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二百四十七章 道观禁地

第二百四十七章 道观禁地

  要知道那照妖镜本身已非同小可,此刻又加上了单如命的封魂咒,威力更是非比寻常,就连鬼影也不敢轻易撄其锋锐,血尸的骨油竟能腐蚀照妖镜?

  “那是他的本命骨血,具有非常可怕的腐蚀力量!”单如命紧紧盯着血尸,脸上骇然色变。

  “天地玄火,真武降临,定!”

  单如命以手指天,请动真武玄火。无形真火浇筑在照妖镜上,封魂咒的威力顿时发挥到极限,绽放出炫目的金光。

  骨油迅速被真火烧灼蒸发,那段腿骨迅速被融化,发出嗤嗤的声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可怕的缩短。

  昂!血尸脸上两片干枯的嘴骨上下合动,发出一声凄惨的吼叫,明明那段腿骨和他身体已没有任何连接,却仍然让他感到惊心的痛楚。

  “蠢货!”鬼影气急败坏的吼道,“只是让你暂时将照妖镜拖住,你他妈是不是在地底下呆的久了,脑子不够用了?照妖镜的威力岂是你能抵挡的,有那么容易的话,我会让你上来帮我?”

  单如命扬手一挥,镇魂幡犹如一块坚硬的铁板,呼啸着飞过去,兜头罩住鬼影和血尸。

  血尸发出一声难听的怪叫,脸上露出癫狂的神色,手上伸出长长的利爪,挥手往镇魂幡急抓。

  嗤的一响,血尸的利爪迅速被镇魂幡烧掉,发出一声惨叫。

  鬼影像看白痴一样的望着血尸,脸上露出又好气又好笑的神情。

  “走!”

  鬼影卷着玲珑,拉着血尸,直接从地下遁走。

  “变异阴阳眼!”

  “玄铁飞剑!”

  我使出自己最拿手的两样看家本领,玄铁剑猛然脱手飞出,射向那处。

  草尼玛!我两眼通红,和单如命追了上去。

  噗的一声闷响,玄铁剑刺向地面,如中败革。在我预想之中,原本以为会发出轰然一声,直接将地面掀开一个大洞,哪知道却如同一粒小石子投入湖面,只激起了一朵微不起眼的小水花。

  引蛇出洞,反被蛇用。这回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亏大发了。我心里一阵说不出的后悔和心痛。鬼影尼玛的,现在不单实力越来越猛,智商也是蹭蹭上涨,竟然还跟我们玩起计谋。

  不知鬼影从哪里找来的一个血尸,竟然将计就计,反而真的将玲珑抓去了。

  我急吼吼提起玄铁剑,便往地面拼命挖掘。

  “往这边追!”

  单如命拉着我,直奔往道观后方。他一边走一边跟我解释道:

  “这地面现在已经被血尸的骨血血化,坚硬如铁,你用玄铁剑根本就砸不开。但愿我的猜测是错的,鬼影那家伙不要真的把秦武放出来了。”

  “秦武?那是什么东西?”我扭头望了单如命一眼,讶异问道。

  “秦武本是秦朝时期一个凶名赫赫的杀神,被我们镇压在道观后方,那血尸应该就是他的看门之犬。”

  单如命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继续说道:

  “血尸倒也罢了,如果……如果鬼影真的将秦武给放了出来,那可真的就是为祸人间,后患无穷了。”

  单如命用手紧紧抓着法轮,脸上露出一丝恐惧不安的神色,“也不知鬼影究竟用了什么法子,竟然将血尸说动,跟他联合起来。我担心的是,一旦血尸被放出来,那么秦武也必将蠢蠢欲动。”

  我俩急急忙忙奔到道观后方,“那秦武究竟有什么来历?竟能让你如此害怕?”我好奇的问单如命。

  “杀神白起,你知道吧?”单如命定定的望着我。

  “你说的是秦国的那个杀神白起?”我点点头,“就是长平之战,坑杀了40万赵国将士的那个白起?”

