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小说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首页 > 高铭:《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第十六篇 生化奴隶

  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病例。

  他每天洗N次手,如果没人拦着他会洗N次澡,而且必须用各种杀菌的东西洗。不计代价的洗。就是说:对人有没有害不重要,先拿来用再说。跟他接触的时候绝对不可以咳嗽打喷嚏,否则他会跳开——不是夸张,是真的跳开,然后逃走。这点儿让我很头疼。最初以为严重的洁癖、强迫症,后来才知道,比那个复杂。

  我:“你手已经严重脱皮了,不疼吗?”

  他低头看了看:“有点儿。”

  我:“那还拼命洗?你觉得很脏吗?”

  他:“不是脏的问题。”

  他看人的表情永远是严肃凝重,就没变过。

  我:“那你想洗掉什么?”

  他:“细菌。”

  我:“你也看不到,而且不可能彻底洗掉的。”

  他:“看不到才拼命洗的。”

  我:“你知道自己是在拼命洗?”

  他:“嗯。”

  话题似乎僵住了,他只是很被动的回答,不想主动说明。我决定换个方式。

  我:“你觉得我需要洗吗?”

  他:“……你想洗的话,就洗。”

  我:“嗯……不过,怎么洗呢?”

  他皱眉更严重了:“你还好吧?洗手洗澡你不会?如果你不能自理的话,楼下有护理病区。”

  我:“呃……我的意思是:我希望象你那样洗掉细菌。”

  他依旧严肃的看着我:“洗不干净的,从出生到死,不可能洗干净的。”

  我:“但是你……”

  他:“我跟你的目的不一样。”

  这是他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次主动发言,为了是打断我……我觉得他很清醒,于是决定问得更直接些。

  我:“你洗的目的是什么呢?”

  他:“洗掉细菌。”

  完,又回来了,这让我很郁闷。就在我觉得这次算是失败的时候,他居然主动开口了。

  他:“你看电影吗?”

  我:“看。你喜欢看电影?”

  他:“你看过《黑客帝国》吗?”

  我:“《Matrix》?看过,挺有意思的。”

  他:“其实我们就是奴隶。”

  我:“你是想说,那个电影是真的?”

  他:“那个电影是科幻,假的。但是我们真的是奴隶。”

  我:“我们是什么的奴隶?”

  他:“细菌。”

  我:“你能说的明白些吗?我没理解。人怎么是细菌的奴隶了?”

  他神经质的四下张望了下(说一句,我们这屋没人,门关着),压低声音说:“我告诉你的,是真相。你听了会很震惊,但是,你没办法摆脱,就想我一样。虽然电影里都是皆大欢喜,但是,现实是残酷的。人类的命运就是这样的。”

  我:“有这么悲哀吗?”

  他:“你知道地球有多少年了吗?”

  我:“你指形成?嗯……好像是46亿年。”

  他:“嗯,那你知道地球有多细胞生物多少年了吗?”

  我努力在大脑中搜寻着可怜的古季带名词:“嗯……我记得那个年代,是寒武纪吧?但是多少年前忘了……”

  他:“5亿年前,最多不到10亿年。之前一切都是空白,没人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

  我:“哦……真可惜……”

  他:“你知道人类出现多少年了吗?”

  我:“这个知道,类人时代,就是人猿时代大约十几万年前。”

  他对着我微微前倾了下身体:“明白了?”

  我:“……不明白。”

  他:“人类进化才花了这么点儿时间,寒武纪到地球形成,30多亿年就什么都没有?空白的?”

  我:“你是说……”

  他:“不是我说,而是事实!就算地球形成的前期那几亿年是气体和不稳定的环境,我们往多了说,10亿年,可以了吧?那么剩下的20多亿年,就什么都没有?一定有的,就是细菌。”

  我:“你是说细菌……进化成人……细菌人了?”

