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一百七十章 六月飞雪

第一百七十章 六月飞雪

  这时,玲珑却转头朝我看来,街边路灯的光辉透过车窗,洒在她的杏眸之中,仿佛是闪烁的星芒。

  她轻声说道:“琴生,芥子世界之中,除了那黑衣阿赞和叶采薇,似乎还另有一人。”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立刻浮现出狐妖那妖媚的容颜。但除了那个名为倾城的狐妖,当时芥子世界里,确实还有一个人。

  可那人只是说过一句话——倾城,东西到手,随吾速速离去。

  声音浑厚,似乎还带着股上位者的威严,这人到底是谁?

  “玲珑,你可看清那人是何模样?”我转头问道。

  玲珑思索了片刻,摇头说道:“没有,他走时应是对我使了什么法术,我竟想不起来他的模样来了。”

  我点了点头,心里的疑惑却更深了,挥之不去,感觉前方似乎有着未知的凶险在等待着我们。

  到了北城,越野车在一个庭院前停了下来,我们四人下了车,便看到那庭院的门匾之上,写着茶庄二字。

  只是这庭院看起来十分破败,门匾上结着灰尘和蜘蛛网,显然是废弃许久了。

  事急从权,我们也没有什么好挑剔的,推门便走了进去,扑面而来的灰尘令锤子差点把肺给咳了出来。

  “我去,这里到底是啥地方啊,空了多久了?”锤子拿手挥舞着面前的尘土,咳嗽着说道。

  思月面色如常地回答:“这是我父亲生前经营的茶庄,空置了大概好几年了。虽然时常会过来打扫,但不知为何,灰尘总是积得特别快。”

  我点了点头道:“这是常事,空置的房屋没有灶王爷保佑,别说是积攒灰尘了,有些房舍甚至会因此垮塌。”

  “没错,没有人气的地方总是荒凉一些,就算有清洁符也无济于事。”玲珑也低声说道。

  况且这茶庄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建造的风格也是晚清的样式,没有人居住的话,蛇虫鼠蚁很可能将房梁给蛀空。

  这样一说,思月的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情,我笑道:“北城也算是个富人区,你何不把这茶庄租给别人经营。不仅能够很好的维护房屋,还能收点租金。”

  思月叹了口气:“你说的对,我总以为让别人进来会打扰到父亲,其实是想错了。”

  说着,她抬头看着我,轻声开口:“琴生,谢谢你。”

  我嘿嘿一笑,摸了摸后脑勺说道:“这有什么好谢的,咱俩不是朋友吗?”

  茶庄内的装修十分考究,镂空的窗户,金丝楠木的桌椅板凳,还有摆放着的古董青瓷,不难看出思月父亲是个雅致的人。

  思月带着我们进了茶庄的一个小院落,只见院门之上贴着张清洁符,我便知道墨诚舞定然是早就到了。

  果然,院落内的水井边,墨诚舞正盘腿打坐,只留给我们一道挺直的背影。

  “师父,我们来了。”我走到她的身旁说道,“叶采薇和黑衣阿赞,难道他们此刻就在这北城之中?”

  墨诚舞闭眼调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吐出两个字:“没错。”

  见我还要再问,思月在身后说道:“琴生,你们今天都累了一天吧,要不就早点休息,明天再商量案子的事情。”

  看了眼闭眼打坐的墨诚舞,我只好点了点头道:“好,思月,麻烦你给我们带一下路吧。”

  思月将我们带到这个院落其他空闲的几个房间内,从房间装修的格调来看,这里曾经应该是晚清某个八旗贵族的府邸,处处都装修得十分豪华。

  透过镂空的窗棂,我看到墨诚舞在清冷的月光之中静坐,身体连一丝起伏都没有,心里不由得担心。

  “你师父她受伤了。”这时,思月走到我的身边轻声道,“这也是为什么我刚才打断你说话的原因。”

  我惊讶地开口:“什么,师父受伤了吗?是被黑衣阿赞伤的?”

  听了我的话,思月摇了摇头:“我不知你说的这黑衣阿赞是何人,但当我看到墨诚舞的时候,她已经很虚弱了,身上似乎受了内伤。”

  叶采薇的道行是绝对不会伤害到墨诚舞的,只有黑衣阿赞,或是那个在芥子世界中出现的神秘人,才是最有可能的。

  我叹了口气道:“思月,谢谢你把我师父带到这里来照顾,还赶到派出所把我救出来。”

  要不是有她的帮忙,今晚不堪设想。

  “好了,谢来谢去的有什么意思?”思月莞尔一笑,转而有些疑惑地开口,“和你们一起的那个女孩儿,我听锤子称呼她嫂子……”

  我笑道:“她是玲珑,我的女朋友。”

  思月点了点头,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不错嘛,沉琴生,居然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想起玲珑沉静温婉的模样,我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容,就想是十几岁刚谈恋爱的时候,想起心上人就会傻笑。

  “看得出来,你很爱她。”思月笑着说道,“不过,你为何不和玲珑一个房间呢?”

  我没有说话,毕竟发了毒誓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丢脸了。

  思月走后,和我一个房间的锤子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挤了挤眼睛道。

  “老琴,我说你这忒不厚道了啊,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锤子,不明就里地回答:“你胡说什么呢,我和思月就是好朋友的关系。”

  “老琴,你丫就猪鼻子插大葱装蒜吧,好朋友会大半夜去派出所救你,还把你带家里来?”锤子不依不饶地开口,两只眯缝眼里满是八卦的光芒。

  我往他脑门上一拍,说道:“差不多得了啊,越说越离谱了。”

  锤子哭丧着个脸,裹着被子装死,嘴里忿忿地嘟囔着什么,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早地就听到外面传来呼啸的风声,我连忙打开窗户,却见得北面乌云罩顶,山雨欲来,透着几分不祥。

  推开房门,只见玲珑和墨诚舞并肩而立,两人面色凝重地看着那个方向。

  没过多久,天空中竟然飘起了片片雪花,晶莹的白雪落在掌心,然后化为一滩积水。

  “星辰移位,六月飘雪,大魔出世,这阴阳两界怕是要大乱了。”墨诚舞低声开口道。

  玲珑抿了抿唇,她的脸上露出一种有些凄惶地表情,最近的她,似乎越来越心事重重了。

  我皱了皱眉头,想伸手拥住她安慰,但想到那该死的毒誓,只能在心里暗骂一句脏话,收回了自己的手。

  这时,思月突然推开了院门,脸色凝重地说道:“不好了,刚才我想出去买早餐,结果发现茶庄出不去了。”

  锤子打着哈欠走出房门,睡眼朦胧地开口道:“没事儿啊,我认识好几个会开锁的哥们儿,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

  思月摇了摇头:“不是门被锁住了,而是我怎么也走不出去。”

  难道,是鬼打墙吗?我在心里暗道。

  墨诚舞经过一晚上的打坐调息,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她冷声道:“又是这种邪门歪道,别让我抓到这群恶心的东西。”

  我们走到茶庄的门口,推开门走了出去,没走两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眼前一闪,竟然又回到了门内,这意味着茶庄被人用法术给封了起来,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

  思月疑惑地说道:“奇怪,昨天我接你们来茶庄,半路并没有人跟随。可是看现在的情况,那背后凶手明显是知道了我们的住处,立刻就动手收拾我们了。”

  听了这话,我的目光看向那道诡异的黑影,它此刻也转头,用黑色的眼睛冷冷地看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