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黑影欲来

第一百一十九章 黑影欲来

  你可要想好了,要是你在中途出了什么差错,我会直接杀了你。”墨诚舞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冷冷地说道。

  看着她杀气腾腾的样子,我丝毫不怀疑墨诚舞话语中的真实性,但我还是笃定地点了点头:

  “我想好了,师父。”

  墨诚舞脸上露出一抹动容,她也许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坚定,拿出酒喝了一口,又把酒壶扔到我的怀里。

  “喝口酒壮壮胆子吧,待会儿可不要疼得满地打滚,求我停下来。”墨诚舞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

  “我可是不会手软的。”

  我摇头微微一笑,接过酒壶喝了一大口,怕个鸡毛掸子,二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无法救出玲珑,被人夺走阳寿是死,修道走火入魔也是死,横竖都是一个死,我才不会让叶采薇他们等人如愿,把自己的阳寿给她的那个姘头。

  墨诚舞从自己随身的口袋里,拿出一叠黄纸符篆,在我的周围四方坎位摆了个阵法。

  “琴生,准备好了。”

  我笃定地点了点头,堂堂七尺男儿,有什么痛苦是不能忍的。

  只见墨诚舞的指尖不知道什么时候,夹着十根冒着寒光的银针,她迅速地在我背后的大穴上落针,然后将掌心贴上我的背脊。

  我明显地感觉到,一股浓郁的道气开始在体内的所有经脉中横冲直撞起来,这种痛苦,仿佛就像是把我身上的骨头一根根拆下来一样。

  无休止的疼痛让大脑时时刻刻处在清醒之中,想晕过去都不行,只能活生生地忍着。

  “琴生,引导这股道气运转大小周天。”墨诚舞冷喝道,我连忙凝神静气,引导道气在体内运转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地上那道一直冷觑着我的影子,却突然伸出两道细长的手,狠狠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大概是它知道,等到我打通了经脉,道法大涨之后,它肯定也讨不了好。

  于是想要先下手为强,直接夺了我的性命过去!

  墨诚舞闭着眼睛,她需要控制道气,免得冲破我的筋脉,根本没有心思顾及到这边。

  我被这黑影掐得脸色涨红,脑海里却飞速地转动起来,心里想着对策。

  “你不要是想要我的阳寿吗?掐死了我,你的如意算盘可就落空了。不如我们各退一步吧,怎么样?”

  我呼吸困难地开口,一双眼睛里面充满了红血丝。

  黑影没有说话,估计它也说不了话,只有一阵阴风吹拂在我的天灵盖上。

  其实想想就知道,就算我今天成功打通了筋脉,也不敢轻易地除去这影子。

  毕竟玲珑现在还在他们的手上,我投鼠忌器,只能让它如影随形地跟着我。

  片刻之后,细长的影子手臂从我的脖子处离开,潮水一样退回了地面,像野兽一样蛰伏了起来。

  但我知道,它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不除去它我的心中永远不会安宁!

  墨诚舞突然娇喝一声,收回了自己纤纤玉手,同时我也感觉到体内一股纯正凝聚的道气,自动地运转着大小周天。

  还来不及高兴,体内就传来一股筋脉撕扯的疼痛,我不由得咬紧牙关,但还是闷哼了几声。

  墨诚舞拿出一粒深色的丹药,递到我的手里,舒了口气说道:“还好有惊无险,这颗丹药能够修复你筋脉的伤疼,明天我正式教你龙虎宗的正宗道家法门。”

  我点了点头,接过丹药一口吞了下去,瞬间感觉周身的疼痛缓和不少。

  看着我劫后余生的模样,墨诚舞凤眸半阖,继续闭着眼睛盘腿打坐,而我却在山间的微风中,疲惫地睡了过去。

  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夜幕低垂,星夜落子。

  墨诚舞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草地上升了一堆火,上面烤着两只焦黄的鲫鱼,在火舌的舔舐下飘出香味。

