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芝麻开门

第二百七十九章 芝麻开门

  我抽出真武玄铁剑,同时打开了我的异变阴阳眼,凝神保持戒备,要是突然有什么怪物从门后面窜出来,我随时会上前一剑结果了他。

  我正在胡思乱想,跟在我旁边的锤子猛然闪身后退……

  “怎么了,锤子?”我见锤子露出一脸紧张的神色,便知道有鬼。

  “老琴,不对劲,”锤子瞪着大眼愣愣的看着我,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像是有一个女人在哭泣一样?你刚才耳朵贴那么近,难道没听见什么动静?”

  “啊?”

  我吃惊不小,连忙更小心的注意周围,再次把耳朵贴了上去,凝神静听……

  “砰砰,砰砰!”

  一阵低沉的声音从我耳朵里传来,仿佛是有一个巨大的怪兽的心脏正在一下一下的怦然跳动。那心跳声通过大门传到我的耳朵里,带出一股奇异的节奏感,连带着我的心,仿佛也在跟着那砰砰的怪声一起跳动。

  紧接着,我又听见了一种奇怪的呜呜声,那呜呜声凄楚而哀怨,仿佛是有一个女子在我耳边伤心的抽泣。

  我屏住了呼吸,心里紧张之极。

  这时玲珑紧紧握住了我的手,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紧张的对我说道:“琴生,你刚才是不是也听到一个女子在哭泣?”

  我点点头问道:“怎么了?”

  玲珑沉默片刻,终于抬起头,对我说道:“她哭的好伤心,我心里有一个感觉,我觉得她应该是我一个很亲近的长辈,不知道做了什么错事,被降下了什么可怕的惩罚,才在里面受罪。”

  我心里一惊,我果然猜得没错,这里跟玲珑果然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难道玲珑的神秘的身世来历真的来自于此处?

  “好,”我点了点头,“那事不宜迟,我现在就想法子把门打开。”

  “琴生,”玲珑忽然又看着我,欲言又止,“我……我知道那门怎么开……”

  我惊讶的看着玲珑,猛然想起玲珑是四柱纯阴之体,而我是纯阳之体,我们两人一旦结合,就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你真的知道怎么做?”我问道。

  玲珑看着我赧然一笑,说道:“琴生,你忘了,我最擅长的是什么了?”

  我猛然一怔,这才想起,玲珑虽然不会任何道门的法术,以及捉鬼除妖的术法,但是她会相面、卜卦、奇门,六壬这四种奇门的秘术。

  以往每次我和玲珑在一起,都是由她事先运用风水知识来勘察风水的。

  只是如今,玲珑的身子本就已经够虚弱的了,我又怎忍心让她再次亲身犯险,如果一个不慎,又将那可怕的冷疾引发出来了怎么办?

  玲珑坚定的看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为她担心。

  她轻轻捏着我的手,冲我点了点头。

  “一不葬粗顽块石,二不葬急水滩头,三不葬沟源绝境,四不葬孤独山头;五不葬神前庙后,六不葬左右休囚,七不葬山岗缭乱,八不葬风水悲愁,九不葬坐下低小,十石葬龙虎……”

  玲珑一边口中默默念着风水十八绝地口诀,一面带着我在白色巨门边仔细勘察地形。

  接着玲珑她又把手指伸到嘴边,咬破了自己的指尖,我吓了一跳,谁知玲珑又对我说道:“琴生,将你的手指头也弄破,挤出一滴血来。”

  我心里忽然醒悟到什么,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的血一个是至阴,一个是至阳,合在一起就能打开这大门?”

  玲珑对我点了点头,我连忙也像她一样,咬破了自己的指尖,我用力一挤,一滴鲜血低落到玲珑手指上,玲珑她就用混合了我们两人鲜血的手,轻轻伸到大门边上一个很不起眼的凹陷位置。

  那鲜红的血迹,已经轻轻触碰在了白色巨门之上,如同一张巨大白布上的一个鲜红的点,看着十分显眼。

  “嗤!”的一声,血液顿时化作一丝红色的细线,迅速顺着大门上那些造型各异的雕刻以及符文的笔迹延伸看去。

  这根极为细微的红色丝线,就这样漫无目的的顺着那些痕迹到处游走。

  “轰轰!”

