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小说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首页 > 高铭:《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第二十四篇 盗尸者

  我按下录音开关后看着他:“你为什么要偷尸体?”

  灯光的原因使他看上去有点阴郁:“我想制作出生命。”

  我:“像科幻小说写得那样?”

  他:“我很少看小说。”

  我:“《弗兰肯斯坦·科学怪人》你看过吧?”

  他:“没看过,知道。”

  我:“说说看?”

  他:“一个疯狂的科学家,用尸体拼凑出人形,一个完美的男人。疯狂科学家企图用雷电赋予那个人生命的时候,雷电太强了,把人形弄得很丑陋恐怖。最后虽然制造出了生命,却是丑陋和恐怖的,但是他却有一颗人的心。”

  他态度的温顺出乎我的意料。

  我:“你是看了那个受了启发吗?”

  他:“不是受那个启发,最初我也没想那些。”

  我:“那你打算怎么做呢?不是用尸体拼凑出吗?”

  他:“科幻小说可以随便写,但是实际不能那么做的,很多技术问题不好解决。”

  我:“例如说?”

  他:“血液流通,心脏的工作,呼吸系统,神经传递,毛细血管的激活,各种腺体,营养供给……很多,那些都是问题。所以我不打算用拼凑尸体的方法来做,因为那不可行。”

  我:“哦?既然没用,你偷尸体怎么解释?”

  他抬起头看着我:“用来实验。”

  刚见到他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看上去这么斯文的一个人,神态上甚至带着腼腆和懦弱。而就是这个看上去腼腆懦弱的人,在被抓获前至少偷取了20具以上的尸体——在半年的时间内。警方搜查的时候在他家里发现了很多截断的肢体,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一点:这应该是一个变态恋尸狂。不过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有些疑点。例如那些尸体并不是凌乱地扔在那里,而是有清晰的标号和分类。有些还被接上了谁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机械装置。这也是驱使我坐在他面前的原因。我就像猫王的那首歌唱得一样:“一只追寻的猎犬……”

  我:“什么样的实验?”

  他:“制造生命的实验。”

  我:“对,这个我知道,我想问用那些尸体怎么做?”

  他:“机械方面的实验。”

  我翻了一下资料,他是搞动力机械的,“你是说,你用机械和生物对接?”

  他:“嗯。”

  我:“为什么?像科幻电影那样造出更强大的生物来?或者半人半机械?”

  他:“嗯。”

  我:“好吧,怎么做到?”

  他低着头没回答。

  我觉得他似乎很排斥这个问题,决定换话题。

  我:“你偷尸体有什么标准吗?”

  他:“有。”

  我:“什么样的标准?”

  他:“年轻人,死亡不足72小时的。”

  我:“你经常去医院附近吧?尸体很好偷吗?”

  他:“一般人比较忌讳那种地方,所以相对看管也不是很周密。”

  我:“就算是那样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弄出来的吧?”

  他:“我有医生的工作服,还有我自己伪造的工牌。”

  我:“最后再运到车里?”

  他:“嗯。”

  我发现一个疑点,但是想了一下决定等等再问。

  我:“你家里的那些尸体……嗯……碎块,都是用来做实验的?是和机械有关吗?”

  他:“那些就是我用来实验的,也就是通过那些实验,我发现最初的想法行不通。”

  我觉得他有要开口说的欲望:“你这方面知识是怎么掌握的?还有实验,能说说看吗?”

  他低着头想了好一阵:“最初我有了那个想法后准备了一下,然后自己看了一些书还有各种材料,我决定做。不过细节的部分超出我的想象了。血液流通不仅仅是有压力输送就能完成的,还需要毛细血管网把养分送到肌体部分,我实验了好多次,没办法做到那些。神经系统的问题我倒是解决了,但是还缺成功的例子……”

  我:“你停一下啊,神经系统什么问题?你怎么解决的?”

