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明兰传

第70回 还是长柏大哥哥有老婆命

秋末冬初,北风乍起,因国丧期间,墨兰的及笄礼便十分简单,王氏只请了几位素来交好的官家夫人,做了一身新衣袄,再摆了两三桌意思一下,林姨娘觉得自己女儿委屈,可她也知道最近严打风声很紧,连权宦贵胄都挨了整,何况盛家,哪敢大肆铺张。

为此,林姨娘凄凄切切的在盛紘面前哭了半夜,一边表示理解一边表示委屈,盛紘一心软,便提了三百两银子给墨兰置办了一副赤金头面,从盛紘出手的大方程度来看,当晚林姨娘的服务项目应该不只是哭。

京城不比登州和泉州,一入冬就干冷刺骨,府里的丫鬟婆子陆续换上臃肿的冬衣,隔着白茫茫的空气看过去都是一团团的人,这种寒冷的天气明兰最是不喜欢出门的,捧着个暖暖的手炉窝在炕上发呆多舒服,不过事与愿违。

老太太来信了,说大老太太就这几日了,墨兰眼瞅着要议亲,不便参加白事,怕冲着了,如兰‘很不巧’的染了风寒,长枫要备考,海氏要照看全哥儿,盛紘举着巴掌数了一遍,于是叫明兰打点行李,和长栋先回去。

看着站在跟前的幼子幼女,盛紘忽感一阵内疚,想起自己和盛维几十年兄弟情义,人家每年往自己这儿一车车的拉银子送年货,如今人家要死妈了,自己却只派了最小的儿女去,未免……

“这般……似有不妥,还是为父的亲去一趟罢。”盛紘犹豫道。

“父亲所虑的,儿子都知道。”长柏站起来,对着父亲躬身道:“此事现还不定,且此刻新皇才登基,正是都察院大有作为之时,父亲也不宜告假,让六妹妹和四弟先过去尽尽孝心,待……儿子再去告假奔丧也不迟。”

盛紘轻轻叹气,他也知道长柏作为一个清闲的翰林院典籍偶尔告假无妨,可自己这个正四品左佥都御史却不好为了伯母病丧而告假,未免被人诟病托大。

长柏看着父亲脸色,知道他的脾气,再道:“父亲不必过歉,二堂兄已告假回乡,若大老太太真……他便要丁忧,到时父亲再多助力一二便是。”

说到这里,盛紘皱起眉头才松开,转头朝着明兰和长栋道:“你们何时启程?”

明兰站起来,恭敬道:“回父亲,长梧哥哥已雇好了车船,五日后会来接女儿和四弟的。”

盛紘点点头,肃容呵斥道:“你们此去宥阳,当谨言慎行,不可淘气胡闹,不可与大伯父大伯母添麻烦,好好照料老太太,不要叫老人家累着了;路上要听你们堂兄的话。”

明兰和长栋躬身称喏;盛紘听着他们稚嫩的声音,又叹了口气,坐在一旁的王氏和气的朝他们笑了笑,嘱咐了几句‘不可擅自离车’,‘船上不要乱跑’,‘不要靠船舷太近’,‘不要抛头露面’云云,最后又对明兰叮咛道:“你是姐姐,路上多看着些栋哥儿。”

见王氏对庶子庶女慈霭,盛紘侧头,满意的看了眼王氏。

回去后,明兰把屋里人叫拢了,逐一吩咐院中留守事项,然后叫了丹橘小桃去寿安堂,守院的婆子一见是明兰都纷纷让开,明兰径自进了里屋,叫丹橘从一个等人高的黑漆木螺钿衣柜里取出一顶姜黄色貂鼠脑袋毛缀的暖帽,一件大毛黑灰鼠里的裘皮大褂子,还有一件暗褐刻丝灰鼠披风,其他各色冬衣若干,小桃帮着一起折叠打包起来。

明兰走到老太太的床后头,从裙下解了钥匙,打开几个押了重锁的大箱子,取出一大包银子和一沓银票,想想自己也要出门,这儿可不安全,索性把里头一叠房地契一股脑儿都拿了,收进随身的小囊中。

此后几日,明兰都忙着给自己打包箱笼,小桃出手不凡,可劲儿的往箱笼里装金珠翠宝,明兰忍不住笑话她:“这次是去……,多带些银饰吧,这许多宝贝,要是遭了贼呢?”

