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二百零五章 为时已晚

第二百零五章 为时已晚

  我吃力地维持着六合奇门阵,胸口气血激荡,喉头一甜竟然喷出大口鲜血。

  玲珑抿了抿唇,杏眸之中满是心疼的神色,她关怀的眼神令我心中一暖,不受控制的气血渐渐沉静下来。

  “琴生,不要动怒,否则会被阵法反噬。”她担忧地看着我,轻声说道,“道家阵法虽然是正派功法,但如果布阵之人功力不足,依旧会被阵法吸走所有的生命力。”

  我点了点头,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开口对叶采薇说道:“你将身上的伤口包扎一下,否则等到阵法被撞破,我们谁也活不了!”

  叶采薇勾起唇角说道:“这不就对了?”

  她从包里拿出止血纱布,随意地在脖颈之上绕了几圈,然后打了个结。手腕上的伤口因为被吸血藤蔓的口器堵住,所以没有血腥味飘散出来,见状她也没有去管。

  我皱了皱眉头,曾经和叶采薇谈恋爱的时候,她明明是一个很细心的女人,如今的行为举止竟然有这么大的改变,仿佛是变了个人一般。

  “你在看什么?”叶采薇的脸色有些苍白,是被吸血藤蔓吸走了鲜血导致,此时看起来竟然有些微的虚弱。

  听到她这句话后,我不由得一怔,因为叶采薇的语气中竟然没有厌恶,听起来极为平静。自从我发现她背叛我之后,叶采薇第一次这么心平气和地和我说话。

  “我在看什么?你那师父如今被吸血藤蔓包围,我看你这个徒弟对他也不是那么忠心,要不怎么会独自躲在这里偷生?”对于叶采薇难得的沉静,我没有丝毫的动容。

  叶采薇没想到我会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明艳的脸庞之上神情一滞。见她这幅模样,我不由得在心中冷笑,难道她还以为我是以前那个,满心满眼都装着她一个人的沉琴生?

  此时六合奇门阵外,吸血藤蔓四处肆虐,将洪水搅动得翻天覆地,黑衣阿赞被这些吸血藤蔓折腾得够呛,他的邪法只能对人施用,这些吸血藤蔓可不买账。

  这就是道家功法和南洋邪术最大的区别,南洋邪术施蛊落降,茅山道术驱鬼除魔。可惜吸血藤蔓这样的邪物可不会管你修习的是什么法门,只要是有新鲜血液的人类,对于它们来说就是食物。

  黑衣阿赞此时已是鹤发鸡皮,很快就被吸血藤蔓追上,尖利的口器插进他的体内,开始迅速地吸吮鲜血。叶采薇沉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叶采薇,我警告你,别想着让你师父进六合奇门阵躲避,否则我第一个杀了他!”墨诚舞冷冷地说道,她紧握着手中的匕首,凤眸紧盯叶采薇的一举一动。

  墨诚舞潋滟的桃花眼中杀意遍布,恨不得将手中的匕首插进叶采薇的脖颈中,见血封喉。她向来是爱憎分明的人,叶采薇方才差点害得法阵被撞破,墨诚舞眼里已经容不下她了。

  “墨师父,修道之人,切勿妄造杀孽。”玲珑在旁边轻声说道,将墨诚舞从杀意中幻醒过来。

  听到玲珑的话,墨诚舞微微颔首:“玲珑,谢谢你的提点,这种女人不值得我为她背上杀孽。”

  叶采薇横了她一眼,不屑地开口:“胆小如鼠,又何必找这些借口。你的定魂针使得不错,可惜定魂针用完了吧?要不怎么还不改动手,难道是害怕光凭着手里的匕首打不过我?”

