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十章 请允我偸看

  四面寂寂无声,她仿佛是对空气说话,凤知微不急不躁,微笑如前,果然下一刻,花丛摇动,那人端着酒杯,施施然行来。

  “为什么每次看见你,都有好戏发生?”斜飞的眉青若剔羽,眉下那双眼,深沉黝黯,不被日光照亮。

  “倒不如说好戏常发生在阁下身周。”凤知微回身一笑,有些惊异他每次都能认出自己伪装,是不是这黄脸太有标记性了?

  哎,下次扮个漂亮少年,也许他就认不出?

  顽皮的心思一闪而过,少女的眼眸因此流波跃彩,鲜活如春,引得男子更深的看她,眸中光芒微闪,却看不出真实思绪。

  他目光落在她掌心,眼神似笑非笑,几分惊异几分古怪,凤知微这才想起手中的蛋包,有点尴尬的笑了笑,下意识想藏,最终却选择将蛋包抓得更紧。

  “我见你三次,两次你都在杀人。”男子抿一口酒,目光遥遥落在云天之外,“你真当天下无王法,我管不得此事么?”

  “下次你遇见我,我一定不杀人。”凤知微肃然答。

  手顿了顿,男子哑然失笑,再次仔细的看她一眼,眼前少女依着花丛,身姿单薄,眉宇间却气度开阔,日头有些烈,她晒出一点薄汗,肌肤便泛起晶莹的水色,被那迷蒙目光一衬,生出几分楚楚韵致。

  当然,这楚楚感觉,是在没有看见那蛋包的前提下。

  轻轻转着手中酒杯,男子似乎在为某事沉吟不决,突然道:“你不回秋府?”

  “要回的。”凤知微答得很老实,“龟奴不适合我做。”

  “那你为何要托庇于妓院?”男子转目四顾,“这种肮脏地方,以后你要怎么回去?”

  “于不可能中寻找可能。”凤知微无奈笑笑,“秋府再怎么想,也想不到我会来这里,反而比在外面抛头露面讨生活被秋府抓了把柄要好,再说风尘女子多义气,反比一般人可靠。”

  “你可以去尼庵暂住。”

  “阁下也是京师人士,难道不知道尼庵也不过是富贵人家后花园?”凤知微唇角一抹浅浅笑意,“藏污纳垢,不逊于妓院,一旦去了,也许我终身都再走不出。”

  她轻叹一声,道:“我一介弱女子,命若飘萍,最大的本事也就是护自己周全而已。”

  男子不答,只静静看她,他的眼神落进她眼神,于那少女收敛的锋芒里,看尽她难掩的智慧。

  四面不知为何一直没有人来,连一直啁啾不休的鸟鸣声也不闻,风吹得凝重,花开得静寂,呼吸……屏息至无声。

  良久之后,男子一抬袖,饮尽杯中酒,对她一笑。

  他一笑若日光初升彩霞蒸腾,明艳不可方物,风突然悠悠流动,花于是开得灿烂,她的呼吸,终于流水般放了开来。

  然后听见他淡淡道:“帝京居,大不易,希望下次见你,你能安分些。”

  她躬身,凛然受教。

  低垂的视野里,看见那一角月白清雅锦袍,不疾不徐离去。

  凤知微没有动,却轻轻抖了抖后背衣服。

  背上,衣服已被汗湿,粘得发痒。

  刚才那一霎间,他和初次相遇一样,再次露出杀气,甚至比第一次更浓。

  她知道自己运气不好,两次对人动手都在他眼皮底,两次杀伤人,对方都似乎和他有关联。

  她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隐约觉得,她也许坏了他的事?

  就算没有什么内情,如他那样的人,定然会对自己这样的人感觉危险;如他那样的人,定然也不愿被人看出他背后的锋芒,而解决这些危险的最好办法,就是杀了她。

  她刚才拼命表白自己,就是为了告诉他,她无意介入,也对他没有危险。

  有那么一霎,她觉得自己没有打动这个外表清雅美丽,内心冷若铁石的权贵。

  然而最终,他又放了她一次。

  凤知微怔怔站在迎春花丛前,金黄的花朵映着她微有些苍白的唇色,而四面暮色渐起,黄昏将临。

  =========

  “小知,多带几朵花来,我晚上要用!”

  “哎!”

  兰香院里每日的对答仍在继续,那天之后,凤知微顺利取回了银票,也听说了李学士的独孙出京游学的消息,她很小心的等待了一阵子,却发现一切都已经恢复了平静,看起来没有留下任何的不妥。

  因为帮妈妈和兰香解决了危机,凤知微现在日子挺好过,只是每日,她还坚持出门帮姑娘们采买。

  正午时分,是帝京天水大街最热闹的时辰,店铺琳琅满目,客商络绎不绝,疾驰而过的马车镶着明晃晃的玻璃,招摇过市的贵族少年扛着精致的双管火枪。

  富盛风流。

  天盛,如今是天下第一大国,疆域南起金沙海疆,海疆岛国俯首称臣;北至呼卓格达木雪山山脉,桀骜凶猛的呼卓十二部尽收羽翼;东瞰肃苍高原,万里青莽放牧着星辰般的羊群;西控昌河古道,金发碧眼的异域行商,频繁叩响城关。

  自南向北,快马奔驰,一年难至。

  这般强盛广阔,来源于大成皇朝六百年积淀,大成皇朝风标独具的神瑛皇后孟扶摇,女帝出身,江山为嫁,与惊才绝艳的大成开国皇帝号称绝代帝侣,两人琴瑟和鸣,共享国事处决之权,在位期间,发展工商,开辟海市,改革货币,优化官制,推广文教,鼓励农耕,国力一日千里,领先西夷上百年。

