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匪我思存作品集

首页 > 匪我思存作品 > 东宫 > 正文

第十一章

  是啊!咱们娘娘生得这般美貌,不得陛下眷顾,简直天理不容!“你没有瞧见娘娘看到鸳鸯绦的样子,脸都红了,好生害羞呢……”

  啊呀,要是我我也害羞呀,殿下真是大胆……光天化日竟然派人送给娘娘这个……“还有更大胆的呢……你没有看到娘娘回来的时候,披头散发,连衣裳都被撕破了……可见殿下好生……好生急切……嘻嘻……”

  ……我一骨碌爬起来,听守夜的宫娥窃窃私语,只想大吼一声告诉她们,这不是事实不是事实!我脸红是因为气的!衣裳撕破是因为打架!总之压根儿就不是她们想象的那样子!

  李承鄞又不是真的喜欢我,他就是存心要让我背黑锅。

  没想到李承鄞不仅存心让我背黑锅,更是存心嫁祸。

  第三天的时候皇后就把我叫进宫去,我向她行礼之后,她没有像往日那样命人搀扶我,更没有说赐座。皇后坐在御座之上,自顾自说了一大篇话。虽然话仍旧说得客客气气,可是我也听出了她是在训我。

  我只好跪在地上听训。

  这还是从来没有的事情,从前偶尔她也训我,通常是因为我做了过分的事情,比如在大典上忘了宫规,或者祭祖的时候不小心说了不吉利的话。可是这样让我跪在这里挨训,还是头一遭。

  她最开始是引用《女训》《女诫》,后来则是引用本朝着名的贤后章慧皇后的事迹,总之文绉绉一口气说了一大篇,听得我直发闷,连膝盖都跪酸软了,也不敢伸手揉一揉。其实她都知道我听不懂她真正的意思,果然,这一大篇冠冕堂皇的话说完,皇后终于叹了口气,说道:“你是太子妃,东宫的正室,为天下表率。鄞儿年轻胡闹,你应该从旁规劝,怎么还能由着他胡闹?便不说我们皇家,寻常人家妻子的本分,也应懂得矜持……”

  我终于听出一点儿味儿来,忍不住分辨:“不是的,是他……”

  皇后淡淡地瞧了我一眼,打断我的话:“我知道是他胡闹,可是他还在病中,你就不懂得拒绝么?万一病后失调,闹出大病来,那可怎么得了?你将来要当皇后,要统率六宫,要做中宫的楷模,你这样子,将来叫别人如何服气?”

  我又气又羞,只差要挖个地洞钻进去。皇后简直是在骂我不要脸了,知道李承鄞病了还……还……那个……那个……可是天晓得!我们根本没那个……没有!

  我太冤了,我简直要被冤死了!

  皇后看我窘得快哭了,大约也觉得训得够了,说道:“起来吧!我是为了你好,你知道传出去有多难听,年轻夫妻行迹亲密是应该的,可是也要看看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咱们中原可不比西凉,随便一句话都跟刀子似的,尤其在宫里,流言蜚语能杀人哪。”

  我眼圈都红了:“这太子妃我做不好,我不做了。”

  皇后就像没听见似的,只吩咐永娘:“好好照看太子妃,还有,太子最近病着,太子bBs.jOoYOO.neT妃年轻,事务又多,不要让她伺候太子汤药。让太子妃把《女训》抄十遍吧。”

  我气得肺都要炸了,这把我当狐狸精在防呢!我总算明白过来,李承鄞设下这个圈套,就是为了让我钻进来。

  什么鸳鸯绦,简直比白绫子还要命,《女训》又要抄十遍,这不得要了我的命!

  一回到东宫,我就想提刀去跟李承鄞拼命,竟然敢算计我,活腻了他!可是永娘守着我寸步不离,安排宫女替我磨墨铺纸,我只得含愤开始抄《女训》,中原的字本来就好生难写,每写一个字,我就在心里把李承鄞骂上一遍。抄了三五行之时,我早已经将李承鄞在心里骂过数百遍了。

  晚上的时候,好容易熬到夜深人静,我悄悄披衣服起来,阿渡听到我起床,也不解地坐起来,我低声道:“阿渡,把你的刀给我。”

  阿渡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还是把她的金错刀递给了我,我悄悄地将刀藏在衣下,然后将寝衣外头套上一件披帛。没有阿渡,我是绕不开卫戎东宫的羽林军的,所以我带着阿渡一起,蹑手蹑脚推开寝殿侧门,然后穿过廊桥、往李承鄞住的寝殿去。刚上了廊桥,阿渡忽然顿了一下。

