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五十三章 征服

  本已将目光转开的宁弈,霍然回首。

  正在低头给自己包扎手腕的凤知微手一抖,险些将白布落地。

  两人同时抬头,宁弈看向凤知微,凤知微飞快瞥一眼宁弈,两人第一眼都没看向始作俑者,都看向对方。

  然后立即各自调开眼光,凤知微继续若无其事包扎,一边斜睨着赫连铮一边包扎,看那样子,似乎赫连铮就是她那流血手腕,正等着被她狠狠扎起,动弹不得。

  这样的事是不适合金殿来议的,当下散了朝,天盛帝宣了赫连铮去了御书房,阁老们皇子们连同负责天盛帝诏书笔墨的凤知微也随驾。

  刚坐定,宁弈便转向赫连铮,眼神里渐渐浮起笑意,冷而带刺,仿佛他刚才在殿前被赫连铮指证谋杀时的神情。

  他笑道:“刚才本王想,世子真是有意思,天子指婚何等荣耀,你竟要用来娶一个侧室?当真是仗着天子宽宏,便不知进退么?”

  “王爷这句话也奇怪。”赫连铮立即反唇相讥,眼眸琥珀底色上淡紫幽光闪烁,“这是陛下的恩典,我做藩臣的,不恭敬领受,难道还要拒绝吗?”

  “是吗?”宁弈微笑,笑意浮在唇边,“过盛易折,骄极必衰,世子小心福泽过厚,损了寿算。”

  “麸子吗?”赫连铮偏着头,不太懂宁弈这句文绉绉的话,“我的马都吃最好的燕麦,强壮矫健,才能载动我三十八斤重枪,只有你们天盛的公子哥儿,弱不禁风,涂脂抹粉,你们的马只需要吃麸子长大,就够驮得动你们。”

  他说得牛头不对马嘴,众人都要笑,谁知道赫连铮又昂然接道:“天盛的女人做你们这些弱男的胯下马,真是可悲!”

  当朝皇子重臣们刷的红了脸,几个白发老臣捂脸低骂:“野人粗俗!玷污金殿!”要不是碍着是在御前,便要拂袖而去。

  凤知微刚刚咬牙包扎好,听见这句一个手颤,差点一不小心把打的结给扯破了。

  宁弈凝神瞧了赫连铮半晌,点头道:“是,世子真是真英雄奇男子,便刚才这一句,帝京女子也必将引为奇人,趋之若鹜。”

  殿上有人嗤笑出声。

  “她必将以嫁我为荣。”赫连铮傲然道。

  又斜睨赫连铮一眼,宁弈突然笑了,一边笑一边点头,诚恳的道:“对,世子,你说得真是太对了,小王就在此等着你携新妇上殿谢恩的那一天,届时必将重礼为世子贺。”

  他神情诚恳,语气却怎么听怎么讽刺,赫连铮并不是笨人,早已听了出来,怒目而视。

  两人一冷笑一怒目,剑拔弩张,就差电光闪闪,雷鸣轰轰。

  众臣面面相觑,都觉得今日楚王很有些奇怪,往日他从不会这样当面和人针锋相对,不过转念一想立即释然,毕竟赫连铮刚刚当庭指证险些害他丧命,楚王心中有怨气也是难免。

  天盛帝也是抱着这想法,看宁弈神色不豫,有心转移话题,笑道:“世子,秋尚奇的外甥女,想必也是京中闺秀,这样的大家出身,你怎么说人家出身低微要立为侧室?”

