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二百三十章 请黄大仙

第二百三十章 请黄大仙

  商量了半天,最后还是我们几人一起去找到单问命,向他说了照妖镜的事情。

  “这么说,这道油盐不进的鬼影,竟然会害怕能够倒影出自己身形的镜子?”单问命摸着下巴,颇感兴趣地问道。

  我沉吟了一下,开口道:“所以想要找你借几面照妖镜,等到这件事情完了,保证完璧归赵。”

  单问命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带我们到了正殿,只见供奉着紫薇星君的香案上,堆着大把的照妖镜。

  “想拿多少,随意。”单问命慢悠悠地说道。

  锤子将手在裤缝上擦了擦,伸手抱了满怀的镜子,粗粗看去至少有几十面。

  “这下,全东城八字儿带着阴气的,都能用上照妖镜了,我看那鬼影还能害谁?”锤子咧着嘴,兴高采烈地说道。

  单问命罕见地附和了两声后,开口道:“等你们从外面回来,记得给我三万块钱。”

  “三万?”我和锤子愣了愣,疑惑地看着单问命,锤子更是不满地开口,“单问命,许爷我没欠你钱吧?”

  单问命冷哼道:“这照妖镜可是真武观的热卖手工艺品,一面镜子一千块,我算你成本价。”

  “呵,还热卖?”锤子不服气地哼声道,“你这道观几个月见不着个香客,热卖个锤子啊!”

  单问命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淡然地挑了挑眉:“所以,照妖镜你们不要了对吗?不要的话,我正好卖给别人去。”

  “别人?”我心念一动,“你打算卖给谁?”

  单问命用眼角的余光瞟了我一眼:“跟你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我沉吟着说道,“鬼影可以命令人类,也许买你铜镜的人正是它。”

  鬼影昨日被照妖镜给打得抱头鼠窜,自然明白投鼠忌器的道理,找个替死鬼来买照妖镜,听起来也算是合情合理。

  否则,这百年没有人光顾的道观,突然出现神秘大主顾,而且只对这里的照妖镜有兴趣,这才是真正的反常。

  单问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然后说道:“那人没有住址和电话,不过他下次再来的时候,我用千里传音术通知你们。”

  于是我们几人拿起照妖镜迅速出发,首先去了东城派出所,将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居民都筛选了出来。

  看到思月,即使是王厅长都要小心赔笑,将我们几人亲自引到办公室,好茶好水地伺候着。

  张笑按照我们的描述,将东城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人统计出来,还将昨日的几个受害者资料交给我们。

  玲珑看着这些报告,沉吟道:“看来鬼影并不是漫无目的地杀人,它一直围绕着真武观作案,昨天晚上一夜暴毙的几人,都是住在真武观附近的居民。”

  我点了点头,若不是这样,这些尸体也不会在第二天早上,就被家属抬到真武观门前。

  看来那鬼影并没有死心,依旧想要缠上我,故而才会徘徊在真武观的门前作案。

  “王厅长,这案子明显透着古怪,没想到,你们结案的动作倒是快。”思月冷哼道,手指在办公桌上不紧不慢地敲了敲。

  唐山的脸上也露出了不满的表情,草草结案显然不是他的本意,但官大一级压死人,只能按照王厅长的意思,将这些人统统定性为自杀。

  虽然情理上说不通,但死者的脖颈上没有其他人的指纹,也没有出现任何打斗的伤痕,看起来似乎真是自杀。

  唐所长破了几十年的案子,他是无神论者,但也知道有些东西不能按常理论。

  于是还没有等王厅长回答,他便抢着开口:“这个案子,的确还有很多疑点,小沉同志的本事我是知道的,这一次还是得靠你们了。”

  “难道派出所定性为自杀,死者家属没有意见吗?”我疑惑地问道。

  张笑摇头,说道:“大家都说这些人是被黄大仙儿给杀死的,东城的居民思想有些保守,知道这事儿派出所管不了,所以都找那搬杆子的去了。”

  搬杆子的,在我们这儿又叫做立堂口,多以妇女为主。她们立的堂口,往往供奉着神仙,但一般都是动物仙。比如黄大仙,狐大仙,或者常仙,常仙也就是蟒蛇仙。

  立堂口的做法事时,会请来自家供奉的动物仙附体,给前来求助的人算卦指点迷津,这个过程也有叫跳大神的。

  “看来这些家属不是只找了真武观一家啊。”锤子幸灾乐祸地笑了笑,“怪不得单问命不想管这件闲事,原来是有搬杆子的插手进来了,俗话说同行乃冤家,他个道士落到跟农家妇女抢生意,啧啧啧……”

  听他这么一说,我便觉得布包里的几十面照妖镜变得极为烫手起来,单问命要我将这些照妖镜卖出去,如今看来基本上没可能了。

  谁家愿意用一千人民币,买这么面破铜镜?

  总之没人买的话,只能原封不动地带回去,只是那些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人,该怎么办?

  张笑在东城的地图上,以真武观为圆心画了个圈,圆内除了那几个死去的居民,还有几个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人。

  “按照鬼影杀人的规律,这几人是最危险的。”玲珑沉吟着说道。

  我点了点头:“单问命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我们只有先从这几个人开始查起。”

  张笑开着警车将我们载过去,很快便到了第一个人的住所,这里是个老旧的小区,放眼望去住的人都是些大爷大妈。

  我们一行人,张笑穿着警服,我身上却是真武观的道袍,看起来极为扎眼。

  “老琴,不是我说,咱们这样真的不会打草惊蛇?”锤子转头说道。

  我环顾着四周,缓缓道:“打草惊蛇,让那鬼影不敢害人,总比再有人死去好。我们只要找到那个阴年阴月阴日出生之人,将照妖镜交给他,就算大功告成了。”

  锤子翻了个白眼,摇头道:“你可别抱太大希望,单问命那小白脸可是说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好家伙,一面铜镜一千块钱,就住这小区的人,给得起那钱吗?”

  说话间,已经到了张笑手里的地址,筒子楼昏暗的楼道中,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你们找谁啊?”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应答,倒是旁边的邻居打开了门,是个烫着头发的中年妇女,一脸不耐地开口问道。

  张笑理了理警服,走过去礼貌地开口:“请问,蔡光家是住在这里吗?”

  看到张笑身上穿的警服,中年妇女的气焰矮了几分,赔笑道:“是,是,不过蔡光和他妈今天一大早就出门去了。”

  “去哪儿了?”我问道。

  中年妇女回答:“去找北街那个搬杆子的跳大神了,听说昨天我们附近出了命案。蔡光这小伙子是个跑长途的,他妈不放心,就带去请大神问问呗。”

  说完,她试探地开口道:“警官,你们不会是来打击封建迷信的吧?”

  张笑道:“放心吧,不是,谢谢你提供的线索,我们先走了。”

  说完,我们便转头又往楼下走,隐隐约约听到那中年妇女小声说道:“现在警察办案子,还带着道士,真是奇怪……”

  路上,锤子埋怨我:“老琴,刚才我想把照妖镜挂在蔡光门前,你干嘛拦着我?”

  方才张笑和邻居交谈的时候,锤子便拿着照妖镜,朝着蔡光家的门上挂。

  先不说单问命的交代,门前突然出现一面照妖镜,是人都会觉得不正常,很有可能会被蔡光取下来扔了。

  白费力气不说,蔡光若是因此被鬼影杀害,我们岂不是间接成了杀人凶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