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明兰传

第37回 不争

盛老太太头一次做媒便得了个好彩头,康太太亲去相看了长梧。王大姐这辈子受够了窝囊书生的自负好色无能,一见了长梧便十分喜欢,只见他手长脚长,气宇轩昂,待人宽厚热忱,虽不甚俊秀白净,却是一派忠厚的向阳态;刚刚春末,康家便同意了婚事,鉴于男女双方都年纪不小了,两家一致同意尽快把婚事给办了。

这边风好水顺,余家那边却十分凄怆,余阁老虽致仕多年,但京城里到底还有人脉,不管平宁郡主如何美言,几番调查下来情况很不容乐观,真真应了墨兰那个乌鸦嘴的话,那宁远侯二公子着实‘乖张’。

从小就飞扬跋扈不说,还动辄纵马街市打架生事,常与公侯伯府的一干败家子走马观花,稍大些了居然与下九流的江湖人厮混上了,眠花宿柳,包小戏子,惹了一臀部的烂帐,顾家好容易相到一门亲事,谁知那二公子不满意要退亲,老候爷夫妇不答应,他竟直接找上门去,当着那家人大宴宾客的日子,众目睽睽,将那家好生一顿奚落嘲讽,直让那家人羞愤的几欲寻死,婚事自然泡汤了,打这以后京城里体面些的人家都不敢将女儿嫁给他,顾家急了,才把爪子伸出京城以外来。

明兰皱着眉头望向窗外,嫣然无人可诉苦,便平均每三五天请明兰过府一叙,谈谈余阁老打听来的消息和自己的心情,这些消息宛如噩耗连续剧,最近来的消息说,那家伙似乎还有断袖之癖,与京城几个出名喜好男色的王孙公子过从甚密,结伴同游小倌馆!

天呀地呀,作为一名职业法律工作者,明兰很清楚,现实世界其实一点都不YY,烂人就是烂人,没有那么多有隐情或改邪归正的浪子,而且弯男就是弯男,没这么容易掰直的,君不见倭国著名作家三岛由纪夫妻子的悲催人生,她也是怀揣着把三岛兄掰直的美好梦想嫁过去的,可是结果呢?儿子都生了两个,三岛兄还是弯的气壮山河名扬国际。

在上辈子看过为数不多的几部耽美小说里,男男主角的爱情是美丽的回肠荡气,女角几乎清一色都是炮灰,叶公好龙,喜欢看耽美小说的女孩子有几个愿意嫁给GAY 的?

明兰就不愿意,想必嫣然也没这个嗜好。

这一日,明兰再度受邀去了余府,搂着熬红了眼睛的嫣然断断续续哭了半响,最近余阁老和余大人书信吵架的很厉害,余阁老要退婚,余大人死活不同意,还说子女婚事当听从父母之命,言下之意便是没您老啥事!余阁老说好吧,子女婚事父母做主是吧,便寄去没有落款空白的休书一封,说儿媳忤逆不孝,要儿子签了字休了她丫挺的!

那边余后妈哭的要带着儿女回娘家,这边余老夫人哭着让父子俩停火,嫣然是着火点,如何不难过心酸,直说道:“…明兰妹妹,我着实不孝,害的家宅不宁,索性嫁了过去算了!”

明兰拼命给她打气:“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姐姐有什么过错,都是你后娘撺掇的,把好好一朵鲜花作践到泥潭里去,他们要攀高枝,为什么不拿你那异母妹妹去说亲?她只小你两岁,也能说人家了,偏只把你往前推,这不是害人是什么?!”

嫣然这几日哭的几乎脱了形,十分虚弱的样子:“祖父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这躺在病榻上许多日了,要是有个万一……”

明兰叹气道:“哎,这有什么好气的?你爹爹又不是背主叛国,不过是想着攀亲叫人给说糊涂了,人生世间难免有个过失的,我还偷吃过祖母供在佛前的果子被打过手板呢,迈过这个坎儿,父子血亲难不成还结仇了?你也是,这会儿虽闹僵了,可只要好好嫁了人,过它个十年八年的,小日子过的红火如意,回头拉着夫婿儿女,带着金银财宝鸡鸭鱼肉回娘家,难道你爹还能不认你?”

