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六十九章 送妾

  常氏有没有等着凤知微,不得而知,以燕家为首的南海五大世家,却早已等候多时。

  五大世家先前被挤在人群外围,被有敌意的南海百姓和官府挡着不得其门而入,倒因祸得福,这一场火弹之险里毫发无损。

  此时一批老老少少上来磕头,还没来得及施礼,凤知微已经道:“免礼,现在不是讲虚礼的时候,各位暂且把带来的人安排下去,送伤者去救医,死者帮助收殓或通知家属,等事情做完再叙礼不迟。”

  宁弈早已走了开去,吩咐南海官员处理相关事务。

  五大世家恍然大悟,这可不正是一个收买南海百姓人心的机会?赶紧吩咐下去,凤知微亲自带着顾南衣在四周搜寻,有伤重流血不止的,便由顾南衣截穴,再由官府或世家找来的大夫处理。

  燕家动作很快,在码头四角支起帐篷做了临时医署,又给不肯离开的宁弈凤知微安排了休息的帐篷,凤知微一步都没有进帐篷,在码头广场上时不时搭把手。

  一些赶来救助的百姓,默默看着这位年轻纤瘦的少年钦差毫不嫌弃帮着搬那些满是焦痕破损不堪的尸体,在血肉淋漓的伤者身侧蹲下捋起袖子露出一双洁白的胳膊便开始处理伤口,用沾满鲜血的手擦满是青肿的额头的汗和灰,一张清清爽爽的脸被焦烟血汗染成了大花脸。

  一个少年被炸断胳膊血流不止,大夫使尽办法也无法阻止鲜血奔涌,眼看便要血尽而亡,家人的嚎哭惊来了魏大人,上前便是一指,血势顿缓,随即熟练的上药包扎,三下五除二救回一条壮健的生命,家人欲待磕头感谢,他早已奔向另一个帐篷。

  一个有心病的老者在地上申吟,头部跌伤高高肿起,有人要去搬他进帐篷,魏大人匆匆奔来阻止,召了大夫前来救人,并一再嘱咐不可移动。

  伤者多大夫少,人忙不过来,到了最后魏大人亲自救治伤者,半跪于一地尘埃和泥泞,抱着渔民肿起的腿,轻轻脱下那些沾满鱼鳞和污物血痕的靴子,仿佛没有闻见那些血腥和海物交织的令人作呕的气息,永远平静,永远悲悯。

  敌意在消散,感动在滋生,一些原本避她远远的百姓开始围上来,一起搬动伤者,清洗伤口,拿布递药……

  码头广场上,嚎哭咒骂,慌乱无措之声渐渐消逝,取而代之的是紧张而有序的救治氛围,凤知微一个眼色,便有人自动上前帮手,官府、百姓、钦差护军,三方力量,在一次不友好的迎接仪式后,因为一场灾难,居然第一次实现了合作无间。

  青溟书院那些娇生惯养的学生们,观望了一阵后,也捋起袖子加入队伍,姚扬宇躺在担架上,自作主张的大声指挥着凤知微的护卫给大夫打下手。

  灾难面前,往常分崩离柝的人心,才会因为悲悯而更容易走近靠拢,凤知微在水盆里洗干净满是血迹的手,望着各处忙碌的人群,心中涌起淡淡感慨。

  月色淡淡升起来,经过一整天有效的处理,广场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有帐篷里隐约的申吟声,似有若无的在海天一色中飘荡着。

  凤知微还没休息,在广场上四处溜达,白日里一场纷乱,死数十,伤数百,真正炸死炸伤的并不是很多,倒是临急慌乱踩踏而死的不少,凤知微担心那场混乱的挤压,会将有些人挤入一些不易被察觉的缝隙。

  广场上伤者遗下的破碎的衣物在风中颤抖,彷如一双双手在无声招魂,一弯冷月映着四处泊起的血泊,整个广场看起来像栽满血色浮萍,凤知微满目哀凉的慢慢行走着,不时拣起一些物品,金锁片、荷包、绣囊……那些载满家人和情人爱的纪念物,如今已没有了主人来珍惜。

  顾南衣跟在她身后,他不知道凤知微在想着什么,只觉得前面这个背影看起来有点落寞,双肩削瘦,月光打上去都似沉重难载。

  他突然上前一步,将臂弯里一直搭着的东西往凤知微肩上一披。

  凤知微只觉得肩头霍然一沉,什么重物沉沉压上来,险些以为是刺客,一侧头才啼笑皆非的看见,顾少爷把一块一直拿着的多余的半张帐篷布,压到了她肩上。

  这是在干什么?凤知微抓着帐篷角,挑眉用眼神问他。

  顾少爷站在那里,不言不动,凤知微惊讶的发现,他面纱后的眼光似乎转了转——他不是一向要么直视人,要么便垂眼看自己面前的一尺三寸地的么?