  “你醒了?”墨诚舞看我醒了过来,淡淡地说了一句。

  “过来吃东西吧。”

  睡了一觉后,整个人好像都变得轻盈了许多,也许是经脉通畅之后的表现吧。

  我的肚子早已饿的雷鸣不止,于是接过墨诚舞手中的烤鱼,低下头狼吞虎咽地大快朵颐起来。

  “多吃点,补血的,可以提高你充血的能力。”墨诚舞眨了眨狭长的桃花眼,神情自若地开口道。

  一根鱼刺卡在我的喉咙里面,咳了半天才吐出来,充血能力?上次补肾这次补血,师父你保证不是乱说的?

  吃完鱼之后,墨诚舞站起身来,眺望了一眼远处的星空,淡淡地说道:“最近星象越来越奇怪了,阴阳颠倒,不是好兆头。”

  我皱着眉头,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中天紫微星光芒黯淡,道家正宫已经压不住邪魔外道的入侵。

  怪不得最近总是乱象频生,百鬼夜行,看来阴阳两界的平衡果然被打破了。

  “既然你已经打好了基础,就赶紧开始修炼法门吧。”墨诚舞从包里拿出十根银针,寒光闪闪的模样,令人不寒而栗。

  她把玩着锋利的银针,冷冷地开口说道:“我擅长使银针,杀人于无形之间,不过很考验手指的灵活程度,你要学这个吗?”

  接过这几根银针,我翻来覆去地看了看,锋利的针尖确实看起来很骇人。

  在我看来,墨诚舞这样的美女使针挺适合的。

  但是像自己这样五大三粗的男人,要是也像她一样,拿着银针甩来甩去,是不是太娘气了?

  “师父,有没有适合我这个爷们点儿的武器啊?”每一个男人心中,都有着仗剑走天涯的梦想,当然我也不例外。

  墨诚舞潋滟的桃花眼斜斜地看了我一眼道:“有啊。”

  说完,她从随身的包里拿了把匕首扔给我,定睛一眼,竟然是把桃木做的匕首。

  看见我脸上兴致缺缺的表情,墨诚舞冷冷地说道:“桃木至阳,有很强的破煞力,是最适合你这种菜鸟的了。只要是带着破煞之气的物品,都能对魑魅魍魉造成伤害,你以后慢慢去寻找吧。”

  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不过,只要我练好了法术,去找一两件趁手的武器,应该不是难事。

  之后,墨诚舞便将自己最擅长的茅山道术教给了我,因为已经打通了全身经脉,学习起道术来得心应手,进步也很快。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转眼已经两个月过去了。

  在这两个月里,我已经能够纯熟地运用一些道家的法术,画出比较简单的符篆,对于龙虎宗特有的傀儡术也感兴趣地钻研了一番。

  此时,看着自己用符纸折出来的小纸人,搬着一块石头在地上走路,憨态可掬的模样令人捧腹。

  “不错,你进步挺大的嘛。”这时,墨诚舞从远处缓缓走来,点了点头说道。

  我收回了小纸人身上的法力,只见本来在地上走路的它,立刻变成了一张黄色的符纸躺在地上。

  只见墨诚舞弱柳扶风一般走来,伸出一双纤纤玉手,缓缓地解开自己的衣服,眼看着春光就要泄露。

  我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师父,能别开玩笑了吗?”

  话音刚落,墨诚舞的身影便倏然变成了一张黄色的符纸,在空中轻飘飘的落下,远处传来她的笑声:“倒是挺坐怀不乱,要是那个叫玲珑的女孩她知道了,我想应该会很感动的。”

  两个月以来,我的酒鬼师父墨诚舞开起玩笑来,是越来越生冷不忌,还总是驱使着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傀儡来“调戏”我这个徒弟。

  美其名曰,是在训练我的定力,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此时,看到墨诚舞手里拿着酒壶,摇摇晃晃地朝我走过来,我就知道,这个酒鬼师父今天是又喝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