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明兰传

第207回 别后琐事

十一月上旬,皇帝命钦天监择一吉日,御驾亲临西郊燕云台,点齐将帅,歃血祭天,随后兵发三路,齐奔陇西而去。

其中,皇帝特意把英国公和威远侯分开,也不知是怕这翁婿俩感情太好,掌兵过慈,还是怕翁婿俩不睦,误了大事。总之,最后顾廷烨随英国公走北路,沈从兴领段氏兄弟一路往西,薄天胄与甘老将军居中为主。

据送公孙老头前去的屠家兄弟来报,西郊大营那儿聚了十数万大军,端的是旌旗遮天,刀甲林立,杀气远冲云霄。

明兰只恨无缘目睹此古代盛况,加之身边少了他,心里空落落的难受,沉着面孔坐在炕上,把下头侍立的婆子丫鬟唬的半声不敢出。

“我说凤仙姑娘,你倒是说话呀。”绿枝指着下首站立的一对主仆,大声道,“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偷鸡摸狗的做耗!”

凤仙低头立在那儿,只一言不发,柔弱清丽的面孔还残留泪痕,她身边的丫鬟先不忿了,嘟囔道:“我们姑娘不就是见了回娘家人么?有什么了不得的,这么喊打喊杀的……”

明兰淡淡一眼过去,小丫鬟立刻闭嘴。

“早先我就立下规矩的,你们要见外头的人,得报与我知道。”明兰慢慢的拨弄手指, “就这么不声不响的,拿银子叫婆子开了二门,偷着溜到偏角门去见人,算怎么回事呢?”

凤仙依旧不语,那丫鬟倒一副精明模样,堆出满脸的笑,“夫人仁厚,咱们都知道,因这府里上上下下都要夫人操心,咱们姑娘怕饶了夫人,这才……”

“不然,与廖勇家的说一声也成,你们说了么?”明兰淡淡道。

那丫鬟一时语赛,又讪讪道:“廖嫂子…不是也忙么…”

明兰懒得再跟她废话,朝一旁廖勇家的道:“那婆子你发落了罢,别再留府里了,十两银子就叫砸开了,没用的东西。”

廖勇家的躬身应道:“那是旧府里的老人,原先就是守二门的,没想眼皮子这般浅。”

明兰一点头,“侯爷出门了,家里的门房愈发该严些了。回头你荐几个人上来,不单夜里要守门,白天也不该懈怠了。”

她说一句,廖勇家的应一声。

明兰看了那丫鬟一眼,“既犯了府里的规矩,就该受罚,没的说我年轻,屋里没规矩。可我也不忍心重罚凤仙姑娘,既然你们主仆情深,你就替你主子受了罢。”

那丫鬟当即傻了眼,满面惶恐的连叫饶命,廖勇家的叫两个婆子上去一把拿住,冷声道:“别仗着几分小聪明,就到夫人跟前摆弄。府里的规矩,哪里是你说改就改的!”

那丫鬟犹自哭叫:“…我们…我们是甘老将军送来的呀!”

廖勇家的冷笑:“与你一道送来伺候凤仙姑娘的那个,叫什么蹁跹的,如今在哪儿了?我早就劝过你,别太拿自己当回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边说这话,边拿眼睛看凤仙,目光不掩讥诮警告之意。

那丫鬟被拖出去后,凤仙终撑不住了,抬眼望明兰,强自镇定:“夫人预备拿我怎么办?”

“侯爷与我说过,当初甘老将军将你送来时,曾说‘此乃罪臣之女,尚有几分颜色,性情也算乖巧,可供**洒扫消遣’。”明兰漫不经心的侧过身子,让小桃换边揉捏抽疼的小腿,“姑娘读过书,你说这‘洒扫消遣’,是个什么意思。”

屋里仆妇均一阵轻轻讥嘲嗤笑,廖勇家的先道:“奴婢们没读过什么书,倒也知道这个。洒扫么,当是个正经活计,消遣么…呵呵…就是个玩意儿东西!可惜哟,夫人一没叫姑娘拿笤帚,二没拿姑娘消遣,还好吃好喝供着,绫罗衣裳四季换新。”

四周的目光犹如针芒刺骨,凤仙的脸色涨红,又陡然惨白。

明兰看了她一会儿,挥手叫众仆妇下去,只留小桃和绿枝在屋里,才道:“你问我预备拿你怎么办。我倒想先问问,你有什么打算?”

凤仙猛地抬头,双目含泪,哀凄道:“……我虽由甘家从教坊司赎了身,可依旧是官奴户籍,如何到外头寻常度日。只盼夫人怜悯,给我口饭吃,我一定忠心伺候夫人和侯爷……”

不待她说完,明兰已摇了摇手:“这种废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见凤仙满眼绝望,泪水簌簌而下,明兰直言道:“你到府里已四五年了罢,我进门尚不及你早。若侯爷有心收你,何必等到今日?你既是罪臣之后,又是甘家送来的,侯爷不会要你的。要纳个好姨娘,哪里找不到了,干嘛非要你?”