  看来想得到顾少爷的回答是不太可能了,凤知微叹口气,猜想着顾少爷是不是叫她去搭帐篷呢?忽听顾少爷开了口。

  “穿了不冷。”

  凤知微又怔了怔,半晌才反应过来——他是怕她冷?

  他是在帮她披“衣服”?

  她怔在那里,抓着沉重不透气的帐篷布,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心里有些酸酸涩涩的,恍惚间想起这似乎是第一次顾南衣明确表示出类似“关怀”这样的情绪。

  他一直在意她的生死,但在她的感觉里这种在意更像是被强加的任务,他只是不折不扣去刻板的执行而已,就像吃小胡桃或八块肉,去做,没有原因。

  在相识的最初,他踢她下床,让她睡床脚踏,把她洗得不够满意的衣服扔在茅厕里,即使是保护她,抓着她的时候也经常重手重脚不知道收敛力度。

  是什么时候,鸿蒙开辟,透了这一线明亮天光?

  又是何方神圣,操灵智之刃,划裂遮没他混沌人生的重重阴翳?

  月色幽凉,广场沉寂,淡淡烟气里语声遥远而模糊,她和他在秋夜的风中沉默相对。

  良久,她拉紧了帐篷布拢住了身子,仿佛那真是一件披风,微笑道:“嗯,很暖和……”

  顾少爷满意的点点头,他也觉得很暖和,看起来很暖和。

  凤知微却在发愁拖着这帐篷披风可怎么走路呢?

  没拖几步,顾南衣突然耳朵一动,凤知微随即也察觉了。

  前方,是一堆杂物,都是些渔民常用的盆网和摊晒的海菜之类,一点细弱的声音,从那些杂物下传出来。

  凤知微三步两步上前,拨开杂物,倒抽了口凉气。

  盆网之下,一个年轻妇人死在那里,背向外,身子半侧蜷缩着,奇异的拱成弧形,在她腹部之下放着一个盆,盆里一个孩子细细的哭着。

  很明显,乱起时这妇人被人潮挤到这里挤压致死,却始终将孩子护在身下,她害怕自己倒下时压住孩子,不仅用背顶住了挤踏,还将孩子放到了盆里。

  那盆不小,如果当时她能用盆把自己覆盖住,想必可以逃得一命,然而她想必已经重伤失去了力气,只能选择保全孩子。

  凤知微望着那盆,眼眶微微的湿润了。

  天下母亲,天下母亲,平日里平凡近乎于琐碎,唯艰难险阻之时,方可见深爱的力度跨越生死。

  她将那孩子抱起,孩子果然毫无无伤,只是饿得哭,却又没有力气嚎哭,一旦被人抱起,立即用幼嫩的手指紧紧勾住了她的手。

  凤知微忍不住笑笑,将脸贴在他吹弹可破的颊上,用帐篷布将他好好包起。

  这一包便发现,孩子穿着十分精致,有种低调的奢华,脖子上的金锁片上没有字,却镶一块硕大的黑曜宝石,宝石之端泛深紫之色,华光四射。

  再看看那死去的女子,衣着平常,普通人家装扮,一点首饰都无,凤知微心中倒有一丝疑惑,难道,不是这孩子的母亲?

  不是母亲,又怎么能做到这一步?

  这锁片太过珍贵,她想了想,摘下收起。

  将那孩子抱在怀里,他立即不哭了,乐滋滋的吮指头,凤知微突起促狭之心,将孩子往顾少爷怀里一塞。

  “你抱抱。”

  顾少爷霍然被塞进这么一个“东西”,火烧了似的跳起来,第一反应就是扔,凤知微也有点紧张的望着他,做好去接的准备,然而那个扔的动作做到一半,那孩子似乎察觉,哇的一声哭起,顾少爷大惊,手刷的一下收回来,紧紧抱着孩子,僵在那里不动了。

  “对了,不能扔,不能扔。”凤知微松一口气,笑眯眯的教育他,“你看,很可爱的是不?”

