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六十三章 患难与共

  这正是晚饭时辰,护卫们和青溟的学生们在前院吃饭,顾南衣在她的隔壁,先前凤知微看见他命人送了一桶水进去,估计他正在洗澡,就没进去呼唤,快步经过他窗侧的时候,急急敲了下窗棂,道:“顾兄,请顺我们来时的路回头找我!”

  里面没有声音,她也来不及再去探问,快步奔到马厩,牵了最神骏的一匹马翻身跃上,一转头间忽见院墙之外翻过几条黑影,随即前院惊呼与桌椅翻倒之声响起。

  她心中一紧,这才知道常家如此大手笔,竟然隔省派出两拨人,同时刺杀她和宁弈!

  一瞬间凤知微捏着缰绳,掌心发热——两处同时遇险,宁弈的仪仗大队还在后头,她的护卫分兵两处实力薄弱,可以说两处都在危境!

  她的队伍遇袭,她怎可一走了之?

  宁弈正逢最虚弱之时遇袭,这事儿还是她造成,她又怎可不管?

  犹豫不过一瞬间,随即她目光一闪,仰头对半空喊了一嗓子。

  “青溟那批学生身份贵重,请务必保护,否则我亦难逃罪责,拜托!”

  说完拨马便走,骏马长嘶奔入夜色,将前院喊杀声抛在身后。

  她知道自己身侧一直有隐身护卫,到底隐在哪里没有深究过,如今事急从权,赫连铮和姚扬宇他们不能有闪失,只好拖出来用一用。

  至于她自己,顾南衣总会追上来的。

  凤知微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外,她不知道,就在她离开后,顾南衣从几百米外的街角拐出来,慢吞吞回客栈——客栈的茅厕搭在靠街一侧,挺远,顾南衣今晚有点泻肚子,在茅厕蹲了有一会,刚才并没有在房内洗澡。

  他一回来,便听见前院声响,正要过去,两条灰影飞掠而下,在他面前膝盖点地,疾声道:“她离开了,留话请您顺原路返回,又留话要我们保护这边队伍。”

  顾南衣皱眉,慢吞吞道:“原路……”

  “我们已经派两人一路跟随保护她,但是那马是天下神驹,时间长了怕跟不上,”灰衣人面容隐在面罩后,目光炯炯,“但是这边实力薄弱,对方武功高强,要想保护这边不受侵害,我们的人不能再拨出去……宗主,您一个人能找回去吗?”

  顾南衣想了想,点点头,又慢慢道:“放心,她能自保。”

  灰衣人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放心的站起来,对着顾南衣详细比划了一番路线,顾南衣一动不动听着,很认真的样子。

  说了半天,顾南衣也正确复述了,然后向着正确的方向飘了出去,灰衣人瞄着顾南衣背影,想起主子种种怪癖和毛病,实在有点不放心,心中叹一口气,想要是总令大人在就好了,可惜总令大人留在帝京,要应付姓辛的身边那个叛徒和皇家金钥密卫,无法抽身……也不知道天下第一路痴宗主大人,能不能顺利找到……

  这世上,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

  凤知微身下那匹马,是豪富燕家不惜重金买来的顶级越马,神骏而有长力,一番风驰电掣,滚滚烟尘里转瞬已经奔出十数里。

  照凤知微的推算,宁弈那队人不会走得太快,顶多就在三十里外,而三十里外应该有个驿站,八成会在那里歇一宿。

  时近仲秋,夜风深凉,先前出的汗此刻冰在前心后背,彻骨的冷,凤知微人在马上速度未减,一伸手却已经从腰间缓缓抽出一柄黑色软剑。

  剑很长,腰间绕了几匝,正好将她的细腰给绕粗点,剑身不是普通形状,两边都开了刃口,其中一边是锯齿状,剑头三棱,剑面纯黑不反光——一看就是十分阴险的杀人利器,和她本人气质十分符合。

  这是她为自己设计打造的武器,从未使用过,也许今天可以开开荤。

  再过一片树林,驿站便要到了。

  远远的,驿站沉在一片寂静的黑暗里,月色安详的照在屋脊,看起来毫无异状。

  树林树木稀疏,分布在道路两侧,可供马匹穿行,凤知微的马超卓神骏,经过树林停也不停,扬蹄直越。

  凤知微的眼睛盯着地面。

  突然手中软剑向下一垂,横剑一划。

  “铮!”