小桃很严肃:“好赎您。”

明兰:……

丹橘刚收拢好两方砚台并几管笔,绿枝打帘子进来,笑道:“永昌侯夫人来了,太太叫姑娘过去呢。”一边说着,一边还眨眨眼睛

“四姐姐和五姐姐过去吗?”明兰觉得绿枝神色有些怪。

“不,太太就叫了姑娘一个,说是侯夫人今日恰好回一趟娘家,知道姑娘明儿就要出门了,顺道来看看姑娘。”绿枝一脸飞扬,与有荣焉,“姑娘快去吧。”

丹橘和小桃知道贺家的事,互看一眼,脸色有些沉。

梁夫人这大半年来虽说来盛府两回了,但每回都有旁人陪着,第一次是叫华兰陪着寿山伯夫人和自己来的,第二次是随着另几个官宦女眷来的,其实盛府和永昌侯府的关系,属于转折亲的转折亲,本没有来往必要;她这般行止,府里便隐约有了些言语,说永昌侯夫人是来挑儿媳妇的,这般便叫林姨娘起了心思,常叫墨兰上前显摆奉承。

可梁夫人为人谨慎细致,说话滴水不漏,从不在言语中露出半点心意,连王氏拿捏不住她的心思,作为女家,王氏矜持着面子,不肯提前发问婚事如何,也装着糊涂,什么都不说,每次只叫三个兰出来走动一番就完了。

第一次来时。梁夫人对谁都是冷冰冰的,只听见王氏同旁人谈天说地的热闹,她偶尔凑趣一句,大多功夫都只静静坐着;至于墨兰的热络,她全只淡淡笑过,从不接嘴,倒叫墨兰在人前闹了好几次无人接茬的尴尬。

但第二次来时,梁夫人明显表示出对明兰的善意,坐下后便拉着明兰细细问话,神情颇为温和,对王氏的态度也愈加亲近;墨兰咬牙不已,她很想直截了当的说‘明兰已许了贺家’,但她一个姑娘家要是在外客面前这般说自家妹妹的隐事,自己的名声也坏了。

好容易逮着个机会,一位夫人说起太医瞧病也不准的事,墨兰连忙插嘴道:“白石潭贺家的老夫人也是杏林世家出来的呢,我家老太太与她最好,回回都叫我这六妹妹陪着。”

当时王氏的茶碗就砰的一声坐在桌上了,屋里也无人接话,或低头吃茶,或自顾说话,墨兰未免有些讪讪的,她不再卖弄诗词,低下头,紧着奉承,端茶放碟,妙语如珠,引着一众太太夫人们都笑的合不拢嘴,连声夸王氏好福气,连梁夫人也赞了几句,墨兰正得意,谁知梁夫人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府上四姑娘已及笄了罢,该紧着许亲事了,可别耽误了。”

淡淡一句,墨兰顿时红了眼睛。

客散后三个兰回去,墨兰当着两个妹子的面冷笑:“什么了不起的人家?永昌侯府那么多房,侯爷儿子又多,等分了一个个的手上,还能有几分?!”

