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万婴噬魂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万婴噬魂

  棂冥敕吾纸书符,打邪鬼,张张皆神书,急急如律令!!”

  我双手捏着指法,嘴里飞快地念着口诀,但凡所有靠近我们身边的血婴,一旦被我的驱鬼符打中,身上便会燃起熊熊烈火,惨嚎一声,化作黑色的灰烬。

  叶采薇阴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沉琴生,没看出来,你现在去了一趟地下石佛世界,得到了杀玉,还真有两把刷子。”

  我躲开其他血婴的攻击,手里捏着符纸警惕着,一边大声喝道:“叶采薇,这些血婴已经被我们杀死过一次,如今你却丧尽天良的,残忍地将它们再次召唤使用,难道你死之后就不怕下地狱吗?你心中就真的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善恶之念吗?”

  叶采薇暮然停止动作,眼睛里似乎闪过一丝光芒,忽然寒声对我说道,“沉琴生!你找死,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指骂骂?你这个懦弱胆小,自私,不知上进的家伙,我跟着你三年,我何曾得到过什么,房子车子你有哪样对我兑现过?你承诺过给我的幸福又有哪样实现过?”

  我心里一痛,采薇,采薇现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说得对!”黑衣阿赞从后面走出来,说道,“沉琴生你现在确实没有资格说她,告诉你,她现在是我的得意爱徒。”

  黑衣阿赞转向采薇,满脸满意的看着采薇说道,“采薇,你这段时间的表现为师是相当满意,放心吧,为师准备将……传承……你,为师很看好你,将来就要靠你了,好好表现吧!”

  叶采薇身边的那个男人,也就是她现在的男朋友,两眼灼灼紧紧盯着叶采薇,眼里露出一丝复杂,嫉妒的情绪。

  叶采薇猛然向前跨了一步,整个人模样大变,两手伸开,竟然长出长约一寸左右的紫黑色利爪,指甲的尖端泛着碧幽幽的光芒,看着甚是诡异恐怖,她的头发飘散,也是有一团黑气飘散,模样看着甚是吓人。

  “靠,”锤子吓了一跳,脸上的肉都抖了一下,对我说道,“这是梅超风转世啊,你的前女友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晕,我无语的看了锤子一眼,心想这当口你怎么还敢惹他?果然,叶采薇冷冷的看了锤子一眼,冷声喝道,“你找死!”

  “万婴噬魂!”

  叶采薇轻轻喊道,随着她双手的动作,那无数被黑气所化的婴儿的脸,纷纷飞上半空,飻儞张口一吸,尽数将那些婴儿脸全都吸入自己口中。

  吼!飻儞发出一声惊天的吼叫,两片大嘴巴一上一下的闭合,里面发出扑哧扑哧的响声,似乎正在嚼碎那些婴儿的脸,脸上的表情显得分外享受。

  墨诚舞的脸色骤变,上挑的凤眸之中闪过一抹愕然,一脸冰寒,盯着黑衣阿赞寒声说道,“万婴噬魂?这是从无间狱得来的邪恶功法吧?当年墨诚舞曾经说过,万婴噬魂之法由于太过邪恶残暴,所以被前辈高人镇压在无间狱,永世不得再见天日。你竟敢把这邪恶的功法用在这些被堕胎的婴儿之上,还敢把让飻儞吞噬这些血婴的元魂,你就不怕广明王刘妄渡天劫之后出来找你算账吗?你就真的不怕轮回的报应吗?”

  “哼,”黑衣阿赞冷哼一声说道,“有采薇帮助我,只要我成功完全吸取沉琴生的阳寿和元神,到时我就能无敌于天下,我还怕什么广明王,我还怕什么轮回的报应,那时我将无敌于天下,哈哈!”

  “你做梦去吧!”,墨诚舞厉声道,“想吸取我徒弟的阳寿,那也要问我做这个做师傅的答不答应!”