  明明什么都没看见,这突然一掠乌光流窜,便起铮然之声,啪一下似有什么断了,向两侧飞弹开去。

  隐约似有人惊呼,凤知微冷笑一声,软剑横砍,路侧的树轰然倒下,树后人影一闪冲天飞起,凤知微的超长软剑已经毒蛇般一现而收。

  人影一踉跄,飞马上长发荡起的凤知微已经和他擦身而过,流光般越过横倒的树木。

  出剑、断树、伤人、飞马越树,不过一瞬间。

  那人影尚在地下痉挛,快马如电的凤知微已经越过树林,直垂指地的长剑上挑着一团钢丝,锯齿状的剑身上血迹殷然。

  她唇角一丝冷笑,比这青蓝色的血看起来还冷。

  刚才远远透过树林,看见驿站一丝灯火也没有,她便生了警惕——长缨卫作为训练有素宫城侍卫,任何时候都会有人灯火守夜。

  如果驿站真的遭了伏击,此时杀手们很有可能在附近要道上埋伏,截杀赶来驰援的人。

  但是因为大队伍不可能来得那么快,所以埋伏也肯定简单,并且不会派很多人。

  在驿站之前,最佳的埋伏地就是那树林。

  前来援救者,必然心急如焚驱马直奔,那还有什么,比在树桩处布下钢丝,绊住对方马腿,令马倒人伤更好的办法呢?

  对方等着她折于夜色中涂黑了的钢丝。

  她等着对方折于她腰间涂黑了的长剑。

  都是有备者,胜在谁更狠。

  一剑伤敌凤知微再不回头,连自己生平剑下第一个战利品都不多看一眼,此地既然有人埋伏,说明宁弈确实投宿驿站,险在前方!

  虎口处有裂痛,她没有提剑去看,虽然一直都在苦练武功,但是毕竟缺少实战经验,使力角度不对,树断了,自己虎口也裂了。

  唯一奇怪的就是,她明明练武极迟,但是真力进步极快,虽然无从比较别人练真气的速度,但是就算孩子也知道,才练将近一年的真力,怎够断树?

  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凤知微单手策缰,调整真气,体内热流一涌,散入经脉。

  骏马一个闪身,已将奔出树林。

  在马冲出树林那一刻,凤知微突然一翻身,掠到马腹之下。

  “嚓!”

  黑暗中一道带着腥风的弩箭从她刚才坐着的位置掠过。

  凤知微从马腹之下一穿而过,顺着弩箭来的方向一掠,瞬间撞入一人怀中,她头也不抬,手肘一抬,狠狠撞上对方咽喉软骨。

  细微的“咔嚓”一声,那人喉间发出格格的碎响,而左侧又有猛烈劲风袭来,凤知微单手扣住身前人碎掉的咽喉,将那尸体往左侧一拖,狠狠一顶。

  一声低低闷响,隐约间有粘湿的液体溅开,凤知微心中一凛——好凶猛的拳力,这是个内家高手!

  出现的人武功一个比一个高,不过换得她嘴角一抹森然笑意,手中尸体刚被对方顶破腹部,她早就等在那里的软剑已经不动声色穿透那血肉模糊大洞,直射对方!

  哧一声低响,左侧偷袭的内家高手捂住下身踉跄退后,眼神震惊——敌手武功未必十分高,但出手极狠极准极刁钻!

  他忍痛去腰间摸索信号火箭,手刚一动,那已经很长的软剑突然又窜出一截,隔空一撩乌光一闪,一只手血淋淋落地。

  手上还抓着个旗花火箭。

  那人张嘴欲痛呼,一团东西砸过来,堵住了他的嘴,其味腥臭,他顿时再也唤不出。

  临死前的意识里,只看见纤细的身影窜过来,捡起旗花火箭,随即冰凉细长的剑身一闪,黑暗永沉。

  刹那间,杀三人。

  三具尸体冰凉望天,至死不知道身经百战的自己死在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手中。

  那个新手一边抬袖捂着嘴做出欲呕的表情一边踩着他们的尸体毫不犹豫的奔了出去。

  驿站还是沉在黑暗里。

  凤知微却隐约听见了一些细微的声音,空气中飘荡着浓厚的血腥气和死气。

  她一翻身靠上墙,耳伏在墙上,听见隐约有人沉声道:“点数!”

  凤知微心中一沉。

  点什么数?尸体数?

  地面上有种奇异的唰唰声响,随即有人惊异的“咦”了一声,道:“大王!”

  凤知微心中又一沉——大王?宁弈?宁弈还是出事了?

  这么一想便浑身一冷,手中剑却握得更紧。

  有人快速奔来,低声道:“少两个,大王不见了!”

  “搜!”

  “搜了三遍了!”