  顾少爷默然半晌,和她商量,“不要。”

  “要。”凤知微坚持。

  “不要——”

  “要——”

  “不要不要——”

  从来不肯多话的顾少爷都开始说叠字了,可见震撼很严重,凤知微露出笑面虎似的微笑,抓起他的手让他去摸那孩子细致如瓷的脸,“你摸摸,这就是孩子……这就是香,和温暖。”

  顾少爷一个雷击还没反应过来,又一个雷劈下来,手指被拉到了孩子脸上,一触之下便是一颤,随即有如过电一般很快缩开。

  “是不是很滑软,很香?”凤知微笑吟吟,不怀好意望着他,“你也曾这么软,这么香,抱在母亲的臂弯,你也应该听过母亲的小曲儿,被父亲这般抚摸过脸。”

  顾南衣又颤了颤,一瞬间似乎有些失神,似乎在那一霎被凤知微的言语和怀中陌生的温软,带到了遥远得仿佛隔世的另一个世界,那里有色彩,有音乐,有笑脸,有他这一生里所有不能有的东西。

  小小软软的身体抱在怀中,令他如此的不自在,像没有穿衣服在外面走,他应该讨厌的,应该像以往一样直接扔开,然而对面她的语声那么轻轻柔柔飘过来,他从她声音里听出和平日不同的感觉,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却直觉的知道,不能拒绝,不能扔开。

  她的声音里,有希冀和愿望。

  希望他的天地不只那一尺三寸和八块肉,不只是一片空漠和拒绝,希望他拥有更斑斓的色彩,更丰富的情绪,更广阔的天地,更饱满的人生。

  希望他懂得,人世间一切可以为之流泪争吵喜悦欢呼的存在。

  顾少爷僵硬的抱着,不知道有没有将她的话听进耳里,只是那抱着孩子的手臂开始颤抖,凤知微好笑的看着,觉得顾少爷抱孩子的模样真的很可爱啊很可爱,只是大高手被逼成这样实在有点不厚道,还是慢慢来吧。

  她施恩似的把孩子抱过去,顾少爷发出生平第一次的长气,随即唰一下跳开,一个起落便钻进了远处的帐篷里。

  岿然不动的顾少爷,被没良心的某人逼到狼狈逃窜,某人还毫不以为耻,在原地笑了一阵,抱着孩子找到燕怀石,要他立即找个乳娘来,随即进了宁弈帐篷。

  宁弈也没睡,在油灯下支肘静静沉思,晕黄的光圈落在他眉睫,他看起来微微有几分疲倦,长睫在眼下挑出淡淡弧影,显出难得的沉静和温柔。

  听见声音,他立即抬起头来,道:“深更半夜还在外面找什么……”

  孩子突然细细“呃”了一声。

  宁弈的话堵在半道,张口结舌。

  凤知微今天吓了两个人,沉重的心情松快了些,笑道:“啊?殿下要说什么?继续啊?”

  “哪来的孩子?”宁弈拉过她,凤知微将经过说了,却没有提那锁片的事。

  宁弈伸手,去抚摸那孩子的脸,那孩子不怕生,格格的笑着,咿唔有声的啃自己拳头,宁弈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忽然笑了笑,道:“刚才一瞬间,我突然便以为到了十年后。”

  “啊?”

  “我在批阅公事,你抱着孩子进来陪我。”宁弈上挑的眼角几分戏谑几分正经,轻笑道,“然后我不理,你掀翻我的桌。”

  凤知微忍不住一笑,心想这人又转弯抹角调戏她了,笑道:“殿下真是擅长想象啊。”

  宁弈却伸手轻轻抚她的脸,问:“不可能么?”

  他语声低沉,在这秋夜寂静的帐篷里迤逦如流泉,有微凉的风穿入帐篷缝隙,将桌案上的信笺卷起,他用肘尖轻轻压住。

  凤知微坐直了身体。

  “十年后的事情,谁知道会怎样?”她浅笑,眼睛里却没有笑意,难得的多了几分怅然和迷惘,“也许那时陌路相对,也许只是点头之交,也许依旧是如今这样,我在阶下拜你,你远在阶上,也许……也许相逢成仇。”

  最后四个字说出来,两个人都颤了颤,凤知微转过脸,宁弈沉默良久,缓缓道:“理由?”

  凤知微笑道:“我这不是打比方嘛。”

  她抱着孩子站起,道:“我去看看乳娘来了没。”

  宁弈静听着她的步伐远去,沉在晕黄光影里的颜容没有表情,半晌他慢慢移开一直压着桌案的肘,将那封被压住的信笺拿起。

  火漆密封,千里加急,另镌属于他的情报司的独属暗记,说明这是一封极其紧要的密信。

  他久久的抚摸着那信,不用翻动,信上的内容也已深刻在心。

  良久他将那信举起,就上烛火。

  暗黄的火苗舔舐着信封,信笺翘卷起灰白的边缘,落灰簌簌,在桌案上积压一堆。

  信笺燃尽,蜡烛也将尽,他却没有添烛,支肘案前,任黑暗沉沉压下来。

  良久,不知道在哪里,散出一声悠悠叹息。

  ==

  从宁弈那里出来,凤知微和燕怀石商量,将此次事故中失去父母或亲人的孩子,送到燕家开的善堂抚养。

  “这是你燕家收买人心的好机会。”凤知微注视着那孩子香甜的吃奶,神情安详,“南海官民抗拒开办船舶事务司,你们世家在这件事里表现出的对立不能说错,但也不是最好的方式,展现完你们掌控经济的能力,便该开始怀柔,一味恃强,只会让别人抱成团警惕你。”

  燕怀石十分赞同,脸上却有难色,凤知微问:“怎么?”

