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摸到棺材

第一百七十四章 摸到棺材

  锤子的手里拿着麒麟火烛,接着青色的烛光,我发现这里一片漆黑,果然是地下。

  “锤子,你啥时候还学会打地道了?”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看到我吃惊地样子,锤子反而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摸了摸头从身后拿出一张明黄色的符篆道:

  “这是玲珑嫂子给我的五行土遁符,所以我才从地底下一路土遁了过来。”

  虽然已经到了地下,但这里毕竟还是在黑衣阿赞他们的地盘,还是尽快离开地好。

  于是我对锤子说道:“玲珑她们现在在哪儿,我们赶紧去她们。”

  锤子点了点头道:“就在这别墅外面呢,我刚才就是从那儿土遁过来的,咱俩可以顺着来时的通道直接回去。”

  “行,不过咱们一边走得把身后的通道给毁了,免得他们顺藤摸瓜找到咱们。”

  说着,我在周围的墙上踹了一脚,没想到这一下直接令整个通道塌了,将我和锤子埋在了里面。

  还好锤子在通道垮塌的一瞬间,拉住我施展土遁,才避免了被活埋的命运。

  “我说老琴,你这脚力也太厉害了点儿吧?”锤子气喘吁吁地开口道。

  我老脸一红,反驳着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明明就是你法术不精,土遁造出来的通道才会这么不结实。”

  刚才那一脚明明只是试探,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仿佛力重千钧一般。

  想起道骨觉醒之时,那浑身的剧痛和金色血液,难道我的身体被这根象牙白的道骨所改造了不成?

  还有算命先生的声音,为什么危难关头会听到他在和我说话,甚至送来文昌隐身符帮助我,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切,是时候该好好地问问玲珑了,也许只有她才知道。

  “锤子,我们赶紧去找玲珑她们。”我开口说道,想到还在和狐妖搏斗的墨诚舞,心里一阵担忧,“也不知道师父她有没有离开,若是被狐妖挟持了怎么办?”

  锤子哈哈一笑道:“老琴你放心吧,咱们出来的时候就商量好了的,你师父负责佯攻,我用土遁之术救出你。”

  听了他的话,我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疑惑道:“那玲珑和思月呢?”

  “说起来这还是玲珑嫂子的主意呢,她们负责接应我们,在我土遁过来的地方等着呢。”锤子笑道,“咱们现在就直接过去吧,我这土遁之术可不是吹牛,绝对令老琴你大开眼界!”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揶揄地开口:“行啊锤子,看来以后你不用挤地铁了,直接土遁就行了。”

  锤子嘿嘿一笑,似模似样地翘了个兰花指,默念着口诀,然后口中大喝一句:“急急如律令。”

  这中气十足的声音倒是够洪亮,只可惜法术的好坏并不能以念咒的气势来断定,因为当锤子话音落下,我们两人便土遁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这里依旧是地下的泥土之中,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这里的土壤散发着一股恶臭,而且周围隐隐能看见蛆虫扭动的身影。

  “锤子,这是哪儿啊?”我疑惑地问道。

  锤子举起麒麟血烛到处看了看,然后心虚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好像是迷路了。”

  “我去,你啥时候成路痴了?”我无语地说道,“我帮你看看这是哪儿。”

  说完,我将道气灌注在眼周朝着地面上看去。林立的别墅和高档的住宅,群山环绕,这里显然还是北城。

  见状,我不由得放下心来,对锤子说道:“这里应该是北城的东边,离刚才的别墅有十来公里左右。”

  锤子惊讶地张了张嘴:“老琴,这么说你能看到十里之外的东西?”

  我点了点头,这并没有什么值得惊叹的,况且我隐隐地感觉到,自己的异变阴阳眼还有进步的空间。

  “现在找得到路了吧?”我对锤子说道。

  锤子连忙捣蒜一般点头:“放心,包在本大爷身上,找到了方向,这回肯定能够回去了。”

  听了这话,我还来不及喘口气,便听到锤子杀猪一般地惨叫了起来,怒道:

  “你又怎么了?”

  锤子将五行土遁符举到我的面前,只见明黄色的符篆上面,被蠕动的蛆虫给咬了个小洞。

  符篆作为能够禁锢法力的媒介,是极其玄妙的东西,它能呼风唤雨,也会被小小的虫洞给害得法力皆失。

  这就是为什么墨诚舞放符篆典籍的地方,都会事先放置驱赶虫蚁的符篆,免得珍贵的符篆被损坏。

  此时,看着眼前被蛆虫当做食物的五行土遁符,我嘴角不由得抽搐。别说那个虫洞会不会影响法力,使用被蛆虫爬过的符篆,对于祖师爷来说也是一种亵渎。

  “你试试吧。”最终,我还是无奈地开口,“万一这符篆还能用呢?”

  锤子捏着指法,跺着脚大吼着:“急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然而不管他又吼又叫地念了多少遍,五行土遁符篆再没有任何的反应,显然是已经失去了法力。

  倒是他如同打雷一般的声音,震得这地道嗡嗡作响,仿佛又要再一次塌方。

  锤子垂头丧气地说道:“老琴,我看这回是完了,咱们难道要被困在这里吗?”

  我摇了摇头,刚才用异变阴阳眼,我已经看到了别墅离这里的距离,十里的路程,说长其实并不长。

  “先找个办法上去。”我说道,“这里似乎离地表还近,应该可以用手挖出去。”

  于是我俩说干就干,朝着上方拼命地刨土,呛了满嘴的污泥。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似乎总感觉这里的泥土有一股恶臭,还泛着股酸气,比下水道还臭。

  锤子用手刨土,不停地嚷嚷道:“我去,这里也太臭了,是不是哪只死老鼠在这儿寿终正寝了啊?”

  正当我们热火朝天地挖地道时,手掌突然碰到了冰冷的东西,便又颇感兴趣地凑过去研究起来。

  只见一口黑漆漆的棺椁,正静静地躺在泥土中间,触手一片冰冷,似乎在诉说着岁月的变化。

  说来也怪,这里是北城的富人区,既不是郊区也不属于公墓,怎么会有人选择把自己的亲人葬在这里?

  况且,不是火葬,而是棺材土葬。

  这个年代,似乎很少有人会用棺材下葬了。这么口棺木葬在这里,估计这个地方的风水也坏了,再没法住人了。

  我和锤子恭敬地对着棺椁拜了拜,说道:“我们无意冒犯,请您宽恕则个。”

  说完,我们便继续朝上刨土,很快便闻到了新鲜的空气,成功离开了阴冷潮湿的地下。

  锤子深呼吸了一口,又将浊气给呼了出来,笑道:“可总算是重见天日了,快把本大爷我臭死在里面了。”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闻了闻身上的腐臭味,胃里也是一阵翻腾。

  按道理来说,我和锤子只是摸了摸棺木的表面,怎么着也不该染上这么一身臭味。

  看来,那口棺材大有玄机,但如今我还有更紧迫的事情,也没有闲心去理会这口棺木的事情。

  此时,我们正站在一幢别墅的花园内,前方装修典雅的别墅却门户紧闭,窗子被灰尘蒙住,还结着蜘蛛网,显然是很久没人住了。

  “锤子,咱们去那别墅里冲个澡。”我指着别墅说道,“身上这味儿实在是太难闻,而且刚才在地底下,好像有只蛆虫掉我脖子里了。”

  锤子显然也很不耐烦身上的味道,没多犹豫就跟着我朝别墅的大门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