  最先发出命令的男子,似是沉吟了一下,道:“夜长梦多,我们还有护送任务,小心钦差大队伍赶上来,你们先改装散开在四面搜索,有伤的不要跟着,然后到瓜叶渡会合,这里,烧了。”

  “是!”

  那人步声橐橐,向院外走去,其余人在布置放火,地面上那些唰唰的声音更响了一些,听起来流动而有序,像是散开的沙流自动的流回瓶子里去。

  那声音听起来毛骨悚然,凤知微一皱眉。

  只是一皱眉呼吸略粗,隔墙的人步声忽停。

  步声忽停凤知微毫不犹豫,在墙上霍然一个翻身。

  “哧。”

  几乎在同时一柄青色的刀便穿墙而过,紧紧贴着凤知微的腰!

  只要她刚才心存侥幸不敢动作慢上一分,现在刀穿过的就是她的腹。

  凤知微身子刚翻完,刀尖刚在墙面上显现出来,凤知微已经二话不说,抬手一翻,长剑反手穿墙一扎!

  你刺!我也刺!

  对方青色的刀未及拔出,凤知微的黑色长剑已经以一模一样的动作穿墙而过,隔墙那人惊“咦”一声,似也没想到凤知微有如此惊人狠辣应变,冷笑一声,竟赤手去捏凤知微剑尖。

  那手伸出色泽如金,钢铁一般浑然,一捏之下,不仅软剑带出,连整面墙都轰然倒下!

  烟尘漫起之间那人捏着凤知微的剑冷笑,“跟我学,找死!”

  忽有人在他头顶上也一声冷笑,“捏我剑,找死!”

  笑声里,带青蓝之色的黑光一闪,当头对他天灵插下。

  那人一惊,这才发现自己手中抢过来的竟然只是一截断剑,而凤知微手中长剑完好无损,正杀气阴冷的奔来。

  这是凤知微这柄武器的又一功能——自断,灵感来源于她有次观察壁虎,对壁虎断尾自救很感兴趣,所以软剑剑头足有三个,随时可断。

  长剑插下,近在咫尺,断墙的烟尘也遮挡了视线,那人却武功高绝,眼见长剑射下,忽然一跺脚,地面顿时被跺出一个大坑,凤知微长剑从他头顶只差一分处掠过。

  一剑落空,招势用老,凤知微身在半空空门大开,那人面具后的双眼青光一闪,单手一点,凤知微胸口一痛喷出一口鲜血,气息一窒身子落下,正落向他手中。

  那人的狞笑近在咫尺。

  死亡也近在咫尺。

  凤知微突然抬手。

  手中一块棱角分明的墙砖!

  “看我九蒸九晒万法密宗八棱刺!”

  “啪!”

  板砖拍在对方耳侧,拉出一道豁口,凤知微暗叫可惜,那人反应太快,那么近那么胜券在握还能及时扭头,不然早拍他个脑袋开花。

  这一拍用了全力,又拍在脑侧穴道多的地方,那人一晕向后一退,凤知微落地,板砖藏在背后瞬间捏碎,腾腾黄烟里不住咳嗽,一边咳嗽一边温和一笑,手一举这回手中是个旗花,笑道:“我可打你不过,等我找人去。”

  那人头晕眼花看不清凤知微手中旗花样式,还以为是凤知微自己的火箭,耳侧又火辣辣的痛,又没看见凶器,不知道“九蒸九晒万法密宗”是个什么东西,他出身闽南,对这些密宗啊诡蛊啊有天生的忌讳,冷哼一声,发出一道奇异的唿哨声,随即身子一闪,已经消失在烟尘中。

  他那些手下本就散开了放火,此时见首领受伤当先撤走,立即训练有素的消失在各个方向,凤知微看着他们人影消失,才松出一口气,一踉跄贴在墙面上,这才觉出腿软。

  浑身冷汗浸出来,胸口一阵阵翻搅似的痛,凤知微一时虚弱得提不起步伐,对着地面哇哇的吐了几口,吐出点鲜血和清水,才觉得那烦恶淡了些,想着刚才一路过来的惊险,又出了一身汗,心知一半靠机变一半靠运气,若不是对方设在外围的人比较薄弱,又顾忌被人发现,凭她一个新手,死都没地方死,哪能还把人逼走。

  此时四面的火头已经起来,浓烟呛鼻,凤知微挣扎着爬起,支着剑向内走,外院黄沙地上有一些爬动的痕迹,她想起闽地一些传说,心中一阵阵发冷。

  四面的血腥气被烟火气一中和,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凤知微一进门,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跌,借火光一看,一个长缨卫脸色狰狞死在地下。

  凤知微低头一瞥,已经发现那人周身无伤口,脸色呈现古怪的土黄色,凤知微想起那些流沙般的声音,握在剑上的手指紧了紧。

  她一路过去,地上横七竖八都是尸体,有的手上还端着饭碗,脸上凝结着惊骇之色,很明显也是在吃饭时辰被伏击。

  她一一看过去,不住用剑翻起趴倒的尸体,低唤:“殿下——”

  “殿下——”

  烟气呛得她不住咳嗽,呼唤声里她却逐渐绝望——宁弈如果没死,对方怎么肯走?宁弈如果没死,怎么会不回应她的呼唤?

