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江南作品集

首页 > 江南作品 > 九州·缥缈录I·蛮荒 > 正文

九州世界设定

  他听见第一滴水落下的声音。

  它落入茫茫的黑暗虚空,这里或许将是地下巨大的空洞,地壳在这里交错,几千里长的岩山磨合着,发出宏大的声响。群山在地下孕育着、滚动着、被驱赶着、等待破土而出的那一刻。

  火焰溅出来,在未有平原与高山之前,火与水直接地撞击着,白雾腾起直达天外,在空中被暴风撕卷着,成为各种巨大离奇的模样。

  雨开始降落了,有谁看到过那世界上第二滴水、第三滴水是如何到来的。谁有幸在第一场雨落下的时刻抬头仰望,因为从此雨水就不再停休,直下了数百万年。

  于是大海出现了,无边无际,还没有称为陆地的这种东西。气体从深海的峡谷中喷出,海面上不断形成一个又一个隆起,每一个有几十里高,然后爆开了,巨大的水浪崩塌下来,砸碎低移的乌云。

  海水沸腾了几万年才停息下来,终于世界陷入了一片沉寂。乌云遮蔽了天空,大海一片阴暗,只有在地心的最深处,才是通明的,炽热的地核在翻滚着,完成它最后的形体。

  而在遥远的表面,一切仍沉默着,沉默,没有一丝风,乌云山巍然不动,只在不断地堆积,堆积,一千年,直到天的顶端,五千年,直到把天穹整个填满。

  不知是谁轻咳了一声。有吗?没有生命的存在才对,可是盖住整个穹球的云就那么忽然间全垮了,风钻了出来,雷电跑了出来,一切都放声大笑着,把大幕撕成了碎片……

  于是,大地——就那样——显现了出来。

  这是我们的大地。它现在仍滚烫着,雨水泼在上面冒起白烟,但只要耐心等待,你会看到第一朵花开的时刻。花儿不会知道,为了这一刻,是谁分开了天与地,是谁从虚空中搬来了亿万的土壤与水。

  这就是苍茫。

  ……

  是时候了,他展开了翅膀。

  没有上帝,没有造物主,没有神灵,有了光的那一刻,就有了歌唱。

  伟大的创造,就此开始。

  天文

  大地像一张无尽的长卷,当你踏上长路,若不回头,就永远回不到起点。而当你静坐休息时,水和陆地也在随时间的流逝移卷而去,走向历史的深处。时间与空间的关系就像是一个永远转动的卷轴,逝去的历史层和天空层交叠,暗中影响着星辰的轨迹。

  当大地上的人们抬头仰望天空,他们看见的并不仅仅是日或月,三亘星与九星阙在天空轮换着。三亘星是火热光明的太阳,极暗无光的谷玄,还有相伴却永不相会的双月(明月和暗月组成的双星)。而九星阙是九个巨大的星座,分别是:殇、瀚、宁、中、澜、宛、越、云、雷。

  在不同的年代里它们的亮度在明暗交替着,影响着云气漂移、海水涨落、大地沉浮。神话中认为九星辰在天空各有一座宫殿,内各有一自动运行的星仪,上面星球的移动与偏向,主宰着九州的祸福。

  此外还有着郁非、亘白、密罗、填盍、寰化、裂章等许多巨大的辅星,它们的光晕甚至在白昼也能隐约可见,在一些特别日子的黄昏,天空绚丽流光,诸星飞舞着巨大的飘带,天穹有如神灵狂欢。而在夜晚,由吸收所有光芒的谷玄主宰着天空,诸星云的光芒被吸收减弱,除了主星们仍有巨大的飘逸光晕之外,其他星辰就像被随意挥散在黑布上的大小钻石。它们所组成的巨大星团像风中的云,不停地改变着形状,聚散着。有时一夜晚就能改变得面目全非,有时却几千年来一直未曾变过。

  因为它们的光芒,所以九州的天空并不总是蓝或白色的,当人们看到幻化的天色和主星们的明暗光晕形状,他们会知道星辰力可能将给这大地带来什么变化,或许是雨季,或许是风暴,或许是一个气候宜和、安定繁育的时代。

  地理

  人们认为天穹的星辰与大地上的山河所对应,所以当年那个第一次划分出九州天下的古老王朝,将这王朝所拥有的大地按九星阙的映射划分为九州,这就是:殇州,瀚州、宁州、中州、澜州、宛州、越州、雷州、云州。

  九州并不是大地的全部,因为大地是无限的。但古老的王朝建立者认为这片疆域才是大地的中心。据说上古时期九州是连成一片的,但因为覆盖大地冰川的溶化、海水的上涨,而古王朝帝王又错误地开挖了一条通向大海的运河,致使海水倒灌,九州被三个内海分隔成北陆、东陆和西陆。