嫣然带着泪珠扑哧了一下,心中大是希冀:“真能如此么?”

明兰用力拍着嫣然的肩膀道:“放心!你祖父当首辅时,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怎么会在小阴沟里翻船?咳咳,不是说你爹是小阴沟哦!你也得打起精神来,好好服侍你祖父床前榻后的,不要这幅哭丧脸,扮出笑脸来!多大的事儿呀,一没下定二没过礼,不算悔婚呀!”

其实在明兰看来,这事还很有可为,余阁老如此动气,想必京城余大人那里不敢太忤逆了,有那封休书压着,余太太也不敢轻举妄动,不然早先斩后奏把婚事订下了,那时再悔婚就麻烦了!听明兰细细分析,嫣然总算暂且放宽了心。

这事就这么僵持着,明兰宛如嫣然在黑暗中的一盏明灯,每当彷徨动摇时便拉明兰去,说些笑话宽慰一二,便可暂缓焦虑之情,作为闺蜜明兰义不容辞,一来二去的,余阁老和老夫人乃至余家二叔二婶都对明兰赞不绝口,直夸她性子好人厚道。

不知是不是否极泰来,又过了几天情况开始好转,据说那顾二公子十分诚意的亲自拜访了余大人,并当面求亲,老侯爷也写了一封恳切的求亲信,余阁老和老夫人看了之后有些动摇,毕竟是贵胄子弟,若是本人肯悔改,未尝不是桩好亲事。

嫣然素性温柔,听祖父母这么说也有些心动;明兰扁扁嘴,没有说话。

牛牵到北京还是牛,常年在法院旁听做记录的明兰很信古龙那老醉鬼的一句话:女人可能为了男人改变,但男人却不可能为了女人改变,不过是装的时间长短罢了。

盛紘把长柏的婚事定在明年初,到时在京城办婚礼,因年底任期就到了,夏末起盛府上下再次开始清点家产仆众,有些置办的田产庄子当脱手则脱手,有些当地买来的仆妇杂役当遣散就遣散,明兰也开始对暮苍斋一众丫鬟单独谈话,问可有不愿跟着走的。

家生子不用说了,外头买来的不过小桃若眉和另三个小丫鬟,盛家待下人宽厚,明兰又是个好性子的,丫鬟们都不愿离开,十来个女孩子问遍,只有两个要随老子娘留下的。

然后明兰开始清点自己的财产,其实她没有什么私房钱,平日里老太太给的零花钱虽多,但打点丫鬟婆子也用了不少,不过几十两银子,明兰按照当时物价细细算了算,大约够一个六七口的庄户人家过两三年,看着不少,其实在官宦人家却做不了几件事;倒是这几年积攒下不少金银玉器首饰摆设。长柏哥哥送的字画书籍,着实值不少钱,明兰索性又订了个器物册子,把自己的东西分门别类的记录下来,一件件勾对好了入册。

去年她搬进暮苍斋之前,盛老太太便从金陵老宅起出一套首饰匣子寄送过来,一整套共九个匣子,最大的那个有一尺高,九层共四十九个明格和十八个暗格,最小的匣子却只有巴掌大小,打开来居然也有九个小格子,匣匣相套,格格可拆卸,全部都用上等的乌木海棠花式透雕及金玄色螺钿镶嵌,再配上大小不等的九把对卧双鱼大锁和十八把玲珑半鱼小锁。

整套东西看着虽有年头了,但木质依旧光洁明亮,白铜黄铜都打磨的锃亮如新,光线下呈出美丽的色泽,精致古朴的明兰几乎合不拢嘴,当年天工坊鼎盛时期,最好的几位大师傅日夜赶工做了一个月的上品——便是盛老太太当年的陪嫁,之一!

