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匪我思存作品集

首页 > 匪我思存作品 > 东宫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好吧。“我攥紧了刀柄,说道:”我去报信!“赫失点了点头,将他鞍边的水囊解下来,对我说:”一直往东三百里,若是寻不到大单于的王帐,亦可折向北,左谷蠡王的人马应该不远,距此不过百里。“”我理会得。“赫失用刀背重重击在我的马上,大喝一声:”咄!“小红马一跃而出,月氏的骑兵聒噪起来,然而小红马去势极快,便如一道闪电一般,瞬间就奔出了里许。我不停地回头张望,只狗崽子月氏骑兵黑压压地逼上来,仿佛下雨前要搬家的蚂蚁一般,而赫失与数十骑突厥骑兵被他们围住,就像被黑压压的蚂蚁围住的黍粒。另有月氏骑兵逸出想要追击我,但皆追不过十个马身,便被纷纷射杀——赫失虽然被围,可是每箭必中,月氏骑兵竟然无一个能躲过他的箭锋,那些人马不断地摔倒翻滚在地,仓促间竟无一骑可以追上来。小红马越跑越快,除了那白旌旗,其余的一切都在最后一缕暮光中渐渐淡去,天色晦暗,夜笼罩了解一切。我策马狂奔在草原上,无星无月,闷得似要滴下水来。这样的天气我从来没有遇见过,只怕是要下大雨了。在草原上遇见下大雨可是件要命的事情,我抬头看天,天是黑沉沉的,像是一口倒扣的铁锅,没有星月,方向也难以辨识,我真担心自己走错了路。

  草原上其实什么咱也没有,不过是乱闯罢了。我摸黑策马飞驰了半宿,幸得那些月氏人没有追上来。可是赫失他们也没有突围出来,我心中既担心赫失的安危,又担心自己乱闯走错了方向,又急又气,只差没有哭出声来。就在这时候,只听”喀嚓“一声,一道紫色的长电划破黑沉沉的夜色,照得眼前瞬间一亮,接着轰轰隆隆的雷声便响起来。

  是真的要下雨了,这可得想办法避一避。一道道闪电像是僵直的蛇,在乌云低垂的天幕上四处乱窜,我借着这一道紧似一道的电光,看到远处的乱石。原来我一直沿着天亘山奔跑,这跑了大半夜,仍旧是在天亘山脚下。

  找块大石避一避吧,总比被雨淋死要好。我促马前行,小红马灵巧地踏过山石,我怕那些碎石伤到马蹄,于是翻身下马,牵着马儿往山间寻去。大雨早已经”哗哗“地下起来,粗白牛筋似的雨抽在人身上,生疼生疼。那些雨浇透了我的衣裳,顺着额发流进眼中,我连眼睛几乎都没办法睁开,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终于望见一块大石,突兀地悬出来,这大石下倒是个避雨的好所在。

  我牵着小红马爬到了大石下,一人一马缩在那里,外面雨声轰隆隆直响,这雨势又急又猛,我想起赫失,心中说不出的担忧。小红马半跪在石下,似乎也懂得我心中的焦急,不时地伸出舌头来,舔着我的手心。我抱着小红马的脖子,喃喃道:”不知道赫失他们怎么样了……“外头落雨很急,从山上流下来的水在石前冲汇成一片白色的水帘,迷蒙的雾气溅进石下,纷扬得就像一场小雨一般。

  也不知道这场雨到底下了有多久,最后终于渐渐停歇。山石外还淌着水,就像一条小溪似的,”哗哗“响着。而风吹过,天上乌云移开,竟然露出一弯皎洁的月亮。

  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再让这风一吹,可真的冷啊。可是我身上带的火绒早就让雨给淋透了,这里没有干柴,也没办法生起火来。

  外现水充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小红马亲热地凑过来。温热的舌头舔在我的脸上,我想既然雨停了,还是赶紧下山继续寻路。

  走到山下的时候月亮已经快要落下去了,正好让我辨出了方向。小红马在山石下憋屈了半宿,此时抖擞奔跑起来,朝着泛着白光的东方。太阳就快升起来了吧,不然为什么我身上这么热呢?

