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匪我思存作品集

首页 > 匪我思存作品 > 东宫 > 正文

第三十章

  我带着阿渡匆忙走到了王帐外,大单于的大帐被称为王帐,用了无数牛皮蒙制而成,上面还绘满了艳丽的花饰,雪白的帐额上写着祈福的吉祥句子,勾填的金粉被秋后的太阳光一照,笔划明灿得教人几乎不敢看。那些金晃晃的影子倒映在地上,一句半句,都是祈天的神佑。在那一片灿然的金光里,我眯起眼睛看着帐前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虽然他穿了一款西凉人常见的袍子,可是这个人一点儿也不像我们西凉人。他转过头来对我笑了笑,果然这个人不是西凉人,而是中原人。

  顾小五,那个贩茶叶的商人。

  我不由得问他:”你来做什么?“”娶你。“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过了好半晌才笑着问他:”喂,你又到这里来贩茶叶?“顾小五不再答话,而是慢吞吞用脚尖拨弄了一下地上的东西。

  我看到那样事物,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是一头全身毛色黧黑的巨狼,比寻常野狼几乎要大上一倍,简直像一头小马驹,即使已经死得僵硬,却依旧瞪着眼珠,仿佛准备随时扑噬吞人。它唯有左眼上有一圈白毛,就像是蘸了马奶画上去的,雪白雪白。我揉了揉眼睛,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又蹲下来,拔掉它左眼上一根毛,那根毛从头到梢都是白的,不是画上去的,是真的白毛。

  这时王帐前已经聚满了突厥的贵族,他们沉默地看着这离奇巨大的狼尸,有大胆的小孩冲上来,学着我的样子拔掉它眼上的毛,对着太阳光看,然后嚷:”是白的!是白的!“小孩子们嘈杂的声音令我心神不宁,阿翁的声音却透过人群直传过来:”不论是不是我们突厥的人,都是勇士。“众人们纷纷为大单于让出一条路,阿翁慢慢地走出来,他看了地上的狼尸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又对顾小五点了点头,说道:”好!“要想大单于夸奖一句,那可比让天亘山头的雪化尽了还要难。可是顾小五杀掉了白眼狼王,大单于亲口允诺过,谁能杀掉白眼狼王,就要把握嫁给谁。

  我可没想到这个人会是顾小五。我跟在他后头,不停地问他,到底是怎么样杀死白眼狼王的。

  他轻描淡写地说:”我带人贩着茶叶路过,正好遇上狼群,就把这匹狼给打死了。“我微张着嘴,怎么也不相信。据说月氏王带了三万人马进了天亘山,也没找见白眼狼王的一根毫毛,而顾小五贩茶叶路过,就能打死白眼狼王?

  打死我也不信啊!

  可是大单于说过的话是一定要算数的,当下突厥的好些人都开始议论纷纷,眼见这个中原的茶贩,真的就要迎娶西凉的公主了。顾小五被视作英雄,我还是觉得他是唬人的,可是那天赫失喝醉了酒,跟他吵嚷起来,两个人比试了一场。

  他们的比试甚是无聊,竟然比在黑夜时分,到草原上去射蝙蝠,谁射的多,谁就赢了。

  只有射过蝙蝠的人,才知道那东西到底有多难射。

  突厥人虽然都觉得赫失赢定了,但还是打了赌。我也觉得赫失赢定了,虽然他右手的骨头没好,但即使赫失是用左手,整个突厥也没有人能比得上他的神箭。

  这场比试不过短短半日工夫,就轰传得人尽皆知。旁人都道赫失是想娶我,毕竟他是大单于帐下最厉害的武士,将来说不定还是大单于帐下最厉害的将军。而我,虽然是西凉的公主,可是谁都知道大单于最喜欢我,如果娶了我,大单于也一定会更信任他。

  我却觉得赫失不会有这许多奇怪的想法,我觉得也许是阿渡告诉他,我并不愿意嫁给顾小五。

  虽然我隐隐绰绰觉得,顾小五不是寻常的茶叶贩子。但我还是希望,自己不要这么早就嫁人。

  突厥的祭司唱着赞歌,将羊血沥到酒碗中,然后将酒碗递给两位即将比试的英雄,他们两人都是一气饮尽。今天晚上他们两个就要一决高下。赫失乃是突厥族中赫赫有名的英雄,而顾小五,也因为白眼狼王的缘故,被很多突厥人视作了英雄,这两个人的比试令所有人都蠢蠢欲动。而我心里十分为难,不知道希望结果是怎么样的才好。

  如果顾小五赢了,我是不是真的得嫁给他了?

