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三百五十五章 解救

第三百五十五章 解救

  这里就是地牢么?”我暗暗打量着四周,和墨诚舞跟在乌扎木的身后进入了这间屋子,那股潮湿夹杂着灰尘的味道让我的鼻子微微有些不适应。

  房间里面没有什么东西,只有墙壁上面插着两支火把,而且已经快燃尽了,还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努力照亮着屋子。没有桌子与椅子,地上只有一块厚重的石板,看来这石板下面就是他们的地牢了。

  乌扎木将自己从门口士兵手上拿来的火把给插在了墙上,替换下来原来的那一支,房间里面才总算亮了一些。

  他上去,抓住这厚石板的两角,然后用力一推,这石板街就被推开了,露出了下面的石质阶梯。

  “两位大人,这下面就是地牢了,你的朋友他们就被关在这下面了,不信你们下去看看,我在这里给你们把风。”乌扎木朝我们讨好地笑着,似乎不打算和我们一起下去。

  我心里冷笑一声,这个乌扎木又在耍些小心思了,真不老实。我没有多言,真武剑一抽,往他脖子上一横,给了他一个眼神。

  我感觉到他的身体僵了一下,不用我再催,听话地主动走了下去,我和墨诚舞这才跟在他后面一起下去。虽然可能性不大,可是他要是布下什么机关陷阱的话,我们不了解还真有可能中招,而且要是让他待在上面,把出口又重新关上怎么办?

  以我们的实力虽然可以出去,但是我怕他去叫来部落的战士一起对付我们,那样就麻烦了,赶快救出锤子他们然后出去才是王道。

  这个地牢里面充满了臭味与阴暗,这种味道别说是我了,就算是锤子那样天天在网吧玩受到网吧气味熏陶的人都不一定受的了,一想到玲珑他们被关在这里希望的火就打心里面蹭蹭直上,一丝杀意难以抑制地流露了出来。

  “琴生,冷静!”墨诚舞握住了我的手,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感受到手上温软的触感,连忙放开了,脸有些红。不过墨诚舞看起来倒是十分自然的样子。

  下来的时候我把火把带了下来,这里所谓的牢房其实就是一间间石头筑起的类似于围栏那样的地方,大多数牢房里面都关的有人,他们都被绳子绑住了手脚,脸色蜡黄,身上脏乱不堪,充满了死气与消沉的意志,我可以感受的到,就算是把他们放出去他们也活不下去了,已经失去了生存下去的意志与尊严。

  这些人里面我看到的有老人,有小孩,有女性,还有浑身伤痕累累的战士,伤口已经感染发炎了,甚至都生蛆了,他们已经游离与生与死的边缘。

  “你就是这样对待俘虏的?你的人性被狗吃了吗!”我突然对乌扎木狠狠踹了一脚,大声吼道,那些俘虏的目光被我这么一吼给吸引了过来,毫无生气的眼睛里里面出现了一丝吃惊的神色,估计是被我这么对待他们眼里面的强者给惊到了。

  “你别欺人太甚!”乌扎木常年身居高位,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当即爆吼一声,起身朝我扑了过来。

  我面不改色地又是一脚踹了过去,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面,乌扎木的结局当然又是躺在了地上。

  “没有反抗的力量,就不要在我面前表明自己的杀意,不然我会感到危险,控制不住杀了你!”我冰冷地吐出了这句话,然后跨过地上躺着地乌扎木朝牢房深处走去,我感觉到了锤子他们的气息。

  这时候那些俘虏看向我的眼睛已经变了,变得狂热而崇拜了起来,他们用这种眼神无声地注视着我。

  乌扎木痛苦地捂着胸口,眼里面再也不敢露出一丝杀意,甚至连怨恨的情绪都不过敢表现出来,这是力量上的绝对压制,他怕了。

  对付他这种人,道术是没有用的,因为他们是人不是鬼,只能用实力镇压,让他们感到畏惧才行。

  我和墨诚舞穿过一个个牢房,抵达了最深处的那一个房间,我举起火把朝里面一看,果不其然,锤子单问命还有玲珑和思月四人就躺在里面,他们手上和身上都被两指粗的铁链给捆住了,也难怪他们无法挣脱,他们的眼睛都闭着,看起来都晕倒了,不过所幸的是虽然他们脸色不太好,有些憔悴,但是身上并没有伤痕。

  “锤子!锤子!是我老琴啊!我来救你们了,快醒醒!”我朝着他们大声喊道,想要把他们喊醒,然后再逃出去。

  单问命闻言最先睁开了眼睛,抬起头看向了我们,他不可思议地揉了揉眼睛,俊朗的面孔因为几天的折磨而显得很苍白,嘴唇也因为缺水而干裂了,其他三人的情况一大都如此。

  “琴生,是你么?”单问命有些犹豫地说道,然后在确认真的是我以后,连忙推了推身边的锤子,“快醒醒!琴生来救我们了!”