  我迷迷糊糊地想着,手中的马缰也渐渐松了,马儿一颠一颠,像摇篮一般,摇得人很舒服,我整晚上都没能睡,现在简直快要睡着了。

  我不知道迷糊了多久,也许是一小会儿,也许是很久,最后马儿蹚进一条河里,我被马蹄溅起的冰冷水花浇在身上,才突然一激灵醒了过来。四处荒野无人,天亘山早就被抛在了身后身后巨大的山脉远远望去,就像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巨人的头顶是白色的雪冠,积着终年不化的冰雪,这条河也是天亘山上的雪水汇集奔流而成,所以河水冷得刺骨。

  我浑身都发软,想起自己一直没有吃东西,怪不得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可是干粮都系在鞍后,我口中焦渴无味,一点儿食欲都没有。正想着要不要下马来饮水,忽然望见不远处黑影摇动,竟似有一骑径直奔来,我害怕又是月氏的骑兵,极目望去,却也只能看见模糊的影子,来势倒是极快,可幸的是只有一人一骑。

  如果左谷蠡王的探哨就好了……我拼尽力气抽出背后的弯刀,万一遇上的是敌人,我一定力战到底。

  这是我最后一个念头,然后我眼前一黑,竟然就栽下马去了。

  西凉人自幼习骑射,不论男女皆是从会走路就会骑马,我更是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堂堂西凉的九公主竟然从马背上栽下去了,若是传到西凉王城去,只怕要笑坏所有人的大牙。

  醒过来的时候,我手里还紧紧攥着弯刀,我眨了眨眼睛,天色蓝得透亮,浩白的云彩低得仿佛触手可及,原来我是躺在一个缓坡下,草坡遮去了大半灼热的日光,秋日里清爽的风吹拂过来,不远处传来小经马熟悉的嘶鸣,让我不禁觉得心头一松。”醒啦?“这个声音也挺耳熟,我头晕眼花地爬起来,眨了眨眼睛,仍旧觉得不可相信。

  竟然是那个中原茶贩顾小五,他懒洋洋地坐在草坡上,啃着一声风干的牛肉。

  我好生惊诧:”你怎么会在这里?“他说:”偶尔路过。“我才不相信呢!

  我的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响,我想起小红马还驼着干粮呢,于是打了个唿哨。小红马一路小跑过来,我定睛一看,马背上光秃秃的,竟然边鞍鞯都不在了。我再定睛一看,那个顾小五正坐在我的鞍子上,而且他啃的牛肉,可不是我带的干粮?”喂!“我十分没好气,大声问,”我的干粮呢?“他满嘴都是肉,含含糊糊地对我扬起手中那半拉牛肉:”还有最后一块……“什么最后一块,明明是最后一口。

  我眼睁睁瞧着他把最后一点儿风干看见塞进嘴里,气得大叫:”你都吃了?我吃什么啊?“”饿着呗。“他拿起水囊喝了一口水,轻描淡写地说,”你刚刚发烧,这时候可不能吃这种东西。“什么发烧,我跳起来:”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还有,你吃完了我的干粮!赔给我!赔给我!“他笑了笑:”吃都吃了,可没得赔了。“我气急败坏,到处找赫失给我的佩刀。

  他看我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终于慢吞吞地说道:”你要是跟我回王城去,我就赔给你一头牛。“我朝他翻白眼:”我为什么要跟你回王城去?“”你的父王贴出悬赏告示,说谁要能将你寻到,带回王城去,就赏赐黄金一百锭。“他格外认真地瞧着我,”黄金一百锭啊!

  那得买多少牛!“我可真是气着了,倒不是生气别的,就是生气那一百锭黄金:”父王真的贴出这样的布告?“”那还有假?“他说,”千真万确!“”我就值黄金一百锭吗?“我太失望了,”我以为起码值黄金万铤!另外还给封侯,还有,应该赐给牛羊奴隶无数……“父王还说我是他最疼爱的小公主,竟然只给出黄金一百锭的悬堂。小气!真小气!

  顾小五”噗“一声笑了,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我顶讨厌他的笑,尤其是他笑吟吟地看着我,好象看着一百锭黄金似的。

  我大声道:”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顾小五说:”那么你想到哪里去呢?自从你走了之后月氏王的全都可生气了,说你父王是故意将你放走的,月氏遣出了大队人马来寻你,你要是在草原上乱走,遇上月氏的人马,那可就糟了。“我也觉得挺糟的,因为我已经遇上月氏的人马了。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哎呀“了一声,我差点儿把赫失给忘了,我还得赶紧去阿翁那里报信呢!

