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明兰传

第101回 备嫁

在一个依旧低调的上元节后,王氏打点行囊北上奉天了,盛府中一应事务皆由海氏掌理,因海氏之前已多有涉及,事情交接倒也顺利,便有那一二不长眼的仆妇想拿乔,海氏也很适时的孕吐一番,然后请出常协理王氏理家的如兰来帮忙。

不知是敬哥哥伟大人格的潜移默化,还是如兰真的长大了,加之前一阵子被盛紘和王氏骂惨了,一肚子火气还没地儿出,索性就火力全开,将那些婆子一顿臭骂。

“你个不长眼的东西!我大嫂子的话你也敢驳?!当日我娘在上头时你也是这般会话的?敢情好日子过腻了想着挪地方了吧?!”

“你是王家陪来的,我外祖家的银钱账目最是明白,你今日却拿出这个数目来,你就是这般给王家长脸的?!”

“什么也别废话了?!先卸了差事吧!你瞧着你是头生痒了,狠狠敲打一顿便什么事儿都没了!”

……

痛骂一番后,海氏的孕吐就止了,如兰也心情舒畅了,继续情意绵绵的绣嫁妆去了,明兰愕然,过了半响,忍不住道:“五姐姐,你这眼看要出阁了,好歹宽厚些,免得……”

明兰不知怎么说下去,如兰很自如的接话道:“免得她们在外头嚼我的舌根,是不是?”明兰瞠着她,既然你都知道了,那还……?

如兰满目柔情的看着绷子上的那副绣了一半的‘碧水鸳鸯戏荷叶’,眼也不抬,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上回你跟着我出去见过文家老太太了,你觉着她人如何?”

明兰眼神闪躲开去,结巴道:“呃……看着挺健谈,挺爽利,挺干脆的……”其实是很聒噪,很泼辣,很蛮横,嗓门又大;不过不好当着如兰面的说她未来婆婆的坏话呢。

如兰抬头白了明兰一眼,直言道:“那不是个省心的婆婆!”

明兰不说话了,如兰却继续道:“我是不真傻;对我真好还是假好,我心里清楚。我小时回宥阳老家时,见过孙家那老虔婆是怎么对淑兰大姐姐的,还有那姓孙的混账秀才;六妹妹,你后来一番番提醒我的话我也都听进去了,我也想过敬哥哥到底是不是真的对我好?”

明兰看着如兰肃穆的神色,静静听着,如兰声音渐低道:“我说敬哥哥好,是因为他从不瞒着他家里的事,他母亲的偏心,他兄弟的不长进,还有他一再耽搁的婚事,他一概都告诉了我!他也与我说过,他家的大儿媳妇不好当。”

“那你还……”明兰轻道。

如兰截过话头,一言道:“我当时与敬哥哥说,我会孝顺婆婆,善待弟妹,但是只有一条,他得与我一条心,只要如此,我便什么也不怕!”

明兰心头一动,这话听着很耳熟,她曾经在华兰嘴里也听到过类似的言语,她慢慢沉默了,看来当年王氏和盛紘的龃龉并惨败于林姨娘之手的过往,还是在这两个女儿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痕。

如兰忽然轻快的笑起来,道:“敬哥哥应承我了,若有人欺负我,他决不偏帮,了不起躲出去就是了!我便想着呀,这会儿开始就练练胆量嗓门,省的到时候败下阵来!”

明兰啼笑皆非,摇摇头便罢了,所谓扮猪吃老虎,谁是猪谁是虎还不一定呢。

“五姐姐定能过的好的!”明兰真心道。

如兰翻了白眼过来,冷哼道:“那是自然!你们一个两个都嫁了高门,只我一个低嫁了,怎么也得过的好,不叫你们笑话了去!”

