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二百四十章 阴阳判官

第二百四十章 阴阳判官

  玲珑轻轻嗅了嗅空气中留下的火药味,对我说道:“琴生,他手里拿着的枪火很不一般,火药味中还夹杂着朱砂和黑狗血的味道。”

  听了这话,我朝着那黑衣保镖看去,他的身高至少有一米九,沉默地维持着举枪的手势,墨镜遮住了男人的眉眼,只能看到他冷峻的嘴角。

  若这人只是个普通的打手,必定不会使用有朱砂和黑狗血的手枪,莫非他早就知道王老板的真身,正是来替天行道的不成?

  既然如此,他之前又为何要拦住活人的去路?

  思索间,黑衣男人已经不停歇地打出了好几发子弹,受伤不断地金色蟾蜍陷入了狂乱之中,竟然被它躲了过去。

  只见那金色的身影一闪,凶兽蟾蜍蓦地消失在了原地,我连忙打开异变阴阳眼,迅速地捕捉到一道血红色的残影,然后奋力地挥出了手中的真武玄铁剑。

  金芒在剑刃之上辉映,只听得一声怪叫,半截血红色的舌头便掉落在了地上,正是凶兽蟾蜍的。

  “竟然斩断了我的舌头,护体金光果然厉害!”凶兽蟾蜍摔落在地上,咬牙切齿地对我说道,“不过只要吃到你身上带着功德金光的一块血肉,什么都值了!”

  说完,只见那凶兽蟾蜍的身影再次模糊,逐渐消失不见,聚阴格局将阴气鲸吸进来,房间内顿时升起一阵剧烈的鬼哭狼嚎。

  我心里冷哼,又来这一招?立刻打开异变阴阳眼朝周围看去,却没有发现凶兽蟾蜍到底在哪儿。

  玲珑皱了皱秀气的眉头,说道:“琴生,不好,这凶兽蟾蜍和夜总会已经合为一体了!”

  人死之后,灵魂残留在原地无法离开,渐渐化为地缚灵,这凶兽蟾蜍竟然也能如此。它常年在聚阴格局中,受到阴气的沐浴,凶兽之灵竟然钻入建筑之中,成了地缚灵。

  我心里一惊,这皇家夜总会处处装修奢华,金色的墙壁地砖,难道不正是那凶兽蟾蜍幻化的吗?

  如今我们进了这夜总会,正是入了凶兽蟾蜍的肚子里,还能够有活路吗?

  正在这时,那黑衣男人却像是根本不担心一般,将手枪放回了腰间,便朝着包房内走了过去。

  看着悠闲淡定的模样,玲珑笃定地开口:“跟着他,这个人肯定有出去的办法。”

  听了这话,早已被吓得面无人色的一干顾客,纷纷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紧紧地跟在黑衣男人的身后。

  见状,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打开包房的门便走了进去。

  我和玲珑对视了一眼,她轻轻颔首:“琴生,我们走。”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心思再去管黑衣阿赞和鬼影的事情,在这凶兽蟾蜍的地缚中,能不能保住性命,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谁知,刚跟着那黑衣男人,后脚进入包房内之后,便看到了被捆得严严实实的王厅长。

  王厅长见了我们,绿豆大的眼睛内满是乞求,被堵住的嘴里发出破碎的哀求声。

  黑衣男人走了过去,将堵在他嘴里的破布取了出来,沉声问道:

  “说,人皮地图,在哪儿?”

  听到这话,我猛地握住了真武玄铁剑的剑柄,玲珑的脸庞也骤然紧绷,杏眸之中露出一丝警惕。

  人皮地图,竟然又是人皮地图!看着他眼中的执着,我心里暗骂句脏话,为何人人都对这人皮地图如此狂热?

  哪怕其上有着五鬼显灵阵法,只要找到其中一个坎位,便能有号令众鬼的能力。但如今世界都发展成什么样了,就算是想要出人头地,也不必还指着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再说那黑衣男人身手利落,难道干别的不成?

  王厅长声音颤抖地说道:“人皮地图,我放在所里了……只要你能将我带出去,我保证将手上的地图,双手奉上!”