  如果赫失赢了呢?难道我要嫁给赫失吗?

  我被这想法吓了一跳,赫失只是代我教训教训顾小五,让我不那么狂妄,就像赫失平日教训那些在阿渡帐篷外头唱歌的小子们,如果他们闹腾得太厉害,赫失就会想法子让他们安静下来。我想这是一样的,顾小五杀了白眼狼王,任凭谁都是不服气的。他还浑不在乎,公然就对阿翁说,他要娶我。

  所以赫失才会想要出手教训教训他。

  这次的比试,连大单于都听说了,他兴致勃勃,要亲自去看一看。我忐忑不安,跟在阿翁身后,随着瞧热闹的人一起,一涌而出,一直走到了河边。大单于帐前的武士抱来了箭,将那些箭分别堆在两人的足边。赫失拿着他自己的弓,他见顾小五两手空空,便对顾小五说道:”把我的弓借给你。“顾小五点点头,大单于却笑道:”在我们突厥人的营地里,难道还找不到一张弓吗?“大单于将一张铁弓赐给顾小五,我可替顾小五犯起难来,这张铁弓比寻常的弓都要重,以他那副文弱模样,只怕要拉开弓都难。赫失只怕也想到这点,他不愿占顾小五的便宜,对大单于说:”还是让他用我的弓,大单于就将这张弓赐给我用吧。“大单于摇了摇头,说道:”连一张弓都挽不开,难道还想娶我的外孙女吗?“围观的人都笑起来,好多突厥人都不相信白眼狼王真的是顾小五杀的,所以他们仍旧存着一丝轻蔑之意。顾小五捧着那张弓,似乎弹琴一般,用手指拨了拨弓弦。弓弦铮铮作响,围观的人笑声更大了,他本来就生得白净斯文,像是突厥贵族帐中那些买来的中原乐师,现在又这样弹着弓弦,更加令突厥人瞧不起。

  天色渐渐暗下来,河边的天空中飞满了蝙蝠。大单于点了点头,说道:”开始吧。“赫失和顾小五身边都堆着一百支箭,谁先射到一百只蝙蝠,谁就赢了。赫失首先张开了弓,他虽然用左手,可是箭无虚发,看得人眼花缭乱,只不过一眨眼的工夫,只见蝙蝠纷纷从天上跌下来。而这边的顾小五,却慢条斯理,抽了五支箭,慢慢搭上弓弦。

  我叫了声”顾小五“,虽然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射箭,可是他也应该知道箭是一支一支射的啊。顾小五回过头,对我笑了笑,然后挽开了弓。

  老实说,我压根儿就没有想到,他轻轻松松就拉开了那张弓。不仅拉开了弓,而且五箭连发,快如流星一般,几乎是首尾相联,旁边的人都不由得惊呼。”连珠箭!连珠箭!“好几个突厥贵族都在震惊地叫喊,连大单于也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中原有位大将善使连珠箭,曾经与突厥对阵,便是用这连珠箭法,射杀了突厥的左屠耆王。可那毕竟是传说,数十年过去了,突厥的贵族们再也没有见过连珠箭。而顾小五更是一气呵成,次次五箭连发,那些蝙蝠虽然乱飞,但禁不住他箭箭连发,一只只黑色的蝙蝠坠在他足边,就像一场零乱的急雨。赫失虽然射得快,可是却没有他这般快,不一会儿顾小五就射完了那一百支箭。奴隶们拾起蝙蝠,在河岸边累成黑压压的一团,一百只蝙蝠就像是一百朵诡异的黑色花朵,叠在一起变成硕大的黑色小丘。

  赫失虽然也射下了一百只蝙蝠,可是他比顾小五要射的慢。赫失脸色平静,说道:”我输了。“顾小五说道:”我用强弓,方才能发连珠箭,如果换了你的弓,我一定比你慢。而且你右手不便,全凭左手用力,如果要说我赢了你,那是我胜之不武。

  咱们俩谁也没有输,你是真正的勇士,如果你的手没有受伤,我一定比不过你。“顾小五的箭技已经震住了所有人,见他这样坦然相陈,人群不由得轰然叫了一声好。突厥人性情疏朗,最喜行事痛快,顾小五这样的人,可大大地对了突厥人的脾气。大单于爽快地笑了:”不错,咱们突厥的勇士,也没有输。“他注视着顾小五,道,”中原人,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赏赐?“”大单于,您已经将最宝贵的东西赐予了我。“顾小五似乎是在微笑,”在这世上,有什么比您的小公主更宝贵的呢?“大单于哈哈大笑,其他的突厥贵族也兴高采烈,这桩婚事,竟然就真的这样定下来了。