  原来永娘正好拿着熏炉走过来,我们这一下子,正让她撞个正着。

  这也太不凑巧了,我忘了今夜是十五,永娘总要在这个时候拜月神。我正琢磨要不要让阿渡打昏她,或者她会不会大叫,引来羽林军,将我们押回去。

  谁知永娘瞧见我们两个,先是呆了一呆,然后竟然回头瞧了瞧我们要去的方向,那里是李承鄞的寝殿,隐隐绰绰亮着灯。

  我趁机便要回头使眼色给阿渡,想让她拿下永娘。我的眼色还没使出去,谁知永娘只轻轻叹了口气,便提着熏炉,默不作声径直从我们身边走过去了。

  我纳闷得半死,永娘走了几步,忽然又回过头来,对我道:“夜里风凉,太子妃瞧瞧殿下便回转来吧,不要着了凉。”

  我一阵气闷,合着她以为我是去私会李承鄞!

  ……这……这……算了!

  我愤然带着阿渡直奔李承鄞的寝殿,一日不揍他这个满地找牙,一日就难雪这陷害之耻。

  到了寝殿的墙外,阿渡拉着我轻轻跃上墙头,我们还没有在墙头站稳,忽然听到一声大喝:“有刺客!”只闻利器破空弓弦震动,我怔了一下,已经有无数支箭簇朝着我们直射过来,便知铺天盖地的蝗雨似的。四周灯笼火炬全都呼啦一下子亮起来,阿渡挡在我面前打落好些乱箭,她挡不了太久,我一急就想转身跳墙回去,省得阿渡为我受伤,谁知脚下一滑,便从高墙上笔直跌落下去。

  好高的墙!

  只听呼呼的风声从耳边掠过……这下……这下可要摔成肉泥了。

  我仰面往下跌落,还能看到阿渡惊慌失措的脸。她飞身扑下来便想要抓住我,在她身后则是漆黑的天幕,点点的星辰像是碎碎的白芝麻,飞快地越退越远,而月亮瞬息被殿角遮住,看不见了……我想阿渡是抓不住我了,我跌得太急太快,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突然有人揽住我的腰,我的跌势顿时一缓,那人旋过身子,将我整个人都接住了。我的发簪被夜风吹得散开来,所以乱发全拂在我的脸上,我只能看见他银甲上的光,反射着火炬的红焰,一掠而过,像是在银甲上绽开小小的花。那些小小的火花映进他的眼底,而他的眼睛正专注地看着我。

  我梦想过无数次的梦境啊……英雄救美,他抱着我在夜风中旋转……旋转……慢慢地旋转……满天的星辰如雨点般落下来……天地间只有他凝视着我的双眼……那眼底只有我……我要醉了,我要醉去,被他这样抱在怀里,就是我梦里的那个人啊……太子妃……“我的脚落在了地上,我如梦初醒般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他一身银甲,剑眉星目,气宇轩昂。他就是那个人么?那个一次次出现在我的梦境中,一次次将我救出险境的盖世英雄?

  裴照躬身向我行着礼,四面的箭早都停了。他将我放在地上,我这才发现我还死死拉着他的胳膊。阿渡抢上来拉着我的手,仔细察看我身上有没有受伤,我很尴尬。我梦中的英雄难道是裴照?可是……为什么我自己不知道呢?不过裴照真的是很帅啊,武功又好,可是,怎么会是他呢?我耳根发热,又瞧了他一眼。

  今天晚上真是出师不利,先遇上永娘,然后又遇上裴照。

  裴照将手一挥,那些引弓持刀的羽林军瞬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觉得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只得言不由衷地夸赞:”裴将军真是用兵如神……“请太子妃恕末将惊驾之罪。”裴照拱手为礼,“末将未料到太子妃会逾墙而来,请太子妃恕罪。”

  这不怪你,谁让我和阿渡是翻墙进来的,你把我们当成刺客也不稀奇。“不知太子妃夤夜来此,所为何事?”