  “两件难事。”燕怀石道,“一是南海百姓民风彪悍倔强,多年来对我世家的敌意不是那么容易消散,我们世家开设的善堂,从来无人问津,宁可去官府排队等优抚,也不去我们那里。”

  “这个容易,”凤知微道,“把这个孩子送进你们的善堂,连同此次事件中无家可归的孤儿,百姓经过今晚之事,对南海官府定然有不满之处,你们要善于利用机会,接下来如何做看你们自己,无论如何先化解戾气再说,官府要是阻拦,我会替你处理。”

  燕怀石满怀感激的看着她,半晌道:“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凤知微一摆手,笑道:“你错了,其实当初是你帮了我,若不是你,我根本进不了青溟书院,也就没有后来的一连串际遇,在帝京,我和顾兄一切吃穿用度,包括府邸婢仆都是你一手打理,混迹官场后一应人情往来,若非你雄厚财力支撑,也不能如此应付裕如,咱们是朋友,就都不必一一数这些见外了,第二件难事是什么?”

  燕怀石叹口气,道:“第二件难事,是我怕有负你的看重。”

  凤知微愕然,燕怀石道:“一言难尽,你会知道的……我燕家族老想求见你,你愿意一见么?”

  “好吧。”凤知微注目他半晌,一笑点头。

  看着燕怀石匆匆出去,凤知微皱眉喝了口茶,心想这小子什么难言之隐?怀石这么精明能干,对燕家居功甚伟,谁还能为难他?

  帐帘一掀,鱼贯进来一群人,男女老少都有,燕怀石在最前面恭敬的掀开帐门,等所有人进来了,再跟在最后进入。

  所有人从他身边过,对他的恭敬坦然接受,包括走在后面几位看起来和他年纪辈分相仿的男女都如此。

  凤知微眉梢一挑,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燕家的长老们,都是今天白天见过凤知微的,跟在后面的却是今晚刚过来,由长老带着拜会钦差大人,此时看见钦差大人这么年轻,不过十五六岁年纪,都有些愕然。

  凤知微感觉到有一双微带审视的目光看过来,她挑眉回望,队伍最后的那个女子,并没有收回自己的目光,还扬脸对她笑笑。

  还真是……不懂规矩啊。

  凤知微漠然望着她的笑容,一动不动,那女子怔了怔,笑意僵在脸上,脸皮抖了抖,显出几分凛然的怒意。

  “南海燕氏,参见钦差大人,大人金安!”领头的老者颤颤巍巍行下礼去,其余人也跪了,最后那几个年轻人互相望一眼,也勉勉强强跪下。

  凤知微上前一步将几位老者扶起,“各位都是前辈耄老,万万不可行此大礼。”

  她这里扶几个老头子,老头子们还在逊谢,后面那几个年轻的已经拍拍灰自己站起。

  燕怀石垂着头,轻手轻脚过来帮凤知微将老人扶起,道:“太公请安坐,钦差大人很敬老的……”

  他扶着领头老者的臂,凤知微注意到那老人手臂一抖,似乎在瞬间想将燕怀石的手拂落,随即又控制住了自己,先是对她笑了笑表示感谢,随即便对燕怀石道:“在这里碍手碍脚的,不要惹钦差大人厌烦,还不让开些。”

  他语气似乎很平静,不知情的人还说不定能听出不见外的亲昵,凤知微却目光一闪,从这句话里感觉到几分压抑着的厌恶。

  那几个燕家年轻一代互望一眼,似笑非笑。

  燕怀石低低道:“是。”苦涩的退了下去,刚要掀开帐帘,凤知微突然道:“怀石你往哪去?”

  燕家人都一怔,燕怀石缓缓转身道:“我给大家奉茶去,这里简慢,没有仆人……”

  “奉茶也不是你来做。”凤知微高踞上座,似笑非笑,“和燕家会晤,少了你这个功臣怎么行?过来坐吧。”

  她这句话一出,燕家人又是一怔,领头燕太公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试探的道:“大人抬爱怀石,是我们燕家的福分,只是这功臣之说,从何说起?”

  凤知微被问得一愣。

  燕怀石不算你燕家功臣?

  不是燕怀石结识了自己,你燕家能成为皇商?

  不是燕怀石为自己尽心尽力,自己投桃报李,你燕家能协助钦差,总领船舶事务司开办事务,将来得一个可供你们畅通无阻的爵衔?

