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小说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首页 > 高铭:《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第二十五篇 表面现象

  在公园的长椅上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人在看报纸,另外两个人不停的在做撒网、收网、把网里的捕获物择出来的动作。一看就知道那两个是精神病人,于是周围很多人指指点点的议论。有个警察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后问那两个“撒网”的人在干吗。那两位说:“没看到我们在捕鱼啊?”警察转头过问看报纸的那个人:“你认识他们?”看报纸的人说:“对啊,我带他们出来散心的。”警察说:“他们精神有问题吧?在公共场合这样,会吓到别人,你赶紧带他们回去吧。”看报纸的人回头看了一眼说:“对不起,我这就带他们回去。”说完放下报纸做拼命划船的动作。

  这个笑话是一个精神病人讲给我的,我笑了。

  讲笑话的患者是一个比较意思的人,很健谈,很喜欢讲笑话,说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的。多数医师和护理人员都很喜欢他。我和他的那次对话是在院里傍晚散步的时候。

  我:“你的笑话还真多,挺有意思的。我觉得你很正常啊。”

  他:“正常人不会被关在这里的,他们说我妄想症,虽然我的确不记得了。”

  我:“有人发病期间的确是失忆的,可能你就是那种失忆的类型吧?”

  他:“谁知道呢,反正就关我进来了……关就关吧。”

  我:“你还真想得开……”

  他:“那怎么办?我要是闹腾不就更成精神病了?还是狂躁类型的,那可麻烦了。你见过重症楼那些穿束身衣的吧?”

  我:“见过,勒的很紧。”

  他:“就是,我可不想那样。”

  我:“别人跟你说过你发病的时候什么样吗?”

  他:“嗯……说过一点儿,他们说我有时候缩在墙角黑暗的地方,自己呲着牙对别人笑,笑的很狰狞……”

  我:“那是妄想症?”

  他:“反正都那么说,但是没说具体是怎么了。也没说我伤害过谁,幸好,否则我心理上会愧疚的。”

  我:“你现在状况还不错啊,应该没事儿的,我觉得你快出院了。”

  他:“出院……其实,我觉得还是先暂时不要出院的好……”

  我:“为什么?外面多自由啊。”

  他停下了脚步,犹豫着什么。

  我也停了下来:“怎么了?家里有事儿还是别的什么?”

  他咬着下嘴唇:“嗯……其实……有些事情……我没跟别人说过……”

  我:“什么事情没跟别人说过?”

  他犹豫不决的看着我:“其实……我记得一些发病时候的事情……”

  我:“你是说……你记得?”

  他认真的想了一会儿,好像下了个决心,然后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我知道狞笑的那时候是谁。”

  我:“那时候不是你吗?”

  他:“不是我,是别的东西……”

  他的眼里透出恐惧。

  我:“东西?什么样的东西?”

  他:“在小的时候,我经常和院里的几个孩子一起玩儿。因为我比较瘦小,所以他们总是欺负我。有一次暑假,我们在隔壁那个大院玩儿的时候,发现一个楼的地下室不知道为什么敞开着,他们决定下去探险。”

  我:“那时候你多大?”

  他:“大约七、八岁吧。”

  我:“哦……然后呢?”

  他:“我们就分头去找破布和旧扫帚,把布缠在扫帚上,点着了当火把用。因为地下室的门很窄,我们只能一个一个的走下去。我故意走在中间,因为害怕。那种地下室里面都是楼板的隔断,看着很乱。地下一层还能看到一点儿亮光,所以觉得不是那么吓人,后来他们说去地下二层,我说我想回去了,那些大孩子说不行,必须一起,我就跟着他们下去了。地下二层转遍了,又去地下三层……”

  我:“那么深?一共几层?”

  他:“不知道,可能是四层或者五层,因为地下四层被积水淹没了,下不去了,只能到地下三层。就在地下四层入口的看着积水的时候,不知道哪儿传来很闷的一声响,我们都吓坏了,谁也不说话拼命往回跑。因为我个子矮,跑的时候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一下子撞到了一堵隔断墙上,然后我就晕过去了。”

  我:“别的小孩没发现吗?”

  他惊恐的看着我:“没,他们都自己跑了,我可能没晕几分钟就醒了,看到我的火把快熄灭了,我吓坏了,爬起来顾不上哭就拼命跑,但是那个地下室到处都是那种隔断墙,我分不清方向,迷路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站在那里眼看着手里的火把一点儿一点儿的熄灭了,周围漆黑一片,除了我的呼吸声,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了。我当时觉得头很晕,吓傻了,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你能知道那种感觉吗?被巨大的恐惧紧紧抓住的感觉,不敢喊,不敢动,甚至不敢呼吸!就那么僵直的站在那里。”

  我觉得头发根都乍起来了。

  他:“过了不知道多久,分不清是幻觉还是真的,我隐约听到有小声哼哼歌的声音,虽然声音很小,听不出从哪儿传来的,但觉得四面到处都是。那时候我已经吓傻了,眼泪忍不住流出来,但是却一动不能动,就像梦魇一样,把我定在那里。在我觉得我快崩溃的时候,似乎有什么东西慢慢的摸我的脚,不是一下一下的摸,是不离开皮肤的那种摸,顺着我的脚,摸到我的小腿、大腿、身体、肩膀、然后在我的脖子上停了好一阵,就是那种似有似无的摸,我感觉那似乎不是手,形状是个什么东西的爪子,很大……我那个时候全身都湿透了,眼泪不停的流下来,但是根本喊不出来,也动不了……我最后只记得那只爪子扒开了我的嘴,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眼里含着眼泪,身体在颤抖着看着我:“我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抱着双肩慢慢的蹲在地上,身体不停的抽搐着。

  我急忙蹲下身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好了,没事儿,别想那么多了,那应该只是个噩梦……”我左右张望着,想看附近没有医师和护理人员。

  突然他抓住了我的手,抬起头,呲牙狞笑着盯着我:“其实就是我啊!”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

  我吓坏了,本能的站起身拼命挣脱开,但是却摔倒在地。

  他慢慢的站起身,我惊恐的看着他,而他一脸温和笑容的对我伸出手:“真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他把惊魂未定的我拉起来,带着歉意的笑容:“太抱歉了,没想到反应这么大,对不起对不起。”

  我:“你……你刚才……”

  他:“啊,真的对不起,那是我瞎说的,不是真的,对不起吓到你了,很抱歉。”

  我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天呐,你……”

  他换了一脸严肃的看着我:“我的演技还不错吧?”

  我愣了一下:“什么?”

  他:“您看,外界传言说我演技的问题,都是造谣的,您刚才也看到了,我能胜任这个角色吗?”

  我还有点儿恍惚没缓过来:“角色?”

  他表情恢复到眉飞色舞:“对啊,我深入研究了下剧本,我觉得这个角色不仅仅……”

  远远的跑过来一个医师:“你没事儿吧?”看样子是对我说的。

  我:“没事儿……我……”

  看得出那个医师忍着笑:“看你们散步我就知道大概了,远远跟着怕你有什么意外,不过这个患者只是吓唬人罢了,没别的威胁,所以……”

  他打断医师的话:“您看,我分析的对吧?”

  我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医师:“你说的没错,不过先回病房吧,回去我们在商量一下。”

  那天回家的路上我都是魂不守舍的,我承认有点儿被吓着了。到家后才发现录音笔都忘了关。愣在那儿坐了一会儿,忍不住又听了遍录音,自己回想都觉得很可笑。

  我始终忘记患者告诉我的——他是妄想症。

  那天我没做噩梦,睡的很好。

上一页 下一页

看历史 趣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