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道法初成

第一百一十四章 道法初成

  舌尖血是至阳之血,一碰到在这阴邪的恶鬼脸上,它立刻凄厉地惨叫起来,狰狞的面庞上露出血红的肌理。
  
  只见恶鬼的五官被舌尖血迅速融化,鼻子、眼睛、嘴巴都已经粘连在了一起,令人望而生怖。
  
  看着他的这幅鬼样子,我的心里一阵翻天倒海地想吐。
  
  但一想着机会难得,要是现在不抓紧机会灭了他,等会遭殃的就是我自己了!
  
  “急急如律令!”我大声一喝,将手里的三清指印朝着它那可怕的鬼脸上按去。
  
  触手一片冰凉,仿佛像摸到了毒蛇的蛇皮,我立刻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道法无常,虽然我的功力比较低微,但也不是这些魑魅魍魉能够抵挡的住的。
  
  更何况这只恶鬼已经被阳血灼伤,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此时这道暗含法力的三清指法,足够令它魂飞魄散了吧!
  
  果然,鬼脸立刻被阳血和三清指法给烧得惨无人色,离开这一片墓地,惨叫着向远处逃遁。
  
  我眼睛一亮,果然有戏,看来这几天墨诚舞的魔鬼训练还是很有效果的嘛。
  
  阴风呼啸,恶鬼显然已经伤得不轻,跌跌撞撞地在林间逃窜着,身上的血肉被道家法术所灼伤,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奶奶个熊,你有种别跑啊,刚才不是挺牛的吗?”
  
  虽然说穷寇莫追,但是这厉鬼可是记仇的家伙,这次不把它给彻底消灭了,以后肯定会回来找我索命。
  
  于是我没有犹豫紧跟上去,手里捏着三清指法,在林间的土地上快步飞奔起来。
  
  恶鬼脚不沾地,而我却只能甩着飞腿,一路上不时还有硌脚的石块挡路,腿上好像又开始肿痛了起来。
  
  “我去,什么鬼东西扎我,疼死了。”突然,被一个尖锐的石块扎到脚心,我不由得痛叫一声。
  
  “琴生,气沉丹田,专心一点。”清冷性感的女声在耳边响起,这回我总算听清楚了,这不是墨诚舞的声音吗?
  
  我连忙朝着周围环视一圈,林间静悄悄的,月光皎洁,却没有看到那抹倩影。
  
  奇怪,难道墨诚舞会千里传音吗?
  
  挠了挠后脑勺,我疑惑地开口问:“师父,你怎么和我说话的?”
  
  墨诚舞的声线中仿佛带着一道寒冰,语气十分凝重:
  
  “你再站着不动,那只恶鬼就要跑了。它现在受了重伤,为了恢复鬼力肯定要去杀生,你要是想这林子旁边的村庄被它荼毒的话,就继续在这里发呆好了。”
  
  我一听吓了一跳,连忙拔腿就跑,只要追上那恶鬼一击毙命,就能避免无辜的人被他杀害,也算是好事一桩。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刚一抬腿脚心就传来了撕裂一般的疼痛。
  
  我抬着腿往前方单脚跳去,喘着气开口:“师父,不是我不想追上去啊,我脚受伤了,很影响速度啊!”
  
  墨诚舞冷哼了一声,语气中满是恨铁不成钢:“这几天练习上树,你不会连一点道法都没有悟到吧?”
  
  上树就是上树,能有什么道法,我一头雾水。
  
  道法,难道是之前突然托我上树的东西?我疑惑地暗想,这也是唯一能够说得通的解释了。
  
  “气沉丹田,专心地看着前方。”墨诚舞的声音再次响在耳边,“把你的腿放下来。”
  
  听到她发话,我只好不情不愿地将被扎上的左腿放下来,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别想着脚上的伤口,凝神静气!”墨诚舞不耐烦地教导着,“你还想不想救人了!”
  