大冬天里,如兰笑的春光明媚,笑道:“姐姐说的是。”反正王氏暗示过,她将来的婆家很有钱。

明兰不参与。

今天,是永昌侯夫人第三次来。

丫鬟打开帘子,明兰微曲侧身,从左肩到腰到裙摆再到足尖,一条水线流过般幽静娴雅,流水静觞般姿容娟好,坐在王氏身旁的梁夫人目光中忍不住流露几分赞赏。

明兰敛衽躬身给王氏和梁夫人行礼,瞧见王氏面前的放着一口箱子,里面似有些毛茸茸的东西,只听王氏口气有些惶恐,道:“夫人也忒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

梁夫人缓缓道:“我娘家兄弟在北边,那儿天寒地冻的,毛皮却是极好,每年都送来些,我捡了几张送来,粗陋的很,别嫌弃。”

王氏连忙摆手,笑道:“哪能呢?瞧夫人说的,我这里可多谢了。啧啧,这般好的皮子我还从没见过,今儿可是托夫人的福的了,回头我得与针线上的好好说说,可得小心着点儿,别糟蹋了好东西;哎……,明丫头别愣着呀,快来谢过夫人呀。”

明兰腹诽这皮子又不全给她的,但还是恭敬的上前谢了,梁夫人身姿未动,只和气的看着明兰,语意似有怜惜:“这么大冷天出门,可得当心身子,衣裳要穿暖了。”对于像她那么冷淡的人来说,这话已经很温柔了。

明兰展颜而笑道:“明兰谢夫人提点,太太给我做了件极好的毛皮褂子,便是多冷也不怕了。”其实那件是如兰的,针线上人春天量的身子,谁知道,到了冬天如兰竟长高大了许多,褂子便不合身了。

看着梁夫人冲着自己微笑,王氏心里很舒服,笑骂道:“你这没心眼的孩子,夫人刚送了毛皮来,你就显摆自己的,不是叫人笑话么?”

明兰低着头,一脸腼腆的红晕。

梁夫人走后,明兰心里沉坠坠的,总觉得有些不安,这般着意的单独见面,这样露骨的关怀,外加王氏异常热络的态度,似乎事情已经定了,明兰皱着眉,慢慢走回暮苍斋后,见到长栋竟然在,小桃正苦着脸端了一碗热茶给他,长栋一见明兰,便笑道:“六姐姐,这都第三晚茶了,你总算回来了,今日起我学堂里便告假了。”

明兰板着脸道:“别高兴的太早,我叫香姨娘把你的书本都收了,回头路上你还得好好读书!”随手把梁夫人给的一个里外发烧的银鼠皮手笼给丹橘,叫也收进箱笼里。

长栋一张白胖的小脸笑嘻嘻的:“六姐姐,你别急着给我上笼头,这回我可立了大功了,这都半年了,我总算打听到……”

话还没说完,门口的厚棉包锦的帘子‘唰’的被打开了,只见墨兰怒气冲冲的站在那里,手握拳头,一脸铁青,明兰忍不住退了几步,在背后向长栋摇摇手,又朝小桃送了个眼色。

“好好好!”墨兰冷笑着,一步步走进来,“我竟小瞧了你,想不到你竟是个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她双目赤红,似乎要冒出火来,几个丫头要上来劝,全被她推了出去,反手栓上了门。

明兰沉声道:“姐姐说话要小心!便不顾着自己,也要想想家里的名声。”她不怕打架,也未必打不过墨兰,可自家姊妹冲突到动手相向,传出去实在不好听,到时候不论谁对谁错,一概落个刻薄凶悍的恶名。

墨兰面目几近狰狞,怒喝道:“你个小贱|人!最惯用大帽子来扣我!我今日便给你些颜色看看!”说着上前,一呼啦,一把掀翻了当中的圆桌,长栋刚沏好的热茶便摔在地上,热茶还溅了几滴在长栋脸上和手上。

明兰从没想到墨兰竟也有这样暴力凶悍的一面,她心疼的看着捂着脸和手背的长栋,转头微笑道:“四姐姐果然能文能武,既做的诗文,也掀得桌子!不论妹妹有什么不好的,既姐姐出了气,便算了吧。”

谁知此时墨兰一眼看见那个银鼠皮手笼,更加怒不可遏,清秀的面庞扭曲的厉害,指着明兰叫骂道:“你个不要脸的小娼|妇!说的好听,什么平淡日子才好,什么不争,明里瞧着好,肚里却邋遢龌龊跟个贱|货一样,说一套做一套……”

