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匪我思存作品集

首页 > 匪我思存作品 > 东宫 > 正文

第十七章

  男人怎么都这种德性啊?

  我可不乐意了:”你昨天亲了我好几次,我早就不欠你什么了。“李承鄞拉开胸口的衣服,指给我看那道伤疤:”那这个呢?你打算拿什么还?“我看着那道粉红色的伤疤,不由得有点儿泄气:”那是刺客捅你的,又不是我捅你的。“”可是我救过你的命啊!要不是我推开你,说不定你也被刺客伤到了。“我没办法再反驳,因为知道他说的其实是实话,不过我依然嘴硬:”那你想怎么样?“”下次你再去鸣玉坊的时候,带上我。“下次你再去鸣玉坊的时候,带上我。”

  我震惊了:“你……你……”我大声斥道,“堂堂天朝的太子,竟然要去逛窑子!”

  这次轮到李承鄞扑过来捂住我的嘴:“别嚷!别嚷!我是去开开眼界,又不做什么坏事!”

  咱们被关在这里,一时半会儿又出不去,怎么能去逛鸣玉坊……“我彻底泄气了,”太皇太后不会把咱们一直关到新年以后吧……“李承鄞说:”没事,我有办法!“他出的主意真是馊主意,让我装病。

  我可装不出来。

  我从小到大都壮得像小马驹似的,只在来到上京后才病过一次,叫我装病,我可怎么也装不出来。

  李承鄞叫我装晕过去,我也装不出来,我往那儿一倒就忍不住想笑,后来李承鄞急了,说:”你不装我装!“他装起来可真像,往床上一倒,就直挺挺的一动不动了。我冲到窗前大叫:”快来人啊!太子殿下晕过去了!快来人啊……“我叫了好几声之后,殿门终于被打开了,好多人一涌而入,内官急急的去传御医,这下子连太皇太后都惊动了。

  御医诊脉诊了半晌,最后的结论是李承鄞的脉象虚浮,中气不足。

  饿了两顿没吃,当然中气不足。不过太皇太后可不这样想,她以为李承鄞是累坏了,所以即使她为老不尊,也不好意思再关着我们了。

  我被送回了东宫,李承鄞可没这样的好运气,他继续入斋宫去了,因为明日就要祭天。我虽然回到东宫,但也彻底的忙碌起来,陛下并没有将元辰大典交给高贵妃,而是由我暂代主持。

  过年很忙,很累,一点儿也不好玩。

  我最担心的是元辰大典,虽然有永娘和高贵妃协助我,但这套繁文缛节,还是花费了我诺多功夫才背下来,而且接踵而来的,还有不少赐宴和典礼。

  每天晚上我都累得在卸妆的时候就能睡着,然后每天早晨天还没有亮,就又被永娘带人从床上拖起来梳妆。以前有皇后在,我还不觉得,现在可苦的我呱呱叫了。我得见天数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接受他们的朝拜,吃一些食不知味的饭,每一巡酒都有女官唱名,说吉祥话,看无聊的歌舞,听那些内外命妇叽叽喳喳的说话。

  宴乐中唯一好玩的是破五那日,这天民间所有的新妇就要归宁,而皇室则要宴请所有的公主。主桌上是我的两位姑奶奶,就是皇帝陛下的姑姑,然后次桌上是几位长公主,那些是李承鄞的姑姑。被称为大长公主的平南公主领头向我敬酒,因为我是太子妃,虽然是晚辈,但目前没有皇后,我可算作是皇室的女主人。

  我饮了酒,永娘亲自去搀扶起平南公主,我想起来,平南长公主是裴照的母亲。

  裴照跟她长得一点儿也不像。

  我下意识开始寻找珞熙公主,从前我真没有留意过她,毕竟皇室的公主很多,我与她们并不经常见面,好多公主在我眼里都是一个样子,就是穿着翟衣的女人。这次因为裴照的缘故,我很仔细的留意了珞熙公主,她长得挺漂亮的,姿态优雅,倒与平南长公主像是母女二人。在席间按皇家的旧例,要联诗作赋。永娘早请好了枪手,替我做了三首《太平乐》,我依葫芦画瓢背诵出来就行了。珞熙公主做了一首清平调,里面有好几个字我都不认识,更甭想整首诗的意思了。所有人都夸我做的诗最好,珞熙公主则次之,我想珞熙公主应该是男人们喜欢的妻子吧,金枝玉叶,性格温和,多才多艺,跟裴照真相配啊。