  有人低咳了一声,大学士姚英有点尴尬的道:“陛下,那秋尚奇,只有一个妹妹,就是当年的……”

  天盛帝怔了一怔,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一暗,众人立即齐齐避开眼光——秋家大小姐当年抛弃荣华地位,不顾一切和一名男子私奔,此事轰动京华,在场的人都听说过,更有一个秘而不宣的说法,说当年秋大小姐之所以私奔,是因为宫中传出消息欲待纳她为妃。

  此事想必是陛下心中一根刺,众人都聪明的选择避开。

  “陛下,臣打听过那姑娘。”赫连铮兴致勃勃的道,“她今年十五岁,尚未婚配,据说温柔和顺,十分贤惠,臣就要这样的,将来臣娶了正妃,也不会家宅不宁。”

  这句话一说,凤知微心中暗骂,这混账什么时候对她这么了解?连尚未婚配都打听过了,连婚后家宅宁不宁都考虑好了,真是打得如意算盘。

  宁弈也皱了皱眉,一瞬间打消了心中一个念头。

  “既然如此。”天盛帝脸色恢复正常,伸手去取桌边茶盏,“来人,传旨……”

  他突然咳嗽起来,一咳便呛住,脸色涨得通红,内侍急忙上来侍候,刚才的话便没有继续。

  一直站在龙案边的凤知微,将手悄悄的从案几上撤下——她刚才将袖囊里一块备用的点心捏碎,然后装作掠头发,将点心上的碎花生末儿弹进了天盛帝的茶杯里,皇帝气管不太好,很容易被呛着,果然便打断了他的传旨。

  趁着天盛帝咳嗽内侍忙成一团,她凑到赫连铮身边,笑道:“世子,您真是好眼光啊。”

  “当然……咦,你也知道那位凤姑娘?”赫连铮斜眼看她,“怎么知道的?哪里见的?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你怎么认识的?”

  他这里人还没娶到,已经完全以丈夫自居,咄咄逼人开始查问起一切可疑私情,也不想想自己又是怎么能认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的。

  “家父当年和秋府有点故旧之情,”凤知微道,“也应邀去秋府做客过,不过大家闺秀,确实不是我能见着的,只是……”

  她拖长声调,赫连铮果然问:“只是什么?”

  凤知微拧了眉,做严肃思考状,随即摇摇头,“背后论人是非不好……没什么。”

  然后她就紧紧闭嘴,蚌壳似的,那表情,似乎用刀子来撬也撬不开她严实的口风了。

  赫连铮宝石般的眼眸紧盯着她半晌,脸上神情变幻。

  来问我吧来问我吧来问我吧……凤知微胸有成竹的微笑。

  “没什么就没什么吧。”赫连铮望了半天,居然漫不经心扭头,嘴角一抹古怪的笑,“反正我又不是真的要娶她做妻。”

  凤知微“吭”的一声险些呛着……这蛮子不按常理出牌!

  “我还没见过哪个女人敢对我动手的……”赫连铮望着殿外,白亮的日光映得他七彩宝石般的眼眸分外璀璨,悠悠道,“我怎么能轻饶了她?哈哈,中原女人不是以夫为天么?从此以后我就是她的天,叫她给洗脚就得洗脚,叫她给捶腿就得捶腿,我娶十房大小老婆,每个都得她伺候……叫她悍?叫她狠?再狠再悍,也是草原鹰爪下的穴鼠!”

  你娘才穴鼠哩!

  凤知微抽抽嘴角,将这表情控制在濒临爆发边缘,嘿嘿一笑,望着赫连铮,赞:“好,好,世子真是宏图大志雄风万里……”

  她赞得轻飘飘,眼神却很同情,这份同情看在赫连铮眼底,多少有几分疑惑,一把扯了她衣袖道:“瞧你吞吞吐吐的,那凤知微,有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凤知微扯开衣袖,慢条斯理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场婚,在下在此恭贺世子得娶美人归,从此后要想洗脚就洗脚,要想捶腿就捶腿,十个老婆有人伺候,连丫鬟钱都省了,恭喜恭喜,十分之喜。”

  她神情严肃的说完,再不看赫连铮一眼,端然去已经恢复过来的天盛帝那边伺候了,留下赫连铮皱着眉头,陷入思考。

  远远的,似乎一眼也没看这边小动作的宁弈,突然瞟了两人一眼。

  天盛帝咳了一阵,缓过气来,敲敲桌案,对凤知微道:“魏知,拟旨。”

  凤知微立即动作很快很爽快的铺纸濡笔。

  “今有五军都督秋尚奇之甥凤氏……”

  “陛下!”

