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明兰传

第185回 世间道 之 聪明反被聪明误

大约是安逸久了,警觉性不如以前,隔了两日明兰才觉出不对来。

顾廷烨似是愈发阴阳怪气,前一刻尚与她说笑,后一刻便沉默不语,用意不明的盯她看上半天,叫她心头发麻,倘有空了,也不似之前那般与她玩闹,常是一个人抱着儿子出神。

问他怎么了,男人淡淡敷衍一句:“无事。”

公孙先生近日洒脱空闲的很,学古人击鼓作乐唱曲,瞧这样子也不似朝堂有事;明兰心下愈发惴惴,细细想了,赫然是那日赴齐国公府寿宴起不对的,顿时心惊不已。

这日待顾廷烨上了朝,明兰把顾禄叫来,也不如何隐瞒,直接道‘瞧那日侯爷在齐府不甚痛快,到底出了何事’,顾禄素来记性好,可想了半日也不觉有何不妥,明兰便叫他将那日顾廷烨入齐府之后诸般事宜一一说来。

“侯爷先与老国公拜寿,说了会子话,后来英国公辅国公几位都来了,大伙儿便说起旧年老事,几位大人都夸侯爷是千里神驹……入了席,韩国公老是挨过来与侯爷说话,侯爷便一个劲儿的劝酒,后来韩国公醉倒了。不知谁又说老国公有福气,四代同堂什么的,老国公一高兴,便叫人将两位曾孙抱了来,当众给各位大人看……”

明兰强自按住心头乱跳:“老国公可曾有说起那两个孩儿的名字?”

顾禄想了想,答道:“只说了那哥儿,是叫翰明的;老公爷心疼这唯一的曾孙,还将名字写了好些张,贴到外头让人叫呢。”

明兰默然,不再多问什么,只温颜夸了顾禄几句,然后叫小桃送出去,小桃照例揣了满怀的果子点心给他,然后领了出去。

春风拂面,竟生生沁出冷汗来,摊开湿漉漉的掌心,明兰伫立窗前,懊恼不已,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此刻她便是将齐衡海扁一万遍的心也是有的了!

她与齐衡的事,顾廷烨原就知道,话说她俩第一回见面,正是她和齐衡演活戏的唯一观众,后来时过境迁,齐衡娶妻,绿帽,考科举,顾廷烨娶妻,绿帽,混江湖——就是打死她,明兰也不曾料到自己会嫁给在京城纨绔界闻名遐迩的顾二叔呀!

是以,当初她介怀的反而是贺弘文,毕竟他们俩才是认真考虑过婚嫁的对象,谁知他十八代祖宗不积德的齐元宝会脑袋抽风至此?!

现在该怎么办?他又不是今天才知道她和齐衡的往事的,干嘛现在还介怀呀呀呀!

明兰抱头哀嚎,在榻上翻来滚去也想不出个主意来,便把刚睡醒的团哥儿捉到面前,双手固定住他的小脸,“你也替娘想想办法呀!”

可惜小胖子听不懂,还不住的往她怀里拱,胖胖的脸蛋直蹭她的胸脯,张开小嘴到处乱找,明兰恼羞成怒,用食指顶开他的大脑门,“你个吃货!”

——还是个笨蛋小吃货,她早断货了好不好!

问题查明了,接下来该如何解决才是个难题,素来明快决断的明兰也一时呆滞了;仔细想来,她上辈子固然是只菜鸟,其实这辈子也没怎么好好处理过这种事,关于齐衡,贺弘文,甚至顾廷烨,与其说事感情问题,不如说是生存问题。

明兰看着斜倚在床头的丈夫,鼓起勇气微笑,找话说:“今儿回得这般碗,是否要用宵夜点心?”顾廷烨却摇摇头,“已经不早了,吃了便睡,容易积食。”很简短,然后将怀中已经东倒西歪的团哥儿交给乳母,自己去案头寻了本书看。

明兰忍不住在心头破口大骂:没功夫吃宵夜,倒有功夫看书?不吃拉到,饿死你最好!当心**过了头,成了2B!