这东西搬进暮苍斋时,如兰还好,王氏有档次的陪嫁她也见过不少,不过酸了两句,几天拿白眼看明兰而已,可墨兰几乎当场红了眼珠,恨不得活吃了明兰,回去又跟林姨娘哭了一场,林姨娘则跟盛紘哭了一场。

盛紘双手一摊:老太太的嫁妆,她爱给谁给谁,他有什么办法?说难听些,老太太入盛家门后没有亲子,倘若老太太身后勇毅侯府来讨要剩余的妆奁嫁产,他都不好意思置喙。

林姨娘痛定思痛,决定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又想来寿安堂请安,却被房妈妈拦在外面,林姨娘跪在门口哭求,引的府里众人都来看,盛老太太便哼哼唧唧的病倒在床上,大夫诊脉后来去便是那么两句:心绪郁结,脉络不通。

通俗些就是,老人家心里不痛快!盛紘忙把林姨娘拖走。

一开始明兰很歉疚,觉得自己惹来了林姨娘,谁知盛老太太一派见怪不怪道:“这又不是第一次了,每回她又想着从我这儿要好处时,便会过来闹腾!”

明兰很好奇,忙问怎么回事?

盛老太太倒也不遮掩,直白道:“…那年她事现了,太太要赶她出门,老爷护着不让,说是不让进门就另立外室,太太不肯喝她敬的茶,她就跑来我跟前哭求,跪在地上几个时辰不起来,只求着我成全她一片痴心,整日整夜的哭求,说若是我不成全她,她就只能一头撞死了,我被闹的实在乏了,便屏退众人,独自问她一句话,‘为什么一定要给老爷做妾’,她一口咬死了是仰慕老爷的才华人品!哼,她要是直说,是小时候穷怕了苦怕了,贪慕富贵荣华,我倒也咽下这口气了,可她偏偏要来诓什么真挚情义!她不过是打量着我以前的名声,所以事事拿真情二字来说!哼,她知道什么叫真情?真情当是…真情当是…”

“真情当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明兰接口。

“呵呵,孟圣人的话,居然被你拿来这么用,不怕先生打你板子!”老太太心中大赞,却佯怒着打明兰手心几下。

“后来呢?”明兰闪着亮闪闪的眼睛问道。

“我瞧着恶心,便找来老爷当面说,我可以成全他们,但从此不要再见到她,她若应了,我便立刻做主让她进门,但以后她不许到我跟前来!她一开始哭哭啼啼,一副情难两全的模样,假惺惺了几天便半推半就了,我强压着太太让她进了门。”

明兰不说话,老太太叹了口气,又道:“她说话没半分可当真的,进门后几年,她不是没来我跟前赔过不是,哭也哭过,求也求过,下跪磕头跟不要钱似的,要我谅解这份真挚的情感,要我原谅她的无心之过……我便直接找了你老子来,说她再来折腾我老婆子,我便搬出去独居,你爹这才下了死令不许她过来!”

明兰听了半响,悠悠的叹了口气,从很久前她就从盛老太太平静如死水般的表面下感觉到一股隐隐炽热强烈的情感,她是个爱也激烈恨也激烈的骄傲女子,这种绝然的极致往往容易伤害别人,更容易伤害自己。

联系当初墨兰来讨好她的事,明兰渐渐发现盛老太太一个古怪的脾气,若是人家不要她反而愿意给,若是人家处心积虑来算计她反而死活不给,一想到这个明兰暗暗庆幸。

当年的明兰,大好年华前途光明却被一场泥石流给淹了,再投胎后的就业情况又十分恶劣,于是成了彻底的悲观主义者,从进寿安堂那天起,她从来没有开口要过任何东西,对盛老太太所有情况都从最悲观的角度来估计。她见寿安堂不像王氏那里常摆放着零食点心,甚至自己省下零花钱买零嘴来和老太太一起吃,把盛老太太闹了个哭笑不得。

林姨娘和墨兰样样都不差,手段心计外加进取心,偏偏不知道老太太喜欢的就是‘不争’。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是乌木透雕,不过这是食盒不是妆奁,大家感觉一下。

这是古代典型的镜匣,红木螺钿的。

这个是慈禧的最爱妆匣,好像是黄花梨木透雕的。

——可惜找不到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那个箱子,反正这些物件是古代闺门小姐的重要财产,可以装填胭脂花粉,香膏头油,还有钗环佩珰,靶镜螺黛,等等,反正除了衣服放不进去,女孩子的小物件基本上都是可以放进去的。

------------------------------------------------------------------------------------

明天大家等到晚上十点好了,有就有,木有就木有了哦。

(子午书屋 www.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十宗罪 帝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