  赫连铮突然快步上前,出声打断。

  满堂疑问的目光聚拢来,赫连铮磕了一个头,大声道:“陛下,臣想过了,区区一个侧室,实在不当劳动陛下赐婚,这恩典,还是等臣迎娶正妃后,您再赏吧。”

  宁弈立即赞:“世子真是深明大义,谦恭知礼!”

  赫连铮毫无愧色:“当然!”

  天盛帝沉吟了一下,应了,毕竟赐婚侧室与礼不合,他也就是破例安抚下这个不安分的小子,既然当事人自愿放弃,最好不过。

  赫连铮也无所谓,他也本就是为了应付皇帝,不想被当堂塞个正妃,随口说侧室算数,赐婚不赐婚,倒也无所谓。

  不过这凤小姐,到底有什么问题呢?改日得去好好查探查探,有些事儿打听不出什么来,还是得见见本人……

  赫连铮拧了眉沉思。

  凤知微含了笑收起笔墨。

  宁弈身子往椅上一仰,慢慢饮茶。

  窗外,如锦的日光泼辣辣洒进来,夏日艳光如许。

  ===============

  赫连铮退出后,御书房又议了阵事,秋尚奇的大军已经到了边境,在和大越相隔五十里的结罗山驻兵,结罗山位于呼伦山脉中段,呼伦山脉南北分界胡伦草原,东临凌江,跨卫、静、永、肃四州,交通发达依山为障,居高临下地势开阔,秋尚奇以原边军五万守在结罗山西线,面对呼卓十二部地盘,副帅淳于鸿率军十万守在东线,面对大越南境,自己率十万据守中军。

  这等安排看在兵家老手眼底,十分稳妥,以当地驻军对上呼卓境,利用当地驻军对地形人事的熟悉,隐隐带着监督的意味,万一呼卓反水,也有回旋余地。

  又商讨了阵今天的案子,看得出来天盛帝不打算从重追究,战事当前,安定为上,宁弈也十分宽容,并不穷追猛打,天盛帝十分满意,高兴之下,道:“老六你时常要进宫回事,来来去去的不甚方便,龙仪殿西侧的枫昀轩就赏给你,以后若是迟了宫门下钥,也好歇息。”

  成年皇子都出宫开府,不在宫中留宿,这是额外的恩典了,几位皇子脸色立刻都有些不自在,但是刚刚在朝上都出了丑,不敢开口。

  “枫昀轩精致玲珑,又靠着父皇寝宫,日后晨昏问安,六哥就方便了。”忽有人笑意盈盈而来,捧着茶盏,身后跟着一串宫人。

  能在这天下军机之地无所顾忌谈笑而入的,也就是当朝第一宠韶宁公主了。

  “恭喜六哥。”韶宁将茶奉上,侧头看宁弈。

  宁弈抬眼,两人目光交视,宁弈笑了笑,道:“这是父皇恩典。”

  天盛帝听了韶宁那句话,脸色微微一变,犹豫神情一闪而过,随即微笑道:“正在议事,你跑来做什么。”

  “听说那些笨蛋侍候得不好,父皇喝茶给呛了。”韶宁笑吟吟绕过书案,转到天盛帝背后给他捶背,“孩儿送了这碧罗茶来,轻浮美妙,再不会呛着父皇。”

  “你便是有孝心。”天盛帝拍拍女儿的手,眉眼都舒展开来,又对凤知微道,“今日多亏你无意中那一刀,虽害你吃了点皮肉之苦,倒帮楚王洗清了冤枉,免了一场不小风波,说起来也该赏你,以后就跟着姚阁老,学着些朝务处理吧,也好长些见识。”

  这句话出口,皇子众臣眉头又颤了颤,姚英是当朝首辅,有票拟之权,天下大事都得他先过目给出处理意见,如今天盛帝让魏知直接做了他手下文书,看似降了,其中含义却深不可言,看样子是要将这少年,作为未来首辅培养了。

  这一来众人眼色都火辣辣的,说不清是嫉妒还是不安。

  凤知微谢了恩,心中却升起警惕——天盛帝不可能看不出,几位阁老中,首辅姚英和她不对盘,次辅胡圣山却对她青眼有加,如今把她拨给姚英,她可未必认为就是好事,皇帝老家伙,又来玩他的制衡之术了吗?