  我忽然听到一阵触目惊心的轰鸣,仿佛是大门受到了某种力量的侵袭,正在拼命的发出抵抗死的。

  玲珑眼里猛然发出清亮的光彩,那一刻,她的身上似乎有一种奇特的气息,瞬间弥漫着全身,那只红色的羐眼之中,也隐隐有着血色亮光在发出。

  我心里不由都一阵心惊肉跳,暗自祈祷那个羐眼女鬼,千万不要这时候从玲珑的身子里窜出来捣乱。

  玲珑她清澈的双眸中光彩更亮,同时她的嘴里念着点墓碑口诀:

  “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唯见於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湛然常寂……”

  随着玲珑口中发出清脆婉转的口诀声,她纤细的手指也跟着在虚空中轻巧的画动。

  伴随着玲珑手指的动作,那条血色丝线似乎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引,沿着特定的轨迹,在门上各处雕刻的凿痕里迅速蔓延开来,如同一道细微的闪电,瞬间穿插来回奔走。

  血线的运动轨迹越来越快,一瞬间在我们眼前变换成古怪的图案。

  似乎一个红色的小点,悬浮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小点上绽放出微弱但是却分外坚定的光芒,光芒洒遍而出,如同有灵性一般,绘制着一副神奇的画面。

  玲珑手指猛然一收,恰好此时血线似乎已将门上各个地方的凿痕都游走了一遍,又瞬间迅速的收拢而回,重新变成了一粒细小的血珠,停留在门上某个地方。

  随机玲珑清喝一声下罗经口诀:

  “螟瞚甲兵,左居南斗,右居七星,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

  卡啦卡啦的响声传出来,门终于开了!

  我和玲珑相视一笑,各自紧紧拉着对方的手,并肩前行。

  “厉害!”锤子跟在一旁,对玲珑伸出一个大拇指。

  “不愧是嫂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天下就没有我嫂子玲珑打不开的门,进不去的地方,不像某些人……”

  锤子有意无意的瞥了跟在我们身后的叶采薇一眼,故意大声说道,“不守妇道,妄图谋害自己的亲夫,居然还要盗取他的寿命,可笑啊可笑啊,可恨啊可恨啊,这样的人怎么就不去下地狱呢,活着真是糟践人心,你家许爷我不服啊!”

  “你……”

  叶采薇气的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双手一划,变化出紫黑色的长长的利爪,便要飘上前,给锤子狠狠地来一下。

  黑衣阿赞冲叶采薇摆摆手,眼里一丝阻止的神色。

  也是,如果没有我和玲珑合体,他做梦也别想打开那大门,接下来正是要借用我们的时候,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跟我们翻脸?

  从地理位置来说,我们现在应该进入了那颗巨树的树干里面,活着我们现在已经穿过了巨树的树干,向前直行,进到了另一个神秘未知的地方。

  那颗巨树实在是太大了,它就那样撑破天地,几乎遮盖住了一切。

  黑衣阿赞说的没错,要打开那个白色大门,必须要我和玲珑两人同时在场,真的是缺一不可。

  我不由担心起来,光是开个门都这么麻烦,不知那门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危险?

  不会真的突然窜出来什么可怕的怪兽吧,还有先前那女子的哭泣又是怎么回事?

  卡拉卡拉的声响再次传出,白色大门在我们身后轰然关上,门的外边,忽然平地吹起一阵冷风。

  我们曾经站立过的地方,那些痕迹,纷纷被那股冷风吹散,就连白色大门上血线游走过的痕迹,也被瞬间蒸发清理干净。

  一切都恢复原样。

  仿佛,从来就没有人来过这个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