想想又觉得不对,这会儿不是赌气的时候,明兰努力东拉西扯说起今日的家常琐事,谁知男人只是随意哦了几声,敷衍之意溢于言表。

明兰束手无策,只好去净房,待盥洗回来后,发觉顾廷烨依旧是那个姿势,披着中衣散着长发靠在床头看书,明兰眯眼去看,还好,书不是倒着的。

爬上床后,她照例挨到里边,却见男人没有任何放下书本的意思。又过了半响,明兰终于忍不住:“侯爷可要歇息了?”顾廷烨默了半刻,才低低嗯了一声,熄灯,撤帐。

无计可施的某人,黑暗中悉悉索索的去摸男人,纤细的手指十分越过锦被,伸入男人的襟口,缓缓探索了一阵,胸膛上的肌肤渐渐发烫起来,某人赶紧将身子挨过去磨磨蹭蹭——倘若这招再不行,她可真技穷了。还好男人并未有柳下惠的意思,粗重的喘息未及,便翻身压住,毫不客气的享用起来。

次日,腰背酸痛的某人暗自窃喜技已售出,谁知待男人回屋时,又恢复原状,神色淡淡的,不爱多说话,很有一种‘糖衣吃掉,炮弹打回去’的意思。

面对着这种半死不活的态度,明兰忽想起一句话——狗咬王八,无处下嘴。

苦思冥想了几日,不得明白,明兰颇觉心疲,见天气一日日热了,便叫人采摘了些池塘里的菱角,又捉了几条肥鱼,前去郑将军府串门,也算散心。

小沈氏肚皮也渐渐隆起,她这胎来的不易,婆婆长嫂和丈夫都不肯叫她到外头去,正闷的发慌,见明兰来访顿时喜出望外。

“…这几日,我觉着身上都快养出虫来了,连去园子里多走一会儿,嫂嫂都不肯呢…”小沈氏大吐苦水。明兰细细端详她,只见她面盘圆润,气色甚好,就是一脸无聊。

小沈氏压低声音:“我觉着嫂嫂也是太小心了,当年皇上还在藩之时,我见过那儿的妇人,肚子老大了,还到处跑呢。不照样生出活蹦乱跳的娃娃来?还有二三品的诰命妇人,快临盆前半个月,还在游园呢!偏京城规矩多!”

明兰正色教训:“人家夫人出门,游园,都规规矩矩的端坐吃茶,你是猢狲投的胎,一出了这门,能老实的了?你嫂嫂这是摸清了你的秉性呢!”

这话倒也有七八分真,小沈氏小叹了一口气。明兰瞧她懊丧的样子有趣,伸手指点她的额头,打趣道:“你且老实待着罢,何况这肚里的孩儿,又不是你一人的,哪容你使性子?”

小沈氏粉面微红,小声道:“我晓得,为了这孩儿,相公也是……”

明兰故作惊愕:“我是说你婆婆和嫂嫂,为了你能有孕,拜了多少菩萨,念了多少经书,又许了多少香油钱……你想到哪里去了?嗯,不过小郑将军也的确出力不少。”

小沈氏羞不可抑,向明兰丢了一个软垫,又想扑过去掐她的嘴,明兰连忙叨扰道:“别动别动,你如今可金贵着,倘掉了跟头发丝,我就是剃成个秃子,怕也还不起!”

小沈氏拿她没办法,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抖着手指,“你你……”

郑大夫人在外头听见里面的笑闹声,微笑着摇摇头,迈步进来道:“你们俩多大了,我才出去半刻,也能顽成这样;说什么坏话呢,还把左右都屏退了。”

小沈氏连忙坐好,不敢乱动,明兰见郑大夫人身后跟着一位中年妇人,便温和的问道:“嫂嫂,这位是……”

郑大夫人指着那妇人道:“这是我娘家表姐,早年是在外地的,如今儿女都在京城落了户,便接了他们老两口来享福。”