  想起还在采薇他们手中的玲珑,我咬咬牙,狠狠地将受了伤的腿踏在地上,忍痛奔跑起来。
  
  丹田中传来一股热热的气流,朝着肿痛不堪的腿部涌了过去,脚下仿佛升起一阵风,令我的脚步迈得越来越快。
  
  这回我总算明白什么叫做健步如飞了,两旁的树枝纷纷倒退,肿痛的腿脚和流血的脚底也不再疼痛。
  
  “这还差不多。”墨诚舞轻哼了一声,清冷的声音逐渐在耳边淡去。
  
  因为刚才一耽搁,那恶鬼已经跑的没影了,这让我上哪儿找去啊?
  
  但是墨诚舞清冷的声音并没有再次响起,我只好凝神于目,仔细寻找那只恶鬼的身影。
  
  此时的我腿脚很快,将道家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的要诀发挥的淋漓尽致。
  
  而那只恶鬼身受重伤,显然不会跑得太快,可是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障眼法,还是藏起来了?”我沉思了一下,环顾四周。
  
  这一看,果然有意外的发现,只见这里已经不是刚才那片郁郁葱葱的树林。
  
  枯树断枝,银色的月光惨白惨白地,林间响起乌鸦沙哑的叫声,感觉十分荒凉。
  
  周围蔓延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阴气,这股阴气寒冷逼人,就连之前的墓地也没有这么浓烈的阴气,要是普通人在这里,估计已经冷得打喷嚏了。
  
  我走到一棵树旁,伸手掰断了一根树枝,只见树干里黑漆漆的,明显就是被阴气腐蚀了。
  
  “果然是藏起来了。”我在心里暗道,抬起头看了眼这棵参天的大树,心里十分笃定那恶鬼就是藏在上面了。
  
  要是放在前几天,我拿这棵树还没有办法,不过今天可就不一样了。
  
  我往手心里吐了一口唾沫,心里回忆着那股丹田里缓缓发热的感觉,朝着树干直直奔去。
  
  就在快要撞到树上的时候,我腾身一跃,脚步踏在树干之上,身体的惯性已经朝着树顶走去。
  
  背后一股气流稳稳地托举着我的身体,这一幕分外熟悉,果然就是之前托着我上树的那股力量。
  
  这是在无数次失败中凝练出来的道气,是无数次极限之中激发出来的法力,此时驾驭着这股仿若实质的道气,我的心里满是感慨。
  
  随着距离越来越高,上方传来的阴气越来越浓,而且这股阴森的气息此时正剧烈地翻涌着。
  
  显然那只恶鬼受伤不轻,已经连自己的阴气都控制不了了。
  
  我稳稳地捏了一个三清指法,感受着丹田之中热热的气流,心里暗道,这一次,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心念一动,丹田内运转的气流仿佛心有灵犀一般,自动地朝指尖涌去。
  
  以前我在《正一龙虎茅山术》学的三清指法,其实只是照猫画虎,没有什么太大的威力。
  
  但是这一次我明显感觉自己指尖上聚集着一股道气,其中仿佛蕴涵着巨大的力量,绝对能够将那恶鬼打得魂飞魄散。
  
  三两步跨上最高的树枝,这里已经是树干的顶端,浓密的树冠将月光遮住,周围阴气森森。
  
  我无暇顾及环境,连忙环顾四周寻找恶鬼的身影,务必要尽快消灭了那家伙!
  
  “小子,看不出来,你有几分本事。”
  
  一道阴森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冰冷的气息吹拂在我的脖颈上,令人不寒而栗。
  
  我转身一看,身后的树干上渐渐浮现出一张男人的脸,正是那只逃之夭夭的恶鬼。
  
  只见那恶鬼的脸上,之前被三清指法和舌尖血腐蚀融化的五官似乎渐渐恢复,青灰色的皮肤上腐烂的皮肤斑驳掉落。
  
  他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只有眼白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就像一只淬了毒的匕首。
  
  “你叫什么名字?”
  
  男鬼的声音阴气森森,但又带着一股让人不能拒绝的感觉,我眼前一阵模糊,张了张口直觉地就想回答。
  
  “沉……”就在我想要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丹田之内突然升起一股气流,迅速涌进我的大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