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惊变

第三百四十五章 惊变

  我震惊了,石碑上面的四个大字,是金色的,闪烁着微微的金光,透出一股无上,威严,如山一般沉重的不可磨灭的镇压之意

  这根本就不是人能写出来的字,上面所蕴含的力量不属于我见过的任何一种力量,这,不属于人间,是仙的力量。

  我们都被这块石碑给震惊得无以复加,只有思月还保持着正常,因为她无法看见这块石碑,这也算是一种幸运吧。

  石碑通体黑色,大约有两层楼那么高,紧紧地扎根与湖心,也正位于这座大阵的正中心,所有的阵纹都与此链接。看样子这块石碑就是封镇无心躯体的石碑,可是无心的躯体又在哪里呢?

  我疑惑地围着石碑游了一圈,却没有任何发现,就在这是,羐眼突然游到了我身边,她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指了指石碑上的某一处。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在这块石碑上那四个金色大字旁边,有一个阴阳鱼的图案,因为它的颜色很不起眼,又有着那金字的掩盖,所以我一开始也没有发现,不知道羐眼是怎么看见的。

  然后羐眼拉着我往那里游去,我虽然疑惑,不过还是任由她拉着手单问命等人见状也跟了上来。

  我们两个来到了石碑跟前,在哪个阴阳鱼图案的前面。在这块大石碑前面,我们就如同小孩子一样渺小。

  羐眼突然抬起了手,放在嘴里面狠狠一咬,一道伤口顿时出现在她的手指之上,然后她把手放在了阴阳鱼的黑色那一块,做完这一切以后她看向了我,指了指我的手,示意让我学她。

  我点点头,然后和羐眼一样咬破了手指,把手放在了另外一块白色阴阳鱼之上。

  过了一分钟,没有任何动静发生,我正想不会是羐眼搞错了吧?于是想要把手收回来,就在这时,石碑突然一阵剧烈的颤动,搅动得湖水都有些晃荡,然后那黑白阴阳鱼爆发出一道强烈的光芒,我连忙想要把手拔回来,可是无论我怎么使劲都拔不回来,并且我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它似乎想要把我整个人都吸进去一般。

  我们身下的阵法也散发出蒙蒙的紫光,我想要出声让墨诚舞她们快逃,可是开口却呛入了一大口湖水,然后我就感觉被什么东西一下子给吸了进去,随即失去了意识……

  ……

  “咳咳咳!咳咳……”

  我咳嗽着一下子坐了起来,一些湖水被我给吐了出来,我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周围。

  我现在身处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四周都是墙壁,不过墙壁上面却挂着一盏盏的灯,里面还燃烧着火,我居然从这火里面感受到了道气的波动。

  “我这是在哪里?锤子他们人呢?”我想要站起来,手在地上一撑,然后突然摸到了一团柔软温热的东西,我低头一看,差点没有把魂给吓出来,是墨诚舞!

  墨诚舞就昏倒在我身边,浑身湿漉漉的,头发一咎咎地耷拉在头上,额头上还有水珠,而我的右手正放在她的……她的胸口之上,可是罪恶的是我居然还捏了两下!

  我闪电般地缩回了手,心里有些颤抖,吞了口口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墨诚舞,还好墨诚舞还在昏迷,没有醒过来,我这才放心了一点。

  “他妈的,这,这算什么事儿啊?还好她没有看见……”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然后忘了忘周围,我好像处于一个迷宫里面,墙上是一盏盏的灯,四周除了墙壁以外还有一扇扇门,却没有门板。除此之外这里就只有墨诚舞了和我了,再无它物了。

  我现在心里面很乱,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锤子羐眼他们又在哪里。我决定先把墨诚舞给弄醒,于是我把墨诚舞给横抱了起来,抱到墙角让她依靠在墙壁上面,然后往她的身体里输送了一股道气,顺着她的经脉运转了一周天,然后留在了她的体内。

  “呼~真累。”做完这一切以后我轻呼一口气,相信待会儿墨诚舞就会醒过来了,果然,在过了几分钟后,墨诚舞婴咛一声,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我的酒呢?”墨诚舞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问自己的酒,然后连忙摸向了自己腰间的酒壶。

  我无语地一扶额头,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女酒鬼,什么时候都不忘了喝酒,这也算是一种境界了,反正我是望尘莫及。

  “你能不能注意一下现在的形势,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在这儿了,我们与其他人走散了。”我只得开口提醒道。

  墨诚舞先是打开了酒壶美美地饮上一口,然后才看向了我,问道:“我们现在是在哪里?其他人呢?”