  韶宁目光亮亮的望着她,脆声笑道:“真是恭喜魏大人了,和咱们的楚王哥哥一样,少年得志,平步青云啊。”

  凤知微心中苦笑,只觉得自己一不小心,又被架在了火上烤,而天盛帝背后公主的眼光望过来,又像是无数嗖嗖飞起的冰。

  天盛帝近年来精神倦怠,不一会儿便命众人退出,凤知微站在庭外等众人先走,宁弈过来,忽然瞟她一眼,道:“魏大人怎么有些魂不守舍?可莫要被这日头晒昏。”

  “多谢王爷关心。”凤知微此刻看他气不打一处来,笑得眉眼飞飞,“今日亲眼得见王爷运筹帷幄神采风范,正在好好回味。”

  宁弈仔细看她一眼,虽然戴了几可乱真的人皮面具,然而那女子眼神里却丰富得几乎可以读出一本书——几分恼怒,几分不满,几分庆幸,几分悻悻。

  他忍不住便要笑,唇角一抹浅浅笑纹,如昙花开在雪地里,静美耀眼,凤知微难得看见他这样的笑意,只觉得和平日截然不同的风采,绚丽不可方物,不由呆了一呆。

  一怔便醒,宁弈背影已经隐在回廊之外,凤知微慢慢转过头去,握紧了手指,手心里一个蜡丸咯得发痛。

  这是刚才韶宁公主从书案前绕过时,塞在她手中的。

  无奈的叹息一声,她打开纸条看了看,果然是韶宁约见。

  出了御书房,走不多远,就有一个小太监默不作声跟了上来,走在她前方,两人七绕八绕,在一处小花园前停住,四面有些屋舍,看来却无人住,远远的有宫室的飞檐重庑,却也是静默无声的。

  四面花木看着却有几分怪异,凤知微翻翻地上的根,认出其中一种是北疆才有的植物,因为水土不服又没人照顾,这些花木都没能长出来。

  一双青色皂靴无声无息出现在花根前,凤知微抬起头来,笑道:“公主这身打扮,微臣都认不识了。”

  穿着太监蓝衣的韶宁抿着嘴,难得没有笑意,沉沉看着她,半晌道:“怎么回事?”

  “我还正想问公主呢。”凤知微站起身来,眼神困惑,“怎么回事?”

  “你用了我给你的东西?”韶宁倒没想到她这么坦然,眼神狐疑。

  凤知微坦然点头,韶宁怔了怔,没有说话。

  她的沉默看在凤知微眼里,心里更有了底,冷笑道:“怕是我为公主拼死冒险,公主却没将我当做知心人!”

  韶宁脸色又变,刚才的咄咄逼人完全消散,无意识退后一步。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公主自误了!”她退后,凤知微立即紧逼,“公主既然给了我那药,为什么不信我,还要嘱托刘医正在那水和刀中做手脚?多此一举,乱了全盘计划!”

  “……我也不确定给你那药是不是有用……”韶宁眼神出现一丝慌乱,喃喃道,“他说不如做两手准备,我也不知道居然会出那岔子……可是……可是……”她突然挺起胸,盯着凤知微,“你要是不自伤那一刀,他们又怎么会发现?”

  “公主又错了,”凤知微摇头,“我并不是有意弄伤自己的。”

  “难道……”

  “当时我走得好好的,突然脚下一滑。”凤知微撒谎一向比真的还真,“莫名其妙就倒了下去,然后刀刺破了手腕,我又不是傻子,既然已经下了药,还要帮楚王?”