长栋吓呆了,都不知道说什么,墨兰越骂越难听,言语中还渐渐带上了老太太,明兰脸色虽未变,但目中带火,口气反而愈发镇定,静静道:“四姐姐敢情是魇着了,什么脏的臭的都敢说,我这就去请人来给姐姐瞧瞧。”她想本算了,看来还是得给点儿颜色看看。

说着明兰便要出去,她慢慢数着步子,果然背后一阵脚步声,墨兰冲过来一把把明兰掼倒在地上,一巴掌扇过去,明兰咬牙忍着,侧脸迎过,还没等长栋过来劝架,只听‘啪’一声,墨兰也呆了呆,她不过想痛骂明兰一顿,然后把她的屋子砸烂;不过看着明兰的如玉般的容貌,她邪火上来,一把抓起地上的碎瓷片,朝明兰脸上划去!

明兰见苦肉计已售出,自不肯再吃苦,双臂一撑,一把推开墨兰,顺脚把她绊倒在地上,明兰摸摸自己发烫的脸颊,她不必照镜子,也知道上面定有一个红红的掌印——自己的皮肤是那种很容易留印子的。

明兰揉身上去,一个巧妙的反手扭住墨兰的胳膊,从旁人看来,只是两姐妹在扭缠,明兰凑过去轻声道:“告诉你一件事儿,你娘是潜元四年一月份,喝了太太的茶进的们,可你哥哥却是当年五月生出来的;都说十月怀胎,姐姐晓得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吗?”

墨兰脸色涨红,拼命挣扎,嘴里骂骂咧咧的,很是难听,明兰故意用柔滑的声音,凑过去继续道:“你娘才是个真正的贱|货!她才是说一套做一套,受着老太太的照料,吃老太太的,用老太太的,一边感恩涕零,一转头就上了爹爹的床!恩将仇报!”

这时,外头一声清脆的大喊:“太太!您总算来了!”是小翠袖的声音!

明兰立刻放开墨兰,跳开她三步以外,随即传来猛烈的敲门声和叫声,长栋赶忙去开门,王氏进来,见满屋狼藉,墨兰脸上一片怒气,明兰低头站着,神色不明,脸上有一个鲜明的掌印,再看长栋脸上手上也几处红红的烫伤。

王氏大怒道:“你们翻了天了!”然后转头骂丫鬟,“你们都死了不成,赶紧把六姑娘扶下去歇息!…彩环,去找刘昆家的,请家法!你们几个,还不把四姑娘拿住了!”

墨兰听到家法,这才神色慌张的怕了起来。

谁知此时外头一声女音:“她们姊妹争吵,怎地太太问也不问一句就要打人?!”

林姨娘一身月柳色的织锦妆花褙子,摇曳而来,旁边跟着墨兰身边的栽云,后头还有好几个丫鬟婆子,见生母来了,墨兰陡然生出勇气,一把甩脱来拿她的丫鬟,一溜烟站到林姨娘身旁去了。

看着她们母女俩的模样,王氏忍不住冷笑:“你是什么东西?也敢爬出来叫嚣?这里也有你说话的地儿?”

林姨娘假假的笑了笑,道:“在这个府里熬了快二十年了,如今事有不平,难不成妾身连话都不能说了?太太不公,莫不是怕人说?”

王氏怒气冲上来,指着墨兰道:“你养的好闺女!放肆无礼,打骂弟妹,难道不能责罚?”

林姨娘掩口娇笑起来,银铃甚般的:“太太真说笑了,小姊妹闹口角,便有推搡几下也是有的,算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各打五十大板的事儿罢了。”

绿枝终忍不住,大声叫道:“我呸!什么各打五十大板?四姑娘把我们姑娘的脸都打肿了,四爷的手和脸都烫伤了,咱们都是有眼睛,谁做了睁眼瞎子的瞧不见?!”

林姨娘脸色一变,骂道:“多嘴的小蹄子!轮得到你说什么?!”