  祭司选了吉期,趁着秋高气爽的好天气,就要为我们举办婚礼。我心里犹豫得很,悄悄问阿渡:”你觉得,我是嫁给这个人好,还是不嫁给这个人好?“阿渡用她乌黑的眼睛看着我,她的眼睛里永远只是一片镇定安详。我自己也拿不定主意,最后我终于大着胆子,约顾小五在河边见面。

  我也不知道要对他说什么,可是如果真到这样稀里糊涂嫁了他,总觉得有点儿不安似的。

  秋天的晚上,夜风吹来已经颇有凉意,我裹紧了皮袍子,徘徊在河边,听着河水”哗哗“地响着,远处传来大雁的鸣叫声,我抬起头张望。西边已经有一颗明亮的大星升起来,天空是深紫色的,就像是葡萄冻子一般。

  风吹得芨芨草”沙沙“作响,顾小五踏着芨芨草,朝着我走过来。

  我突然觉得心里一阵发慌。他穿了突厥人的袍子,像所有突厥人一般,腰间还插着一柄弯刀。这些日子以来,顾小五甚得大单于的喜欢,他不仅箭法精独,而且又会说突厥话,虽然他是个中原人,可是大单于越来越信任他,还将自己的铁弓赐给了他。而赫失自从那晚比试之后,跟他几乎成了兄弟一般。顾小五教赫失怎么样使连珠箭,赫失也将草原上的一些事教给他。大单于每次看到他们两个,都会禁不住欣慰地点头。赫失甚至同顾小五交换了腰刀——突厥人换刀,其实就是结义,上阵杀敌,结义兄弟比亲兄弟还要亲,都肯为对方而死。所以顾小五的腰带上,其实插的是赫失的弯刀,我一看到那柄刀,就想起来,赫失曾经将它递到我手里,催促我先走。

  顾小五也瞧见了我,他远远就对我笑了笑,我也对他笑了笑。看到他的笑容,我忽然就镇定下来,虽然我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可是他一定懂得,我为什么将他约到这里来。果然的,他对我说道:”我带了一样事物给你。“我的心怦怦地跳起来,不会是腰带吧?如果他要将自己的腰带送给我,我该怎么样回答呢?按照突厥和西凉的风俗,男人要在唱歌之后才送出腰带……他都没有对我唱过歌。我心里觉得怪难为情的,一颗心也跳得又急又快,耳中却听到他说:”你晚上没吃饱吧?我带了一大块烤羊排给你!“我顿时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鼓着腮帮子,老半天才蹦出一句:”你才没吃饱呢!“顾小五一脸的莫名其妙:”我当然吃饱了啊……我看你晚上都没吃什么,所以才带了块羊排给你。“我闷不做声生着气,听着远处不知名的鸟儿唱歌。河水”哗哗“地响着,水里有条鱼跳起来,溅起一片水花。顾小五将那一大块喷香的羊排搁在我面前,我晚上确实也没有吃什么,因为我惦记着跟顾小五在河边约会的事情,所以晚上的时候根本就是食不知味。现在看到这香喷喷的羊排,我肚子里竟然咕噜噜响起来。他大笑着将刀子递给我,说:”吃吧!“羊排真好吃啊!我吃得满嘴流油,兴高采烈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爱吃羊排?“顾小五说了句中原话,我没听懂,他又用突厥话对我说了一遍,原来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不知为什么心里倒是一动。有心人,什么样的人才叫有心人呢?虽然我和顾小五认识并不久,可是我一直觉得,我已经同他认识很久了。也许是因为我们之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每次都是他帮助我,保护我。虽然他每次说的话总惹我生气,可是这句话,却叫我生气不起来。

  我们两个沉默地坐在河边,远处飘来突厥人的歌声,那是细微低婉的情歌,突厥的勇士总要在自己心爱的姑娘帐篷外唱歌,将自己的心里话都唱给她听。

  我从来没有觉得歌声这般动听,飘渺得如同仙乐一般。河边草丛里飞起的萤火虫,像是一颗颗飘渺的流星,又像是谁随手撒下的一把金砂。我甚至觉得,那些熠熠发光的小虫子,是天神的使者,它们提着精巧的灯笼,一点点闪烁在清凉的夜色里。河那边的营地里也散落着星星点点的火光,欢声笑语都像是隔了一重天。我忽然体会到,如果天神从九重天上的云端俯瞰人间,会不会也是这样的感受?这样飘渺,这样虚幻,这样遥远而模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杨千紫作品集 三毛作品集 萧逸作品集

在线看小说 官场小说 捉蛊记 鬼吹灯全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