  “谁知道你下没下药……”韶宁低声咕哝。

  “是啊,现在没人能看得出我到底下没下药。”凤知微恨铁不成钢的摇头,转身就走,“谁叫公主不信任我,非要做两手准备呢,现在想要知道我的忠诚,也无法证明了。”

  “我信你的!”韶宁拉住她,“魏知,不要生气,这回是我错了,宁弈那厮奸狡,我身边一定有他的内应,他才会什么都清楚,完全有备而来,你看他故意派了个刺客混淆视听,在所有皇子侍卫的左肩上都捣了个洞,不动声色就解脱了宁澄的怀疑,就说明全盘计划他根本就是知道的,所以魏知,你一定要帮我!”

  又来了……凤知微心中叹息,回身,诚恳的道:“公主,我不适合再帮您,最起码现在不能,您想想,楚王既然有内应,我和您的计划,他一定心中清楚,我现在自保还来不及,还要和他作对?现在最应该做的,是韬光养晦,待有了机会再动也不迟。”

  “还有,公主,”凤知微提醒她,“这事隐秘,知道内情的不多,您该好好清理下身边人了。”

  “身边人……”韶宁有些茫然的放开她袖子,“我身边只有嬷嬷……她不会的……”

  她声音说得极低,凤知微都没听清楚,转眼韶宁又笑了起来,一改刚才茫然,笑颜如花的用脚踢踢地下的枯花,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凤知微疑问的看她,韶宁得意的道:“小时候我常来这里玩,喜欢这里的花草,还有个非常美非常美的女人,就住在后面宫里。”她指指花园后的静默的宫室,“后来有人告诉我,这里不能来,我便再也没来过,前不久我想起这事,着人打听了一番,才知道了以前的一些旧事,哈哈……”

  她笑声里没有喜悦,只有古怪,眼神闪动,似乎在想着什么,忽然道:“今天父皇把枫昀轩赏了宁弈,看起来好像是随口说的,其实宁弈之前早就下了无数功夫,包括今天这个‘他受了委屈’的局,都是为了枫昀轩,可恨我竟然为他人做了嫁衣裳——不过也没关系,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哈哈。”

  凤知微望她一眼,没有开口,韶宁主动牵着她的袖子,转了个圈,指了个方向,道:“看见没有?枫昀轩。”

  凤知微这才发现,原来枫昀轩离这里不远,只是隔了花园和假山人工湖,又没有直通道路,感觉很远而已。

  “你回去吧。”韶宁噙一抹冷笑,拍凤知微肩头,“等着吧,好戏还没完呢!”

  ======================

  从宫中出来,凤知微回到魏府,在自己房间简单装扮了一下,掀开房中一个紫檀大木箱,黑黝黝的地道入口出现在眼前。

  这是她命人挖的,直通秋府萃芳斋她的闺房,方便出入。

  顾少爷穿着华丽丽的名贵料子丫鬟衣,跟在她身后,一袋子小胡桃在袖子里哗啦啦作响。

  两人拱出地道,在房内坐定,院子里很安静,凤知微早就关照过秋夫人,以凤小姐得了风疹不能见风为名,不让人靠近萃芳斋。

  秋夫人没有拨丫鬟过来,秋府的丫鬟也不愿来这里侍候,在她们眼里,凤知微还是原来那个没地位的私奔女人的不知来路的下贱女儿,只不过不知怎的投了夫人的好,暂时给了她个院子而已。

  凤知微也不关心这些,她冒着危险和麻烦来秋府,除了希望能照应凤夫人,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这五姨娘的住处。

  当初她将五姨娘弄下冰湖,那女人临死前一刻表现出的力气和反应,十分奇怪,再加上宁弈的出现,让她心中始终存了一分疑惑。

  仔细的在内室里一阵搜索,一无所获,凤知微皱起眉,有点泄气的往床上一仰。

  这一仰,忽然觉得背后咯人,回身一看,一个用来束帐子的金钩,半掩在被褥下。

  她坐起身,取出金钩,金钩上端是一块半镂空白玉,白玉的形状很有些特殊,两团隆起,粉光致致,顶端略有胭脂红,看起来像是女人胸部,妖艳而诱惑,很像闺房助兴的狎昵物件儿。

  大家小妾常有这些东西,以博宠幸,但用来做帐钩装饰的可不多见,而且既然是帐钩,为什么会在被子下?是谁有意收进去的吗?