  顾小五大约看到我脸色都变以了,于是问我:”怎么了?“我本来不想告诉他,可是茫茫草原,现下只有他在我身边,而且师傅剑术那样高明,本来那样大,说不定这个顾小五剑法也不错呢。

  果然顾小五听我大原原本本将遇上月氏追兵的事告诉他之后,他说道:”据你说,突厥大单于王帐,距此起码还有三百里?“我点了点头。”可是突厥人游牧不定,你如何能找得到?“”那可不用想,反正我要救赫失。“顾小五眉头微皱,说道:”远水救不了近火,安西都护府近在咫尺,为什么不向他们借兵,去还击月氏?“我目瞪口呆,老实说,中原虽然兵势雄大,安西都护府更是镇守西域,为各国所敬忌,但是即使各国之间兵戈不断,也从来没有人去借助的兵力。因为在我们在我拉西域人眼里,打仗是我们西域人自己的事情,中原虽然在我们天朝上国,派有雄兵驻守在这里,但是西域各回之间的纷争,却是不会牵涉到他们的。就好比自己兄弟打架,无论如何,不会去找外人来施以摇手的。

  我说:”安西都护府虽然近,但这种事情,可不能告诉他们。“顾小五剑眉一扬:”为什么?“道理我可说不出来,反正国都守着这样的禁忌,我说:”反正我们打架,可不关中原皇帝的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顾小五说道,”只要是天下的事,就跟中原的皇帝有关,何况中原设置安西都护府,就是为了维持西域的安定。月氏无礼,正好教训教训他们。“他说的文绉绉,我也听不太懂。他把两匹马都牵过来,说道:”从这里往南,到安西都护府不过半日路程,我陪你去借兵。“我犹豫不决:”这个……不太好吧?“”你不想救赫失了?“”当然想!“他扶我上马,口中说道:”那还磨蹭什么?“一直策马奔出了老远,我才想起一件事来:”你到底是怎么找着我的?“中午日头正烈,他的脸被太阳一照,更像是和阗出的美玉一般白净。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牙齿:”碰运气!“安西都护府果然不过半日路程,我们策马南下,黄昏时分已经看到巍峨的城池。中原皇帝百余年前便在此设立安西都护府,屯兵开垦,扼官运亨通险要。

  这里又是商道的要冲,南来北往的皆要从此过,所以比起西凉王城,也繁华不啻。

  我还担心我和顾小五孤身二人,安西都护府爱搭不理,谁知顾小五带着我进城之后,径直闯到都护衙前,击敲了门前的巨鼓。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鼓有讲究,虽然名字叫太平鼓,其实另外有个名字叫醒鼓,一击响就意味着征战。我们被冲出来的守兵不由分说带入了府内,都护大人就坐在堂上,他长着一蓬大胡子,穿着铠甲,真是员威风凛凛的猛将,我见过的中原人,他最像领兵打仗的将军。

  他沉着声音问我们,我不怎么懂中原话,所以张口结舌看着顾小五。顾小五却示意我自己说,这下我可没辙了。幸好这个都护大众还会说突厥话,他看我不懂中原话,又用突厥话问:”堂下人因何击鼓?“因为阿娘是突厥人,我的突厥话也相当流利。我于是将月氏骑兵闯入突厥境内的话说了一遍,然后恳请他发兵去救赫失。

  都护大人有点犹豫,因为中原设置安西都护府以来,除了平定叛乱,其实很少干涉西域各国的事务。虽然月氏闯入突厥境内是大大的不妥,可是毕竟突厥强而月氏弱,以弱凌强,这样诡异的事情委实不太符合常理,所以我想他才会这样犹豫。

  果然,他说道:”突厥铁骑闻名关外,为什么你们突厥自己不出兵拚命求助于我?“我告诉他说王帐游移不定,而左谷蠡王虽然在附近,但找到他们肯定要耽搁很久的时间。所以我们到安西都护府来求助,希望能够尽快地救出赫失。

  我想到赫失他们不过数十骑,要抵抗那么多的月氏骑兵,不禁就觉得忧心如焚。都护大人还是迟疑不决,这时顾小五突然说了句中原话。

  那个都护大人听到这句话,似乎吓了一大跳似的,整个人都从那个漆案后站了起来。顾小五走上前去,躬身行礼,他的声音很低,我根本就听不清,何况我也不怎么懂中原话,只见他说了几句话后,都护大人就不断地点头。