  尸体一具具数过去,连驿站驿丞和兵丁的尸体都找到了,两百一十二具,算下来,除了淳于猛宁弈,应该还有几个长缨卫不在前面两进院子。

  只剩最后一进院子没找,火势已越来越大,最后一进院子最先起火,此刻已经完全被火包围,凤知微支着剑望着那里,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这样大的火,就算人在里面也活不了,进去了还有可能害自己丢命。

  然而那丝犹豫刚刚闪过,下一瞬她已经跳进了院子里的水缸,随即浑身透湿的爬出来,脱下外袍绑住口鼻,一边咳嗽一边迎着腾腾烟气和灼热火焰奔进去。

  一进去她就知道自己奔进来是多么的蠢,这么大的火哪里还活得下人!

  几乎是瞬间她湿透的衣裳便被烤干,下一瞬逼人的烟气熏得她眼睛红肿泪流不止,头顶的梁木吱吱嘎嘎响着,摇摇欲坠,不断有烧断的承尘横梁轰然坠落,溅起无数火色星花,她在燃烧的家具间跳跃,自那些熊熊的断木下拖出一具具尸体,每拖一具尸体心便一沉,发现不是之后又是一松,这样又找又躲不过几步,身上已经渐渐燃了火。

  凤知微绝望四顾——宁弈你在哪里?

  身侧火舌一舔,一截乌发被火燎着哧的融化在她颊边,瞬间便起了水泡,她有些茫然的向后一退,脚突然踩着一样东西。

  低头看也是具长缨卫的尸体,她先前看过的,只是此刻再看似乎动作有些奇怪,她转目一扫,几具尸体都在这附近。

  这里并不是正房,倒像个厨房,正对面有个炉灶,隔壁是存放杂物的偏屋,但从燃烧物来看,也没有什么可以遮蔽的地方,人为什么都死在这里?

  他们尸体的姿势,都是面朝外背向里,倒像是护着什么东西一样。

  凤知微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火,目光在屋内又扫了一遍。

  那个炉灶……

  不对。

  凤知微目光一闪,突然上前一步蹲下身,一把扣住了看起来很像炉灶口的铁皮小门,猛地一拉!

  “唰!”

  一道雪光突然自铁皮门后的黑暗中电射而出!

  凤知微蹲在铁皮门前一尺处,身后是漫天火海无处可避!

  “啪!”

  千钧一发之际凤知微狠狠关上铁皮门!

  砰然一震,厚如手指的铁皮门上穿出一道枪尖,卡在门上,离凤知微眼皮只有一寸!

  如果她反应慢一点,这一枪便要了她命。

  如果她反应错一点,这一枪也会将她逼入火海。

  这一刻的险,就连素来镇定的凤知微都砰砰心跳了一阵,当她看清楚那枪的样式的时候,心中一喜。

  长缨卫专配的枪!

  “淳于!”她嘶哑的唤,“我是魏——”

  铁皮门突然打开,一只手闪电般把她拖了进去!

  对方的手其实并不如何有力,凤知微却完全没有挣扎,确定了不是敌人,她便极度配合。

  这一拖之间她隐约觉得什么东西从身边掠过,夺一声钉在铁皮门上,却也没来得及看清。

  铁门后依旧很热,然而比起外边的烈火成海来却如天壤之别,空气中有种森凉的气息,凤知微在一片黑暗中眨了半天眼,才隐约看清身边的淳于猛,随即不知道哪里有绿光一闪,借着那光她看见不远处,宁弈背对她坐着。

  凤知微一喜便要奔过去,却被淳于猛一把拉住,这一动脚她才发觉脚下滞碍,有流动水声,愣一愣,道:“这——”

  话没出口又被淳于猛一把捂住,随即她见淳于猛一边死死捂住她一边慢慢的抽那卡住的长枪,动作极轻,似怕发出一点声音,她心中一惊,若有所悟——不能发声?为什么不能发声?

  宁弈为什么始终不回头?