  被他这么一推,锤子恍恍惚惚地坐了起来,茫然地看向了四周,环顾一圈以后,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他的眼神突然一亮,惊喜地说道:“老琴?真的是你么?你他妈可总算来了!老子都快死了!”

  他的话里面已经带了些哭腔,这并不是他不坚强,任谁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两天也会崩溃的,他这样已经算好了。

  我心里一急,拔出真武剑直接翻过了石头墙,然后来到了锤子身后,刷刷两剑把绑住锤子的锁链给斩断了。

  接着我又用同样的方法把绑住单问命和玲珑思月的锁链给斩开,对于千年寒铁打造的真武剑来说,这些不过是小意思。

  “羐眼和思月她们两个怎么了?为什么都晕倒了?”我突然发现羐眼和思月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于是朝锤子问道。

  “唉,思月不是修道者,体质也没有我这么特别,两天的不吃不喝她受不了,脱水饿晕了,至于羐眼,她体内玲珑是魂魄虚弱,你留在她体内的道气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于是羐眼用她自己的魂力来滋养玲珑的魂魄,毕竟她们两个同体这么多年,所以羐眼现在的状态也……”

  锤子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不过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魂力是什么?那是每个人魂魄的力量,魂力不比道气,它一旦使用了就很难恢复了,而且使用后本身魂魄会陷入虚弱,三阳火也会变得暗淡,难怪我之前见到羐眼的时候怎么感觉她的生气减少了。

  “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不是希望玲珑死么。”我的鼻子莫名地有些酸,羐眼啊,就是这么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家伙。

  我走到羐眼与思月的旁边,用真武剑斩断她们身上的锁链,然后往她们身体里面各自输入了一股道气。

  “给,把这个喂给她们。”墨诚舞把一个瓶子丢给了我,正是那个装药丸的瓶子,我打开一看,所幸还有不少,我倒出两颗分别喂给了她们两人,然后把药丸递给了锤子,他和单问命也没有客气,都吃了,一颗,精神顿时好了不少。

  “行了,那我们就赶快走吧,这里不能久呆,我先送你们回去,休息一晚以后,明天再来探探这个黑风部落。”我背起羐眼,正想抱思月的时候,她婴咛一声,宛转醒来了。

  思月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我,她下意识地伸手抚摸上了我的脸颊,喃喃道:“琴生,真的是你么?”

  “是我没错,我来救你们了,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还能走吗?”我把思月扶了起来。

  “嗯,还行,我自己可以走的。”思月看起来虽然还有些虚弱,不过行走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然后我们就直接翻过了石墙,朝地牢的出口跑去,周围的俘虏们看见我们逃跑,没有我意料之中的大喊大叫,让我们一起放了他们,而是静静地看着我们,一言不发。

  “祝你们好运,再也不见。”

  不知道从哪个角落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微不可察,却我心里一颤,但是没有多想,径直朝出口跑去,我们现在没有能力救他们,带上他们只会增加负担,到时候不仅连累了他们,还会让我们自己送命。

  快到出口的时候,我发现之前被我打倒在地上的乌扎木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地牢的出口没有关,还在打开着,可是人却不见了。

  我的心里面隐隐感觉到了不妙,乌扎木难道发现了我在骗他?或者之前的表现是在麻痹我?不,不可能,他是真的怕死,也没有发现我的骗局,那他究竟跑哪里去了?

  这么想着,可是我们的脚步并不停歇,很快就跑到了石梯下,然后直接走了上去,所幸,上面并没有什么异常,仍然是那间阴暗潮湿的屋子,墙上的火把已经熄灭了。

  “好了,没问题,我们赶快走,你们跟我来。”

  我心里一喜,朝锤子他们招呼道,然后带头朝屋子外跑去。

  “等你们很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