  但是这话她自己不好出口,只好沉吟的看燕怀石,燕怀石却在苦笑,凤知微心中知道不对劲,怀石对经商和交际十分精明,在京中混得如鱼得水,但是自从回到南海,一开始倒还兴高采烈,后来便有些心神不安,往日灵动全失,如今更是大气不敢出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燕太公已经道:“燕家蒙大人厚爱,厚赐良多,若非大人,燕家哪里能有今日,草民之孙怀远更得大人提携,得为在京皇商事务总办,这番恩德,至今还未面谢……”

  凤知微越听越不对劲,怀远是谁?

  她记得在京皇商当时陛下准了后,燕家来人办理相关事务,她事忙,没有问最后报给户部的皇商在京代理人到底是谁,按说也不用问,自然是燕怀石,难道并不是这么回事?那燕怀石为什么不说?

  她疑问的目光飘向燕怀石,燕怀石躲开了她的目光。

  “皇商事务,都是怀石兄弟和本官商议所定,要谢,谢他好了。”凤知微一扬下颌,意有所指。

  “关他什么事?”燕太公还未说话,坐在最后的那个女子突然冷声道,“明明是我大哥办的皇商事务!”

  “怀莹!”一个中年男子低声一喝,“仔细失礼!”

  那女子一脸愤愤,傲然扭头。

  凤知微缓缓放下茶盏。

  她并没有露出怒气,也没有表情,但就是那么淡淡的不说话,四周七八个人都觉得帐篷内空气紧张沉冷下来,原本坐着还算宽敞,忽然便觉得挤,都在不安的动着身子。

  凤知微一直沉默着,每个人都渐渐露出尴尬之色,有些无措的望着她。

  半晌凤知微淡淡道:“茶冷了。”

  这是什么意思?被凤知微的沉默压迫得正不安的燕家人,听见这不相干的一句都面面相觑,燕怀石却已经从帐门口的暗影里起身,道:“这里侍候的人不足,我去沏茶。”

  “慢着。”凤知微笑了笑,道,“你一个大男人,赶着沏茶倒水的做什么?你们燕家南海大族,规矩谨严,这满堂男子议事场合,谁该去侍应,太公自然明白,不用你操心。”

  燕太公怔了怔,脸色一白,立即道:“是,是老朽失礼,怀莹,还不给钦差大人和诸位叔伯兄弟张罗茶水去!”

  “我不去!”那女子一昂头,粉脸气得煞白,连手指都在颤抖,“我是燕家大小姐,没有侍候人的事儿!”

  “怀莹,不得任性!”先前那中年男子再次喝斥,看那容貌应该就是燕怀莹的父亲,此时一脸气急败坏和后悔之色。

  燕太公也皱着眉,心想听说钦差大人年轻,带几个得意小辈来拜见,说不定年轻人更能说得来,也有套近乎的意思,不想怀莹平日还好,遇上怀石的事儿便没了冷静,这下可怎么收场?

  钦差大人看似年轻,但是可不是自家几个孩子好比,白日码头大船上那一幕,他也听说了,能逼得周霸王上船烧火,又岂是寻常人?南海不是没来过钦差,被周霸王当场逼走的也有!

  他腆着老脸,赶紧想打个圆场,凤知微却一眼也不看他们,再次端起了茶盏,慢慢吹着茶面的浮沫,吹一口,冷笑一声。

  这笑得众人都坐不住,何况大人端茶便是送客,只得起身告辞。

  那女子最先愤然起身,一脚将马扎踢在一边,凤知微拨着茶盏盖子,淡淡看着,眼神掠过一丝轻蔑。

  燕怀石跟着送他们出去,凤知微突然道:“怀石你留下。”

  从帐帘的暗影里,她看见燕太公侧身,警告的盯了燕怀石一眼才离开。

  “怎么回事?”凤知微将茶盏一搁,直入主题。

  燕怀石沉默不语,凤知微想着刚才那些人的神情语气,越想越怒,森然道:“不要以为船舶事务司的事情只能由你们燕家总领,陛下曾许我临事专决之权,南海燕陈黄李上官五大世家,哪家都可以!”