  对面又是绿光一闪,凤知微霍然睁大眼睛。

  她终于看清楚,那绿光不是什么灯,而是一样东西的眼睛!

  那东西轮廓模糊,只有幼兔大小,蹲在宁弈对面,伸爪遥遥指着宁弈,一个小小的轮廓,不知怎么那气势便有万物之王的气概。

  那双眼睛一开一合,每次开启便都绿光一闪,绿得并不妖异,反而纯正美丽,宛如春日碧水或极品翡翠,引人流连。

  凤知微也忍不住有点痴迷的望过去,眼前突然一黑,却是被淳于猛又捂住了眼睛,随即她便觉得自己眼泪唰唰的流了下来,眼睛一阵疼痛。

  淳于猛的手忙得很,又要捂她嘴又要捂她眼,只好反手在她掌心歪歪扭扭写:王爷不许出声,也不能看那东西。

  凤知微望了望对面宁弈,他始终一动不动,磐石也似坐在那东西对面,凤知微有点诧异,那东西一看就诡异得很,说不定便是那批人口中的“大王”,为什么宁弈明明就在它对面,它也用爪子指着他,却不动手?

  再一看才发觉,那东西的爪子,一直在漫无目的的缓缓移动,觉得哪里有声音了,指尖一弹便放出淡灰色的细小物体,却不知道是什么。

  原来那是个瞎子,那么美丽的眼睛自己不能用,听觉却极灵敏,难怪宁弈一动不动,难怪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淳于猛还在她掌心写:“那是闽南眼蛊,万万看不得。”

  凤知微写:知道了,闽南深山密林多,大山深处有一些本事通玄的异族,擅长卜筮巫蛊异兽毒虫,只是人丁稀少很少出山,但是一旦出手必有稀奇怪事,历朝历代都有相关他们的传说,常家久镇闽南,能搜罗到这类人才不稀奇,只是不知道这眼蛊,是哪种异蛊了。

  淳于猛又写:“这是个地下冰窖,昨日有一批给陇西布政使送冰的队伍也在这里休息,冰存在冰窖里,咱们躲在这里才能没事。”

  原来地下的水是冰被融化,难怪有森凉之气,凤知微点点头,心中却暗暗焦急,这样子僵持在那里如何是好?那东西一日不走,难道自己几人就一日被定在这里?

  此时才明白先前那领头人为什么走得干脆,也不找那“大王”,原来对他家大王放心得很。

  她在淳于猛手心写,“你看了那眼蛊没有?”

  淳于猛答:“殿下挡住了我。我没看。”

  凤知微点头,心中沉思着怎么把那见鬼的大王给赶走,然而这不能看便摸不准方位,目标物又小,万一一动不中,那大王爪尖的毒物已经奔来,要怎么抵挡?

  这大概也是宁弈一直到现在都没动的原因。

  凤知微暗暗佩服宁弈的定力——这冰水其寒彻骨,她从外面的火场奔进来带着腾腾热气,此刻也开始觉得寒凉入心,宁弈明明昨日还被醉得浑身瘫软无力,今儿硬是坐在那里支撑到了现在,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正在那里为难,袖口突然一动,两只笔猴爬了出来,四面东张西望了一阵,似乎很不喜欢四周的寒气,凤知微心中一动,想起火场里那么猛烈的火海,两只笔猴安安稳稳呆在她袖囊不叫不闹,看样子竟然是不怕火的。

  不怕火的兽很少见,这笔猴来历奇特,出自闽南更为神秘浩瀚的十万大山,是兽舞族族长珍养的爱物,会有什么奇妙之处吗?

  她悄无声息的将胳膊转了个方向,对上了那个眼蛊。

  两只笔猴一抬头,便看见了那双美丽的眼睛,突然齐声唧唧一叫,电射而起。

  金光一闪,那碧绿的眼睛转过来,听见那唧唧声,顿时眼睛一阵乱眨,鬼火似的连闪,随即低沉嗷嗷一叫,语气警惕而威胁。

  两只笔猴不理不睬,半空中左右一分,划出两道金色的弧光,竟然采取兵家包抄战术,向眼蛊处合围。

  那碧绿眼睛眨得更抽风,爪子连扬,漫空里淡灰色的细小物体四处乱飞,仔细听来还有嗡嗡之声,也像是活物。

  只是那些乱飞的活物遇见那两只金毛笔猴,远远都避了开去,两只笔猴瞬间便逼到那眼蛊面前,跳上去八只爪子一阵乱挠。

  那眼蛊嗷嗷低叫,再也不敢恋战,砰一声从刚才蹲的桌子上跳下,它行动起来竟然如蛙,一起一落间便奔了出去,两只笔猴叽叽喳喳追在后面撵着,却也没撵几步远,看到眼蛊奔出地窖,便唰一下又回到凤知微手中。

  看样子这两种东西互相都有顾忌,凤知微却已经是意外之喜,她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放出笔猴,不想竟一击奏效。

  淳于猛一声欢呼,笑道:“你哪来这么个好东西?”却也不等她回答,赶紧去开门,宁弈此时才缓缓回过头来,道:“你来了?”