小沈氏似是认识的,笑着叫了声表姐,却并未起身,明兰点了点头,客气的连声道快请坐,再有侍婢来奉茶。

那表姐穿戴并不起眼,长相甚至还有些土气,但举止倒落落大方,毫不露怯,嗓门也不小:“瞧这话说的,你们是富贵人,我们是乡下人,小户人家那点子啷当,在几位贵人眼中,还不够笑话的呢。”

郑大夫人似乎并不讨厌这位表姐,还十分和气道:“不论大户小户,对父母的孝心才是首要的,表姐的儿女都孝顺,再有福气不过了。”

表姐咧嘴笑道:“这倒是,几个小子都还算有良心,没忘了爹娘吃的苦,便是几个女婿,也是孝顺的。这不,我才来替他们跑这趟腿。”

明兰注意到,她身边地上放了个小竹篮,盖头撇在一边,里头露出好几十枚红蛋。

郑大夫人转头笑道:“这阵子,他们齐家是攒足了福气。老国公几月前刚得了一对龙凤胎曾孙,前几日过了古稀大寿,如今族亲又添丁进口了。”看明兰一脸迷茫,又补充道,“我这表姐的闺女,嫁了国公府的旁支。”

明兰一听齐国公府,顿时眉头跳了一跳,脸上笑着:“真是恭喜了。”

心里却道,大家族的旁支和大家族的一表三千里联姻,倒是门当户对。

小沈氏连忙追问道:“已经生了?是男是女。”

表姐阔阔的面庞上满是笑容:“是个哥儿,足有七斤六两,沉得很!小户人家没什么好东西,送些红蛋来,小夫人吃了,回头保准也生个大胖小子!”

这话小沈氏最爱听,因顾着害羞,不敢接话,郑大夫人替她道谢:“亏表姐这么记得我们,你们家儿孙满堂,能沾沾这多子多福的喜气,可不是好么?”又回头朝明兰道,“你别光笑,今儿我借花献佛,回头你也拿几个去。”

明兰一时错愕,小沈氏赶紧抓住机会:“生一个便想交差么,赶紧回去多生几个!”

众人一齐大笑,郑大夫人又对那表姐道了一番谢。

表姐笑道:“大夫人快别说了,几个红蛋值得什么钱了,要说呀,还是多亏了您,不然,观明两口子才有今日!待出了月子,他们亲自来给夫人叩头。”

郑大夫人微微一笑:“是你女婿自己争气,我当不得什么。便是他那小兄弟思明,听说也是很得先生夸奖的。”

明兰心中一动,冲口出:“观明?思明?”见她们微惊的目光看来,她连忙遮掩的笑道,“前几日去吃齐家的寿酒,老国公的曾孙,仿佛也叫什么明的。”

小沈氏指着她笑道:“你这人,自己名字里有个明字,便不许旁人也叫这名儿么?”

明兰一阵尴尬。

郑大夫人笑了笑,并不以为意,还柔声解释:“你不是京里大的,不知道这个,他们齐家原来是一代单名一代双名排的,到了如今这辈儿,该是双名明字辈。”回头又笑斥小沈氏道,“你也是外头大的,又知道什么了,一知半解便爱卖弄。”

小沈氏淘气的冲长嫂笑笑。

屋里众人还在说笑,明兰也努力跟上搭话,可心中却是万丈波涛——

齐衡儿女名字中的那个明字,和自己根本没有关系!

这件事她不知道,申氏是知道的,她是故意的!

自己被阴了!

申氏的日子并不坏,唯一美中不足的,不过是丈夫心不在她身上,她自己不痛快,也不想让别人痛快。她说那么一番话,非但无中生有,且难抓把柄,倘若自己知道内情,还能抵挡一二,偏自己全不知齐家排辈,兼之心虚,便一脚踏了进去。

说到底,申氏只是想叫明兰知道,她很憋屈,顺带让明兰也憋屈一把——好个清风拂面端庄大方的齐申氏,她算认识了!

可接下来,另一个疑问也浮上水面,一个更大更麻烦的疑问。

直到吃晚饭,明兰还在怔怔的看顾廷烨,头疼这个问题,犹自出神中——顾廷烨是京城长大的,连河东府的陈年典故都知道,岂会不知齐家的排辈?