  我觉得这个年过得一点儿也不开心,也许是因为太累,我一连多日没有见着李承鄞,听说他和赵良娣又和好了,两个人好像跟蜜里调油似的。我觉得意兴阑珊,反正整个正月里,唯一能教我盼望的就是正月十五的上元节。

  我最喜欢上京的,也就是它的上元节。

  十里灯华,九重城阙,八方烟花,七星宝塔,六坊不禁,五寺鸣钟,四门高启,三山同乐,双往双归,一派太平:讲的就是上京的上元节。离上元节还有好几天,城中各坊就会忙着张满彩灯,连十里朱雀大街也不例外,那些灯可奇巧了,三步一景,五步一换,飞禽走兽,人物山水,从大到小,各色各样,堆山填海,眼花缭乱,称得上是巧夺天工。而且那晚上京不禁焰火,特别是在七星宝塔,因为是砖塔,地势又高,所以总有最出名的烟火作坊,在七星塔上轮流放烟花,称为”斗花“,斗花的时候,半个上京城里几乎都能看见,最是璀璨夺目。而在这一夜,居于上六坊的公卿人家也不禁女眷游冶,那一晚阖城女子几乎倾城而出,看灯兼看看灯人。然后五福寺鸣太平钟,上京城的正南、正北、正东、正西城门大启,不禁出入,便于乡民入城观灯。而三尹山则是求红线的地方,传说三尹山上的道观是姻缘祠,凡是单身男女,在上元日去求红线,没有不灵验的。双往双归则是上京旧俗,如果女子已经嫁了人,这日定要与夫婿一同看灯,以祈新岁和和美美,至于还没有成亲却有了意中人的,更不用说啦,这日便是私密幽会,也是礼法允许的。

  去年上元节的时候,我跟阿渡去三尹山看灯,连鞋子都被挤掉了。据说那天晚上被挤掉的鞋子有好几千双,后来清扫三尹山的道公们收拾这些鞋子捐给贫人,装了整整几大车才拉走。

  我早拿定主意今年要在靴子上绑上牛皮细绳,以免被人踩掉,这样的泼天热闹,我当然一定要去凑啦!

  正月十四的时候赐宴觐见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事终于告一段落,我也可以躲躲懒,在东宫睡上一个囫囵觉,留足了精神好过上元节。可是睡得正香的时候,永娘偏又将我叫起来。

  我困得东倒西歪,打着哈欠问她:”又出什么事了?“”绪宝林的床底下搜出一个桃木符,据说是巫蛊之物,上头有赵良娣的生辰八字,现在赵良娣已经拿住了绪宝林,就候在殿外,要请太子妃发落。“我又累又困又气:”多大点事啊,一个木牌牌也值得大惊小怪么,这年都还没过完呢!绪宝林不会这么笨吧,再说刻个木牌牌就能咒死赵良娣了?赵良娣这不还活得好好的!“永娘正了正脸色,告诉我说:”巫蛊为我朝禁忌,太子妃也许不知道,十年前陈征就是因为擅弄巫蛊,怨咒圣上,而被贬赐死,并抄灭满门。我朝开国之初,废吴后也是因为巫蛊许妃,被废为庶人,连她生的儿子都不许封王……“我觉得头痛,我最怕永娘给我讲几百年前的事,于是我顺从地爬起来,让宫人替我换上衣裳,匆忙梳洗。永娘道:”绪宝林巫蛊之事甚是蹊跷,太子妃千万要小心留意,不要中了圈套。“我很干脆地问她:”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永娘道:”太子妃本来可以推脱,交给皇后圣裁,只是现在中宫空虚,又正值过节,不宜言此不吉之事。奴婢窃以为,太子妃不妨交给太子殿下裁决。“我不作声,我想这事如果交给李承鄞的话,绪宝林一定会被定罪。

  赵良娣是李承鄞的心尖子眼珠子,不问青红皂白,他肯定会大怒,然后绪宝林就要倒大霉了。绪宝林那么可怜,李承鄞又不喜欢她,上次去宫里看她,她就只会哭,这次出了这样的事,她一定是百口莫辩。我想了又想,只觉得不忍心。