  铁门开启,外间的光亮透进来,一瞬间凤知微觉得他眼神有点涣散,随即宁弈便垂下了眼睫,身子向后一倾,凤知微来不及思考,抢上一步扶住了他,触手冰冷,宁弈身上的汗竟然已经湿透重衣。

  “淳于你来背王爷出去。”她回头召唤淳于猛,宁弈一把拉住她衣袖,在她身上嗅了嗅,低低笑道:“好重的血腥气和烟火气。”

  凤知微也低头嗅了嗅,笑道:“还有汗臭气和猴骚气。”

  宁弈又是一笑,道:“别人的血多,还是你自己的血多?”

  凤知微帮淳于猛把宁弈扶上他背,心不在焉的道:“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宁弈浅浅一笑,他此刻脸色极白,衬得眸子乌黑,沉沉如千年无人惊动的深渊,火光水影,不起波澜。

  凤知微的注意力还在外面,道:“那只怪物既然受伤败走,那群人就会知道刺杀没成功,说不定还会返回,我们一刻钟也不能多呆,立即要走。”

  “去哪边?”淳于猛问。

  凤知微一边想顾小呆还没来九成九又迷路了,这家伙自己出门确实很少有不迷路的时候,一边道:“我那边也遇袭了,只怕活下来的人不够保护我们,还是回头去寻殿下仪仗大队,三千护卫,足可无虞。”

  “不行。”宁弈突然发话,“有奸细。”

  凤知微怔了怔,顿时明白,宁弈离开自己队伍是临时起意,离开后定然也曾快马回转告知大队,定下汇合地点,如果仪仗队伍和自己队伍里不是有了奸细,杀手怎么这么确定他就在这驿站里?

  此时回大队等于自投罗网,回自己队伍也有可能是给他们带来灾难,说起来对方目标就是宁弈和自己,倒不必连累了青溟那批尊贵的二世祖。

  凤知微犹豫了一下,道:“那么去本地官府,出示印信由当地官员派员护送。”

  “也不行。”宁弈还是一口否决,“你忘记了?这里是陇西地界,陇西布政使申旭如的夫人,是高阳侯常敏宁的姨表姐姐,申旭如当初当上这个布政使,还打的是太太牌,我们这个样子去找官府,搞不好布政使衙门里已经有了我们画像的‘江洋大盗通缉令’,正好自投罗网。”

  “他敢!”淳于猛眉头一竖,凤知微却不做声,有什么不敢的?利字当头,向来有人为之不惜一试国法,申旭如假如和常家狼狈为奸,再有什么把柄在常家手中,和常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那么为了自己的利益前途,黑着心昧着胆子将自己几人悄没声息弄死也不是没可能,事到临头推出几个替死鬼,换个地方照样做官。

  要不然,这驿站也不是什么偏僻地方,杀人放火的搞成这样,咋么连个过来查问的人都没有?

  “那怎么办?”

  “从这边暨阳山走,到暨阳地界找暨阳知府,彭知府是胡大学士门下,为人耿直,官声清廉,必不会和申旭如等人同流合污。”宁弈闭上眼,清晰的道,“在此之前,不要暴露身份。”

  凤知微心想这人身居高位,却连边远省份的一个知府的来历官声都清楚,对官员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想必也摸得很透,想来以前在外面喝完花酒,回府都抓紧时间挑灯夜读补习了。

  这个方案三人都不反对,此时外间火势渐熄,三个形容狼狈的人相扶了出去,淳于猛在火场穿行,看见一地自己的同袍兄弟尸首,双泪长流。

  在铁皮门口,他指着一具焦尸道:“我叫老郭护送殿下进去,他不肯,硬推了我进去,自己带一群兄弟死死守在这里,用背挡住了这门,才没被发现……”他抹一把眼泪,说不下去了。

  “你放心,这仇,总是要报的。”宁弈并没有睁眼,也没有看一眼那几百具尸首,在满地焦臭烟火之中,面色淡然无波,语气却清晰坚定。

  凤知微却没有伤同袍之死也没有发誓要报仇,她在火场中翻来翻去,翻出一些烧成各种形状的散碎金子,赶紧收了。

  淳于猛哭笑不得的看她,凤知微理直气壮的道:“看我干嘛?你身上有钱?殿下身上有钱?我们马上要隐姓埋名走路,没有钱怎么雇马车怎么买干粮怎么治伤?”