既然齐衡儿女名中的明字,并非因为自己,那他为什么生气?

难道是玉字和翰字,合起来像‘遗憾’二字的谐音?不对。

比如今日碰上的表姐,她的女婿两兄弟,一个叫观明,一个叫思明,难道是为了看自己思念自己?而他们的老爹给儿子们起这个名字,难道也和自己青梅竹马了?

既然齐家排辈中有明这个字,便避免不了类似涵义。顾廷烨是豁达之人,不至于心胸狭窄到这个地步——明兰直觉,他并非因为名字之事而跟自己赌气。

思绪乱走之间,明兰突然发现自己冤枉了齐衡。难道要齐衡为了避嫌,非得给自己儿女取名叫‘聪明’‘发明’什么的,才算撇清?阿米豆腐,希望他继续保持脑袋清楚,可千万别给孩子们改名字呀!

顾廷烨觉着今日吃饭明兰特别安静,似乎魂不守舍,脸上一忽儿苦苦思索,一忽儿皱眉犹疑,表情十分纠结,并且光吃白饭,也不知在想什么。他颇觉有趣,伸手点下她唇角的饭粒,微笑道:“想什么呢?饭也不好好吃。”

明兰惊醒,发觉自己面前饭粒掉了一地,很是不好意思:“不是,是……”这个话题怎么说,貌似也没什么可说的,随即她摇摇头道,“没想什么。……侯爷,今日这甲鱼汤极好,你多喝一碗罢。”

顾廷烨的笑意一点一点,慢慢敛去:她永远都是这样。

余下用饭时间,两人默默无语,刚吃完饭外头便有人来报,却是气喘吁吁的二门房婆子,她站在外头,报说是四老太爷不好了,叫赶紧去看看。

夫妻俩面面相觑,又怎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

傲娇的JJ,必须要半夜三更才能顺利更新,就拜托存稿箱了。

------------------------------------------------------------

几件事。

首先,谢谢大家的关心,某关正在慢慢看医生,慢性什么也算了,怎么也得把皮肤先弄好了,不然没法见人了,芦荟在用的,老中医还开了温和的药粉外敷的,希望有用。

再次谢谢大家。

其次,最近蛮忙的,为了体现某关的工作价值避免领导再打主意把某关外派,所以某关每天都努力工作中,下班再码字,所以实在没有时间一一回复大家的留言。

可是大家的留言,某关都认真读的,十分感谢大家的支持。

最后,关于退钱问题。

因为种种原因,昨天才看见几位读者在文下叫骂,说要退钱,那么说一说。

话说当年某关也要求过退钱,结果被推荐了一个贴子,貌似是科普JJ退钱制度,总得来说,JJ退还V文款通常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这文坑了。

没有写完的文,是可以退钱的;除此之外,什么文不好看啦,三观不对啦,更新慢啦,作者人品差啦,还有之类之类的原因,都是不予退款的;倘若因为以上原因就可以退款的话,恐怕JJ也难以维持下去了(点数不是光给我的,要给JJ的)。

话说某点的退款条件也是这样吧,好像更严格。

但是本文没有坑呀,而且我是跟JJ请过假的(没做周全),不是那种不告而别从此无踪影的作者,所以JJ是不会支持退款的。

不过我昨天看见了那两三个读者的叫骂,我不知他们是男是女,叫骂的十分恶毒下流,满嘴肮脏的字眼,还不断不断的刷,所以,请你们把ID给我,我自己退钱给你们好了。

码字毕竟比看文累,你花了时间感情,我花了更多时间感情,等退钱之后,我们两清,倘若再在我文下叫骂的那么下流肮脏的字眼,我会请JJ删除你的所有留言。

谢谢,请读者们互相转告一下。

并且拜托大家一件事,倘若再看见这种说要退钱满嘴脏话的,请千万千万不要回复。

不要理她(他)。

(子午书屋 www.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十宗罪 帝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