  永娘看我不说话,又道:”娘娘,这是一潭浊水,娘娘宜独善其身。“我大声道:”什么独善其身,叫我不管绪宝林,把她交给李承鄞去处理,我可办不到!“永娘还想要劝我,我整了整衣服,说道:”传赵良娣和绪宝林进来。“每当我摆出太子妃的派头,永娘总是无可奈何,永娘记得牢牢的宫规,还有几十年的教养,总让她不能不对我恭声应诺。

  赵良娣见了我,还是挺恭敬,按照规矩行了大礼,我挺客气地让永娘把她搀扶起来,然后请她坐下。

  绪宝林还跪在地上,脸颊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

  我问左右:”怎么不扶绪宝林起来?“宫人们不敢不听我的话,连忙将绪宝林也扶起来。我开始瞎扯:”今天天气真不错……两位妹妹是来给我拜年的么?“一句话就让赵良娣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本来按照东宫的规矩,她们应该在新年元日便着鞠衣来给我叩首行礼,但这三年来李承鄞怕我对赵良娣不利,从来不让她单独到我住的地方来,所以此礼就废止了。因此我一说这话,赵良娣就以为我是在讽刺她。其实那天我在宫里忙着元辰大典,直到夜深才回到东宫,哪里有功夫闹腾这些虚文,便是绪宝林也没有来给我叩首。

  我可没想到这么一层,还是事后永娘悄悄告诉我的。我当时就觉得赵良娣的脸色有点儿不好看了,还以为她是因为我对绪宝林很客气的缘故,所以我安抚了绪宝林几句,就把那块木牌要过来看。

  因为是不洁之物,所以那木牌被放在一只托盘里,由宫人捧呈着,永娘不让我伸手去拿它。我看到上头刻着所谓的生辰八字,也瞧不出旁的端倪来。我想起了一个问题:”怎么会突然想起来去搜绪宝林的床下呢?“我这么一问,赵良娣的脸色忽然又难看起来。

  原来赵良娣养的一只猧儿走失不见了,宫人四处寻找,有人看见说是进了绪宝林住的院子,于是赵良娣的人便进去索要。偏偏绪宝林说没看见什么猧儿,赵良娣手底下的人如何服气,吵嚷起来,四处寻找,没想到猧儿没找着,倒找着了巫蛊之物。

  赵良娣道:”请太子妃为我做主。“我问绪宝林:”这东西究竟从何而来?“绪宝林又跪下来了:”臣妾真的不知,请太子妃明察。“”起来起来。“我顶讨厌人动不动就跪了,于是对赵良娣说,”这世上的事,有因才有果,绪宝林没缘没由的,怎么会巫蛊你?我觉得这事,不是这么简单……“赵良娣却淡淡地道:”如此铁证如山,太子妃这话,是打算偏袒绪宝林了?“她说得毫不客气,目光更是咄咄逼人。不待我说话,永娘已经说道:”太子妃只说要细察缘由,并没有半句偏袒之意,良娣请慎言。“赵良娣突然离座,对我拜了一拜,说道:”那臣妾便静候太子妃明察此事,只望早日水落石出,太子妃自然会给臣妾一个交待。“说完便道,”臣妾先行告退。“再不多言,也不等我再说话,带着人就扬长而去。

  永娘可生气了,说道:”岂有此理,僭越至此!“我没话说,赵良娣她讨厌我也是应该的,反正我也不喜欢她。

  绪宝林还跪在那里,怯怯地瞧着我。我叹了口气,亲自把我搀扶起来,问她:”你把今日的事情,好生从头说一遍,到底是怎么回事。“绪宝林似乎惊魂未定,一直到永娘叫人斟了杯热茶给她,慢慢地吃了,才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原来绪宝林住的地方挺偏僻,这几日正逢新春,宫里照例有赏赐。那些东西对我和赵良娣不算什么,可是对绪宝林来说,倒是难得之物。绪宝林是个温吞性子,我遣去伺候绪宝林的两个宫女平日待她不错,绪宝林便将糕饼之物交给她们分食。因为御赐之物不能擅自取赠他人,所以便悄悄关上了院门,防人瞧见。