  没一会儿工夫,都护大人就点了两千骑兵,命令一名千夫长带领,连夜跟随我们赶去救人。

  我大喜过望,从安西都护府出来,我就问顾小五:”你怎么说动那们大人,让他发兵救人的?“顾小五狡黠地一笑,说:”那可不能告诉你!“我生气地撅起嘴来。

  中原的军队纪律森严,虽然是夤夜疾行,但队列整齐,除了马蹄声与铠甲偶尔铿锵作响,还有火炬”呼啦啦“燃烧的声音,竟不闻别的半点声息。我留意到中原军中用的火炬,是木头缠了絮,浸透了火油。火油乃是天亘山下的特产,其色黝黑,十分易燃,牧人偶尔用它来生火煮水,但王城里的人嫌它烟多气味大,很少用它。没想到中原的军队将它用来做火炬。我觉得中原人很了聪明,他们总能想到我们想不到的办法。

  我们一夜疾行,在天明时分,终于追上了月氏的骑兵。这时候他们早已经退入月氏的境内。

  月氏的骑兵行得极快,我们追上他们的时候,白旌旗早已经无踪影,赫失和数十突厥勇士也连人带马消失得干干净净。我心中惶急,唯恐赫失他们已经被月氏骑兵围杀,而顾小五正在和那各千夫长用中原话商议,然后听到中原的骑兵大声传令,散开阵势来。

  我听父王说过,中原人打仗讲究阵法,以少胜多甚是厉害,尤其现在中原的兵力更胜守月氏骑兵的一倍有余,隐隐摆出合围之势。那个月氏将军便兜转马来,大声地呵斥。

  我不懂他在说什么,顾小五在西域各国贩卖茶叶,却是懂得月氏话的。他对我说:”这个将军在质问我们,为什么带兵闯入月氏的国境。“我说:”他昨天还闯入突厥的国境,硬说我是月氏逃走的奴隶,现在竟然还理直气壮起来。“顾小五便对旁边的千夫长说了句什么,那千夫长便命人上去答话。顾小五笑着对我说:”我告诉他们,我们乃是护送西凉的公主回国,路经此地。叫他不要慌乱,我们是绝不会入侵月氏领地的。“我觉得要说到无耻,顾小五如果自认天下第二,估计没有敢认第一。他就有本事将谎话说得振振有词,是不是中原人都这样会骗人?师傅是这个样子,顾小五也是这个样子。

  双方还在一来一回地喊话,那名千夫长却带着千名轻骑,趁着晨曦薄薄的凉雾,悄悄从后包抄上去,等月氏的骑兵回过神来,这边的前锋已经开始冲锋了。

  这一仗胜得毫无悬念,月氏骑兵大败,几乎没有一骑能逃出,大半丧命于中原的利刀快箭之下,还有小半眼见抵抗不过,便弃箭投降。顾小五虽然是个茶叶贩子,可是真真沉得住气,这样一场鏖战,血肉飞溅死伤无数,顾小五竟然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仿佛刚刚那一场厮杀,只是游戏而已。那名中原千夫长惯于征战,自然将受降之类的事情办得妥妥当当。两千骑兵押着月氏的数百名败兵残勇,缓缓向东退去。

  我趁乱冲进月氏军中找寻赫失,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月氏领兵的将军被俘,被人捆得严实推搡到千夫长的面前来,那千夫长却十分恭敬,将此人交给了顾小五。我让顾小五审问那个月氏将军,那个月氏将军十分倔强,一句话也不肯说。顾小五却淡淡地道:”既然不说,留着有何用?“顾小五。我让顾小五审问那个月氏将军,那个月氏将军十分倔强,一句话也不肯说。顾小五却淡淡地道:”既然不说,留着有何用?“那千夫长听他这样说,立时命人将其斩首。军令如山,马上就砍了那月氏将军的头颅,揪着头发将首级送到我们面前来,腔子里的鲜血,兀自滴滴答答,落在碧绿的草地上,像是一朵朵艳丽的红花。

  我可真忍不住了,再加上一整天几乎没吃什么东西,我一阵阵发晕,旁边人看我脸色不对,好心递给我水囊,我也喝不进去水。只听那顾小五又命人带上来一各月氏人,先令他看过月氏将军的首级,然后再问赫失的下落。月氏人虽然骁勇善战,但那人被俘后本来就意志消沉,又见将领被杀,吓得一五一十全都说了。

  原来赫失他们且战且退,一直退到了天亘山下。他们据山石相守,直到最后弓箭用尽。月氏人却也没有立时杀了他们,而是夺去了他们的马匹,将他们抛在荒山深处,这些月氏人用心真是狠毒,山中恶狼成群,赫失他们没有了马,又没有了箭,如果再遇上狼群,那可危险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杨千紫作品集 三毛作品集 萧逸作品集

在线看小说 官场小说 捉蛊记 鬼吹灯全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