  他:“神经系统其实就是弱电信号,我把人的神经用金属线连接起来,如果电刺激的话,肢体会有反应。但是那种反应是条件反射性质的。因为没有肌肉的配合,只能抽搐、痉挛,也就是缺乏由意识控制的电刺激。”

  我脑子里是一幅恐怖的画面。

  他:“所以单纯的电刺激对神经是没意义的,大脑控制下的电刺激才会有效。”

  我:“那你怎么模拟大脑呢?嗯,你不是用程序吧?”

  他:“是用程序,你说对了。”

  我:“原来是这样……其他问题呢?”

  他:“血管,尤其是毛细血管在人死后都凝结了,形成血栓了,所以即便用机械替代心脏输送血液也没意义。我曾经尝试过用水蛭来活血,效果不是很好。除非……用新鲜尸体。”

  我:“嗯,这部分我知道了,你就是因为这个被抓住的。那么呼吸呢?”

  他:“呼吸系统我提议完全用机械装置替代。呼吸也是供氧,也需要血管。所以最初的时候我为了血管的问题头疼了好久,我研究解剖学,还看了好多有机化学的书,但是我觉得没希望,太复杂了。”

  我:“这么算来,没多少部位能用人体了?大多数都得是机械替代了?”

  他:“差不多。很多人体是很难再次激活的,尤其内脏,消化系统我从一开始就放弃了,那没可能的,太复杂了。”

  我:“大脑,没办法用机械替代吧?”

  他:“那个我也没打算用机械替代。”

  我决定问明白那个疑点。

  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跟你接触我觉得你心理上没问题,也不是神志不清醒的状态,但是你要做的事情却不是正常的,你为什么要制造生命呢?”

  他一直镇定的情绪有些波动,脸上的表情也开始有了变化。我知道我抓住了关键问题,我猜,这看似反常的行为背后一定有什么事情作为原动力。

  我:“我猜你不是要制造生命吧?”

  他紧咬着嘴唇没说话。

  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那些实验,你偷取尸体,你研究有机化学还有准备的那些培养皿和你所有的尝试,都是为了复活吧?”

  能看到,他带着手铐的手有点颤抖。

  我:“是不是?”

  他沉默,我耐心地等。

  过了足足十分钟,他才抬起头。我看到他眼圈有点儿红。

  我:“是为了复活她吗?”

  他点了点头。果然,我猜得没错。

  在他开始偷取尸体2个月前,他的妻子因病去世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能复活。不过在确定之前我等着那个关键问题:他没打算用电脑或者程序来替代大脑。

  我:“从你刚才说的,我猜你保存着你妻子的大脑,对不对?”

  他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你说对了,我的确留着她的大脑。我知道人有脑死亡一说,但是我还抱着一线希望。也许在你们看来我很疯狂,但是我用弱电刺激试验品大脑的时候,我看到试验品的眼睛睁开了,虽然好像没有视力,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前面,但是的确睁开了。我承认那次被吓坏了,但是也看到了希望。我想也许有一天真的能复活她。”

  我:“你们怎么认识的?很久了?”

  他轻叹了一下:“十二年了,从我上大学,第一次见到她,我就喜欢她。后来她也告诉我,第一眼就喜欢我。这么多年,我们从未离开过彼此。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我也知道这看上去很变态,也很疯狂。但是我忍不住想去试试,我想也许真的有希望也说不定。我想给自己活着的勇气,我想再给她一次生命,我想她能活过来,不管什么样子,只要是她就好……”

  看着他在那里喃喃低语,我觉得胸口像是堵着什么东西,透不过气来。

  我:“假如,真的复活了呢?你,你们怎么办?”

  他眼睛湿润了:“不知道,我只是想她能够回来,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想。”

  那次结束后,我熬夜整理出资料交给了负责鉴定的那位精神科医师朋友,我希望这些能够在量刑上对他有些帮助。虽然我知道很可能是徒劳的,但是出于感情,我还是熬夜做了。朋友什么都没说,只是接过去,并且嘱咐我注意休息。

  这件事之后,我总想把他,或者他们写成小说,几次坐在电脑前好久,依旧是一篇空白。我不知道该怎么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对我来说,这很难。

  在她临终前,她拉着他的手:“我不愿离开你。”

  他忍着眼泪,握紧她的手:“我永远属于你。”

上一页 下一页

看历史 趣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