  “别!”燕怀石急急道,“他们针对的只是我,对你绝不敢有不敬之心。”

  “针对你什么?你为什么要让?到底什么事让他们对你有敌意?”凤知微目光如针,三个问题紧接而来。

  当初青溟书院之外初见燕怀石,她一直认为这位燕家子弟,费尽心思在京中寻求门路,是希望混出名堂,好增加继承家主的砝码,如今看来只怕还没这么好的事儿,别说家主了,立下偌大功劳都能被人抢了去。

  燕怀石不是呆子,能让他心甘情愿让步,总要有个原因吧。

  燕怀石还是摇摇头,似有难言之隐,凤知微望着他,沉默半晌,道:“明日你让燕家给我们安排宅子,我和殿下都住过去。”

  燕怀石一颤,抬起头来,他知道凤知微的性子十分审慎,在未对燕家考察清楚,以及未将世家和官府百姓矛盾解决之前,是不会随便将态度倾向任何一方引发矛盾的,如今开了这个口,是决心要帮他了。

  “魏兄弟……大人……我……”燕怀石嘴唇蠕动,颤颤不能语。

  “跟你说过,不要叫大人,我们相识于微时,至今我们在帝京的宅子都连在一起,只要不背叛,永远是兄弟。”凤知微一笑,“还有,我喜欢青溟书院初见时那个精明厉害要买我衣服的你,而不是现在这个步步退让的陌生人。”

  “做你自己。”她站起身,向外走去,“凡事有个底线,不管有什么难言之隐,不管因为何事被不公对待,到了底线都无需再忍,你忍,我也不允许你忍。”

  “常氏事变在即,南海如不能迅速整合,必将被常氏势力所控,船舶事务司只是一个由头,我必须通过这件事的成功来镇服整个南海,南海,必须是我的,”凤知微纤瘦身影镀在帐外月色里,语气温柔而铿然,“所以,燕家,必须是你的。”

  ==

  当晚在帐篷里将就了一夜,第二日由燕怀石安排住在燕家别业“憩园”,宁弈对凤知微的决定并无异议,南海官府很有异议,但是异议没用。

  南海世家和百姓的矛盾,凤知微已经令人打听清楚,早先南海是贫瘠之地,开海禁之后,一些有识之士仗着眼光准动作快,早早发了家,有发展必然有侵吞,有扩张就有掠夺,在争夺富饶海域和各类资源的过程中,难免有无辜百姓受到牵连,前一个布政使在南海的时候,和世家勾连关系甚深,很做了一些伤及百姓的事,最惨的就是当初上官家夺了近海一块好地建造最大船舶出入港,将原本居住在那里的百姓赶到一处浅海滩,结果一夜之间突发大海潮,将百姓草草搭建的棚子全部冲毁卷走,一个村子几乎灭绝,再加上全南海百姓大多是世家雇工,由来主仆都有怨,可谓恩怨纠结已久。

  自从周希中主政南海,这位倒是不苟同前任,坚持认为世家大族是国家之害,一旦官府利益相连深了,必有后患,他对五大世家采取的是重税重管政策,严厉近乎苛刻,并限制世家发展,扶持百姓利益,是以很得南海百姓爱戴。

  凤知微知道这些,倒放下一半心,官商勾结铁板一块才是啃不动的硬骨头,好歹周希中有风骨,经过这次码头事件,再假以利害分析和谈判,船舶司的推行也未必不能,只是不知道南海官场里有几多是常家的潜伏力量,比如那五大世家,必有常氏插手,但就不知道是哪家了。

  闽南贫瘠,南海富饶,常家要反,南海是必争之地,船舶司处理海寇已经不是凤知微此刻最重要的事务,她要做的,是将南海拿在手中。

  南海官府还在处理码头爆炸事件,凤知微也没有急着去谈话,船舶事务司的选址和兴建,以及具体章程,主事人选拔都是需要操心的事务,但是在做这些事之前,必须确定事务司总办的归属,她的意向,还是燕家,但必须得是燕家的燕怀石。

  目前看来这点小事也有难度,只好她亲自来教育教育那些枯守南海一域,已经快要不懂中原人情世故的燕家上下。

  在憩园的第一晚,燕家倾巢出动,举办了盛大的接风晚宴,憩园装饰一新,张灯结彩,连白石小路都用水冲洗得纤尘不染,燕家现任家主,燕太公的二儿子燕文宏亲自站在园门前迎客,凭海临风的宽阔阁台上,摆开十桌海鲜宴,都是顶级珍贵海产,五大世家家主来陪,看燕太公的眼神充满艳羡。

  申时开席,宾客早已济济一堂,有男有女,南海民风比较开放,五大世家又是商人,没有中原那么多规矩,五大世家很多直系小姐也有赴宴。

  一声传呼数百人静无声息,侧帘一掀,月白暗纹九爪飞龙锦袍,戴白玉冠的宁弈由凤知微陪着出来。

  满堂的灯光映照下,步来一对极其卓然的男子,一个清雅尊贵,容颜绝艳,一个清秀灵韵,自如雍容,站在那里,直如一对琅琅玉树,看得众人心动神摇,小姐那一桌人人目光闪闪。

  宁弈地位尊贵,如今眼睛又不方便,只简单出场一下,接受众人诚惶诚恐参拜后,在主桌坐一会,对底下举一举杯,众人急忙跟着举杯,他也就搁下酒杯,回房了。

  凤知微起身恭谨相送,宁弈侧了侧身,看起来像和她交代什么,语气却有淡淡笑意,道:“我闻见一桌子的腥味……你可得小心些。”

  凤知微苦着脸瞄着那一桌子似乎全没烹调过的红红绿绿的海鲜,据说都是海上新捞出来的,为了保持鲜味,连壳都没去,看起来实在惊悚,低声道:“为什么我听起来你似乎在幸灾乐祸?”