  墨诚舞懒得看她,冷笑了一声道:“人生老病死,一辈子都被记在生死簿上,我不过是担心自己到了地府,被阎王爷责罚。只是有些人手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命,以后到了地狱去受那油烹挖心的刑罚,投入畜生道生生世世轮回,恐怕是死也不敢死了。”

  “无稽之谈。”叶采薇不以为意地说道,看似没有将墨诚舞的话放在心上,但手指却蓦地握紧了。

  这时,苍竹、狐妖和黑衣阿赞三人联手对付吸血藤蔓,他将血滴在折扇之上朝着藤蔓抛去,这些吸血藤蔓便闻着血腥味拼命追逐,最后却把自己吧缠了个死结,被黑衣阿赞的鬼火给烧了个干净。

  这办法屡试不爽,很快便将所有攀爬上来的吸血藤蔓都消灭了,即使心里对他们几人再过鄙夷,看到这干净利落的手段,我也不由得叫了一声好。

  黑衣阿赞瞥到叶采薇和我们站在一起,阴鸷的眸光闪烁了几下,见状叶采薇的脸色蓦然变得极其苍白,只听她轻声地喃喃自语:“他竟然没死……”

  我不由得心中冷笑,黑衣阿赞此人极其阴险多疑,见到叶采薇和我们在这六合奇门阵中,他必定心生疑窦。想起那黑衣阿赞曾经吸取叶采薇的鲜血续命,估计这回她有的受了。

  能看出来,叶采薇对于黑衣阿赞的恐惧和惧怕。我不明白她为何要坚持待在那黑衣阿赞的身边,甚至不惜和我反目成仇,难道仅仅是因为王巍然那个富二代不成?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冷笑一声,爱情果然是伟大的。要不凭借叶采薇的姿色,找个老总包养她也不是难事。只惜她太过贪心,既想要香车宝马,还要王巍然那样的英俊小生。结果一脚踩进了火坑里面,成了黑衣阿赞的打手,不知道今时今日,叶采薇有没有后悔过。

  这时,看着吸血藤蔓已经尽数被灭,我便撤了六合奇门阵,和玲珑她们走了出去。

  玲珑杏眸半阖,她展开了掌心,只见古树之灵所附身的那一片嫩芽,此时正在缓缓地抽芽伸展,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

  见状,她微微扬了扬唇,脸颊的梨涡若隐若现,说道:“枯木逢春,水流大海而蛟龙归去,看来洪水很快就要结束了。”

  思月不免好奇地开口:“玲珑,这你都能看得出来?”

  玲珑点了点头道:“风水玄学不仅是通过推演,也要和实际景象结合,所谓否极泰来,万事都有自己的定律。”

  虽然听到玲珑这么说,但我们几人都不敢放松,警惕地看着白玉高台下的洪流,生怕又有吸血藤蔓趴上来攻击我们。

  六合奇门阵已经撤去,我将真武玄铁剑从背上取了下来,冷冷地看着黑衣阿赞等人,却只见叶采薇还站在我们这里。

  “叶采薇,过来。”黑衣阿赞语气生硬地开口,脸上的表情不善,对叶采薇冷漠地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叶采薇显然瑟缩了一下,她手腕之上的吸血藤蔓依旧在疯狂地汲取鲜血,叶采薇的嘴唇微微发白,白皙的脸庞看起来透着几分柔弱。

  墨诚舞上挑的凤眸中闪过一丝不忍,之前思月脖颈上的伤口比之叶采薇更要严重,她都能用身上的秘药医治好。此时看到叶采薇被吸血藤蔓摄取鲜血,她心中必定也在纠结是否出手相救。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叶采薇之前的所作所为令墨诚舞最终只是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过了头去。

  黑衣阿赞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握紧了手中的法器,顿时便有怨魂哭嚎的声音在墓室之中响起,他冷哼道:

  “叶采薇,还不赶紧滚过来!”

  看到叶采薇脸上的惧怕,我冷笑道:“叶采薇,你之前不是看不起我吗,现在赖着不走是什么意思?”

  “沉琴生,你等着。”叶采薇似乎没想到我会赶她走,脸上的表情一滞,然后恶狠狠地说道。

  我嗤笑了一声,正所谓昨日的你对我爱答不理,今日的我让你高攀不起,叶采薇这时候再想后悔,早已为时已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