明兰仰天无语,这就是盛家五小姐,每次她对如兰产生了那么一点点正面情绪,如喜欢,钦佩,同情等,总持续不了五分钟,就直接转为负面情绪。

……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如兰只要专心给自己绣些袄帕就成了,她的嫁妆王氏一早就备的七七八八了,可是明兰却差远了;盛老太太原本打算如兰婚事过后半年才让明兰成亲的,这会儿变生肘腋,只好加紧赶急了。

几日前宥阳传信,说年前腊月初,品兰和泰生表哥已成了亲,京城送去的贺礼都收妥了,一切安好;老太太细细询问了过年回来的允儿关于品兰的嫁妆,然后振奋一把精神,埋头于打点明兰嫁妆的战斗中。

嫁妆对于古代官宦富户人家的小姐来说,可说是十分重要的一项,有些钟鸣鼎食的考究家族里,那些受重视的嫡女从牙牙学语始,长辈们便要一件件给攒嫁妆了。

就是一样厚薄的嫁妆,也有从繁从简两种情况。繁的,就是除却陪嫁的丫鬟婆子管事和固产,大到床桌柜箱等家具,小到四季衣裳,甚至红木金箍的马桶和洗澡盆,夸张一点的搞不好连寿衣都备下了;像盛老太太和海氏,她们就拥有一整套从头到脚极其严整规制的嫁妆。

但这毕竟是少数,许多官宦人家要四处为官,哪里有时间慢慢积存,还有一些人家是后发迹的,根本采办不及周全的嫁妆,于是想出了最有效的第一千零一招。

银子!

盛老太太细细思量了一番,除了当初从金陵老宅里起出来的古董鼎瓷要留给长柏传于盛家子孙,其他便没有什么不能给明兰的;她从箱笼起起出田产和店铺的地契,一一交代。

“……这庄子在白通河京郊,里外算起来约有五六百亩良田,庄头便是你崔妈妈的老头子,那两口子我瞧着算实诚,到时候一概与你陪嫁了去。田庄旁还有一座小山林,虽不大,风水却不错,两年前我一道买了下来,叫老崔头的几个小子打理着种些果数。”盛老太太极少一次说这么多话,一边说还一边发问,“别发愣!……还记得祖母与你说过的庄务吧?!”

明兰立刻反应过来,对答如流:“嗯!用人要重信,时时常查检!再实诚的奴仆若没了得力的监管,天长日久也难免有别心,但也不可过分猜忌,寒了下头人的心。”

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叹了口气:“那田庄旁原还有一大片抵卖罪臣的良田,足有上千亩,因那快地离皇庄忒近了,我想着不好便没买;早知道你会这么嫁,我就……唉!”

“不用了,够了,够了!”明兰连忙道,墨兰只有两百亩水田外加一片旱田,即使是华兰的陪嫁庄子也不过七百亩罢了,当然,王氏还给了她别的东西。

“够什么够?!”盛老太太一眼瞪过去,明兰立刻缩脖子;她瞧不得明兰这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继续自顾自道,“还有金陵和老家那儿的几爿铺子店面,由你大伯照看着,还有几宗买卖的股息……”

“祖母!”明兰终于听不下去了,光是田庄山林加起来就有七八千两了,她忍不住插嘴,“这些银子便是嫁个公府小姐也够了,我哪用这好些!……再说了,您也得留些傍身的呀,俗话说,千子万子不如身边的银子……哎哟!”

明兰脑门上挨了一个爆栗,她捂着脑袋缩进炕褥里去,盛老太太大声呵斥道:“你个没出息的!你以为那大家子里头的日子好过么?大到妯娌婆母小姑,小到管事婆子丫鬟,哪个省事?!进去后有你使银子的地方!”

明兰知道祖母的意思,却摇头道:“我是什么身份外头人都知道,没什么好充冤大头的,到时候该怎样就怎样,细细计算着过也就是了;倒是您,年纪大了,身边还是多些银子的好!”别的不会,装傻充愣却是到这个时代后,明兰学的最精湛的技艺了。

盛老太太心中感动,却依旧训道:“我留着傍身钱呢,不用你来瞎操心!还不因你是高嫁,才要多陪些嫁妆!”