  淳于猛怔了怔,半晌摇摇头道:“看你气质比王孙公子还贵气,看你行事比穷家小子还小气。”

  宁弈在他背上半转头,看了凤知微一眼,突然道:“你受伤了?”

  凤知微皱皱眉,心想都有些烧傻了,我身上的撞伤烧伤擦伤一身的血你到现在才看见。

  “别磨蹭了,我们先出去。”出了火场拐入小路,凤知微在路边树上做了个记号,随即道,“既然要入暨阳山,先得在山下备点干粮,前面半山有个小村,我们去投宿,休息一下,对方料想不到我们进山,那里应该安全。”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那山村看起来就在前面,三人却走了好长时间,在黎明之前天最黑的时刻,敲开了一家猎户的门。

  “老丈,我兄弟三人出行游玩,大哥跌伤了腿,请老丈行个方便,让我们三人借宿一夜。”

  山民纯朴,开门的老头立即呵呵笑道:“出门在外谁没个难处,进来,进来。”

  小屋简陋却温暖,三人一夜血火奔波辛苦,此时都觉得心中一松,老汉斟上黄黑色的茶水,淳于猛渴得厉害,端起来一饮而尽,凤知微却忙着从袖子里掏出一枚金豆子,递给那老汉,道:“我大哥落了水,烦老丈寻件衣服给我大哥换换。”

  “山野人家没什么好衣服,我只去寻件干净的给你。”老汉笑呵呵接了,转身去寻衣服,凤知微端了水递给宁弈,宁弈还是闭着眼睛,淡淡道:“不喝。”

  “客人是觉得这水色不干净吗?”那老汉拿了一套布衣过来,笑道,“这里面是咱暨阳山独产的红藤根,喝了补血宁神,是好东西,就是看起来不好看。”

  凤知微笑道:“我大哥是身子不舒服,他不喝我喝。”茶碗端在嘴边,忽然想起一事,问道:“敢问老丈,往瓜叶渡怎么走?”

  “客人要去瓜叶渡,怎么走到这里来了?”那老汉惊讶的道,“方向相反啊。”

  凤知微放了心,哦了一声,突觉心中烦恶,翻江倒海的想吐,心知劳累太过,先前那一掌内伤发作,不想在宁弈面前吐出来,便道:“烦老丈给我们兄弟安排个宿处,随便什么地方,躺一躺就好。”

  “还有一间空房子,你们挤一挤?”

  凤知微点点头,老汉去安排住处,那间小房靠着后山,背后便是一座断崖,凤知微心中烦乱,自出了门找地方去吐,在一处山石后蹲了半天才好些,因为蹲太久,站起来时便觉得有些腿软眼花,向后一退,扶住了一块石头。

  她定了定神,准备回去,回头看见了那石头,似乎是个碑,这碑立在村口位置,看样子是写的村名。

  碑上长满藤蔓遮住字迹,她看着那隐约透出的笔画,心中一动。

  一把拉开藤蔓,碑上四个字“华严杜村”。

  底下还有简单的说明,意思是三姓之村,华、严、杜,是以有此名。

  凤知微一眼匆匆扫过,心中咯噔一下。

  华严杜……

  华、严、杜……

  瓜叶渡!

  驿站隔墙听见的那句“瓜叶渡汇合”,原来说的竟是华严杜!

  隔着墙,对方又有口音,自己听错了!

  她愣在夜风里,突然想起自己递出金豆时,那老汉坦然自如的表情。

  一个乡野山民,银子都很少有机会见识,怎么会对金子这么态度自然,像是见过很多次?

  一个乡野山民,一套布衣一杯茶水,也会收人家一个金豆?

  凤知微霍然跳起,迎着寒风快步奔回,却在离门口几丈远处平息呼吸整理衣裳,随即才去敲门。

  老汉还是笑呵呵的接着,关切的问她觉得怎么样,凤知微看着那笑容,只觉得一阵发寒。

  她面上含笑和那老汉寒暄,快步回到后房,推门时手指发抖,生怕一推开门就是两具鲜血淋漓的尸体。

  门开,宁弈和淳于猛都在,淳于猛睡得鼾声四起口水横流,宁弈没有躺下,坐着,门开时肩背一紧,随即放松。

  凤知微松一口气,知道对方可能还在山下搜寻,还没过来汇合,快步到淳于猛床边便去摇他:“醒醒,醒醒!”

