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明兰传

第34回 祖母,兄长,齐衡

战斗过后,当天下午王氏便带着明兰去寿安堂汇报工作情况。

“那银杏你带回去后如何了?”盛老太太换过一件墨蓝色的玄色丝绣八团花对襟褙子,靠在临窗炕上,淡淡的问道。

王氏皱眉道:“我原看她还勤快,这才拨到六丫头处去使唤,没想到是个没羞的东西,我已发落到庄子里去了。”从内宅轻省活儿的二等丫鬟贬到庄子里去做活儿,这个罚不可谓不重;王氏顿了顿,舒展开眉头,转而拉着明兰的手轻轻拍着:“你也忒老实了,丫鬟淘气你早早来报了我就是,何必忍着?”

明兰赧颜道:“是太太心疼我才这般厉害发落的,其实银杏那丫鬟做事挺利落,年纪小不懂事也是有的;另一个九儿就很好,这些日子女儿管制不利,屋子里的丫头们都闹翻了天,就是她几个还老实本分的守着活儿干,女儿还没谢过太太呢。”

王氏这才觉得找回些面子,朝旁边侍立的刘昆家的面露微笑,刘昆家的心中暗喜,明知自家女儿并没那么好,但听着有人夸奖总是高兴的;见明兰如此乖觉,作在上首的盛老太太似无意般的横了明兰一眼,明兰收到祖母的眼色,略略苦笑。

盛老太太敛下眼色,道:“你这样很好,既教了明丫头,又震慑了那起子不晓事的,有你在我也放心了。”老太太八百年难得夸人一回,王氏心里得意,笑道:“老太太谬赞了,媳妇儿不敢当。”

盛老太太微笑道:“明兰从小跟在我身边,没学到半分太太的本事,只知道息事宁人,这般懦弱无能,当的什么事?!”说着狠狠瞪了明兰一眼,明兰拘谨的站起来,弱弱道:“孙女以后不会了,定好好规制下人,不让祖母和太太操心。”

王氏笑道:“这才是了,明丫头年纪小不懂辖制也是有的,学着便会了,老太太不必忧心了。”盛老太太面上露出几分悦色,对着王氏又夸了几句,然后板着脸训斥明兰道:“太太要管偌大一个价,你还累着她!以后再管不好你屋子里的人,我连你一会儿收拾了!”

明兰连忙应声,连连称是,王氏笑容满面的在一边为明兰说好话打包票,盛老太太这才缓和了面色。

刘昆家的在一旁静静站着,心道:老太太好厉害,六姑娘也不简单;微微抬头看了看得意洋洋的王氏,握紧了手中的帕子,决定按下不说。

那天王氏发威过后,一屋子的小丫鬟们如同陡然被拔去了舌头般的安静,第二天房妈妈又送来了一把戒尺,女孩们更是加倍的勤快利索,几个平日和明兰打闹惯的,常委屈着一张脸进出,明兰也不去安慰,只把写好的《暮仓斋工作行为规范》发下去,采取层级制让大丫鬟传达小丫鬟,每天抽出些空让小丫鬟以讨论的形式分小组学习文件精神,半个月由翠微主持试行期总结汇报,互相督促互相鼓励,共建美好和谐的暮仓斋。

也是那天,被盛老太太骂了一顿后,房妈妈就来传话说让明兰自己暮仓斋自己吃饭,除了早上请安,其他时间让她好好‘整理’屋子,明兰立刻苦大仇深起来,堪堪挨了半个多月,趁一个天光晴好的上午,便揣着个小包包溜进了暮仓斋,对着板着脸的盛老太太狠命的讨好了一番,在老祖母身上磨磨蹭蹭了好半天,又是捏肩捶腿,又是端茶递水,团团忙碌的十分谄媚,盛老太太渐渐端不住了,怀里揣着个撒娇的小孙女也不推出去,只一张脸还冷着。

明兰一看情况好转,连忙拿出贡品,秀致可爱的小脸一副谄笑,把东西敬上:“…呵呵,祖母您瞧,这是孙女给您做的暖帽,细棉布的里衬,烧毛绒做的昭君式,您带带看…”

盛老太太一眼看去,只见那暖帽做的小巧轻便,鲜亮的姜黄色镶一指宽玄色边,上头用满地绣和铺绒缀出淡雅的寿纹,老太太看着心里便喜欢,她还没说话,房妈妈已经哎哟哟起来,满口夸道:“到底是六姑娘,知道这雪一消,老太太就不耐烦带那里外烧毛的大暖帽子,便送来这个小巧的,瞧瞧这针脚细密的,这花儿绣的,便是那天衣阁出的也没这般好的,来来来,老太太您试试……”