  我心里疑窦丛生,人皮地图统共十四张,玲珑手上有四张,剩下的都在苍竹的手中,这王厅长怎么会有?

  那黑衣男人冷哼一声,将王厅长的衣领提了起来,掌心一翻,手里竟然已经拿了支檀香木的毛笔,咬破了指尖,在包房的墙壁上写写画画起来。

  “这人在干嘛?为什么还不带着我们逃出去……”

  见状,将逃出生天的希望寄予在黑衣男人身上的人,纷纷埋怨了起来,但碍于之前他展现出来的实力,不敢高声说话。

  “琴生,这人手上拿的乃是阴阳判官笔,他是八大氏族的后人!”玲珑抿了抿唇,语气颤抖地开口道。

  玲珑清丽的嗓音中透着一抹其它的情绪,我心里有些疑惑,但此时大敌当前,也没有时间想这么多了,便说道:

  “阴阳判官笔?可是能断阴阳,判善恶,传说乃是秦广王手中通晓世事的判官笔?”

  玲珑点了点头,朱唇轻启:“没错,这阴阳判官笔,是八大氏族之中,秦家的传家宝。”

  黑衣男人在包房的墙壁上,用自己的指尖血,很快便画出了玄奥的咒语,其上流动着凝而不散的法力,令人忍不住喝彩。

  “秦炎武,你这个叛徒,竟然敢背叛我!”空气中传来一道愤恨的声音,正是那凶兽蟾蜍,语气中满是恶毒。

  黑衣男人充耳不闻,一手提着王厅长的衣领,另一只手握住阴阳判官笔,在墙上不停歇地画着符咒。

  虽然看不出秦炎武画的是何物,但其上传来的法力波动,我毫不怀疑这东西的威力。

  “王厅长,难道你以为藏着人皮地图,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凶兽蟾蜍冷哼道,“没拿到地图,你以为我会乖乖地为他们做事?到时候,那泰国吸血老妖必定吸干你的鲜血!”

  听了这话,王厅长立刻面如菜色,身体抖得跟筛糠一般:“堂哥……不,祖宗!我不是故意的,那人皮地图我刚刚拿到,便被您的人绑了过来。”

  我心里一沉,没想到,黑衣阿赞他们真的和王厅长联手。而人皮地图,正是黑衣阿赞等人,朝凶兽蟾蜍抛出的橄榄枝。

  但金色蟾蜍乃是皇家夜总会的地缚灵,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半步,便臂之指使一般,令王厅长在外面替自己办事。

  俗话说,飞鸟尽而良弓藏,狡兔死而走狗烹。谁料到,王厅长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将人皮地图藏了起来不交给它,想要借此来保命。

  说话间,秦炎武手里的阴阳判官笔下,咒语已经逐渐成型,其上法力的波动令凶兽蟾蜍蓦地变色!

  只听得凶兽蟾蜍怪叫一声,无数道血红色的残影迅速地逼近,“进了我的地盘,想跑,没门!”

  秦炎武腾不出手来抵挡,只是加快了手中的速度,背后空门大开,牙关紧咬,显然是想要和凶兽蟾蜍一命博一命!

  我皱了皱眉,毫不犹豫地上前一步,挥剑,将席卷而来的血红色残影纷纷斩落在地,正是金色蟾蜍的血红色长舌。

  “琴生!”玲珑杏眸之中,目光一沉,清丽的嗓音之中有着淡淡的不悦。

  看着掉落在地上的血红色舌头,我心里疑惑,玲珑刚才是想要阻止我不成?难道她和秦炎武有着什么仇怨?

  “多谢。”此时,秦炎武已经完成了法咒,将阴阳判官笔收好,转头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往沉默不语的玲珑看去,她却抿着唇,巴掌大的小脸紧绷着下颌,似乎心情不好。

  “阴阳判官笔,通晓阴阳,我已在凶兽蟾蜍的地缚之上,打开了一条通往外界的道路,现在走罢。”

  说完,秦炎武已然第一个走了进去,身形飘忽,消失在了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