  九州的面积单位为拓(百平方里)。

  东陆约为54万拓,北陆约为36万拓,西陆大约25万拓。

  (目前设定一九州里与一华里同,一拓为100平方里,等于现实中25平方公里,九州总面积不含地中三海约为115万拓,3000万平方公里,包括地中三海约为4000万平方公里。)

  种族

  是神创立了世界?还是星辰大地皆自苍茫中化育而来?没有人知道,因为没有人能证明神的存在,它们只存在于这片大地各种族的传说之中。

  苍茫九州世界的六大族为人、羽、夸父、河络、魅、鲛。关于他们的由来,各族的传说都是不同的,却又有着奇妙的共性。

  人族神话:天地原来是一个蛋,蛋中巨人盘古开天,女娲造人。女娲用细泥捏塑了人族;用石头刻出来了夸父;用黑泥烧制了河络;用草叶编了羽族;最后剩下的制作材料散落四方,形成了其他生灵:比如冲进海中的被鱼食后,鱼半化人形成为了鲛族。

  夸父神话:盘古开天,盘古倒下后,身体骨肉化成山脉,血变为江河,毛发变成森林,眼齿耳鼻口化作大地的五大奇观。从盘古的口中跳出了夸父族,从手中走出了人族,头发间飞出了羽族,脚心走出了河络。因为与大海的隔绝,他们的神话中忽略了鲛族的存在。

  河络神话:大地是女神的炉子,地心有熊熊烈火,诸族皆由炉中烧制而出。河络自然是第一炉产生的,所以女神赐给他们以火。而赐人族以土,赐羽族以风,赐鲛人以水。而魅,则是由炉子冒出的烟气而化成。

  羽族神话:大地原来是一个蛋,突然于某个时刻天开地辟,清气上升,浊气下降,上升的风与星辰结合诞生了羽族,而地面的人离星辰太远,所以注定没有飞行的力量。但羽族也因此而失去了大地的庇护,要飘泊流浪。

  魅:因为是虚无中凝聚而来,非种族没有血缘,不能繁衍无传承,所以无文化可言。但他们认为自己是大地的灵气所在,凝聚只是为了体验感觉和认识世界。

  鲛人神话:以前世界上全是水,那是鲛人的世界,忽然有一天天空破了,落下了巨石与土,露出水面的便成为大地。一些鲛人好奇,走上了大地,越走越远,甚至忘了回家。久而久之,尾鳍就变成了腿,再也无法回到大海故园了。

  人族:

  人族没有羽族的羽翼,没有夸父的高大,没有河络的奇技,没有魅的灵异,也没有鲛人的善水,但他们是数量最多、分布最广也是社会制度最发达的种族。瀚州、中州、澜州、宛州、越州均是人族的天下。

  人族分为东陆人、北陆人和西陆人。东陆人重礼义,读诗文,长袍宽袖,抚琴作画,以农耕为社会之基石。而北陆人以游牧为生,多生活在瀚州大草原上,民风骠悍,喜烈酒、好长歌,被东族人称为蛮族。东陆与北陆之间隔着宽阔的海峡,又称天拓大江,它见证着一次次的北讨南征,兴废恩仇。

  而西陆是神秘之土。传说曾存在过辉煌的文明,却因为瘟疫而只在森林中空留遗迹。

  羽族:

  一个山海经上提到过的种族。羽人在需要飞行时可在背后凝出精神力结晶成的翅膀,停下后羽翼消散落下融化消失。他们使用月力飞翔,按体质与血统不同飞行能力也不同,大部分羽族只在每年月力最强的那一天能凝出翅翼,有三分之一的羽人能在每月月力最强那一天飞翔,只有很少的羽人能每天凝出一次翅膀,而那些能随时凝出翅膀飞翔的羽族则是万中出一。

  羽族骨质中空,身体轻瘦,体重只有人族的一半,所以在肌肉力量上决不是其他种族的对手。他们的优势在于敏捷与可以凝出羽翼。

  羽族不飞行时,由精神力凝结成的羽毛散落,像冰一样渐渐消融,不留任何痕迹。

  羽族居住在森林之中,不砍伐树木,不射猎飞鸟。他们的住所由引导枝条巧妙地生长而成,是活着的房屋。羽族以城邦的形式分散在宁州的无际森林中。由于羽人天性散漫,虽然有王室,但通常无力约束各城邦,也难以推行统一的政令或组织大规模的军队。

  羽人向往远方,却是飘泊无根的一族,他们能投入天空,却难以在大地上立足。

  夸父:

  一个巨人的种族,因为据说为神话中逐日巨人夸父的后裔而得名。传说中他们是可以无限长高的,但大多数夸父族只能长到人类身高的两倍,如山般巨人的出现需要特异事件或极长的寿命。

