫,若不能同生,不如共死!”

  两人同时一惊,“丈夫?!”

  凤知微“呃”的一声,没想到燕怀石在南海竟然已经有了夫人,怎么没听他提起?还有好歹燕怀石是燕家子弟,这女子是他夫人也该锦衣玉食,为何只是渔女装束?

  凤知微目光落在她的手脚上,这女子赤足草鞋,裤腿高高挽起,手腕和脚腕上,竟然有绳索磨过的血痕,有的地方已经磨破见骨,鲜血淋漓。

  她是怎么过来的?挣脱绳索?一路奔波?所以草鞋破烂,一身伤痕?

  “让她过来。”凤知微一声令下,护卫让开路,华琼有点艰难的爬下树,并没有过来和他们寒暄,而是直奔祠堂门口。

  一边过去,一边就从身后抽出了一对渔叉。

  凤知微又是“呃”一声,目瞪口呆。

  这不是来捣乱的吧?

  她有点不放心,只好跟过去,华琼行到祠堂门前,开始敲门,一边大声道:“燕氏第七百三十二代长房长孙燕长天,求见宗主!”

  凤知微和宁弈面面相觑,心想最近和燕家打交道,没听说过这个人啊,还是燕氏长孙?

  再说这明明是个男人名字,这女子不是说她自己叫华琼么?

  祠堂门小心翼翼开了一线,一张脸探出一半,依稀是那个燕怀远,铁青着脸先瞄了宁弈和凤知微一眼,才看了看华琼,似乎怔了一下,随即破口大骂。

  “你这小寡妇!贱人!什么燕长天?燕长天是谁?燕家至今只入谱七百三十一代,哪来的七百三十二代?你一个外姓,敢来敲祠堂的门,敢在祠堂圣地胡扯乱弹,立刻杀了你!”

  “你有种就杀!”华琼怡然不惧,“只要你敢背负忤逆祖宗之名,在这祠堂门口杀掉你燕家长房长孙,我便服你!”

  “什么长房长孙,滚!”燕怀远大怒,伸手去推她。

  华琼突然退后一步,悍然一撩外衫,将腹部一挺,大喝:“燕长天在此!”

  上千人刹那鸦雀无声。

  凤知微难得的张大了嘴。

  顾南衣怔怔望着那突起的肚子,看了看手中的小胡桃。

  宁澄一个倒栽葱跌落尘埃。

  日光下那女子揭去衣衫,千人之前坦然露身,只被一层薄薄单衣遮住的腹部微微凸起,透过稀疏的布料,几乎可以看见上面的妊娠纹。

  燕怀远呆在了那里,手伸在半空不知道缩回来。

  “你们燕家第七百三十二代的长房长孙,现在在我肚子里。”华琼神色凌厉,根本不在意衣衫凌乱,坦然迎着燕怀远的目光,一字字的道,“按七百三十二代族谱续,这一代为‘长’,我给他起名燕长天,燕怀远,现在,燕长天要进去!”

  她声音琅琅,口齿特别的清楚爽利,千余人听了个明明白白。

  宁弈突然轻轻叹:“好!”

  凤知微感慨的叹息一声:“燕兄有福!”

  燕怀远失魂落魄的盯了她肚子半天,一撒手向后退去,里面一阵骚动,不多时有苍老声音传来,正是燕太公的,颤巍巍道:“华琼,你这不守妇道不知羞耻的寡妇!竟然敢在燕氏祠堂圣地前大发厥词,还不给我速速回去!”

  “谁大放厥词谁心中有数!”华琼一句不让顶回去,“大燕氏始皇帝神主牌位在上,历代子孙谁敢在祠堂颠倒黑白出言撒谎,必受天谴,家族招祸!老爷子,你不怕受天谴么!”

  燕太公呛了一呛,终于忍不住怒道:“就凭你一个外姓女子,信口雌黄称身怀我燕家后嗣,我燕氏便让你进祠堂?你做梦吧你!”

  “你燕家这一代不积德,子孙单薄,”华琼冷笑,“自从前年二房孙子在海里淹死之后,现在剩下的全是没有入宗谱的女孩,我现在怀了你燕家长房长孙,你敢不让我进去?你燕家一向承续传于长房嫡出,上一代大少爷出走,这一代你想用上代恩怨再赶走怀石,但我怀里的这个,没有出走,也没有犯错,你拦不得!”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克死丈夫的寡妇,至今没有入我燕家门,也敢说怀我燕氏皇族神圣血脉?”

  “怀石!”华琼立即退后一步,高呼,“你听见没有?我现在就问你一句,你娶不娶我!”

  一片寂静,众人如泥塑般钉在当地,都屏住呼吸,为这女子的大胆决然所惊。

  千余人中央日光琅琅,那女子立于日光下,朗然坦腹,当众求嫁,不惜自己一生名誉命运,拼了此刻救得情郎。

  短暂的安静令人觉得难熬,所有人呼吸都被拉长,随即,在祠堂深处,远远的燕怀石的声音响起。

  只有一个字。

  “娶!”

  斩钉截铁,一往无回。

  轰然一声,千余护卫忘记身份,齐齐叫好,凤知微眼神里晶芒闪动,只觉得自己早已沉冷死去的热血,刹那间都似滚滚沸腾起来。

  宁弈一直没说话,只是突然偏头看着她,凤知微不敢去看他眼神,却听他忽然轻轻叹息一声。

  华琼仰着头,眼中泪珠滚动,却一直没落下来。

  “就算他娶你,”燕太公怔了半晌,嘶声道,“你怎么敢确定这就是个男孩?女孩一样不可以进去!”

  “这好办。”华琼轻蔑一笑。

  凤知微突然心中一跳。

  “唰。”

  华琼反手拔出那对渔叉,日光下那对打磨得铮亮的渔叉反射耀眼的光芒。

  “看看便知!”

  亮光一闪,渔叉对腹部插下!

  “别——”燕太公骇然大喊。

  他一瞬间吓得老心脏都快停跳。

  祠堂之内不可活杀任何燕家子弟,否则当事人打断双腿逐出南海,这万一剖出来真的是个男婴,他这条老命也不够赔的。

  “啪。”

  一枚胡桃准时解救了燕长天的性命。

  宁澄已经掠过来收缴了那对渔叉,一边拿走渔叉一边拍拍华琼肩头,低低笑道:“时间拿捏得刚刚好。”

  华琼就好像没听见,她一手捂住肚子,刚才那动作还是很狠很快,锋利的叉尖划破腹部表皮,鲜血一滴滴滴在青石地面上。

  上千人安静的凝在当地——自从这个女子出现,所有人都被她惊得一震一震,早就忘记发出声音。

  “你自己不要我证明的。”她露出雪白的尖牙笑,笑得像山中的某种兽,“现在,开门,长房长孙燕长天要进去。”

  燕太公定定看她半晌,须发掩住的眉目间露出功亏一篑的绝望之色,半晌无声的挥挥手。

  祠堂门轰隆隆的打开,那一线被拒绝进入的阳光,在深黑的大铁门背后延展开一道光亮的巨大的扇形。

  凤知微望着那弧影的不断扩展,望着在弧影中傲然抚腹微笑的华琼,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随即她退后一步,找了块平整地方,坐下来。

  本来一直听着那方动静的宁弈立即转头看着她的方向。

  “宁澄。”凤知微平平静静的吩咐宁澄,“等下看好你主子,别让他靠近,另外,如果可以的话,也帮我拉住顾兄。”

  然后她向后一仰,倒了下去。

  一瞬间翻覆的光影里,似乎看见谁扑了过来。

  听见谁在厉喝。

  “知微!”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