  然而天下无铁打江山,大成一统天下后,六百年国祚,三十二帝,前期大多是英主,直到十九代以后,子孙不肖,国内纷争不断,国力在内耗中日渐消退,到第三十代厉帝,更曾闭关锁国,终在两代之后,亡于外戚宁氏之手。

  宁氏建天盛皇朝之后,加强中央集权,拉大等级差距,增加关口税收,控制对外通商,由于内斗太狠,朝廷对外藩控制也远不如当初大成,如今的天盛皇朝,富盛仍在,却再无大成建国时的自由蓬勃气息,反而从骨子里,透出苍老陈旧的腐朽味道。

  正如那玻璃,原本可以推广全民,却被朝廷人为控制,成为贵族的奢侈品。

  凤知微就着街边一辆马车的玻璃,理了理发髻,她不会易容,却天生对此道很有悟性,扮起少年来似模似样,连耳洞都小心的用淡黄胭脂配合胶泥给填过。

  然后她绕过马车,转入一个七拐八弯的巷子,在一间破旧房门前停住。

  她伸手去推门,探出的手指稳定而慎重。

  “咻!”

  门开一线,一道乌光激射而出直奔她面门,凤知微百忙中扭身错步头一偏,乌光夹着劲风险而又险的从她耳侧擦过,带落几缕鬓边发丝。

  注视着发丝悠悠落地,凤知微苦笑一下——原来今天是飞剑。

  只是这一闪间,她体内时刻熬煎着经脉的灼热气流,突然微微凉了几分,透骨的舒适,凤知微眯着眼,感受那难得的轻松。

  门里传来轻咳声,似是不满她反应太慢,凤知微这才进门,黑暗扑面而来,屋内无灯无光,角落里坐着宽袍黑衣人,戴一张乌木面具,整个人和黑暗融为一体,别说不辨男女,连想看出那里有个人都很困难。

  见凤知微进来,那人抬手,对屋角一个炉子指了指,凤知微二话不说,认命的去提水烧水。

  她沦为这人的“佣仆”,说起来颇有些奇特,她初到兰香院,一次出门采买时,无意冲撞了一位富家少年,被那人指使家仆好一阵暴打,她逃入这条巷子,慌不择路间踢翻一个熬制草药的炉子,结果被这屋主人冲出来再次暴打一顿,这人顺便把那群追逐她的家丁打走,却勒令她赔偿他的“九洲十地大罗金仙回生丹。”

  九洲十地大罗金仙回生丹——名字很唬人,实质很欺诈,白痴也看得出,陋巷破屋烂泥炉,熬着甘草五加皮,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练出什么“回生丹”的。

  不过凤知微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她不怕强权,她怕强拳。

  自此卖身做苦力,日日来报到,以求早日偿还“巨债”,来了没几天,她就深刻认识到此间主人性情之恶劣,行事之离奇,实在令人发指——叫她抹桌子,桌子四角能迸出机关,叫她洗衣服,衣服洗完她就开始浑身长斑,三日后才消褪,害得她那几日只好捂得密不透风,陪他吃饭,他面前菜香四溢,她面前难以下咽,更过分的是,每天她开门时,必有暗招伺候,或无声无息一指,或风声虎虎老拳,或寒光闪烁长剑,或神出鬼没暗器,就没重复过。

  一个人怎么会这么多进攻招数?凤知微不解,不过一日日闪躲下来,她发觉自己竟然渐渐身体轻便,动作灵巧,而且体内那股灼热气流,似乎也有归顺之势。

  有了这种感悟,凤知微才心甘情愿被奴役,每日出门采买完,必来报到。

  提了一桶水,倒进炉子中,炉子里的草药散发着奇异的气味,凤知微自幼便由凤夫人亲自教导,医理也多有涉猎,熟知人体经脉穴道和各式药物,却也辨不出这炉子里熬的是什么东西,事实上,除了第一天的甘草五加皮大罗金仙回生丹,后来每天熬的草药,都无法辨明是何物。

  凤知微耐心的调控着炉火,时不时开盖看看火候,接受那难闻药味的冲面洗礼——这也是这人的古怪要求之一。

  微红的雾气从壶中散发,扑到脸上,竟然是微微的凉,带点辛涩味道,凤知微不知不觉吸一口气,觉得心神舒爽,体内热流突然欢快的流转起来,却不复以往的灼烫,温存而熨帖。

  她沉迷于这奇特感觉,一时舍不得离开,冷不防那宽袍人一抬手,恶狠狠将一个东西砸过来,凤知微一让,一回头看见黑衣人目光闪烁,眼神颇有几分古怪。

  她愣了愣,这才低头去看手中东西,却是一个破烂得连封皮都掉了的册子,打开看,是一本杂记,作者字写得不怎么样,笔意却飞扬睥睨,用词新奇有趣,不同于当今语言,内容囊括武学、游记、政治、经史各方面的感悟,写得杂乱随意,却字字珠玑,凤知微随意翻阅,越看越心惊,目光突然在某一页上凝住。

  那页页头,突然出现另一人笔迹,骨秀神清铁画银钩,写着:“卿卿,请允我偸看。”

  接着是原作者的笔迹,写得剑拔弩张,看起来很有几分恶狠狠:“偷窥者耻!”

  下一行,漂亮的笔迹答:“告而窥之,不为耻。”

  原作者更加恶狠狠:“责而继续窥,更耻!”

  凤知微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觉得这对真是妙人,不知怎的,她就感觉到,这留下笔迹的两人,一定是一对男女,而且,是心神契合的爱侣。

  然而眼光扫到下一行,她突然惊掉了手中的册子!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