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三百一十九章心怀鬼胎

第三百一十九章心怀鬼胎

  女鬼的声音绵柔如丝,就和一根根细密的头发把被困住的人所有的心房都卸下来,她雪白的手不断的向不远处的我挥着手,仿佛一个在叫自己孩子的慈母一样。

  “你的孩子不是在你的心上吗?你叫我能有什么作用。”还好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鬼的破绽一旦被人给点破了,那它的能力就会大幅度降低,说不定我也就能够出去了。

  果然,四周无尽的黑开始有了一丝的亮光,又回到了那个地方,四周站着的也还是我熟悉的人,不再是我一个人。

  单问命看到我这幅样子后,便知道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

  女鬼一个人站在那墓道的入口处,脸上带着残破的笑容道:“想要过去,那就还来我的孩子。”

  墨师傅看到她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就直接上去将其定在了原地,她瞪了我一眼,却也没说什么,看样子她知道我的小算盘了。

  “玲珑,我们现在该走那一路?”这个入口处有太多的洞穴了,谁能知道那个是对的那个是错的,我还以为会是门,却没想到,这其中竟然有这么多沟沟壑壑。

  玲珑用手指结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印记,只见上面多出了无数的金色印记,直通生路,可是另外一个暗色光点的也在生路,这就证明这生路和死路是一起的,这是怎么回事。

  “这生门和死门都是一起的,证明这次过去一定是九死一生了,要不然……”我刚刚有想要让人回去的举动,师傅便是再次一巴掌拍在了我脑门上。

  “你认为我们是那种人吗?”说完便是一脚将我踹了下去,自己也跟着跳了下来。

  玲珑和单问命也跟着跳了下来,可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生路和死路混合在一起竟然是那么的诡异。

  待到我们真正掉落在底上的时候,地下平铺了各种各样的尸体,那些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无一不是一副被绑成奴隶样子被钉死在地上。

  可是被他们的距离看似杂乱,却又有着特殊的感觉,让人有点分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间,我的额头上掉下了一滴什么东西,我伸手一摸,竟然是一滴血,我直接就躲了过去,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上面挂着的,可是这些人不是应该早就腐烂成骨架了吗?为什么连血都没有冷却。

  玲珑突然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圆葫芦,而后说:“他们的灵魂一半封在那个九转葫芦里,一半封在身体上,所以他们现在还不能说是死人,只能说是活尸,你们千万要小心,他们和一般的活尸可不一样。”

  刚刚蹭着了我头的那个女人瞬间骑在了地上一具尸体的身上,那个尸体竟然被她给驾驭了起来。

  “尔等胆敢冒犯圣威,其罪当诛……”不难看出,她的身上穿着的朝服应该是一个宫中老人,可惜的是,即使再厉害,也不可能会有出去的本事。

  那些活尸竟然一个个全部都来到了我们的边上,就连脚下的活尸都开始复活,浓重的血腥气让我们的鼻子都快要失灵了,可是它偏偏就这么一直存在着。

  墨诚舞手中的钉魂针直接打了出去,却发现那些东西根本就没有用,因为他们全部都不是全魂,不人不鬼,就连符咒都不会起太大作用,要不是平时锻炼的比较多,我们早就被直接撕成碎片了。

  我护着身边的玲珑一点一点的往外面突围,却发现刚刚那个女鬼瞬间跑到了我的前面,一张狰狞恐怖的脸在我的面前放大。

  “活着多么痛苦,不如死了下来陪我吧!哈哈哈……”她的声音就好像直接穿刺进入我的脑袋一样,连带着某个蠢蠢欲动的家伙也想要动作了。

  我看着师傅和玲珑他们几个一个个都挣扎的辛苦,而我却不能够做太多,只觉得自己此时真的是太没用了,真想就这么死了就算了,一时间死这个字充满了我的脑海,就好像我从来都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突然,女人的脑袋被什么东西给砸掉了,我猛地一回神,就是一张白璧无瑕的女子脸,竟然是当初那狐妖。

  她轻笑着对我说:“奴家都害羞了,俏郎君您可真逗,这次可是我帮了你,记得报答我。”

  狐妖倾城迈着轻盈的步子在那些活尸中不断的回旋着,没多久,那些活尸就和木偶一样,不会再动弹了,好像被人扯断了和控制者的联系一样。

  “俏郎君你还真是够有意思的,这么简单都不会,到时候可别怪你岳父不让你进门呢!”狐妖倾城说话间,空中就多出了一个幽蓝色的花环,她一脚踏上便没了身影。

  “看样子他们两个也斗不过里面的东西,否则也不会叫我们过去了,我可不相信她仅仅是回来救琴生的。”单问命的脸上多出了几分凝重,这里确实是最接近墓主核心的,按道理上说,一般殉葬不会是这个方位,这些活尸也不可能进入主墓,难道说这个墓中还有另外一番天地。

  玲珑看着其中一个墓道口,只见里面九曲十八弯的洞一个连着一个,有的看似相通,实际上中间连着薄薄的东西,有的看似不相通,却还是能够走得过去。

  看到这里,我便是开了自己的阴阳眼看了看那边,那些洞晃动了一下,便是换了另外一种景象了。

  “我们要倒着走,否则的话,是不会走得出去的。”没想到,古人竟然还能够做的了鬼的做法,用鬼打墙。

  可是这个东西偏偏更加邪乎,阴阳眼都看不出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可以看出来,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和玲珑还有师傅他们直接进入了那个洞口,没多久就走到了一个地方,这里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帝王墓,反而像是一个杀神墓。

  每一寸土地都留着无数的阴气,就连那大殿内镇压着的石狮子,都是拿无数小孩子的血涂染而成。

  石狮子的嘴大张着,刚好足够我们走进去,看上去是进去了,实际上则是又到了一个吊桥上,那吊桥上底下和聻界的没什么两样。

  同样的恐怖,同样的尸骨累累,只不过这里的不是恶鬼,反而是被拘押在这里千万年的穷苦人,他们的怨气都已经足以把这个大殿给拆掉了,却因为那个石狮子被镇压的死死的。

  “这里的格局还真是煞气冲天,那头狮子身上拘押着子魂,桥下拘押着父母的魂魄,一旦一方异动,另一方就会成为牵制煞气,到时候这墓内就直接动荡,就算是再厉害的人都过不去。”玲珑说着说着都有些说不下去了。

  墨诚舞看到她一副尴尬的表情后,便是轻笑着说:“这里不光是镇压了这些魂,并且还会让他们各自繁衍,成为更多的子母魂,所以千万年来,这里的魂魄不会少,反而会多了。”

  本来就是孱弱的灵魂,如果经过无数次削弱,那心底的最后一丝意识都会消失,只会变成这个守墓的怨灵。

  “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解魂咒,只是这个解魂咒是茅山正一道术中非常高级的一个咒语,连我自己都没有能够学到顶层,更别说是帮他们超度了。”

  “既然你没有学到巅峰,那就由我来试试,既然我身上具有道骨,那么就有一定的运气在其中。”我看着不远处的单问命,他此时一双眼睛瞪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