说着便接过那暖帽,自发给盛老太太的额头上试了起来,只见两边顺着颅形慢慢朝后脑服帖开去,后头的珍珠锁扣一合,竟然刚刚好,盛老太太伸手一摸,只觉得触手绒软温厚,觉得十分舒服妥帖,看了一眼犹自一脸忐忑的明兰,只会抱着自己的胳膊讨好的傻笑,便心里一阵柔软,只听着房妈妈还在那里夸:“……要说老太太没白疼六姑娘一场,瞧着做的,竟这般合贴,姑娘到底是大了,活计愈发出色了。”

明兰忙谦虚,一脸狗腿道:“哪里,哪里,主要是祖母头长的好。”

盛老太太一个没撑住,当即笑了出来,一把搂过小明兰,抱在怀里狠狠拍了两下,嘴里骂道:“你个没出息的!”明兰立刻牛皮糖般的粘了上去,搂着祖母的脖子一阵撒娇。

房妈妈松了口气,这半个月盛老太太面孔着实难看,弄的她也是异常憋气,看着炕上盛老太太细细问着明兰这半个吃的睡的如何,房妈妈轻轻退下,赶紧吩咐厨房加几个明兰爱吃的菜,想着这几天盛老太太一个人吃饭,也没吃下多少东西。

和寿安堂涛声依旧了,生活回复原状,

明兰又去找长柏哥哥,他如今正紧锣密鼓的备考春闱,只晚饭前有些空,明兰算着时辰赶早去等他,一进院门便由长柏屋里的大丫鬟羊毫领进去坐着,然后看茶上点心,几个丫鬟进进出出竟然毫无声响,明兰想着这一路进院来,竟没看见一个漂亮的,不要说比若眉和可儿的美貌,便是碧丝绿枝水平的也不多见,明兰再一次感叹自己这位大哥真是个妙人。

明兰还记得几年前那回挑人时,长柏哥哥第一个挑,他一不挑才二不挑貌,只捡了几个老实巴交的,王氏很郁卒,觉得儿子大了屋里得放人,非要挑几个标致的,长柏哥哥便说才貌出众的女子大都眼高心高,容易惹事端,闹的他读书也不得安静,坚决不要;王氏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有些话说不出口——儿子呀,这些女孩子就是让你‘闹’的,十几岁的少年郎要那么安静干嘛呀?还含蓄隐晦的解释一番关于‘通房’的涵义。

长柏想了想,同意母亲的建议,但回头就请刘昆家的出面,对着一众丫鬟说了句话,王氏听了,据说当时脸色变的好像绿豆沙。

盛府接连两代女主人在对待通房问题上都大同小异,当年作为侯府大小姐的盛老太太一进门就把盛老太爷的通房丫头统统DISPOSE了,无人敢说她;后来王氏进门,有样学样的把盛紘的通房也一股脑儿的送嫁配人,盛老太太默许;于是长柏让刘妈妈去说:盛家家风,通房抬不抬姨娘,将来好坏全凭以后的少奶奶。

王氏再度吐血。废话,不指着生孩子抬姨娘,谁愿做通房到老呀!看着儿子皱眉瞪眼时酷似老爹的模样,王氏又反驳不出来,真真咬碎一口银牙。

女孩子们很抑郁,后来服侍长柏久了,更知道这位少爷年纪虽小,但性情端凝稳重,说一不二,生平最恨不守规矩妖娆做作的,明兰严重怀疑这是林姨娘给长柏留下的童年阴影。

这样一来,那些水蛇腰桃花脸的小丫鬟们爬少爷床的热情大大减低,长柏小院里十分和谐安宁,主仆上下一致的沉默安静,只闻得鸡鸣狗吠之声,有几次丹橘替明兰送东西过去,一进院子都是静悄悄的,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出。

——以上情报由小桃提供,心理活动由明兰补齐。

还有更绝的,长柏给院里的丫鬟分别起名为:羊毫,狼毫,紫毫,鸡毫,猪毫,兼豪……其中王氏送来的一个最漂亮的女孩,给起名为——鼠须@@~~!

知道这些后,小桃很诚恳的对明兰道:“姑娘,谢谢您。”

正胡思乱想中,长柏下学回来了,一眼看见明兰坐着,开口便是:“六妹妹来了?上回给你的《卫夫人听涛帖》临完了么?”