  凤知微在白玉的中段摸着了缝隙,手指微微用力。

  “啪”一声白玉被分开,滚出一个小小的金锁片儿。

  凤知微怔了怔,这东西,眼熟。

  拿在手中仔细看了看,上面的生辰八字让她眼光一缩——这是凤皓的生辰八字!

  凤皓出生在大成厉帝末年的六月初三,这金锁片是他幼时戴的,后来就不见了,凤知微也不在意,不想居然出现在这里。

  但是五姨娘偷凤皓的生辰八字做什么?她偷来要给谁?

  凤知微找到了东西,心中却更加疑惑,仿佛无意间触及了某个极其庞大的秘密边缘,然而四周云遮雾罩,不见全貌。

  想了想,将金锁片收好,想去凤夫人小院去探探口风,一时又有些犹豫。

  自从那日她要送凤皓去首南山读书被凤夫人拒绝后,母女姐弟的关系直接进入了冰冻期,凤夫人几次上门送吃食和自己做的衣物来,凤知微都闭门不见。

  她对任何人都可以长袖善舞春风化雨,因为那是外人,对着那朝夕相处十余年的母亲和弟弟,她再难维持和蔼温存的假面具。

  只有在乎的人,才可以伤人最重。

  正犹豫着,忽听院子外一阵喧哗,接着便呼啦啦涌进一大堆人来,当先一人尖着嗓子,道:“给凤小姐贺喜了!”

  凤知微开门出来,正迎上一院子闪烁的目光和幸灾乐祸的笑容,打头的安大娘捧着衣裳首饰,驴粪蛋似的脸上,笑得粉一块块往下掉。

  “凤小姐大喜了。”安大娘将手中衣裳往前递了递,“听说您雀屏中选,即将成为呼卓王世子的妾?王世子现在亲来拜访,夫人正在前院招待,您需要换件衣服去侍候吗?”

  那个“妾”字咬得极重,满院子仆妇个个忍笑憋得脸通红,一个婆子笑道:“草原男儿听说是极健壮的,凤小姐真有福气。”

  又一个大丫鬟笑道:“就怕膻味重了些?听说草原男人一年不洗脚,小姐将来侍候夫君时,可别给熏着。”

  一阵哄笑。

  安大娘示威似的将衣服又往前递了递,木盘上的衣饰,是姨娘进门只能穿的那种粉红色,配着翠绿裙子,十分俗气,黄金项圈和狗圈似的沉而笨,压在衣上,红绿黄三色看胀了人眼。

  赫连铮还真是个急性子,这就跑来了?

  凤知微眉梢微挑,目光在那衣裳上淡淡瞥过,道:“这莫不是大娘自己压箱底的衣服吧?可怜见的,压在箱子里那么多年,一直没机会穿上,今儿还劳你给我送来,是确定以后都用不着了吗?”

  安大娘窒了窒,手僵在半空。

  夫人并没有叫她送衣服来,是她自己想要报一箭之仇来羞辱凤知微,这衣裳首饰,确实是她压在箱子里,准备和秋府刘管事成亲的时候用的,刘管事死了老婆又续弦,始终没她事儿,诚为生平恨事,没想到凤知微居然犀利到这种地步,一句话就戳了她痛处。

  “你——”她气得浑身发抖,站在原地颤了半晌,正没处下台,忽听身后一人低低问:“怎么了……”

  众人回头,看见凤夫人倚门而立满脸疑惑,她刚才听见人声喧腾,往凤知微院子来,急忙也跟来看个究竟。

  安大娘眼睛一亮,立刻蹬蹬走过去,咬牙笑道,“夫人,老婆子差点忘记恭喜您,您家姑娘飞上高枝儿了,马上就要是世子的妾了!”