  淳于猛却不醒。

  一身好武功,又在这样的环境,却还睡成这样,不用说是有问题,凤知微想到那茶水,暗暗懊悔自己警惕心还是不够。

  宁弈在一旁淡淡道:“不必管他,我们走吧。”

  凤知微霍然回首。

  “那老汉一开口我就知道有问题。”宁弈言简意赅,“暨阳山猎户大多是早年北疆战乱移民,口音偏北方,这人一口当地话反而露了行迹,而且态度也太大方。”

  这人竟然连这也知道,凤知微有几分心惊,赶紧扶起宁弈,又去摇淳于猛,淳于猛似乎也知道不对,挣扎半天睁开眼,说了一句:“走……”又睡了过去。

  凤知微望着他,突然道:“你既然一开始就知道有问题,那为什么不阻止他喝茶?”

  “总要有人喝的,不然会引起对方疑心,更加麻烦。”宁弈还是那个神情,淡淡的不看她一眼,“你喝?还是我喝?我看不如淳于喝。”

  凤知微看着他,这人面容如花清雅似竹,这人心肠如雪心意如冰。

  “你们走——”淳于猛满头大汗,挣扎着醒了,艰难的支着刀爬下床,先一刀斩在自己臂上,鲜血横流间神智一醒,低声道,“走——我挡着——”

  宁弈回首,仔仔细细看他一眼,随即道:“好。”

  他端坐着,平静的吩咐凤知微,“从后崖走,这崖不高,我们可以爬下去,前面会被人堵个正着。”

  凤知微默然半晌,将两只笔猴掏出来,塞到淳于猛怀里,随即二话不说,扶起宁弈,从后窗爬了出去。

  山崖湿滑,山风鼓荡,凤知微抓着宁弈的手,小心的爬出一截,她觉得他的手冰凉入骨,他觉得她的手滚烫入心。

  满地青苔滑腻无比,谁也不敢放手,手指紧扣着爬出一截,下方就是半截断崖。

  凤知微俯身看着那崖,心想平日里倒也不是问题,此刻自己有伤在身,实在有点难度。

  忽听遥遥一声怒吼,是淳于猛的声音,从几丈外小屋后窗里,悲愤的喷薄出来。

  那声音像一道利剑穿透夜色,震得四面碎石簌簌滚落山崖。

  山风更烈,涤荡无休,衣袂被风卷起拍在脸上,重而疼痛,屋内有人用生命呐喊厮杀挣扎,屋外两个人伏在湿滑嶙峋山石上,一动不动,沉默无声。

  风凉得比冰窖还冻人几分,两人的乱发散在冷风里,一丝丝割着脸,那声音割人肺腑的响着,却在下一个刹那,戛然而止。

  如爆发一般突然,沉寂得也突兀。

  四面恢复了静寂,却是更为沉重压迫的静寂。

  除了山风声,似乎连呼吸声都冻住,宁弈垂下眼,没有表情,凤知微扭过头,眼神晶亮。

  半晌宁弈推了推凤知微,示意她先下去。

  凤知微找准崖下一块突出的山石,将身子小心移了下去,随即来接宁弈,宁弈慢慢下来,眼看将要踩到山石,突然身子一倾。

  紧急中凤知微膝盖一顶,砰一声闷响重重顶在崖壁,代替山石顶住了宁弈的脚,因为用力过猛,膝盖上顿时一片血肉模糊。

  宁弈颤了颤,下意识的要缩脚。

  凤知微抬手抓住了他袍角。

  “宁弈,你的眼睛……”她仰起头,在黎明最黑的夜色和最冷的夜风中,清晰的问:

  “是不是瞎了?”

  ------题外话------

  推荐我家心肝无意宝宝的新文《盛世风华》,链接简介上有,当轻狂腹黑、决绝果断的她穿越到生性懦弱、说话都结巴的她身上…盛世传奇就此开始!

  宝宝对我的爱,我的很多亲们都知道,简直是罄竹难书,所以我也不说了,我只这么说,在凰权艰难的进行过程中,宝宝给了我很多帮助,没有她,凰权很可能因为这样那样的干扰而半途夭折,所以,亲们,如果你们足够喜欢凰权,请用收藏,帮我表达一次对宝宝的爱和感激。

  今天是月底,明天就是月票大战,亲们,请捂紧口袋,保护好你们的月票,除了桂圆来摸,其他人你都不给她摸,谁要有意见,你告诉她,你人是桂圆的,月票也是桂圆的,谁想抢,从桂圆尸体上跨过去,就是这样。谢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