墨兰从背后伸出脑袋,反口道:“你们都是明丫头的人,一伙的,你们说的怎能信?就是明丫头先动的手,我不过还了几下罢了!”

绿枝正要叉腰发作,被后头的燕草扯了一把,只好忿忿住嘴,这时刘昆家的赶来了,正听见王氏怒声道:“我是一家主母,要管教儿女,关你什么事?你不过是我家里的一个奴才罢了,别以为生了儿女便得了势了!”刘昆家的眉头一皱,每回都是如此,王氏火气一上来,就被挑拨的胡说一气,回头被加油添醋一番,又要吃亏。

王氏骂的痛快,林姨娘一味抵赖,王氏大怒之下便叫丫鬟婆子去抓墨兰,谁知林姨娘带来的人马也不示弱,立时便扭打在一起,配上墨兰凄惨的哭声,还有林姨娘凄厉的大叫‘还不把三爷去叫来!她妹子要被打死了!’,暮苍斋好不热闹。

过不多时,长枫赶来了,自要护卫林姨娘母女,众奴仆顾忌着,又是一阵混闹,最后王氏被刘昆家的半搀半扶着,只会喘气了。

——明兰在里头听的直叹气,很想出去点拨一下,王氏的战斗技巧太单一了,缺乏变化,容易被对手看穿。

“住手!”一声清亮的女音响起,众人俱是回头,只见海氏站在院口,她清冷威严的目光扫射了一遍众人,并不置一词,只先转头与刘昆家的说,“太太身子不适,请刘妈妈先扶回去歇息吧。”

刘昆家的等这句话很久了,立刻半强硬的把王氏扶了回去,海氏目送着王氏离开了,才又转头看着长枫,淡淡道:“除了一家之主,从没听说过内宅的事儿有爷儿们插手的份儿,三弟饱读诗书,莫非此中还有大道理?……还是赶紧回去读书吧,明年秋闱要紧。”

长枫面红过耳,灰溜溜的走了。

林姨娘见海氏把人一个个都支走了,伪笑道:“到底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大奶奶真晓事,这般懂得好歹,妾身这里先谢过了,墨儿,还不谢谢大嫂子,咱们走吧。”

“慢着!”海氏忽然出声,对着左右丫鬟道,“你们三个,去,把四姑娘扶过来,到我屋里坐着,一刻不许离开,一眼都不许眨。”

林姨娘秀眉一挑,又要说话,海氏抢在前头,先道:“再过一个时辰,老爷便下衙了,我已叫人去请老爷赶紧回来了,到时便请父亲做个仲裁;六妹妹脸上的掌印大伙儿已都瞧见了,可是四妹妹……这样罢,去我屋里待着,我叫丫鬟好好照应着,一根指头也不碰她的。”最后半句话,字字咬音,林姨娘心头一震,知道碰上个厉害的,强笑道:“何必呢,还是……”

海氏截断她的话,干脆道:“若离了我的眼睛,四妹妹身上若有个什么伤,到时候可说不清楚!姨娘,你若硬要把人带回去,便带回去吧。”

说着,海氏身边那三个丫鬟,便过去请墨兰,墨兰这下心里害怕了,又要朝林姨娘求救,林姨娘身后的婆子丫鬟蠢蠢欲动,海氏嘴角挑起一个讽刺的弧度,冷声道:“今日在这院子中的每一个,一个也跑不了,谁要再敢拉扯扭打,我一个一个记下名字,哼!旁的人尊贵,我治不了,可你们……”海氏轻轻冷笑一声,“要打要卖,怕我还做的了主;解决不了全部,便挑几个出头的敲打着!”

语音杀气,林姨娘呆在当地,一干丫鬟婆子面面相觑,谁也不想做出头鸟,个个缩回手脚,老实了。

明兰暗暗点头,还是长柏大哥哥有老婆命。

作者有话要说:

吵架不会写,想了很久,真佩服李子大人呀,那样有张力的吵架场面。

(子午书屋 www.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十宗罪 帝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