  “那是你心眼太小缘故。”宁弈在她耳侧笑,热气拂在耳边簌簌的痒,她微微侧头,听见他道,“嗯……要是没吃饱,晚上到我房里来……”

  凤知微微笑,连连点头,“是,是,一定来,一定来。”

  我来才奇怪呢!

  底下人仰头艳羡的看着,心想他们真亲热啊,魏大人真得殿下欢心啊……

  宁弈一走,凤知微便招呼燕怀石:“燕兄弟,这里坐。”

  她这桌除了她和顾南衣就是五大世家家主,此地身份最贵重的一群,如今这一招呼,满堂耸动。

  燕怀石从偏远燕家子弟一桌起身,神色不动端杯过来,坦然自一路意味深长含义奇特的眼光中走过,在凤知微身边坐下。

  自从和凤知微谈过,他眉宇间自回到南海便生出的郁郁之色渐渐散去,又恢复了当初那个眼神灵动的燕怀石。

  无数人目光随着他脚步移动,欲言又止。

  那些目光数量庞大,力道强劲,敢情知道和排斥燕怀石的人,还不止燕家?五大世家那眼神,都不友善嘛。

  顾南衣坐在她身侧,盯着八个一盘的各式带壳海鲜,觉得这东西和胡桃看起来有那么点相似,不知道是不是一样可以吃,然而当他一下捏碎一个贝壳溅出身边燕太公一脸血之后,他断然站起,飘往后院。

  还是吃胡桃去吧……

  两个没义气的男人都逃离了海鲜席,跑不掉的凤知微只好硬着头皮,对着燕太公殷勤夹给自己的那些柔软的、带血的、看起来很像那天爆炸之后溅落的某些部位的玩意,咬牙闭眼,麻木生吞。

  真是沦落啊,茹毛饮血啊……

  勉强吞了几个,意思意思到了,凤知微便坚决拒绝,只一口一口喝酒,不停有人轮番敬她酒,海量的魏大人,酒到杯干。

  酒敬过一轮,五大世家中其余几位家主对望一眼,轻咳一声正想试图问些正事,凤知微突然道:“叨扰了大家这么多酒,也该回敬,只是酒量不足,请燕兄弟代我回敬吧。”

  燕怀石站起应是,众人都一怔,燕太公表情复杂,既欣喜于钦差大人此刻对燕家的鲜明表态,又犹豫于这表态的对象竟然不是他属意的人,老头子愣在那里,眼光闪动,半晌试探的道:“大人,怀石酒量怕是不成,我燕氏二房长孙怀远,向来海量,不如由他代您回敬?”

  凤知微掀起眼皮,似笑非笑看他一眼,一眼过去,老头子便浑身一颤。

  “燕怀远是谁?”

  凤知微一句话震得满桌都颤了颤,不远处一个背对这里一直凝神倾听的高个子青年,僵着背放下筷子,他身边的同桌人和燕怀莹,脸色都一变,尤其燕怀莹,神情愤然。

  “在下的酒,不是谁都可以代敬的。”凤知微剑既出鞘,便不会只出一半,她端了杯,推席而起,悠悠步下,“说句不敬的话,如果真要论代敬资格,只怕在座各位都不够,更不要说燕家一个三代子弟了。”

  燕太公站起来,尴尬的赔笑,凤知微不理他,自下了阶,执壶游走于各席之间,一边随手给各桌斟酒,一边笑道:“怀石兄弟不同,他和本官相识于微时,若非他一番倾力扶持,本官不能有如今际遇,是真正的布衣之交,而船舶事务司更是因他奏本于陛下,才有今日之开办,其间种种,他居功甚伟,别说替本官代敬,就算本官今日敬他一杯,也是当得的。”

  燕怀石连忙逊谢,凤知微执了他的手相视而笑,两人一派赤诚相对的知己姿态,那些被敬酒的连忙凑趣捧场,凤知微便笑得越发满意,上座世家家主们目光闪烁,庭间燕家上下相顾失色。

  “共富贵易,共患难难。”凤知微端壶回席,给燕太公斟酒,娓娓道,“做人要讲良心,贫贱之交不可忘,否则便猪狗不如,太公您说是么?”