  夸父族数量稀少,性格孤僻少语。多以家庭为单位独立生存,很少群居,多以打猎为生。有时夸父也会选出自己的首领,但是没有完备的制度与社会系统,还处于原始氏族的状态。

  这个种族的数量一直很少,只是人族的百分之一,分散在北陆殇州雪山高原中,其他地方很罕见。

  严寒造就了夸父族强韧的性格,如同他们逐日的祖先,一旦确定目标,就没有人能使他们停下,他们迈着巨大的脚掌踏过群山大河。

  河络:

  一个体型纤小的种族,身高只有人族的一半。但是河络的智慧与技艺能弥补一切不足。他们是最有开拓力的种族,在大山内部与地下建筑城市。多女性王,孩子出生后由族落集体抚养,以女性王为尊母,有极注重集体统一又分工精密的制度,能够千百人同一人般地协同工作,其建设与生产能力是其他种族难以企及的。河络的制作工艺与炼治技术也是诸族第一。另外,有一部分河络族还会制作一种名为将风的半植物半动物的身躯,用来包裹在自己身体外作为新躯壳或座骑。

  河络族数量约为人族的五分之一,而能制作将风的族落约占河络总数的二分之一。河络大多分布在越州南部,其他州域较为少见,但这并不等于这些地方的地下没有河络的城市存在。如果你在黑夜的大山迷路,转过山角突然见到面前整面大山被截去一半,平整山壁上灯火通明,如繁星满天的奇景,那一定是河络的巨大都市。

  魅:

  魅在最初是精神虚体,他们是由大地上飘散的灵气凝聚而成的。当它们开始拥有意识后,便会本能地想要得到血肉之躯,于是它们从周围的空气、泥土与水中吸取细微的物质,开始艰难的凝聚过程。

  这过程相当漫长,需要几月几年甚至几十年,魅一般会先寻找一个极静的地方用一个蛹壳将自己包裹,这蛹壳在外形上通常像是石块或是枯木,让人难以分辩。虽然理论上魅可以凝聚成自己想要的任何样子,但凝结成凭空想像出的事物会使身体内部不能合理,极易失败,凝聚成动物又不能融入人群,所以魅通常会选择其他种族的样子来凝聚。

  凝聚后的魅外形与其他种族相仿,但对法术与灵力的感悟极强,身体内部却往往有着缺陷,与常人异。魅可直接凝聚成成年人,但即使凝聚成幼婴,也有先天智慧。也有的魅凝聚失败,变得形体古怪。

  魅是自由与禁锢的矛盾体,为了融入人群他们愿意感受肉体的苦痛,但在人群中他们始终又是孤独的异类。

  鲛:

  鲛族又称蛟族,人身蛟尾,流线修长。多生活在海中,少数与海相通的大河、大湖包括地下湖中也有少量鲛人。鲛人想上岸必须先用法术化生双腿,或只有借助车来代步。没有改变体质的鲛人很难在水外生存超过一天。

  鲛人使用类吟唱的语言,在海中用和歌般声调传达信息。人类在海上听到奇怪歌声,就知道是遇上鲛人了。他们用搭脚手架培植快速生长珊瑚的方法建造海底城市,或用水草编成屋巢,在海中悬漂,一个部族最多会有数百个这样的草巢相系。鲛人随着海洋鱼群和温暖海流的走向变化常常迁移,所以有的鲛族会用海中轻木与气泡建起巨大的海底浮城,随海流漂移。

  鲛人善于用海中原料纺织一种极薄的丝绸,叫做鲛绡,轻而韧,表面极光滑,用于海中建筑及服装。这是一种极其珍贵的丝织品。传说海上偶然出现的“海市蜃楼”,就是鲛人们出售交换这种鲛绡的集市。另一传说鲛人在悲伤哭泣的时候,滚落的眼泪是美丽的珍珠,事实上那是鲛人哭泣时所流出的眼泪的结晶。

  以上只是九州设定中最简要的叙述。

  而在未来,我们希望这个世界能被许多许多的作品与极富想像力的设定不断地完善与充实。最终,变成一个宏大的奇景,而它的每一个细节,又是那么真实可触。

  我曾想像:当星辰从大海的中央沉下去,去向苍茫的另一面。巨大的光轮推开海水,千里的海域被映得明黄。星辰们继续向下沉去,所到之处海水沸腾。鲛族们游戈而来,立在深海崖边,看着这群星映海的奇景。夸父族立于破浪的冰山之上,向夕阳直追而去,头顶的天空中,有透明的羽翼折射着霞光,墨无光辉的大海燃烧了起来,所有的生灵瞬间有了色彩,开始尽情狂欢。

  九州世界,我希望它能是承载所有狂想的舞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江南作品集 缪娟作品集 天下归元作品集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