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扁毛畜生

第二百三十一章 扁毛畜生

  我想,既然蔡光会找立堂口的搬杆子,我们跟他讲清楚事情的原委,然后将照妖镜交给蔡光,应该不是难事。

  张笑发动警车,朝着立堂口的那家开去,说道:“北街那个姓张的中年妇女,在家里立了个黄大仙的堂口,平时给居民跳大神、搬杆子,所长已经派我们去思想教育很多次了。”

  锤子“啧啧”叹了一口气:“张笑,你们所长这是搞性别歧视啊,难道搬杆子是封建迷信,老琴的道术就是科学向上的?”

  张笑道:“那些搬杆子的,大多都是装神弄鬼,东城的风气不能被他们给败坏了。”

  其实这话不然,搬杆子的立下堂口供奉黄大仙,也许是实打实地有动物仙坐镇。据说是有人在大病一场过后,便能看到这些动物仙,于是摆上香案供奉,通过附体为别人卜卦测吉凶。不然这些待在家里足不出户的妇女,怎么会懂得算卦推断?

  不过,这黄大仙受香火,给来请神的人测测吉凶,算算卦没问题。但这鬼影的事情,却不是它们能管得了的。

  于是我说道:“不管她这堂口是不是装神弄鬼,我们去看看便知道了。”

  等到了北街一个老旧的小区楼下,张笑停住脚步道:“立堂口的张大妈,就住在六楼上,我就不上去了。”

  我点了点头,张笑这一身警服,必然会引起立堂口处的人群恐慌,以为是警察又来抓封建迷信了。

  上了六楼,我们来到张大妈的家门口,只见这间逼仄狭窄的老房子内,竟然已经围了许多人。打眼看去,除了蔡光之外,我们在派出所看到的好几个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人,都在里面。

  其中一个妇女头上罩着三尺红布,手拿一根包米杆子被人围在中间,神神道道地念叨着:

  “黄老爷子快发令,把黄家大兵调齐整,黄天霸,黄天青,黄天黑黄天红大报马,二灵通……“

  锤子笑道:“怪不得叫搬杆子呢,原来是手上拿着个玉米杆子啊!”

  我皱了皱眉头,这屋子里确实有股妖气,看来搬杆子的确实供奉了黄大仙,而此时她嘴里唱着的,是请神的二神唱。

  中年妇女唱完之后,突然双眼一翻,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对周围的人开口道:

  “走阴闯阳做善事,了因缘看病……来者何人啊?”

  “蔡光。”只见一个身材魁梧健壮的小伙子从人群中走出来,被站在旁边的老妈捅了捅,才不情不愿地来到黄大仙的面前。

  黄大仙翻着眼看他,手指哆哆嗦嗦地指着蔡光,道:

  “印堂发黑,双眼发昏,血光之灾啊!”

  蔡光听到这话,差点没笑出声,说道:“这位阿姨,您啊是武侠小说看多了吧?我跑长途好几年了,路上没少遇到你们这些骗子,个个都说我有血光之灾。照你们的说法,我蔡光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说完,也没管黄大仙的反应,站起身就要往外走,人群中一个中年妇女连忙拉住蔡光,没好气地说道:

  “道观的高人说了,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人最近不能出门,你这小子偏吵着要开车上长途,不让黄大仙给你断断,妈不放心!”

  看来这个蔡光是典型的无神论者,对于搬杆子这些事情,是压根就不相信。

  此时他的脸上满是不耐烦的神色,拨开自己老妈的手就想往外走,一边说道:

  “什么黄大仙啊,装神弄鬼的,老板还等着我呢,我先走了。”

  这时,只见坐在供台后方的黄大仙冷哼了一声,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我心里暗道不好。