凤仙跪倒在地上,她知道大凡罪臣之女,多没入教坊司受辱,运气好的,叫商户人家赎去做妾,运气不济,甚至有被卖入烟花地的。

有头脸的人家多不会纳教坊司出来的女子做姨娘,当初甘家也不过把自己当个玩意儿送来的,再何况顾甘两家彼此忌惮。可起初,她还想着,若能叫顾廷烨喜欢宠爱,先当个通房,生下一儿半女后,以顾侯功勋威望,总能慢慢将她抬举起来的罢。谁知……

她不禁泪如雨下,自己都二十余岁了,自父亲获罪,全家被抄,便如一蓬浮萍,无处落脚安身,“…夫人…难道我这辈子,就这么完了么?”

明兰叹道:“常嬷嬷说,你还是个知羞耻的。这些年我冷眼瞧着,你还算老实。如今你面前,有三条路。”

凤仙连忙抬头,满心希冀的望着。

明兰道:“第一,若你还有可靠亲戚,我放你去投奔,将来走远些,嫁个庄户人家也好,全当我发嫁了个丫头。第二,如今车太太就在咱们府里,我请她帮忙,要么寻个老实的低门小户嫁了,要么给富户为妾,越南边的越好,天高皇帝远,以后也没人提起你的来历了。”

凤仙听的忐忑万端,面色变化不定。

明兰再道:“再有,你若不愿离去,我就到庄子上寻摸,给你配个老实的奴才就是了——这是第三条路。你赶紧拿个主意,待岁数大了,无论什么都不容易了。”

一气说这么多话,明兰有些累,叫绿枝带凤仙出去,然后软软的倚到靠枕上,手指放在肚皮上轻轻点着,仰天看着雕绘着火红石榴藤蔓的顶梁,怔怔出神。

顾廷烨临出门前,叫她可以开始着手处理掉凤仙了,这是不是表明甘老将军很快……?

此次皇帝的人事安排很有意思。以甘老将军的资历,哪怕是英国公也得叫声老哥,沈顾段就更不必说了,只遇上薄老帅没辙,只能当副手——套句李云龙同学的话,‘老子当班长那会儿,你还扛着铁锅当火头兵呢’!

何况这回要捕捉的是游击队,中路军打着主力的招牌,扛那么招摇的帅旗,摆明了是做幌子去的,白来白去,一个‘无功而返,空耗钱粮’的罪名跑不掉的。

若皇帝开心,就会龙颜大悦:爱卿无罪,汝等为另两路军做出了巨大贡献,大家一同有封赏;若皇帝不开心,就会翻脸不认人:两位是老将了,没想到这么让朕失望。

明兰估计,呃,皇帝多半会人前很不开心,然后人后很开心。

看来这回薄老帅是下血本了,宁可拼却半生威名,也要给子孙在皇帝跟前讨个好,厉害,厉害……不过,这种程度的计策,自己都瞧的出来,那甘家怎么会瞧不出来呢。

明兰晃晃脑袋,不去想它。倒是顾廷烨这回蛮好,英国公素来靠谱,是那种既稳重又不会束缚手下将领手脚的,好处是吃不了大亏,坏处是显不出大功。

不过没关系,平安回来就好,风头留给国舅爷去显摆好了。

她越想越开心,捧着肚子在炕上滚来滚去,笑眯眯的好像只偷油成功的小老鼠,仿佛明天丈夫就能全须全尾的回家了。

……

这日后,明兰原本以为凤仙这种风吹就倒的弱美人,面对如此抉择难题,非得愁肠百转个俩月,谁知人家一遇上终身大事,一点都不优柔寡断了。

不过两日,她就婉转的请翠微向明兰转达,说愿给富户为妾。不过请无论如何找个好人家,家底殷实些,主母厚道些,男人年轻些——太老了她生不了孩子。

……好具体的要求。

明兰呆了半刻,苦笑着去请车三娘。

车三娘早知前因后果,拍腿笑道:“这又何难。”

她在外头理事惯了,很是利落泼辣,思忖片刻便道,“本来我当家的识得不少盐商,最好出手,可这类买卖人,容易和当官的打交道。为免将来又饶上侯府,索性寻个安稳的土财主算了,沿内河往里头地界过去,山高路远的,耳根清净。”

明兰笑道:“那可谢过姐姐了,多亏了你,否则我还真不知如何是好呢。”

车三娘嗔笑道:“你也是心肠忒好了,这么个东西,你还费心巴脑的替她想前程。”