  “世子?妾?”凤夫人疑惑的睁大眼,一个婆子不冷不热的立即接上,“是啊,妾!你家姑娘在外面乱跑,也不知道使了什么狐媚气儿,被呼卓世子看上,说是今儿金殿之上便求了陛下赏了做妾,还说什么差点赐婚,呸,什么玩意儿,一个妾,赐婚?可能吗?”

  凤夫人怔了怔,一瞬间脸色发白,张了张嘴要说什么,话又堵在咽喉,凤知微立在门边,盯着凤夫人,心中似酸似苦——她要被赐做人妾,娘还是这般不发一言吗?

  母女俩隔着满院子的敌意对望,一个心中还没消化完这个消息,如乱麻一般思索如何处理,另一个揣一怀淡淡凄凉和失望,希冀和等待着自己最在乎的那个人,能给予一点温暖的回应。

  她们陷入各有心思的沉默,却因此让仆妇们以为她们怯弱不敢言。

  “什么赐婚,给自己撑面子吧?”另一个仆妇得意洋洋掩嘴笑,“不过我们这位凤姑娘可真是有本事,不动声色的便搭上了呼卓世子,也不知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小姐,哪学来的这招数!”

  “夫人遗风,家学渊源嘛!”秋夫人身边一个识几个字的二等丫鬟,文绉绉的接了一句。

  “啪!”

  一声脆响,一道血光。

  女子的尖叫声传来,传到众人耳中已经沙哑——凤夫人突然拿起了那个沉重的黄金项圈,一个横扫千军,便拍在了那女子嘴上。

  打裂的牙齿喷出来,凤夫人脸上溅了星星点点的血,她抹都不抹,举着那个沾血的黄金项圈,什么人都不看,抡了臂又是一扫。

  “没人教你们规矩?今天打到你们醒!”

  满院子得意洋洋的仆妇大惊失色,纷纷逃窜,凤夫人扑过去,抓起安大娘手中托盘上的衣服就往外扔。

  “老货,带着你的寿衣,给我滚!”

  花花绿绿的衣服飞出去,正蒙在一队刚过来的人脸上,当先一人“哎哟”一声,大叫:“香得发臭,熏死我!”

  抬手就把衣服从脸上扯开,踩在脚下。

  他的脸一露出来,众人都觉得原本明灿灿的日光黯了黯,恍惚间又似有什么七彩绚烂的光闪了闪,细看来却是对方的眸子,琥珀浓如酒,幽紫深似渊,两种近乎对立的色彩,融汇于一人眸中,有种奇特的令人昏眩的美感。

  那人束着袖,敞着怀,淡蜜色的肌肤上汗水晶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喷薄欲发的男人劲儿,看得满院子姑娘媳妇都呆了眼。

  一堆秋府的护卫追了来,大叫:“世子,不能进,不能进——”却被他身后那队人给挡着,镶金丝鞭子抽了嗷嗷乱叫,一点不伤人,却抽得四处乱窜越离越远。

  原来这就是呼卓世子,各方眼光顿时含着不同意味向赫连铮投去。

  赫连铮目光一转,看见了披头散发手持染血项圈的凤夫人,又看见一直负手站在廊下,居高临下淡定从容的凤知微,立即扬眉一笑,道:“黄脸婆,这是你娘?真是一人更比一人悍!”

  凤知微呛了一下,随即听见他又高声道:“我喜欢!”

  这回凤夫人呛了一下,唰的一下放下了高举的黄金项圈。

  “世子是来下聘的么?”凤知微原本已准备出手,却被凤夫人的爆发给惊得忘记动作,赫连铮过来,她立即找回了自己,立刻又雍容淡定了。

  “是啊。”赫连铮偏头打量她,觉得这女子就是脸黄了点,眉垂了点,细看来也不是很丑的,而且他就是喜欢她这种看似平静其实万事都很睥睨的劲儿,忍不住越想越愉快,一挥手,“八彪!”