  他:“你太狭义了,人只是一个词、一个自我标志。你想想看,细菌怎么就不能进化了?非得多细胞才算进化了?细菌的存活能力比人强多了吧?细菌的繁衍方式是自我复制,比人简单多了吧?进化进化,多细胞生物其实是退化!变脆弱了,变复杂了,变挑剔环境了,这也能算进化?”

  我:“但是有自我意识了啊?”

  他:“你怎么知道细菌没自我意识?脑细胞有自我意识怎么来的?目前解释就是聚一起释放电讯号化学讯号。如果这就是产生意识的根本,那细菌也能做到。细菌的数量远远高于脑细胞吧?很多细菌在一起,到达一定的量值,就会产生质变。生物进化最需要的不是环境,而是时间。恶劣的环境是相对来说的,对细菌来说不算什么,30亿年的时间,足够细菌进化了!”

  我:“……细菌的文明……”

  他:“细菌的文明和我们肯定是不一样的,我们所认为的物质对它们来说是有没意义的。我们看不到、摸不到细菌,但是他们却同时在我们身边有着自己的文明。超出我们理解的文明。如果你看过生物进化的书,你一定知道寒武纪是个生物爆炸的时期,那时候生物的进化可以说是超光速,很多科学家都搞不明白到底怎么就突然就出现多细胞生物了。然后飞速的进化出了各种更复杂的动物,三叶虫,原始海洋植物,无脊椎动物,藻类。真的有生物进化爆炸吗?我说了,进化最重要的是时间,那种生物爆炸是巧合?比方说你走在街上,风吹过来一张纸,是彩票,恰好飘在你手里了,你抓住了,而且第二天你看电视发现,那张是中了大奖的彩票。幸运吗?如果跟寒武纪进化爆炸比起来,那只算吃饭睡觉,不算巧合,太平常了。”

  我努力去理解他所说的:“那生物是怎么来的?”

  他:“细菌制造的。多细胞生物必须和细菌共生才能活,你体内如果没细菌帮你分解食物,你连一个鸡蛋也消化不了。人没有细菌,就活不下去。别说人了,现在世上哪种生物不是这样?为什么?”

  我:“好像那叫生物共生吧?”

  他:“共生?不对,细菌为什么制造多细胞动物出来呢?因为,我们是细菌文明的生物工厂,我们可以产生必要的养分——例如糖分,供养细菌。”

  我:“但是人类可以杀死细菌啊?”

  他:“对,没错,但是你杀死的是细菌的个体,你没办法杀死所有细菌。而且,细菌的繁殖是自我复制对吧?你杀了细菌的复制体有什么用?细菌还是无处不在。如果真的有一天细菌们觉得我们威胁到它们的生存了,大不了杀了我们。细菌的战争,人类甚至看不见。武器有什么用?你都不知道自己被入侵了。恐龙统治了地球2亿年,也许早就有了自己的‘恐龙文明’,但是突然之间就灭亡了,很可能就是细菌们认为恐龙文明威胁到了自己而去毁灭的。对细菌来说,毁灭一个文明,再建立一个新的文明太简单了。反正都是被细菌奴役。”

  我:“你是说细菌奴役我们吗?”

  他:“细菌任由我们发展着,我们的文明程度与否它们根本不关心,如果发现我们威胁到了细菌的文明,那就干掉我们好了,易如反掌。而且,只是针对人类大举入侵,别的生物还是存在。也许以后还会有猫文明或者蟑螂文明,对细菌来说无所谓,一切周而复始。”

  看着他一口气说完后严肃忧郁的看着我,我想反驳,但是似乎说不明白。

  他小心的问我:“我想去洗个手。”

  我呆呆的坐着。我知道他所说的那些都是建立在一个假定的基础上,但是又依托着部分现实。所以这种理论会让人抓耳挠腮很头疼。

  几天以后,我在听那段录音的时候,我还是想明白了。问题不在于他想的太多了,或是其他人想的太少了。而是对我们来说,未知太多了。如果非得用奴役这个词的话,那我们都是被未知所奴役着。直到终于我们看透、看清了所有事物的那一天。

  只是,不知道那一天到底还有多远。

上一页 下一页

看历史 趣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