  “我说了与他们走散了,我们现在应该是在石碑里面,估计是被石碑吸进来的,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一起被吸进来,还是待在外面。”我叹了口气,又望向了周围。

  墨诚舞闻言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又饮了一口酒,然后说道:“应该是也被吸进来了,你在石碑面前被吸很正常,我在你后面,和单问命他们站在一起,既然我也进来了他们肯定和我一样。”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我们现在该只能我们离开这个地方,这里像是一个迷宫一样,这么多通道,我们走哪一条?”我指了指各个方向的通道,一共有八条,八个不同的方位,每一条通道都是一摸一样,没有丝毫分别。

  “我觉得,这里应该是和芥子空间一样,是石碑的内部,也就是说,鬼王无心的躯体就被封印在这里面,看来我们只要走出这个迷宫,就能找到鬼王无心的躯体,相信思月她们所处的环境和我们应该是差不多的,只要我们到达终点,一定可以和她们汇合。”墨诚舞肯定地说道,身上的水珠顺着衣角滴落,衣服软趴趴地贴在了身上,把她傲人的身姿给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我看得有些入迷,墨诚舞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俏脸一红,双手抱住胸口,装作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朝我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再看把你眼珠子挖掉!”

  “咳咳!不小心!不小心……对了,这个给你。”我尴尬地说道,然后为了转移话题,从背包里里面抽出了两张符纸,一张递给了墨诚舞。

  还好我的背包与真武剑没有丢失,包里的东西也都在,因为我的包子是防水包,所以里面的东西都没有打湿,这里面放的可是有一些重要物品,刚刚拿出来的那两张符篆正是玲珑以前给我的净衣符,可以让衣物身体保持洁净的,现在用正好合适。

  墨诚舞接过了符篆,疑惑地看着我,不知道该怎么用。毕竟净衣符是一种低级符纹,像墨诚舞这种天才平时怎么会去看。

  于是我先给她演示了一遍,朝净衣符里面输入道气,然后拍在了身上,净衣符化作了一缕青烟,在我的身上环绕了一圈,顿时我的衣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了起来,身上的水珠与污秽也被清除得赶干净,甚至连头发都干了。

  墨诚舞有些吃惊地看了看手里的符篆,然后学着我的样子用了净衣符,身上也变得干爽了起来。

  “这种符倒是有还有些用处的嘛,不过就是有些浪费符纸,是你话的?”墨诚舞拍拍屁股起身,看向了我。

  我苦笑一声,道:“我哪里有这么好的天赋和这么舍得,这是玲珑之前画的,她给了我很多。”

  “哦……不好意思。”墨诚舞有些歉然地说道,我见状瞪大了眼睛,用见鬼的眼神看着墨诚舞,她居然向我道歉?

  不过墨诚舞显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她沿着墙壁,从所有的门之前走了一圈,然后又返回原地,低头思索些什么。

  “怎么,发现什么没有?知道该怎么出去了吗?”我忍不住开口问道。

  可是墨诚舞却摇了摇头,道:“没有,这八个通道没有一点不同之处,完全一样,我也不知道到底该走那一条,也不知道如果走错的后果会是什么。”

  “后果?大不了走错了我们再回来重新试一遍不久行了,怕什么。”我不在意地说道,可是墨诚却起身给了我一暴栗,恨铁不成钢地骂道:“枉费你跟了我这么久,怎么脑子还是那么笨!你怎么知道错误的道路上没有陷阱与危险?万一我们找不到回来的路了怎么办?”

  “呃,这倒也是……”我挠了挠头,我的确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我有些失落地又坐了下去,靠在了墙壁之上,仰首看向了天花板。

  然后我就是一愣,这个房间的天花板,是圆的,类似于那种大锅盖一样的圆形,我心里面灵光一闪,似乎抓到了什么,然后我又朝四周看了,过去,这个房间,是方形的,然后我就忍不住地狂喜了起来。

  “哈哈哈!我知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出这里了!天圆地方!是天圆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