“姐姐也瞧见了,她既不甘清贫,又有些来历,留在自家我总是不放心。”明兰叹道,“可真要随意把人卖到哪处去,我又不落忍。唉,顺手的事,只是劳烦姐姐到处打听了。”

车三娘笑道:“劳烦什么!她生的不赖,人也体面,还是个黄花闺女,找个肯收做姨娘的,半点不难。再说了,吃咱们这碗饭的,人头不熟,人面不广,那哪儿成呀。”

明兰心里感动,真心道:“石家大哥随军送粮去了,委屈姐姐这阵子住府里,若有不足之处,姐姐千万别跟我客气。”

车三娘仰头大笑,直露出两边臼齿:“夫人说哪门子笑话呢。我是渔村里大的,那会儿铺的是稻草,哪怕现下享了几天福,又何曾住过这么好的屋子。”

明兰放心微笑。早先她还怕车三娘不惯侯府的啰嗦规矩,拘束了她,没想人家能说会道,满肚子趣事笑料,极有结交能耐,不过几日功夫,邵氏已跟她熟络的什么似的,连自诩清高的若眉也乐意找她说话,倒解了些许公孙老头远行的郁郁。

两人说笑了会儿,车三娘迟疑了下,终于道:“夫人,有件事我瞧在眼里,不知该不该跟你说。这…我也不好断定的…”

明兰奇道:“姐姐只管讲。”

车三娘皱了皱眉,道:“我瞧若眉妹子,肚子着实太大了些,没准有两个呢。”随即苦笑, “当年我怀的就是俩丫头,可惜只留住一个。”

明兰大吃一惊,连忙发帖子请林太医举荐的那位成太医来瞧,自己到屏风后瞧着,若眉五个月的身孕,肚皮倒有六七个月的大,不禁有些心慌。

成太医把了半天脉,出来摇头道:“委实只有一个。”擦了把汗,自己常来宁远侯府请平安脉的,若连这个都没瞧出来,岂不糟糕。

再仔仔细细的查问一番,最后确定:“依老夫看来,实在非是双生。”为怕意外,又加上一句,“不如再请旁的大夫来瞧瞧,稳妥些。”

明兰的确不大放心,于是又陆续请了几位产科有名望的大夫,谁知都说若眉怀的并非双生子,只是进补太过,致使胎儿大的快了些。

足足忙活了几天,居然得出这个结论,明兰真气不打一处来,翻开公孙小院的账簿和库房支出,赫然发现若眉这几月进补的珍贵食材,几乎够她生两个用的了!

当下便叫崔妈妈去与若眉说,有多少孕妇难产死产,都是胎儿过大的缘故上。

若眉素知崔妈妈诚实,断不会胡言,立刻被吓的面色苍白,翠微一瞧吓的过了,赶紧好言相劝,抚慰了半天才哄回来。

明兰气犹未消,把服侍若眉的几个婆子叫来痛骂:“丫头们不懂事,你们都是伺候老了的,这道理还不知?!别给我装傻充愣,糊弄主子多进补,你们好中间过些油水。现下仔细听了,倘若眉姨娘和孩儿有个什么,你们谁也别想躲过去,统统都卖了!”

下头婆子吓的不住磕头求饶,明兰懊恼,自己眼皮子底下居然出了这种事,若非怕惊了若眉,真想立刻发落了这帮混蛋!不过若眉也是个糊涂的。

明兰又想公孙大娘快些到京,赶紧把这烫手山芋交出去才好,到时候把这帮混蛋婆子的身契一齐送掉,怎么□整治,全由得公孙大娘!

车三娘劝慰道:“都是我胡乱猜测,闹了个笑话。”

明兰忙道:“姐姐,千万别这么说。”又恨恨道,“若非姐姐及时提醒,还不知若眉那傻丫头要补到什么时候呢?!”

此后几日,明兰勒令若眉严格按照太医的吩咐,调整饮食,多走动,尽量放开心;崔妈妈却只担心明兰身子,所幸太医再四保证——你家侯夫人真的很健康;况且偶尔发发火,叫骂一场,出些积郁的闷气,对孕妇也不是坏事,总比堵着相思离愁好。

崔妈妈默,没把后半句话告诉明兰。

如此一波三折,这边奇,那边惊,倒稍稍冲淡了顾廷烨离去的愁绪。

到了十一月下旬,张氏使人来说,沈家老婶的风寒业已痊愈,好的不能再好了,绝对木有危险,请明兰安排相亲茶话会罢。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大概有三章,基本几十年后的结果都会说明,大家放心。

大家抱怨这几章比较无聊——呵呵,种田文嘛,都是无聊的。

(子午书屋 www.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十宗罪 帝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