明兰想起华兰在袁府的光景,她没钱么,又过的好么,可见银钱是买不来看重和疼爱的;她对着老太太的眼睛,正色道:“祖母,您听我一句,若我是个有福气的,以后自然不愁日子过,若我是个福薄的,再多陪嫁也便宜的别人!您还是自己多留些吧,你身子不好,若……有个看顾不周的,或下头人不利索的,你手里有钱干什么不成呀?!”

这些都是诛心之言,甚至有些不孝忤逆的意思在其中了,非到这种时候明兰是决计不敢说的,老太太如何不明白,她眼角沁泪,低声道:“放心,他们不敢怠慢我的!…且我瞧你大嫂子是个懂礼数的,待我很是孝顺;我只忧心你这傻孩子……”

明兰眼眶湿润,努力作出高兴的样子,笑道:“听小桃说,她们村里原有句俗话,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孙女好歹算是高嫁了一场,总不会过不下去日子罢!”

老太太听了,也忍不住笑出来,随即板起脸,重重道:“好!他既千方百计把你算计了去,想必不会叫你饿着!”

祖孙俩说了许久,最后敲定固产还是只陪过去田庄和山林,到时候多陪些银两,外加好几大箱老太太积年存的名贵料子。

嫁妆毕竟是死物,说定了也就说定了,陪嫁的人口才是麻烦。

当初华兰出嫁时,除了葳蕤轩的一众丫鬟婆子,王氏陪送一个彩簪,老太太也给心爱的大孙女送了一个翠蝉。近十年过去了,彩簪被抬成了姨娘,生了庶长子,如今不免遭到华兰的猜忌;而翠蝉却嫁了袁府里最得力的管事,成了华兰身边最信重的左膀右臂。

墨兰是例外,王氏和老太太谁也没多送人,只把她山月居里的人带了过去。

剩下的如兰和明兰,王氏照着华兰的例子,给如兰一个彩佩,给明兰一个彩环,老太太则给最老成稳重的翠屏给了如兰,至于明兰,其实小桃和丹橘基本算是寿安堂出去的,还有那四个绿的,也是房妈妈一手调|教的,外加一个翠袖,老太太就不再给旁人了。

彩环姑娘是杏眼桃腮的小美人,老太太看了第一眼,就一阵生气,恨声道:“也不知她安的什么心?!”

明兰赶紧安慰她道:“论颜色,她还不如若眉呢,更别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孙女我了!”

老太太一个趔趄,险些一个倒栽葱从炕上掉下来。

回到暮苍斋,明兰心里一直想着这事,就问丹橘道:“老太太与我挑陪嫁的人了,你且下去问问她们,有没有舍不得爹娘的,或是有中意的亲事了,别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一旁的小桃听了,连忙插嘴道:“我和丹橘姐姐自然是要跟着姑娘的!”

“废话!”明兰瞪了她一眼,“你闭嘴,我问丹橘呢!”

谁知丹橘一脸为难,扭捏着手指,明兰大奇道:“莫非你不愿意与我走?你但说无妨的。”

丹橘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怎能离了姑娘,是……燕草和若眉。”

明兰眉头一皱,轻声道:“你且说来!这些日子怕有不少人来托你罢。”

自从她定了顾廷烨的婚事后,身价大涨,好些丫鬟婆子管事都想着能跟过去;于是就或明或暗的托人捎话,小桃是出了名憨直的傻丫头,请她带话没准反要搞糟的,绿枝刀口无德,不被她讽刺骂上两句就很好了,于是温柔厚道的丹橘就成了最好的突破口。

丹橘一脸为难,结结巴巴道:“若眉…她是外头买来的,且还有枫三爷……是事儿,她只有姑娘可依靠了。”

明兰沉吟不语,若眉是房妈妈第一个想要剔除的人选,说她生的太好了,又识文断字,心高气傲,未免到时候心大眼高生出事端,就不好了。

“那燕草呢,她老子娘不是在给她说亲事了么?”