  我可没有那么傻,傻到告诉他我是来跟李承鄞算账的。所以我打了个哈哈:“我来干什么,可不能告诉你。”

  裴照的表情还是那样,他低头说了个“是”。

  我大摇大摆,带着阿渡就往前走,裴照忽然又叫了我一声:“太子妃。”

  什么?“太子殿下的寝殿,不是往那边,应该是往这边。”

  我恼羞成怒,狠狠瞪了他一眼,但他依旧恭敬地立在那里,似乎丝毫没有看到我的白眼。我也只好转过身来,依着他指的正确的路走去。

  终于到了李承鄞寝殿之外,我命令阿渡:“你守在门口,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阿渡点点头,做了个手势,我明白她的意思是叫我放心。

  我进了寝殿,值夜的宫娥还没有睡,她们在灯下拼字谜玩,我悄悄地从她们身后蹑手蹑脚走过,没人发现我。我溜进了内殿。

  内殿角落里点着灯,影影绰绰的烛光朦胧印在帐幔之上,像是水波一般轻轻漾动。我屏息静气悄悄走到床前,慢慢掀起帐子,小心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突然“呼”的一声,我本能地将脸一偏,寒风紧贴着我的脸掠过,那劲道刮得我脸颊隐隐生疼。还没等我叫出声来,天旋地转,我已经被牢牢按在了床上,一道冰冷的锋刃紧贴着我的喉咙,只怕下一刻这东西就会割开我的喉管,我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看着李承鄞,黑暗中他的脸庞有种异样的刚毅,简直完全像另外一个人似的。他紧紧盯着我的眼睛,我做梦也没想过李承鄞会随身带着刀,连睡在床上也会这样警醒。

  是你?“李承鄞收起了刀子,整个人似乎又变回我熟悉的那个样子,懒洋洋地问我:”你大半夜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呃……不干什么。”我总不能说我是来把他绑成大粽子狠揍一顿出气然后以报陷害之仇的吧。

  他似笑非笑,瞥了我一眼:“哦,我知道了,你是想我了,所以来瞧瞧我,对不对?”

  我这一气,马上想起来他是怎么用鸳鸯绦来陷害我的,害得我被皇后骂,还要抄书。抄书!我最讨厌抄书了!我“刷”一下子就拔出藏在衣下的刀,咬牙切齿:“你猜对了,我可想你了!”

  他丝毫没有惧色,反倒低声笑起来:“原来你们西凉的女人,都是拿刀子想人的!”

  少废话!“我将刀架在他脖子上,”把你的刀给我。“他往前凑了凑:”你叫我给你,我就要给你啊?“别过……唔……”我后头的话全被迫吞下肚去,因为他竟然将我肩膀一揽,没等我反应过来,又啃我嘴巴!

  ……太过分了!

  这次他啃得慢条斯理,就像吃螃蟹似的,我见过李承鄞吃螃蟹,简直堪称一绝。他吃完螃蟹所有的碎壳还可以重新拼出一只螃蟹来,简直比中原姑娘拿细丝绣花的功夫还要厉害。我拿着刀在他背后直比划,就是狠不下心插他一刀。倒不是怕别的,就是怕打仗,阿爹老了,若是再跟中原打一仗,阿爹只怕赢不了,西凉也只怕赢不了。我忍……我忍……他啃了一会儿嘴巴,终于放开,我还没松口气,结果他又开始啃我脖子,完了完了,他一定是打算真把我当螃蟹慢慢吃掉,我脖子被他啃得又痛又痒,说不出的难受。他又慢条斯理,开始啃我的耳朵,这下子可要命了,我最怕人呵我痒痒。他一在我耳朵底下出气,我只差没笑抽过去,全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连刀子都被他抽走了。他把刀子扔到一边,然后又重新啃我的嘴巴。

  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了,因为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已经跑到我衣服底下去了,而且就掐在我的腰上,我被他掐得动弹不得,情急之下大叫:“你!你!

  放手!不放手我叫阿渡了!”

  李承鄞笑着说:“那你叫啊!你哪怕把整个东宫的人都叫来,我也不介意,反正是你自己半夜跑到我床上来。”

  我气得只差没晕过去,简直太太太可恨了!什么话到了他嘴里就格外难听。什么叫跑到他床上来,我……我……我这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么?

  就在我想恶狠狠给他一刀的时候,突然一道劲风从帐外直插而入,电光石火的瞬间,李承鄞仓促将我狠狠一推,我被推到了床脚,这才看清原来竟然是柄长剑。他因为急着要将我推开,自己没能躲过去,这一剑正正穿过他的右胸。我尖声大叫,阿渡已经冲进来,刺客拔剑又朝李承鄞刺去,阿渡的刀早给了我,情急之下拿起桌上的烛台,便朝刺客掷去。阿渡的臂力了得,那烛台便如长叉一般带着劲风劈空而去,刺客闪避了一下,我已经大叫起来:“快来人啊!有刺客!”

  值宿的羽林军破门而入,阿渡与刺客缠斗起来,寝殿外到处传来呼喝声,庭院里沸腾起来,更多的人涌进来,刺客见机不妙越窗而出,阿渡跟着追出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杨千紫作品集 三毛作品集 萧逸作品集

在线看小说 官场小说 捉蛊记 鬼吹灯全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