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二百章 灵魂出窍

第二百章 灵魂出窍

  “扑哧”

  真武玄铁剑没有迟疑地插入到蓝色妖异的眼瞳之中,狐妖倾城显然没有预料到我会来这一手,瞬间便尖利地惨嚎起来。

  我低头看了一眼法阵之中的玲珑、墨诚舞和思月三人,缓缓地舒了一口气,这下狐妖再也不能驱使流云广袖来攻击我们了吧?

  果然,所有的流云广袖开始纷纷散落,无力地垂下落在我的身上,再也不复之前的力达千钧,反而柔和得就像是普通的绫罗。幽深的古墓逐渐显露出来,很快我们就能从这里脱身了。

  我吐了一口浊气,墨诚舞说得果然没错,过刚易折,过柔,也会有致命的缺陷。

  这时,半空中突然传来一道破空之声,我正欲抬头看去,却听见玲珑在下方担忧的声音:“琴生,小心!”

  我还保持着悬空的状态,手中的真武玄铁剑插在狐妖巨大的湛蓝色妖瞳之中,身上的力量也都悬挂在上面。我一旦放手,便会从半空中落下。

  而此时,一道强烈的罡气却破空而来,重重地击打在我的胸前。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瞬间移了位,手中的真武玄铁剑也从狐妖的眼眸中拔了出来。

  我无力地从空中落下,仿佛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口中不停地溢出破碎的内脏和鲜血,我的脑袋已经彻底晕晕沉沉,再也没任何的意识。

  昏迷之前,我心里只剩下疑惑,到底是谁暗算的我?当然不可能是黑衣阿赞,他肯定想要我活着,毕竟我的身上还有他需要的阳寿。

  虽然他挑拨妖狐出手对付我,但也是笃定了我不会被妖狐杀害,或者他应当是有把握在妖狐出手杀掉我之前,能够拦下来。

  我想不出来,除了黑衣阿赞,到底还有谁会有这么高的道行,那强烈的罡气霸道无比,且其中满是浩然正气,哪里是黑衣阿赞这种修炼邪术的人能够驱使的?

  胸前的锦囊散发着灼热的温度,我还没有找到答案,便感觉眼前一黑,便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摸了摸胸前被罡气袭击的地方,却意外地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我疑惑地站起身,却只见自己处在一个迷雾缭绕的地方,周围什么也看不清。

  “有人吗?”我大喊了一声,却连自己的回声都没有听见,心里不由得一沉,这说明自己所处的这个地方十分空旷。

  玲珑她们去哪儿了?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开异变阴阳眼朝着周围四处查看起来。意外的是,眼前依旧是迷雾环绕,什么也看不见。自从我觉醒了异变阴阳眼,还真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

  难道我已经死了不成?我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被那霸道无比的罡气击中,我从空中掉落,本就受了重创的胸口必定会雪上加霜,说不定真的会直接翘辫子了也不无可能。

  如果我真的已经死了,这里必定是阴曹地府,但我既没有见到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也没有看见忘川河以及桥边的孟婆。

  难道阴曹地府其实正是这样的乏味和迷雾缭绕,那些阴差阴司,说不定只是人们幻想出来的罢了。

  正在这时,我却感觉自己踢到了什么东西,拿起来一看,竟然是真武玄铁剑!

  “老朋友,原来你也跟着我一起死了?”我调侃着说道,却骤然反应过来,如若自己真的死了。真武玄铁剑这等灵武之上的破煞之力,足以将我这个新死的鬼魂给打得魂飞魄散。

  所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并没有死,但我身上的伤口是如何奇迹般好转的?

  还没有想明白,我便听到耳边传来一道道焦灼的声音:“琴生,琴生……”

  是墨诚舞和思月的声音!我心里一喜,还来不及疑惑为什么没有听见玲珑的声音,便传来一个清丽冷漠的嗓音,不耐烦地说道

  “你们嚎什么嚎,再嚎就让你们下地府去陪沉琴生!”

  我心里一紧,这是玲珑的声音,但却是她的羐眼!我心里一紧,怎么又把这尊大佛给放出来?

  这时,我猛地想起玲珑千叮咛万嘱咐,说要让我随身收好的锦囊,在我昏迷之前确实感觉到,胸前的锦囊滚烫无比,玲珑当时一定很惊慌吧……

  “玲珑,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琴生他若不是为了救我们,也不会以身涉险,被人偷袭的啊!”思月的声音带着哭腔,指责玲珑的冷漠无情。

  我无奈地想着,此玲珑非彼玲珑,哪怕是思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估计都不会因为我而露出任何难过的表情。

  果然,听到思月的这句话,玲珑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偷袭,沉琴生哪怕是正面交手,还不是一样会被打死!”

  打死?我疑惑地咀嚼着这个词语,难道我真的死了?

  但我并没有身为灵魂之体的缥缈之感,也看不到自己的尸身和墨诚舞几人,而是处在一个云雾缭绕的地方,着实令人奇怪。

  这时,墨诚舞的声音响起,她的尾音总是往上勾,令人想起她上挑的柳眉和凤眸:“沉琴生已经断气了,但却不见他的魂魄,还有那把真武玄铁剑明明从空中落了下来,怎么突然便人间蒸发了?”

  我握紧了手中的真武玄铁剑,心里讶然地想道,难道自己这回是真的死了?

  不行!我还没有将玲珑带出古墓,没有让锤子重返人间,我不能死!我疯狂地呐喊着,对着烟雾弥漫的天空大声喊道

  “我要回去,让我回去!”

  没想到,眼前一闪,墨诚舞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我怀疑这里面必定有着一定的……咦,这不是真武玄铁剑吗,怎么突然出现而来。”

  我动了动手指,思月看到了便惊喜地说道:“太好了,琴生没死,他醒了!”

  缓缓睁开双眼,只见眼前是思月担忧的面庞,还有墨诚舞难掩动容和惊讶的美艳容颜,以及站在不远处一脸冷漠和不耐的羐眼玲珑。

  我摸了摸自己被击碎的胸膛,果然一点也不疼了,看来我的伤口已经恢复了,可这是怎么一回事?

  思月关切地看着我问道:“琴生,你的伤口怎么样了,能站起来吗?”

  我点了点头,刚想回答自己已经没事了,便听到一声清润温和的声音响起

  “倒是个奇人,中了天罡掌印居然没死,不过不死也去掉半条命了,以后就准备一辈子在床上度过吧。”

  听到这话,我立刻将涌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转头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道颀长的身影从远处缓缓走来,穿着身雪白的长衫,缎面锦靴走在汉白玉的石阶之上,仿佛就像是浊世翩翩佳公子。

  竟是那玉面书生,他也下墓来了?我心里一沉,看来之前在我胸口击了一掌的就是此人。这玉面书生和妖狐是一个阵营的,看见我重创狐妖的眼眸,他出手也不足为奇。只是没想到,他的功力竟然如此霸道。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那道罡气劲道无比,而且是正统功法,其中一丝煞气也没有。这玉面书生和黑衣阿赞联手,却有如此正统的功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来和黑衣阿赞狼狈为奸的,除了叶采薇、王巍然这等的蛇鼠之辈,竟然还有如此惊才绝艳之人。我心念一动,便压制着周身气血的运转,令脸上多了一抹苍白的神色。

  “咳咳……”我艰难地咳嗽着站起身来,打量着眼前的玉面书生,果然他温润的眼眸之中,警惕之色少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