丹橘脸色更难看,低声道:“……她说,她舍不得姑娘,想再多服侍姑娘几年。”

这下,连明兰的脸色也难看了。

小桃铺好床,提着个青花缠枝瓷熏炉在暖阁里慢慢的熏着,闻言,便回头道:“燕草姐姐的娘前几日进府了,她们躲在屋里说了好一会子话,原来就说这个呀。”

冷不防被说破,丹橘一阵尴尬。

明兰一眼看过去,丹橘垂首立好,明兰淡淡道:“你始终是心太软了。”丹橘被明兰看的手足无措,实在不敢再隐瞒了,便嗫嚅道:“都是一块儿大的,她说我们要去享福了,可不能落下姐妹。”

明兰心里一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若眉带上,燕草留下。”

丹橘一惊,明兰看了她一眼,继续道:“……从明儿起,就叫绿枝顶了她的差事,叫她好生备嫁才是,我们一场情分,必不会少了她的嫁妆。”

丹橘应声,掀帘出门前,忍不住回头道:“姑娘,这些多年了,燕草也算尽心,没犯什么过错。”她服侍明兰近十年,知道明兰表面看着和气好说话,但其实心意坚定,想定了的事很少能改变;只是好歹再多尽一次力。

“我知道。”明兰坐在奁镜前,支着一条玲珑可爱的玉白手肘,缓缓道,“可她存了这样的心便是不好。那种权爵之家里,便是你没什么歪心思怕也要被勾出歪心思来,何况她原就是个心智不坚的;这样还能全了我们一场情意。”

她不怕受骗,也不怕背叛,怕只怕骗她背叛她的,是她所信任所珍爱的人。

二月初,春寒早早就褪去了一半,敬哥哥和长枫进考场的第二天,王氏从奉天回来了,虽一身风尘仆仆,但掩饰不住情绪愉快,面色红润。

“娘她近来有些咳,便不来瞧两个丫头出阁了,说是待天气暖和些了,就带着你们舅妈和表哥表嫂们一道来走亲戚!”王氏眉飞色舞,盛紘也听的呵呵笑。

屋里一张海棠石填的如意大圆桌上堆满了毛茸茸的皮子和厚绒,看着就很贵重,还有几盒红线拴的人参,王氏不住道:“……诺诺,这是外祖给你们几个小辈的,喜欢什么自己挑了去,这可是年前冬刚打下来的!明丫头,你别愣着呀,你外祖母可惦记你了,她说了,里头也有你的份儿!”她这次回娘家大获全胜,王老太太被小女儿一求一跪,便心软了,最后母女俩抱头痛哭一场,前事尽消,重归于好。

明兰笑着上前,跟在如兰旁边翻检着那些厚茸茸的皮毛,触手温软暖和,果然是上好的货色,她嘴里夸着,心里却想,以她对王氏的了解,光是自己有好事还不足以叫她高兴成这样,定然还有旁人的坏事让她幸灾乐祸才对。莫非王表哥和康表姐婚后不和,婆媳不睦?!

正想着,冷不防如兰凑到明兰耳边,轻声道:“六妹妹,康表姐在王家怕是没过好!”

明兰心头一乐,也歪着脑袋凑过去,咬着耳朵:“英雄所见略同!”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里,关于除夕夜那个又白又大的月亮,很多读者说是BUG,可是大家想想,除夕夜,又是在下雪,别说圆月亮,恐怕月勾都没有的呀。

呜呜,偶的冷幽默被无视了……

关于希望加快进度的亲的心情,偶能理解,可种田文本来就是家长里短,头头面面的事情都要啰嗦一遍,文风半死不活,不过大家放心,下一章就出嫁了!

最后,关于嫁妆。

我依稀记得,王熙凤有一次和平儿说话是提到过,迎春探春几个丫头,每人一万两便够了,贾环娶妻三千两差不多了。

懒得翻原著了,大家自己去查吧。

身体吃不消,扁桃体有造反的迹象,偶连吃了好几片头孢,希望能压下去。

(子午书屋 www.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十宗罪 帝王业