  便是在这时候赵良娣的人突然来敲门,她们心中慌乱,又正自心虚,一边应门,一边便将糕饼藏起来。赵良娣的人进了院子便到处搜寻,绪宝林正自心虚,哪里肯让她们随意乱走,兼之赵良娣派来的人又毫不客气,两下里言语不和,很快就吵嚷起来,赵良娣的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开始在屋子里乱翻,没想到猧儿没找着,倒从绪宝林床底下找出那桃木符来。这下子自然是捅了马蜂窝,赵良娣的人一边回去禀报赵良娣,一边就将绪宝林及两个宫人软禁起来。赵良娣看到桃木符,气得浑身发抖,二话不说,带了绪宝林就径直来见我。”臣妾委实不知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绪宝林眼泪汪汪地说,”请太子妃明察……“明察什么啊……她们两个人各执一词,将我说得云里雾里,我可明察不了,不过这种东西总不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问绪宝林:”它就在你床底下,你难道不知道是谁放进去的?“绪宝林以为我是兴师问罪,吓得”扑通“一声又跪下来了:”娘娘,臣妾自知命薄福浅,绝无半分争宠夸耀之心,哪里敢怨咒良娣……“我看她吓得面无人色,连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个东西要悄悄放到你床底下去,可不是那么容易。你一天到晚又不怎么出门,那两个宫人也是天天都在,这几日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去过你那里,或者有什么可疑的蛛丝马迹?“绪宝林听了我这句话,才慢慢又镇定下来,全神贯注地想有没有什么可疑的蛛丝马迹。

  她想了半晌,终究还是对我说:”臣妾想不出什么可疑的人……“算了,这绪宝林跟我一样,是个浑没半分心眼儿的人。

  我好言好语又安慰了她几句,就叫她先回去bBSJOOYOO.NeT。绪宝林犹是半信半疑,我说:”天长日久自然水落石出,怕什么,等过完节再说。“她看我胸有成竹的样子,估计以为我早有把握,于是郑重其事地对我施一施礼,才去了。

  永娘问我:”太子妃有何良策,查出此案的真凶?“我打了个哈欠:”我能有什么良策啊,这种事情我可查不出来。“永娘哭笑不得,又问我:”那太子妃打算如何向赵良娣交待?“我大大翻了个白眼:”这桃木符又不是我放在她床底下的,我为何要对她有所交待?“永娘对我的所言所语哭笑不得,絮絮叨叨劝说我,我早就迷迷瞪瞪,没听一会儿,头一歪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好香,直到被人从床上拎起来,说实话我还有点儿迷糊,虽然永娘经常命人将我从床上拖起来,那也是连扶带抱,不像此人这般无礼。

  我眼睛一睁,咦!李承鄞!他不仅把我拎起来,而且还说:”你竟然还睡得着?“完了完了忘了!

  一定是赵良娣向他告状,所以他来兴师问罪。我大声道:”我有什么睡不着的!绪宝林的事没查清楚就是没查清楚,你吼我也没有用!“”绪宝林又出什么事了?“他瞧着我,眉毛都皱到一块儿去了。

  啊?他还不知道啊!赵良娣没向他告状?我眼睛一转就朝他谄媚地笑:”呃……没事没事,你找我有什么事?“”明天就是上元节了!“”我知道啊。“废话,要不然我今天硬是睡了一天,就是为了明晚留足精神,好去看灯玩赏。

  他看我毫无反应,又说道:”明日我要与父皇同登朱雀楼,与民同乐。“”我知道啊。“我当然知道,年年上元节陛下与他都会出现在承天门上,朝着万民挥一挥手,听”万岁“山响,号称是与民同乐,其实是吹冷风站半宿,幸好皇室的女人不用去站,不然非把我冻成冰柱不可,冻成冰柱事小,耽搁我去看灯事大。”那你答应过我什么?“他瞪着我,一副生气的样子。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伴君如伴虎,天威难测。这话真对头,陪着皇帝的儿子就像陪着小老虎,同样天威难测,他在想什么我真猜不到。只能十分心虚地问:”我答应过你什么?“眼见我就要不认账,他声音都提高了:”你果然忘得一干二净!你答应带我去逛窑子。“乖乖!这话岂能大声嚷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杨千紫作品集 三毛作品集 萧逸作品集

在线看小说 官场小说 捉蛊记 鬼吹灯全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