明兰一张笑脸呆在当中:“呃……还没完,还差一些。”

长柏坐到明兰对面,连茶也不喝一口,便噼里啪啦对明兰数落起来:“业精于勤荒于嬉,妹妹搬离了寿安堂也不能怠了,虽说是女儿家,但一手字还是要练出来的,没的以后一出手便叫人笑话了……”还有什么读书是为了明理,如果不懂礼数便近乎蛮愚了,滔滔不绝,没完没了。

明兰很抑郁,她也不明白,这位寡言少语的兄长平常一天说不上三句话,也没见他数落墨兰和如兰,可一教训起自己来就长篇大论的,上次银杏的事就被足足数落了半个时辰,还不能回嘴,一回嘴被数落的更多,只得耷拉着耳朵老实听着,一旁的小桃十分没义气的偷笑。

好容易等长柏说的告一个段落,喝了几口茶润润嗓子,才问:“六妹妹来干什么?”

明兰腹诽着你终于想起问这个了,便嘟着嘴叫小桃把东西递上来——是一双新制的棉鞋:“喏,好容易赶出来的,鞋底我加厚了半寸,便是京城下雨也不怕的。”

羊毫连忙接过去递给长柏看,只见玄色的鞋帮厚实绵软,上头淡淡的刺绣着几株苍松劲柏,朴实大方,长柏面色不变的收下了:“谢谢六妹妹费心了。”

明兰鼓着脸颊:“我都成了大哥哥的丫头了,做鞋子最费劲了,加上上回那双软屐,可累死我了,瞧瞧我的手,都扎了好几个孔呢!”说着把一双小手伸到长柏面前,长柏看了眼,脸上淡淡的,嘴里也没话,却伸手揉了揉明兰覆额的柔软刘海,闻言道:“喜欢什么,写到纸上叫人送来,回头我从京城给你带。”

明兰这才展颜,脆生生的道:“谢谢大哥哥。”

羊毫拿着鞋来回的翻看,赞道:“姑娘真是好手艺,咱们爷就喜欢姑娘做的鞋,总说穿着最舒服,我也学着姑娘,依照着爷的旧鞋做的,怎么就不如姑娘做的好呢?”

明兰得意的摇头晃脑:“此绝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鞋子就在那里,自己琢磨吧。”

——其实也不稀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走路习惯,或前倾或后仰,或外开或内收,鞋帮可以看出脚的形状和用力侧重,鞋底可以看出脚掌和脚跟的用力点,依照这个再针对性使用不同的软硬布料,拿捏宽紧分寸;明兰拿出当年在法律典籍里细细比对条款的认真精神,好容易才想出来的。

羊毫笑道:“好,我这就细细想去。”便捧着鞋子,转身退下了。

明兰估摸着该去寿安堂吃晚饭了,便起身想走,长柏看了看她,斟酌了下,还是问道:“六妹妹…,前几日齐兄回登州来上学,听说他叫人去给你送东西,却被你拦在外头了?”

大约十天前,齐衡便随着父母从京城回登州,来盛府读书的第一天便叫小厮上暮仓斋来送礼,明兰心理斗争了很久,坚决的回绝了糖衣炮弹;齐衡又不能杀上门来揪明兰耳朵,一口气憋着十分难受,便找了交好的长柏说项。

明兰清了清嗓子,正色道:“《礼记》有云,男女七岁不同席;我们姐妹几个都渐渐大了,理当避嫌,不可随意收受外男的东西了。”

看着玉娃娃般的小妹妹说着大道理,长柏嘴皮动了动,道:“…那对无锡大阿福是南边进上来的,也值不了什么钱。”

明兰大摇其头:“两个姐姐都没有,没道理就我一个有。”然后又把男女授受不清的道理讲了一番,长柏想起齐衡对她的抱怨和请托,又道:“那对大阿福长的与妹妹十分像。”顿了顿,又加上一句:“嘴角也有涡儿。”

明兰小脸绷的一本正经,继续摇头:“哥哥也替我想想,回头叫四姐姐五姐姐知道了,我该如何?哥哥与齐家哥哥一起读书,把个中道理好好与他说说吧。”

长柏眸光一动,静静的看了明兰一会儿,只见她眉翠唇朱,皓齿明眸,目光中似有可惜之色,沉吟了一会儿,缓缓的点点头:“元若自小没有兄弟姊妹,瞧着妹妹讨人喜欢也是有的,不过如今也当避嫌了,我去与他说。”

明兰笑着谢过,然后带着小桃去寿安堂吃晚饭了,长柏瞧着她小小的身子拉出一个纤细窈窕的背影,忽然起了一个念头:明兰若和自己是一胞所出,那便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偶会努力日更的,但是如果单位忙就不能保证了,因为年底了,大家都很忙的,更新时间不一定,大家等到晚上十点就行了,如果有就有,木有就木有,大家明白了哦?

别霸王就行了,谢谢捧场,鞠躬。

(子午书屋 www.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十宗罪 帝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