  忽然,玲珑满脸苍白,脑门上不停流着汗水,她无力的靠在我身上,牙关打颤,颤抖着对我说道“琴生,冷,我冷……”?

  我心里暗暗一惊,难道玲珑的那个怪病冷疾又发作了吗?

  玲珑身上的冷疾这真是一个怪病,大热天的也会浑身冰寒,仿佛给她穿再多的衣服,加再多的保暖措施,都会在她体内迅速流失,被一股冰寒之气侵蚀。

  我满脸疼惜,怜爱的看着玲珑,这个女人,自从跟着我过后,处处为我着想,有危险困难挡在我身前,我却没能让她过过一天好日子,就连她身上的冷疾,我也始终不曾想到办法帮她解脱。

  我看着玲珑苍白痛苦的脸,我的心里都在滴血,玲珑,玲珑,我沉琴生又怎么对得起你!

  啊!玲珑嘴里发出一声惨呼,她的眼中蔓延着淡淡的红色,一瞬间,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玲珑她悠闲地在这四周随意走动,面对那可怕的体型巨大如山的飻儞怪物,也不曾令她的目光有一分动摇,似乎那飻儞在她眼中,只不过是一只浑身长毛的小宠物一般可爱。

  玲珑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杏眸之中便闪过一抹恼怒和愤恨,有着魔之不去的无尽的烦恼和厌恶,显然对于我是深恶痛绝的。

  锤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对我说道,“老琴,老琴!我嫂子她,她,她又出来了?我嫂子又变身了?”

  我无力的点了点头,低沉着声音说道,“玲珑她现在已经变了个人,每当到了很危险的时刻,她右眼那个血红色的羐眼,就会提前感觉到,然后每当这时她就会出来。毕竟玲珑是她的本体,她们两个相依相存,如果玲珑一旦受什么伤,那她也没法子活下去……”

  “哼,”玲珑这时候已经于一瞬间变成了女鬼玲珑,她冷哼了一声,冷冷的看着我说道,“你倒是很清楚的知道这些道理,那你为什么还每次将她陷入险地,每次都要害得我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墨诚舞沉吟了片刻,安慰我说道:“琴生,你放心,师傅我最近正在想法子解决你的这个问题,其实这样的情况,我曾经也听说,但和玲珑却有些微的分别,我师门的祖师典籍里面好像曾经记载过这种情况,就是那破解之法……”

  我心下感动,连忙谢过墨诚舞,墨诚舞笑道,“你可是我的弟子,那怎么说玲珑她也是我的我的徒弟媳妇,徒弟媳妇有难,为师的怎能袖手不理?”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心里一喜,却看到女鬼玲珑嗔怒地看着我们二人。

  只见她脸色不满地看着墨诚舞,冷哼了一声:“这是我和她自己的事情,用不着你这外人来插手。”

  墨诚舞皱了皱眉头,却罕见地没有生气,潋滟的凤眸之中,逐渐透露出一抹深思。

  锤子可就不干了,锤子跳出来,吼道:“你凶什么凶?”

  锤子上前,毫不害怕地盯着女鬼玲珑,大声说道,“怎么说老琴他也是你的老公,你懂不懂为人老婆的本分?老琴的师傅,也就是你的师傅,你就是这么对你师傅说话的吗?”

  锤子又转身对我说道,“趁着你两人现在都在,干脆你们两人再举行一次婚礼,再结一次婚算了。这样的话,以后两个玲珑都是你的老婆,以后大家见面也不用分得那么清楚,就不会那么尴尬了……”

  “找死,”女鬼玲珑怒视着锤子,冷声说道。

  叶采薇若无其事地把玩着手中的摄魂铃,偶尔用阴寒刺骨的眼神瞥了我们一眼,目光中的讥讽仿佛若有实质。

  随着摄魂铃声的音波波动,怪物飻儞伸出巨大的脑袋静静地看着我们,它尖嘴大张,从里面喷出一股强烈的腥臭之气,瞬间吹得我们头晕脑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