  单如命沉重的点了点头,凝重说道:“世人只知有杀神白起,而不知有杀神秦武。那秦武,正是当年白起手下头号杀神,为人残暴嗜杀,狠厉果决,他替白起冲锋陷阵,立下赫赫战功,堪为当时世间第一凶神!”

  单如命叹了口气:“长平一战白起坑杀40万战俘,其中少说也有一半是秦武所为。”

  道观后方颇有些荒凉,看得出寻常很少有人来此。那里有一座很不起眼的小庙,久经岁月的风霜,看着甚是破败腐朽。

  小庙正中,有一面案台,案台上摆着一个乌金的黑色小瓮,瓮里堆满黑色细沙。奇怪的是,细沙表层似乎有隐隐的光芒在闪动。

  案台上方,是两块看着颇为沉重的八卦镜,镜面流光溢出,正对着黑色小瓮的细沙,似乎在源源不绝地向黑色小瓮灌输着某种力量。

  一个满头银发,下巴留有几缕长须的瘦削老道,正靠在椅子上打着瞌睡。

  “师叔,师叔!”单如命急忙唤醒老道,问道,“师叔快快醒来,镇秦庙这里可有什么异动?”

  我抬眼一望,原来这小庙上方挂着一面木制牌匾,上书三个大字“镇秦庙”。

  老道抬起头来,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笑着说道,“是单师侄啊,平日难得看到你到禁地来,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单如命脸沉如水,也不说话,径直走到那个黑色小瓮前,低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

  小瓮上覆盖着的那一层细沙,原本细密均匀,不漏一丝缝隙,此刻中间却出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洞,里面正有一丝黑气不停向上涌出。

  “真武大帝,急急如律。以我精血,请镇邪灵!”

  单如命咬破指尖,向那个小洞滴入鲜血。

  单如命气得浑身直抖,指着那个黑洞问道:“师叔你还说没有什么事?你看,玄沙这里怎么会被挖出一个洞?师叔,你知不知道?血尸已经被放出来了?”

  “啊!什么?”老道闻言脸色瞬间苍白,扑通一下跌坐在椅子上。

  我草,是你这老头干的好事?我怒目瞪视着他,要不是看那老道一副慈眉善目,德高望重的样子,又是单如命的师叔,我真想狠狠一脚上去把他踹个底朝天。

  “师叔,你马上去招集观中弟子,本门即将有重大变故发生,让大家结阵护卫。”

  单如命急慌慌吩咐道。

  “玄沙下面镇压着秦武,不过现在我已用本命精血将那个小洞封印住,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单如命拉着我转向小庙一个角落。

  他伸手在旁边扭动一个开关,只听咔的一响,桌子移来开,地面砰的一声弹了上来,现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单如命思索片刻,将小瓮顶上那两面八卦镜解下来,又将那块写着镇秦庙的牌匾解下,抱在怀里,对我说道:“这是祖师当年亲手所书,字迹中凝聚着祖师的一丝灵力在里面,对于镇压邪祟应该能起不少作用。”

  ”那杀神秦武就是被埋在地下,被你们镇压在这里?”我指着黑洞问道。

  单如命叹了口气,“当年杀神白起之所以能纵横沙场,全凭着他手中有一块杀玉,据说那块杀玉本是他牺牲了自己十年的阳寿,从冥界用血誓之法换取得来。”

  “民国时期,有一伙不知死活的摸金校尉,妄图盗掘白起之墓,想要偷走那块杀玉,却不知怎么地竟然误打误撞,错开了秦武的坟墓,当时秦武的尸体从墓中杀了出来,造成了很多人的伤亡。”

  “祖师悲天悯人,不惜耗尽寿元,用自己毕生修为,将秦武镇压在我们道观,就是在这下面了。”

  “那秦武真有这么厉害?”我越听越是心惊,问道。

  “当时秦武身边有一左一右两大护法,死后化作两具尸体,一为血尸,一为魔尸。”

  单如命叹道,“不知那鬼影从何处得到这个消息?更为惊奇的是,他竟然能想法子说动血尸来助他,这件事实在是非同小可。”

  我听了之后,心不由自主往下一沉,更加担心起玲珑的安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