  这黄大仙嘴里的咕噜话别人听不懂,实际上会说咕噜话的,一般都是这些动物仙。它们虽能断未来,测吉凶,但也不是什么善茬,总是有几分兽性的凶恶。

  果然,蔡光刚刚走到门口,贴满红绸的防盗门便“砰”地一声在他的面前关上,屋子里点着的蜡烛亦是纷纷熄灭,一股若有若无的阴气在屋内弥漫。

  这间房子本就处在背阴的位置,窗帘更是拉得密不透风,此时竟然如同黑夜一般,影影重重地看不清楚。

  玲珑轻声道:“不好,蔡光被黄大仙附身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沉,蔡光本就是八字带阴,容易被妖邪附体,更何况他还对黄大仙不恭敬。

  一般来说,这样八字带阴的人跑长途,怎么着都会遇到点灵异事件,但蔡光却一路平平安安,实在是令人奇怪。

  黄大仙附到蔡光的身上,那搬杆子的张大妈便清醒过来,伸手将灭掉的蜡烛重现点燃,只见那燃起来的烛光,确是青幽幽的颜色。

  见状,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慌张地交头接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黄大仙发怒了?”

  蔡光的脸庞在青色的烛光映照下,显得诡异非常,冷冷地说道:“人要找死,谁都拦不住,竟然敢对我黄大仙不敬,就要付出代价!”

  话音刚落,蔡光母亲捂着胸口,差点被吓得背过气儿去,哭天喊地跪下道:

  “黄大仙,是我儿不懂事,你饶了他吧……”

  蔡光低下头,嘴唇嗡动,发出的却是女人一般的声音:“我不要他的命,你儿子也被那东西惦记上了,总归逃不过一死。”

  说完,蔡光便拔腿朝着窗外冲去,这立堂口的住在六楼上,若是摔了下去,非死即残。

  见到这一幕,蔡光的母亲差点晕死在地,其他在场的人看到黄大仙取人性命,哪个敢去拦?

  就连立堂口的张大妈,此时都缩在角落,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

  “扁毛畜生,休得放肆!”我大喝一声,将手中的驱邪符篆朝着蔡光射去。

  什么黄大仙,说到底不过是只成精的黄鼠狼,竟然敢在我面前杀人?

  驱邪符篆射在蔡光的后心,立刻燃起明黄的火焰,他立刻痛叫一声,转过头来看着我,脸上的青色缓缓褪去。

  等到他脸上的青色褪了干净,驱邪符篆的火焰便熄灭了,仔细一看,蔡光背上的衣物分毫无损。

  那驱邪符篆燃烧的,是附在蔡光身上的黄大仙,自然对他没有任何的伤害,但看见这一幕的人,无不觉得惊异非凡。

  蔡光双眼一翻,晕倒在地,他的母亲连忙上前,将儿子抱在怀里。

  “何人在此多管闲事?”屋内阴风阵阵,那黄大仙显然还未离去。

  “龙虎宗,真武观,沉琴生。”我手里握着真武玄铁剑,冷冷地看着天花板上,倒吊着的那只黄鼠狼。

  这黄大仙被驱邪符篆烧得浑身焦黑,露出血红色的肌理,尖嘴猴腮,双眼冒着绿光。

  我将玲珑护在身后,看着那扁毛畜生道:“你算卦受香火可以,若是随意害人,就等着受死吧!”

  黄鼠狼的尖嘴之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用怨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忌惮于我手中的真武玄铁剑,转头从窗子的缝隙一溜烟地逃走了。

  它离开后,张大妈面前的香案便骤然倒塌,说明黄大仙已经不在这里立堂口,这搬杆子请大神的活计,以后是再做不成了。

  见状,张大妈肥胖的脸上就差没哭出来,看了眼我身上的道袍,骂道:“你这是哪里跑出来的臭道士,敢和老娘抢生意?”

  玲珑皱了皱秀气的眉头,缓缓道:“我们并不是有意打扰,方才差点出了人命,不得以才出手。”

  蔡光此时悠悠转醒,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也是一脸后怕。听到这话,不由得站起来对张大妈怒目而视:

  “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供奉的是哪门子的神仙?动不动就要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