  那八个使金丝彩鞭的彪悍护卫轰然应声迈上前来。

  “聘礼!”

  八人各从怀中掏出一个黄布小包,珍而重之的奉上。

  什么珍稀宝贝?

  凤夫人再次怒上眉梢,正要把这几个布包给踩扁,却接到凤知微不赞同的眼光,忍住怒气退后一步。

  “奉上我族最珍贵的聘礼,给我的女人。”赫连铮高声道,“正如苍鹰离不开天空,羊群离不开草原,呼卓十二部所有的勇士,也离不开它!”

  八彪动作一致,唰的掀开黄布。

  一堆细白粉末,雪光耀眼。

  盐巴。

  满院子喷笑出声,凤夫人瞪大眼睛,凤知微啼笑皆非,安大娘缩在水缸后,笑得浑身颤抖:“盐巴……聘礼盐巴……”

  赫连铮却高昂头,肃眉目,一点不为众人嗤笑所惊,神态睥睨,“中原妇人,就是没见识!”

  “确实是珍贵的聘礼。”凤知微笑吟吟点点头,“呼卓部僻处北疆,远离海岸线,盐巴本就是民生必不可缺的重要物事,少了绫罗绸缎可以穿牛羊皮货,少了鸡鸭鱼肉可以吃羊肉牛奶,少了盐巴,呼卓部决胜草原的勇士便没有力气再驰骋疆场,世子,你是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我是不可替代的吗?”

  赫连铮目光一亮,神采飞扬的笑道,“我就知道黄脸婆你不是那些只看见金银珠宝的俗女子!”

  “我如此独一无二,”凤知微始终站着不动,俯看着赫连铮,“那么轮到你的正妃时,你该用什么聘礼来表达她的独一无二和珍贵呢?”

  赫连铮严肃思考了一会儿,答:“盐碗子!”

  ……真是盐巴大王啊……

  凤知微看着一碗盐巴娶天下女人的呼卓世子,瞬间觉得呼卓王庭真是省钱啊……

  她眼神带着淡淡笑意看过来,从赫连铮微微仰首的角度,正看进她眼眸,那点笑意带点浅浅无奈和细细忧郁,像无数小小的星火闪烁在弥漫起雾气的藏蓝夜空中,遥远、飘渺、美丽而不可捉摸。

  那样的眸子,配上那眉宇间开阔朗然的神情,恍惚间脸也不黄了,眉也不垂了,一颦一笑间,自有既端庄又风流的态度,如长空飞卷之云,无声无息罩了来,沐浴其下的人,觉得高,觉得远,却又觉得温柔。

  赫连铮本来是极不喜欢仰头看任何人的,不知怎的,此刻却不觉得这姿势有什么不对,似乎她那样俯身站着,而他在廊下仰首看着,就是天生应该的。

  微微恍惚里,忽然听见上首那女子,巧笑嫣然的道:“妾身听闻草原男儿求娶女子,都会彰显武力,展示雄鹰一般的威仪和气概,世子愿意在妾身面前,一现风采吗?”

  赫连铮听见那妾身两字,唰的一下就联想到华美帐篷,大红明烛,头戴花冠的新娘,凝脂般的肌肤……立刻眉飞色舞的答:“是的!得胜的男儿,才配娶最优秀的女子!”

  “那很好。”凤知微“弱质纤纤”的婉转坐下,道,“妾身不会武功,也不能真的让您和秋府的护卫过招,妾身有个十分亲近的贴身丫鬟,一直很恋慕草原雄鹰的风采,您介意指点一二吗?”

  “你的贴身丫鬟吗?”赫连铮大笑,“我不和女人打架的,不过既然是你的‘贴身’丫鬟,我也不介意征服她,供你一乐。”

  他将贴身和征服两词,咬得很重,凤知微有趣的瞅着他,挥了挥手,道:“衣衣,有人要征服你”。

  华丽丽天水之青,华丽丽软绸面纱,华丽丽吐掉半个小胡桃等在一边,早已十分之不耐烦的顾丫鬟,慢吞吞走上前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