  燕太公尴尬的笑着,麻木的一杯饮尽,呐呐道:“是……是……”

  “投桃报李,知恩图报,论功行赏,奖罚分明。”凤知微又给他斟酒,笑意温柔,“燕家能有今日威势,这十六字必然也是族中圭臬——太公您说是么?”

  燕太公抬手就饮尽酒,酒喝得太急,呛了一下,连连咳嗽,凤知微不动,执壶微笑看他,笑道:“太公可不要太激动,忘记回本官的话。”

  燕怀石抢上一步,给燕太宫轻轻拍背,笑道:“您老是岔了气,好在顺顺就好。”

  此时满座数百人,鸦雀无声,便是呆子也知道,这位年轻清瘦看起来还有点弱的钦差大人,竟然真的是个笑面虎,有决断也有不动声色的狠辣,当着南海全体世家的面,在这种场合发难,轻而易举便将叱咤商场多年的燕太公,逼到这个地步。

  众人屏息不敢言语,数百人一时连呼吸声都不闻,只听见燕太公咳嗽声空洞的回荡,都知道这是钦差大人公然表态,燕家要是在这样的场合拂了他面子,这事务司的总办,就真的很难说最后花落谁家了。

  燕家人脸色很难看——总办不能丢,然而就这么令他们深深忌讳的燕怀石上位,却也万万不能。

  燕怀莹眼光一冷,便要站起身,却被身边的燕怀远按住,他斜瞟着上方姿态悠游一路敬酒过来的凤知微,冷声道:“小妹稍安勿躁。不必急在此刻。”

  随即又对上席的自己父亲,燕家家主燕文宏使了个眼色。

  燕文宏找了个借口下座,坐在他身边,燕怀远低声道:“父亲,钦差大人来势汹汹,一定要给那杂种出头,您看……”

  “不必急在一时吧。”燕文宏是个谨慎的人,“我们慢慢和钦差大人相处,也许还有转机……”

  “不行。”燕怀远咬牙道,“父亲您没看见钦差对我的羞辱?没见钦差将爷爷逼到这地步?他将我燕家嫡系一脉和百年传承就这么踩在脚底!今天这个场合,他不管不顾表了态,还要逼爷爷表态,一旦咱们让步了,将来那杂种一定会欺到咱们头上!”

  “那你说……”

  燕怀远嘴唇抿成一线,用筷子蘸了酒水,在桌上写了个“宁”字。

  “前些日子您说的那事……”他道,“如今看来非办不可了!”

  “哪有这么急的!”燕文宏瞠目结舌,“再说现在这样子也没法办啊……何况,那也是说说而已,你小妹无论如何,是我燕家的大小姐!”

  “那便等着任人宰割吧!”燕怀远身子向椅背一靠,冷笑道,“想想那杂种做了家主,大家都会有什么日子?想想那过去的二十多年,燕家怎么对他的!”

  燕文宏脸色变了变。

  “我去!”一旁一直没说话的燕怀莹,突然决然道,“父亲不必犹豫,哥哥说的对,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此时不下决心,等到爷爷被钦差逼到表态就晚了!”

  “你……”燕文宏望着她,目光复杂。

  “你们上次商议这事,我听见了,我愿意!”燕怀莹咬着嘴唇,想起那日码头初见,那个魏知对她的羞辱,堂堂燕家大小姐,竟被他逼得要去斟茶倒水!她养尊处优多少年,在南海自认为公主一般尊贵,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羞辱?每次想起那个魏知平静而轻蔑的神情,那眉宇间淡而凌然的神态,她就恨不得一脚踹翻他,让他在自己面前下跪道歉,

  她玉堂金马,出身豪富,凭什么一个出身寒门的小子敢那样看她,那样对待她?

  从未受过折辱的生来如意娇纵之人,一旦受一次,便毫无接纳和包容的能力,她满心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连世家小姐应有的自尊和自爱,都已被恨意烧尽。

  何况今日庭前一见,那人的风姿也确实令人迷醉……

  不算牺牲的牺牲,能换来父兄的安定,换来燕家的家主之位永在二房,换来那姓魏的小子从此不敢轻视,值得!

  “与其做哪家商家的主母,不如做那龙子凤孙的妾!”她咬着牙,恨声道,“我这商女身份,不用想着做楚王正妃,但做妾绰绰有余,那杂种仗着个三品官算什么?比得过皇亲国戚?”

  “小妹……”燕怀远握住她的手,悄然落下泪来,“哥哥对不住你。”

  “夜长梦多……今天就……这么着吧……”燕怀莹也落了泪,恨恨的抹一把,咬着唇,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反正……也就是那样……”

  她羞涩得说不下去,脸上的红晕越来越盛,眼底却升起一抹阴狠之色。

  楚王风流,定不会拒我,魏知,你且等着我翻身那日,踩你在脚底!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